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admin

希臘羅馬神話一百篇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2-2 11:24:43 |顯示全部樓層
010. 戰神瑪爾斯(Mars, the War-God)" b4 Q- t! m$ I8 t3 D/ D, T

" Y3 t( g: {& R, Q; T- [  瑪爾斯(Mars)(阿瑞斯Ares)是朱庇特(Jupiter)和朱諾(Juno)的兒子,荷馬(
; U4 c7 p$ M4 Y- D  WHomer)在《伊利亞特(Iliad)》中把他說成是英雄時代(heroic age)的一名百戰不厭的
' |' C$ U: ]. A4 w' ^  g3 R# r武士。他肝火旺盛,尚武好鬥,一聽到戰鼓聲就手舞足蹈,一聞到血腥氣就心醉神迷。戕戮" a  L. E3 }' `3 \; a0 `. |
廝殺是他的家常便飯。哪埵傢嚝唌A他就立即衝向那堙A不問青紅皂白就砍殺起來。& A7 `& Q% f3 R# g' l; n; S# b

- Y5 i# A3 _3 a  他穿上戰服時雄姿勃勃──頭戴插翎的盔甲,臂上套著皮護袖,手持的銅矛咄咄逼人。) Z% X- I/ Y& [
他得天獨厚,威嚴、敏捷、久戰不倦、孔武有力、魁梧壯偉。至今,他還是智慧的大敵,人; }8 _) t0 C+ N4 b) e
類的禍災。, J4 @! X/ m4 U! S8 e8 V: u( S7 i

+ I1 O0 K: d9 M( ]: o' X" J" }  他通常是徒步與對手交戰,有時候,也從一輛四馬戰車上揮戈──那四匹馬是北風(1 U$ g* Y" @* f3 w3 d
North Wind)和一位復仇女神(Fury)的後裔。6 F( W, I' a- U3 }! O
2 F' C* L' J4 q% {. w% l8 C
  隨從他奔赴疆場的有他的兒子:恐怖(Terror)、戰慄(Trembling)、驚慌(Panic)$ h3 `0 p9 C0 ~8 E  D
和畏懼(Fear),還有他的姐妹不和女神(Discord)厄里斯(Eris)(紛爭(Strife)的3 k7 r6 \4 W6 E& r  I; o
母親)、女兒毀城女神(ruiner of cities)厄倪俄(Enyo)和一群嗜血成性的魔鬼。
. @' z; S9 _0 i- q7 O  U( s9 k% R4 }* H; l% _8 K( W
  勝敗乃兵家常事,馬爾斯自然也有敗北的時候。在攻打特洛伊城(Troy)的戰鬥中,彌  y/ u) @' A* B6 y+ O
涅耳瓦(Minerva)和朱諾就曾多次把他打得丟盔卸甲。他向朱庇特告狀,反而被侮罵為逃
; _+ p/ q1 w7 M" I' b兵,深為眾神所不齒。& u' g0 J% `& ]
% ~. T4 Z; u& H8 p2 c3 f: S
  他所寵愛的情婦竟偏巧是美神(goddess of beauty),在她的懷抱裡,這位武士得到
1 f# x! D2 z- N3 z, S0 b9 R7 ]了安寧。他倆生的女兒叫哈耳摩尼亞(Harmonia),日後成為戰火連綿的忒拜(Thebes)王9 y% M7 p/ {& y+ b! C5 w) W/ z
朝的開國女祖。
( a% R* q. |& w# o$ z
6 `- m+ d, Z, `7 S% d  據荷馬說,瑪爾斯最喜歡去的地方是北部的地勢坎坷的色雷斯(Thrace)。他佩帶的徽
+ x' j2 O- ^0 Z* N  ]1 K記是長矛和燃燒著的火炬;他的愛畜是兀鷹和獵犬──兩種戰場上的常客。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2-2 11:25:32 |顯示全部樓層
011. 殺死戰神聖蛇的報應(The Killing of Mars's Sacred Serpent Avenged)- q* w+ v9 ^7 U* e! K; f8 s% d% |; f

2 A3 @- W( f: g( ^. \1 A  對於凡人,瑪爾斯(Mars)有時表現得就跟他那美貌的對手、朱庇特(Jove)的那永不
8 n  W2 k8 A5 f, c+ i怠倦的女兒彌涅耳瓦(Minerva)一樣的復仇心切。不僅殺死瑪爾斯聖蛇的卡德摩斯(
( r, v( |5 R/ }$ F+ U) `Cadmus)領教了這一點,他的家族也在深受其苦下對此有所領略。
2 Z7 U; I' `" A" V* i" l# T
1 ]) s& y4 N+ S  T* T6 D( z( y: \  我們看過朱庇特怎樣化成一頭公牛馱走了腓尼基(Phoenicia)國王阿革諾耳(Agenor" N+ v  g9 d5 h  ?( P- ~
)的女兒歐羅巴(Europa)。阿革諾耳因失去了愛女而大為苦惱,責令兒子卡德摩斯去把妹
/ m! Y! C: B+ t  r妹尋回來,若不能完成任務就不准他再進家門。1 o! X/ x0 A9 s" a

