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admin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06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39:54 |顯示全部樓層
卷06_382-400:瑪爾希阿斯被日神剝皮的故事(The tale of Marsyas)! q8 U  Y% h  b0 j$ {, \: l- S
1 Q% H, D5 _5 b+ i8 C
  這位不知名的說故事的人講完呂喀亞(Lycia)鄉民遭到毀滅的故事之後,另一個人也
. g& E0 _" g" t# g6 i想起了一個故事,說的是拉托娜的兒子在一次吹風笛(flute)的競賽中勝了一個薩蒂爾(7 ~3 j5 N6 x6 w0 F; U# ^$ h5 z
Satyr),並懲罰了他。這薩蒂爾喊道:「你為什麼剝我的皮?我再也不幹了,為了吹笛子
! o, f$ A6 k# R5 {2 [,不值得。」他直管喊叫,阿波羅還是把他周身的皮都剝光,渾身成了一整片傷,血到處流
0 \% u5 _- v+ l/ T1 {. @著,神經暴露在外,血管閃動著,卻沒有皮包著,腸子在摶動,胸間的肝肺歷歷可數。那些. I) a8 s- u3 `; Q" I; U. h* T6 b
鄉民、山神、其他的薩蒂爾、他所愛的奧林波斯、女仙們都哭了,在山上牧長毛羊和雙角牛, K  y  e% N4 r( ?1 l, L( E- t. p% {
的牧人也哭了。肥沃的大地被眼淚浸濕,浸濕了的大地又承受著他們的淚,被深深地吸進了- ^& X" J) u% l; u" L* i
地脈。大地把眼淚化成了泉水,涌出地面,又從源頭沿著斜谷急速流入大海,這條溪流就以
! _4 Z: ]7 F# H6 A這薩蒂爾的名字瑪爾希阿斯(Marsyas)命名,是佛律癸亞(Phrygia)最清澈的一條溪流。
' M9 i8 T7 I" I" ^# {; J: m; P0 R, ?8 k3 O' G! ^2 t  ~
卷06_401-438:特剌刻的忒柔斯迎娶普洛克涅(The marriage of Procne and Tereus)
( Q) I9 [& F) X' |9 _2 M1 q2 P) w/ _# k/ i2 @( `7 E
  這些故事講完之後,人們立刻有想到眼前發生的事,大家對安菲翁和他子女之死感到悲4 _- J& m. _8 u1 ?
痛。大家都責備那個做母親的,但據說在這情況下,卻有一個人為她洒了一滴同情之淚,那
- {+ L% l+ j3 {5 k% U就是她的兄弟珀羅普斯(Pelops)。他把自己的衣服從肩上扯下,露出了左肩上的象牙。他, u% M1 I/ o2 o9 w5 B1 M  V
出生的時候,左肩和右肩,顏色和血肉都是一樣的,後來他父親把他肢解了,天神又把他四! b2 A6 T0 p) W! s  [% b
肢復了位,天神見他四肢俱全,只缺頸部和上臂之間一塊,於是就用象牙補上這塊空缺,這5 m* ^& k% o6 \9 D8 J3 A
樣珀羅普斯才又成為一個完整的人。. w( c- V: p9 r2 ^" Q

% n: k# Y* A8 n4 E  o: p  周圍的王公們都來到忒拜(Thebes),附近城市也請他們的君主前來慰問。阿耳戈斯(
2 K# a7 w4 R* p. E& g9 m; k4 ^9 AArgos)和斯巴達(Sparta)、珀羅普斯(Peloponnesian)的故鄉米刻奈(Mycenae)、還
8 }0 w/ z, Y1 w% B7 `( r2 y未遭到狄安娜(Diana)殘酷懲罰的卡呂冬(Calydon)、肥沃的俄爾克墨努斯(Orchomenos
; F( o, i) u/ J3 G* \: _7 _: m% K- `)和盛產銅器的科林斯(Corinth)、好戰的麥塞涅(Messene)、帕特萊(Patrae)和低洼; n- o% \0 g3 q; p6 d
