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admin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03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27:13 |顯示全部樓層
卷03_273-315:塞墨勒被朱庇特雷火燒成灰燼(Semele is consumed by Jupiter's fire)
5 x7 e# S9 H4 L0 K2 u! H, |" F
/ ^: o  {. F8 T: g2 B$ L' I  她說完,就從寶座上起身,裹在一團黃金色的彩雲裡,來到了塞墨勒的家門,在沒有把彩雲驅散之前,先扮成一個老婆婆的樣子,兩鬢斑白,皮膚縐褶,駝著背,步履蹣跚,並且操著老年人的聲調,簡直就是塞墨勒的奶娘(Epidaurian nurse)勃羅厄(Beroe)。她們攀談了半天,偶然談到了朱庇特,老婆婆嘆了口氣說道:「我希望那真是朱庇特,但是我對這一切都不敢相信,許多人都冒著天神的名闖進清白少女的閨房。就算真是朱庇特(Jove),那也不夠,他既是朱庇特,就得拿出個信物來,表明他的愛情;他在天上去找朱諾的時候,是多麼偉大光輝,讓他照樣不變地來見妳,讓他披上他天神的光輝,才准他擁抱妳。」
( ^3 \8 r- b' n
3 Y0 w7 w. }+ F' R. z- H  朱諾就這樣鼓動著毫無猜疑的塞墨勒。塞墨勒果然就向朱庇特請求一件事,但不說明請求什麼。朱庇特說:「隨妳選擇,我決不拒絕,妳若不信,我可以叫洶湧的陰河之神作見證,他是一切神都敬畏的。」塞墨勒自以為神通廣大,能讓情人允其所請,她不知大禍臨頭,反覺高興,因向朱庇特說道:「我要你就像你往常去向朱諾求愛,她擁抱你的時候那樣,來到我跟前。」朱庇特連忙想去封住她的嘴,但是她的話已經出口,散播到空中去了。
8 I: r6 r& J9 Z- E" I
/ M$ q* R+ [( i# j" @- U4 m6 L  他嘆了一口氣,因為她已不能把她的願望收回,他也不能再把誓言收回。他懷著極度悲痛的心情回到天上,一昂頭,召來了雲霧,又召來風雲閃電、雷霆和百擊百中的霹靂。但是他儘可能地設法減弱自己的威力,不用那能夠擊落千手巨人(hundred-handed)提佛烏斯(Typhoeus)的霹靂火武裝自己,因為那實在是太厲害了。他撿了那力量弱些的霹靂火,這是煉鐵巨人庫克洛普斯(Cyclops)用不那麼猛烈的火鍛鑄的,天神們把它叫做二類武器。朱庇特拿著它來到了塞墨勒的家。她的凡體如何經得住天神威力的衝擊,這份合歡的禮物把她化成了灰燼。
6 t5 y- q- c2 q' c7 Z9 N
, Y8 Q& ^: L2 Z: t  她腹中的胎兒(infant Bacchus)還未完全成形,但被取了出來,據說(如果這是值得相信的事),縫進了他父親的大腿裡,等候產期。他母親的妹妹伊諾(Ino)偷偷地撫養了這嬰兒,後來,又交給尼撒(Nysa)的女仙們(nymphs),她們把他藏在山洞裡,喂她奶。
8 w6 Q/ M! R8 e4 [. p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27:25 |顯示全部樓層
卷03_316-338:先知忒瑞西阿斯裁決男女情事(The judgement of Tiresias)
2 i. u. `* p1 _0 y$ u# `) G- g+ o3 l- i7 G2 P# q# F3 v
  且說這些事正在大地上按照命運的規定在發生著,兩次誕生(twice-born)的巴克科斯的搖籃有人安全地看守著。一天,據說朱庇特讓仙釀灌得醉醺醺的,早把一切憂煩拋諸腦後,見朱諾無所事事,便和她開玩笑道:「說真的,在愛情這事兒上,妳們女人得到歡樂比我們男人多。」朱諾不承認。於是,他們就決定去問那有經驗的忒瑞西阿斯(Tiresias)的意見,他對雙方的感受都有過體會。
& U5 S+ F% Q3 e  E" L
+ F3 n# X: \5 S& G' B  因為他有一次看見兩條大蛇在樹林裡交配,就用手杖去打牠們,說來奇怪,這一打,使他從男人變成了女人,一變七年,到第八個年頭,他又看見這兩條蛇,他說:「既然打你們一下有這樣大的威力,能改變打你們的人性別,那麼我現在再來打你們一下。」於是他就又打了這兩條蛇一下,他又恢復了原來的男身,也就是他出生時的樣子。
3 O7 K; x  C; P( ?$ w8 T* R
5 w; _7 w+ M+ c3 G% C  因此,朱庇特和朱諾請他仲裁他們談笑時的爭議。忒瑞西斯肯定了朱庇特所說的,據說,朱諾聽了大怒,到了一種有失身分的程度,而且是為這樣一件區區小事大怒;她詛咒這位仲裁人,判他永遠雙目失明。但全能的天父(雖然一位天神不能勾銷另一位天神已做的事)為了補償他失去的雙目,賦予他能預卜未來的本領,用這榮譽來減輕他所受的懲罰。/ N- w+ G( [& T0 ?. p2 x" e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27:36 |顯示全部樓層
卷03_339-358:厄科愛上了美少年那耳喀索斯(Echo sees Narcissus)
( g6 i! s9 G! P) p2 k" V
0 b3 ]4 T( V: Z5 L5 l# U( r- r  忒瑞西阿斯的名氣在玻俄提亞諸城邦傳遍,有人來問卜,他的回答都是無可指摘的。但是,黝黑的女河仙(Naiad)利里俄珀(Liriope)卻是第一個來試探他的話是否可信的和可靠的。原來,她曾被河神刻菲索斯(Cephisus)在河曲抱住,幽禁在河水裡,用暴力玷污了她。當產期到來,這位美麗的河仙生了一個兒子,儘管還是嬰兒,誰看了都會愛上他,她給她取了個名字叫做那耳喀索斯(Narcissus)。她來問忒瑞西阿斯,這孩子會不會活到長壽的老年,這位先知回答說:「只要他不知道自己是誰就可以。」  T0 H( K  {6 A% n9 S; p& g
4 d& O7 J( I, ^- h
  過了很久,這話還只是一句空話。但是後來發生的事──他那種不一般的痴迷和死的方式證明並非空話。那耳喀索斯現在已是三五加一的年齡,介乎童子與成人之間,許多青年和姑娘都愛慕他,他雖然風采翩翩,但是非常傲慢執拗,任何青年或姑娘都不能打動他的心。一次他正在追鹿入網,有一個愛說話的女仙,喜歡搭話的厄科(Echo),看見了他。厄科的脾氣是,在別人說話的時候,她也一定要說,別人不說,她又決不先開口。
0 @$ i6 s; k6 S  u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27:47 |顯示全部樓層
卷03_359-401:天后朱諾剝奪厄科的說話能力(How Juno altered Echo's speech)' |! ~4 W' E$ q0 n+ T

