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admin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07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28 20:50:25 |顯示全部樓層
卷07_425-452:長老們歌頌忒修斯的偉大事蹟(The praise for Theseus)
& a* }3 j  l" _2 K3 ~% J' n# E  q% _2 P. s2 s" n, s+ K0 k
  埃勾斯雖然慶幸兒子得救,但是,一想起這樣一件罪大惡極的事險些得遂,心裡仍有餘  K5 T9 p: Z! h; u4 V9 l1 f
悸。他在神壇上點起火來,給眾神獻上供品,他舉起斧頭向那角纏彩帶的雄牛的粗壯後頸砍
# W! {0 q0 D' q2 V3 D; o$ r去。據說,這一天是雅典最值得慶祝的一天。長老們和普通老百姓在一起歡慶,一起唱歌,% {8 b2 r) F5 Y4 j6 _# m, m0 @
乘著酒興說笑著。他們對忒修斯說:. B1 z- T1 ?/ a# M/ D1 R% S' h; r
5 O# H: J- V4 C  z: P
  「偉大的忒修斯啊,你在馬拉松(Marathon)創造了奇跡,把克里特(Cretan)島的公' r8 a+ @  W+ M2 |% N# _) l
牛(bull)殺死;克羅米翁(Cromyon)的農夫得以安全種地,不必怕野豬襲擊,這都是你
- i: H  Q8 U+ N" b9 R給他們的恩典啊。由於你,厄庇道洛斯(Epidaurus)才能見到武爾坎(Vulcan)的手持鐵
5 Q+ F4 e' `4 S7 {  G棒的兒子(Periphetes)倒下了;刻菲索斯(Cephisus)河兩岸的人才能見到殘暴的普洛克4 e! L" B. d8 s3 p' |( J2 R: m, _
儒斯忒斯(Procrustes)這一害被除掉;克列斯(Ceres)的厄琉西斯(Eleusis)城才能見. p% Q9 a9 m% L; N" g
到刻耳庫翁(Ceryon)之死。辛尼斯(Sinnis)濫用他的膂力,他能把樹身扳彎,把松樹壓
3 \. X# b: S1 u& G彎到地面,一鬆手把人彈到半空中,他也死在你的手裡。你殺死了斯喀戎(Sciron),通往
6 ]+ e7 E0 j  {. c* a卡托厄(Megara)和勒勒格斯(Lelegeian)城市的道路才安全通暢,他的屍體,陸地和海
4 t. V6 P8 N4 Q( d" z洋都不肯收容,一直在海上漂泊,據說,最後變成了岩石,這座岩石至今還叫斯喀戎岩石。
' B3 d+ W6 p7 c4 k我們如果算算你的年紀和你的成就,你的成就遠遠超過你的年紀。勇敢的英雄,我們當眾為0 ?% Q- F0 i  K3 J7 F$ e
你祈福,我們為你喝乾這杯酒。」王宮裡回響著民眾的讚美聲,歡樂人群的祝福聲。全城沒; o' z; X6 k) W, q% |! }5 }. C* G
有一處容得下悲哀。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28 20:50:53 |顯示全部樓層
卷07_453-500:彌諾斯對雅典宣戰為兒子報仇(Minos threatens war)
. N+ ~: J4 L6 ?, Q: u  a2 L6 |0 ^% g9 V. m
  但是,世界上從來沒有過清一色的歡樂,總有些不如意的事夾雜進來。埃勾斯(Aegeus
5 |4 F0 n4 C- |. t)看到兒子回來十分高興,但是又發生了一件令他擔心的事。彌諾斯(Minos)在準備戰爭
: p7 E) j( [, l。彌諾斯有強大的陸軍,又有強大的海軍,這些都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他要發動義軍為兒子
  l, R/ A% o0 u) t  l6 j# C0 @安德羅格烏斯(Androgeos)報仇的決心。但是,在他沒有發動戰爭之前,他首先乘坐他主9 r! U' ^2 c6 R( O; k, B3 L
力所在的快速艦艇巡弋各處海域,招募作戰的友軍。他聯合了阿那佩(Anaphe)島和阿斯提4 i. @- o: [- I1 e
帕萊阿(Astypalaea)島,他答應給以報酬爭取到了前者,他用武力威脅爭取到了後者。其
: _7 F. O3 w) c6 d1 S! l5 ]7 c+ c; N6 j他同盟有:不高的米科努斯(Myconos)島、石灰土壤的齊莫路斯(Cimolos)島、香草遍地
9 K$ d2 t1 I" V的希洛斯(Syros)島、平展的塞利佛斯(Seriphos)島、盛產大理石的帕洛斯(Paros)島9 d4 ^2 H$ ^; f- y
,還有希弗諾斯(Siphnos)島。希弗諾斯島上的女子阿爾涅(Arne)出於貪慾,接受了別- D1 l7 R5 T3 L7 A2 p, a
