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7079|回復: 15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05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19:23 |顯示全部樓層
變形記(Metamorphoses)# K: K. ~/ C% f" W  Q6 s

; o6 j8 E, v0 i. \. @$ a奧維德(Publius Ovidius Naso). S, V5 y$ C8 L) N7 ?8 l7 A, n
9 H; ?6 l- _8 C4 _5 `
卷五(共678行)
+ D0 s4 [: l6 N  g 7 f) @9 K+ u; T! [! y
卷05_001-029:菲紐斯向珀耳修斯爭奪未婚妻(Phineus seeks revenge for the loss of
3 [5 S) o: }, f( H' V8 Yhis bride)
: l3 p' m$ O* n/ X0 L* f
卷05_030-073:珀耳修斯砸死印度青年阿替斯(The fight: the death of Athis)1 q) y% e, I7 H# q  C1 n
卷05_074-106:菲紐斯誤殺保持中立的伊達斯(The fight: The deaths of Idas, Chromis & }, V1 a) y3 _
and others)

; @. P" m1 o1 `卷05_107-148:詩人蘭佩提德斯及其他人被殺(The fight: Lampetides, Dorylas and
/ t. J& S# b' {# \/ @$ uothers)
2 y. L: x" b/ I' i& z9 [: ~0 }
卷05_149-199:珀耳修斯被迫使用戈耳工頭顱(Perseus uses the Gorgon's head)# @  q$ l, @* q  a( O) g: a
卷05_200-249:菲紐斯及波呂得克忒斯變石像(Phineus is turned to stone)
- e2 O$ W2 E: M8 {% I卷05_250-293:褻瀆文藝女神的蠻王皮瑞紐斯(Minerva on Helicon)" x9 {* |8 K' {5 v. G
卷05_294-331:皮厄魯斯的女兒們與繆斯賽歌(The contest between the Pierides and
6 t/ [/ l3 F0 A3 q+ @8 Jthe Muses)

( t/ _& Q' F" l( e! h卷05_332-384:愛神丘比特一箭射透冥王的心(Calliope sings: Cupid makes Dis fall
& V  P, \- f/ ?+ v) ?5 }/ ~3 xin love)
( V. T) c! S! a2 u5 Z! H! \2 v
卷05_385-424:冥王駕車強行擄走普洛塞庇娜(Calliope sings: Dis and the rape of $ j; G( S: k6 }: Z7 c
Proserpine)
; t' W, u# t( Y! d( t4 n- T! A3 d
卷05_425-486:刻瑞斯到處找不著普洛塞庇娜(Calliope sings: Ceres searches for 9 m! s2 X) W) A) d4 a; R5 E7 L) G3 ]
Proserpine)

* H6 W4 f3 I& V5 N: O卷05_487-532:刻瑞斯要朱庇特出面主持公道(Calliope sings: Ceres asks Jupiter's
/ J& \. y" s9 g) Z( u/ bhelp)

8 Y" C& T4 v7 @卷05_533-571:普洛塞庇娜最終還是成為冥后(Calliope sings: Persephone's fate): c& N/ K) A3 {8 x& j
卷05_572-641:女仙阿瑞圖薩變成溪流的故事(Calliope sings: Arethusa's story)
# E/ ~2 r1 R2 F; l7 ]' l! Y卷05_642-678:皮厄魯斯的女兒們變形為喜鵲(Calliope sings: Triptolemus. The Fate   _2 A# r, _4 R7 N: h  }
of the Pierides)
/ C# h+ Q, V' k, e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20:04 |顯示全部樓層
卷05_001-029:菲紐斯向珀耳修斯爭奪未婚妻(Phineus seeks revenge for the loss of 7 [3 O# w* U0 l8 C  a1 I& i1 F
his bride): _  e+ X6 N) F9 A

