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3869|回復: 20

《埃涅阿斯記.卷04》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1 14:05:54 |顯示全部樓層

卷四 (1 55 行 狄多對埃涅阿斯發生了愛情,對她妹妹安娜說,如果不是因為希凱斯死後她決定不再嫁人,她很可能屈服於愛情。安娜勸她再婚,她被安娜說服)

  但是,女王狄多早已被一股憐愛之情深探刺傷,用自己的生命之血在調養創傷,無名的孽火在侵蝕著她。埃涅阿斯英武的氣概和高貴的出身一再縈迴於她的腦際;他的相貌和言談牢牢地印在她心上,她的愛慕之情使她手足無措,不得安寧。當阿波羅的明燈照亮了大地,黎明女神把潮濕的陰影從地平線上驅散,愛得要發瘋的狄多對她貼心的妹妹安娜說道:『安娜妹妹!我擔心害怕,一夜沒睡好覺!妳覺得到我們家來作客的那個人怎麼樣?他的相貌如何?他的氣概和膂力有多雄壯啊!的確,我相信──並且不是毫無根據地相信──他是天神的後代。卑劣的性格一定表現為膽怯。唉,他受命運的折磨好苦啊!他講的那場戰爭結束得多慘啊!如果我不是在死亡把我第一個愛人奪走之後,下了堅定不移的決心不再和任何人結婚,如果我不是對婚姻之事感到萬分厭倦,我很可能屈服於誘惑。安娜!我坦白對妳說,自從我可憐的丈夫希凱斯遭難,自從我的哥哥血濺了我的家園,只有他一個人〔注051〕觸動了我的心思,使我神魂遊移。我有一種死灰復燃、古井生波之感。但是我寧肯大地裂開一道深溝把我吞下,或讓萬能的天父用閃電把我打入陰曹地府,淹沒在朦朧的陰影和幽深的黑夜之中,我也不能昧了良心〔注052〕,破壞良心的準則。和我第一次結為夫婦的人,把我的愛都帶走了;他還佔有著我的愛,保存在坟墓裡。』她一邊說,眼淚一邊湧了出來,流滿胸前。

  安娜回答說:「比生命還親的姐姐啊!妳難道打算永遠孤身一人悲悲切切地消磨青春嗎?難道妳不想要美好的愛情給妳帶來幾個娃兒嗎?難道妳不想要婚姻的獎賞嗎?妳真覺得這對埋在坟墓裡已經死了的人有什麼關係嗎?就算過去在利比亞這兒或在以前的推羅,沒有一個求婚的人能夠動搖妳憂傷的心,就算妳看不上雅爾巴斯或非洲這塊土地所撫育的其他武功煊赫的領袖,難道這樣一個妳心愛的人,妳也拒絕嗎?妳難道沒有考慮妳現在定居在誰的土地上?這面是該圖拉人的城市,這一族人是無法擊敗的,還有騎無韁野馬的努密底亞人和不友好的西爾提斯人環繞著我們;那面是一片荒涼乾旱的地帶,散佈著野蠻的巴爾凱人。至於從推羅方面,你哥哥發動戰爭的威脅,就更不必說了。我以為特洛亞人的船隊是在天神的示意下和朱諾的贊助下乘風來到此地的。如果妳和這樣一個人結為夫婦,姐姐!我們的城邦、我們的王國將會有多偉大的前程啊!有特洛亞軍隊的協助,我們將能建立多少事業,腓尼基人的光榮將多麼顯赫啊!趁著冬天和獵戶座帶來的風雨還在海上逞兇,他的船隻還有待修理,趁著氣候惡劣的當兒,妳只需向天神祈求恩典,獻上犧牲,獲得神恩,盛情招待妳的客人,找各種藉口和理由把他們留住。』她的這番話在狄多已經有意的心中更加燃起愛火,給她遊移不決的情緒指出了希望,並打消了她良心上的顧慮。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1 14:06:10 |顯示全部樓層
(56 一 89 行 狄多祈求天神恩典,她像一頭被射中的鹿,心中狂亂無比,建設城邦的事早拋在腦後了)
8 g" _9 O5 c$ V* B
