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admin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04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3:17 |顯示全部樓層
卷04_274-316:薩爾瑪奇斯泉水令人虛弱無力(Alcithoe tells the story of Salmacis)
: O; z9 A/ z1 u4 _* M* r7 K$ m2 f7 g4 R% Q& Z; S* O
  姊妹們安靜下來之後,大家讓阿爾奇托厄(Alcithoe)說。她一面織著布,梭子自經線裡穿來穿去,一面說道:「那些聽熟了的故事,我就不說了,像伊達山(Idaean)上的牧羊人達佛尼斯(Daphnis)的愛情故事,有個女仙出於嫉妒把他變成一塊石頭,因為妒火燒起來是很難忍受的。我也不講西通(Sithon)的故事,西通一反自然規律,具有雙重性別,一會兒男,一會兒女。我也不講刻爾米斯(Celmis)的故事,他原先是朱庇特幼年時的最忠實朋友,現在變成了金剛石;還有陣雨所生的枯瑞忒斯(Curetes)的故事;還有克羅庫斯(Crocus)和斯米拉克斯(Smilax)變成小花的故事。我來給妳們講一個妳們愛聽的新鮮有趣的故事。
* i9 {1 L9 K% T4 h. y- G( X
* e8 N! K8 J1 u) ~4 N$ ~  「我要講的是,為什麼薩爾瑪奇斯泉(pool of Salmacis)的名聲不好,為什麼這泉水不能增強人的體質,相反,人的身體接觸到這泉水,就會變得虛弱無力。這裡面的緣故,無人知曉,但是。泉水有這種作用卻是盡人皆知的。墨丘利(Hermes)和維納斯(Cytherean Aphrodite)生了一個兒子,讓水仙們(Naiads)在伊達山(Mount Ida)的山洞裡撫育。他的臉長得非常像他的父母,一認就能認出來。從他的名字(Hermaphroditus)也可以看出他的父母是誰。
! u$ d) l" Q! v6 F, J  }5 U) n* W0 }+ H6 b0 h+ a1 h/ D- L
  「當他剛過十五歲,他就離開撫養他的伊達山,因為他喜歡到那些沒有到過的地方去走走,去看看那些沒有看過的山川,他熱衷於遊覽,所以不感覺疲勞。他甚至來到了呂西亞(Lycia)的各城市和鄰近的卡利亞人(Carians)居住的地方。在這裡,他看到一片池溏,池水清澈見底。這裡既沒有沼澤蘆葦,也沒有水草,也沒有水刺兒草,就是一池清水。但池溏周圍卻長著一圈嫩草和長青草。有一個仙女住在這兒,這位仙女不習打獵,不會張弓,也不練奔跑。人們都知道她是奈那斯水仙中唯一不跟隨狄安娜女神的一個。; T0 ~* e6 [! v) }6 z

* A1 m/ n* G8 j  「據說她的姊妹們常對她說:『薩爾瑪奇斯啊!拿起梭標來,要不就拿起五彩的羽箭來,打獵去,不要老閑著,鍛鍊鍛鍊,調劑一下。』但是,她既不拿起梭標,也不拿起五彩的羽箭,也不用鍛鍊來調劑她的悠閑,她只在她自己的池塘裡沐浴她那美麗的身體,不時地用黃楊木梳梳她的頭髮,在那一平如鏡的水面上看看自己怎樣打扮才最美。她有時候裹著一件透明的長袍,躺在軟綿綿的草地或軟綿綿的樹葉上休息,有時候摘花消遣。正巧,在她採花的時候,她忽然看見了那少年郎,她看見了就想要他。
! P  V1 d2 P  ]6 V8 n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3:29 |顯示全部樓層
卷04_317-345:美少年赫爾瑪芙羅狄特斯故事(Salmacis falls for Hermaphroditus)