  g  \9 m5 ~+ z3 \! E  厄科這時候還具備人形,還不僅僅是一道聲音。當時她雖然愛說話,但是,她當時說話的方式和現在也沒有什麼不同──無非是聽了別人一席話,她來重覆後面幾個字而已。這是朱諾幹的事,因為她時常到山邊去偵察丈夫是否和一些仙女在鬼混,而厄科就故意纏住她,和她說一大串的話,結果讓仙女都逃跑了。朱諾看穿了這點之後,便對厄科說:「妳那條舌頭把我騙得好苦,我一定不讓它再長篇大論地說話,我也不讓妳聲音拖長。」結果,果然靈驗。不過,她聽了別人的話以後,究竟還能重覆最後幾個字,把她聽到的話照樣奉還。; E: a- ]1 g& W2 S& u, h4 m' T' x( A

  I$ S" b0 r- t  N$ a  她看見那耳喀索斯在田野裡徘徊之後,愛情的火不覺在她心中燃起,就偷偷地跟在他後面。她愈是跟著他,愈離他近,她心中的火焰燒得便愈熾熱,就像塗抹了易燃的硫磺的火把一樣,一靠近火便燃著了。她這時真想接近他,向他傾吐軟語和甜言!但是她天生不會先開口,本性給了她一種限制。但是在天性所允許的範圍之內,她是準備等待他先說話,然後再用自己的話回答的。% k! Q8 H! Z' f4 w" Z% T6 e2 I

