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8258|回復: 17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06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33:20 |顯示全部樓層
變形記(Metamorphoses)
; C  H  E- K6 G8 r) {: i. x" r
; U. |6 n: }/ t0 Z) L奧維德(Publius Ovidius Naso)6 ?' T: g% t/ q! ~# {6 Z

2 y% Y) E8 u+ e& I& S卷06(共721行). _! k. F" x6 Q) A" Z

( y- @; b- O# k6 g卷06_001-025:阿剌克涅不敬女戰神彌涅耳瓦(Arachne rejects Minerva)
1 s) ^, N- P" p, {+ F# O9 |; P卷06_026-069:女戰神帕拉斯與阿剌克涅競賽(Pallas Minerva challenges Arachne)
  s% W+ I3 z. y( n卷06_070-102:女戰神彌涅耳瓦完成織出作品(Pallas weaves her web)/ p. P& o6 Y& Q) l9 B. N
卷06_103-128:阿剌克涅織出天神與人的故事(Arachne weaves hers in reply)
2 f3 W6 B0 [9 J: i1 G卷06_129-145:彌涅耳瓦將阿剌克涅變成蜘蛛(Arachne is turned into a spider)
( S; x, X- ~8 ?; n卷06_146-203:驕傲的尼俄柏拒絕祭奉拉托娜(Niobe rejects the worship of Latona)
5 L$ `% X/ j: [, M卷06_204-266:日神兄妹射殺尼俄柏的眾兒女(The gods' vengeance: Niobe's sons are
  v. r  y% ^6 T0 r/ ]+ E9 vkilled)

3 b+ b1 N4 o4 \5 I卷06_267-312:尼俄柏因傷心過度而變成石像(Niobe's daughters are killed: Her fate
: B4 B, C1 W/ }7 t

6 k% {8 e+ e8 T) }! M/ y9 `卷06_313-381:拉托娜把鄉下人變成蛙的故事(The story of Latona and the Lycians)
6 z3 _* V* a$ R1 o1 b* r卷06_382-400:瑪爾希阿斯被日神剝皮的故事(The tale of Marsyas)3 ?4 \! i* ~7 y
卷06_401-438:特剌刻的忒柔斯迎娶普洛克涅(The marriage of Procne and Tereus)+ d2 J& K' h( i3 _  f' u  L
卷06_438-485:忒柔斯對菲羅墨拉的不倫之愛(Tereus's passion for Procne's sister
7 q+ R3 }3 q" H" R8 d& o8 KPhilomela)

: @, b& C% |  Y" ]& A卷06_486-548:菲羅墨拉怒斥無恥姐夫忒柔斯(Tereus forces Philomela)1 j7 X7 R$ K; e1 V/ b- A) W( X
卷06_549-570:忒柔斯狠心割下菲羅墨拉舌頭(Philomela is mutilated)8 s. u5 a  B5 `6 ?
卷06_571-619:普洛克涅為妹妹菲羅墨拉復仇(The truth is revealed)
) G( h  s- E) o5 }+ f( V1 ]. \卷06_619-652:令人不忍卒睹慘絕人寰的宴會(The pitiless feast)* ]: I0 w4 a( @! ~5 H% F0 a
卷06_653-674:忒柔斯與普洛克涅姐妹變成鳥(They are transformed into birds)6 {! K2 }. P# K- m& L
卷06_675-721:北風神玻瑞阿斯搶娶俄利提亞(Boreas and Orithyia)- t+ G/ k& p: ^' R' W

8 `: T; I* b) c; \" w/ S4 W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34:01 |顯示全部樓層
卷06_001-025:阿剌克涅不敬女戰神彌涅耳瓦(Arachne rejects Minerva)
- M4 G. p' K* h  Y1 _8 e4 \, Q5 C2 J/ J# Q  ]! ?* z
  女戰神彌涅耳瓦(Tritonian Minerva)聽完了這個故事,表示很贊成文藝女神(. U4 J9 [# D& S( X5 W: e# o+ e, p
Aonian Muses)所唱的歌,也認為她們的憤怒是有道理的。於是,她自言自語道:「僅僅稱
$ A! T% f8 w; K+ _' h% r讚別人是不夠的,我自己也應受人稱讚才是,我不能讓人隨便輕視我,而不給他們懲罰。」/ L  L5 u/ d. ~* a7 ]9 L" U" j
& d! J% Z5 O' |. H/ O% X: m
  她說著,便想起阿剌克涅(Arcnne)這個邁俄尼亞(Maeonia)地方的姑娘。她聽說這
2 S! G- ~# o2 `9 L! g姑娘自以為紡織羊毛比她還好,不肯服輸。這位姑娘很有名氣,這既不是因為她出生的地方
0 S! y) n5 X0 p, F9 [2 t) E9 Q了不起,也不是因為她門第高貴,只是因為她手藝巧。. `8 d+ a6 Y& `* h- T0 P, _