) X" z. h5 e- c1 h2 B) d. w; h3 [' O3 |& ^3 i
  「她很想走過去,但是她先不過去,先鎮定一下,上下打量一下自己的衣服,整理了一下面容,認為看上去很美了,然後才過去對他說:『少年,你簡直配稱得上是位天神,你若真是一位天神,你也許就是朱庇特吧;你若是凡人,那你的父母可真是好福氣,你的兄弟可真幸福,如果你有個妹妹,那她真是最幸運的人了,還有那喂你奶的奶娘。但是,比誰都幸福的,最最幸福的是她,就是那個將和你訂終身的姑娘,就是你肯娶的那位姑娘,如果你已經有了這麼一位姑娘,那麼讓我偷偷地與你相愛,若還沒有,那麼就讓我做你的新娘吧,讓我們結婚吧。』6 ?5 u5 M- x# v. O3 Q

3 I# q; a( [# c2 c  「她說完,那少年的臉漲得通紅,因為他不知道什麼叫愛,但是他臉一紅,越發顯得標緻,就像陽光下樹上掛著的蘋果的顏色,又像染了色的象牙,也像月蝕時的月亮,銀白色下襯出紅暈,人們敲著銅器幫它,但也無能為力。那仙女不住地懇求他,至少像兄妹一樣地吻她一下,還去摟他那象牙似的頭頸。少年喊道:『住手,不然我就跑走,離開這地方了。』薩爾瑪奇斯這下害怕了,她說:『你別走,我把這地方讓給你。』說著,她就假裝離開,但是,她仍然回頭觀望著,最後躲進一座灌木林,藏在堶情A蹲下來窺探。那少年以為現在他已是獨自一個,無人看見,就在草地上走來走去,把腳尖去蘸那惹人喜愛的水,然後又把腳伸進水堙A直沒過腳腕。這清冷喜人的水立刻使少年陶醉,他把輕軟的衣服從苗條的身體上脫下。
5 R0 H  W# P* C  v  L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3:42 |顯示全部樓層
卷04_346-388:赫爾瑪芙羅狄特斯變成陰陽人(Salmacis and Hermaphroditus merge)- G/ h0 }6 e2 u! j
8 a4 A9 {  ~# `# e; b: X" m2 A0 \
  「薩爾瑪奇斯看到,不覺發呆,像著了魔似的,慾火在心媬U燒,連眼睛也像在冒火,就像耀眼的日神的光輪從鏡子裡反射出來光芒一樣。她簡直迫不及待,恨不得馬上快活一番,恨不得馬上和他擁抱,簡直有些遏制不住自己的瘋狂了。那少年用手掌拍打著身體,猛地跳進了水中,輪流划動兩臂游泳著,在透明的池水堙A清晰可見,就像有人把一個象牙雕像或白色的百合花放在一個透明的玻璃罩裡一樣。女仙高喊道:『我勝利了,他是屬於我的了。』說著,也把自己的衣服拋到一邊,跳進了水裡。+ N$ r; B) i3 w+ L  S4 r
. v: I  L, a0 ]* n9 E
  「少年掙扎,她把他抱住,少年躲她,她卻直管吻他,用手撫摸他,拍他的胸,儘管他很不情願,姑娘卻從這邊,從那邊,粘住他不放。最後,儘管他拼命掙扎想要逃脫,但是她像一條蛇似的把他纏住,就如那鳥中之王捉住的一條蛇,牠把蛇捉到天上,但那蛇雖然高掛在半空,卻仍纏住老鷹的頭和爪,還用自己的尾巴去繞那老鷹的展開的翅膀;又像那常青藤纏繞住大樹,或像海底的章魚捉住了一條小魚,緊抱著不放,牠的觸角從四面把小魚包緊。
  Y- Q1 x. o  |# g, S
  f8 Z% f& t( Q2 J" Q  「阿特拉斯的後代竭力抵抗,拒絕滿足女仙希望得到的快樂,但是,她毫不放鬆,整個身體好像和少年粘合在一起了。她說:『你儘管掙扎,你這壞東西,你跑不了了。天神們,請你們答應我一件事,不要把他和我分開或把我和他分開,不要讓那一天到來。』天神聽到了她的請求,因為他們兩個的身體已經合而為一了,兩個人變成了一個人、一張臉。就如同接枝一樣,接枝人看到兩棵樹長成了一棵樹,一起生長成熟,同樣,這兩個人的身體緊緊抱在一起,已經不是兩個身體,既不能叫做男身,也不能叫做女身,看來男女都不是,又都是。