* V8 N% @% y8 ?( y0 o3 d5 s  正當達那厄(Danae)的英雄兒子珀耳修斯(Perseus)把他的事跡說給埃塞俄比亞(
3 W. ]  H2 M& u4 c. BEthiopians)眾領袖聽的時候,王宮裡忽然聽到一片嘈雜之聲,這聲音不是什麼婚禮的歌聲
% o9 I, n' `  c6 A1 i1 I. |,而是挑釁的吶喊聲。宴會頓時大亂,你可以把這情景比作大海,原來平靜無波,一陣狂風- K: |! ?; [* |
把它攪得波濤洶湧。為首的是菲紐斯(Phineus),是他魯莽地挑起這場戰鬥。他搖著一柄8 Z) ~$ ], h4 y4 Z
銅頭梣木長矛,說道:「看,看,我來了,哪個把我的新娘搶走,我來向他報復來了。就算# k. e! M: ~7 Q, h7 Y; Y. l, o
你有翅膀,就算朱庇特變成了假黃金,你也逃不出我的掌心!」
3 d/ b& ^5 w2 u! f
, r" j' g( K$ l  他說著就要投矛,刻甫斯(Perseus)喝道:「兄弟,你要幹什麼?你犯了什麼瘋病要
& C$ x$ E0 D3 _7 G7 j. L, N幹這無法無天的事?你這樣恩將仇報?他救了我們的姑娘,你就用這麼一份陪嫁報答他?你) y( ~% A7 [0 Z7 s2 y
若想知道真情,那麼,把她從你手裡奪走的不是珀耳修斯,而是眾海仙涅瑞伊德斯(0 G2 y0 A0 A9 Y8 T" [' O' B* _* E
Nereids)的嚴峻的神靈,是頭上生角的阿蒙(Jupiter Ammon),是那來吃我的親生骨肉的. Y( q$ n) x+ Z7 Y6 W
海怪。那會兒,你就已經失去她了,那會兒她眼看就要死了。也許你這狠心人要的就是她的
1 Q( g  Y* T% |; s- |& `5 k死,要看我難受,好減輕自己的不痛快,好像你見她用鐵鏈捆著還不心滿意足,你身為她的
: z; R) D, Q" X9 I! z1 Z/ R- r6 X叔父和未婚夫,卻根本不來救她。再說,是不是因為有人救了她,你倒難受了?你倒想得賞4 D' r, y  R2 d
了?你既然這麼看重她,當初她被綁在岩石上的時候,你就該把她救下來啊。現在有人把她: a' O$ p- @6 Q$ E
救了,還免得我老而無後,就讓他把她娶去吧,他有功勞,我也同意。你要懂得我,我不是
% c' @/ l$ u* U在他和你之間,而是在他和我女兒的必死之間,選中了他。」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20:43 |顯示全部樓層
卷05_030-073:珀耳修斯砸死印度青年阿替斯(The fight: the death of Athis)1 `7 E5 d" |! A, W
% ]0 g: m. a$ o7 E- ], e
  菲紐斯也不答話,看著刻甫斯,又看看珀耳修斯,不知道應把長矛向哪個投去。過了片
* [/ }4 ]9 o% h/ Z8 I* c# Z0 q7 m. Q刻,最後,他用全身的氣力,怒氣沖沖,把長矛向珀耳修斯投了過去。長矛扎住了珀耳修斯7 i: ]" c) i1 m- J' V8 a- H
的坐榻,珀耳修斯猛地從榻上縱身跳起,拔起長矛,投了回去。菲紐斯閃到神壇後邊,神壇: ?& Z" A. Q4 E9 ~0 i0 M" `# ^
保護了這可恥的歹徒,否則早刺透了他的胸膛。但長矛並未枉投,它刺中了瑞圖斯(
* {2 g# |, w2 W/ b; F4 Y# LRhoetus)的前額,他倒下了,轉動長矛,把它從骨縫裡拔出來,這時,他兩腳抽搐,把擺6 x( Z2 V4 K7 y  r5 a& g  j/ w4 T5 T
好的餐桌濺滿了血。這下可真把這批暴徒惹得發火而不可遏止了,大家都把槍投過來,還有2 x2 g) s! ~9 j& _' S
人說,該把刻甫斯和他的女婿一齊殺死。但刻甫斯早就退出了殿堂,喊著要"正義"、"信義"+ m% m* J! T6 _8 V0 V0 `  M$ T) _
和那些司賓主之禮的神作見證,證明這場騷亂可不是他挑起的。這時,女戰神帕拉斯到來了1 N0 L2 N& n9 k1 q& h7 v
,用她的盾牌保護著她的兄弟,鼓舞他的鬥志。
# C+ t$ D, {9 p, E8 S# s) P' t5 j( ~
  來犯的群眾當中,有一個印度青年,名叫阿替斯(Athis),據說,他母親是琲e上的2 q6 q  v/ {* K: w$ c
女仙林姆奈(Limnaee),她把他在清亮的河水裡養大,長得極美,富麗堂皇的衣飾更增加
$ Y* ]% o/ n& I2 A# m& n: S7 C( H; Y了他的美。他剛十六歲,還是童男,身穿一件鑲金邊的推羅(Tyrian)紫長袍,胸前掛著幾. S/ B& L# }3 j6 O8 {* H2 H
條金項鏈,頭髮上抹著乳香,又用一道金箍攏住。他投槍的武藝高超,不管目標多遠,他也6 }8 @3 \3 o" j* f4 a! {# x
能投中,而他的弓法比槍法還要高明。他正在彎他那張強弓,珀耳修斯從神壇中央抽出一根
" }  X* h- \/ S6 e冒煙的木柴,向他投去,一下把他渾身的骨頭砸得粉碎。
5 W# k4 W. e, M0 s$ t: U
' K7 t2 D; t  Q: D- L8 G  阿替斯最親密的戰友、最熱愛他的朋友、亞述(Assyrian)武士呂卡巴斯(Lycabas)
7 n. v+ `+ C3 [- |& ^6 H見他俊美的儀表躺在血泊裡,身受重創,在作垂死的喘息,就失聲慟哭,拾起阿替斯使過的
. l. M5 R* n9 |4 Z" b8 e  g弓,對珀耳修斯說道:「你來嘗嘗我的厲害,不要因為殺了一個少年就高興得太早,你得到0 C. B/ w' Y/ V; E
的不是光榮,是恥辱。」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他那穿楊箭早像一道光似的脫弦而去,卻只射$ e' [: [/ H* U: p0 B1 A! v
穿了珀耳修斯的袍子。珀耳修斯舉起殺死過墨杜薩的彎刀向他刺去,正中胸膛。垂死的呂卡2 X9 _  m% d9 n! g
巴斯雙目無神,好像天色漸漸黑上來,兩人死在一起,這樣,他雖死也足以自慰了。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21:34 |顯示全部樓層
卷05_074-106:菲紐斯誤殺保持中立的伊達斯(The fight: The deaths of Idas, Chromis   M; C( v" L+ x* H& q# M
and others)7 E$ u9 y2 [( d3 I0 N" Y$ `