. U7 L8 a, K' N0 F3 j  j  她的父親叫伊德蒙(Idmon),是科羅豐(Colophon)地方的人,經常替她用弗凱亞(2 [. W& }* I5 b2 @/ `  I0 R, K/ S
Phocaean)地方出產的深紅顏料染那吸水的羊毛。她母親已經去世,不過她也是個出身低微
3 R9 S8 Z7 @2 a$ m6 f: H/ Q的女人,和她丈夫一樣。但是,阿剌克涅姑娘因為手巧,所以邁俄尼亞各個城市無人不曉,
6 N6 n( n1 A3 f( D* {! j- e雖然她是貧苦小家出身,住在許派帕(Hypaepa)小鎮上。' H5 {7 h1 A: d$ W1 [  B
3 c' {2 a) h# @" A6 i; @) B. X+ E# c
  時常,林中的女仙們離開特摩路斯(Tmolus)山坡上的葡萄園,帕克托羅斯(Pactolus, {2 A9 i( d- m0 r5 H
)的水上女仙們離開自己的河流,來看她的精巧的紡織。不要說她製成的成品看著令人高興- o; a' D4 L! a% L4 M5 E
,就是看她紡織也令人高興,真是又優美,又靈巧。5 R2 N+ J, G7 J7 n: ~; O/ ?" n
; M2 Y8 p+ x' T
  她把粗羊毛繞成線球也好,或者搓線也好,或者往紡桿上添絮白雲似的羊毛也好,或者! J0 d# v) Q3 w! g4 T+ p" z+ W( s2 X
拉線也好,或者熟練地、優美地把紡錠捻轉也好,或者用針刺繡也好,你可以斷定,這準是
% @7 x# v* f9 {% \彌涅耳瓦(Pallas)教給她的。但是她不承認,只要一提這位偉大的女神是她師傅,她便生
: k% \7 f+ m; K! l% u5 ^氣,她說:「讓她跟我比比好啦,我若輸了,怎麼罰我都成。」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34:46 |顯示全部樓層
卷06_026-069:女戰神帕拉斯與阿剌克涅競賽(Pallas Minerva challenges Arachne)9 L2 `) ~  ^7 R/ J: |

9 [' E3 [$ q( y  彌涅耳瓦聽說,就變成一個老婆婆,頭上戴了灰白的假髮,四肢顫顫巍巍,拄著一根拐
) U0 }! I! c( m7 q7 c杖,向她說:「老年人至少有幾件本事是不能小看了的;年紀大了才有經驗。不要輕視我的% z' t& b; f  m8 }  B) G
勸告。妳紡織羊毛,妳儘管在凡人中間去沽名釣譽好啦,在女神面前,妳需要讓一著才是,
) J$ C" w. q: G妳應該低聲下氣向她賠個不是,妳這莽撞的姑娘。妳向她賠不是,她一定原諒妳。」
/ @" M. A7 k' {% F, O. ]) y8 N0 i3 q, O/ J
  但是,她向老太婆瞪了一眼,把手裡的毛線往地下一摔,怒氣滿面,簡直就想打她一頓
' c- r4 ~4 t' m$ R0 {1 D( ^似的。她對偽裝的彌涅耳瓦說:「妳這老糊塗蟲,老得都快走不動了,妳是活得不耐煩了吧
. z+ V$ i$ N- w/ k- S。妳要是有女兒、兒媳婦的話,去和她們去說吧。我會管我自己的事情。妳的勸告完全白費* N: \( d: j  X7 M
,我的意見並沒有改變。妳那位女神為什麼不親自來一次呢?她為什麼躲著我不跟我比賽呢7 n; C8 D) w( T
?」
* v/ [  j" }# A9 |% R8 i
4 w: Y9 J& t" q& K# T) z  女神便道:「她已經來到了!」說著,就脫去老婆婆的偽裝,顯露了天神真相。女仙們3 O/ b. I0 }  G& h; J
和附近來看的人都拜她,只有阿剌克涅不怕。儘管如此,她臉上也稍微不由自主地紅了一下
3 V% [# A. f. Y1 l; w,就像是黎明(Aurora)的紅霞照映邊空,等到太陽上升,紅光就退落了一樣。
) w; g& r2 `, ^" T, M
; ~7 n6 {* p0 A2 j$ T+ p8 m  W  但是,她還堅持比賽,而且她的自信已經發展到頑固的地步。在好勝的心情下,她奔向
8 _2 G& y) y! X( {自己的滅亡。朱庇特的女兒彌涅耳瓦並不拒絕,也不再給她警告,或推辭比賽。" j* h3 `7 T3 C5 X, o) @

$ c& g$ E+ n3 l! [; e3 {! y  她們毫不遲疑就在另一個地方支起織布機,各自鋪上經線,經線繞過機梁,用機杼把經
6 ?- p+ i( O$ N! I. A9 \線分開,然後用梭子織上緯線,手指穿來穿去忙個不停,緯線織上,連忙攏緊。
9 E$ k9 a$ g2 h
# p0 O) B1 S* _2 d+ _  她們束緊腰帶,緊張工作,熟練的手在機上移過來移過去,一心工作,忘了疲勞。她們) H, Q1 G( D' }7 B6 f  R
用紫紅色的線織著布,這種線都是在腓尼基的堤洛斯(Tyrian)地方用銅釜煮染過的。由深
# g+ W; H$ _* W0 m' z8 `入淺,由淺入深,絲毫不露痕跡,就像雨後天晴,邊空高掛的彩虹一樣,儘管它有千百種顏
+ p0 E, h3 e1 {! R5 E3 u# R色,但是肉眼絕看不出一種顏色怎樣就變成了鄰近的另一種顏色。相鄰的顏色分別不顯,但; i$ e! t9 ]& t/ G  ?/ v3 b, n7 k
是兩端邊緣上的顏色卻迥乎不同。她們還添上一些柔軟金線,描繪出古代的故事。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35:22 |顯示全部樓層
卷06_070-102:女戰神彌涅耳瓦完成織出作品(Pallas weaves her web)8 t. w5 Q. N5 X; f& h; M