( }. J: e  D& U- t$ p) B! v4 Y. [! U8 H
  「少年赫爾瑪芙羅狄特斯見自己跳進池子裡時是男身,池水把他變成半個男人,四肢也變柔弱了,於是他伸出雙手,用已非男子的聲音喊道:『父親啊!母親啊!我現在的名字是你們的名字拼起來的,請你們答應我一件事,讓跳進這池水的男人,出來的時候變成半男人,讓他一沾著水立刻就變得軟綿綿的!』他的父母很感動,答應了他們那陰陽人兒子的請求,把這可怕的魔力賦予了池水。」
, x7 X! m/ f4 `* l( y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3:56 |顯示全部樓層
卷04_389-415:彌倪阿斯的女兒們變形成蝙蝠(The daughters of Minyas become bats)
0 M& v  ~" ?) b( R! h/ U% _" I9 H& x: C% Z6 v: N
  阿爾奇托厄講完故事,姊妹們還是不停地做工,不把巴克科斯和他的節日放在眼堙C忽然間,一陣嘈雜的手鼓聲不知從什麼地方傳到她們耳朵裡,夾雜著彎角風笛聲和鐃鈸聲,空中散發出沒藥和番紅花的香氣,最不能令人相信的是,她們織機上的經線變成綠色,垂著的布變成了常春藤,一部分變成了葡萄藤,原來的紡線變成了捲鬚,沿著經線長出了葡萄葉,一串串鮮豔的葡萄可以和紫紅掛毯比美。
& C8 [2 w: J+ E. x2 p" B
  j5 ?7 r: n& V' p  這時,白晝已過,正是晝夜難分的時刻,忽然間,整座房屋好像在震動,油燈大放光明,紅色的火焰把整座建築照得通明,鬼影般的野獸嗥叫著,姊妹們在煙火彌漫的房子媔繹],想找個地方躲起來,想在不同的角落避一避那火和光。就在她們尋找蔭蔽的時候,她們纖弱的四肢上長出一層薄膜,這薄薄的翅膀把兩臂包住。她們的原形是怎樣失去的,因為天色已暗,她們無從知道。她們在空中飛翔靠的不是羽翮,而是靠一雙透明的翅膀,她們試圖說話,但由於她們身體已經縮小,所以聲音也極小,她們就這樣用她們微弱的吱吱聲來傾吐哀怨。她們最愛往來於庭院中,不到樹林裡去,她們厭惡天光,只在黑夜裡飛翔,她們的名字就是取自「黃昏(vespertiliones)」。
! y9 R3 Y+ l8 p4 O+ q: I" b$ a2 S- q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4:09 |顯示全部樓層
卷04_416-463:朱諾遷怒於塞墨勒的姊姊伊諾(Juno is angered by Semele's sister Ino)3 E5 t! U- ^9 c- y
3 g; J' }3 N, n( q  X0 h# B. g
  巴克科斯的神靈從此在忒拜無人不知,無人不談,他的姨母伊諾更是到處宣揚這位新神的巨大的威力。伊諾在她的姊妹中是唯一本人沒有什麼痛苦經歷的一個,只有她的姊妹們的經歷引起過她的痛苦。她跟前有子女,有丈夫阿塔瑪斯(Athamas),尤其是,有一位神做她的養子,所以她十分驕傲。朱諾看在眼堙A難以忍受,於是自言自語道:「我情敵的兒子有本事把邁俄尼亞的水手們變成魚,推到海堙F他有本事讓母親把自己親生兒子撕成碎肉;他能讓彌倪阿斯的三個女兒長上翅膀,而我朱諾卻什麼事也辦不成,只能空難過,空流眼淚,消不了恨。這情況能叫我滿意嗎?我的本領就這麼一點點麼?我要向他學習該怎麼辦,即使他是敵人,也應該向他學習。通過彭透斯之死,他已充分表明,甚至過分表明了一個人瘋狂起來能幹出些什麼。我為什麼不讓伊諾也受刺激而發瘋,在瘋狂之中步她姊妹們的後塵呢?」9 t8 G8 q( e6 `4 R