人的黃金,罪惡地出賣了自己的島國,變成了一隻鳥,黑爪、披著黑翼的寒鴉(jackdaw): J7 i: x( H: y; f' b0 l  b( o
,變成鳥之後,她仍然喜歡黃金。1 V6 [4 Z% \3 E# _& F% ?# D

/ I- F4 r7 F4 U; `2 g9 a1 O  但是,俄利阿洛斯(Oliaros)、狄杜邁(Didyme)、特諾斯(Tenos)、安德洛斯(8 W7 D  h1 m( N$ R3 [, ~% {
Andros)、居亞洛斯(Gyaros)、盛產光澤的橄欖樹的佩帕雷托斯(Peparethos)都不肯支
% C& R9 M4 M- ?9 ~援克里特(Cretan)海軍。於是,彌諾斯向左掉轉船頭,駛向俄諾皮亞(Oenopia),這是
  U6 O9 j2 a1 r2 x0 W% o: Q. ?埃阿科斯的國土(Aeacidae)。古人稱這島為俄諾皮亞(Oenopia),但埃阿科斯(Aeacus
# ^; V. f) a  t( b( R0 b)用他母親的名字把這島命名為埃癸娜(Aegina)。一大群人奔出來歡迎彌諾斯,想認識一' n, q0 \: C! Y
下這位名人。忒拉蒙(Telamon)、比他小一些的珀琉斯(Peleus)和排行第三的福科斯(
2 G9 t# ~, `* ?6 V& g  oPhocus)都迎上前去,埃阿科斯本人也來了,但因年紀大了,行動遲緩。埃阿科斯因問彌諾1 R, b" x  u7 K. `9 k4 |/ V4 m
斯因何到此。彌諾斯這位統治著一百座城市的君主,一想起兒子的死心裡就難過,回答道:
; \3 R5 m) |( H3 I$ k* w! s「我為我兒子起兵報仇,所以來請求你援助,希望你參加這場正義的戰爭,以使死者能得到
9 Q4 o' }/ B* M" C: b3 Y安息。」埃阿科斯(grandson of Asopus)說:「你的請求落空了,我的城邦無能為力,因- c4 b4 ~# c( P: f& p6 A2 ?0 x
為我這家和刻克洛普斯(Cecrops)關係最密切,我們有同盟的關係啊。」
6 P+ H7 c9 l5 P0 [" p8 s6 j; [# |( I0 b2 a( Y& |
  彌諾斯聽了很失望,他告別時對埃阿科斯說:「你將為你們的同盟付出很高的代價的。
0 j; p, G8 B9 `$ N1 g, G2 @」他用戰爭威脅埃阿科斯,他認為這比真正動武,從而過早地消耗自己兵力好些。當克里特
2 a) F9 e& k* h! ]2 j的艦隊從俄諾皮亞的城頭還能望見的時候,一條雅典船早已張滿帆到來了,並駛進了這友邦5 i" W  O0 J" }9 Z7 H
的港,帶來了刻法羅斯(Cephalus)和雅典的問候。埃阿科斯家族的人雖然很久沒有和刻法+ B- C/ l1 G0 P. ?  [% ~; o! I9 p' ^
羅斯會晤了,仍然認得他,於是過去握手,領他到他們父親的宮中。這位英雄身上依然保存
$ W: U1 U0 D$ i# W) Z/ T著往日的豐采,吸引著眾人的目光。他手執從本國帶來的橄欖枝,左右各有一人,年歲比他
2 l8 D4 y; I- j; u小,一個是克呂托斯(Clytos),一個是布特斯(Butes),都是帕拉斯(Pallas)的兒子
! v. u$ \5 f2 ]4 W, D6 V4 R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28 20:51:36 |顯示全部樓層
卷07_501-613:埃阿科斯敘述克里特島的瘟疫(Aeacus tells of the plague at Aegina)" B, [2 ^$ H# n* v7 }+ d/ i% u: n

* g3 Z8 \# @% Y4 e% d* p  刻法羅斯和埃阿科斯互道寒暄之後,刻法羅斯說明了來意。他說,雅典人派他來求援,
9 k. ^# I9 N$ C9 _$ @& W並說兩國之間在祖先的時候原是訂過盟約的。他又說,彌諾斯不僅想吞併雅典,而且想吞併- F/ W9 j$ G9 q6 P- H( u
全希臘。他憑著一口辯材,陳述了來意之後,埃阿科斯左手倚著權杖的把柄說道:「雅典啊
/ c  w9 p; W! J0 Z1 B* U. D,你不必請求援助,只管取去便了。我們島國的武力,我們國家所能供應的一切,你儘管自. ?2 d/ l8 n' ?  b; m
由支配。我們有的是人力,我自己的軍隊綽綽有餘,還可以配備敵人。感謝天神,這幾年年
, s+ J8 v/ S6 _9 A5 }$ Q1 t# A成好,我沒有理由拒絕你的請求。」刻法羅斯回答道:「但願逋如此,但願你們城邦人口興# o; R8 y- H7 H; e
旺。說實話,當我來到這裡的時候,我看見許多年紀相彷彿的青年,我著實高興。但是,我
4 G1 @- t7 j* c# h上次來訪問的時候見到的一些青年,這回卻沒見到。」埃阿科斯嘆了一口氣,回答道:「這
/ i" a4 ~% z0 a8 [, |件事說起來真不幸,幸而結果還好。如果我只向你說後半段,不說前半段,那多好呢!現在8 R/ _- W+ ]" N8 V" W2 I