4 u  B4 F; _$ q# \6 G* L  彌涅耳瓦織的是戰神瑪爾斯(Mars)在雅典的神山,描寫的是一場爭執,最後牽涉到這( V5 Z: \/ V0 D# D5 N' G0 v
座山的命名的故事。十二位天神高坐在寶座上,氣象森嚴,朱庇特坐在正中,每位天神各有! f; c) k! M" }
特點。朱庇特儼然就是眾神之王。海神(Ocean god)站著,用三叉戟向嶙峋的岩石敲擊,
- [& ?& A7 V; Z$ \7 t6 `6 }岩石被敲出一條縫來,海水從縫裡涌出,象徵著要占領雅典城,把它據為己有。女戰神把自
* K1 e0 ^0 U, J, l己也繡在上面,手持盾牌和尖矛,頭戴戰盔,盾牌保衛著前胸。她用尖矛擊地,地上便長出
) f6 g/ x' c. f9 {一株淺綠色的橄欖(olive-tree),掛滿了果實。眾神用驚訝的神情諦視著。/ C% E1 D7 m7 i

$ t8 `/ ?% }2 J! w1 y  最後她又繡上勝利女神(Victory)的肖像。但是她想應該再織些故事來警告對方,好
! E% Q$ Y: Q2 X& ?讓她知道,瀆犯天神會得到什麼結果。因此,她在四角織了四幅比賽圖,每幅都是色澤鮮明
* Q, ]6 a$ y, f/ W5 V8 g2 ?,具體而微。一角上,她織了洛多珀(Rhodope)和海摩斯(Haemus),由於膽敢僭稱自己
) |2 g+ l' d% |) [& [9 ~% o. Y是至尊天神,原來是人,如今便成了兩座荒山(Thracian Mount)。第二個角落裡,她繡上
) V8 N% q) V9 V6 d9 w$ _4 Z* d8 Z了侏儒國(Pygmies)女王革拉涅(Gerane)的不幸遭遇,她和朱諾相爭輸了,變成了仙鶴
( ^  s) {$ [, `4 s% ]& t" p4 o(crane),和自己的人民作戰。第三個角落裡,她繡上安提戈涅(Antigone)的故事,安/ T5 S  F; g# `5 _" p
提戈涅也是因為敢和朱庇特的王后作對,而被朱諾變成一隻鳥,特洛亞(Ilium)和特洛亞
4 I( I# b& ?% X. k7 R6 H, M的國王拉俄墨冬(Laomedon)也莫可奈何,她身上披上白色羽毛,一張嘴呱呱叫著,原來已
1 j5 v& U8 i/ G) r# N是一隻白鷺了。最後的角落裡,繡的是喀倪剌斯(Cinyras)喪女的故事,他正抱著神廟的( F! ^: a8 z. ]1 E6 E) H
石階,而這些石階原來是他的女兒們的四肢。他匍伏在石頭上像在哭泣。女戰神隨後在整幅
5 D) M3 Z/ |( ?% m圖畫的四周織上一圈象徵和平的橄欖葉。她停止了工作,這件作品以她自己的橄欖樹為結束3 m! k! y& a( ~+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35:58 |顯示全部樓層
卷06_103-128:阿剌克涅織出天神與人的故事(Arachne weaves hers in reply)/ @; Y! ~: n. O+ {  U

