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7280|回復: 10

Chardin, Jean Baptiste Simeon(10p)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3-4 09:20:45 |顯示全部樓層

; O: g9 P& ?7 v% @夏丹(Jean Baptiste Simeon Chardin)(1699 ~ 1779)$ j% O6 f. i5 S* U* f* K3 N# _

* p. f6 R2 s5 U& D* t  夏丹是法國最傑出的靜物及風俗畫家。簡單、嚴謹和自然是他的靜物! T: [( d3 u, o
畫的風格,題材多為極簡單的東西,如廚房用具、蔬菜、獵物、盛在籃中
0 I4 A* n/ c; R的水果、魚等,而其特出之處在厚塗的技法和堅實的色彩,藉著纖細的筆7 [; @$ n" X- N6 O: Z$ p
觸,以及暈塗、無光澤色的巧妙運用,而產生相當深沈的調子,它們在視
" `% u8 w! k% i( x5 Q覺上有一種理直氣壯的誠摯,而忠實於表現真實的景象。他的風俗畫多為! I. D, r% U' E& o# n( J2 \; N5 s
小件作品,畫中產階級家庭中小人物簡單的日常生活,既無感傷也不造作
  f! b/ `3 i, T% e% Q1 B8 J" v" @+ j% u! Z* R8 i

& r0 t. w$ f* M' c3 R  夏丹的畫大部分取自室內景物和中產階級家庭,並作沉靜寫實的描寫
7 u! z% M% V. Z: n+ V/ _+ k4 m, 與當時的繪畫主流背道而馳。
! ]+ p8 g) D+ R* @7 }
8 t# _' Z" ~0 i4 H6 f5 d% H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3-20 18:41:42 |顯示全部樓層

8 e2 t( @5 a. U# W2 c& |! o, b- {) l$ T9 ]
夏丹《鰩魚》(The Ray)1725 ~ 26年2 ~2 {  N# {$ I3 F4 _9 u
7 z/ u. f( Q$ d
  這是夏丹 1728年八月在美術學院首次展出的作品。夏丹就因為這幅: x; K. e/ T% k  s' }1 a# Q+ c, m
畫的關係,在展出一個月後,就被學院接納為院士。如此輕易地被畫壇上0 S$ \5 h0 M  M) {4 k9 L# T
最具權威性的機構,吸收成學院成員是非常稀罕的。在此之前,夏丹把這6 N% K* d& m3 J; s
幅畫連同其他的作品,拿去參加一年一度的多芬廣場畫展,儘管當時在階: B  A3 f, ~% e1 U. V9 H
級分明的藝術殿堂裡,靜物畫通常被視為不入流的藝術,但是依然讓廣場2 ]# b: s8 Y' d# k" n7 X
的遊客來看展覽。6 o1 C- Z3 L$ }5 ~

: M% ]& l1 |6 A) H0 V8 M1 X  這幅畫的技法的確超群,感染力相當強,學院因而魄力接納他,所以
+ c7 e5 X( ~# q2 R  g這個例外也就不足為奇了。4 X6 E7 r) H, c' h

5 U! Q6 ]. u2 s$ G1 m2 h  畫面上的鰩魚血淋淋的,內臟還閃閃發光,竟像鬼魅般裂嘴笑著,初4 i3 V, i6 ^' T1 A
看時著實令人震撼。鰩魚的體型簡潔有力,幾乎佔據整幅畫的畫面中心,' z" W) e: `+ t; o' @
這與他後期的靜物畫風格差異很大。
  F; m# y& o  q, e, A1 e8 \' w1 q$ Y( P3 a" z& v( _0 A: [( X7 k
  這幅畫豐富的色彩和輝煌的光澤,說明他受十七世紀法蘭德斯畫家如1 s) K+ W" W  }& y4 _
史奈德,和同時代畫家如尚•巴提斯特•烏德利的影響。畫面左邊那隻拱
; U. S1 `8 }! a: p- |, _4 f起背的小貓,不但增添了動感,甚至增添了幽默感,這在他後期沉靜平穩
1 V6 K/ r! R+ P4 Z: e* V5 q: ]& T的作品中,是相當罕見的。
9 t. Y2 Q& W. U/ n4 s' p, a' `4 D6 ^8 t
  總而言之,這幅畫受歡迎是不無道理的,塞尚和馬諦斯就推崇備至,0 f1 w, _  V6 R0 |- O6 D
他們甚至還照著此畫臨摹素描。
8 f# z& r% i7 B( Y! A3 X8 P
$ O7 h1 q( c, G& i; H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3-20 18:41:54 |顯示全部樓層
- }8 s1 [) J3 a( @