& P$ A' W) K* M% S8 a2 E% `8 c# s  隨後,埃及(Syene)的美提翁(Metion)的兒子弗爾巴斯(Phorbas)和利比亞(
7 z' K0 T# C5 @8 q1 Y3 [: Y* ILibyan)的安菲墨東(Amphimedon),作戰心切,雙雙滑倒在淌滿一地的血泊中,當他們想
' r8 G- m8 q& W6 h) h要爬起來的時候,對方的刀把他們擋住,一個被刺中肋下,一個被刺中咽喉。還有阿克托爾* b1 V3 J1 h/ _6 G! L: Z2 M
(Actor)的兒子厄律圖斯(Eurytus),他使的是一把雙刃闊斧,珀耳修斯和他交手,這回
. y8 o# ~* M. Z; z; m$ j6 a' J- ~他不用彎刀,而是雙手舉起一個雕花大酒盆,又大又重,向他對手投去,把他打倒。他仰面
" t7 C0 u) x+ L# U8 W! G朝天躺在地上,口吐鮮血,還不住地用頭磕著地。珀耳修斯接著又一連殺死了巴比倫女王色( M8 R: {1 c' S8 E4 m
米拉米斯(Semiramis)的後裔波利代蒙(Polydegmon)、高加索(Caucasia)的阿巴里斯1 ]6 r$ v# [8 \  v
(Abaris)、從特薩利的斯佩爾克俄斯(Spercheos)流域來的呂克圖斯(Lycetus)、長髮
9 D6 h# Q! N% G; A3 T* x披肩的赫利克斯(Helices)、弗勒居阿斯(Phlegyas)和克利圖斯(Clytus)。垂死的人7 P0 W$ j- r1 U3 S0 B+ c, p& d! f
成堆,珀耳修斯就踏著成堆的死人戰鬥著。
" a% I# |; w- h- Z2 R7 w
! B4 n9 d- N  e; n( c2 u  菲紐斯害怕了,不敢靠近敵人打交手戰。他投了一槍,卻誤中了伊達斯(Idas),那伊7 N& Q. m" Z$ E2 b2 R
達斯本來沒有參加戰鬥(看來也是枉然),是保持中立的。他怒目諦視著狠心的菲紐斯說:6 X( k3 ]. T1 }7 `8 R/ `& m0 y+ W
「菲紐斯,我現在既然被迫參加作戰的一方,我就是你的敵人了,這敵人是你自己製造的,' y& e7 J, Q4 Q7 x
我現在要以傷還傷!」他從身上拔出那槍正要投回去,但是由於流血過多,他倒下去了。
! E" ^7 t$ J# m3 w3 q" s* c
8 v- r$ D- e# Z5 v  隨後,埃塞俄比亞的賀狄特斯(Hodites)(他的地位僅次於埃塞俄比亞國王)被克呂
5 f7 ?5 M4 ?6 g* _墨斯(Clymenus)殺死,許普修斯(Hypseus)砍死了普羅托厄諾林(Prothoenor),林奇
# {  m# S7 _& e德斯(Lyncides)又把許普修斯殺死。在這群人中,還有一個高齡老人叫厄瑪提翁(. Z8 S3 C( T% k$ h; n6 ^
Emathion),為人正直敬神,由於年老不能參戰,只能舌戰。他走出來,詛咒那些拿起武器
( ~* h; ^3 B% P8 ~* r  c殺人的人。他顫顫巍巍的雙手正抱住神壇,克羅米斯(Chromis)一刀把他的頭砍掉,頭滾1 v  q' [. F) g% B1 ?' a. K3 w
到神壇上,半死的舌頭還在咒罵,最後在神壇的火焰裡它失去了生命。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22:38 |顯示全部樓層
卷05_107-148:詩人蘭佩提德斯及其他人被殺(The fight: Lampetides, Dorylas and
4 w2 d& B) w* v9 m0 E; K3 ^( Yothers)* W! H9 c) c! H" n" v$ p
5 Y0 C5 }5 {/ c2 w
  隨後,布羅特阿斯(Broteas)和阿蒙(Ammon)兩兄弟戴著牛皮護臂,號稱無敵,但也
; M  H6 e1 ^2 Q死於菲紐斯之手,護臂豈能抵擋鋼刀?還有,地母神克列斯(Ceres)的祭司安普庫斯() A  @# D( L* a: [( D
Ampycus),頭上束著白帶,也被菲紐斯殺死。還有,蘭佩提德斯(Lampetides),他是個$ i! y+ a" k  M2 y8 u# s
詩人,戰鬥的場面對他來說本來是陌生的,他從事的是和平的事業──彈琴唱歌,在宴會和
) G6 a4 y! O3 V+ R節日人們請他去唱歌奏樂助興。他此刻正站在一旁,手裡拿著不是為了作戰用的琴撥,卻被
! z7 y5 A9 `7 j0 G. Q3 o/ D/ Z! Z佩塔路斯(Pedasus)窺見,就嘲笑他道:「到地獄裡去把你的曲子唱完吧!」一槍刺穿了
- F( G, K1 @8 o/ v6 \% ^( R他的左額。他倒下了,臨死他的手指還在試著撥弄琴弦,還在唱著一曲悲歌。
- P; E- H1 i$ @9 E4 B: M
  j  l! ~6 ~5 ]) t  呂科爾瑪斯(Lycormas)見狀大怒,把右邊門柱上的粗壯門閂拔下,朝他頸椎骨猛力打- @. S) W1 h2 l' H6 S- W. U2 m
去,佩塔路斯應聲倒地,像一頭被屠宰了的牛。這時,非洲奇努弗歐斯(Cinyps)的佩拉特
5 v9 s( t5 E) t* h6 }斯(Pelates)想去把左邊門柱上的門閂拔下,他正在拔的時刻,埃及瑪爾瑪利達(
+ Q- L, O4 B9 E" D: O; g6 ~; wMarmarica)的科律圖斯(Corythus)一槍刺中他的右手,牢牢扎在木柱上,他不能動彈,/ D- X3 D& A& x8 q0 N, v/ I; j. N5 V
阿巴斯(Abas)過去一槍刺進腰眼,把他刺死,他死了也不倒下,還是歪著身子,因為他的
4 {7 V( r' Q5 q手釘牢在門閂上了。珀耳修斯一方的墨拉紐斯(Melaneus)也死了,還有多呂拉斯(, A/ Y4 X- }: ^4 z% V6 m+ [/ _
Dorylas),他是那薩摩尼亞(Nasamonia)最大的土地主,廣有田產,他占有土地地之廣、. f/ |9 A. c. u  D7 S4 E1 w
堆積的香料之多,誰也比不過他。一枝槍斜刺裡投來正中他的下腹,這地方可是致命的。投: S0 f+ Q  V& j- N! S
槍的是巴克特利亞(Bactria)的哈爾庫紐斯(Halcyoneus),他見到多呂拉斯快要斷氣,
$ z0 j) h* l) v7 n) E7 b8 ^; q兩眼向上翻,對他說:「你田地雖多,現在只有埋你的那塊地是屬於你的了!」說畢,他就
+ t2 L6 L+ v1 I" q( B2 T走開了。但珀耳修斯要替多呂拉斯報仇,從他身上拔出餘溫尚存的槍向哈爾庫俄紐斯投去,
& f  O+ q& g$ y6 s* u6 ^9 i刺中了他的鼻子,一直穿透到頸後,槍頭露出。
# ?! z+ A0 @" w! k& e
1 b+ o  u$ h8 ^  珀耳修斯的運氣來了,他殺死了克呂提烏斯(Clytius)和克拉尼斯(Clanis),這二
2 y  x7 b2 ]6 W! @- t. K人是一母所生,但所受的傷不同,珀耳修斯甩開有力的臂投出梣木槍,刺穿了克呂提烏斯的
+ T! w8 V8 }; Q0 T( E  u  b兩條大腿,把他刺死,而克拉尼斯則因一槍刺進嘴裡,咬住槍頭而死。此外,倒下的還有埃8 w% l: I8 f9 A
及門德斯(Mendesian)的克拉東(Celadon);阿斯特琉斯(Astreus),他的母親是敘利
! t; d6 s1 V# B亞人(Syrian),父親不詳;埃提翁(Aethion),他能卜未來,這次卻卜占失誤;國王的/ U/ b8 ~6 W7 \  F* R
掌管盔甲的侍從托阿克特斯(Thoactes);還有那臭名遠揚、殺死親生父親的阿居爾特斯(
  c, u: ]4 R& T) y0 m5 mAgyrtes)。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23:28 |顯示全部樓層
卷05_149-199:珀耳修斯被迫使用戈耳工頭顱(Perseus uses the Gorgon's head)
9 \6 m. Q* k: S+ u5 L
- q3 `+ E/ P0 V  敵人還有很多,而珀耳修斯已筋疲力盡,此時全體敵人一心一意就是要壓垮他一個人。
% G) m4 P- G0 D$ u( b5 X8 T0 S# E敵人團結一致從四面八方列陣向他進攻,他們既不承認珀耳修斯應得的權利,也不承認他岳$ H/ R) U  t+ e0 \' h; I
父已作的諾言。在他這一方,岳父忠實地支持他,但效果不大;未婚妻和她的母親也站在他6 W& v. \0 |7 j3 c9 _7 h
一邊,但她們也只能在宮廷裡到處哀嚎,而她們的哀嚎卻被戰鬥聲和傷員的呻吟聲所淹沒;( t7 N4 @# Q8 e1 @* u( y4 v( l( \) i
同時,女戰神貝羅娜(Bellona)也在血濺家神,褻瀆他們,重新挑起戰鬥。6 H; A- c, p  g
1 |7 p# {. W7 P& \9 _( Q7 i+ a
  菲紐斯和菲紐斯的上千名部下包圍住珀耳修斯一個人,向他飛來的標槍比冬天的冰雹還
+ q0 Q0 E* ?% K6 _" n7 k密,有的飛過他左邊,有的飛過他右邊,有的飛過他眼睛,有的又飛過他耳朵。他背靠著一
* D% }4 a' T" h8 y: a9 S根大石柱,所以背後是安全的,他要對付的正面來襲的敵人,左面進攻的敵人是卡俄尼亞(- r& o2 }9 b4 ]9 u4 z0 r: t
Chaonian)的墨爾佩烏斯(Molpeus),右面是阿拉伯人(Nabatean)厄特蒙(Ethemon)。
" \$ h6 V, t5 @9 b* _& J% s就像一隻餓慌了的雌虎聽到兩群羊在兩條不同的山谷裡咩咩的叫,不知該向哪群羊衝去,是
6 _  Z2 |6 y8 M" \% c4 O2 P, M( z攻右面好,還是左邊好。他先一槍投中墨爾佩烏斯的腿,把他打發掉,聽憑他去逃命;但厄
4 J; Y: S& s, J. k1 B特蒙卻不給他喘息的時間,怒氣衝衝奔來,舉刀用盡全力想要砍他的頭頸,但一失手砍到了
' t2 @2 ^6 X9 m5 h( M大石柱的邊緣上,把刀砍斷,刀刃飛起,正好插進他自己的喉嚨。但是飛來的這一刀並未致7 x1 F+ [2 }1 {
他的死命,只使他踉踉蹌蹌徒然舉起空空的雙手向上蒼祈禱,珀耳修斯過來舉起墨丘利(
6 N5 Z# a" u5 V- v8 VCyllenian Mercury)彎刀把他刺死。1 J- e! A8 l3 ^& O1 u