- e$ G, Y2 P, ]. \, M4 N7 x8 v  卡德摩斯走遍四面八方,找了很久也找不到妹妹的蹤跡。他不敢空著手回家,就到阿波
* [: ^' C0 |& U; ]/ a羅廟(oracle)中乞求神諭指示他到哪裡安身,神諭說他將在田野裡見到一頭母牛,牛往哪0 K% a$ T  E0 \6 r3 N% v& F
堥哄A他就要跟到那堙A就在母牛停步的地方建造一座城池,取名底比斯(Thebes)。( q, U6 s# F8 R. i; l( G/ O

7 z# ?/ w; k9 h" W  卡德摩斯剛一走出給予他神諭的卡斯塔利亞山洞(Castalian cave),就看到前面有條
# }+ [7 _4 }0 \& c小母牛在不緊不慢地走著。他趕快跟上,一路上向福波斯(Phoebus)禱告。那條牛涉過了+ _1 D$ J2 `" B4 U& i
刻非瑟斯(Cephisus)淺峽,來到了帕諾蒲(Panope)平原。牠在這裡停住腳步,仰起寬闊; j2 N" y* Z1 {7 ~* ?3 P
的額面,朝天一聲聲地哞叫著。卡德摩斯謝過神明,躬身親吻這片異鄉的土地,然後舉目眺
0 j% d8 j$ A, b' S9 X望四周的群山。9 w; O5 n- b* d2 t

( t8 L8 m% ?6 Z( b* ?- @  他決定祭祀朱庇特,便打發隨從去尋找淨水做祭奠。附近有一片老林,還從未遭受過斧
4 z  t4 ]& H; y0 K頭的蹂躪。林子深處有一個岩洞,完全被茂密的樹叢遮住。洞頂微呈拱形,洞的下處湧出一
  `, t" @0 ?) @; N, i+ S道清澈無比的泉水。洞穴婼L踞著一條惡蛇,它的頭冠和身上的鱗片像金子似地熠熠發光。
' ]- o5 `. t! r1 p9 d  M' {0 |它的雙眼像火焰似的閃耀,渾身上下毒液欲滴。那蛇搖動著分成了三叉的舌頭,齜出三排牙7 q, h. y# x4 e' Z; t
齒。
0 Q, B8 S- U  G
% H+ Z8 D& u+ ^. x4 E% a  當太爾人(Tyrians)把水罐浸到泉水中,水流入罐咕嘟嘟地響起來的時候,那閃著青
: |7 ^8 H$ E- V  p; `7 L光的蛇立即從穴中探出頭來,發出嘶嘶的可怖的鳴聲。他們嚇得扔了水罐,一個個面如死灰
2 d  H# e0 C5 ~,渾身發抖。那頭蛇盤起長滿鱗片的身軀,把頭舉過了至高的樹,那些太爾人給嚇得癱軟了
& ?$ A5 D: a0 ~% X. |# w% o,既不能戰,又不能逃。有些人被咬死,有些人被勒死,其餘的被蛇的毒氣熏死了。
8 C2 F8 k, K  M' Q, k; z+ U$ w- X; _& f; {7 `
  卡德摩斯等到中午過不見他的僕從的蹤影,就去尋找他們。他身披獅皮,一手拿矛,一
2 P7 _) Z# z# R3 D# w2 P手持鏢,但他胸中的那顆勇者之心是比這兩件利器還要可靠的必勝的依據。他走進樹林,發& I5 k5 T  @. l- X' i9 ^# V3 F
現了隨從們的屍體,見到那條惡蛇還在舐著嘴角上的血汁,他高呼道:「忠誠的朋友們!我
. }- h7 u3 u; h% N3 Z抵死也要替你們報仇。」說著,他舉起一塊巨石,用盡全身氣力朝大蛇砸去。5 a) P) |3 z' E" Q7 m$ h