; O5 p$ W9 K+ f: S  v* u  也是機會湊巧,這位青年和他的獵友正好走散了,因此他便喊道:「這兒可有人?」厄科回答說:「有人!」他吃了一驚,向四面看看,又大聲喊道:「來呀!」她也喊道:「來呀!」他向後面看看,看不見有人來,便又喊道:「妳為什麼躲著我?」他聽到那邊也用同樣的話回答。他立定腳步,回答的聲音使他迷惑。他又喊道:「到這兒來,我們見見面吧。」沒有比回答這句話更使厄科高興的了,她也喊道:「我們見見面吧。」為了言行一致,她就從樹林中走出來,想要用臂膊擁抱她千思萬想的人。然而他飛也似地逃跑了,一面跑一面說:「不要用手抱我!我寧可死,不願讓妳占有我。」她只回答了一句:「你占有我!」. A# [+ v# N! Y) Z% \* b

+ W2 W, j: P( L+ @* V  她遭到拒絕之後,就躲進樹林,把羞愧的臉藏在綠葉叢中,從此獨自一個生活在山洞裡。但是,她的情絲未斷,儘管遭到棄絕,感覺悲傷,然而情意倒反而深厚起來。她輾轉不寐,以致形容消瘦,皮肉枯槁,皺紋累累,身體中的滋潤全部化入太空,只剩下聲音和骨骼,最後只剩下了聲音,據說她的骨頭化為頑石了。她藏身在林木之中,山坡上再也看不見她的蹤影。但是人人得聞其聲,因為她一身只剩下了聲音。
# {, F) e; a: j8 N, g2 i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27:59 |顯示全部樓層
卷03_402-436:那耳喀索斯顧影自憐愛上倒影(Narcissus sees himself and falls in love)+ E: N* q! x( E. ~

. c$ M2 f. M: S0 y) p  那耳喀索斯就這樣以兒戲的態度對待她,他還以同樣的態度對待水上或山邊的其他仙女;甚致這樣對待男同伴。最後,有一個受他侮慢的青年,舉手向天禱告說:「我願他只愛自己,永遠享受不到他所愛的東西!」涅墨西斯(Nemesis)聽見他這合情合理的禱告。5 m; d1 {/ ?7 [0 ~- B2 X

9 R# V6 t9 x7 M0 o5 }6 o9 i  附近有一片澄澈的池塘,池水晶瑩,像白銀一樣,牧羊人或山邊吃草的羊群從來不到這裡來,水平如鏡,從來沒有鳥獸落葉把它弄皺。池邊長滿青草,受到池水的滋潤。池邊也長了一片樹林,遮住烈日。那耳喀索斯打獵疲倦了,或天氣太熱了,總到這裡來休息,他愛這地方的幽美,愛這一池清水。正當他俯首飲水滿足口渴的欲望的時候,心裡又滋長出另一種欲望,他在水裡看見一個美男子的形相,立刻對他發生愛慕之情。他愛上了這個無體的空形,把一個影子當作了實體。他望著自己,讚美不已。他就這樣目不轉睛,絲毫不動地諦視著影子,就像用帕洛斯(Parian)的大理石雕刻的人像一樣。4 \0 l4 D# T( z4 L' g
* _) `+ [5 p3 O2 S1 Y3 v
  他匍伏在地上,注視著影子的眼睛,就像是照耀的雙星;影子的頭髮配得上和酒神、日神媲美;影子的兩頰是那樣光澤,頸項像是象牙製成的,臉面更是光彩奪目,雪白之中透出紅暈。總之,他自己的一切值得讚賞的特點,他都讚賞。不知不覺之中,他對自己發生了嚮往;他讚不絕口,但實際他所讚美的正是他自己;他一面追求,同時又被追求。他燃起愛情,又被愛情焚燒。不知多少次他想去吻池中幻影,多少次他伸手到水裡想去擁抱他所見的人兒,但是他想要擁抱自己的企圖沒有成功。他不知道他所看見的東西究竟是什麼,但是他看見的東西,他卻如飢似渴地追求著。水中幻像實際在愚弄他,他卻被它迷惑住。' C" b' C7 s/ O3 o# u/ E3 A& c% f
) O2 V& u7 b3 ~( v$ i; j' F+ M
  愚蠢的青年,一個瞬息即逝的幻像,你也想去捕捉麼?你所追求的東西並不存在;你只須離開此地,你熱愛的對象就消失了。你所見到的只是形體的映影,它本身不是什麼實體,它隨你而來,隨你而止,隨你而去──只要你肯去。
* l! C0 Q# \1 k* }9 Y  v; l; B- ?( i& f' H, X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28:18 |顯示全部樓層
卷03_437-473:那耳喀索斯為自己的畸愛受苦(Narcissus laments the pain of unrequited love)% \5 M+ z9 l, K' F

