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1817|回復: 22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04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1:07 |顯示全部樓層

變形記(Metamorphoses)

奧維德(Publius Ovidius Naso)

卷四(共803行)

卷04_001-030:酒神巴克科斯的嘉年華會頌歌(The Festival of Bacchus)

卷04_031-054:彌倪阿斯的女兒們不敬奉酒神(The daughters of Minyas reject Bacchus)

卷04_055-092:皮剌摩斯和提斯柏的愛情悲劇(Arsippe tells the story of Pyramus and Thisbe)

卷04_093-127:皮剌摩斯為提斯柏死亡而自盡(The death of Pyramus)

卷04_128-166:提斯柏為皮剌摩斯之死而殉情(The death of Thisbe)

卷04_167-189:戰神與愛神之偷情被日神揭發(Leuconoe's story: Mars and Venus)

卷04_190-213:維納斯為舊恨而挾隙報復日神(Leuconoe's story: Venus's revenge)

卷04_214-255:琉刻托厄被活埋而變形為乳香(The transformation of Leucothoe)

卷04_256-273:克呂提厄變形為向日葵的故事(Clytie is transformed into the heliotrope)

卷04_274-316:薩爾瑪奇斯泉水令人虛弱無力(Alcithoe tells the story of Salmacis)

卷04_317-345:美少年赫爾瑪芙羅狄特斯故事(Salmacis falls for Hermaphroditus)

卷04_346-388:赫爾瑪芙羅狄特斯變成陰陽人(Salmacis and Hermaphroditus merge)

卷04_389-415:彌倪阿斯的女兒們變形成蝙蝠(The daughters of Minyas become bats)

卷04_416-463:朱諾遷怒於塞墨勒的姊姊伊諾(Juno is angered by Semele's sister Ino)

卷04_464-511:復仇女神逼瘋阿塔瑪斯和伊諾(Tisiphone maddens Athamas and Ino)

卷04_512-542:伊諾落海後變成海神琉克托厄(Ino becomes the goddess Leucothoe)

卷04_543-562:朱諾把伊諾的侍女們變成海鳥(Juno transforms the Theban women)

卷04_563-603:卡德摩斯夫妻倆變成溫馴的蛇(Cadmus and Harmonia become serpents)

卷04_604-662:珀耳修斯把阿特拉斯變成大山(Perseus and Atlas)

卷04_663-702:珀耳修斯仗義援救安德洛墨達(Perseus offers to save Andromeda)

卷04_706-752:珀耳修斯奮勇搏鬥擊敗大海怪(Perseus defeats the sea-serpent)

卷04_753-803:珀耳修斯講述殺墨杜薩的經過(Perseus tells the story of Medusa)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1:23 |顯示全部樓層
卷04_001-030:酒神巴克科斯的嘉年華會頌歌(The Festival of Bacchus)8 b: P: s1 d/ F1 y2 {3 O* x
5 I! d/ i7 q/ b* ~# w/ E
  但是,彌倪阿斯(Minyas)的女兒阿爾奇托厄(Alcithoe)認為不應接受這種狂熱的教禮,她膽子很大,她不承認巴克科斯是朱庇特所生,她的姊妹們也同樣不敬巴克科斯。7 _1 Q+ ^$ V% x4 N) h6 t