) S, r4 c8 M& e8 h5 ~2 r' I  ~  這一擊也許能震撼城堡的圍牆,但落到那蛇身上,卻沒有什麼作用。卡德摩斯緊接著投6 I2 Y/ I+ l8 p0 }7 m
出了長矛。這一手倒還奏效,長矛穿過鱗片刺入了蛇的內臟。疼痛使得那怪物暴躁不安,它
' {. ~& r/ E8 l2 \. p& s% s- Z, P扭過頭來察看傷口,並用牙齒去撥那長矛,但只是把矛咬斷了,鐵矛尖扎在肉裡更加疼痛難* M0 l3 b# |1 `; J: {* z8 |: u5 D7 S
熬。它氣得脖子發脹,嘴角冒著血沫,鼻中噴出一股股的毒氣。它先把身子縮成一團,然後
( S/ b$ F! Q0 u& A/ V又伸長,活像一截伐倒在地的樹樁。它朝卡德摩斯一點點地逼過來,卡德摩斯邊退卻邊用長
3 G. P/ T: z1 U矛在那怪物的大嘴前挑逗,毒蛇張著嘴朝著武器撲咬著,恨不得一下子吞掉那鐵尖頭。卡德' u% G% O2 f( l( A; t9 j
摩斯伺機行動,待到那蛇仰著的頭移到一棵大樹幹旁時,他猛力一刺,將那蛇頭橫釘在樹上
5 j/ \8 p: w" B: C* ?/ b,那蛇臨死前痛苦地掙扎著,沉重的身軀把大樹都壓彎了。8 K- X& N$ g* t' d
4 z* g$ W% k5 L- T% J4 T9 i
  正當卡德摩斯站到他已打倒的大敵前面,打量著這個碩大的屍體時,有個聲音向他發話/ d$ M3 A! L1 @& d) C
了(他說不上聲音是從哪媯o出來的,但卻聽得真真切切),命令他拔掉毒龍的牙齒,把它6 n% q, i, s( ]0 R6 x, Q
們播種在地堙C他遵命行事,挖了一條壟,把龍牙灑在其中,天意決定了這些牙會滋生出一
* D% T0 v* `% ?( R茬人。
% Y# G. t" P9 ?7 E! L5 k" z7 D; R% z/ U  n1 _5 w
  他剛剛填平了壟,土塊就鬆動起來,許多長矛尖拱出了地面,接著就露出了頭盔及其上
. U$ w3 Q2 u3 F. v6 `6 b插著的半折的羽飾,然後是手持武器的士兵的肩膀、胸膛、四肢,不一會兒功夫,一群全身
! n, n$ e2 C& b$ s  G: H披掛的武士長了出來。卡德摩斯驚恐萬狀,準備迎戰這群敵人。但是其中的一個武士向他說: P: ]2 R6 v0 d  x0 d
:「不要插手我們的內戰。」說畢就揮劍刺死一個同他一起從土中長出來的兄弟。但他卻中
% b8 n2 d7 z+ b' I% }1 M  g了另一個武士射出的箭,倒地死去。射箭的那個又被另一個武士殺死,就這樣,這一群人自
8 t) t8 n8 S. A# N相殘殺著,最後隻剩下了五個人。其中的一個扔下了武器說:「弟兄們,我們講和吧!」他9 }4 B+ J7 M' H& j
們協助卡德摩斯建造了一座城,稱之為底比斯。! f3 p  x' C& D, O