讓我按照發生的次序向你敘述一遍,我現在也不拐彎抹角耽誤你時間,你方才念念不忘的那
2 S5 h' M4 |* `些青年早已成為青塚中的白骨了。我們國民大部分都隨他們消亡了!
3 C( X( M1 Y+ d: W& o, _  I! T+ X% \4 B8 K! H
  「天神朱諾厭惡我們國家,因為我們的國號是以她的敵人為名的,因此,她在我們的人
* Y% _# n- p( Q1 x) R$ o民頭上降下可怕的瘟疫。我們不知道瘟疫的起因是什麼,以為是人間的疾病,因此我們一直' F( ]0 g5 G2 L6 B' z! t$ p$ J" r1 x
用醫術來和它鬥爭。但是瘟疫的破壞力遠遠超過我們的能力,我們變得束手無策。最初,天4 q* w' k, ^0 T# _) Z. F& b! t
空忽然昏黑,緊緊籠罩著大地,烏雲裡蘊藏著一股抑郁不伸的熱氣。如此者經過月亮(Luna( g8 ?3 l1 \8 K0 `: v2 M2 T% G
)四次圓缺,忽然吹來了南風,帶來疫癘之氣。隨著,我們的井泉池塘也都感染上瘟氣,千2 _# f; o: R1 i3 H7 m
萬條毒蛇在荒蕪的田野間蜿蜒而行,河水也染上了毒。一觸就能引起死亡的瘟疫起初只在犬2 p) H# g- Y  X2 A( ?/ h  l, j
、鳥、羊、牛和野獸之間散播。不幸的農夫眼睜睜看著自己健壯的耕牛在耕地的時候就倒在
. I& f6 o5 j: _田壟間了。羊身上的毛自己就脫落下來,身體消瘦了,發出悲鳴之聲。氣概軒昂、在比賽場
, a0 g! T1 h# B1 j1 g/ V/ @7 h) ?上赫赫有名的駿馬,也失去了當日不可一世的雄心,把當日的光榮全丟在腦後,卻在馬廄裡
& I7 I5 `7 B- B0 E$ s5 ?呻吟,注定要不光榮地死去。野豬忘記了野性,麋鹿忘記了怎樣飛跑,野熊也忘記了怎樣去, O, o1 @/ ]4 \9 P- r5 q$ `9 k
襲擊強大的羊群了。所有的禽獸都好像癱瘓了似的。在樹林裡、田野裡、大路上,到處都是
5 q' ]; h& j& y3 E  I9 [) J" {腐臭的屍體,氣味熏天。說也奇怪,狗也好,鷹隻也好,灰狼也好,都不去碰它。這些屍體  T6 W: x* H( Z
就在地上腐爛,發出臭氣,把瘟疫散佈到遠近各方。
3 i" T0 Y' F; C7 B# N8 s) u1 G$ u6 l9 @0 x- J. @
  「最後,瘟疫蔓延了,可憐的鄉民也傳染上了,並且開始在大城市的城墎以內猖獗起來% @& O8 N+ b3 [, A
,最初的症候是患者感覺五臟如焚,體內的火把臉部燒得通紅,人就喘不過氣來了。舌頭發1 B1 C' F, a7 i; r
粗,並且在腫脹;口吐熱氣,嘴唇乾燥,不能閉口,吸著污濁的空氣。患者在床上睡不住,
1 U5 T. Q0 R: K, l$ G' @也不肯蓋被,只面朝下爬在地上,但是他們的身體並不能得到地上的涼氣,相反,地面倒反" ?% ~# e/ O( R! P+ {6 H, r5 l
而被他們的身體烤熱了。" [, i& l$ f; I

8 F  Z2 ?( H/ l  「誰都制止不住瘟疫,甚至醫生也都染上了病,他們的醫道反害了他們自己。任何人愈
% b, C0 f  X$ ?6 |/ B+ {$ P0 ^  j6 ?和病人親近,侍候他們愈週到,那麼他本人也就死得愈快。人人感覺求生無望,得了病只有; m% m+ c( V( `9 V0 p
死路一條,因此他們就縱情放肆起來,不管所做的事對他們有無用處,因為一切都是沒有用
* i- K5 C1 x4 S處的了。他們到處不顧羞恥地亂睡,他們睡在井泉邊、溪流邊、池塘邊。只要還有一口氣,
  y8 ]9 J( N$ U0 S$ `5 h  q8 c他們就拼命飲水,但是隨便飲也不解渴。許多人連爬起來的氣力都沒有了,就只好死在水裡2 V8 u5 Z5 F% a3 Y9 a. g, @$ j
,別人就喝這水。許多可憐的人在床上實在感覺煩躁,就從床上跳起來;沒有氣力站不起來
4 H0 @0 T* M/ F' Q) }3 |的人,就翻身滾到地上。人人從自己的家裡逃出來,因為每個人的家在他眼中都是一片死地
; z3 k5 i+ {( w2 Q7 f6 @: x。由於大家不曉得瘟疫的原因何在,每個人都把自己的家看作是禍源。你沒有看見他們只要0 ^9 O' P4 h5 Z2 I1 O9 s! w  w
兩腳還站得住,就還在街頭半死不活地躑躅著,有的人則睡在地上,流淚哀哭,還在最後掙. ?  ^5 ^- z5 f- V) t4 d
扎著想睜開眼睛,把雙手伸向蒼天,但是蒼天這時卻像一塊蓋死人的黑布。那些被死神趕上# o5 m& L- K/ E2 S, h. ?
的人,都在呼出生命的最後一口氣息。
0 V8 S/ a- ?' S
5 ?8 n: H- d' y4 i5 Q" r' G3 l! d  「我當時怎樣感覺呢?我厭惡生活,我想和我的人民共患難,這不是很自然麼?我舉目
, m) l1 @6 [; b# }$ F! G: d四望,到處亂堆著死屍,就像搖撼蘋果樹,爛熟的蘋果落滿一地;又像風吹橡樹,橡子落滿9 O$ q( w+ m+ P1 s6 _  [9 M4 Y- ?