% g( c$ l" \( o3 S" R0 L, R  有一條下坡路,陰郁的杉木林把它遮得十分幽黯,它穿過無聲的寂靜,通向地府。斯堤克斯河的死水散發出煙霧,新死的、已經接受過葬禮的鬼魂都要經過這裡下到地府去。這是一片灰暗、陰冷、荒涼的廣闊地帶,新鬼到此不知哪裡有路可以通往地府的都市,通往冥神狄斯(Dis)的陰森的宮殿。狄斯的都市有一千條大路可通,各處城門都是敞開的,就如大海接納大地上所有的河水一樣,這地方也接納一切靈魂,人再多也不嫌它小,成群的人到來,它也不感覺人多。在這裡,那些沒有軀體骨肉的蒼白的幽靈游蕩著,有的擁到市場,有的聚在冥王宮中,有的仿照他們生前那樣在做手藝活。
" F. L6 {5 S8 Y( z7 B
: H* ]0 w" R6 r) @  朱諾離開了她天上的家,不辭辛苦來到這裡,為了解恨消怒,她是肯付出這麼大的代價的。她一進地府,踏上門檻,門檻經不住她聖軀的分量,發出呻吟之聲,陰府的守門犬刻耳柏洛斯(Cerberus)抬起牠的三個頭,同時叫喚了三聲。朱諾就呼喚夜神所生的三姊妹,可怕而無情的復仇女神(Furies)。她們正坐在地獄緊閉著的花崗石大門前,梳著她們的烏黑的蛇髮。她們見朱諾在霧影之中出現,認出是她,就站起來迎接她。這兒的地名叫"惡人居",提堤俄斯(Tityus)躺在地上,占了九畝地的面積,把自己的腑臟掏出讓老鷹去扯;還有坦塔羅斯(Tantalus),他老喝不著水,頭上的樹也永遠躲著他;還有西緒福斯(Sisyphus),永遠在一塊大石頭後面推,而石頭推上去了又滾下來;還有伊克西翁(Ixion),老在旋轉,好像在追趕自己,又像在逃避自己;還有貝利德斯(Belides),因為大膽把堂兄弟們殺死,在不停地勞動,把打到的水又丟失掉。( O5 M6 r1 Q6 k+ N- n! J
$ u+ V& ^: N  W# E, ^: X9 A: T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4:24 |顯示全部樓層
卷04_464-511:復仇女神逼瘋阿塔瑪斯和伊諾(Tisiphone maddens Athamas and Ino)$ ]* f7 y% u8 X5 U5 y) r

7 p2 i8 J$ s' \# f) N( L3 z  朱諾皺著眉頭看著他們,尤其注意伊克西翁(Ixion),然後目光又轉向西緒福斯(Sisyphus),並指著他說:「為什麼兄弟之中(son of Aeolus),只有他在此受著無窮無盡的懲罰,而阿塔瑪斯(Athamas)這麼驕傲──他和老婆從來就看不起我──卻住著富麗的宮殿?」她又講了一番為什麼恨他,為什麼到這裡來的理由,以及她打算做什麼。她要的是,把卡德摩斯家族推翻,要復仇三女神(Furies)去挑動阿塔瑪斯犯罪。她請求三女神幫她的忙,又是命令,又是許願,又是祈求。朱諾說完,提西福涅(Tisiphone)甩動了她那已經很蓬亂的白頭髮,把遮住她臉的蛇甩到腦後,說:「不必長篇大論繞著彎兒說話了,妳吩咐我們做的事,我們一定做到,離開這不可愛的國土,回到妳美好的天上,呼吸些新鮮空氣去吧。」朱諾高高興興地回去了,當她剛踏進天堂,陶瑪斯(Thaumus)的女兒伊里斯(Iris)就用淨水洒在她身上驅除污濁。$ s3 ^% l3 H; E/ Z" I! o! j
% ]) M% W; c4 d' k  @+ c9 D
  無情的提西福涅毫不怠慢,拿起蘸過血的火炬,穿上還在淌血的紅袍,腰堻礞W一條蛇,出了家門。隨伴著她的有「悲哀」、「恐懼」和臉面抽搐的「瘋狂」。她到了埃俄羅斯(Aeolus)府邸門前,據說,門柱嚇得晃動起來,橡木雙門失去了光澤,陽光也退避三舍。伊諾(Ino)見此異象非常駭怕,阿塔瑪斯也非常駭怕,準備出走,但是,復仇女神這禍星擋住了去路。她攤開雙臂,臂上還纏著蛇,用力甩了一下頭,頭上的蛇群,經她這一震,嘶嘶地叫喚起來,有的伏在她肩上,有的繞在她胸口,又是嘶叫,又是噴毒血,又是閃動著舌頭。