* a1 X9 H3 M' Z  F7 |# ?( |  卡德摩斯娶了維納斯(Venus)的女兒哈耳摩尼亞(Harmonia)為妻。奧林波斯(4 R# V( j/ z" `
Olympus)山上的眾神都來慶賀他們的婚禮。伏爾坎(Vulcan)送給了新娘一串他親手製作
( j; x' W) A4 d( u: \% ?3 \的項鏈,精美絕倫。) U6 i& Y, H8 ^* E+ `3 l, X( S0 t! z2 |
: U$ I- I9 x# o7 ]1 B9 X
  但,因為卡德摩斯殺死的那條蛇是瑪爾斯的聖物,因此他的家族在劫難逃。他的女兒塞
9 O  s0 k, x! N# l) M, t! x墨勒(Semele)和伊諾(Ino),他的孫兒阿克特翁(Actaeon)和彭透斯(Pentheus)都死
1 b3 v" X  k& t4 p/ }6 c% r於非命。
! k# N. y/ E* \( R4 d5 O
5 B5 L: D2 h. H  底比斯城如今只能勾起卡德摩斯和哈耳摩尼亞的無限傷感。他們棄城出走,投奔了安奇
& q$ U  ~1 @  y& M5 `: X$ L. G* W, d) Q里亞人(Enchelians)。那堛漱H們熱情地接待了他們,並擁戴卡德摩斯為王。* d( L. Q# H+ e7 f9 x& ]
9 Q- M8 y4 ^; @6 j8 f3 C5 b
  但,兒孫們的厄運始終使他們憂鬱寡歡。有一天卡德摩斯哀呼道:「既然眾神對一條蛇
5 d  u4 J& l+ @- Q' k的生命如此看重,我倒不如就是一條蛇吧。」話剛出口他就開始變形了。哈耳摩尼亞眼看事/ C/ d- L- @; i& P* R8 n
情如此,只好祈求眾神賜給她同樣的歸宿。於是他們兩人都變成了蛇,從此在森林中生活。2 A/ x' Q$ C; v5 {( j4 ]
他們銘記著自己的身世,所以從來不逃避人類,也從不傷害人類。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2-2 11:26:26 |顯示全部樓層
012. 伏爾坎─朱諾遺棄的兒子(Vulcan, an Abandoned Child of Juno)
. \" Z' l  I. |2 k& A
# }/ o' c+ ~9 w$ b9 n2 k, j2 U/ a  關於伏爾坎(Vulcan)的故事不多,說明他品性的小事郤倒有不少。伏爾坎由於是個跛
3 h9 u6 ?5 f. r6 O* t7 J3 T子而被母親朱諾(Juno)從天堂娷[了出來。海洋女神歐律諾墨(Eurynome)和忒提斯(& I$ I: e3 w6 `# T; n9 Z
Thetis)可憐他無依無靠就收養他,照看他有九年的工夫。在這段時間堙A他勤習手藝,技
/ o3 _- V. C0 W1 e8 n( U術漸漸達到了十分嫻熟的地步。1 `) B% C' R: P6 I1 F6 W. j. v
: @) Y( Y. C: |4 E7 D( ~
  他要向惡意虐待他的母親報仇雪恥,在海底製作了一個裝有精巧機關的王后御座,呈送
0 \" @$ }) h$ E7 Q/ `6 {3 g給他的母后。朱諾非常高興的接過這富麗堂皇的禮物,但剛一坐上去,就有各式各看不見的5 E- i7 S: R4 X5 F- x* N5 j/ G
鐵索鐐銬把她牢牢地縛在上面,使她動彈不得。眾神趕來相肋,但都無濟於事。這時,瑪爾
$ o6 A( r: E9 z6 q0 f* l斯(Mars)想憑武力把伏爾坎拖到天府,逼他解除詭謀。可是火神身上發出的烈焰烤得這位7 l6 z: w- X, @; w7 o* k2 ^* b9 L, N7 ?
魯莽的武士抱頭逃竄。然而有一位神祇──就是那快活的酒神巴克科斯(Bacchus),倒很, f8 j: t4 Y5 x6 ]+ t7 J0 D9 p
疼愛這個鐵匠(blacksmith)。他請伏爾坎飲了美酒,然後引他到奧林波斯(Olympus)山1 @( m3 Z9 Q, h5 D8 l
上,好言勸使伏爾坎放了眾神和眾人之后。  v5 ~1 i! o9 a! V/ t! s, L! ~
0 J6 M! N( X  L0 ^  n' p; u3 B) U
  伏爾坎在許多場合下為朱諾效過力,這說明他並不是一直對朱諾懷恨在心的。他給朱諾
. S) S: k( t7 f0 d9 ^的寵兒阿喀琉斯(Achilles)鍛造了盔甲盾牌,又秉承朱諾的旨意和河神克珊托斯(! Y8 a4 X, ?3 M: i; y
Xanthus)大幹一場。荷馬(Homer)描寫這場戰鬥的場面說,榆柳焚燒起來,平原變成焦土' p5 G  D6 X! Y. g8 _, p' r
,河流沸騰翻滾。海鰻魚蝦統統被伏爾坎攪得不得安寧,克珊托斯終於苦痛難熬而俯首求饒
# L; {8 n3 V6 K. Z
% A* B; E( [: c+ D6 W
" t2 b4 E) y1 y# d7 f  A5 e1 J  伏爾坎走起路來一瘸一的──可能是象徵了火苗兒一躥一跳的特徵吧。據他自己說,他
" P! b: R+ V: p生下來的時候腿就有毛病,他母親羞慚萬分,怕被眾神看見,就把他從天宮扔了出來。他還
% J( y6 C" n. }* }0 t8 D說,有一次,朱庇特(Jupiter)對他母親大發雷霆,他上前去給母親解圍,郤被那克洛諾
; ]) o* \8 v7 z5 W$ s3 Z斯(Cronus)的兒子抓住腿扔了出天宮的大門:「我朝下界跌去,整整掉了一天,到傍晚時. u& J" v% C9 `; o/ n6 L; q: z
刻落到了楞諾斯(Lemnos),摔得半死不活的。」即使他出生時還不是個跛子,那麼遇上了# ^1 B9 C& v( h2 {+ ]! m9 ^
這兩次大難,準也得摔瘸了。9 y' y1 e# ^+ o: W: A' x