9 ]# R4 t0 d* E; e9 u0 D4 I1 a  她們兩個首先來到神廟,在每個祭壇前祈求神恩;她們按照慣例殺了牙齒已經長齊的羊獻給立法女神克列斯、阿波羅和酒神巴庫斯,她們還特別向司掌婚姻的朱諾獻了犧牲。美麗的狄多親手拿著酒碗,把酒澆在一頭雪白母牛的兩隻犄角之間,她又在神像面前一路拜舞到放著豐盛祭品的神壇,重新獻上當天的祭禮,她張著嘴諦視著破開的羊肚,想從那還沒有死透的五臟六腑發現徵兆。唉!自以為知道未來的卜人是無知的!在神廟裡許願對一個愛得發狂的人有什麼用處呢?愛火一直在侵蝕著她溫柔的心,她心裡的創傷還在暗中活動。不幸的狄多心如火焚,她如癡如狂滿城徘徊,就像一頭麋鹿,在克里特島的樹林裡徜徉,不提防被一個攜帶武器的牧羊人從遠處一箭射中,而牧羊人自己也不曾理會他的羽箭已經留在它的身上了;這頭鹿穿過樹林和狄克特山間小徑奔逃,那根致命的箭杆一直扎在它的腰間。狄多領著埃涅阿斯穿過城市中心,指點給他看腓尼基人如何富庶,指點給他看正在建造的房屋;她想要說些什麼,但說了半句又不說了;接著她要求他夕陽西下之後再來赴宴,在筵席上她像著了迷似地說她還想聽一遍特洛亞的苦難,當埃涅阿斯再次述說的時候,她側身傾聽著。當客人散去,月色也漸漸暗淡,星辰落下,催人睡眠的時候,她獨自一個留在空蕩蕩的廳堂裡,斜倚在他留下的榻上愁悶著。儘管他已不在身邊,他的聲音容貌還在眼前,她好像還把阿斯卡紐斯抱在膝上,這孩子相貌真像他父親,使她神往,但這又怎能安慰她那不能明說的戀情呢?已經開始建造的碉樓不再砌高了,青年們不再演武了,海港和備戰的安全防衛設施停止建造了,各項工程中斷了,城牆的巨大垛口和高與天齊的起吊機也都停頓了。6 S: B6 p4 S/ e0 C8 N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1 14:06:28 |顯示全部樓層
(90 一 128 行 在奧林普斯山上,朱諾和維納斯在談論著人間發生的事。朱諾不願特洛亞人到意大利立國,因此想促成特洛亞人和迦太基人的聯盟,維納斯說如能說服朱庇特,她就同意。朱諾設計讓埃涅阿斯和狄多都在一個山洞裡避雨,促成他們的結合)
3 [9 S+ }, ~8 Q# G% `' h! ~: d' W% ?% a6 p  \% L) k
  當朱庇特的愛妻朱諾知道了狄多害了嚴重的相思病,為了愛情連名譽也不顧了的時候,她立刻走到維納斯那兒,對她說道:「妳和妳的娃兒可真是贏得了不尋常的贊美,取得了巨大的勝利和偉大而值得紀念的光榮了,征服一個女人竟要兩位天神大耍詭計啊!妳很害怕我的設防城市,對我的雄偉的迦太基抱有疑慮,這我不是不知道。妳這樣和我作對會有什麼結果呢?妳的目的何在呢?咱們為什麼不永遠言歸於好,促成他們的婚事呢?墮入情網的狄多心如火燎,狂熱已經滲進了骨髓。讓咱們兩個共同統治這裡的人民,分享權力;讓狄多去服侍特洛亞的夫君,把腓尼基人作為妝奩奉送到妳的手裡吧。」
  {8 S$ x4 P' |' x( w$ g' M( x! L" E