的克列翁涅(Cleonae)、涅流斯(Nelean)的城市皮洛斯(Pylos)、還未受皮特烏斯(
  l0 `8 p% Z3 {! cPittheus)統治的特洛曾(Troezen)、還有被兩海之間的地峽封住的所有其他城市,以及% W2 q, H2 k' X' o% @
地峽以外望得見的城市。但是誰能相信呢?只有雅典(Athens)毫無動靜。原來是戰爭使它
# m5 R4 S) @1 q! o% W+ t5 j* B9 a不能前來盡禮,大批蠻族(Barbarian)從海外入侵,兵臨雅典城下(Mopsopius),居民正
) n  c4 r$ }4 w8 p8 Q十分恐慌。
: Y7 t0 F; I; h' n9 S& c) t( x: Z7 p% V- \# m8 l
  特剌刻(Thrace)的忒柔斯(Tereus)派兵來援救,驅散了蠻族的軍隊,由於他的勝利% p: L" i' `3 P# m# g+ R
,他贏得了極大的名聲。他既有資財,兵力又雄厚,而且他又是格剌狄烏斯(Gradivius)6 |2 H& s! f, a
的後代,於是,雅典王潘狄翁(Pandion)就把女兒普洛克涅(Procne)許配給他,結成姻' ?5 E- r# e8 Z8 I% F" R; S
親。但是,在結婚這天,婚姻之神朱諾(Juno)、許門(Hymen)和文藝女神(three
6 q. {) M) Q# z. ]' R$ vGraces)都沒有出席。打著火炬引導新郎新娘入洞房的是三位復仇女神(The Eumenides,
8 r3 R3 N- K# f+ j3 pthe Furies),她們的火把是在火葬場上偷來的。替新郎新娘鋪好床褥的也是她們,凶鳥貓2 e" G( W, \2 O. A3 s4 U
頭鷹在洞房的屋頂上盤旋一陣落在屋脊上。普洛克涅和忒柔斯就在這樣的惡兆下成了夫婦。
" ^  t. u, a2 Z$ O4 v2 J但是,特剌刻的人都為他們的婚姻高興,感謝神靈。他們並且把潘狄翁的女兒和他們的顯赫
6 Q& K8 W  _6 G7 d0 l/ Y/ M7 Q的國王成婚這一天,又把伊堤斯(Ityad)出世這一天,都規定為慶祝的日子。事情辦得妙% \) u2 B* e' v2 T9 _7 z: e4 \
不妙,我們凡人是不知道的。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40:35 |顯示全部樓層
卷06_438-485:忒柔斯對菲羅墨拉的不倫之愛(Tereus's passion for Procne's sister
5 t" T$ f: A9 g" m6 YPhilomela)/ c5 k$ i2 n( u7 z+ \2 \' }

$ h& Q" _: _4 a' Y6 L2 ~8 r  巨人索爾(Sol)帶動運轉的年月過了五秋,有一天,普洛克涅(Procne)向丈夫嬌聲
; O: x4 e0 J7 C) k$ Q( b4 b% l1 s說道:「你如果還喜歡我的話,你讓我去探望我妹妹(Philomela)吧;不然就把我的妹妹2 ]" ~0 F8 Q4 j7 ^! \
接來,你可以和我父親說,我妹妹來了,住一陣就叫她回去。你如果能讓我和我的妹妹會個
& J* s3 r* [4 J# t" p, D5 Y1 i面,那真是莫大的恩典了。」忒柔斯(Tereus)於是就令人放船下海,一路搖槳張帆,早已
$ a4 {' |' U/ ?" B% t+ K' C+ b  s到了雅典港口(Cecrops)。1 O# n/ x7 M8 M  ]% ]
9 {# o% i* n; x1 x6 U& E
  於是,他捨舟登陸,不一刻來到岳父跟前,兩人握過右手,互道寒暄。他剛要說自己受& \2 N8 U. V( ]/ R( L$ L" F
了妻子的委託到這裡,來接姨妹去小住,即刻送回,忽然,菲羅墨拉(Philomela)自己進5 h. M$ ]" O% e3 l" V6 J. f
來了。她衣裝華美,但是人品更加嬌美。我常聽說水中女仙,還有林木深處的林仙;她們若