3 a7 h4 `7 n+ C  他參與了創造人的工作,尤其在精心創造潘多拉(Pandora)中出力。彌涅耳瓦()的
$ }" E& S& Y$ Y/ L5 [出世也有他的一分功勞,他為了促產就用斧頭劈開了朱庇特的頭顱。
# K6 l& m5 R( b% o  e
6 l; k; m6 v7 j+ }  根據《伊利亞特(Iliad)》和赫西阿德(Hesiod)的《神譜(Theogony)》上的說法5 r, }5 O- l. A& s! O: i$ d# X" a3 x
,他的妻子叫阿格萊亞(Aglaia),是美惠三女神(Graces)中最年輕的那位。可是《奧德' `3 \# f0 H% ~# [% S
修紀(Odyssery)》婸‘L的妻子是維納斯(Venus)。他業績輝煌,性情溫和。人類愛戴/ h. N' A% _$ v% S6 n
他,尊他為良好習俗的創立者、工匠的保護神。偶爾,也有人把他看成是醫神和先知。他要' \) ]6 b, G, f" `% Y0 C% M$ w
是高興起來的時候,彷彿能把眾神哄逗得大笑不止,不過他可不是個傻瓜。要是把他惹急了' U0 H' O; A) t' Q2 |4 e
,這位以煉造精良兵器而遐爾聞名的神祇很能謀算,甚至是很能設法報復的呢!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2-2 11:27:28 |顯示全部樓層
013. 赫淮斯托斯(伏爾坎)不貞的妻子(The Promiscuous Wife of Hephaestus(Vulvan
0 R" [- Y) v! b2 O6 R))
3 A% e6 P! J7 w8 `1 s* L* Z7 x# x
  阿佛洛狄忒(Aphrodite)(維納斯Venus)被許配與跛足的鐵匠之神(Smith-god)赫7 z  F$ O' F) c6 o# O9 T, U
淮斯托斯(Hephaestus);但是她給他生的三個孩子──福波斯(Phobus)、得摩斯(
; `& E% [. t/ RDeimus)和哈耳摩尼亞(Harmonia)──的親生父親郤是身材挺拔、魯莽成性、好酗酒、愛
6 q% ^& k, S7 R1 i爭吵的戰神阿瑞斯(Ares)(瑪爾斯Mars)。赫淮斯托斯對妻子的不貞行為一直一無所知。
) n! z; X- G  M; {0 m6 j7 I5 D  U  M5 L8 I1 v# K0 n8 _
  有一天晚上,這對情人在阿瑞斯的色雷斯宮(Thracian palace)媞帢o太久了;太陽, Y- b- i' c, Q% {
神赫利俄斯(Helios)升上天空時,看見他們兩人在床上尋歡作樂,便去向赫淮斯托斯告發
+ Q- a' J% O: V  m' h8 [7 [- n# ~其事。; X  i" Q3 }8 G7 q6 F
) C0 x. M' F: D
  赫淮斯托斯氣呼呼地回到鍛爐旁,用青銅錘打出一張細如游絲而又堅固難摧的捕獵用的' e7 y+ S$ K; C( a  i  x% M# i
羅網。他悄悄地把網繫在結婚大床的柱子和四周。阿佛洛狄忒從色雷斯回來了,滿臉堆笑地% G) ^1 C! i! {/ B. w5 a
告訴赫淮斯托斯她有事去了一趟科林斯(Corinth)。赫淮斯托斯說:「我的愛妻!請原諒
5 I3 c, m  z7 @" b# f我,我要去我心愛的島嶼楞諾斯(Lemnos)休息一兩天。」
( \8 `7 g) M) n. P0 L0 H. R
+ ~/ O4 c: n) T+ g& |+ f6 Z( L$ ]9 v  阿佛洛狄忒並不表示願意同他一起去休假,相反,等他一走遠就急忙叫人找阿瑞斯。阿) \6 b4 q5 @9 x% ^) e) f2 M2 T
瑞斯馬上趕來,兩人高高興興地同床共枕。可是,天亮時,他們發現自己纏在網堙A赤條條% l# L6 b% Q  q, X/ E2 J
地,無法脫身。
7 I! T* q  N& t" R" d4 E
' L" F: Y3 v! `0 z  這時,赫淮斯托斯出其不意歸家來,並召喚全體神祇前來親眼目睹他家的恥辱。他揚言
8 O% q4 m! s, U, ~,他妻子的養父宙斯(Zeus)必須把當年價值連城的結婚聘禮退還給他,否則他就不釋放阿
5 N: u  l8 a( z- P: t佛洛狄忒。
) V8 n# K; q( _9 X
( r& j8 H) Q6 G  諸神紛紛趕來觀看阿佛洛狄忒的窘態;只有女神們了不使阿佛洛狄忒太難堪都留在家: D* c4 m# z* U# i& e% Z$ G  V' X8 z
。阿波羅(Apollo)用手肘輕輕推了赫耳墨斯(Hermes)一把,問道:「你要是處在阿瑞斯# r" h& t4 s$ i6 [5 S
的地位,赤身裸體地給套在網堙A你大概也不會在乎的,對嗎?」/ N  |, @/ B' s4 ~& X6 S
6 k0 t0 D: e1 h$ @6 ~4 Z
  赫耳墨斯用腦袋作保發誓說,即使他給三張網纏住了,即使全體女神都在一旁責難,他
3 j- ?: L6 [2 l8 g) b) o) H也絕不會計較的。說畢,兩位天神放聲大笑。; P% ^- Q3 N3 ^4 X  T

+ a) x) n) X! ^+ h* p3 W( v  然而,宙斯對赫淮斯托斯的行為深惡痛絕,說他是個傻瓜,居然把家醜外揚。宙斯拒絕
( L. c# b/ v- b% A3 @退還他們的結婚聘禮,也不肯干預這場夫妻間無聊的爭吵。
8 |! [/ X5 x( e* ]9 Z! s* n, |
3 J* X! H" H5 t& \- l$ v7 f  波塞冬(Poseidon)看到赤條條的阿洛狄忒,大為傾倒,十分妒忌阿瑞斯,但他表面上! u1 H7 D: B  [) I1 q% j' p6 i
不動色,假惺惺地對赫淮斯托斯表示同情。他說:「既然宙斯拒絕幫忙,我來作保,讓阿瑞" ?# e% M& c/ v0 B% k& y
斯交出跟你聘禮的價值完全一樣的東西作為贖身的費用。」0 c. L4 `) _, \$ \* Z  A

0 Y; h0 o8 q6 u9 q  「這個安排倒是不錯,」赫淮斯托斯垂頭喪氣地說:「不過,要是阿瑞斯說話不算數的) q' J; w% |0 d; O/ M, e
話,你可要代替他待在網堣F!」
7 n* o' n' o( Q$ [6 u& D! E/ V) s- B! ]
  「跟阿佛洛狄忒待在一起?」阿波羅笑著問道。9 L1 N+ S! q+ ?9 `