& I; p$ A  ?# f# ~1 L  最後,珀耳修斯見自己敵不過這樣眾多的敵人,於是說道:「既然你們自己把我逼到這* Z% U! G+ E* t+ v
地步,那我只好向敵人求援了。願意和我做朋友的,把你們的臉背過去!」他說完,就把戈# X  ^% f$ M9 R
耳工的首級舉起。用你那魔法去嚇別人吧,」特斯克路斯(Thesculus)喊道:他正準備向
% c# _% D* |' [珀耳修斯投出致命的一槍,卻立刻變成了一座石像,定住不動了。接著,安皮克斯(Ampyx0 U2 `* J  s% F$ n
)一刀向豁達大度的珀耳修斯胸前刺去,就在他刺過去的瞬間,他的右手僵了,向左向右都
1 M, Z5 \; x& w" Z& d3 Y動彈不得了。尼琉斯(Nileus),他冒充七口尼羅河(Nile)所生,手持的盾牌上面雕著七3 U# L  ^, a! P
口尼羅河的圖形,一半是銀的,一半是金的,喊道:「珀耳修斯,你看,這就是我的祖先,1 c/ |/ Y7 s8 r& w3 _' ^. D) s. j
你死在我這樣一個偉大人物的手裡,你死後到了寂靜的陰曹,也該感到是莫大的安慰呢。」) K' l( e/ w; E* V9 Y
他的話還未說完就被打斷了,他的嘴還張著,你以為他還想說話,但是話已經說不出來了。
/ h$ ?# F# C6 P7 T8 Y* z
1 E2 I% S& G* e  B  厄利克斯(Eryx)指著們兩個罵道:「你們兩個定住不動,不能怪什麼戈耳工,只怪你
7 I, i9 c6 U) K5 z* _/ c們沒膽量,跟我一塊衝上去,把那傢伙連同他揮舞的妖器統統打倒在地!」他正想衝上去,7 b1 C9 p5 F7 @3 B2 ?6 V, k/ ?+ {+ Q
他的腳好像粘在地上一樣,不能動一動,成了一座全副武裝的石像。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24:37 |顯示全部樓層
卷05_200-249:菲紐斯及波呂得克忒斯變石像(Phineus is turned to stone)9 q8 O$ O! P, @- s  Q0 ]5 Y

