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admin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05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27:45 |顯示全部樓層
卷05_385-424:冥王駕車強行擄走普洛塞庇娜(Calliope sings: Dis and the rape of
- @2 ?" F' P) M4 {3 Q+ F: a4 d0 F& d$ wProserpine); n% s2 d  Q1 j. M7 Z. `
7 ?3 y; D2 e; m5 ]# B
  「在亨那(Enna)城外不遠,有一個深邃的池塘,名叫佩爾古斯(Pergus)。池上天鵝2 z5 w, d: }, \
的歌聲比利比亞的卡宇斯特(Cayster)洛斯河上的天鵝的歌聲還要嘹亮。池塘周圍的高崗" P1 ?( q& ^, ?/ z& t4 ?8 O7 `7 q
上有一片叢林,像一把傘似的遮擋住熾熱的陽光。枝葉發出沁人的清涼,濕潤的土地上開著4 q, Z) [# Z$ F- f) T$ u4 z
豔麗的花。這地方真是四季如春。普洛塞庇娜(Proserpine)這時候正巧在林中遊戲,採著
! x$ F/ U  s7 [紫羅蘭(violets)和白百合(radiant lilies),像個天真的姑娘那樣,一心一意地在把
+ ?# |% l) b$ s7 r: G4 w' v4 p花朵裝進花籃裡,插在胸前,她想要比同伴們採得多些,不想卻被普路托(Dis)瞥見了。- \  l4 M1 O7 \# d2 q0 b' J2 i
他一見鍾情,就把她搶走,愛情原是很冒失的。姑娘嚇壞了,悲哀地喊著母親和同伴們,只
( U4 c* H! v) h) l4 g4 T是叫母親的時候更多些。因為她把衣服的上身撕裂了,她所採的花紛紛落了出來,她真可以% I3 z) ~1 }0 p0 E0 }. r! O
算是天真的姑娘,就在這樣的關頭,還直捨不得這些花呢。搶親人駕車疾馳,鞭策著駿馬,) y( a& h5 S$ m; }- C
口裡喊著每匹馬的名字,把那染黑了的韁繩一味地在馬頸和馬鬃上抽打。他馳過許多深淵,
$ e1 |& h! t5 U7 L馳過硫磺氣味從地下沸騰而出的帕利齊湖(Palici)馳過巴齊斯族(Bacchiadae)從希臘兩4 A8 X5 `. j: g' v( b  w
海之間的科林斯(Corinth)逃亡出來,在大小兩港之間所建立的都市。
5 V1 ]1 f0 b' \8 N$ b1 }3 Z. J! E9 \3 a0 Z
  「在庫阿涅(Cyane)和皮薩(Pisaean)的阿瑞圖薩(Arethusa)之間有一道海灣,夾
) X! v! Q% c6 D$ C6 H- _8 n在狹長的地岬之間,在這裡,住著西西里(Sicilian)最有名的女仙(nymphs)庫阿涅(
% ?7 t/ n, F0 @( k% HCyane),庫阿涅湖就是因她而名的。她站在湖中,露出半截身體,認出是普洛塞庇娜,便8 c" }& }2 ]. h9 X% m
向普路托喊道:『你不准再向前走了!你怎能作刻瑞斯(Ceres)的女婿呢?她明明不願意2 ]& N+ I) G" b/ E7 _7 k  r3 B  M
。你應該向姑娘求愛,怎會倒搶起來了?假如你允許我將小比大的話,我嫁給阿那皮斯(7 Z2 }* M" U1 x2 N, x
Anapis)也是因為他先向我求愛,我才答應他的懇求,豈是像這位姑娘這樣因為害怕暴力才
2 b; v. D% i. q! Y( y. v( K6 Q嫁人呢?』她說完便伸出雙手,擋阻了普路托的去路。這時,普路托心中怒火早已按捺不住  K3 F+ Z" f9 F) ~8 C