' W, |5 f0 l2 o
: W& ]4 R1 N+ a% E8 `夏丹《用封臘封信的貴婦》(Donna Intenta a Sigillare una Lettera, V: g- ~- l; E; U: n
)1733年; G8 B9 p  j+ [6 H# D
. ]7 W: `' X3 s( d3 J
   1731年他已結婚,家計的負擔使他不得不找尋其他的謀生之路,其
" Y, K" O& n, ~# ~! w一便是到楓丹白露城堡修復普利馬提喬的裝飾畫;另外,他也開始繪製家
; ?1 k+ Q5 a% f7 K庭氣氛濃郁的風俗畫,《用封臘封信的貴婦》便是一例,這種畫贏得了大
  n1 B9 D  @! [$ O, {眾的喜愛,使他在美術學院和民間都受人尊敬。此後二十年,風俗畫便成7 N, ~( g1 U$ U: l# ?$ A! m9 Z
為他創作的主要作品。* \, |0 V3 X) d2 `# k1 g
1 `; M& j' N5 r8 l$ R, v, f+ o
  1734年這幅畫在多芬廣場展出,1738年再次在美術學院的沙龍展展出, ?% ~0 X; a( T( ?4 a& ]- n
,兩次均獲得成功,夏丹為勃蘭登堡侯爵依原畫又畫了一幅,版畫師勒.' _1 R& E1 M: X
巴斯和弗里伯特,以及他的密友查爾斯.尼古拉.科尚,還有他的兒子,6 a( `! L+ q: ?, g
皆用版畫再度重現了這幅畫的面貌。所以此畫可說是在夏丹的所有作品中
8 n8 x7 @. o+ l,最早透過版畫而廣為人知的一幅。- T4 j0 J5 V$ `2 O7 g( P3 b

4 ]$ ]% j8 }: U2 g0 ^1 E2 G  夏丹創作這幅畫時,是從荷蘭人尼古拉.麥斯的一幅畫汲取靈感的。. }  o3 I: ?* g
麥斯曾是林布蘭的學生,擅長創作傷感的風俗畫,而其作品所表現出來的
2 R# a- ?6 Y( l7 j0 X# K8 J巴洛克風格比老師更加明顯。
6 d; t: M) p9 i1 v* O; n
/ r  m  l8 W( {0 [& D* D' Z' }  事實上,就夏丹這幅畫而言,畫中貴婦身段的曲線,和她坐的椅子,5 F9 Y) J7 S5 Z5 ~4 v6 ?
以及懸在她頭上的藍色天鵝絨窗帘的大曲線中,都可以看出受巴洛克風格
) x8 _3 A" ]1 s8 H  q) C的影響。同時,桌布、婦人服裝,以及窗帘的豐富色彩,也偏離了他慣有
3 B- n7 l6 V2 c6 h* `7 x& Z+ B& V4 B的正常風格,夏丹最有名的作品,還是以暗色調為主,以及簡潔到近似幾7 \' G; O$ ^) q1 O
何圖案的構圖。5 G2 G$ P7 Y  n2 e, Z& S; J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3-20 18:42:06 |顯示全部樓層