一地一樣。你看那邊高崗上那座廟宇,廟前有一條長長的石階,那是朱庇特廟。哪一個沒有9 j7 l) U3 a: C. {) H/ n* z3 v
到那裡去祭獻過呢?但是徒然。時常,丈夫去為妻子祈禱,父親去給兒子祈禱,但是禱告辭
* W! X4 G0 U2 g, A: G$ v  H( ?還沒有說完,就死在無情的祭壇之前了,手裡拿著的香還有一部分沒有燒完。時常,人們把
# t! |0 |7 o9 h7 g3 i( v! @+ B祭神的牛牽到廟裡,祭司還在禱告,把醇酒澆在兩角之間的時候,那牛不等刀落就倒地而死: V! w6 |8 i  x% ^4 ?! t8 ]
。我也曾為我自己,為我的國家,為我的三個兒子,祭過朱庇特,正在這時,祭獻的犧牲發" ?5 C1 K; `( O/ A2 H9 S& r7 a
出了悲鳴,也不等我刀落,便突然倒在地上,待我用刀砍牠,刀上也沒有沾上多少血跡,牠
& J& D4 \( W! Q7 U- I/ a的腑臟已經染了疾病,已經不靈驗了。我見到有許多屍體拋擲在廟門前,不僅如此,就連神# N+ b6 R& G. @
壇面前也拋擲著許多屍體,真是罪過,真是褻瀆了神明!有的人自縊而死,因為他們怕死,
6 ?% z: {' g, [& P& x' b1 A8 E$ V3 d所以就以死攻死,否則就故意出門去染上病,以求速死。
& M' f& t9 u3 _* m5 V
) \7 L- o# Z( _3 H$ T% b  「屍首也沒有人按照習慣抬去掩埋,因為城門被送葬人擁塞,一時抬不出這許多屍首。* u* o4 E+ z# ^- g3 i/ X/ x4 [' g& e$ |
屍首就只好任其棄置地上,無人埋葬,或則高高地堆在火葬柴堆之上,更談不上舉行儀式。1 R6 A; i9 b6 ~  r# g
事到如今,大家也顧不得什麼對死者要恭敬了,大家爭先恐後地搶柴堆,去偷別人的火把來) V3 `( ~' |1 M
點自己的柴堆。也沒有人在死者面前哭喪了。老主婦、新媳婦、老少男子的魂靈,沒有親人4 a  I' s  ]" I
哭送,就這樣悠悠蕩蕩地離開了人世。最後連落葬的墳地,焚屍的柴火也都一點沒有了。」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28 20:52:17 |顯示全部樓層
07_614-660:蟻民密耳彌多涅斯族人的傳奇(The creation of the Myrmidons)
8 N4 e& P0 {# r1 g' g( y4 O2 o5 b/ A0 ~! y5 Y- |: j4 U
  「這種悲慘的景況使我手足無措,我就向朱庇特呼喊道:『朱庇特啊,如果你真像大家+ X; b# K5 H8 \8 S; h1 |! q
所說,確是愛過阿索波斯(Asopus)的女兒埃癸娜(Aegina)的,如果你,我們偉大的天父* j7 l/ ?8 Z; z' ?, j
,不恥於做我們的父親,那麼請你把我的人民還給我,否則就請你也把我送進墳墓吧。』他) m. ?7 H! Z6 d* a+ P, t
發出一陣閃電和雷鳴表示同意。我說:『你給我的朕兆,我接受了。我希望你所昭示的天意
9 `1 I$ [& p3 z9 @  L1 o1 }是個吉兆。我相信這就是你給我的信物。』
3 {# K% h) b2 q* ^/ [. h1 i
+ U2 Q3 p1 f. B3 F* I8 N9 T  「恰巧旁邊有棵橡樹,枝葉非常繁茂,橡樹是朱庇特的樹,這一株又是多多那城(0 f# ^, b. k2 Q) Y: k  l3 ?