# r6 N/ e# |* e0 o5 l  確實,他們得到了應得的懲罰。不過,在珀耳修斯方面也有一個武士,名叫阿康特烏斯6 N. u* |/ M# D
(Aconteus),他正在戰鬥,但看了戈耳工一眼,也變成了石頭。有個叫阿斯提阿各斯(: b6 m; ^' ~- U- t0 Z3 v0 x0 w
Astyages)的以為他還是活人,用長刀向他砍去,那刀噹啷一響,他呆住了,他自己也變了
- C5 B% o5 a1 }6 d& I樣子,他的臉變成了石頭,仍然保留著驚訝的表情。要把群眾裡面死亡的人一個個的名字都# [9 G2 e- O1 x: F  L" b
說一遍,那要很長的時間,戰鬥結束,活著的人還有二百,看見戈耳工而變成石頭的也有二
1 M& n- Z; W4 J: I$ f5 h百。
0 x% L6 y' Y% k, v3 }
9 \, T8 L1 {" G8 K: y& f9 w+ |  這時,菲紐斯很後悔不該發動這場不正義的戰爭,但是,後悔也無用了。他一眼望去,
: Y$ {3 \2 z1 Z6 `都是不同姿態的人像,他也認得出這些都是他的部下。他叫著每個人的名字,希望誰能救救
$ Y5 C: w( J! \0 _. l% X他們,他不敢相信所見屬實,就去摸一摸最靠近身邊的幾個人體,都是石頭。他轉過身,斜0 Y* H7 t/ c$ p: }
伸雙手,好像承認自己輸了似的,懇求道:「珀耳修斯,你勝利了,收起那女妖頭,把你的0 q: g  Y  g. T7 p/ H, n% v6 ?
那個墨杜薩的頭收起來,不管她是誰,收起來吧,我請求你!我和你作戰,不是因為我恨你
* x( h# I) d4 W5 L% d0 R+ `,也不是因為貪圖王位,而是為了娶妻。你對她有功,我認識她更久。我情願把她讓給你,
4 O+ m& e! Q9 W. L& j) [$ |  i最勇敢的英雄,別的我不要,我只求你給我活命,其餘一切都是你的!」菲紐斯說話的時候9 K1 v1 B9 i/ g3 X% Z5 G
,雖然他在請求珀耳修斯,卻不敢正眼看著珀修斯。珀耳修斯回答道:「膽小鬼,不要怕,
# x3 G4 |9 Y5 O, T: e我能賞給你的,我一定賞給你,對你這膽小鬼來說,我將賞給你很大的恩典。我不殺你,我
2 N  W8 c8 g- S0 m5 h' l要把你變成一個永久性的紀念物,我要讓人們看你永遠站在我岳父家裡,讓我的妻子從他未/ T4 S8 O. C- W$ e5 I
婚夫的塑像裡得到些安慰。」說著,他就舉起墨杜薩的首級,甩到菲紐斯扭轉過去的面前。
; {4 O: |: _. G" M7 s菲紐斯力圖把目光移開,但他的頭頸已經硬了,連眼淚也變成了石頭。他雖然變成了石頭,
* Q" U7 K8 B  N& W9 P但他的臉衣然保留著膽怯的表情,兩眼還做著懇求的樣子,兩手表示屈服,神情謙卑可憫。
/ o$ J! a$ M; V0 E; N+ {$ Y6 S
7 E$ ~9 r+ _/ G3 P  珀耳修斯以勝利者的姿態攜帶妻子回到了家鄉。到了家鄉,為了替外祖父阿克里西俄斯
+ V: W8 K/ A1 t報仇(雖說他犯不上這樣做),他進攻普洛厄圖斯(Proetus),因為普洛厄圖斯用武力趕
+ \2 u8 J8 R8 x7 X$ ~' j走了他的哥哥阿克里西俄斯,篡奪了他的城堡。但是儘管他藉助武力或依靠非法奪得的城堡1 q1 p6 ~7 r3 y* g" T% p2 M4 }0 o
,他也敵不過蛇髮女妖可怕的目光。
4 E* e, x! y/ S5 p8 m1 S1 ]- f
  但是,波呂得克忒斯(Polydectes)啊!小小塞里福斯島(Seriphos)的統治者,青年
' g% t& J0 P6 [& o武士珀耳修斯的人所共鑒的勇氣,他所經歷的多少考驗與艱辛,都未能使你的心腸變軟,相
* Q8 j4 Q* A0 P反,你仍然心狠難移,恨他,毫無道理地懷著無窮的憤怒;你甚至看不起他所得的榮譽,聲' F; N* p( `, K9 h# Y( [
稱他殺死墨杜薩全係捏造。珀耳修斯說:「讓我來給你證據,保護好你的眼睛!」他說著就
3 F5 E) m, E# h% R9 C用墨杜薩的臉對著波呂得克忒斯的臉一照,就把他變成了無血無肉的石頭。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25:30 |顯示全部樓層
卷05_250-293:褻瀆文藝女神的蠻王皮瑞紐斯(Minerva on Helicon)
: \  `+ H; h( V2 Q3 X- _6 _3 h: b1 H' ~) i. _
  這段時間,女戰神(Tritonian Minerva)自始至終在陪伴著金雨(shower of gold)5 Y' }* h- y1 `6 k
中出世的兄弟。戰事過後,她便離開了兄弟,駕起彩雲,在海上取一條短路,直向九位文藝
1 p' d" N2 u! A. j2 N; u女神(Muses)所在的忒拜(Thebes)和赫利孔山(Mount Helicon)而去,她在山上降落,1 e8 J6 C" K- n4 E: b1 R* e2 ?1 `
向這九位博學的姊妹說道:「我聽說這兒新出現了一處泉水,是墨杜薩(Medusa)所生的飛. e/ N7 D( W* Q( l, O4 W( Q
馬(Pegasus)用蹄子踏出來的,我來此的緣故就是想看看這件奇事。我是親眼看見過這匹
1 I( e0 a. Y" K0 }2 |馬從他母親血液裡產生出來的。」1 D- J5 l& T( z9 }9 V) b! U