  維納斯感覺到朱諾說的並非真心話,目的是要把埃涅阿斯將來在意大利獨立的國家轉移到利比亞來,因此就對朱諾說道:「誰會拒絕妳的建議呢,除非他是個瘋子,除非他想要跟妳在戰爭中較量一下?當然,妳所提的計劃要能成功地實現才行。但是,我是受命運支配的,一點把握沒有,不知道朱庇特是否有意讓腓尼基人和外來的特洛亞人共建一個城邦,或同意讓兩國人民雜居在一處,結成同盟啊。妳是他的妻子,妳去說點好聽的話探聽探聽他的用意,這算不得什麼過失吧。去吧,我隨後就來。」天后朱諾回答道:「這件事由我來辦好了。妳聽著,我現在簡單地跟妳說說我們用什麼辦法來達到我們眼前要達到的目的。明天當太陽神剛剛升起,拉開夜幕,光照大地的時候,埃涅阿斯和可憐的狄多將準備去樹林裡打獵。當騎馬的獵手們忙碌地把山林包圍起來,形成一個包圍圈的時候,我就在他們頭頂上布上黑雲,夾雜著風暴和冰雹,讓整個天空被雷聲震撼。狄多女王和埃涅阿斯將會躲進同一個山洞裡去。這時我就到場,如果妳也同意,我就把他們結為終生偕老的夫妻,並宣佈她屬於埃涅阿斯。他們就算正式結婚了。」維納斯點點頭,表示不反對這意見,她看穿了朱諾的詭計,又不禁微笑起來。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1 14:06:40 |顯示全部樓層
(129 一 172 行 狄多和埃涅阿斯一行騎馬出門行獵。朱諾祭起風暴。狄多和埃涅阿斯躲進山洞,在雷電交加之際,結為夫婦)
7 W- u+ [0 X. g& F- r# K, c; e: J% s; a7 Q" g3 t
  這時,黎明女神已離開海洋而升起。當太陽的光芒出現的時候,一群精選的青年獵手走出城門,又有人拿著大眼網、小網和闊刃梭標,馬蘇裡的騎士們和嗅覺靈敏的獵犬也衝了出來。女王此刻還滯留在寢室裡,而腓尼基的顯貴們早在口外恭候,她的馬匹披著金紫,不耐煩地跺著馬蹄,流著白沬的嘴狠狠地嚼著馬嚼子。最後,女王走了出來,一大群侍從前呼後擁,她身穿西頓式的斗篷,繡著花邊;她拿的一支箭是黃金的,她的髮結是黃金的,扣住她深紅衣服領子的別針也是黃金的。特洛亞客人,還有歡樂的尤路斯也出來了。埃涅阿斯本人比所有其他人都更英姿勃發走上前來陪伴,兩路人馬會合了。就像阿波羅離開他在呂西亞的冬宮和贊土斯河谷,來到他母親居住的提洛斯,重振舞樂,克利特人、德呂俄普人〔注053〕和紋身的阿加圖爾斯人〔注054〕夾雜在一起,圍繞著祭壇歡呼,阿波羅走上昆土斯山麓,他披散的頭髮用柔枝嫩葉紮住,使它整齊,外面又加上一道金箍,他揹著的武器叮噹作響,埃涅阿斯的容貌舉止也同樣莊重,他的高貴的容顏煥發出俊美的神釆。當他們來到高山,無路可通之時,驀地從峭壁間竄出一群野山羊沿著山坡逃跑了;在另一面聚著一群鹿,它們也逃出山林,越過開闊的原野,揚起了一股灰塵。阿斯卡紐斯這孩子騎著一匹烈性的馬歡樂地在山谷裡馳聘,一會兒趕上這些人,一會兒又超過了那些人,心裡直想若有隻口飛白沫的野豬衝進這些膽怯的鹿群或一頭棕毛獅子跑下山來,那該有多好。
1 W- ?) V: n$ P1 {4 [/ t) F4 P% R4 X; r  O9 x1 v
  這時,天空開始隆隆作響,接著雨雹交加。腓尼基的獵手們、特洛亞的青年們、維納斯的孫子阿斯卡紐斯紛紛穿越田野,在驚慌之中各尋掩避處所;洪水從山上沖下。狄多和埃涅阿斯來到了同一個山洞。萬物之母的大地和贊助婚配的朱諾發出信號;電光閃耀,上蒼做了婚禮的見證人,仙女們在高山之巔哀嚎〔注055〕。就是這一天導致了苦難,導致了死亡;從這天起,狄多就慵整梳妝,不顧名聲,更沒有想到保持愛情的秘密;她說這就是結婚,她用這名義來掩蓋她的罪愆。
# g& J: u2 i, l. ~4 h,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1 14:06:53 |顯示全部樓層
(173 一 218 行 法瑪女神到處惡意傳播狄多和埃涅阿斯相愛的事,並告訴了求婚者雅爾巴斯王,雅爾巴斯質問朱庇特)