" Y7 ^0 \4 Z9 e1 e/ h  阿剌克涅描繪的是歐羅巴(Europa)被偽裝的公牛欺騙的故事。那條牛和真牛一樣,海
# O8 ~" Y, z) U8 _) Y水也和真的海水一樣。歐羅巴好像在回顧自己已經離開的陸地,好像在喊叫自己的伙伴,又4 |# [& Q* i: Z' n( e/ B7 S* O
怕海浪沖擊她,把一雙腳儘量往上提。她又織出阿斯忒里亞(Asterie)被一隻奮力的老鷹; [/ c2 x4 F' c: L# J, J$ P8 j% E
抓住的情景。她又織出了天鵝翼下的勒達(Leda)。她又添了一個朱庇特變成半羊半人的怪
0 c# v. u( C) l( M( G& y8 ]) \; u( \物(satyr),和可愛的安提俄珀(Antiope)生下孿生兒子的故事。她刻畫了朱庇特如何假
4 C. @- G# y* a4 t扮安菲特律翁(Amphirton),來騙阿爾克墨涅(Alcmena)的故事。又描寫朱庇特變成一陣( \# t3 W/ |8 C6 r- \+ i
金雨(golden shower),騙取了達那厄(Danae)。又織了朱庇特把埃癸娜(Aegina)變成; N: K1 G( T2 y$ }3 O0 N, _5 D
火焰(flame)的故事。又織了朱庇特假扮牧羊人,拐騙謨涅摩緒涅(Mnemosyne)的故事。
* Z# h6 `: H9 V& L0 E$ Q" Z; f變成一條花蛇(spotted snake),騙了得俄(Deo)的女兒(Proserpine)的故事。
" P5 M2 {% G2 ^* H7 m1 e7 [
3 \, R" a7 j% J; I6 E' a: J! `: Z9 U) N  海神涅普圖努斯(Neptune)啊!你變成凶狠的雄牛,誘騙卡那刻(Canace)姑娘的故. a5 _7 b" \7 @+ T: t1 u
事,也被她描繪下來了。海神啊!你偽裝成厄尼佩烏斯河(Enipeus),生下了巨人(
5 `1 z6 l; P1 a& d3 _, iAloidae)。你扮成了雄羊,騙取了比薩爾忒斯的女兒(Theophane)。你變作一匹馬,和金
- d( W4 U5 A4 r髮的、溫和的五穀女神刻瑞斯戀愛。你變成一隻鳥,和蛇髮的墨杜薩生了飛馬。你化作海豚
" p- }; C8 f3 H# p,和墨蘭(Melantho)相愛。這些形象,連帶事件發生的地點,阿剌克涅都織出來了。
, G- m& l0 Z; }* A* F; U1 }: q" H: w8 _8 T+ v
  她又描繪了日神(Phoebus)偽裝鄉下人、偽裝老鷹、偽裝牧羊人,騙了馬卡柔斯(0 H9 `5 Y& f' w( e& C9 ^; C
Macareus)的女兒伊塞(Isse)。她又織出,酒神(Bacchus)用一串假葡萄,騙了厄里戈! P! c  s# K( z
涅(Erigone)的故事。巨人薩圖爾努斯(Saturn)變成了一匹馬,生出半人半馬的怪物喀
0 I7 t. `# v6 c/ q+ C戎(Chiron)。這匹布的周圍一圈,織滿了花朵和盤繞的藤葉。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36:30 |顯示全部樓層
卷06_129-145:彌涅耳瓦將阿剌克涅變成蜘蛛(Arachne is turned into a spider)1 ^5 o! N/ r) \' b
, s8 r: e# @7 K$ e* a: r4 L8 K
  這件活計,不要說女戰神,就連嫉妒女神也挑不出一點毛病。金髮女神見她織得好,非
; G9 y! D! ]6 C+ [4 f常氣憤,就把這塊織成的錦繡,連同上面描繪的天神的醜事撕碎,用手裡的梭子連連在阿剌
- X" x( u; D$ P* n; c克涅的頭上敲了三、四下。可憐這姑娘如何忍受了,就套了個圈兒上吊死了。
7 r  C5 e; G  n3 o& _4 A' Q1 C" V( Q* }. K+ }8 t
  女戰神見她上吊了,心中憐惜,把她解了下來,說道:「壞姑娘,妳還是活下去吧,但% x+ r0 w; a" {0 X0 @
是妳老得懸在空中,妳的族類也要受到同樣的處罰,使妳們將來世世代代得不到安全。」' u# h8 h" Y( U

9 h) s$ v9 [8 S" m- ?: ?  說著,她轉身走開,一面用地府(Hecate)的毒草的汁液洒在姑娘身上,姑娘的頭髮一! s* C' f  {! }3 ]3 @
沾毒汁就脫落了,耳朵鼻子也脫落了,頭部縮小了,整個身體也收縮了,纖長的手指變成了* M  |3 A% D/ w- {- N& h( n1 [
腿,其餘都變成了肚子。她從此永遠紡著線,她變成了蜘蛛,還像往日一樣地織呀織呀。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37:11 |顯示全部樓層
卷06_146-203:驕傲的尼俄柏拒絕祭奉拉托娜(Niobe rejects the worship of Latona). n! c+ U+ H5 x/ V7 M

, q! @  H' @  ?! o4 f  呂底亞(Lydia)全國嘩然,這故事傳遍了佛律癸亞(Phrygia)諸城,全世界無人不談8 B% Q7 q: i; L5 N
論此事。尼俄柏(Niobe)在沒有結婚以前,原是認識阿剌克涅的,那時,尼俄柏還住在邁) h. P1 w/ X* y+ B7 X
俄尼亞(Maeonia)的西皮羅斯(Sipylus)山旁。她聽了她同鄉姑娘阿剌克涅的遭遇以後,
( Z% u% I% k2 t! X* T- v並不引以為戒,並不對天神讓步,也並不口中尊敬天神。有許多事本來是可以使她驕傲的,
" `& X. p; [2 w, U! x5 C5 P例如她丈夫(Amphion)的技巧,他們兩人高貴的出身,他們的權威,這些固然也使她高興
# w/ F) S- s% V* ?) Y7 P$ q' X,但她偏偏要認為自己的兒女最足驕傲。她本來可以算作是最幸福的母親的,可惜人家沒說
: E; Y9 m0 i' H7 J  U! k* g,她自己已先把自己看作是最幸福的母親了。
8 r) W$ U) v; y4 e1 n- ?5 F* ^; ~: o+ D; a! V9 f
  有一天,未卜先知的神巫忒瑞西斯(Tiresias)的女兒曼托(Manto)受了神的感召,9 b$ k# q" X7 J. u$ `+ X
在忒拜的大街上,一面走,一面逢人便宣布道:「忒拜(Thebes)的婦女們,去到拉托娜(
; _! E( F$ \8 @" {% Q7 q- YLatona)廟去,去向她和她的兩個孩子(Diana and Apollo)進香禱告去,頭上要戴上桂葉7 h" T' n0 f9 ~) ]
冠。我宣布的是拉托娜的命令。」大家都聽從她的吩咐,所有忒拜的婦女頭上都戴了桂冠,; t. w8 E# ?) a- k) W6 z. C  b, J
在祭壇前焚香祝禱。9 G1 z* x: e9 x$ J