,拼命趕著威勢逼人的駿馬,右手揮舞著寶杖,向湖水打去,湖底出現,泥土裡打開了一條" w$ L  K0 C. ^( t$ A
路直通地府(Tartarus),戰車便直衝下去,消失在深邃的地穴裡去了。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28:25 |顯示全部樓層
卷05_425-486:刻瑞斯到處找不著普洛塞庇娜(Calliope sings: Ceres searches for
" L) X7 q/ t& Q' E- ~Proserpine)
# G- r: Z: Z: C2 p# u; E+ F
, s- M" \$ ~$ |) q/ M: v  「但是,庫阿涅一方面替被搶的女神難過,一方面眼看自己在湖上的權利被人踐踏,心
9 \$ N3 I, m0 X! q5 K' |! k裡暗暗感傷,難以自抑,不覺大哭起來,哭著哭著自己也化為湖水了。方才還是統治這個湖
/ w8 {% p- y3 N: _& B0 B  K' t的女神,現在也變成水了,你分明可以看見她肢體癱瘓,骨骼軟化,指甲失去了硬度,柔軟4 ]+ V% O$ K7 O/ }. U" D
的部分像深色的頭髮、手指、腿、腳先溶化;柔軟的東西變水本來不難。然後肩、背、腰、" Z/ ^% l& Z; ~8 {
胸也都消失在水裡。最後,血管中的活血沒有了,只有清水在血管裡流動,凡是你能用手把
: ?1 l7 E% M+ U5 ?& }& }握得住的都沒有了。8 d- g; {( c' g$ N! l5 L/ T$ y8 d( y- H

* ~3 s$ p# E% c5 c  「再說,刻瑞斯這時焦急萬分,走遍天涯海角,只是找不著女兒。不論頭上還沾著露水
1 r. ^7 [0 h2 p; E& H就已起身的黎明女神(Aurora),或黃昏時出現的金星(Hesperus),都從沒有看見她休息
+ {" g& A. B: e/ r! S過。她在埃特納火山(Etna)上點起兩根松木火把,在寒霜黑夜之中,無休止地行走著。等$ Z: P5 u6 A, D0 Z  X+ b9 a
到溫暖的白晝來臨,星辰稀疏了,她還是在找自己的女兒,從日落到日出一刻不停。9 B1 N/ I) E$ ]. m* q, M$ N' K, c' Y

4 U/ P3 h' B% h  b+ ^  「她走得又累又渴,在沒有泉水可以潤潤喉嚨的時候,可巧看見前面有一所茅屋,便去( q& [5 N# L4 \+ \9 ]* i
打門問訊。老婦開門看見了她,她便問老婦討口水喝,老婦便舀一碗甜水給她,上面飄著些
- |% S+ E, S" }( R( G/ E炒穀。她正在喝水的時候,有一個莽撞無禮的孩子老看著她,笑她,說她饞嘴。她一氣便把
) L- S/ L4 |  V) N喝剩的殘水連同炒穀潑了他一臉,他的臉上立刻長出許多斑點,手變成了腳,又多長出來一
; `" F: T: y! T# S# U5 P8 x條尾巴;他的身材也縮小了,免得他個子大力氣大為害也大,他變成了一條蜥蝪(lizard)
1 u* X% w, \# A3 y4 R) X7 e,一條比平常蜥蝪還小的蜥蝪。老婦大驚而哭,伸手想去撫摩牠,但是牠逃走了,找了個地
5 I$ A6 Q% ~: W方躲藏起來。牠的名稱和牠的身體很相稱,因為牠身上長滿了白點。6 f6 u1 \4 I3 I
* }1 d% P2 Y% V7 M, `- c
  「刻瑞斯歷盡千山萬水,真是一言難盡。沒有一處她沒有找到過,最後回到了西西里。9 ^' y: n$ {- ]1 e4 R3 [1 J/ H2 A
在西西里島上她還是東尋西找,不覺來到庫阿涅湖。可惜庫阿涅女仙已經變成水了,否則她* A) O- i( {/ W4 ^# _
一定會一五一十都說出來的,但是她儘管想說,她卻無嘴又無唇,說不出話來。即便如此," U+ V+ \' Y  V$ ?* t