' e' @' D3 O9 I5 z6 F4 ^  「我不相信阿瑞斯會言而無信的,」波塞冬理直氣壯地說:「不過,如果他真的失約,
0 P# j% J& V( D( K+ i我願意出這筆錢財,並且跟阿佛洛狄忒結婚。」+ u6 T: A! Z0 Y# s% K. {: \

* B  S1 d8 r; x" T: H  於是,阿瑞斯獲得自由,返回色雷斯:阿佛洛狄庇前去帕福斯(Paphos),在海水中重) l' U6 t: G0 n) a' N$ [5 I! w4 x
新獲得貞潔。2 V  R  F% o( k8 G0 I) |0 J, Y
- a0 X# z2 ~/ g
  阿佛洛狄忒對赫耳墨斯很滿意,因為他直言不諱,公開承認他愛她。於是,她和他歡聚7 l. I0 d3 y6 n5 N1 O0 C8 J
一夜。良宵縱情的結果是兩性同體(double-sexed)者赫爾瑪佛洛狄托斯(Hermaphroditus
1 x. U: {& r5 ^% Y)。* L. c* v! B% Z* P
8 F7 R  Z; w. @& G# c; N. W: R% T
  她也很高興波塞冬能夠出面為她進行交涉,為此,她跟波塞冬生了兩個兒子,羅杜斯(* L  A0 P( t8 ~$ n( A6 w4 s
Rhodus)和赫羅菲盧斯(Herophilus)。- \) \- Y; D: |( _$ J

. B. s0 I' i/ b0 p& a  無用贅言,阿瑞斯拒不執行當初的決定,理由是,連宙斯都不肯退禮,為甚麼要由他來* F! g  W) F; M" y& d$ s
支付。
% x! a' j0 S. ^$ v; r( }
/ {! L6 X' ^/ }5 J/ L  j1 [  結果,沒有人為此付出金錢,說到底,這是因為赫淮斯托斯對阿佛洛狄忒愛得神魂顛倒4 H: F: G# }5 V
,絲毫沒有休妻的打算。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2-2 11:46:32 |顯示全部樓層
014. 拉托娜-阿波羅與狄安娜的母親(Latona, Mother of Apollo and Diana)# U4 b4 ?% Y  ]1 F- F: K! a

  W8 n" u  @  z4 _4 @+ J  朱庇特(Jupiter)的不少冒險活動都和他的風流韻事有關連。他的女后在神祇中也有
; G: \  Z, z  Z: _5 Y情敵:譬如說,泰坦神科俄斯(Coeus)和福柏(Phoebe)的女兒,黑暗女神拉托娜(
# i. z2 l* B/ v. ^( h9 a& @! xLatona)就是朱庇特的心上人,這位女神是阿波羅(Apollo)和狄安娜(Diana)的母親。
' H8 J' M4 R  O- f& g0 x2 U朱諾(Juno)對她的怒火從未平息過,女后下令她不得在任何陽光普照的地方分娩。/ T8 Z3 ?6 I) F9 [1 H
  f+ x2 b( q9 w" n, l, b
  拉托娜在躲避朱諾的狂怒的時候曾一一懇求愛琴海(Aegean)的島嶼給她一席容身之地  v" y7 C4 m! S# C
,但它們震攝於天后的威力,未敢同意。只有得羅斯島(Delos)同意成為未來神祇的誕生
$ R  m% ?! s( @, g地,當時,這座小島飄浮在水面上並不穩固,但,朱庇特在拉托娜抵達以後,用堅固的鏈條
: {* Z  f1 N$ y5 ]0 y5 u3 N% E綁住島嶼,並固定在海底深處,使之成為他心上人安全的休息場所。
' v5 Q$ o4 W4 K' b9 K
0 o# h. A! d1 ^  拉托娜為了躲避妒心重重的白臂(white-armed)朱諾的迫害,不得不漂泊四方,最後! B* M( W6 q/ T" v
她來到了呂西亞(Lycia),懷堜窱萓陽特幼小的子嗣,疲乏不堪,口渴難耐,於是就發
( s( L1 n6 I4 w( ]生了下面的這椿事情。
, q3 W: U2 @2 [% C* I' `3 m. R+ y
$ V) ]  y( Z9 ?1 V/ ?3 M  這個備受迫害的女神無意間發現山谷底有一池清水,村民們正在潭邊攀楊折柳。她走近4 |2 E! Z: g% W$ B% O% h9 S
去趴在水潭邊沿上,想喝點清涼的溪水滋潤喉嚨。但是,那些鄉下佬不許她碰溪水。
7 r& l, [$ @$ E3 G% ^" e9 h5 N9 K) s7 |+ Z* a9 U
  「你們為甚麼禁止我喝水呢?」她問道,「水本來是世人所共有的財產。可是我現在向
+ W) ]' T; o/ _+ h: _你們討要。我雖然走得疲憊不堪,但並沒有想在池中盥洗解乏。我只不過是想喝兩口解解渴
5 \; i7 @4 W8 L' v! g- n。你們給我的是一點水,在我看來,那就是甘露。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你們的恩情的。看在
( o( R6 {. Q9 x# n  L, P! u/ V這兩個嬰兒的面上,發發善心吧,他們伸出了小胳臂,好像在替我向你們求情啊!」' J. |6 G* [1 v2 `
8 q9 r6 ^8 S" X) O% p
  可是這些粗人蠻不講理,他們甚至出言不遜,還威脅說,如果她再不趕快走開,他們就
2 D7 I8 K& D3 v1 b' [/ k8 }8 F要動武了。他們跳到潭堙A來回走動,用腳攪起池底的污泥,使池水渾濁得無法飲用。; }1 l* D* j2 \# a