- b( K! [0 A3 U$ ~1 s  他飯也不吃,覺也不睡,一直待在池邊,匍伏在綠蔭草地上,一雙眼睛死盯住池中的假像,老也看不夠,而喪生之禍,也正是這雙眼睛惹出來的。他略略坐起,兩手伸向周圍的樹木喊道:「樹林啊!有誰曾像我這樣苦戀過呢?你見過許多情侶到你林中來過,你應當知道。你活了幾百歲,在過去漫長的歲月裡,你可記得有人像我這樣痛苦麼?我愛一個人,我也看得見他,但是我所愛的,我看得見的,卻得不到。愛這件東西真是令人迷惘。我最感難受的是,我們之間既非遠隔重洋,又非道途修阻,既無山嶺又無緊閉的城關。* R1 s. c  R1 a& b$ L( m% R! M

1 w9 Q( \, Q4 D) s  「我們之間只隔著薄薄一層池水。他本人也想我去擁抱他,因為每當我把嘴伸向澄澈的池水,他也抬起頭想把口向我伸來。我以為我必然會接觸到他,因為我們真是心心相印,當中幾乎沒有隔閡。不管你是誰,請你出來吧!獨一無二的青年,你為什麼躲避我?當我幾乎摸著你的時候,你逃到什麼地方去了呢?我想我的相貌,我的年齡,不致使你退避吧?很多仙子還愛過我呢?你對我的態度很友好,使我抱有希望,因為只要我一向你伸手,你也向我伸手,我笑,你也向我笑,我哭的時候,我也看見你眼中流淚。我向你點頭,你也點頭回答,我看見你那美好的嘴唇時啟時閉,我猜想你是在和我答話,雖然我聽不見你說什麼。  `  N/ R# S; \: W* U
+ |+ c* L( Q  o$ W% O( O7 u0 Y, d
  「啊!原來他就是我呀!我明白了,原來他就是我的影子。我愛的是我自己,我自己站在主動方面呢,還是被動方面呢?但是我又何必主動求愛?我追求的東西,我已有了;但是愈有愈感缺乏。我若能和我自己的軀體分開多好啊!這話說起來很不像情人應該說的話,但是我真願我所愛的不在眼前。我現在痛苦得都沒有力氣了;我活不長久了,正在青春年少,眼看就要絕命。死不足懼,死後就沒有煩惱了。我願我愛的人多活些日子,但是我們兩人原是同心同意,必然會同死的。」
' |# H; S& _1 z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28:33 |顯示全部樓層
卷03_474-510:那耳喀索斯變成了一朵水仙花(Narcissus is changed into a flower)! K" X+ q1 ^3 b' B- L2 G- r