9 q- b& i& |3 O; B0 C7 E
, s9 I9 @3 a3 V  N1 K- D. T  復仇女神隨後從頭髮裡拔下兩條蛇,舉手把毒蛇向她的兩個俘虜投去。兩條蛇在伊諾和阿塔瑪斯胸前亂爬,還對他們噴毒氣,但是,他們身上不見傷痕,受到殘酷打擊的是他們的頭腦。此外,復仇女神還隨身帶著各種毒液,如刻耳柏洛斯(Cerberus)的唾沫、水蛇許拉德(Echidna)的毒水,還有奇異的幻象、盲目的健忘、罪孽和眼淚、狂熱殺機,這些,她都用新鮮的血和綠毒芹汁攪拌,放在銅鑊裡煮過。& w7 ?: L% N+ t

% o( |- _5 f. X3 @- g3 X& w  阿塔瑪斯和伊諾站著發抖,復仇女神就把這致瘋的毒液倒在他們胸上,一直滲進丹田。然後,她舉起火把快速地轉動著、揮舞著,一圈又一圈,火越來越旺。朱諾的使命已經勝利完成了,復仇女神又回到狄斯(Dis)的空蕩蕩的領域,解下纏在身上的蛇。
' ~( x9 B+ _/ Q, T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4:36 |顯示全部樓層
卷04_512-542:伊諾落海後變成海神琉克托厄(Ino becomes the goddess Leucothoe)+ g2 x$ x! C. E8 p- j- r; O
3 M, ^: G/ Q! u. |! {' T- m
  埃俄羅斯的兒子阿塔瑪斯立刻瘋病發作,在院子裡大喊大叫:「喂,你們大家快在這樹林裡撒網呀!我剛才看見這兒有一頭母獅子,還帶著兩隻小獅子。」他瘋狂地追蹤自己的妻子,就像她是一頭野獸一樣。他的兒子雷阿爾庫斯(Learchus)伸著小手正在笑,他一下就從孩子母親懷裡奪了過來,像用鏈子似的在空中轉著圈甩了兩三遭,然後狠狠地往硬石頭上一摔。那母親也激動起來,也許是因為難過,也許是因為毒性散發,嚎啕大叫,失去了理性,披散著頭髮,跑出家門,兩隻裸露的胳臂抱著小兒子梅利克爾塔(Melicertes),一面喊著:「噢吼唉(euoe),巴克科斯。」朱諾聽見她喊巴克科斯的名字,笑了,說道:「但願妳的養子能給妳帶來幸福!」
+ }& X6 c# W1 Q. b; ?1 y3 ^. P, H6 t! P- `' t% ~; r2 w
  在海邊上有一塊高高的岩石,下面被海水沖出一個洞穴,雨淋不著洞裡的海水,岩石的頂筆直,俯視著下面開闊的大海。伊諾因瘋狂而氣力倍增,一跑就跑到岩石頂上,毫無畏懼地、一往直前地,抱著孩子跳進了大海,海水經此一擊泛起了一團白浪花。維納斯看見自己外孫女遭受冤屈,非常心疼,就向她叔叔海神涅普圖努斯(Neptune)撒嬌道:「海神涅普圖努斯啊!你的權利僅次於天帝,我想求你辦的是一件大事,不過,請你可憐可憐我的親人吧,你親眼看到她們跳進了無邊的伊俄尼亞海(Ionian),請你把她們也收做海神吧。大海應當對我多少表示一點感謝,因為,當初我就是從神聖的大海深處,從水花裡出生的,我的希臘名字至今還顯示著我的來歷呢。」涅普圖努斯點頭表示同意,把伊諾和她的兒子的凡骨除去,賦予她們可敬的威權,重新給她們取名,給她們新的形體,新封的神就叫帕萊蒙(Palaemon),他的母親就叫琉克托厄(Leucothoe)。/ t( \& n. C& M6 x6 w* C5 Q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4:47 |顯示全部樓層
卷04_543-562:朱諾把伊諾的侍女們變成海鳥(Juno transforms the Theban women)
' c: Z8 ?. W4 g" E