Dodona)的種。在樹上我們看見有一大隊採集食糧的螞蟻,用小嘴銜著很重的穀子,沿著摺
8 X4 z! _: f) b- s皺的樹幹在爬。牠們數目的眾多使我驚奇,我說道:『至善無上的天父,請你賜給我像這些
4 C4 a, a4 Q4 ?: @) j( l螞蟻這樣多的臣民吧,把我的空城充實起來吧。』高大的橡樹開始搖撼,樹枝擺動,天上也, c2 O( I' d& f% y* j! N( [
沒有風卻發出嘯嘯的聲響。我嚇得四肢戰慄,頭髮倒豎。但是我仍舊吻了土地,吻了橡樹。
: ^" P; X4 n( u# t雖然我自己對自己說,這是沒有希望的,但是我還是抱著希望,在心裡暗暗祈求。到了夜晚
$ u8 i% S  H- q1 o( [% D) ]' T" U,身體疲倦,睡眠催我入了夢鄉。" Y* p& I0 |0 ?$ m* L

( `6 w5 i& `5 o2 C4 h  「我恍惚看見大棵橡樹仍然屹立在我面前,還是那麼多的樹枝,樹枝上還是那麼多的螞
( B: G' S8 a' M# ^, |2 [蟻,橡樹似乎還像方才那樣搖撼,把一隊採糧的螞蟻都搖落在地上。這群螞蟻忽然之間好像' e+ O, V7 a8 ]+ b( t" ~$ U
愈變愈大,從地上人立而起,瘦小的身體也變沒有了,許多腳和漆黑的皮色也變沒有了,長
" n  E$ M6 ~& j8 B出了人的肢體和形相。一覺醒來,夢中所見,我也未曾介意,心中仍然感傷,認為天神也無7 y. |& O# `+ ~7 M; K
能為力。但是,忽然宮中傳來一陣亂哄哄的聲音,我好像聽到久未聽到的人聲。我還以為這
& S8 N2 Q- I# K- ~是夢神的把戲,正在這時,我的兒子忒拉蒙(Telamon)跑了進來,推開了門,喊道:『父
+ ?7 B  z/ b4 G5 q( ~  R9 {親,快去看,你做夢都不會夢到,這是超乎你的希望的事!快出來。』- W7 H( u+ D% f; o) S" [! D
; f8 F0 I# F+ _  D5 v/ N4 w% C
  「我走了出來,我看見許多人,正是我在夢中所建的,我當時眼睛是清醒的,我認得出/ O: e  d8 \8 @; |( r; l
就是那些夢中人。他們走來,對我三呼萬歲。我向朱庇特道了謝,我把我的無主的城市和田  `; ?3 G" J" z9 l8 H8 @, v5 C
地,分給了我的新臣民,我把他們叫作密耳彌多涅斯(Myrmidones)以表示這一族人的淵源; M$ ?0 L* M  t9 Z, c: s
。你已經看見了他們的外表,他們以前的習慣至今他們還保存著,他們非常勤奮,不怕勞動* e- K) `6 R7 X6 Z: @
,輕易不把已經獲得的東西放手,而是把它保存起來。這些人年歲都相當,勇敢也不相上下
* {$ b) T) i5 @& w4 M,只待把你吹來的東風變成南風,他們就會隨你去作戰。」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28 20:52:56 |顯示全部樓層
卷07_661-758:黎明女神奧羅拉愛上刻法羅斯(The infidelities of Cephalus and & J4 H& b7 ~! G* o" S
Procris)
( L% u6 s) X/ E2 o$ f! F8 B' R
$ T) u/ Z& p, x  他們就這樣談談說說消磨了永晝,黃昏的時候就用來宴飲,到了夜晚,各自就寢。等到
) R1 f4 o1 R& I( i+ O1 k( |朝日的金輪再度射出光芒,東風還沒有停息,還不能揚帆歸去。刻法羅斯的兩個同伴──他- x/ b- ~0 b; m' m  k9 n$ x
們是帕拉斯(Pallas)的兒子,年紀比刻法羅斯小,來見刻法羅斯。他便帶著他們去見國王
- E$ w* S0 E+ d。國王這時還在高臥未起,國王的兒子福科斯(Phocus)在殿門口迎接他們,另外兩個王子
( _) u, ?. D/ H  L──忒拉蒙和他的弟弟──正在徵調軍隊,準備遠征。福科斯把雅典客人引進內殿,一個極
. u5 W9 x: A, D# D1 n為華麗的去處大家落座。福科斯見刻法羅斯拿著一根金尖標槍,標槍的長柄是一種未曾見過2 s' \/ C! ?# v( B& C3 r( |* a
的木料製成的。寒暄了幾句之後,他突然說道:「我一向喜歡在樹林中獵取野獸。我一直在9 a5 ~$ x2 i; U! H; i4 P2 \
奇怪你手裡的標槍是什麼木料製成的。如果是黃楊木(ash),那麼顏色應該是深黃的;如! o9 Q3 B: m7 F) q) |7 w) M  a
果是櫻桃木(cornelian cherry),那麼上面應該有疙瘩。我實在不知道是什麼木頭,不過
! A; f0 b3 ?7 a0 l0 y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美好的標槍。」兩個雅典青年中有一位回答說:「這標槍非但好看,它7 U& M" O' x( A. M' p0 n7 G