她照樣還是顯示了一些跡象:她把普洛塞邑娜的腰帶飄到水面,這是普洛塞庇娜無意中失落3 R2 f7 V& ?/ y, z1 {% j
在水上的。
6 E/ g1 A& R  ?$ E  ^1 j4 p. r# j- o5 O; K; U7 t
  「她母親看著眼熟,知道是女兒的東西,這才猛醒,曉得女兒被搶了,於是拆散頭髮,# M0 {% c! \4 M
用手再三捶擊胸膛。這時,她還不知道孩子在哪裡,她只是一味地咒罵土地,罵它忘恩負義
7 t( n* J' f8 O% w. B7 @7 u,白白把莊稼送給它了。她尤其痛詬西西里的土地,因為正是在西西里的土地上,她發現女
, j1 i% e( C9 S7 i  l; N& H兒丟失了。
& D- [4 `7 A5 \) q# x* i0 N- J8 G6 c. m
  「她一氣就用手把耕地的犁砸碎,把災害降給農夫和牲畜,讓已經耕好的土地不長莊稼
* Z; a" y2 Z7 Z4 ?,讓地裡的種子腐爛。西西里的土地肥沃是舉世聞名的,如今卻名不副實了。五穀剛剛抽芽
. E5 D% j6 Q; E2 I1 \; y,不是乾旱就是水澇,因此都死了。星位風向也都不利,地裡一下種,貪吃的鳥兒便把種子
5 O4 |, R& A- `) b) }6 C都吃光,亂草和荊棘把麥子活活窒死。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29:11 |顯示全部樓層
卷05_487-532:刻瑞斯要朱庇特出面主持公道(Calliope sings: Ceres asks Jupiter's
& R) M& w7 H5 |2 @# r$ ^help)2 T/ f; u, t6 W3 B# B
5 e  Q  v9 d) ~% M
  「這時,阿瑞圖薩(Arethusa)從她的池沼中抬起頭來,把濕淋淋的頭髮從額角攏向耳' N( c8 S5 P9 H  ~9 ]; W  a% j( t
後,向刻瑞斯女神說:『走遍全世界尋找姑娘的母親,豐收的賜予者,不必這樣永無止境地
0 I6 l2 T% _! d! {. ~勞碌奔波了,也不要對土地生氣了,土地一向是忠實於妳的。這片土地並沒有過錯,它也是, Z/ T! V: v) v/ h8 p8 Y. g1 Y
不得已才給強徒開了一條路。
9 ?& h; h( K7 m1 t+ ~
) S8 D% M9 h* E' U1 ?8 v1 K/ p9 a8 q- R  「『我並非在給我自己的國土求情,我原不是本地人。我的故鄉是庇薩(Pisa),我是% ?5 u" \( x; s$ Q0 K1 n
從厄利斯(Elis)來的,在西西里我是個外鄉人。但是在所有的國土中我卻最愛西西里,西: J- V! A. A) g5 j
西里已經成了我的故鄉,我的家就在這兒,我求妳仁慈為懷,救救它吧。至於我為什麼離鄉, `* S' w& y# ~; _) Q& q+ _
背井橫渡大海來到西西里,以後有時間等妳心情坦適,面有笑容的時候再告訴妳。  \: F% i+ a$ t- V) h

$ ?/ n. B' v( r  ?+ ~, Q& W" y  「『在我面前,堅實的大地裂開了一條路,我走過了地府的最深處,我一出地面已經到
+ N" b- K( L" J, }% p了這裡,一看,天上星辰都是陌生的。當我在地府斯堤克斯河邊走過時,我親眼看見普洛塞
5 h  Q* W7 q! Z- M庇娜,她露出憂戚的神情,面有驚慌之色,但是她已身為王后,黑暗世界的偉大王后,地府
5 e7 }6 o% ^6 U3 c/ k君王的威風凜凜的配偶了。』) ]; f: Q6 \  \% V! y+ W

& c2 P" m/ ^6 h$ g  「母親一聽之後,就像泥塑木雕的一樣,半天不動,就像喪失了理智的人。一陣驚訝之