7 T1 d: C0 _) l) `. v# z0 ?/ ]( r  伊諾的侍女們跟蹤尋找她,走了很遠,看見岩石上她留下的最後的痕跡,她們毫不懷疑她已死了,於是深深慟哭,哀悼卡德摩斯家族的不幸。她們捶胸,扯散頭髮,拉開衣襟;她們大罵朱諾不公平,對待自己的情敵太厲害。朱諾不能容忍她們的指摘,說道:「我要叫妳們也永遠記得我的厲害。」她說到做到。伊諾的一個最忠實的侍女說道:「我要跳海,跟王后一塊去。」但她剛準備跳,她就已經不能動彈了,牢牢地粘住在岩石上,自己也變成了石頭。另一個侍女正要再一次捶胸痛哭,忽然覺得兩臂僵硬了;還有一個偶然把手伸到海水裡,也忽然變成了一個石頭人,手還伸向海裡;還有一個正在扯自己的頭髮,她的手指,人們可以看到,也忽然變硬了。凡是原來是什麼姿勢,變成石頭之後仍保持著原來的姿勢。有的還變成了鳥,這些鳥一度曾是忒拜女子,至今仍在那池塘上展翅飛翔。6 z( I# r: T( B& T7 S& v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4:59 |顯示全部樓層
卷04_563-603:卡德摩斯夫妻倆變成溫馴的蛇(Cadmus and Harmonia become serpents)
+ o7 K6 a  r! `  N  M- l6 B$ F7 I
  阿革諾耳的兒子卡德摩斯不知道自己的女兒和小外孫已變成海神。但一系列的不幸和傷心事已使他難以承受,又見到許多跡象,都迫使他離開這座他親手建造的城市,好像是這座城市的晦氣,而不是他自己的命運在逼他似的。於是,他長期到處流浪,終於和他一起流亡的妻子來到了伊里利亞(Illyria)。倆人身遭不幸,加以遲暮之年,心情沉重,不由追想起家族早年的命運,談話之間,又重溫起自己受的苦。他說:「我當初用長矛扎死的那條蛇是神蛇吧?那時候我剛從西頓(Sidon)回來,我把蛇殺死之後,把蛇牙播到土裡,長出一些人來。如果天神為此動了怒,毫不含糊地對我報復,那麼,我求他讓我也變成一條蛇,拖著一條長身子吧。」話沒說完,他果然已變成一條拖著長身子的蛇了,他覺得皮膚變硬了,長出了鱗甲,身體變黑了,上面還出現許多藍綠色的花斑。他的前胸倒伏在地上,兩條腿併成了一條,愈往下愈細,最後變成一條尖尾巴。他的兩臂還沒有變,因此他伸出雙臂,眼淚從他仍然保持著人的面上流下,喊道:「來啊,我的可憐的妻,來啊,在我還沒有完全變了的時候,趁我還有手,蛇還沒有全部佔有我的時候來摸摸我,來握握我的手吧。」
5 i1 P' P) {& @  t$ [3 z& T# {9 ^. ~4 m
  他很想再多說幾句,但是他的舌頭突然裂成兩半,說不出話來,他竭力想再訴訴苦情,但發出的是嘶嘶的聲音,他天生的說話能力只剩下這麼一點了。他的妻子捶打著自己袒露的胸呼喊道:「卡德摩斯,你稍留一會兒,不幸的人哪,拋掉這妖形。卡德摩斯,這是怎麼回事?你的腳、你的肩和手、你的臉色、你的臉,都到哪裡去了,就在我說話的當兒,一切都不見了。天神啊,你們為什麼不把我也變成同樣一條蛇呢?」她說完,那蛇就舔她的面頰,鑽到她的溫存的胸前,好像很熟悉的樣子,那蛇又是擁抱她,又是和從前那樣繞住她的頭頸。凡是在場的人(他們還有隨從)個個都嚇呆了。但是,她只管撫摩著那蛇的光滑的頸,突然間,她也變成了蛇,兩條蛇盤繞在一起,不一會兒雙雙爬走,躲進附近的樹林去了。現在他們和從前一樣,既不避人,也不傷人,他們還記得從前是人,所以是很溫馴的蛇。
7 n+ j, A( ^2 }0 `# O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5:15 |顯示全部樓層
卷04_604-662:珀耳修斯把阿特拉斯變成大山(Perseus and Atlas)
( o/ f+ {( l2 n, b8 p  u8 N: t* u. A1 s$ v) }