5 ]: c8 y- |# q3 ~. |: V" U3 h+ o: K% a' t" t) b
夏丹《銅壺》(La Cisterna di Rame)1734年
; x9 r" \3 X8 r% G) y/ h/ f) R$ f! V3 |& n# |
   夏丹的典型技法就是在畫面上,表現油彩的粗糙質感,使其近似於8 X- \/ X9 C/ b6 N- o' [0 d
沒有磨光的大理石。夏丹最初充分表現這一特點的幾幅畫中,《銅壺》最  b% e: m' I: c$ G
具代表性。這幅畫問世之後,這種不同尋常的粗糙質地,即成為夏丹藝術
5 A4 ]) L9 d9 Z的明顯特色;他的另一個特色,就是日益減弱主題中倫理、幽默或敘事的5 A( A( j* @* s6 Z- Z7 K' U
色彩。而現代畫家對夏丹作品最著迷的正是前者那粗糙的質地。
/ [8 d  p8 I, S' X# U  K4 J* ~2 R
  R$ I: f, J" n( D: ?  據推測,夏丹早先一定是關起門來獨自實驗,才取得這種新奇效果的' j$ x& ^3 s1 I2 M' B: B/ s
。他刻意運用厚塗技法,把一層又一層的油彩疊在一起,在畫面上留下了1 j/ h7 o, \: t; S* r! E
畫筆的痕跡。他還慣於運用「暈塗法」,即把一種不透明的色彩,薄薄地
9 n  V; J- C' s3 Y+ W9 i塗在另一種色彩之上,使底下的色彩部份被蓋住,但仍隱約可見。他這樣
1 R' s. {6 i9 z# M7 `. I艱辛繁複的著色,與多數同時代的洛可可畫家揮舞畫筆、迅速著色的方式: K1 ^* N, s3 @; h
是極不相同的,其所獲得的藝術效果當然也不相同,他的畫堅實有力,與2 Z& v* Q6 L$ _3 H0 t1 f
任何畫家相比顯得獨特不凡,這在十八世紀是絕無僅有的。他懂得如何運
5 D" Y" ~. j- D8 x. T用色彩,盡可能地表現出物體的內在「質地」,尤其是從銅壺下面的碗和
6 u2 f; `1 o0 C. A( Z細頸瓶,更可看出其卓越的效果。
! ^" O1 c1 p# o  A8 N4 s2 W% F7 x) a$ I' v" {
  夏丹在畫面中所描繪的物體,往往都是日常生活中普遍使用的器皿。
/ i% \2 l& z! ]- Y2 w0 v, t這幅畫中簡單的圓柱體,似乎給後來的塞尚特別的啟發,因為塞尚也醉心
4 y* \4 d4 F' c9 K3 }* i) Q6 ^於表現這種純粹的形體。與多數作品一樣,他在這裡使用了暗色調,所用
9 L. G- V3 o( q8 `/ N2 H' m的色彩也不多,主要是用不同深淺的棕色、赭色和灰色。1 b( _; ^( W$ ~5 e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3-20 18:42:19 |顯示全部樓層
5 K  E' |, t/ N8 b9 ?9 u, q
; u" a" a7 z  s$ G1 S' ^  D
夏丹《酒窖男僕》(Il Garzone di Cantina)1735 ~ 36年/ }8 t# v5 p% B7 K- P

9 J# C, \- d! V- s   《酒窖男僕》這幅畫也許是《女幫廚》的姐妹作,兩者均於1738年
) g; i6 `5 }6 h2 [) D( d6 O在沙龍展出。科尚把兩幅原作復製成版畫,並在1740年的沙龍展出,一樣4 h2 V/ p' N5 D7 [9 p& o
受到大眾的喜愛。夏丹得此幫助,不僅揚名於,收入也因此而曾加,比單$ f" j; Y0 v+ @9 z" F" z4 ^
純畫油畫要好得多了。' p3 N  E+ J; k9 `4 j
! ~3 P* ]) j: l, \9 F- }" V
  夏丹並未像許多荷蘭靜物畫家一般,完全不用幽默的筆觸,不去美化( |( M: R# `4 E
畫面,也不增添庸俗的情趣。相反地,他簡單而忠實地描繪了著手於日常
3 _3 G2 |2 C4 p家務的年輕僕人的形象。當然,這作品並不能算是單純的肖像畫,而是真
% Q9 y5 a& R& N# F8 E正的風俗畫。當時幾乎每個中產階級家庭,至少都會雇用一兩位僕人,十
5 w3 Y0 G# ^+ {; q! f八世紀法國家庭佣人的數量竟高達 150 萬人,所以,為這類以表現當代
7 z! j. n% V! E! l& ?$ O  o生活為題材的作品,找到有興趣鑑賞的觀眾,其實並非難事。) n( c4 ~  e5 w2 e. M9 L. I! h* r