) @# s- {) [& g) a6 h後,接著又是一陣痛苦。她就駕車直向天庭而去,到了天庭,她面容陰郁、頭髮散亂、滿心, {! B0 K3 r" }7 t' W
憤怒,走到朱庇特面前說道:『朱庇特,我為了我的孩子,也就是你的孩子,來此向你有所
5 L' o( v- H( {4 y! J請求。即便你對於我這個做母親的不很關心,至少她是你的女兒,應該會打動你一個做父親
' U' ?7 ^3 T' K( }$ [+ E1 G的心吧。不要因為我是她的母親,你便不關心她了。
$ N$ Z9 p; O. e* a' c- k6 \4 |7 [. P" R) \: k7 U  Y- }
  「『我尋找了許久的女兒終於被我找到了,找到了接不回來又有什麼用處?況且只是知
% t/ y: f+ a, @/ r! c道她在哪裡,也不能算找到了。他若肯把她交還給我,那麼我決不計較他的搶劫行為;就算
* M  `. P7 M$ @5 e/ y9 m8 j8 y我的女兒嫁給強盜不能算委屈,但是你的女兒不應該嫁給強盜啊。』3 _6 W# L) g0 U

$ D9 ?9 K& Q  d- C. \4 M1 `  「朱庇特回答說:『不錯,她是我們的孩子,是妳和我的;她是我們撫養大的,是我們0 c: j" z# N; n! c$ `
愛情的標誌。但是,只要名正言順,這件事有什麼害處呢,只會增加好感。有他這樣個女婿
) s* M4 o( y$ i) D, F也並非恥辱,只要妳答應就成。其他方面他有什麼缺陷且不管,他是我朱庇特的弟弟,這還
) Z" O) s& E- i7 w7 r, g! R% n不夠麼?況且其他方面,他也沒有什麼缺陷,他也並不比我低一等──只是碰巧他統治的是
3 E" x8 g! y4 T7 j" D: s# m& i地府罷了。不過如果妳真是想把他們拆散,普洛塞庇娜可以回到邊上來,不過有一個條件,2 y/ G+ `3 o& d6 k+ G( e
要她在下界飯食還不曾沾唇才成。這是命運之神所規定的。』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29:47 |顯示全部樓層
卷05_533-571:普洛塞庇娜最終還是成為冥后(Calliope sings: Persephone's fate)
6 g- C  Q* W, R9 W0 W: w8 ~7 v) {. j& ~% J* J; ]6 p* M& B! M$ S+ b
  「他說完之後,刻瑞斯還是決心要女兒回來。但是,命運之神卻已另有安排了,原來普/ ~2 c! q9 v- f/ W# a; g; T# \( e
洛塞庇娜已經吃了東西了。她在花園裡散步的時候--她哪裡懂得──她從倒垂的樹枝上摘了
! R" f+ b# H% t! N6 I$ J9 P一棵紅裡透紫的石榴,剝下黃皮,吃了七粒石榴子。/ d6 Y7 k) ]2 u* M

9 l, E$ W$ L* j' l# C  「看見她吃石榴的只有阿斯卡拉福斯(Ascalaphus)。他是地府中的河神阿刻隆(- s. N+ D% Q  p- I. c+ t, y
Acheron)和頗為知名的河仙俄耳佛涅(Orphne)在下界黑暗的林蔭中所生的。這孩子看見0 N: Q5 v1 B: ^& z+ p+ V/ H
了,並且宣揚出去,結果使普洛塞庇娜回不得人間。
4 G  V  \$ [# R" a: G4 ~2 P" ?: R; F5 S6 @" E3 C6 w
  「她非常氣惱,就把這告密的孩子變成了一隻凶鳥,並用地府火河(Phlegethon)中的
- V  T6 l$ h- \$ g$ t0 x水洒了他一臉,臉上就生出鳥嘴,長了羽毛,還長了一對大眼睛。小孩子失去人身,披上黃
+ W8 u$ K+ @; s* f翼,頭也變大了,指甲變成了鳥爪,手臂變成了翅膀之後,舉動非常困難。他變成了一隻醜& x- r! P9 O! T" _* s  Y0 L( t: P