& q& J5 ^$ J: q0 g  司掌天文的烏拉尼亞(Urania)回答道:「女神啊,不管妳是因為什麼來到我們家,我$ `! N+ g$ l9 {
們都衷心歡迎妳。妳聽說的事是件真事,我們的泉水確是神馬珀伽索斯所鑿開的。」說著,& ?2 m9 K7 k6 E* x: h4 q- q
她便引導女戰神到了聖泉。女戰神望著這馬蹄踏出的一泓泉水,歎賞了半天;又看看周圍的2 P" J: V1 Q1 f/ {
參天古木、石洞和草上的繁花。她說,記憶女神(Mnemosyne)的九位姑娘真幸福,專管這
+ T/ W+ `, e/ c& m2 _: O' v( S樣的職務,住這樣的地方。九姐妹中有一人答道:「女神,假如妳的英雄氣質不驅使妳去作: f6 J9 V" e. ]1 |# G
些更偉大的事業,妳是會來參加我們的行列的。妳方才說得很對,妳稱讚我們的九藝和住處5 @# }( `8 I& y$ p) ^1 g' [
也很對。只要我們生活安定,我們確實是很幸福了。但是,這是個什麼罪惡都做得出來的時
  q6 A2 V! A3 ^3 a3 ]. |$ o" `  S; B代,一切事情都使我們姑娘們擔心害怕。我們閉上眼睛還想得起皮瑞紐斯(Pyreneus)的凶
7 m; w$ i# Q$ J8 X惡相貌,我直到現在還驚魂未定呢。4 z6 V+ ?' I* B% y$ ]/ G