' G( b/ x2 X3 x) X- [4 z1 [  這幅畫中,男僕用很淡的色調來表現,在很暗的背景中,更突顯主題% ]% H. Y0 `' h# ^9 B  d0 J
,不僅強調了畫面的靜止,更使作品顯得異常簡樸,這是夏丹後最常採用
* @4 ^' G' ?/ Z3 v的典型技法之一。人物側身微微前傾,神情有點呆滯,好像剛剛停下手中
3 S3 x8 L" p; b5 r的工作,陷入了沈思。如雕像般的靜止在畫面中。
/ f7 z5 I7 p/ o8 E( l
+ @" ^* ~* J% B9 @3 w+ N  夏丹的調色盤上,往往只有限的使用幾種顏色,例如在此畫中,儘管. P: K; S3 S* G
右面的水桶是紅的,但深淺不同的棕色、赭色和白色,還是主宰著整個畫
, a+ o+ j" d" |5 m3 V$ f5 W( n. J面。他塗抹油彩的方式很特別,總是讓表面顯得粗糙,以表現出日常物品
" i  X+ Q- n2 |! }, l的真實質地,以及男僕正在擦洗的大瓶子均是如此,這種技法絲毫無損物8 f9 A& d9 ?# T' e' j
體的準確形象。畫面陳列著眾的幾何圖案,尤其是大口瓶的圓柱,揭露了4 D- a  R9 k0 L) g
夏丹在藝術上最重視的,還是物體的圖形構造。
5 |1 J/ m& E/ c# E; j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3-20 18:42:29 |顯示全部樓層

$ u5 b6 a# E: S+ |! y# r- n6 Q2 \2 U; S; D4 N" r7 u
夏丹《房中的牌戲》(The House of Cards)1736 ~ 37年/ f. v, r! G! `
1 |6 l6 v/ D# D3 c5 \3 G
   這幅畫的主題也想表達如十七世紀繪畫中的道德教化理念。從刻在  w* ~, O4 _9 l" N
畫作底下於西元1743年發表的詩文便可得知,畫家認為人生所作的一切努
9 ~* W: V/ y+ e力彷彿有如一場房中的牌戲,那麼不切實際,最後只換來一場空虛。但這  W; E3 _) B! V+ X  A. J
幅畫穩固的幾何圖形卻又表達了一份永恆性,和畫意相互矛盾。夏丹的魔
$ y1 B6 V0 J0 K/ H; N. W力即在於此,他永遠能夠掌握到一股溫暖難以捉摸的光線,好像直接投射
4 K6 B9 F$ v  \, G,又像擴散分開。這技巧至今仍是個謎,人們甚至懷疑他用大拇指作畫的
0 l8 _3 @8 e$ V比例不下於拿畫筆呢!不管怎樣,夏丹對一位二流畫家所言:我們使用顏
$ Z8 v' M/ z# m# ?' R) W( I, f8 n料上色,但是用感覺繪畫。這正是我們所堅信不疑的理念。
3 I) I' Y8 L& ~' Z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3-20 18:42:43 |顯示全部樓層

# ^. P. z: W9 T% Q) ^2 q' H! f  M- b1 a" U
夏丹《煙斗和酒杯》(Pipes and Drinking Pitcher)1737年1 g6 n: K; N9 ]  o% W$ T  K7 J- K# [