  但是,他們雖然變了形,他們有一個外孫,這對他們是個極大的安慰,他征服了印度,印度信奉他,希臘也有他的廟,信徒很多。只有阿耳戈斯的阿克里西俄斯(Acrisius)──阿巴斯(Abas)的兒子,他和巴克科斯本是同宗,他反對巴克科斯,關起阿耳戈斯的城門,拿起武器抵抗他,不承認他是神裔。他同樣不承認珀耳修斯(Perscus)是朱庇特的兒子,珀耳修斯的母親達那厄(Danae)因受金雨而懷孕生了他。但是真理的力量是巨大的,阿克里西俄斯很快就後悔,既不該冒犯了巴克科斯神,也不該不承認自己的外孫。現在,那位神明已經被請上了天堂,而這位英雄正在天上展開雙翅,穿過清空,沙沙地飛著,拿著他那值得紀念的勝利品──蛇髮妖。當珀耳修斯飛過利比亞沙漠上空時,墨杜薩(Medusa)頭上的血滴落下來,落在地上,變成各種不同的蛇,因此利比亞這個國多毒蛇。
. E: `* v* [. H, h5 f% L3 u2 C6 ^
  從利比亞,他被不同方向的風在空中吹到這邊吹到那邊,就像一朵雲一樣。他從高空望著下面的陸地,離他真遠啊。他飛遍了全世界,他看見瑟縮的大小熊星三次,他三次看見伸出腳爪的巨蟹。時而風把他吹到西邊,時而又把他吹回。看看天色已晚,他怕夜間飛行不便,就在西方的邊界上,屬於阿特拉斯的疆土上降落。他想在這裡略事休息,等候晨星(Lucifer)燃起黎明(Aurora)的火焰,等候黎明引出白晝的車輦。這是阿特拉斯(Atlas)的地方,他是伊阿珀托斯(Iapetus)的兒子,身軀壯大,沒有人比得上他。
; W+ b; l, j/ _4 S6 x/ \1 G8 J* O. Q2 r  ?9 L4 P
  他統治的地方在世界的邊緣上,包括西海,也就是日神駕著車馬,在一天勞累之後去休息的地方。他有成千的牛群,成千的羊群,這些牲畜在草原上倒也無拘無束。周圍也沒有鄰國來騷擾他。他有一棵樹,上面的葉子都是金的,金葉下還藏著金枝金果。珀耳修斯對他說:「朋友,我不知道你是否尊重別人的出身,不過我告訴你,我的父親是朱庇特,你也許喜歡英雄事跡吧,那你一定也會喜歡我。我求你允許我在這兒借宿一晚。」
/ ~! h) }: `. h" G7 V4 k5 F
9 B" S$ f: N1 a7 n' N" h6 x  但是,阿特拉斯想起從前帕耳那索斯山(Parnassus)的正義女神忒彌斯(Themis)曾向他轉達神諭說:「阿特拉斯,你那棵樹上的金子總有一天會被人搶走,搶走金子的是朱庇特的一個兒子。」阿特拉斯唯恐此話應驗,就在果園周圍砌了一堵大牆,把一條大龍放在園內看守這樹。凡有陌生人到來,他一律把他們從自己土地上驅走。因此,他也對珀耳修斯說:「滾開滾開,不然的話,你就要遭殃,你所吹噓的英雄事跡,你的那位朱庇特都救不了你。」他不僅動口,而且還動起武來,想把對方推出去。但是,對方一面用好言陳述自己的情況,一面堅決不退。但是,他的氣力比不過阿特拉斯──誰有能和阿特拉斯比力氣呢?──因此說道:「好吧,你既然連這樣一點方便都不肯給我,那麼讓我用這個來表示我的謝意吧,」說著,他轉過臉去,用左手舉起墨杜薩的頭。立刻,巨人阿特拉斯就變成了一座大山。他的鬍鬚頭髮變成了樹,肩膀兩臂變成了山脊,他的頭變成了山峰,他的骨頭變成了石頭。他的每一部分都變得碩大無比──天神啊!這也正是你們的旨意呢!──結果,整個天穹和上面的無數星辰都支在他的頭上了。7 l6 O$ J! n# [0 Q) h: s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3-20 04:43 , Processed in 0.128197 second(s), 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