. ?3 [) p* A# C1 F/ [/ F  巴克科斯的祭司曾命令婦女們都來參加慶典,命令所有的女奴放下活計,和主母們一道,胸前披上獸皮,把束髮解開,戴上花環,拿上帶葉的葡萄藤條;他又預言,凡是不敬神的,都將遭到神怒無情的懲罰。老少婦女都照他的指示,有的離開織機,有的放下毛線籃子,放下手頭沒做完事,都去供香,喊著巴克科斯的名字,把他叫做「吼叫神(the noisy one)」、「快活神(deliverer from care)」、「雷的兒子(child of the lightning)」、「出生兩次的神(twice-born)」、獨一無二、有兩個母親的神等等;此外,她們還叫她「尼薩神(Nysa)」、「提俄涅(Thyone)的不剃髮的兒子」、「榨葡萄機的神」、「種快樂的葡萄的神」、「夜遊神(the nightcomer)」、「厄勒留斯(Eleleus)老人」、「歡呼神(Iacchus, of the shouts)」、「嚎叫神(Euhan, of the cries)」,還有許多希臘人給他取的名字。
9 Z7 c! h+ L  G6 h* k5 a; k% \" x) m  k5 C) O' y* q& {
  巴克科斯啊!你的青春是永不消逝的,你永遠是少年,你是天上最美的神,你若沒有雙角,你的頭就像少女的頭。你征服了東方,一直到遙遠的琲e(Ganges)和黑人居住的印度。尊敬的神啊!彭透斯褻瀆你,你把他殺了,手持雙刃板斧的呂枯耳戈斯(Ycurgus),你也殺了,你把厄特魯利亞(Tyrrhenians)的水手們都拋到海裡。你用明亮的轡頭和彩色的韁繩套在一對山貓的頸上拉你的車;後面跟著一群女信徒(Bacchantes)和半人半羊神(Satyrs),還有一個老人(Silenus),喝得醉醺醺的,拄著一根拐杖,走路搖搖晃晃,有氣無力地揪住一頭駝背驢。你所到之處,青年人歡呼著,婦女們同聲喊叫,擊鼓聲、鐃鈸聲、悠揚的木笛聲,響成一片。
7 D; F1 h* ^; |: k4 g8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1:35 |顯示全部樓層
卷04_031-054:彌倪阿斯的女兒們不敬奉酒神(The daughters of Minyas reject Bacchus)( \, }  {' r) u$ O# \# T  F9 w