+ ]5 d* ?% |+ N# n( m- D$ T  看,尼俄柏也來了,許多人陪伴著她。她穿著金線繡成的佛律癸亞式的長袍,非常引人
1 ^9 L5 j* n) ~+ _注目;她面容秀麗,可惜掛了點怒氣。她把優美的頭一昂,頭髮落在兩肩。她停下腳步,把
0 N* e+ W$ z5 t' |' l/ E身體挺直,驕傲地向四面一望,說道:「你們瘋了麼?你們只知道敬奉聽說過的神,卻不敬8 h6 i1 [0 I; b' S8 V8 F2 F7 Z
奉親眼看見的神。你們為什麼在這神壇前朝拜拉托娜,我也是神,為什麼不給我燒香?我的  v2 \' y& z  d! }9 N
父親是坦塔羅斯(Tantalus),凡人中只有他曾經和天神同桌進過餐;我的母親是七星之一9 Y: Y  G9 P, B' _
(Pleiades);我的外祖父是雙肩擎天的神阿特拉斯(Atlas);我的祖父是朱庇特,而且# I" }( [7 V! r0 U. ]% B! s* A5 A
,使我感覺驕傲的是,朱庇特也是我的公公。佛律癸亞各族人民都敬畏我。我是卡德摩斯(: P+ Y" j5 d1 \- C0 X; h
Cadmus)王朝的王后,忒拜城是我丈夫用琴聲感動頑石建造起來的,忒拜的人民都公認他和* G; c5 \9 b* _5 |
我是忒拜的統治者。在我的宮殿裡,我眼光所見之處,無處不是堆積的寶貝。此外,我的美
0 I7 X% L! L* P( r2 [" q貌可以和天上相比。這些都不算,我還有七子七女,七個媳婦七個女婿。你們應當先問問有
; P3 V0 m' T$ N* H, H& m. X沒有可以使我驕傲的理由,再去大膽地朝拜拉托娜而不拜我也不遲啊!拉托娜的父親科俄斯9 ?: z8 O6 I1 t8 l/ M, `/ _
(Coeus)是個無名之輩,拉托娜自己有一次要養孩子,大地雖然無邊,連一席地都不給她7 F3 u2 N& R2 W