' X- ]* g! }2 s) B; V8 q穿上這樣華麗的衣服一定和她差不多。忒柔斯一見這位姑娘,立刻愛上了她,就像烈火點燃. H) N% ^: p& Y7 v( {7 O# e1 f5 o
乾柴、枯葉或麥稈一樣快。她的美貌卻也值得人愛。至於忒柔斯,他天性好色,他那國家的- \- B8 A; [3 a" f1 M2 H% f- m
人本來又淫亂,因此,他的天性和部落的性格都在心裡燃燒起來。他很想賄賂菲羅墨拉的貼) s$ s- l- G+ n
身侍從和她的忠心奶娘,甚致想用貴重禮物直接去引誘姑娘,傾國傾城在所不惜。不然,就
, b6 U) a7 F5 M用武力把她搶走,再發動流血戰爭把她保住。他的慾火無法抑制,天下沒有一件他不能做,# Y+ w, G# h9 T" h* C! k, N+ e9 v5 |
不敢做的事。
. M8 k8 {7 C! ~- x+ \
0 d" [1 L3 i) H1 \, y  他的慾火在心裡燃燒,胸腔簡直包它不住了。他不願再多遲延,又再三急切地提出了普( z0 \9 o, q) D  c: S7 M
洛克涅的要求,假他人之名,以成全自己的私願。情慾使他振振有詞,有時話說得太殷切了6 e6 R" e, p1 g) Y/ O
,他就推託是普洛忑涅的意思。他甚致在懇求之上還加上許多眼淚,好像這也是普洛克涅吩+ w1 D! q- S8 V1 g) Z
咐他做的。天上的神明!盲目的黑夜統治著凡人的心啊!忒柔斯心中想做的是無恥的勾當,4 G2 R+ W0 T7 ^6 p2 p* j- \
而人們反把他當作心地善良的好丈夫,他心懷叵測,反而贏得了好名聲。不僅如此,菲羅墨
2 Y0 A' E) b+ s  G拉自己也有同樣的願望;她摟著父親的脖子撒嬌,要求他准許她去和姐姐會面;她說,去一
4 F% m( @& B6 }! k趟對自己有好處(豈知後患無窮!)。忒柔斯兩眼盯住她,想像自己已經把她抱在懷裡。他
& m* t/ `+ M' h( H( }2 U) Y見她吻父親,摟住父親的脖子,他感覺心癢難熬,就像在慾火上加柴加油一樣。她每次擁抱$ T+ b4 }5 M4 C2 j5 W
父親,忒柔斯恨不得自己變成她的父親,但是即便他變成了她的父親,他的心地也不會更純& Z' ]2 W5 _$ ~$ E
正一些的。父親在雙方的懇求下答應了。姑娘高興得不得了,謝過父親,可憐哪,她還以為( V" v9 Y0 L0 R- o0 ?, e, i
這回,兩姐妹心願都可成全了,誰想到兩姐妹就此遭到不幸呢!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41:18 |顯示全部樓層
卷06_486-548:菲羅墨拉怒斥無恥姐夫忒柔斯(Tereus forces Philomela)
# `2 D0 p- M4 k3 c5 S8 F, @' Q6 g( _/ t  [5 f" I$ h+ G
  日神(Phoebus)一天的工作已將完畢,他的駿馬正向西天奔馳。人們擺下了豐盛的筵6 T: q& g' t7 @& K
席,把酒傾在金杯裡。吃完晚餐,大家睡下安息。但是特剌刻(Thracian)的王雖然休息了5 m; J) A# x* B* c* K; i8 e
,他心裡還像油煎一樣思念著她。他想起她的神情舉止和她的雙手,他並且還任意想像那些
) C( I: t+ W2 y1 q7 _0 b: i0 E! K沒有看到的部分,使自己難忍難熬,輾轉不寐。終於天亮了。忒柔斯告辭,潘狄翁(2 J- p+ G, G2 ~) J" V1 l% D
Pandion)握著女婿的手,把女兒託付給他,眼中落下淚來。他說:「親愛的孩子,父女之
. {6 y  g' S6 d: k' t# W6 `+ G情使我不得不答應,我的兩個女兒既要這樣,而你,我的忒柔斯,也希望如此,因此我就把
* o& W2 j( w! R/ X) w6 p; f7 Y她交付給你,請你照顧。你是有榮譽的人,我們是親如骨肉,看在天神的份上,我求你保護  s: O" r# I: v+ h0 y  ~