鳥,專門預報凶信。一句話,他變成了一頭討人厭的貓頭鷹,給人類帶來不祥的預兆。" |& ?+ X- T9 W5 N$ i
1 b8 p2 `- M2 w0 n# t3 M) ^1 Y, f6 f
  「不錯,他的嘴呱呱亂說,這種懲罰是理所應得的。但是,妳們這些人鳥(Sirens)為
" i% i$ z8 E5 x- o2 K7 t什麼身上是鳥毛鳥爪,而面貌卻還是女孩兒的面貌呢?是不是因為當普洛塞庇娜在採摘春花
3 e% f1 y3 z" Y' b& F的時候,妳們這些善於歌唱的姑娘們在陪伴著她呢?妳們在陸地上到處找她找不著,妳們就; m3 y+ I$ B' q( k2 ?' a
要求能用翅膀拍著波浪漂浮在海上,好在海上也去找尋她麼?天神答應了妳們的請求,妳們
" p! J! `$ Y  s. A  |' O就突然發現自己的肢體上長出了黃金色的羽毛。但是,妳們怕失去美妙動聽的歌喉和能唱的& P. ^) x6 F9 T' D! W; l
天賦,妳們便保留了女子的面貌和人聲。) K/ H6 ^/ Y' k% @/ o& I" Q

) ?" a1 @- G* f4 t6 A& Z  「且說朱庇特這時很為難,一面是兄弟,一面是傷心的妹妹,於是他就把輪轉著的一年: a& I1 a7 K. s) w) Y( v1 K
分為兩半。普洛塞庇娜就分掌天地兩界:半年和母親過,半年和丈夫在一起。立刻,她的心9 z$ B! R( _$ U
情和面容都改變了。本來在丈夫面前是愁眉苦臉的,現在已是笑逐顏開,像是烏雲遮蓋的太
$ t6 ^( n2 e# `* I$ ^' C陽,當雲散以後,又露出了陽光。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30:28 |顯示全部樓層
卷05_572-641:女仙阿瑞圖薩變成溪流的故事(Calliope sings: Arethusa's story)
+ a9 _: U% ~; `  J2 C& G7 ]6 k/ m9 |3 [7 F( E  q4 i# n' H: R
  「這時,慈祥的刻瑞斯(Ceres)母女重圓,心裡高興,就問妳--阿瑞圖薩(Arethusa2 @) s7 E, y# M4 {5 s, ~8 S
)--為什麼逃走,為什麼變成現在的聖泉。泉水聽說,肅靜下來,女仙從深淵裡抬起頭來,. f$ F; V6 S, y& P6 v) C" R9 b% q
用手擠乾綠髮上的水,就把從前厄利斯河(Elis)如何追求她的故事說了一遍。
" _% K. \# }  Q
4 T% z4 z0 i, w- L  「她說:『我原是住在阿開亞(Achaia)的一個女仙,我最愛在林中翱翔,用羅網打獵! G% m' W3 ~/ p& U: H4 C4 U- l( X
。我雖然不求美名,雖然體格健壯,但是人人都說我美。大家讚我美,我並不高興;別的姑
* e; q$ c8 c( `( ^8 _娘有了天賦的美貌是會驕傲的,但是我是個鄉下姑娘,長得美反而叫我害臊,我認為叫人看
2 _4 K* t: ?) B8 y$ q2 q了喜愛是不對的。! e& ?) w+ N. ~( N( u
+ o8 |$ ], l. V: e7 d
  「我記得有一天打獵打累了,從斯丁法利亞(Stymphalian)樹林回家,天氣很熱,一
0 u. q/ D" W1 u0 l: e累就覺得加倍的熱。我走到一條小溪邊,溪水上一點漩渦都沒有,流得一點聲響也沒有,清' q( |( D7 A: v7 K. z( Y
得見底,水底下的石子都歷歷可數,那水就像沒有動似的,銀色的楊樹和柳樹受到溪水的滋: u& U& a2 I8 o4 p" S5 N4 I# {
潤,在斜岸邊搭起了天然的涼棚。我走到水邊,先用腳探探,又走到沒住膝蓋的地方。我還4 w# L( v$ i7 H. w- l) w4 U