1 v# |9 j1 @" A
1 `( n0 l% ?: z  「天、地、海都不收容你們這位女神,宇宙之大無處容身,她簡直像個流亡者。最後,
$ `/ u% q6 v6 g" M7 j2 s. b還是提洛斯島(Delos)可憐她無家可歸,對她說:「妳在陸地上漂流,我在海上漂流」,
3 o7 t! K. q6 Z" J& M9 `# T1 ?# M, i) _才給了她一席不穩定的立足之地。在島上她生下兩個孩子,只夠我的七分之一。誰能否認我0 L( V' v& E/ \6 B8 n" H
的福氣大呢?誰能懷疑我的福氣不長久呢?我要麼有什麼,我還怕什麼?命運女神是傷害不
: U: {0 \8 R; Y( U; P, F, N到我頭上來的。就算她把我所有東西奪走許多,我還可以剩下許多呢。我的福氣把一切憂慮
7 l7 ?8 ^# e; a: S都沖散了。假定命運女神把我許多兒女奪走,無論如何也不會只剩下兩個,像拉托娜那樣。
, K6 ]0 J6 x1 \/ H: ]* e$ g3 a" b她只有兩個孩子,其實和無兒無女的人也差不多。快給我走開,你們供過的祭品足夠了,把7 Y4 B8 e* \) y9 {" W
花冠都給我摘下來吧。」她們都摘下了花冠,祭祀未完便離開了,但是她們口中不說,心裡. }1 y# n# x1 E$ }' |# B1 d
還是盡力向女神祝禱。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37:57 |顯示全部樓層
卷06_204-266:日神兄妹射殺尼俄柏的眾兒女(The gods' vengeance: Niobe's sons are
; P+ a' n1 ]9 v2 z. s( Pkilled)
+ a& F  ~; \: @2 U4 m9 q* x  J
9 n; c6 m0 b8 w0 b9 M  女神拉托娜很是氣憤,在鏗托斯(Cynthus)山對日神阿波羅和狄安娜說:「我是你們
1 T/ X# V, M% V9 w, K的母親,我生養了你們,感覺很驕傲,除了朱諾以外,對任何女神我決不服輸。現在有人懷5 j, Q$ R$ }: k: w8 W
疑我的尊嚴地位了。孩子們,你們要不幫助我,那麼我的祭壇前將要世世代代斷絕香火了。
3 J& F5 T5 a4 y# m- S$ C# C$ |" w「我氣憤的還不止此。坦塔羅斯的那個女兒不僅使我蒙受損失,她還侮辱我。她居然敢說她
* U6 _  b" W: q0 K2 K2 j  b4 T的兒女比你們強,還說我無兒無女!就讓她嘗嘗無兒無女的滋味吧!她的那張褻瀆神明的嘴; Z( {* S5 l- w8 F
和她父親簡直差不多。」拉托娜說完,本想接著懇求兒女。這時,日神打斷了她的話頭,說
5 D7 `2 z$ _4 ]: z3 r道:「不用多說了,抱怨半天反而耽誤了處罰!」狩獵女神也這麼說。於是兄妹二人立刻飛+ N; r" ~. w- B
上天去在卡德摩斯的城邊落下,周身有雲氣籠罩著。
  }9 {# i5 M( Z3 L4 f3 A/ R
0 Y2 n6 {% q9 R% V# c6 c  在城牆邊有一片平坦的場子,戰馬經常在這裡馳騁,馬蹄和戰車早把這片土地輾平。安% V8 d- z4 z( F5 m+ b
菲翁(Amphion)的七個兒子有些正在這裡騎著駿馬,牢牢坐在披著提洛斯(Tyrian)紫毯8 ~7 E4 c3 [5 X+ c; I
的馬背上,手裡握著金絲韁繩。其中有一個是伊斯墨努斯(Ismenus),是他母親的頭生兒' T' u  S1 n8 J7 l2 i& j
子,正騎著戰馬繞場盤旋,他勒緊韁繩,戰馬口飛白沫。忽然他大叫一聲:「哎呀!」胸前* }' r; `# h! B$ u3 Z" O, q, F
中了一箭,韁繩脫手,慢慢從馬的右肩前跌落地下。
. s% Q0 R0 @5 [' Y) m, u+ ?! l) ?7 ^* r) C& Y$ d* J! H5 T/ [# A( _
  接著,西皮羅斯(Sipylus)聽見半空箭聲嗖地一響,立刻放馬跑去,就像船主看見雲7 G" ]4 [6 G% m, z8 r
起,知道風暴來臨,趕緊張起所有船帆,讓每一張帆都吃著風,加緊逃跑那樣。正當他逃跑
, w' ~2 I' L! ~- X) a) }之時,那支箭是任何人也躲不過的,早把他趕上正插在他的後頸上,顫動個不停,而鐵的箭
( q% X( \' U* K, x* }# p4 C+ t3 q頭早從前面咽喉透過去了。他向前撲倒,從馬頭上栽下去,落在馬腳邊,鮮血染了一地。1 Y+ V2 C  I5 ^! N. }+ p( o9 z, P* y, k
7 T$ |# Z/ o7 w, j$ C
  不幸的菲狄姆斯(Phaedimus),還有和外祖父同名的坦塔羅斯(Tantalus)這時已經
: B# J" Z+ l7 Y* ]9 {練完經常練習的馬術,正在演習適合於青年的角力比賽。這時,他們兩人正緊緊抱在一起,
3 A- `( Z- j0 ~" y胸對著胸,不可開交,忽然拉滿的弓上發出一箭,把他們兩個一同射透。兩人同聲哀號,一6 O6 F2 u& y4 h3 \$ m4 {
同倒下,在地上疼痛難當,四肢抽搐,兩人同時瞑目,同時氣絕而死。阿爾菲諾爾(7 J5 ~$ K3 @& N* `. h2 ?  W
Alphenor)看著他們死了,捶胸大慟,跑過去抱起他們僵冷的屍體,正在表示兄弟般哀悼之
; F- Z% h5 D( n7 c際,他自己也倒下了。原來阿波羅一箭正中他肋下,把他射死了。他把箭拔出來,箭矢上鉤. D& P1 K9 Q4 ?8 ]. H" H9 {
住的腑臟也帶了出來,鮮血噴得好高。
/ H7 M# M$ E) H  r" W+ A% E
! H5 S- p3 W6 {' ~0 E/ h- G  但是,年輕的達瑪西克彤(Damasicthon)受傷還不止一處呢。一箭正中他小腿和大腿
$ U) X5 e/ i: y3 P8 E1 ?之間,膝蓋的後部。他正想用手把這支可能致命的箭拔出來的時候,又飛來第二支箭穿透喉0 T# d+ a+ r# {9 r
嚨,只留下箭尾露在頸後。鮮血涌上來把箭沖出來,又向空中噴射。伊里俄紐斯(Ilioneus6 D/ K* U5 j) y8 d; Z+ G
)是最後一個;他伸出雙手,向天祈禱,但這又有什麼用處?他說:「各位天神,饒了我吧
) z4 C: t( x2 s0 n4 t。」他不知道他是無需向一切天神祈禱的。阿波羅很受感動,起了惻隱之心,但箭已發出,6 G0 I  W3 S( d% r4 m1 z
無法收回,因此這青年也被射倒,所幸是"輕傷",箭中心臟,並不算深。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38:37 |顯示全部樓層
卷06_267-312:尼俄柏因傷心過度而變成石像(Niobe's daughters are killed: Her fate8 f+ N/ N% N6 }1 q, {4 E+ m, V. F0 m
7 ], x" {$ U& }2 X