4 ~/ K$ h: B5 [8 \+ f* R  唯有彌倪阿斯(Minyas)的女兒們待在家中,不參加慶祝。她們在不應做家務事的時候,紡羊毛、捻毛線,織布並且強迫婢女們工作。有一個女兒(Arsippe)一面用姆指靈巧地抽著線,一面說:「別家婦女拋棄了家事,在這所謂的節日去湊熱鬧,我們信奉的是帕拉斯,她才是真神,讓我們一面用手做著有用的事,一面說閑話兒消遣這漫長的時候兒多好。我們每人輪流說個故事,別人聽著。」姐妹們都同意,就請她先說。她想了一想,這麼些故事說哪個好呢?原來她知道的故事很多。她拿不定主意是否說你--巴比倫的得耳刻提斯(Dercetis)--的故事,按敘利亞(Syrians)的傳說,你後來變成了一條魚,渾身長了鱗甲,在池子裡游來游去。她又想說得耳刻提斯(Dercetis)的女兒的故事,據說這女孩兒後來變成了一隻白鴿,在一處城堡上結束了生命。她又想說一個仙女(Naiad)用符咒、藥草把許多童子變成默默無言的魚,最後她自己也變成魚的故事。她又想說原來結白果的桑樹,後來怎樣沾了血漬結出暗紅果實的故事。她覺得最後一個故事最好。這個故事,一般人還不知道。她一面紡羊毛,一面說道:4 H/ b' l9 [# a) s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1:53 |顯示全部樓層
卷04_055-092:皮剌摩斯和提斯柏的愛情悲劇(Arsippe tells the story of Pyramus and Thisbe)
7 J: C; O# D* L' C' G. D7 c
7 C6 K8 |3 P0 f, [: y3 \  「皮剌摩斯(Pyramus)和提斯柏(Thisbe)這兩個--一個是最俊美不過的青年,一個是東方最可愛的姑娘--比鄰而居。他們居住的城市周圍都有磚牆,據說是色米拉米斯(Semiramis)所建。因為兩人貼鄰而居,因此相識,日久發生了愛情,很想結為眷屬,無奈雙方父母禁止。但是兩人心中的愛情的火焰是父母所不能禁止的。雖然沒有人給他們傳遞消息,但是他們用點頭或用手勢來交談。他們愈是這樣把火焰壓下去,火力愈是熾熱。
" d: ~4 u- r8 Z1 I0 s  T, @; A$ e5 b: Z, S. W
  「兩家住宅隔著一道牆,在當初修建的時候,牆上便留下一條裂縫。多少年來,都沒有人發現這條裂縫,但是,有什麼東西是愛情的眼睛所看不見的呢?這道裂縫就被你們這兩位情人第一次發現,從這裡互通款曲。從這條裂縫裡,你們的情話輕聲地、安全地經常往返傳遞。時常,提斯柏站在一邊,皮剌摩斯站在另一邊,每人傾聽了對方的談話之後,就對牆說;『可恨的牆!你為什麼把有情人隔開呢?你讓我們彼此擁抱,對你來說,又算得了什麼呢?假如這種要求過分,打開一點,讓我們接吻總可以吧!但是我們承認,我們還是很感激你,你使我們之間居然還有一線可通,使我們的話可以吹到情人的耳朵裡。』他們彼此各在一方,就這樣說了一些無補於事的話,等到夜晚,彼此告別,每人吻吻牆壁,但是親吻卻透不過去。
7 I/ i0 a; Z" U) L. X1 y  T) F3 l, m* ~# ?7 O
  「第二天清晨,隔夜的星光已經隱退,太陽已經把草地上的露水晒乾,他們又來到牆邊。他們彼此輕聲嘆息,發出怨聲;隨後他們就決定當天夜晚人靜以後,設法瞞著家人逃出門外,出來以後再逃出城去。他們為了防止在荒野中彼此不易尋找,就約定在尼努斯(Ninus)墓前會面,藏在樹蔭底下。原來,在這地方有一棵大桑樹,結滿白色漿果,附近有一泓清泉。兩人覺得這計畫不錯,這一天過得好像特別慢。終於太陽落在西方海中,黑夜又從這裡升起。: Q. N# x" I( N9 z* w; s8 ~) j, n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2:05 |顯示全部樓層
卷04_093-127:皮剌摩斯為提斯柏死亡而自盡(The death of Pyramus)4 {( u; e1 O" y9 t" g) u) F