不滿意,就把衣服脫了,掛在垂柳上,光著身體跳進水裡,我正在打水,撲水,舞動雙手,
( D& b5 V0 |) ?游來游去,玩著千百種花樣的時候,我覺得水底下有人在低聲說話,我嚇得趕緊跳上了最近1 [. l! H/ f5 y- _
的河岸。! t7 t* Z5 a% X& o

- Y0 _7 f% `- g2 Q; |. H( R: s  「阿爾弗斯(Alpheus)在水裡喊道:『阿瑞圖薩,妳匆匆忙忙地要到哪兒去啊?為什8 _3 n9 S7 `8 D) L+ e5 \5 I
麼這麼忙著跑啊?』他啞著喉嚨喊了我兩遍。我衣服也來不及穿就跑了,原來我的衣服在對
; D  E$ G$ N5 G9 R岸上呢。他就更加追得緊了,心裡充滿了愛火,正因為我沒穿衣服,我在他眼中誘惑力顯得
5 l7 i5 _8 K! Q9 u更大了。我在前面奔跑,他在後面緊緊追趕,就像老鷹追趕驚惶的鴿子,鴿子躲老鷹一樣。7 ^9 Q9 [' D( O+ I
我跑過俄爾科墨努斯城(Orchemenus)、普索菲斯城(Psophis)、庫勒涅山(Cyllene)、
: J, S$ v. m( L2 y% o邁那羅斯山(Maenalus)、清涼的厄呂曼圖斯河(Erymanthus)和厄利斯河(Elis)。& [# r" j6 v5 i( K2 f7 W1 P
5 c' U/ X6 U+ R/ E3 a. F
  「他跑得不比我快,但是我的氣力不足,不能夠始終快跑,而他卻能持久追趕,儘管這4 w+ N) R0 `( Q* m. ~; q7 K
樣,我還是穿過平原,翻過長滿樹木的高山,翻過岩石斷崖,經過人跡不到的地方,一徑跑9 I9 `* @8 d" `8 @& S# q) F
下去。我背著太陽跑,假如不是因為害怕而看錯了的話,我看見追我的那個人影子已經跑到
- T' M- }+ ]% g, y( o" }# A我前頭,我千真萬確地聽見後面怕人的腳步聲,他喘的氣把我頭髮都吹動了。我這時已經筋
& N9 G' {5 P+ t7 n疲力盡,便高聲喊道:『狩獵女神,快來救我吧,我要被他捉住了,女神啊,請妳念我替妳
5 z, ]3 [" @$ m  B( }& k揹弓揹箭之勞,救救我吧!』6 c0 H* w9 h8 j* Y, ]& D

! g0 c4 Y0 z  |! [4 J7 l# Z; y* h  「女神聽見,在我周圍撒下一片濃霧。追我的那個河神就在我周圍打轉,在迷霧裡像摸* t" m) Q% L% ?4 ^
黑一樣在找我。有兩次他已經到了女神把我藏起來的地方,但是他不知道,還連連喊道:『% ^; Y! v; h' [" C
阿瑞圖薩,阿瑞圖薩!』那時候,我的心情真緊張。我就像羊圈裡的羊聽見圈外狼嗥一樣,7 K% @+ D. G9 m0 B6 L  k/ w' U
又像躲在刺草裡的兔子,看見了狗鼻子,一動都不敢動。但是他也不再往前追趕,因為他看
5 O6 c! S9 J4 ^% ~2 n見前面沒有我的腳印。他就守著這地方,守著這一團雲霧不走。我四肢直冒冷汗,深藍色的1 M: E5 Y! `4 J4 o+ p+ i2 ^) @
水珠像雨點似的在我身上流。我腳放在哪裡,那裡就是一汪水,我的頭髮上也流下水點來,
+ e& T- P3 e8 ~" ], k說時遲那時快,我早已變成一條溪流了。但是他見了這一泓溪水還認得是我,於是他也拋去3 _$ {- i( I  C  k% g& [$ O" x
人形,又變回河水,和我合為一流。我侍奉的狩獵女神就使地上裂開一道縫,我一躥,就躥# U8 F# R+ t# a0 d5 _. u7 |
下了地心,就流到這俄耳堤癸亞(Ortygia)島上來了。我愛這座島,因為它的名字正是我
5 `! s) E! `, s6 _: x) @所侍奉的女神的名字,而且它也是最先把我接回地上的。』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31:08 |顯示全部樓層