8 C9 d; I+ b* v  一時,這事早傳開了,人民哀慟,尼俄柏自己的朋友們也都傷心落淚。做母親的尼俄柏
. G  a# G4 y0 ~' b2 b這才知道發生了橫禍。她非常吃驚,吃驚的是,這件事怎麼居然發生了;她非常惱怒,惱怒# `9 X5 U. m  I* _/ J
的是,天神們居然敢這麼大膽,居然有這麼大的威力。至於,做父親的安菲翁,早已一刀刺1 S4 e8 f. s+ Y# w
進自己胸膛死了,因而他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也結束了悲痛。至於尼俄柏,那真是前後判若- V; x' q: s0 e& E: g5 b6 F
兩人,不久以前,她還把人們從拉托娜的神壇前驅散,在大街上高視闊步,她的朋友見了,
$ \0 M3 d5 n; p" y$ V0 p) M哪個不羨慕,如今,連她的敵人看見了她,也都覺得可憐。她匍伏在兒子們僵冷的屍體上,. M  R* G/ s+ ^6 o+ a
瘋狂地亂吻著他們,這是最後一次了。她向天舉起蒼白的手臂,呼喊道:「殘忍的拉托娜,1 @& G. G* ^; g1 w0 M
我傷心,妳可稱心如意了吧!我難過,妳可心滿意足了吧!好吧,把妳那吃血的肚腸填滿吧
% Q' {: ]" M! Z!我的七個兒子死了,就像我自己死了七遍一樣。妳去為妳那可詛咒的勝利高興吧,歡呼吧
/ \9 [/ q& P& {! \$ I3 m。這算勝利嗎?我雖然不幸,妳雖然幸福,我的還是比妳的多。雖然死了這麼多,勝利還是+ f! D* P9 F3 B% v  B* k
屬於我!」1 Y1 f" p% X' V8 S: p2 |
6 M3 j  q5 l' N" G0 z, o4 V9 E* j( U
  她剛說完,只聽弓弦噹的一響。大家都驚慌失措,只有她不怕,她的不幸使她膽子壯了
+ W' ~7 t9 K( P! o' k* c  U。她的女兒們這時正站在兄弟們屍床旁邊,頭髮散亂,身穿黑袍。其中一個正在把一支箭從6 V1 W9 D! E5 D# A  M
一個兄弟的肚皮上拔出來,忽然應聲而倒,倒在他的屍體上,失去知覺,已經死了。第二個
; |% W3 d- G6 L, Y3 e) j女兒正在安慰母親,忽然不說話了,不知哪裡受了傷,痛得直不起腰來。她雙唇緊閉,氣絕! x8 J2 C" w  X" @+ e
而亡。另一個正想逃跑,但是白費心機,也倒下了。另一個倒在自己妹妹身上,一個死在隱
. z! _0 d: I' a* _; d' Z: Y8 L蔽之處,一個渾身戰慄人人可見,也倒下了。到此為止,已有六個女兒受了各種傷,死去了# h' X- n# f: E
,最後還剩下一個。母親彎著身子,用自己的袍子掩護著她,一面喊道:「給我留下一個吧4 r% f% n3 w" P% U: W2 v$ {
!這是我的最小的姑娘!我的孩子都死光了,我求妳給我留下這個最小的吧!只留下一個!
4 F' v. B! M: R3 A, T# `4 u! p」,她還沒有禱告完,她要拯救的孩子早已沒救了,早已死了。這時,這位無兒無女的母親
8 h+ F, u5 E0 n: R4 c,望著周圍兒女和丈夫的屍體,坐在地上,悲痛得直像木雕泥塑的一樣。
! q; M& O7 @$ G
1 E$ s: f* g/ A# V4 B" D, e/ l6 v. [  她的頭髮在風中也不飄動,她的臉蒼白而無血色,滿面愁苦,兩眼呆呆地望著,看上去
# U( d) V0 j0 O/ o, u0 S- F,一點生氣都沒有了。連她的嘴都不說話了,舌頭凍住在上顎,血管也不摶動了,頭頸不能0 ?: s) O! y$ l8 h7 `
彎,手臂不能抬,兩腳不能走路。她的五臟六腑也都變成了石頭。但是,她還在流淚。忽然) x: Z+ O8 y( a) e& M
,一陣狂風,把她吹回了家鄉。狂風把她吹落在山峰上,她還是流淚,直到今天,眼淚還從
+ b6 c7 ?- ?& w+ y7 d- J" d5 `: D* \* O; X這塊白石上流出來。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39:12 |顯示全部樓層
卷06_313-381:拉托娜把鄉下人變成蛙的故事(The story of Latona and the Lycians)
" B9 X1 |3 p  c- I+ h# x; ?8 J
! _, i% p1 Z3 ^  女神這一怒,使得男男女女無不惶恐,比以前更加虔誠地信奉這位生下兄妹兩神的母親
8 t& p% o* w# @" _* l6 C3 Z了。世上的事情往往如此:近事常會勾引起往事。有人這時便談起下面這個故事。「在呂喀
) D6 D5 y1 B; r" W亞(Lycia)的肥沃的田野裡,古時候有幾個農民,他們也因為怠慢了這位女神而吃了苦頭$ p; B1 }. q' F" ?( f3 R
。知道這件事的人並不多,因為那些遭殃的人並非高貴門第出身的人,但是這件事卻也令人8 z2 B: O: N  Q, \8 w  X
驚奇。那因此而出名的池塘,我是親眼看見過的。當時我父親還在世,但是已經上了年紀,