+ a% e& _5 T: U$ ~6 S  「這個蠻王帶領了特剌刻(Thracian)的軍隊占領了陶利斯(Daulis)和福喀斯(3 q. u6 t3 w$ O5 ]/ f' [/ M% y# |
Phocian)的土地,建立了非正義的統治。有一次,恰好我們到帕耳那索斯(Parnassus)廟5 ]4 t$ w$ G5 f8 i# x
去,被他看見了,他便假意裝出敬神的樣子說:『記憶女神的姑娘們,』──原來他已經認
4 s  J9 c, p* L( y9 g0 C1 N出是我們──『不要再走了,請妳們趕快進我家裡來躲躲陰沉沉的天氣和大雨吧。』──這
: f! v! a( v1 S9 g+ }時本來正在下雨呢。──『比我這家還不如的茅屋還蒙天神光臨過呢。』他的話打動了我們
4 y6 Y0 ~$ f- d  j3 ?: {+ k,天氣又壞,我們就答應他,走進了他的大們。一會兒,雨停了,北風把南風降伏,烏雲飛1 w9 N+ q& X: L0 w! d
快地散開,露出了明朗的青天,我們想繼續上路了。但是,皮瑞紐斯關上了大門,想用暴力
: Y  _( _* d2 P+ A7 @8 W對待我們。我們趕緊插上翅膀飛走。他也爬上屋頂,好像要追趕我們,向我們喊道:『恁憑
) j/ F. U6 u7 U; G妳們走那條路,我一定追來。』他就這樣發了瘋似的,從堡壘上一竄,卻頭朝下栽了下來,
! w- v0 W8 {. e# y: h* D: N- Y骨頭摔得粉碎,污血把土地都染紅了。」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26:15 |顯示全部樓層
卷05_294-331:皮厄魯斯的女兒們與繆斯賽歌(The contest between the Pierides and
. M+ A: e* i* r" Y+ i: fthe Muses)5 {# _0 ^; V/ Z& C6 w

% o  S# Q9 S5 P" `  這位文藝女神的話還沒說完,只聽空中有鳥飛的聲音,只聽在高高的樹梢上有什麼東西
0 R2 l6 E' y9 J1 S在招呼她們。女戰神抬起頭來觀看,心想是什麼東西發出這樣清楚的聲音,像人說的話一樣0 @: ~, ^2 K* H
。她以為是人在說話,但是,實際上是一隻鳥兒。在枝ㄚ間一共落著九隻鳥,都在悲嘆自己
# t2 t7 }4 i7 D3 h3 ]8 N的命運。牠們是九隻喜鵲,能學各種聲音。女戰神正在納悶,有一位文藝女神便對她說道:& b2 G: L" c3 x8 ?( V4 b5 D6 V' v( P
「不久以前,牠們在一次競賽中失敗,才變成了鳥類中的一個新族。牠們的父親是豪富的佩- l; L1 S' Y+ g7 N
拉城(Pella)的王皮厄魯斯(Pierus),母親是派俄尼亞(Paeonian)的厄維佩(Euippe& \$ ^4 x( R8 y  Q) j& j- i
)。她生了九個女兒,每次都是難產。九姐妹非常愚蠢,自以為九是個大數,就驕傲起來。
$ m; n% l7 y  `8 m+ p她們遊遍了海摩尼亞(Haemonia)和阿凱亞(Achaia)的許多城市,來到我們這裡,向我們
8 ]1 g* _' W- Q8 \挑戰,要競賽唱歌。她們說:『妳們不要再欺騙那些愚昧無知的人了,妳們哪裡會唱什麼歌
2 C4 y! x# \* r0 L1 Q呢?妳們這些忒斯庇埃(Thespiae)的女神,敢來和我們比賽麼?不論聲音或技藝,我們都6 u6 q; O; S7 T9 T1 W2 e
不會輸給妳們,我們的人數也和妳們相等。如果妳們輸了,就把墨杜薩的泉水(Hippocrene
' S7 ?) i2 V5 E6 e: L7 |( d4 `)和玻俄提亞(Boeotian)的阿伽尼珀泉(Aganippe)都讓出來給我們;我們若輸了,我們8 \+ S7 ]% x& `% |8 s; e
願把從厄瑪提亞(Emathian)一直到派俄尼亞(Paeonia)雪山的一片平原讓給妳們。我們8 ~' k' h4 \, u! z9 u* B3 ?9 M" E/ ?! u5 z
請女仙們來作裁判。』
5 a! o. V" Y2 q) U: V' ?6 g! q2 ?) n2 a5 T/ V
  「和她們比賽真是可恥,但是任憑她們囂張更是可恥。因此就選定了女仙們作裁判,女
# v; D! B  ?5 y: {仙們指著自己的溪流宣了誓,在天然的石凳上坐定。於是,也不抽簽,就由挑戰的人先開始
0 s0 \2 J; a3 x8 A  t。她唱的是天神和巨人之間的戰鬥,巨人許多不應得的榮譽,而貶低了偉大天神們的事跡。4 t$ j4 }5 U+ H3 Z; j3 W2 M
她唱道:巨人堤福俄斯(Typhoeus)從大地的腑臟中冒出來,把天神們嚇得膽戰心驚,一個' C' d5 q1 P+ @
個轉身逃跑,跑得疲倦不堪,躲到埃及和七條河口的尼羅河去了。大地之子、巨人堤福俄斯7 B1 |+ b( M3 w0 @6 o
(Typhoeus)一直追到那裡,眾神紛紛變了原形。她說:『朱庇特把自己變成了領隊的雄綿
8 @: F1 W7 N7 M, O羊,因此,直到今天,在利比亞他的顯相還是雙角彎彎的綿羊。日神阿波羅嚇得變成了一隻; _% I& L& t' }" t! \4 T
烏鴉,酒神巴克科斯變成山羊,日神的妹妹變成了一隻貓,朱諾變成了一隻雪白的母牛,愛2 b6 ?1 `2 {( m/ w5 s
神維納斯變了一條魚,而墨丘利變成了鷺鷥(ibis)。』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3-23 22:27:07 |顯示全部樓層
卷05_332-384:愛神丘比特一箭射透冥王的心(Calliope sings: Cupid makes Dis fall
- Q+ q( P* a/ D/ _8 A  g; {) Vin love)
) j- E5 P; X6 C/ X8 ^# \. H% g1 p. H
  「她一面用豎琴伴奏,一面這樣唱著,並且向我們姐妹挑戰──也許妳沒有功夫聽我們  A5 N5 q& _1 N3 f
唱吧?」女戰神說:「不要瞎擔心,把妳的歌按照次序唱給我聽吧。」她說著,輕快地在林
0 D0 i3 `  [' s- u) O8 e蔭下坐定。這位文藝女神就接著說道:「我們就推卡利俄珀(Calliope)起來唱。她用藤葉
% G. a/ t$ F, }5 n( E環束住披散的頭髮,站起來,用手彈著琴弦,就唱了這樣一支歌:8 R/ g% a$ i  |) ^, ]4 E
; s9 L8 m8 [+ I$ Z
  「『頭一個用犁墾地的是女神刻瑞斯(Ceres),她頭一個給世界提供了五穀和成熟的- {2 H$ a' F* ?4 m* y
糧食,她頭一個制定法律。一切都是刻瑞斯的賞賜,我一定要唱一支歌來歌頌她。我希望我
7 d: \' |. B" Q$ {& |的頌歌能配得上她,毫無疑問,她是值得我歌頌的。( h1 \* P" s$ f