1 B3 l) I9 x- R# X  曾經有一段時間,人們以為此 畫創作於 1737年前後,因為在夏丹妻! s+ R0 t; S0 N
子瑪格麗特死後,所開列的資產清單中,曾提到畫中研畫的這些物品。然
/ {9 S- x! F3 {5 i而,由於此畫的風格極其簡樸,而且在十八世紀三○年代末,夏丹極少畫. a. l/ H# o7 e' U4 i" c- A7 v, p
真正的靜物畫,所以多數評論家認為,此畫應是件於十八世紀六○年代初
; x! H8 s' i- k( v) C。假如後者說法成立,那麼夏丹想必對這些平凡的物品寄予濃厚的情懷,
- `- T* a  n, F' {2 D2 r+ Q才會往保存許多年後,才再度搬上畫布。9 C; a0 Y$ T' k( A0 n

# c! Z0 Y; U) n5 r2 }  不容置疑地,這是夏丹創作靜物畫的重要時期,此時他作畫均目的主" Q* |3 p4 y1 P5 g
要是自娛,雖也贏得公眾普遍的讚揚。但與同時期的畫作相比,這件作品
8 a5 ?+ n" g5 o2 P更明顯地看出夏丹風格的強烈變化;早期他的風俗畫,還受到十七世紀荷
) \3 p" r) `% @. L蘭和法蘭德斯藝術的 影響,不時地帶有一些幽默的色彩,或暗喻一些趣
9 F4 ?2 O/ {5 h9 D聞佚事。. N/ U5 s5 H/ ?4 v
9 h" {/ g) Y  ?2 n& ^; |
  他在處理這幅畫中的簡樸物品時,摒棄了早期的花俏手法,卻創造沈8 @- w3 x. j% y6 m2 L$ p. F0 H
靜清晰的形體,使其超越時空,不再顯得如此平凡。那些酒杯和大口瓶的( O. X# D3 M, C" L$ {
圓柱體,是如此潔白、整齊,是多麼地樸實無華,說它是四千年前青銅時
0 z- g$ E/ A; ?9 O- o代基克拉迪文化的產品,也許會有人相信呢!而照射在物體上那束冷清淡2 }$ F! K. Y5 X8 D) D+ L
黃色的光芒,更突顯其超越時空的特殊意義,這正是二十世紀畫家,讚不
( m' m" p; v# H! r* z8 e絕口、推崇備至的原因。
1 W3 h7 x: }* d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3-20 18:42:53 |顯示全部樓層
  T  p  E& e$ t% C' C
4 z: w2 t) ~/ g4 U
夏丹《玩陀螺的兒童》(Il Fanciullo con la Trottola)1738年
+ y" v6 b# q. T9 T: D4 O* ~5 t& }8 s+ a. g. ]# ?: K7 O' t: n1 k! \4 {
   1738年,夏丹在沙龍展出這幅畫,同時展出的還有姐妹作《拉小提; P0 w2 t& S" a( _9 Z; G
琴的年輕人》。這兩幅畫既可看成是真實人物的肖像畫,又可視為風俗畫) [) }2 T9 O0 q. `" `' a

! {0 ?6 n! Q) g1 ~- r! Z& U$ Q, w
  夏丹畢生從事肖像畫的創作,但其肖像畫和風俗畫往往難以區分。雖
& }# G2 q! O+ N/ o+ ?9 Z然很難分類,但其作品的藝術魅力,和受公眾喜愛的程度,絲毫不受影響1 d; i. {/ z2 ]
" j3 x3 h8 J+ @