3 F0 X# h0 F/ [% ?
1 r1 @$ x  t% _5 q- ]' \& f# I  法瑪女神立刻跑到利比亞的各大都市,所有的瘟神之中以她為最快;她越快越有精神,越走氣力越足;她開始由於膽怯,身體縮得很小,轉眼間就高入雲霄,她腳踏著平地,而頭卻藏進了雲層。據人們說,她的母親地母因為惱恨天神,最後生育了法瑪,她生法瑪之前,還生過兩個哥哥,巨人科烏斯和恩凱拉都斯。法瑪有一雙飛毛腿和一對飛快的翅膀,是個碩大無比的可怕的怪物,說來奇怪,她身上每片羽毛下面長著一隻睜開的眼睛,一條舌頭,一張聒噪的嘴和一隻豎起的耳朵。到了晚上,她趁著夜色在天地之間飛翔,翅膀扇動發出刺耳的聲音,她也從不閉目安眠;白晝,她監守在人家的屋頂上,或宮殿的高簷間,在大都市上面散佈恐懼,因為她心裡隱藏著害人的謊言,也準備說真活。現在她正在非洲各國人民間興高釆烈地廣為散佈種種說法,有的是事實,有的則是莫須有的事,說什麼有個特洛亞血統的埃涅阿斯來了,美貌的狄多屈尊下嫁,做了他的妻室;整個冬天,他們都在溫暖和荒淫中度近,兩人都把國事拋到九霄雲外,做了元恥的情慾的俘虜了。這個醜惡的女神到處把這些話撒播到人們的談話之中。頃刻之間她已取道來到了雅爾巴斯國王官中,用言語激他,給他的怒氣火上加油。
; z" ~% T' ]0 S! X/ m+ c, L
5 w9 t: S( q2 W9 J' _; C4 Y  再說,雅爾巴斯本是朱庇特和非洲的一個女仙淫亂所生的兒子。他在他寥廓的國土上為朱臂特建造了一百座巨大的廟宇,一百座祭壇,上面點燃著永不熄滅的、永遠守衛著眾神的火,犧牲的血澆肥了土地,門上掛著不謝的花環。這時,雅爾巴斯心中發狂,被痛苦的謠言所激怒,據說他跑到神壇前面,舉起雙手頻頻向圍繞著他的眾神靈祈求道:「全能的朱庇特!是我們非洲民族坐在繡花榻上舉行宴會,才有人如今給你奠酒,你看見發生了什麼事了嗎?天父,你向我們投擲電火,引起我們的敬畏;從雲端冒出的天火使人們瑟縮;還有你那響徹八方的雷聲,你的這些威力到什麼地方去了?有個女人流浪到我的國境之內,用了很少的代價在海濱上獲得了耕地,建起小小城邦,我給了她統治這塊地方的權力,但她竟然拒絕和我成親,而接納了埃涅阿斯做她的丈夫和主子,統治她的國家。現在這個帕里斯式的人物頭戴一頂特洛亞便帽,帽耳扣在下巴下面,頭髮上還抹了香油,跟著一幫不男不女的隨從,卻在享受他偷來的東西。而我卻還拿了許多供禮到你的廟裡來,不錯,你的廟裡,看來我對你的威名所抱的熱望是一場空了。」! N2 |- i- e2 j" _- b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1 14:07:10 |顯示全部樓層
(219 一 278 行 朱庇特派神使墨丘利去警告埃涅阿斯,不要忘記他的使命而久留在迦太基,要他立刻準備離去), z: k  d: k% `3 M7 e. a
5 r! e( h' ~% R. k