7 ]( ]8 C0 W2 G. M' c! H  E! P( [  他說完這番話之後,又回首望著影子。眼淚擊破了池水的平靜,在波紋中,影子有變得模糊了。他看見影子消逝,他喊道:「你跑到什麼地方去呢?你這狠心的人,我求你不要走,不要離開愛你的人。我雖然摸不著你,至少讓我能看得見你,使我不幸的愛情有所寄託。」他一面悲傷,一面把長袍的上端扯開,用蒼白的手捶擊自己的胸膛,胸膛上微微泛出一層紅色,就像蘋果有時候半白半紅那樣,又像沒有成熟的纍纍葡萄透出的淺紫顏色。
  r5 W( u. Y" H  k! [/ n, f# z
' z3 m' N0 e) Z1 g* l- @$ o5 c4 X  一會兒,池水平息,他看見了泛紅的胸膛,他再也不能忍受下去了。就像黃蠟在溫火前溶化那樣,又像銀霜在暖日下消逝那樣,他受不了愛情的火焰的折磨,慢慢地要耗盡了。白中透紅的顏色褪落了,精力消損了,怡人心目的豐采也消失殆盡,甚致連厄科所熱戀的軀體也都保存不多了。厄科看見他這模樣,雖然心裡還沒有忘記前恨,但是很憐惜他。每當這可憐的青年嘆息說:「咳!」她也回答說:「咳!」每當他捶打胸膛的時候,她也發出同樣的痛苦的聲音。他望著熟識的池水,說出最後一句話:「咳!青年,我的愛情落空了!」他的話又在這地方引起了回聲。他說聲「再見」,厄科也說:「再見」。5 j+ r5 `3 e4 X1 d2 m! \

' u4 t9 g' j) I3 m1 k) A1 |6 T  他把疲倦的頭沉到青草地上,死亡把欣賞過自己主人豐姿的眼睛闔上了。他到了地府以後,還是不住地在斯堤克斯河(Stygian waters)中照看自給的影子。他的姐妹們──奈阿斯(Naiads)──捶胸哀慟,剃掉頭髮,為她們的兄弟致哀。德律阿德斯(Dryades)也悲痛不已,厄科重覆著她們的哭聲。她們替他準備好火葬的柴堆、劈好的火把和靈床,但是到處找不到他的屍體。她們沒有找著屍首,卻找到了一朵花,花心是黃的,周圍有白色的花瓣。! i7 l2 f" }$ F- s' }1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28:45 |顯示全部樓層
卷03_511-527:忒瑞西阿斯預言彭透斯的命運(Tiresias prophesies Pentheus's fate)/ t+ n9 p: e0 W  B

4 P* q6 l1 O6 d  這事宣揚出去以後,這位先知理所應得的聲譽就傳遍了希臘各城邦,名氣極大。但是,萬人之中獨有厄奇翁(Echion)的兒子彭透斯(Pentheus)這位蔑視天神的人不以為然,他譏笑這位老人的預言,罵他是個瞎子,看不見光明。老人搖著他的白頭說道:「如果你也失去雙目變成瞎子,讓你看不見巴克科斯聖禮,你該多幸福啊!因為將要有這麼一天,我已經預見這一天馬上就要到來了,一位新神利柏耳(Liber),塞墨勒的兒子,要來到這裡。假如你不禮拜他,你將被撕成一千塊碎片,撒向四方,你的血將玷污林木,玷污你母親和你母親的姊妹們。此事一定會發生。你是不會禮拜利柏耳的,你會怨恨我這洞察一切的瞎子。」他的話還沒說完,厄奇翁的兒子早把他推到一邊,但他的話果然應驗了,他的預言實現了。
$ g/ J* K. {3 C( e' Y: k8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28:58 |顯示全部樓層
卷03_528-571:彭透斯拒絕祭奉酒神巴克科斯(Pentheus rejects the worship of Bacchus)* ]+ [+ r8 k* v$ s- T9 M9 P
) U7 T2 O9 v9 c" E; h! f$ z0 n/ ^6 s0 e
  說話間,利柏耳(Liber)已經來到,田野響起了他的信徒們的一片狂歡聲,人們紛紛奔出城來,有男有女,有主婦,有少婦,有平民,有貴族,混雜在一起,來參加新的慶祝典禮。彭透斯看了喊道:「你們這些蛇牙的後代,瑪爾斯的子孫,你們的頭腦發瘋了?你們這些人,戰場上的刀劍、號角聲密集的槍林都沒有把你們嚇倒,怎麼竟被鐃鈸聲、彎角的笛聲、騙人的魔法、女人的尖叫、酒醉後的瘋狂、骯髒的人群、空心的鼓所征服?你們這些老人,叫我吃驚,你們穿越海洋,遠道來到這兒建立了推羅(Tyre)城邦,安置了你們流亡在外的家神,現在竟拱手讓人奪去。還有你們這些年輕的,身強力壯,同我相彷彿,你們從前拿的是武器,戴設頭盔,現在怎的卻拿起了酒神棒,戴上了花冠?我請求你們要記住你們是誰的後代,你們的祖宗,蛇,牠獨自一個殺死了眾多的敵人,你們要發揚牠的精神。牠為了保衛它的泉水和湖泊而死,你們也應為你們的榮譽去征服敵人啊!牠殺死的是強敵,你們為了保衛祖宗的榮譽所要驅逐的是些弱敵。如果是命運不准忒拜的江山永保,那麼,就讓命運用攻城的武器和兵力把忒拜城摧毀,讓大火和刀槍呼嘯。我們雖然遭殃,但問心無愧;我們的遭遇雖然可悲,我們卻不必掩飾什麼;我們可以痛哭,卻不必感到羞恥。可是現在,忒拜城卻讓一個手無寸鐵的娃娃征服了,不必打仗,不必動刀槍兵馬,他用的武器不過是抹著香膏的頭髮、柔軟的花冠、金線紫線織的彩袍。你們且站到一邊,我馬上就要逼他交代,他的出身是捏造的,他的節日典禮是假的。阿克里西俄斯(Acrisius)不是很有勇氣敢於渺視這位徒有虛名的神靈嗎?他不是敢於關閉阿耳戈斯(Argos)的城門不接納他嗎?難道彭透斯和所有的忒拜人都得在他面前發抖嗎?快去(他對身邊的奴隸們說),去把他帶上鐐銬,把他抓來!」% r6 n; ^! x3 c  C- C# L