的用處更會叫你驚奇,它能百發百中,毫無爽失,而且發出去之後,它會自己飛回,沾滿血# v9 q0 I4 U% Q9 ]
跡。」年輕的福科斯一聽更加驚訝,極想知道何以會如此,想知道這標槍是哪裡來的,是誰5 w) r6 r% ^0 m% a* ?" n! {
贈送的。刻法羅斯回答了他所問的問題,但是他卻不願意告訴他他所付的代價,因為這是件& m* d3 M  x/ v, @- s  ~2 {) m
丟臉的事。他緘默了一會兒,忽然感到喪失妻子的悲哀,不覺落下淚來,說道:
% t9 b) s) K3 m& H2 U8 a& X0 s* G
/ r3 v9 J& U- v. v5 V  「女神之子啊,使我流淚的是這把武器。說出來誰能相信?如果命運之神給我很長的壽
% F0 e! R  S  k, ^7 R  r2 @命,我哭泣的日子還多著呢!這標槍毀了我和我的妻子。我但願不曾有過它!我當初的妻子
+ W+ f) z. k) b0 j6 @4 ~叫普洛克里斯(Procris)。也許你聽到過被俘虜的俄瑞堤伊亞(Orithyia)這名字吧?她
+ }  Y9 T5 {: |7 j. o們是姐妹。按照兩人的容貌儀態而論,普洛克里斯是更值得一提的。她的父親厄瑞克透斯(8 q  Y! D( V- z1 u# e1 |2 |
Erechtheus)把她許配給了我,我十分愛她。人人都說我幸福,我確有幸福。但是天神們卻% V/ l: h; b: X) }! f
給我安排了另一套命運,不然的話,我至今還是幸福的人呢。1 `2 e8 d3 \; s! U4 R6 \6 q0 n

3 O! T  S* i- h  「事情發生在我們結婚後的第二個月。我正在張網補捉長角梅花鹿(antlered deer)
% |( Y5 L0 x# o5 K8 m$ h% d,忽然在那常開不謝之花的許墨托斯(Hymettus)山巔出現了黎明女神(Aurora),她驅散
( Y0 Q( y* x' a了黑夜的暗影,看見了我,把我強奪了去。請黎明女神原諒我實話實說了。但是我真正愛的
% g; `5 [& U/ d2 i/ e& l# s9 z: x$ A0 D是普洛克里斯,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正像黎明女神的臉上是玫瑰色、她所司掌的是日和夜的
( N) G% I  I/ S" ]: U+ J4 P門戶、她所飲的是仙露一樣真確。我心裡,我口頭上只有普洛克里斯。我不住講著我的燕爾
/ f9 r% F8 F) b  l0 I! v) j新婚和合脀良辰。黎明女神大為不歡,說道:『不要抱怨了,你這無情的少年。你去守著你. y/ r! |! |9 ^3 i% Z7 ^
的普洛克里斯吧!假如你有一絲先見之明的話,你會後悔當初不該和她結合的。』她一怒之# E8 m+ L* {, u4 X8 P
下,把我打發回去了。, q0 W# K# B8 S' B$ y2 j6 P# Q
6 V, T, _. ~  f) {" \
  「我在歸家的途中,心裡反覆思考黎明女神的話,我就開始疑心,可能我的妻子已經對$ |5 P9 r5 w; G. u
我不忠實了吧。她年輕美貌,很可能做出對不起我的事。但是她的為人卻又使我放心。不過
9 r6 ^0 P2 N2 `0 ^我離家已久,而且我方才離開的那位黎明女神本人就是不忠實的典範,此外,正在熱戀中的
, N: v( t& U8 k% K人總是疑神疑鬼的。我於是決定想看看我是否有擔心的理由,決定用賄賂去試探她的貞操。3 l. Q' R* I- {. m3 M: ]
黎明女神見我嫉妒,便來幫忙,改變了我的相貌(我當時好像感覺到我在變)。
" o7 a* P: x, a- ~8 ^1 |1 v+ Q: E& n" g5 _& m7 C. ]1 G# z+ q7 U
  「我就這樣進了雅典城,回到家裡,沒有人把我識破。家中一切如常,並無破綻,只是+ w% T3 H6 Y: w* g  P
全家上下因為主人不在而表示掛念。我用盡千方百計見著厄瑞克透斯的女兒,我一見她,勇
* z. c9 \  ~9 y1 |2 p- u氣全消,幾乎想放棄我所計劃的試探她的企圖。我幾乎忍不住把實話向她坦白,幾乎忍不住
. [5 D) j1 \1 [- l8 f5 C) s要想親吻她──我原應該如此。她面帶愁容,但是誰也比不上她那含愁帶悶時的嬌媚。她正
0 g0 n- M* {9 H1 O/ v7 a1 ~在懷念被人搶去的丈夫,悲痛不已。福科斯,你可以想像她有多美,悲愁把她的美貌越發襯: r/ ~+ s% Z$ @! z& y) N
托了出來。不消說,她的貞潔屢次打消了我引誘她的意圖。她屢次說:『好女不事二夫。哪/ R& S1 q0 X, J2 J0 ?