  全能的朱庇特聽到雅爾巴斯手按著神壇所說的這番話,他眼光轉向王都迦太基,看到了這一對忘卻了祟高榮譽的情侶。於是,他就對墨丘利這樣吩咐道:「我的兒!你去把西風喚來,展開你的翅膀,到特洛亞王子那兒去,他現在滯留在迦太基,置命運注定他將統治的眾多城市於不顧,你趕快飛越太空,把我的話轉告給他。他美麗的母親向我保證過的不是他現在這種行徑,他母親也不是為了他今天這樣才兩次從希臘人刀兵中把他救出來的;而是要他有一天統治意大利,英主輩出的意大利,武功烜赫的意大利,要他繁衍高貴的特洛亞血統的後嗣,並把全世界置於他的法律之下。如果對這樣光榮偉大的事業他都無動於衷,如果他自己不肯努力去贏得贊美,誰道作為父親他就吝嗇得不肯讓他兒子阿斯卡紐斯統治羅馬的城堡嗎?他想做什麼?待在一個敵對民族裡不走,他指望什麼?他不想想阿斯卡紐斯的子子孫孫和拉維尼烏姆的田野嗎?叫他趕快上船去!這就是我要說的,你去把我這話告訴他。」
: I- C5 s  ?0 O7 F) \# f
# z+ G5 X1 @" N0 d+ |  朱庇特說完,墨丘利就準備執行偉大天父的命令。他先把金色的帶有小翅膀的鞋穿在腳上,他就靠這個飛上天去,飛越海洋,同樣也飛越陸地,迅疾如風。然後,他拿起神杖;他就是用這根杖把蒼白的鬼魂從陰曹召喚出來,還是用這根杖把另一些鬼魂送進悲慘的地府,他用它催人入睡,用它催人醒來,又用它讓死人的眼睛睜開。他靠它來驅趕大風,靠它在亂雲中游泳。他一路飛翔,看見堅不可摧的阿特拉斯的頂額和陡峭的腰,阿特拉斯用頭支撐著青天,他長滿青松的頭常年有烏雲繚繞,受風雨的襲擊,他的肩頭蓋著飄來的白雪,洪水又從他衰老的下頷傾瀉而下,蓬鬆的鬍鬚上結了冰變得僵硬。在這裡,墨丘利平展雙翼,先作一停留;然後用全身的力量向大海撲去,就像一隻大鳥圍繞著魚群遊動的海岸和岩石,緊貼水面低飛著。他就這樣穿行在天地之間,從他外祖阿特拉斯那裡,劃破長風來到了利比亞的沙灘。當他的帶翼的腳掌一落到遍地茅屋的非洲土地,他就看見埃涅阿斯在忙著建造城堡和新房屋。他佩著一把劍,上面鑲嵌著星星點點的金黃色的寶石,他身穿一件推羅式深紅耀眼的斗篷,從肩頭垂下,這是富有的狄多送給他的禮物,是她親自用金色緯線織成的。墨丘利立即走去對他說:「你怎麼在給高傲的迦太基的建設奠基,要在這裡建造一座美麗的城市呢?真不愧為好丈夫!你把你自己王國和自己的命運忘得一乾二淨了!萬神之王親自從光輝的奧林普斯派我到你這兒來,他以他的威靈左右蒼天和大地,是他派我十萬火急穿過天宇帶來他的命令。你打算幹什麼?你在利比亞的土地上逍遙歲月,你希望的是什麼?如果未來的如此偉大光榮的事業一點也不能使你激動,如果你也不想努力去贏得令名,那你也該想一想阿斯卡紐斯,他已經長大了,他是你的繼承人,你的希望,他是注定要統治意大利和羅馬的大地的。」墨丘利這樣責備著埃涅阿斯,他的話音未了,就不見了,消失在稀薄的大氣之中,遠離凡人的肉眼。6 X4 b0 o/ q7 @! {* X9 q( E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1 14:07:21 |顯示全部樓層
(2 79 一 295 行 埃涅阿斯驚愕之餘,決定離去。他一面命人做好準備,一面考慮怎樣去對狄多解釋)5 o, U4 o( L" ?