她,像父親一樣疼愛她。日子再短,對我來說都是長的,你要儘早把她送回來,她是我風燭. N1 k9 J# P4 c: W& z, M* `
殘年中唯一的安慰。菲羅墨拉,妳如果愛我的話,也要儘早回家。妳姐姐一個人嫁到遠方已" T6 W& r# K/ h
經夠了。」
' D  l7 `$ c9 ]: H, Y8 s/ x4 v
# _, V( f9 b% _5 S  他做了最後的囑咐,和女兒吻別了。他說這些話的時候,慈父的眼淚不住往下流。他叫* Z& d7 Z" B. u+ E
他們兩人伸出右手,緊緊握住,表示守約不渝,並且要他們替他問候他的女兒和外孫。這時
/ D# Z, }' A/ U- y他已泣不成聲,連再見都說不出口了,心裡感覺兆頭不對,不覺戰慄起來。
; ]+ X& t! _9 L- @/ R" ~5 r: S( `) P  U2 R6 y6 \
  菲羅墨拉安全登上畫船,船槳在海中攪動,離開了陸地,忒柔斯這時便喊道:「我勝利8 S( ]  V9 d2 z- M. P
了!我所祈求的興被我運走了!」這個野蠻的傢伙高興得不了,簡直有些按捺不住,兩隻眼& k8 K7 i. w; g. X
睛死盯住她,就像朱庇特的貪鷹用鉤爪擒住了一隻野兔把牠放進了自己危巢一樣;被捉的無" @/ Q7 y5 c. h& c4 S3 x
路可逃,搶劫者望著獵物饞涎欲滴。' f9 `1 c5 [$ T% T2 \+ x0 m
+ J, ?" i/ G. z" m1 g0 O- [; [+ }
  不久,旅程終結,棄舟登陸,忒柔斯到達了自己的國土。他把潘狄翁的女兒一把拖到一  E- `( e; i8 Z  i
片古木參天的樹林,樹林深處有一間小屋,就把她關進屋裡。菲羅墨拉臉色發白,驚慌不已
7 U4 ~5 J0 R+ q% i,哭著問她姐姐在哪里。忒柔斯這時向她宣布自己的無恥意圖,用強力把她壓倒。可憐她一
* h" d5 d( f  B/ _  X* |; G1 V, W個姑娘家,孤零零一個人,一會兒喊父親,一會兒喊姐姐,不住地呼喊天上神明。但有什麼
, @! @: }, t3 x$ {用處?她就像一隻羔羊被灰狼咬傷之後,扔到一邊,還在驚慌不已,不敢相信自己已經脫離* \" n8 k* L2 R' F; o$ o- {
險境;又像一隻鴿子,羽毛上洒滿了自己鮮血,驚魂未定,還怕鷹爪再來捉牠。及至她神智
7 V5 m& Q! C4 |) r/ ^2 i8 E清醒過來,她就亂扯自己披散的頭髮,像是送喪舉哀那樣,捶打撕扯自己的兩臂。她伸出雙
& T! s2 a9 a4 j, {* Q: k5 L+ U手哭道:「你這野蠻的強盜,你看你幹的傷天害理的事!我父親的囑附,他那慈祥的眼淚,* @" D% P* p& |  r
我姐姐的恩情,我姑娘家的身分,你們夫妻的盟誓──這一切你竟全然不顧了麼?你把倫常
( b- k; Y+ Q! {6 k% p& j都攪亂了,我變成了你的姬妾,頂替了我的姐姐,你變成了我們兩人的丈夫。普洛克涅反倒9 W9 y. b+ m4 p; k) l0 o8 Y
成了我的仇人。你這喪盡天良的人,為什麼不把我殺死,一不做二不休,豈不更好?與其讓) z6 D4 S3 ~6 o  \
你做對不起我的事,倒不如先讓你把我殺死了更好,那我死了做鬼也落個清白的身子。天上; K0 X0 p: E: a4 l# G
的神明如果鑒察,如果天上還有神明,如果萬物沒有隨我而毀滅,總有一天你會得到應得的
+ W$ {7 q2 p' m, C  t9 s% Q5 ?報應。我自己就會拋卻臉面,把你做的事情當眾宣布,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到人煙最稠密
  G( I" w0 u! D% F( d0 W5 u5 b的地方把你幹的事宣揚出去。你如果把我關在這樹林裡,我也一定會讓我的呼聲傳遍樹林,
! `4 p( r) s6 U  x' f6 b讓頑石聽了也落淚。我的呼聲將會升上天去,如果天上還有神明,他也會聽見。」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41:49 |顯示全部樓層