怕他在天涯地角,只有他能夠得到我的歡心。』只要這個丈夫不是糊塗蟲,試探貞操到此也
) C9 z+ Q$ `5 Y- G5 X& b- k足夠了。但是我還不知足,繼續努力,直到毀滅為止!我向她許願說,她若肯和我恩愛一次! `# v2 m! s' S5 u: }9 Y
,我一定給她很大一筆錢,並且還加送她許多禮物,最後我逼得她有些動搖了。我勝利了,5 i% x0 X- k2 B/ N. a+ T. q
但是很痛心,我喊道:『淫婦!我假扮了別個漢子還勾引妳,我不是別人,正是妳的親丈夫
& {1 t6 t; G/ J4 _+ }3 ]3 e。妳這奸詐的婦人!妳可被我捉住了,我可以親眼作證。』
! X& s2 Q; s2 F2 w' g+ G7 O6 H0 e
  「她一言不發,羞慚滿面,離開了丈夫,跑出了家門。她痛恨我,她厭惡所有的男子,
& ^& O+ ~& J: i" W只在山林中躑躅,過著狩獵女神的生涯。剩下了我一個人,慾火燒穿了我的骨髓,我求她原* A6 {6 Y! x+ m" y( }2 }
諒,我承認自己錯了,並且說如果別人也用這麼多的禮物引誘我,我也會屈服的。我向她坦7 n( b: _4 }1 H" g9 c1 f
白之後,她的情面也總算恢復了,她才又回來,我們倆人又重新和諧地過了幾年。她本人回
' n+ _5 R2 A, e來了還不算,她還送給我一條獵狗作為禮物,這是狩獵女神狄安娜送給她的。她對我說:『9 J- v& J. p& m1 N& v: a7 a; @
這條狗比任何別的狗都跑得快。』她還送我一根標槍,就是我手裡拿的這根。你願意聽聽這
; ~) }: r' ], I6 \# m兩件禮物的故事麼?你聽聽這奇怪的故事吧,這故事的新奇一定會使你驚訝。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28 20:53:32 |顯示全部樓層
卷07_759-795:普洛克里斯的獵犬變形為石頭(The transformation of Cephalus's dog 9 U5 |+ y1 X$ {  H6 ^' H) x: ]
Laelaps)
& X  B4 p( z9 @
2 t- ]' j% {5 @% [) \  「拉伊俄斯(Laius)的兒子,俄狄浦斯(Oedipus)在解答了前人所不能理解的謎語之- d5 T( V8 E' a
後,斯芬克斯(Sphinx)一頭栽倒在地,早不記得怎樣向人提謎語了。此後,在忒拜(
/ W. W8 K% S6 b+ |: ?( }! L3 }) lThebes)立刻又出現了一個怪物(當然,慈祥的忒彌斯(Themis)對此種東西是不會不加懲
7 F. W4 D9 X" L0 {2 M' `" l* Y% \罰的),許多鄉間的居民害怕萬分,既怕自己被怪物害死,又怕牠害死牲畜。我們這些附近5 |; Q7 l8 u. I9 Z: z6 ^0 J
青年就把廣大的田野團團圍住,撒下獵網。但是這野獸跑得飛快,一跳就跳過了網子,甚至
& P6 N8 F( m/ |) t* f  a越過網羅的最高的網繩。我們就解開獵狗去追,但是怪獸照樣脫逃,像飛鳥一樣快,一百條
; v$ O0 Y/ \7 C1 I( z6 f4 {狗也莫奈何牠。眾獵人就來找我,求我放出萊拉善斯(Laelaps)(就是我妻子送給我的那( L# ]% U+ J  o5 ]$ \& p
條獵犬的名字)。牠其實早就想掙脫繫牠的纜帶,牠的頭頸一味地向前伸。我們還沒有把纜6 c) Y: ~" a8 k6 h
帶完全解開,牠早已無蹤無影了。# W0 ]0 ^: o( \) k
( O! N+ R7 t% c! r8 A' T
  「牠比什麼槍都快,牠比弩機上射出的鉛丸還快,牠比戈耳圖恩城(Gortyr)的彤弓上9 D$ V& r5 ~' f9 w1 S$ {
發出的蘆箭還快。附近有一高山,俯臨周圍的平原。我攀登到高山的峰頂,去看獵犬追逐怪- g0 R5 k/ d7 L" Z" ~) n" z
獸的奇景,忽然怪獸好像被獵犬捕獲,忽而又像從狗嘴裡脫逃。怪獸很狡猾,牠不沿著直線
* i5 i  O) j3 U8 i4 w: |逃跑,而是躲躲閃閃,兜著圈子,使敵人捉牠不著。但是獵犬逼得很緊,步步跟隨,好像要$ e- f; k' A9 y' N: o
把牠捉住了,但是實際上並沒有,一咬咬了個空。# r( G; s: a1 i$ G

, k+ }- M5 j! }0 ^' B4 }  「我於是拿起標槍來助戰。正當我右手托起標槍,手指套進皮圈去的時候,我偶爾向旁
1 M. x& m3 r, _+ N/ s/ C3 M邊看了一看,等我再看原處的時候,真奇怪,在原野上什麼都沒有了,只有兩座大理石像," \4 d" ?1 \/ p
一個像是在逃跑,一個像是已經追上。無疑這一定是跟隨著牠們的天神的旨意,不讓牠們任
# U+ p# f# l7 _- o) o  t8 g何一個勝利。」他說到這裡,便默默無語。福科斯問道:「那麼,標槍又做了些什麼對你不
0 x: k: h- q+ u( h起的事呢?」刻法羅斯便接著敘述了標槍的過失: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28 20:54:07 |顯示全部樓層
卷07_796-865:刻法羅斯誤殺妻子普洛克里斯(The death of Procris)
. a; S7 a9 h0 F) s$ W- T% k9 A+ {! ~- t
  「福科斯,我正應了樂極生悲的話。讓我先談談我的快樂吧。埃阿科斯的兒子,我結婚
( D, h: z# X( M" d# r的頭幾年我們夫妻過得非常和美,生活幸福,回想起來是多麼使人高興。我們真是相親相愛  {5 c+ Z) R8 x( D' U3 r* g3 c