. P# t# u* Q: p, n1 j0 a4 ?' J  「巨大的三角島(Trinacria)壓住了堤福俄斯(Typhoeus),它的重量堆在了這個巨& u/ c2 T6 K; c
人身上,因為他竟敢和天神們較量高下。他不服氣,屢次掙扎想要再起。然而他的右手被佩
/ J7 m8 ?( L* D  ?: b: g羅路斯(Pelorus)揪住,左手被妳,帕庫諾斯(Pachynos),按倒。利呂拜翁(Lilybaeum; D! O% s! U+ }% P: l
)壓在他腿上,埃特納(Etna)火山壓住了他的頭。堤福俄斯仰面躺著,惡狠狠地從口裡噴) l, q$ y8 L; h. q
出灰沙和火焰。他時常想盡全身力氣推開壓在身上的土地,把高山和城市拱翻,這時候就發$ N# g* ]% t$ f% K& \
生了地震,連在寂靜的地府中的神都害怕了,他怕地殼裂開大縫,天光透進地府,把鬼魂們4 x7 B4 b8 B1 z
嚇壞。6 V7 |* c# _' B& y) S& }  v

* L$ q) y0 S7 n! J6 r  「他唯恐發生這樣的災難,因此就離開了幽暗的國體,駕起黑色駿馬拉的車子,仔細地' U: v8 _8 ~* [
巡視了西西里島的基礎。他檢查一遍,感覺滿意,各處都很牢固,這才放心。愛神維納斯正
9 T/ n3 |$ I5 G  p( L( i坐在自己的山上,看見地府之神跑來跑去,便摟著自己的兒子小愛神說道:『兒啊!你是我; M/ n* v  T. G( d5 w' H
的左右臂,我的威力全靠你才能施展,你現在把這些征服一切的飛箭拿起來,去射那三分天
, l5 R# o9 t5 Z6 [4 `: x$ C( U  r下有其一的大神去。你統治著眾天神,包括朱庇特。你征服了海上眾神,包括統治他們的涅" U$ O+ p% [8 p
普圖努斯。那麼,統治地府的神(Tartarus)為什麼倒是例外呢?你為什麼不擴大你母親統$ I0 F& h1 @. @+ O; S6 D+ H1 w. J
治的領域和你自己統治的領域呢?三分之一的宇宙現在搖搖欲墜。甚至在天堂,沒有人看得. w5 O' c3 L( `/ |7 T. \
起我們,我為此苦惱了很久,我的影響,愛情的影響一天天減弱。9 Y7 q, p( f2 |; G

9 k% w  P! V; {; T, J1 v* X  「『你沒有看見女戰神和女獵神都背叛了我麼?連刻瑞斯的女兒也想和她們一樣終身不* d' p9 {$ f0 v& j3 u
嫁,我們決不能允許。假如你還看重我們兩人的威權的話,就請你看在它的份上,把普洛塞
1 V' x9 I& S9 [' n; o庇娜和她叔叔用愛情結合起來。』維納斯說完,小愛神就遵照母親吩咐把箭解下,從一千支: c( [# `; n! ~- o5 }
中選了一支最鋒利、最準確、最聽弓的話的箭。他用膝蓋抵住角弓,拉開了柔順的弓弦,用5 K: p  O, a( [2 ~" x2 n2 {% g7 p* Y
帶著倒刺的箭矢一射就射透了普路托的心。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1-22 14:25 , Processed in 0.128057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