/ E0 O2 P8 q9 w* H  畫面上,兒童身邊的桌子上放著書和筆,暗示他此時也許應該做完功
& k+ R- g8 Y# G課再玩耍,但夏丹卻避免任何強烈的道德說教意味,相反地,他以完全超
2 q' l) T6 I5 A4 y然的態度來描繪畫中人物,幾乎把小孩當成靜物,畫中無生命的物體來表! N0 M1 {" k! A! H
現。他所用的色彩簡單明晰,只在男孩的藍色背心上,加了一些比較明亮
+ U6 M& a1 C' H$ G的色彩,使帶有童稚而真實的兒童形象躍然紙上,而在同時代的群體肖像
& z' v& h6 s6 U# D畫家霍加斯筆下的兒童,往往是面目醜陋的侏儒,相較之下,夏丹更真實
4 ]0 l: g3 J$ S7 Q) ~/ M) r5 H地抓住了童心,其完美的程度,有如他抓住了畫中主體的內在質地一般。5 S* w" {" ^* i3 D' K7 u2 Q5 Y6 q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3-20 18:43:09 |顯示全部樓層
8 c+ h& a# E+ @( w* v, u+ P
7 T5 q6 p& O) Z
夏丹《削蔬菜的少女》(Girl Peeling Vegetables)1738年
) t7 _7 M) V& g
9 l% {* g1 l7 D! e0 C2 E' V0 e  這是列支敦士登王儲於 1737年至 1741年間,所購得的夏丹作品之一- k' l9 [" u- j4 N. G
。這樣的封建貴族,竟會被如此平民階級的題材所吸引,說明了當時夏丹
! X, u$ Z2 {- i! n的作品,已被社會各階層廣泛的接受。
( R: N/ |% g" m% E9 O( ?) }; U& x8 S1 V* L  z
  夏丹的其他作品,很少能像這幅畫這麼清楚的表明了夏丹有充分的能
% u% g( }0 s+ w力,把一個想像中最普通的場景(一個少女在削蔬菜),轉換成一幅永恆
$ h! D" V7 ~" A# n+ Y不朽的作品,。夏丹與許多二十世紀抽象派畫家不同,他從不放棄透過表* \& h: A7 N+ P
象,去追求「純粹的形式」,或著可以說,他所要採用的是不受主題影響# }- A% u' }7 R- R/ ]( [! I
的形式,儘管這條路可能會背離大家的喜好,但他依然不放棄這個形式。+ g2 U( g# t. X  L6 G0 d: \$ E" M

8 S; m, V7 ~  v; C/ j  這幅畫中的僕人,是一個女孩的真實肖像,他停下手中的工作,雙眼& `6 z1 ^+ P7 h1 p9 [
出神的凝視著遠處,左手拿著一顆洋蔥垂了下來,她似乎是在毫無防備的
! ^( m" w9 _" I. o; s8 {情況下,被畫家看到的。少女的姿勢讓人想起《喝茶的貴婦》中貴婦的姿, b# V5 n* j# M8 ]9 g0 C1 l
勢。夏丹這次雖然還是以暗色調為主,但不像某些風俗畫那樣,只限於幾
5 p8 P: l; @3 }2 C7 P種色彩,雖然其中裙子的紅色,以及頭巾的藍色,使畫面顯的更加明亮(4 i% B4 ^# j4 o+ O' P0 E% Y7 R
可惜整幅畫因年代以久產生裂紋,而影響了原來的美觀),但是主宰這幅
9 K' Z. Y8 D$ {' [畫的,是少女那莊嚴靜止的身軀,以及陳列在她周圍,那些似乎永恆不動
; ]1 }# V: _1 P- M& b; ~的家中器具。. |1 o' @: z  g" u+ J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3-20 18:43:28 |顯示全部樓層

4 _7 ~, o5 S" Z
  n* t1 m1 ^& C+ `* }夏丹《飯前祈禱》(Grace before the meal)1740年) ], H% x0 S5 f7 w) v