( e1 n4 P1 J2 B$ F9 Y& U4 F8 i  埃涅阿斯見此異象,驚愕得說不出話,嚇得頭髮倒豎起來,聲音堵在喉嚨裡。他一心急著想逃跑,離開這安樂之土,因為這樣嚴重的告誡和神的命令使他震驚。唉!他該怎麼辦呢?他有沒有勇氣去對熱戀中的女王說呢?用什麼話去說呢?他該怎樣開口呢?他急速地轉著念頭,一會想這樣做,一會想那樣做,很快地想到各種不同的辦法,盤算著所有的可能性。他反覆考慮覺得只有一個辦法:他把墨涅斯特烏斯、色爾格斯圖斯和勇敢的色列斯圖斯叫來,叫他們偷偷地把船準備好,把水手們集合到海灘,把武器帶好,但不要吐露為什麼埃涅阿斯改變了計劃;而他自己,鑒於好心腸的狄多一無所知,她再也沒有料到這樣強烈的愛情會破裂,因而考慮著怎樣去見她,找一個什麼最合適的時機開口,用什麼最好的方式來達到目的。他手下的人卻個個都高高興興地服從他的命令,迅速地執行著他的指示。
; b2 A! ~, A) s0 d! I( l/ n;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1 14:07:35 |顯示全部樓層
(296 一 330 行 狄多感覺到埃涅阿斯要走,立刻變得神經錯亂,帶著絕望、責備、悲愴的心情挽留他)
: o& [- B1 V9 i1 _4 r
. V% u# `* \% H% l5 i  但是,誰能瞞騙一個熱戀中的人呢?狄多女王已經預感到有陰謀,她第一個察覺到將要發生某些行動,她居安而思危。還是那個可詛咒的法瑪女神向她報告說,特洛亞的船隊已經準備就緒,特洛亞人已經要上路了。女王聽了,如瘋如狂,失去了理智,激憤之下,滿城狂奔,就像個酒神的女信徒興奮地揮舞著酒神的神器,在兩年一度的酒神節上聽到呼喊酒神的名字,酒神所居的奇泰隆山黑夜裡又發出狂歡聲號召著她,使她興奮如狂。最後,她不等埃涅阿斯開口,就先對他說道:「忘恩負義的人,你當真相信你能夠掩蓋這麼大的一件罪惡勾當而悄悄地離開我的國土嗎?難道我對你的愛情,不久前的山盟海誓,以及等待我狄多的慘死──難道這些都留你不住嗎?你就一定要在這隆冬季節準備船隻,冒著北風匆匆忙忙地出航嗎?你好狠心啊!即使你追求的國土和家園不是你從未到過、從未見這的,即使特洛亞古國現在還屹立著,難道你也準備衝過這樣的驚濤駭浪的大海前去嗎?還是你想逃脫我呢?看在我流的眼淚和你的誓言的分上(可憐的我給我自己留下來的,除此以外沒有其他東西了),看在我們的結合和已經舉行的婚禮的分上,如果我還值得你感謝或我還有些什麼地方值得你喜悅,我請求你可憐可憐這個行將毀滅的家吧;如果你還聽得進我的祈求,改變你的主意吧。就是因為你的緣故,利比亞各族和努密底亞的君主們恨我,我自己的推羅人也和我作對;還是因為你的緣故,我喪失了節操和昔日的美譽,這些都是使我名垂不朽的東西啊。你要把我交到誰的手裡去死啊,我的──好客人?(我現在只能用這個字眼來稱呼你了,不能再叫你丈夫了。)我還呆在這世界上做什麼?是不是等我的哥哥匹格瑪利翁來毀滅我的城市,還是讓雅爾巴斯把我擄去呢?至少,在你離開之前,如果我懷上你的骨肉,將來這小小的埃涅阿斯能在庭院裡和我玩耍,而我看到他的相貌也就像看到你一樣,那麼我也至少不會感到我失去了一切和完全被拋棄了。」
. l8 L% j5 C" o9 T; R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1 14:07:46 |顯示全部樓層
(331 一 361 行 埃渥阿斯因為有朱庇特的命令,不敢表白自己的眷戀,冷冷地告訴她墨丘利來轉達過神意,他不得已必須離開她前往意大利)
9 q8 j) b& E3 N" J, `: \3 `& i+ Z$ L7 E9 @& j1 ~8 r6 Q" @