,如膠似漆。即使朱庇特愛上了她,她也不會把我放棄;至於我呢,任何女性包括愛神(# n$ T+ I/ F* ]- `) @9 G, h1 u5 Q. y. @
Venus)在內也不會從她的懷抱把我勾引去。我們倆人心中的愛火同樣地熱烈。
# ^" b9 Y5 a% P
* h2 q: o+ g% ~& I  「在清晨,太陽的光芒剛剛沾著山峰,我帶著青年人好動的心情老早就到樹林裡去打獵
+ F! S& G1 R$ P: r/ J3 l9 [# K。我不攜帶隨從、也不攜帶馬匹、嗅覺靈敏的獵犬或百結的網羅。我只帶了我的標槍,就很
* I) i1 u! }& T0 B# V8 ?安全了。等我打了一陣獵,殺夠了野獸,我總是回到綠蔭之下,在山谷間吹來的涼風中乘涼
% j* }9 J& O& n* `/ ^: F。我懇求清風快來,吹散我身上的熱氣,我等待著清風,她使我在勞動後得到休息。我記得
. Z2 n6 R- |- e3 u- @我常叫道:『奧拉(Aura)啊,快來,來恢復我的疲勞,我歡迎妳到我的懷抱裡來,妳若來6 \' c& z( i+ f0 |9 s
了,就可以消除我身上的熱焰。』真是命中注定,我有時還加上這樣一句更加親暱的話:『
3 b9 C, ]& e% I1 Z% Y) n妳能給我最大的歡樂,妳能使我重新振奮,使我得到快慰,妳使我愛去林泉和或杳無人跡的
* w% I6 l6 X0 M' c3 a地方。』$ C3 S1 O9 M- {. J; c

5 R! M7 `" x2 e3 g  「不想這話被人偷聽去了,他聽到了我這些模稜兩可的話,以為我不斷呼喚的奧拉是個
% O) n6 a5 s* v/ ?& O0 O5 O林中女仙的名字,認定我和她發生了愛情,馬上很莽撞地跑去向普洛克里斯告密,說我對她
  V: B8 D$ K$ I% I. ]不忠實,並且低聲把他聽見的話重覆了一遍。情人是很容易輕信的。我後來聽說,普洛克里
, S; V8 G+ B1 ~% H: x/ ~- [斯立刻感到萬分痛苦,忽然昏迷過去,等到蘇醒過來,她嘆她自己命苦,受了命運的殘酷折
, i% a1 V5 Z$ A$ f0 w7 u/ h3 @磨,埋怨我不該對她不忠實。告密的人原是捕風捉影,她也就為這末須有的事感到憂慮悲傷
0 D" T5 V' z( |5 Q; o  },可憐她就像面臨著實有其人的情敵一樣。5 N- J+ w/ X+ m

* M* r4 ?7 G1 d( R& g) E* G  「但是,她雖然內心悲痛,她還時常希望自己弄錯了,她所聽到的全是謠言,她覺得除
- N% t# w' y  @# P2 ^非親眼目睹,是不能相信丈夫會做出這種對不起她的勾當的。第二天清晨,黎明驅散了黑夜' f0 A  E! y3 D: c* ], V
,我又離家到樹林裡去,我打獵很有收獲,行獵完畢又躺在草地上喊道:『奧拉,來吧,來" R1 b$ w" x& Z2 T4 g
安慰我的疲勞,』正在說話的時候,我忽然聽到好像有人在嘆息。我又叫道:『親人,快來
! ?0 c7 l* T* @; O# T, h) A吧。』忽然,落葉中發出輕微的窸窣聲。我以為是野獸,就把標槍投去。但是原來是普洛克* U+ c" s# X' s
里斯,她兩手按著她胸口的創傷,哭道:『我真是不幸啊!』. B4 G2 j5 j5 C; c0 P8 |1 l

8 p9 E0 [4 }) A4 j  「我一聽是我的忠實的妻子的聲音,嚇得幾乎瘋狂了,我就向聲音所在地躥去。我發現
/ u3 _* h8 M: g6 d她已經是奄奄一息,她衣服散亂,全是血漬,好慘啊!她正在把她贈送給我的標槍從胸口拔
# q1 n# Y+ l2 u& g: A! P出來呢!我溫存地用手把她扶起,我覺得她的身體比我自己的還要寶貴。我連忙扯開她胸前9 \/ F  K2 K3 S7 |0 W% J
的衣襟,把傷口包扎好,不讓它流血,默默禱告,求她不死,免得我的罪孽洗不清。她雖然
* {8 H" T8 C' h% U+ G2 O' i早已沒有了氣力,但是還做了最後的努力,勉強說了這麼幾句話:『我求你看我們愛情的分3 k+ E1 `' G. U% n: b- l8 m" h
上,看在上天的天神和我自己的天神分上,看在我為你所做的一切的分上,看在我到死還對+ {) L2 z. U. I9 d. y9 V# O3 o' L
你表示愛情的分上,看在促使我滅亡的愛情的分上,不要讓這個奧拉頂替我吧!』我終於明
* s, u- z& B8 i$ v$ O7 B# w1 @2 ?, N白了,原來是這個名字造成的錯誤,我於是把真情對她了,但是說了又有什麼用處呢?她一9 g: X$ v- Y9 F8 G/ ^5 I; w
頭倒在我懷中,流血過多,昏厥過去了。她偶爾睜開眼睛,不看別的,單只看看我,把最後
* z4 ~  z, a7 i3 s/ l' Y一口靈氣呼在我的口上。但是她臨死的時候,似乎是滿意的,臉上露出愉快的神情。」# c2 t9 ?: v! \1 e2 C/ Y
; E7 L- w+ ^1 j: F& ^1 h7 I) T0 F4 b
  這位英雄一路說,一路哭泣。這時埃阿科斯帶著兩個兒子和新徵的兵士走了進來,刻法4 T& ~! g, ]: Y* ]$ A
羅斯伸出堅強的雙臂向他們表示歡迎。) ~. W* Z8 k1 `" ~

; ]+ d$ l: U! N1 O; h+ ]0 E6 L《第07卷終》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10-19 22:26 , Processed in 0.074842 second(s), 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