  M& D) F" |( C6 d+ w  他的祖父和阿塔瑪斯(Athamas)以至他的全家都勸阻他,但是白費功夫,阻擋不住。越勸他越堅決,越阻擋他越暴躁,他倍增瘋狂,勸阻倒反而對他不利。我常見一條河流暢通無阻的時候,它就緩緩流去,發出柔和的水聲,一旦遇到大木和石塊阻擋了它的去路,它就沸騰起來,泛起白沫,越阻擋越兇。
0 V6 J) h7 {2 E5 P6 S. M2 R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8 01:29:13 |顯示全部樓層
卷03_572-596:巴克科斯祭司阿刻俄特斯被捕(Acoetes is captured and interrogated), D! ?0 z8 l2 ~- v9 d/ ^* h

7 y! v1 `9 \" R0 q! Z3 M% N  這時,派去的奴隸們回來了,渾身是血。他們的主人問,巴克科斯在何處,他們說沒有看見巴克科斯。他們說:「不過我們抓來了這個人,他是巴克科斯的隨從,是執掌巴克科斯典禮的祭司。」說著,他們把那人交了出來,他兩手被反綁著。他出生在厄特魯利亞,信奉天神巴克科斯。彭透斯怒目打量著他,恨不得立刻懲辦他,接著說道:「哼!你快死了,把你處死,別人可以引以為戒。你說你叫什麼名字,父母是誰,什麼地方的人,為什麼要信奉這新教門?」" V5 ^8 m# `  P. Q5 \( Q

; q, y# L% d9 ~  K. K$ u  那人面無懼色,回答道:「我叫阿刻俄特斯(Acoetes),邁俄尼亞人(Maeonia),我的父母都是平民老百姓。我的父親沒有給我留下田地、耕牛或羊群,也沒有留下什麼牛群。他是個窮苦人,打魚為生,有時候釣,有時候趁魚兒跳起來用梭標去叉。他的本領就是他的全部財富,他把他的本領傳授給了我,對我說:『你拿去吧,這是我全部所有,把我的本事繼承了吧!』所以他死的時候,除了這一汪汪水面之外,什麼也沒留給我,只有水算得上是我繼承的遺產。5 q& {# B5 r% r( k
* \0 D5 W8 B7 M( d$ {) c
  「為了不老守著岩石灘過日子,我很快就學會了操槳使船,學會了辨認天上的星(Capella),那雨季出現的俄勒尼亞山羊座(Olenian Goat)、七星座(Taygete among the Pleiades)、大小熊星(Hyades, and the Arctic Bears),學會辨別風向,知道哪裡有可以靠泊的港口。
$ x8 F0 E& v+ v, J3 g+ r, V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6-20 22:09 , Processed in 0.099779 second(s), 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