, l6 U% U6 T1 F0 A$ i  這可激怒了女神,她不再向這些村民們求情。她舉臂向天,呼叫道:「願他們永遠走不
; \+ B/ _* r! T0 Q9 }出池塘,世世代代以塘為家!」
" o- k, R; h- z* M" T5 f8 [- R: @& J1 D6 D
  她的話應驗了。直到現在他們還住在池塘堙A有時候潛入水中,然後探出頭來吹吹風,( l) m' |& k! Y3 _3 s" d1 g
或是在水面上游來游去,有時候他們爬上岸來,逗留片刻,又跳入水中。他們呱呱地叫著;) x. q1 D' \7 I2 i
咽喉腫脹,嘴唇因為不停地罵人變得又扁又大,脖子萎縮得不見蹤影,腦袋和身體緊接起來& d+ ^& P, Z+ R: E! e3 R
。他們的脊背變成青色,不成比例的大肚皮一片青白。他們就是住在池沼堛澈C蛙。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2-2 11:48:24 |顯示全部樓層
015. 拉托娜和忒拜王后(Latona and the Queen of Thebes)
. z2 K$ a) k0 @' b0 D" A6 F( Z- g5 [0 u+ z0 G( V/ J. j& v
  忒拜(Thebes)的王后尼俄柏(Niobe)有不少可以引以為驕傲的東西,但,使她得意
# L$ J' o8 Q5 Y6 ~" S洋洋的,不是她丈夫的盛名,不是她自己的美貌,不是他們高貴的血統,也不是他們王國的
9 {' O1 }4 t. `. g  |; W, W勢力,而是她的孩子們。的確,如果她不是那樣自我標榜的話,她本來可以成為一個最幸福' F' d! A# x# }
的母親。- |) F# G# G$ q( M4 n* S! }

+ e. @' ^9 e8 C. H, L( Y0 W  就在一次為拉托娜(Latona)和她的子女阿波羅(Apollo)和狄安娜(Diana)舉行的7 [% A# K' `  i3 M
一年一度的慶祝會上,尼俄柏出現在群眾當中,以一種傲慢的眼光打量著人群,用以下的語5 k4 m. b0 V- ]8 L0 g+ I: W3 z
句表達了她的不滿情緒。* ]. H: y) k1 h' t0 R8 I' {
2 B  X5 q% w/ t6 l% o* j2 w  C
  「多蠢,」她說道,「這一切多麼蠢!你們對從來未見過的人物倒比對站在你們面前的) _) c) H& b) A$ h  i! z
人還尊重!你們為甚麼要對拉托娜如此崇拜而對我郤不屑一顧?我有七兒七女。難道我沒有. u6 X" g4 D$ o, z$ P5 S( P" T
值得驕傲的理由嗎?難道你們寧可崇拜拉托娜而不崇拜我?這個泰坦()的女兒共有兩個孩% l8 k; H# ~0 d" f: g
子,我卻有她的七倍。我多子多女就是我的安全保証,我感到自己強大得就連命運女神(
, w2 m* l- S  @7 ?; o# Z, g8 RFortune)也對我無能為力。取消這些儀式吧,摘掉你們額上的花環,結束這場朝拜吧!」! i# a. @$ y4 o; r% j# D
百姓們都遵命離去,這場神聖的朝拜就這樣被攪亂了。; b2 v, \  G  R0 E

, H/ N% _9 A( V# i  拉托娜非常生氣,她對兒子和女兒說:「我的孩子們!除非你們保護我,否則就沒有人
" u9 X7 K9 Z  D- g朝拜我了。」她正氣呼呼地說著,阿波羅打斷了她。「別再說了,」他說道,「講話只會耽
* J* B6 ?; _) T/ U擱懲罰。」狄安娜也這麼說,
# Z, S7 t. X# j, w# b
) i3 Z1 |. Z% s" V! }, e  於是,他們駕著雲朵,劃破天空,落到了忒拜城的塔上。城門外是一片開闊的平原,城/ \8 ^) x7 R* {7 G5 b4 ~
堛澈C少年正在那堸等揖M遊戲。尼俄柏的兒子們也在和其他人一起玩耍,有的騎在打扮得) q$ b0 t+ Y4 w* a$ a: m
十分華麗的歡蹦亂跳的馬上,有的駕駛著漂亮的戰車。; f( f, K7 C8 `4 {1 I

; p; D& l6 h1 q# C$ ^  大兒子伊斯墨諾斯(Ismenos)正在駕駛著他那些口吐泡沫的戰馬,突然空中飛來一支/ j" j+ j& \9 }/ g4 p
箭把他擊中,他大喊一聲,「啊呀!」鬆開了彊繩就倒下死去。$ `/ d; d' e( G' ^- w* Y