4 I; U1 v' P2 H( t3 L; U& E. Y- v   在那個時代,多數洛可可派的畫家,都在創作色情和以神話題材為. H" e9 H2 |# c# E  Y: M: b
主的作品,與夏丹以現實生活為主題的畫作相去甚遠。當時的洛可可派畫+ [. V; L$ A7 R: G1 ^" @
家,大多是競相仿效王室的畫師法蘭斯瓦.布雪,或者追隨華鐸的風格。/ j8 A# I  K- g; d+ |
但是御用畫師布雪,用來裝飾宮廷的浮華艷麗作品,已屬出類拔萃,而華
; }1 x1 k8 g: I$ T: z1 C鐸的遊樂圖,也已達顛峰境界,非他人可比。夏丹的畫,表現了家中靜謐
# ^( l- g' P6 N2 K2 G, Q虔誠的一幕,與那些矯飾的畫作截然不同。
  k% f- r* \. O" r- P6 a5 [
$ c5 g7 r0 D1 e* a. U* T  然而,《飯前祈禱》並非全然沒有敘事性或道德的意味,當代確實有2 P* I6 F4 b# r$ J! X/ t
許多人認為此畫是在詮釋尚.德 .拉封丹(1621 ∼ 1695年)的一篇寓5 \& G3 U2 }8 v3 A) w
言故事,其中的道德故事廣受歡迎,成為當代兒童必讀的作品。夏丹很可
3 m1 P" Z1 w8 @) {  M, Q: e4 L) ?能無意間傳遞了什麼特別的訊息,但書中簡樸虔誠的氣氛卻不容忽略,它9 _6 r; I. W1 z) `+ V  a+ c
強調的是家庭的,或是女性的美德也就是秩序、沈靜與虔誠。
3 ^( b& k* j2 `# c. X
7 D/ K: R9 B' s5 B$ t1 r1 g  畫中的女人可能是母親,也可能是一個女僕,因為那間房子的佈置,
1 O, a+ l) A& Z: l/ _9 i顯然是屬於有錢的資產階級,而她的衣服卻顯得十分陳舊。她俯身向前,/ l; O" U' `! L4 f% ?- ?
那是夏丹經常表現的人物姿態。與兩個小孩比較,她不是觀賞者注視的中
, f) r1 M4 w4 T+ g, o心人物。那年幼的女孩,在飯前祈禱時猶豫不決,雙手雖緊握在胸前,但
5 k* B( _" v  R: _4 A5 }: [卻不知所措地抬頭望著她的母親,這一切情景都被夏丹維妙維肖地描繪了
6 q. `$ s, x5 \% H3 Z" a- }; u出來。另一位年長的女孩,也以同樣的表情注視著妹妹。
4 t  K( o3 d- K$ u$ U8 v9 ~4 G: @- K+ l# _
  十八世紀的畫家在刻畫兒童的技巧上,沒有一個人能與夏丹媲美。這
% ]3 x4 G8 R) c0 D2 A5 ~5 K幅畫與夏丹的許多其它作品不同,不容置疑地充滿了濃郁的感情色彩,即
3 f& }1 t# a2 ]# a* u" U3 i使這種感情是淡然的、含蓄的,甚至是刻意掩飾的。
- C: M2 r4 ~. e
8 C8 z- h- |. r4 ^, \  若不論感情色彩,純粹就畫面而言,不難看出作品的優美。夏丹再次
# o- e+ G. d8 m' P把背景處理成柔和的暗色調,讓人物穿上以淺色調為主的服裝,使人物和- q- ?- L5 z. K, Q
桌布突顯出來。那婦女的服裝顏色較深,反而有助於表現出她在畫中的次
) `# c! X8 q! Q) J要地位。$ I# H- U2 m; s6 j# D9 U  L

" n6 G' a6 P. e4 i0 }' F1 e  夏丹再次採用厚塗和暈塗結合的技法,使畫面顯得厚實、粗糙,如此
% @4 L5 v: h, a+ g一來更接近現實生活的質地。由於年代久遠,雖然畫面已是裂紋斑斑,但
4 L  n1 q$ l- @) _3 _) w5 Q( l$ j0 E這並不妨礙《飯前祈禱》躋身於十八世紀風俗畫中,最受寵愛的作品之列
! g' u5 v# Y4 w9 H& N0 w* Y0 ]7 T1 q: z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1-23 19:12 , Processed in 0.119429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