卷06_549-570:忒柔斯狠心割下菲羅墨拉舌頭(Philomela is mutilated)
  S. D/ C5 O& I# g. ?+ Q# t5 D" q7 [3 j' P
  那野蠻的強徒聽了這些話又氣又怕,於是從腰間把寶劍抽出劍鞘,一把揪住她的頭髮,
+ l8 W8 X2 i% u* u5 g把她兩臂牢牢地反綁起來。菲羅墨拉看見寶劍,高高興興地把胸膛挺出來讓他砍,心裡但求
" x2 P, N: Z1 \速死,口裡罵他強徒,一面喊著父親的名字,一面掙扎著要說話。他就用一把鑷子把她的舌2 [7 L2 |/ ], g5 z: }
頭夾了出來,用無情的寶劍把舌頭砍下。舌根在口內不住抖顫,砍落的舌頭在黑色的土地上7 T/ w- u3 a5 l6 x# t% x
蠕動,發出輕微嘆息,就像斬斷的蛇尾在抽搐扭轉,並且最後掙扎著向主人的腳邊移出。據0 D, Z0 B  y/ N; k2 M8 o: w2 G
說,那昏暴的國王在幹了這種不能置信、駭人聽聞的罪行之後,還在那受到殘害的身體上一
, h! `% x7 o" z( s0 ~/ U再地發洩他的獸慾。% R. ?5 R- A1 R7 m  N* A1 B* {

! l% ~) @1 c5 J: X  他犯下這樣的大罪之後,居然還有臉回去見普洛克涅。她一看見他,立刻就問妹妹在哪
" B1 u" Y  \% Q裡。他假作難過,嘆了一口氣,捏造了一篇謊話,說她妹妹死了,他怕她不相信,還流了幾
. o; R( G3 N  M- G8 @- }6 j滴眼淚。普洛克涅聽說,就把鑲著寬金邊的袍子從身上褪下,換上黑色的衣裝,建立了一座
1 Y4 K( ^! P- |: h# e衣冠塚紀念妹妹,誠心誠意地雙手獻了祭禮,痛哭妹妹的苦命,哭起那不該哭的人了。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42:25 |顯示全部樓層
卷06_571-619:普洛克涅為妹妹菲羅墨拉復仇(The truth is revealed)
, s9 w2 H( \# n. [$ x4 f
4 S+ Y7 o3 o# W' U- D  轉眼之間,日神早已走完黃道十二宮,一年已過。菲羅墨拉真是無計可施。她的周圍有$ K2 [3 X8 G4 P1 u# V- U
人把守,堵住了逃走的路;大石砌成的一道堅固的圍牆把她的茅屋團團圍住。她說不出話,
2 \3 m) a" O$ `: X/ P有冤也不能訴。但是,情急生智,路盡逢源,她正在織布,便巧妙地在白地上用紫線織出了
3 _. `1 k" V$ D. j0 A一篇文字,把她受到的屈辱都了出來。她把布織完,便交給她唯一的女僕,打著手勢求她把
& r# y5 w; b3 |: |. b( q9 p: d這塊布帶去交給王后。那老婆婆照她的吩附,把這塊布交給了普洛克涅,卻並不知道其中奧
8 ~1 E; z* r% e3 u' [妙。野蠻的暴君的妻子打開一看,才知道妹妹原來遭受了冤屈。說也奇怪,她看完一言不發
! |4 z' Q: ]7 l/ I5 H2 v。話到唇邊,一陣傷心又把話堵住,同時,她也找不到合適的詞句來表達她的忿恨。她要哭
! \' G9 c6 ], b& ]. d% b" J又哭不出來,她也顧不得什麼是非,一心想著報仇。9 Y$ I* f9 O: Z# n( K: l$ E  P1 R0 T

& h$ K* J5 K& N7 _, }4 l' v1 l  正巧,這時是特剌刻的主婦們慶祝三年一度的酒神節(Bacchus)。慶祝的儀式是在夜: T% b0 c1 c/ Q' ?  ~
晚舉行的,到了夜間,洛多珀(Rhodope)山上響遍了銅鈸的清脆的聲音。到了夜間,王后
5 d2 N5 e+ j8 G+ G% Z, }離開了家,穿著節日的裝束,帶著慶神的武器。她頭上帶著葡萄藤冠,左半身披著鹿皮,肩