+ e  B: Y' h( L; a; Y  「提斯柏輕輕把門打開,在黑暗中逃出了家,並沒被人看見,臉上蒙著紗,如期到了墓地,坐在約好的桑樹下。愛情使她膽子大起來。但是不提防來了一隻雌獅,牠剛吃完一頭牛,嘴裡還滴著血,口渴得緊,走到泉邊喝水。巴比倫的提斯柏在月光下遠遠望見,兩腳發軟,連忙向一個土洞逃去,匆忙之中把自己一見外套跑落在地上,獅子豪飲了一陣,止住了口渴,便回到樹林去,偶爾看見地上一件衣服(穿衣服的姑娘早已不在),就用血口把它扯爛。過了一會兒,皮剌摩斯來到,看見塵土中有野獸的足跡,立刻臉都嚇白了。繼而他又看見了外套,沾滿血漬,便喊道:『為什麼兩個情人注定要在一個晚上犧牲呢?我們兩人之中,她應該比我活得長才對;罪過都在我身上。可憐的姑娘,是我把妳害死了,是我叫妳深更半夜來到這麼危險的地方,而我自己又沒有先到一步。你們這些藏在山裡的獅子,來吧!用你們凶狠的牙把我身體撕碎,把我這有罪之身吞吃了吧!但是,僅僅祈求死亡,未免太懦弱了。』
3 Z9 G1 }$ F+ N5 C# G5 j, b3 R: U& J
  「他拾起提斯柏的外套,來到約定會面的樹下。他不住地吻著這件常見的衣服,他的眼淚把衣服都洒濕了。他對衣服說:『讓我的血也把你沾濕了吧。』說著,他從腰間拔出寶劍,就向自己腹部扎去,隨後,鼓著垂死的勇氣,把寶劍從滾熱的傷口中抽出來。他仰面倒在地上,血飆得很高,就像腐朽的鉛管上漏了一個小洞,水從這裡嘶嘶地向外冒,直射到空中一樣。桑葚上也噴著了血,變成了暗紅色,樹根吸飽了血,使得高掛在空中的桑葚更加發紫了。+ O8 m4 k0 z8 ]* c5 I4 N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2:17 |顯示全部樓層
卷04_128-166:提斯柏為皮剌摩斯之死而殉情(The death of Thisbe)
" B0 m1 B0 f% o/ C
4 }! s+ w( X4 m, n9 I+ r9 Z  「提斯柏這時心有餘悸,但是又恐怕她的情人來了找她不著,便從隱蔽處走了出來。她的眼睛四面尋找情人,她的心也全在情人身上,她恨不得把經歷過的危險立刻告訴他。她認得這個地方,也認得這棵桑樹,但是桑葚的顏色使她困惑。她開始懷疑。她正在遲疑不決的時候,忽然看見地上有血,有人在抽搐,她倒退了一步,臉色白得像蠟,渾身像微風吹拂的海浪一樣抖動起來。過了一會兒,她才發現死者正是她的情人,她急得直捶打自己的臂膀,扯自己的頭髮,又連忙抱住心愛的人,眼淚直淌進傷口,與那血液混而為一。她吻著他冰冷的嘴唇,放聲大哭:『皮剌摩斯,是哪裡飛來的橫禍,把你一把從我手裡奪走。皮剌摩斯,回答我啊!是你最親愛的提斯柏叫你呢。你聽啊,抬起頭來吧!』皮剌摩斯聽到提斯柏的名字,張開了沉重的眼皮,看了看她,又闔上了。6 k% ~! B+ W7 k4 a

+ j6 b" v* j% F3 y* d0 h  「隨後,她又看見自己的外套,和一把寶劍的象牙空鞘,便道:『不幸的人,是你自己的手、是你的愛情,把你殺害了的。我的手也一樣勇敢,也能做這件事;我也有愛情。愛情會給我力量來戕害我自己。我決定跟你一道死,人們會說我把你引上死路,又來陪伴你了。只有死亡才能把我們分開,不,連死亡都不能把我們分開。我們倆人的可憐的父母啊!請求你們答應我們一件事:忠實的愛情和死亡把我們結合在一起,請你們不要拒絕我們死後同穴。桑樹啊!在你們的樹蔭下現在一個人躺著,很快就有兩個人了。請你保持我們的愛情的標誌,永遠讓你的果實帶著深暗的顏色,表示哀悼,並紀念我倆人的流血死亡。』
, @$ C2 `4 I5 b, z" V
$ p% t; W  Q3 f) C  「她說完,就把寶劍對準自己胸口下面扎去,向前撲倒。可憐寶劍上她情人的熱血還未冷卻。她的請求感動了雙方父母。桑葚一熟,它的顏色就變成深紅,他們倆人焚化以後的骨灰安放同一只甕裡。」! B; m, V. a  B# ]& U$ o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2:31 |顯示全部樓層
卷04_167-189:戰神與愛神之偷情被日神揭發(Leuconoe's story: Mars and Venus)
9 B2 {% k4 a/ U% n0 [3 v0 d1 n+ f3 D! T) M
  她(Arsippe)說完,過了不久,留科諾厄(Leuconoe)開始講故事,其他姊妹們靜靜地聽著。她說:「別看太陽神(Sol),他的光明普照眾星,他也是愛情的俘虜呢。我們就來說說太陽神的風流事吧。據說,就是這位神第一個發現瑪爾斯(Mars)和維納斯(Venus)偷情(adulteries)的事的,他第一個親自看到一切。他看到此事,大不以為然,就告訴了女神的丈夫、朱諾的兒子武爾坎(Vulcan),還指點給他看他們偷情的地方。武爾坎聽了,一陣發暈,手上正打著的鐵也滑落了。他立刻用細銅絲打了鏈條、幾張網和鉤子。細得眼睛都看不見,連最細的羊毛也比不過它,甚至連房樑上垂下來的蜘蛛絲也比不了它。這些網做得只要輕輕一碰,稍微動一動,就把人黏住。他巧妙地把它張在榻上。當他的妻子和她的情夫一起躺到榻上,她丈夫巧手精製的網,就把他們網住,倆人還正在如膠似漆地擁抱著呢。  }! f& w4 h- F: X& k+ x