: r$ d6 Q3 k/ R' u4 M身體衰弱,不能出遠們,就叫我到呂喀亞去趕回來幾頭精壯的公牛,並且派了一個本地人給" R- z8 S+ H% F+ V5 t
我帶路。我們兩人在草原上看見一個小湖,在湖心裡,有一座古老的神壇,祭祀多了,早被) M  }/ s9 R8 A- p0 X
煙火熏黑了,神壇周圍長滿了搖曳的蘆葦。我的帶路人停止腳步,戰戰兢兢低聲說道:『求& ?5 }1 k+ q" Z5 U$ q/ S
你大慈大悲!』我也跟著低聲說道:『大慈大悲!』
( A* z4 T& b4 [# R! [9 u3 J1 v, l& e9 J( J1 Y8 p
  「我就問我的嚮導,這座神壇是祭水神(Naiads)用的呢,還是祭林神(Faunus)用的5 S0 W& L/ `8 E; t. H- g
,還是祭本地什麼神用的。他回答道:『不是的,這座神壇不是祭什麼本山本土的神用的。
# D# i2 E+ R2 t3 N( d2 C這座神壇祭的是她:就是被天后朱諾放逐出人間、游動的浮島提洛斯幾乎不敢收留的那位女5 D4 ?9 ?' I1 L2 P: U# P7 u
神。『在島上,倚著棕櫚樹和橄欖樹,不管朱諾是否高興,她生下了一對孿生兄妹。後來連" p; S! K% P$ \2 P5 N* n2 x$ z
島上也待不住,雖然剛做母親,也不得不懷裡抱著一對剛才呱呱墮地的小神逃跑,怕的是朱( N6 p, ~  |; b* ]+ \3 ~
諾追趕。" d  ~3 e$ U1 m( f0 S
( z  W2 p% x+ r; y7 s8 F; I
  『她一跑跑到呂喀亞的邊境,正是喀邁拉(Chimaera)的家鄉,烈日當空,照射田野,! J( Z8 V1 q5 K% i
女神走了一路,非常疲倦,又是太陽晒,又是口渴,看看要暈倒了,孩子又餓得把她的奶也6 p5 S2 s; I2 ~) Y
都吃乾了。正巧這時她看見山溝裡有一個不大的湖,有幾個鄉下人在摘柳條、蘆葦和長在濕5 U- [2 C# H; m1 V, I+ I: B1 R
地上的茅草,拉托娜走到水邊,跪在地上想喝點清涼的湖水解渴。但是,這些鄉民不准她喝
: R- J) h, N3 R' z' h6 {' W水,她就向他們懇求道:『為什麼你們不准我喝水?喝水是人人能享有的權利。大自然創造" F3 ^" s* w  D5 l
了太陽、空氣和水,不是讓誰私有的。我要求的是人人能享的權利,雖然如此,我還是向你3 f1 U# s( G2 t  k/ U
們好言相求。我並沒有打算在你們池子裡洗腳、洗澡,我只想喝點水解渴。我現在說話,嘴
1 {% S- N/ l: {7 W. v" m是乾的,一點津液都沒有,我的喉嚨都快裂了,我的嗓子都快沒有聲音了。喝一口水,對我
/ t+ O% `3 u0 C3 y$ k  V! @來說,就和仙露一樣。我坦白說,喝一口水就等於救我一命;是的,你們若是准我喝水,就3 O, D! S1 {3 k! ?( |2 F: }
是救我一命啊。再說這兩個孩子,你們看了不動心麼?你們看他們在我懷裡把小手兒直往外; x- O0 r9 N) t2 e" X1 h% L
伸。』
$ U( i1 I0 J) m4 n6 B
# ]- m, ^- ~8 Y  「『正巧,這時兩個孩子把手伸出來了,女神這番和善的話,誰聽了會不感動呢?但是
" w" d- C( {7 G" G- E: j& C,隨她怎樣祈求,他們堅決不肯,並且恐嚇她,罵她,要她走開。他們這樣還不滿意,他們# V4 n7 k2 U% F/ W( u5 K, A
把手腳都浸進水裡,把水底輕軟的泥土都攪了上來,還在水裡惡意地跳來跳去。女神一怒,
  A; X8 a8 ?- M6 k0 Q5 H忘記了口渴,她也不再向這些卑鄙的人懇求了,忍無可忍,只好拿出女神的威嚴來說話了。* `/ |0 ]+ z" ]' a: l0 F$ l
她兩手伸向天上,說道:『你們在這池塘裡生活吧!』女神的禱告果然實現了。他們喜歡在3 g0 q; I, u& Z, I
水裡,有時全身浸沒在水裡,有時把頭露出來,有時順著水面游泳。有時他們坐在蘆葦岸上: y# u. r' z5 @  V0 S2 ^
,有時又跳回清涼的池水。但是,直到今天,他們還是和從前一樣:一開口就是亂吵亂罵,2 k0 w1 [( y# O$ A; r
即便淪為水族,仍是那樣毫無羞恥;即便浸沒在水裡,他們還想繼續罵人。他們的聲音也嘶
- ~! X, F! D) j啞了,他們的喉嚨脹大了,他們不停地吵嘴,結果嘴巴也長闊了;他們昂著頭,結果後頸和
) c* L6 Z) _. e9 q背長在一起了。他們的背是綠的,他們身體上最大的一部分--肚皮--是白的。他們是新變成
4 O( [, |# i0 r! s: d( x的青蛙,在池塘裡跳來跳去。』」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1-22 14:24 , Processed in 0.141827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