9 `% |- q: P6 {著一根輕巧的花槍。她和跟隨著的一群侍從飛快地穿過樹林,悲哀使她瘋狂,她瘋狂得真是5 p  x# j4 c- U+ c: |
可怕,巴克科斯神啊,她倒像是在模仿你呢!最後,她到了隱蔽在林中的茅屋,高聲喊道:
/ C8 k4 `9 o% s: @) B「歐吼唉(Euhoe)!」接著她就破門而入,揪住妹妹,把她裝扮成慶祝酒神的女祭司,用
5 ~6 x' _6 f; h葡萄葉把她臉遮蓋住。她妹妹莫名其妙,被姐姐拖著就走,一直回到姐姐家裡。1 ^# P' ^  {5 {  S& m

, V  U; u. o, x' E  菲羅墨拉發現自己進了仇人的家門,驚慌萬分,臉變得和死人一樣蒼白。普洛克涅把她8 i2 U+ @5 H6 _9 `0 ~  O, l
領到一個無人的去處,脫去她的女祭司的裝扮,露出她羞愧而蒼白的面龐,把她一把摟在懷0 Z7 h  q: V5 O( T9 `  v" c
裡。但是,菲羅墨拉不敢抬頭看姐姐,覺得自己做了對不起姐姐的事。她眼望著地下,恨不
' O- ?' j1 `; ?. h( g! S- U& @$ h得賭咒發誓,呼請天上神明來給她做見證,來表白她的恥辱乃是別人強加給她的,但是她只
" m8 A5 |$ {) R7 I; D能靠手勢來代替說話。但是,忿怒在普洛克涅的心中燃燒,不可遏止,她責備妹妹不該啼哭
( i! L% ^# |/ u,說:「這不是哭的時候,該是動刀子的時候,如果妳有比刀子更厲害的武器,正是用它的. j3 x- f) v$ k: v% i% v$ |
時候了。妹妹,我現在什麼事都幹得出。我可以放一把火把這宮殿燒光,把對不起我們的忒5 T$ Q* z4 ~1 U
柔斯投進火裡燒死;我可以把他的舌頭割掉,把他的眼睛挖出來,把他給妳帶來恥辱的器官
0 |$ c# }' Z5 ]  b) R% d. N割下來,殺他一千刀,把他的罪惡的靈魂從他身體裡殺出來,我準備做一件了不得的事,但
9 q. ~6 v2 D# ~0 w9 D是究竟是怎麼樣一件事,我還沒有決定。」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43:02 |顯示全部樓層
卷06_619-652:令人不忍卒睹慘絕人寰的宴會(The pitiless feast)
# n1 {$ I& n5 K' B7 Z0 d$ E9 d' k: b2 g- ~/ M, A" S9 d
  普洛克涅正在說話,忽見伊堤斯(Itys)走來。她心想,有了,就是這主意。她無情地
+ _! J" A- _' D' H+ E& ]1 `9 {1 w望著他,說道:「你真像你的父親!」她不再說下去,心裡盤算著一件駭人的事,內心的忿
; w1 y& `1 G8 `怒在沸騰。但是,孩子走了過來,向母親問好,摟住母親的頭頸,吻她,非常天真可愛。她6 s/ u: d' ?* t+ D4 @" D
做母親的心受了感動,怒氣消散,眼睛不由自主地就濕了,眼淚奪眶而出。但是,當她發現
: p2 _, f- W1 h6 ?& \自己意志忽然動搖,母愛忽然過分了,於是她把臉轉向妹妹,不看兒子。但是,她仍然一會( u+ U5 U  |) M. f$ y7 M4 ^- T4 D9 L
兒看看這一個,一會兒看看那一個,說道:「為什麼一個會說這麼好聽的話,而另一個卻沒9 f+ K% t' \4 h/ `( g
有了舌頭就說不出話呢?為什麼他要叫我母親,而她卻不能叫我一聲姐姐呢?潘狄翁的女兒
2 Z: g3 Z. N/ U: C5 Q呀,妳要記住妳是誰的妻子!妳想對妳的丈夫不忠實麼?但是對忒柔斯這樣的丈夫忠──那3 o8 Y7 H3 R7 k" ]1 ?' w) V1 p6 s
真是罪過!」
( A4 [1 K. I; E! P% [
7 K2 V, p" _: G; D& e5 {  她二話不說,拉起伊堤斯就走,就像老虎在琲e邊上大叢林中捉住一隻小鹿一樣。她把
  O% o3 l. }- ]; R3 K; x7 q他拖到王宮(Ganges)的深處,那孩子自知性命不保,伸出雙手懇求,大叫「母親呀!母親, p" r4 O' [6 d( ]: K