' _# |! D( Z. C7 B4 |  「武爾坎立刻把象牙的雙門打開,把各位天神請了進來,兩個攪在一起睡在榻上,醜態畢露,有一位愛說笑的天神說,他也情願丟這種醜。天神們一陣大笑,這件事在天上一直傳為新聞。
' j* _  E' w9 X% Z; U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2:42 |顯示全部樓層
卷04_190-213:維納斯為舊恨而挾隙報復日神(Leuconoe's story: Venus's revenge)
! y4 k! j* X, C2 X8 @2 o; a
9 y9 S4 M/ _, j/ t# v  Q  「但是,維納斯(Cytherea)卻忘不了揭發她隱私的日神,她也照樣懲辦他;日神既然不成全她的好事,她也照樣破壞日神的好事。日神(Son of Hyperion)啊!你的俊秀的容貌、你的風采、你的射向四方的光芒,對你有什麼用呢?你發出的火光照射著大地,而你自己的心裡卻有另一種火在燃燒著,你本應眼望著萬物,你卻只看著琉刻托厄(Leucothoe)一個人,你的眼睛屬於全世界,現在卻只盯住一個姑娘。你不到時候就從東方升起,過了時間你還沒有落入西海,老看著她,遷延時光,把冬天的白晝拉長。有時候,你失去了光芒,你心裡有病,影響了你的光明,你一發暗,凡人的心裡就恐慌起來。你發暗,不是因為月亮走到了你和大地之間而把你遮沒,是愛情使你黯然失色,你的心思只在她一個人身上。# L3 N$ u: x6 z
/ T" O7 N/ C* E+ {
  「其他的姑娘你都不想,像什麼克呂墨涅(Clymene)啊,羅多斯(Rhode)啊,還有喀耳刻(Circe)的美貌的母親啊,還有克呂提厄(Clytie),這克呂提厄,你雖然看不起她,她還在想著和你一起生活,就在此刻她還懷著沉痛的創傷呢。琉刻托厄使你忘記了多少舊愛。琉刻托厄的母親是美麗的歐呂諾墨(Eurynome),是產香國最美的美人,但女兒長大之後,她的美貌超過了母親,就像她母親超過所有其他女子一樣。她的父親俄爾卡姆斯(Orchamus)統治著波斯(Cities of Persia)各城市,從貝魯斯王(Belus)傳到他是第七代。
+ ?, I' d- n( D( Q6 u  r0 l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2:54 |顯示全部樓層
卷04_214-255:琉刻托厄被活埋而變形為乳香(The transformation of Leucothoe)
5 H  s) G: d: y4 H: ~5 ]: D7 D. Q& T" D0 V# u
  「在西天之下,是日神牧馬的草場,這裡,馬吃的不是草,而是長生不老的食糧,馬在一天勞動之後,就靠這來滋補疲倦的軀體,準備第二天工作。在馬吃著仙糧,黑夜值班的時候,日神扮成歐呂諾墨的樣子來到了琉刻托厄的閨房。只見琉刻托厄和十二個女奴在燈下搖著紡車紡細羊毛。他吻了姑娘一下,就像母親吻自己疼愛的閨女那樣,說道:『我有件秘密的事,女奴們,妳們出去,別讓一個做母親的說件私事的權利都沒有。』女奴們遵命走了。當她們走完,一個見證人不留,日神說:& w& I& h; b) I: J, ~6 ?, T
* F( [  Z. ]: v' l) w
  「『我是司掌歲時的日神,我照見萬物,有了我,大地上的一切才能看得見,我是宇宙的眼睛,請妳相信我,我喜歡妳。』姑娘一聽嚇壞了,兩手發軟,紡錘和梭子掉在了地上。她一駭怕,反顯得更美了。日神不多耽擱,立即顯現了真身,恢復了原來的光彩。姑娘見這突然的顯現雖很駭怕,但早被日神的光彩所征服,毫無掙扎地忍受了日神的暴力。
4 c/ t. t- V/ z5 Z8 B% u6 B* Q$ W3 n; w) x7 ]% I
  「這卻引起了克呂提厄的嫉妒,因為她對日神的愛在她心裡還沒有被克制住,出了個情敵,更激起她的怒火,於是,就把這件偷情的事張揚了出去,還把這件不體面的事告訴了姑娘的父親。父親氣得發瘋,儘管女兒求他,舉起雙手指著太陽說『是他強迫我的,我並不願意』,但是父親還是無情地把她埋進深坑,上面還堆上一個大沙丘。
, e. M( Z% `' D) t! q- T) f; l* J$ Y+ z
  「日神用他的光芒把沙丘扒開,開出一條路,好讓姑娘埋在土裡的臉伸出來,但是,可憐的姑娘已經變成沒有生命的屍體,壓在厚厚的黃土下,抬不起頭來了。據說,這位駕著飛奔的駿馬的日神,自從法厄同死於天火之後,還沒有如此悲哀過。他想用日光的力量使她冰冷的軀體恢復體溫,看看她能否再活,但是無情的命運挫敗了他多次的努力。他用香露洒在她身上,洒在地上,不住哀哭,最後說道:『妳總有一天護伸出地面的。』立刻,那經過仙露滋潤的屍體就化了,周圍的土地也濕漉漉地散發出香氣,慢慢地,一株乳香穿過土地扎下根去,上面穿破土堆冒出了新芽。
; R$ Y. }4 l) H8 B: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33:04 |顯示全部樓層
卷04_256-273:克呂提厄變形為向日葵的故事(Clytie is transformed into the heliotrope)* A0 O6 ?' `$ e: F/ o; C. j# D