卷05_642-678:皮厄魯斯的女兒們變形為喜鵲(Calliope sings: Triptolemus. The Fate & @6 W' l* \4 A+ A
of the Pierides)# i/ f5 j/ D& @
: o# ]5 M" S) F' x7 r% }
  「阿瑞圖薩的故事講完了。豐產的女神刻瑞斯把雙龍套在車前,拉緊韁繩,升上天空,
+ V+ V7 K' F8 X7 N0 t; t+ T在天地的中間飛馳。一直來到女戰神的城堡。她把自己的飛車交給特里普托勒摩斯(1 m/ e7 a' a) }/ {: e. V
Triptolemus),給他許多種子,命他去撒種,一部分撒在沒有開墾的土地裡,一部分撒在& x/ O4 {. y( d7 P% J# Q
長久休耕的田地裡。6 X# H4 |1 ?4 h4 P: g3 w( @
) t0 B) E$ t& u
  「這位青年就在歐洲和亞洲的高空上馳騁著,終於來到了斯庫提亞(Scythia),這裡
' a4 A3 k2 B3 Y' G% q+ t的王名叫林科斯(Lyncus)。他進了王宮,國王便問他怎麼來的,來作什麼,姓甚名誰,家$ M6 [+ B  i8 w% |% S# V
鄉何處。他說:『我的家鄉是遐邇聞名的雅典,我的名字叫特里普托勒摩斯。我也不是乘船
* |; V( l* i, S& y2 t2 ?渡海來的,也不是起旱來的,我是經過空中的道路而來的。我帶來了刻瑞斯的禮物,你把這: @4 ~- d1 u  X
些禮物撒在廣闊的田野裡,就會出產豐富的收成,和非野生的食糧。』
5 ^- U# u0 N7 J+ F% }2 y
+ a% i9 E) y& J) R+ S$ {  「野蠻的國王聽了很嫉妒,他想自己居功,於是就款待來客,等客人酣睡了,他就帶了+ C! g4 p$ Y$ |9 o) R+ G( X
刀要害死客人。正當他舉刀向客人胸膛刺去的時候,刻瑞斯把他變成了一隻山貓,她叫這位1 v" P0 p+ j: g' H4 [
雅典青年駕起龍車升空而去。』# \8 J* ?  _1 D1 k

. ]) v+ ?* ^1 z7 r/ w1 q( C  「我們的大姐的歌兒唱到這裡為止,我現在已經複述完畢。女仙們一致公認赫利孔山(9 v: I/ L3 H0 r6 j* ^9 o$ l
Helicon)的文藝女神勝利了。輸了的九姐妹就謾罵起來。我就回答說:『妳們挑戰,受到/ _6 u! U+ f& m7 V4 [
了懲罰,這還不夠,還要謾罵,我們的耐性也不是沒有底的,我們就要開始懲罰妳們,來發% `' @6 x$ Q( ]  g
洩我的忿恨。』那九姐妹(Emathides)還是嘲諷和譏笑我們警告,但是,正當她們要開口
0 l2 \4 R# J' `9 M說,並且大聲傲慢地揮舞著雙手的時候,只見從她們手指上長出了羽毛,臂上長出了翅膀,5 u; _: M: S: ~
大家相對而視,只見對方的臉變硬,變成了鳥嘴,從此樹林中又多出一種新鳥。她們想拍胸& A- e' u$ l8 A  Y' f
慟哭,不想舉起兩手撲打的時候,身體倒飛上天了,變成了喜鵲,唧唧呱呱,在樹林中人人
, l/ w2 ?! C+ O9 m4 T5 R厭惡。直到今天,雖然變了鳥形,她們當初說話的本領,那種嘶啞的聒噪,那種口若懸河的
9 u, R1 N1 ?2 Z1 k! _興致,依然未改。」3 e& t( M4 f$ L1 d
/ ^8 ~! U. p' e% F9 z0 A7 v4 P
《第05卷終》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6-20 12:51 , Processed in 0.120433 second(s), 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