呀!」想要去摟住母親的脖子。但是,普洛克涅一刀就砍進了他的肚皮,面不改色。這一刀0 l: v. }: a7 K) O! h: K. x1 x" K
足夠把孩子殺死的了,但是菲羅墨拉還上前把他喉嚨割斷。屍首還沒僵冷,還有一絲生命,
* [! B4 m. \6 \; A: H- ]) V" ^她就把它肢解了。一部分扔進銅釜裡去煮,一部分放在火上去烤,滿屋裡血漬斑駁。" P3 {$ u! O% A: F6 W# J9 r& X# I
  H, n6 H7 i/ V( E$ Y; ?  |
  普洛克涅隨後就請丈夫來赴宴,她丈夫也莫名其妙。她偽稱這次宴會是按她家鄉習慣舉
7 k: {. h8 T( b  [2 P: q行的,只有丈夫可以享受,並將侍從奴僕一律斥退。忒柔斯獨自一個坐在祖傳的宴會寶座上
: _, |" s9 H& m2 g& J; D,開始大嚼自己的骨肉。他這時完全蒙在鼓裡,說道:「去把伊堤斯找來!」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43:36 |顯示全部樓層
卷06_653-674:忒柔斯與普洛克涅姐妹變成鳥(They are transformed into birds)! t+ Y+ `+ V7 f- }

) c! i! k7 j4 W- q8 A  狠心的普洛克涅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快活,很想把害死兒子的消息說出來,她說:「你要
/ d/ A" R: i1 `& k找的人在你肚裡呢。」他向四面看看,又問孩子在哪裡。正在他第二次問孩子、叫孩子的時
; w" w- s3 {2 B" z) o5 c候,菲羅墨拉就像她方才的樣子,披散著頭髮,渾身濺滿血跡,跳了出來,把伊堤斯的血肉
0 s' C$ q) _* v& B' l模糊的頭顱向忒柔斯面前擲去。她真想能說話,用適當的語言來表示她的高興。2 A5 d  x/ k9 s* {
: [0 A: E* g1 ]% l5 B% {/ @
  忒柔斯大聲一叫,一下子把桌子推翻,喊著地府(Styx)中毒蛇纏頭的復仇女神(: N2 Q& Z& c. A& B6 g: U
Furies)的名字。他恨不能劈開自己的胸腔,把方才所吃的可怕的菜餚挖出來,把自己的骨* \0 R4 S3 C; T  p7 Y3 t! `
肉傾倒出來,這時他失聲而哭,把自己叫做兒子葬身的墳墓。隨後,他抽出寶劍就向潘狄翁
7 q+ x( h9 f3 z' W& u% P6 T3 G, s3 Z; X的兩個女兒追去。
" K6 M/ X4 ^& N9 E
! s. ]& ~) C! b4 V9 x9 O  這兩個雅典女子逃跑的時候,身體彷彿有翅膀駕著似的,啊,果然有翅膀,一個飛向林- a' B% b% \3 }3 \$ \3 ~8 T
中,一個飛上屋頂。直到今天,她們胸前行凶的痕跡還未消褪,它們的羽毛上還有血跡。忒
6 q$ V% ^; D( b# @' A( k! s1 S柔斯又是悲痛,又是急於報仇,在後面加緊追趕,但是,他自己也變了一隻鳥。在他頭上長+ X  x- Q9 I, [4 N
出了一個冠,他的寶劍變成長長的鳥嘴,他變成了一隻田几,牠的嘴就像一把武器。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44:16 |顯示全部樓層
卷06_675-721:北風神玻瑞阿斯搶娶俄利提亞(Boreas and Orithyia). m; O  x" P5 r! C1 W1 j

% @5 ^( l5 L5 r$ c/ U  潘狄翁(Pandion)聽到這悲慘的消息之後,天年未盡也便踏進了地府下界。厄瑞克透2 Q+ s  z7 D9 T# J" g' n
斯(Erectheus)接過了潘狄翁的王杖和國家的統治權。他主持正義,在武力方面更為強大) G* n# ?& _! y! T2 J) D! q
。他生了四男四女,女兒中有兩個長得一樣美。一個叫普洛克利斯(Procris),她嫁了埃9 P* c7 L7 b/ B$ s# u& [. p