: N. F  W  C7 R: \* R5 f2 `) H  「至於克呂提厄,雖說愛情引起她的悲痛,悲痛促使她去亂說,情有可原,但是日神再也不去親近她了,他對她的愛從此結束。因此她日漸消瘦,由於失戀而神魂顛倒。她不耐煩和女仙們來往,白天黑夜坐在光禿禿的地上,衣服也不穿,光著頭,頭髮也不梳。她九天不吃不喝,只用露水和眼淚充飢,也不離開那地方。她只是望著日神的臉,當他從天上經過的時候,她的臉一直跟著日神轉。據說,她的兩條腿牢牢地長在了地上,她的膚色一部分變得蒼白,她的身體變成了一棵蒼白的草,但有的部分是紅的,面部變成了花,很像紫羅蘭。她的根雖然扎得很牢,她卻永遠面朝太陽,她的形體雖然變了,她的愛卻始終不渝。」. a. {" I1 ?  o, K, ?
/ }" V, }7 b. J8 ]) H2 |
  留科諾厄說完,她說的故事離奇,姊妹們聽得入神,有的說,這種事不可能發生,有的說,真神是無所不能的。但是,巴克科斯不屬真神之列。  d1 h4 n1 F3 |  h1 Q

4 n3 k5 t* i  ]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6-20 01:58 , Processed in 0.115543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