  狄多說完。埃涅阿斯由於朱庇特的告誡,目不轉睛,掙扎著把眷戀之情壓在心底。最後,他簡單扼要地說道:「陛下,我絕不否認妳的許多恩典,妳可以一件件地數出來,件件值得我感謝,而且,埃麗莎,只要我還有記憶,只要生命還主宰著我的軀體,只要我想起妳的時候,決不會感到後悔〔注056〕的。現在我扼要地申述一下我的情況。我從未打算隱瞞我的行程而暗中離去,妳切勿有如此想法,我也從未正式向妳求親,或締結過婚約。如果命運允許我按我自己的意志安排生活,按我自己的希望處理向題,我第一件事就是為我的倖存的親愛的同胞重建特洛亞城邦,讓普利阿姆斯的巍峨的宮殿重新屹立,我要親手復興被征服的特洛亞人的城堡。但是,現在阿波羅的神諭命令我去佔有廣袤的意大利;我必須熱愛意大利,它是我的祖國了。既然迦太基的城堡、利比亞都市的景色能留住妳一個腓尼基人,為什麼妳卻不肯讓特洛亞人去意大利土地上定居呢?我們也有權利到國外去建立國家。每當夜幕和含露的暗影遮蓋了大地,每當熠熠星斗升到天心的時候,我父親安奇塞斯的魂魄常來入夢,激動地警告我,使我警惕;我想到我的親愛的兒子阿斯卡紐斯,我若剝奪了他統治西土的權利,剝奪了命中注定屬於他的國土,那就是對他的損害。而且現在朱庇特親自派來的神使(我以妳我的生命擔保)十萬火急穿過太空帶來了神的命令;我親眼在大天光之下看見他進了城,我親耳聽到他的話。妳不要埋怨了,免得妳和我都不愉快,雖然違反我的意願,我還是決定到意大利去。」4 T. W4 F$ K: S. x# Q; s' R  i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2-11 14:07:58 |顯示全部樓層
(362 一 392 行 狄多怒恨交加,痛責埃涅阿斯,並聲言要報仇), ?# s7 J2 k; U5 M- T+ [% c* Q
+ Y% W, V! z4 F" D% M' K
  當埃涅阿斯說這些話的時候,狄多轉過身去,對他側目而視,兩眼轉來轉去,用沉默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著他,然後這樣怒氣沖沖地對他說道:「忘恩負義的人,你的母親不是什麼天神,達達努斯也不是你的什麼祖先,你是那冥頑巉刻的高加索山生出來的,是許爾卡尼亞的老虎哺育的。我現在還遮遮掩掩做什麼?還克制我自己做什麼?誰道還有什麼更大的冤屈等著我嗎?我哭泣的時候,他嘆過一口氣嗎?他看過我一眼嗎?他灑過一滴同情之淚嗎?他可憐過一個熱愛著他的人嗎?我也不知道先說哪件事好了!至高無上的朱諾也好,眾神之父朱庇特也好,眼看著這一切,卻不主持公道。哪裡都沒有信義,一切都不可靠。當他被拋到我的海灘上的時候,他一無所有,是我收留了他,我一時糊塗,還讓他分享我的王權。我把他的同伴們從死亡中拯救出來,歸還了他的船隊。(啊!我被復仇女神所左右,心中充滿瘋狂的怒火!)好啊,現在先知阿波羅,現在阿波羅的神諭,現在甚至朱庇特都派了神使,穿過太空,傳來這可怕的命令了。這些天上的神明可真不辭辛勞啊,如此操心,豈不驚動了他們的安寧?好,我也不留你,我也不駁回你說的話;你去吧,趁著風去找你的意大利,渡過海去尋你的王國去吧。不過,如果正義的神靈還有威力的話,我但願你有一天落到海上巉岩之間飲盡那報應的苦酒,一遍又一遍地呼喚狄多的名字。我雖然不在,也要擎著黑煙滾滾的火炬追來,即使冰冷的死亡把我的靈魂和肉體分開,不管你到什麼地方,我的魂魄也會到來的。你是會受到懲罰的,你這狠心的人。我是會聽到這消息的,在冥界的深處這消息是會傳到我耳朵裡來的。」她的話說到這裡突然停止了,懷著悲愴之心離去,無影無蹤,留下埃涅阿斯十分驚惶,不知所措,沒有機會吐訴本來準備說的話。狄多暈厥過去了,女奴們抬起她的肢體,抬到她大理石的寢室,把她安放在臥榻之上。% C* H+ p# H9 q+ E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1-22 14:31 , Processed in 0.106076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