俄羅斯(Aeolus)的孫子刻法羅斯(Cephalus),使他生活幸福;一個叫俄利提亞(
5 X  |0 n2 Y& [/ [% ]" `! NOrithyia),玻瑞阿斯(Boreas)愛上了她,但由於柔忒斯(Tereus)和特剌刻人(; u* p& _9 `5 `1 Q
Thracians)的關係,他的愛情受到了挫折,久久娶不到他心愛的人。同時他求愛的方式是7 _- t. b. l) ^) V8 \
寧肯祈求,不肯用暴力。
! d5 g5 ^# [4 T% H: L9 c/ O3 Y* F. k. S- H5 x
  但當用軟的辦法達不到目的時,北風神(Boreas)便不由得發怒而變得粗暴起來,這本# v, I2 x* o& A1 ?4 R9 J. y
是他的本色,通常的脾氣。他說道:「我活該!我為什麼要放下自己的武器──凶狠、暴力4 ^" s. g0 `2 ^5 N
、忿怒和恐赫不用,而要用和我不相稱的辦法──祈求呢?我是用慣了暴力的,我用暴力驅; e& \5 Y+ w4 G
散陰沉的烏雲,我用暴力震撼大海,吹倒粗壯的橡樹,叫白雪凍結,用冰雹捶打大地。同樣
2 d: w. o2 x: ^% ?. \1 P,當我在廣闊的的天空和我的兄弟們遭遇,天空就是我的戰場,我也和他們展開激烈的搏鬥
/ B. ~9 W8 o+ @$ k+ M,半空中響徹了我們交鋒的聲音,雲縫裡躥出迸發的火光。同樣,當我下到地府的洞窟,猛
5 o4 I! L$ i- a2 R, H) W3 v0 H力用我的背去拱那洞穴的最深處的時候,全世界為之震動,鬼魂為之不安。我應當用這辦法5 F/ v: O0 n* F" Y
娶妻,我不應該祈求厄瑞克透斯(Erectheus)做我的丈人,我應該強迫他。」
8 J0 D7 r% @/ [* E- M( j
$ t/ c/ v0 k7 P! `: y8 u( V  玻瑞阿斯一面說著這些話,或和這些話不相上下的話,一面振起雙翼,以橫掃一切的力0 |( ?; ~8 h: r' Y/ s3 k
量吹過大地,使廣闊的大海揚波。他拖著布滿塵土的長袍,掠過眾山峰,掃過地面,裹著一
8 A% o# s$ G, z  E, W" j, l" g團黑氣,用他褐色的雙翼抱住他心愛的俄利提亞,但她早已嚇得瑟縮發抖了。他抱起她就飛, o5 Q+ O! J5 |& C! K" ^- J
走,越是飛,他的激情的火扇得越旺。這搶親的強盜不停頓地在空中飛,最後才到了齊科涅
' q; l+ M  a2 {5 M  @) k+ B斯人(Cicones)居住的城市。
! _0 b& \4 J* k4 o$ F- T& V0 j+ M6 \/ o
  在這裡,這位雅典姑娘就做了寒冷國國王的王后,又做了母親,生了一對孿生兄弟,完
3 G. `( y' I+ a: W; o  I$ q* z全像他們的母親,只是長了一對像父親那樣的翅膀。但是,這對翅膀據說不是一生下來就有5 L) m6 n, ^* v* e, g( P( E% s/ E
的。當這兄弟兩個──一個叫卡拉伊斯(Calais),一個叫澤特斯(Zetes)──還是黃髮7 B0 |- I: f% y/ V- X
垂肩,臉上無髭的時候,他們並沒有翅膀,此後不久,當他們頰旁開始長出黃鬚,他們的兩
" q1 W' |. G6 s" o4 q- }肩才長出鳥一樣的翅膀來。他們的童年過去,長大成人,便隨著米尼埃(Minyae)人漂過無
0 j% x' j; p. t3 C: [  W8 D名大海,乘著第一艘船去尋找閃閃發光的金羊毛去了。
3 J2 s" i" D6 w/ v' C) S8 s2 a  s6 o0 [
《第06卷終》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6-20 12:51 , Processed in 0.135848 second(s), 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