. Y. Y1 M- N" I6 q( \  另一個兒子聽到了弓箭的響聲,催馬飛奔企圖逃命,結果還是被那無法躲避的利箭趕上
3 `; w5 Y+ p( `7 B" k了。7 A1 }4 X7 u, Z1 _, G

2 f  _" R: R& S, H( I: m  另外兩個小兒子剛完成作業,來到運動場準備做摔跤遊戲。當他們胸貼胸地站在一起時5 L! F2 L, ]6 G+ ]
,一支箭射穿了他們倆。* Q' j3 R$ S( n( V: N" Y

: w3 Z1 b( q3 Y, p  一個叫阿爾非諾(Alphenor)的哥哥看到他們倒下了,便跑過來企圖救護他們,結果在
; S* P  _* v8 v" w盡手足義務的過程中中箭倒地。
) }7 j7 Z  i& V+ Q! {) j
7 N& {) Y) |' L! U  現在只剩下一個兒子,他就是伊利恩諾斯(Ilioneus)。「饒了我吧!眾神!」他對所% k7 }1 }5 J% S- o
有的神道,卻不知神祇不需要他求情。阿波羅本想饒了他,可是箭已離弦,為時已晚。
# ~0 s: y, I, j/ o! b, H0 r0 Y  G1 M7 C" B) H* g
  尼俄柏很快地就明白出了什麼事。她簡直難以相信。* `# V+ W0 r" r+ M; R0 o

5 S5 T! T  c, S' `; A( p  她的丈夫安菲翁(Amphion)承受不了打擊,自殺了。
" v/ z3 b$ i' @4 M" X8 {
; h, r; X7 T6 A7 c2 `/ B  尼俄柏跪在橫七豎八的屍體前,一會兒吻吻這個兒子,一會兒吻吻那個兒子。她把蒼白
3 o: d0 e0 D0 _. ~4 d) ]的雙臂舉向天空,「殘忍的拉托娜,」她說道,「用我的悲痛填滿妳的憤怒吧!可妳的勝利* _2 f' k9 h# M
在哪兒呢?儘管我失去了兒子,我還是比你富有,我的征服者。」話音來落,一陣弓響使在
8 d* U" m9 u- c" M場除尼俄柏之外所有人都為之悚然。) U( M6 `) b. x$ v
( e3 u5 Y2 Y7 E! a
  那些姐妹們身著喪服站在死去兄弟們的棺柩旁。一個中箭倒下了,正倒在她剛才為之嚎9 S0 J+ h4 v: P2 x" E* A2 V& l
啕大哭的兄弟的屍體旁。! ~0 d. `/ R  r/ W4 M$ o9 e

" r: e+ ~* a# e  q; g0 @3 y- |/ J  另一個正在竭力安慰母親,突然啞口無聲,癱倒在地死去了。
! j* A  ~) u& [( q
  v3 ?, o. Z% [6 ]3 v0 h' F& M  第三個企圖逃跑,第四個想躲藏起來,第五個站在那兒發抖,不知如何是好,但全都中
; L# V% r+ o. `; k  A* V箭倒地。
' _  V2 P0 g: a
4 A# G- O1 f7 w) Z0 ]  現在六個女兒已經死去了,只剩下一個。尼俄柏用雙臂把這最後一個緊緊摟在懷堙A用
9 B# a1 M4 B: ]# l2 q( a( o7 D全身掩護她。「饒了我這一個吧,這是我最小的!」她哭喊道。就在她訴說的時候,那最後" n$ [+ z- p9 y2 m
一個也倒地死亡。1 c# K  v/ X  v/ \4 \  W# e7 w

* t6 U% b) Q( ?& Z' y  x) H9 R5 B: G  她絕望地坐在死去兒子、女兒和丈夫的中間。微風不能掠起她的頭髮,她的雙頰已沒有7 k  e5 V$ Y: M2 D9 O+ ?2 u3 O
血色,她瞪大眼睛凝視前方一動也不動,她已經沒有任何生命的跡象。她從堥鴠~變成了一
: ?$ b" Z! Q+ I6 r6 z  ^座石像。不過,她的眼淚正在流淌。她被一陣旋風帶回她出生的山巒上。至今她仍是一座石$ L- w) J0 z9 W6 n, a" w
象,一塊巨大的岩石,從中斷斷續續地流出一條小溪,那就是她永無休止的悲傷的見證。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2-2 11:49:57 |顯示全部樓層
016. 阿波羅與風信子(Apollo and Hyacinth)7 U' d5 C' w2 w6 \% V/ ^

8 k4 J  t/ a  W9 U, O& ~  遠射之神(Far-darter)阿波羅(Apollo)的火一般的威力,不只是使夜間出沒的惡魔
% i( l; }3 k6 l/ M- f: Y5 h9 W, |  c膽戰心驚,他要是和哪個少年小伙攀起交情來,他會親密無間,但也往往會給對方招來危險% ?$ r: g- a- }4 C) N' j7 z6 C
。例如,他十分喜愛一個名叫許阿鏗托斯(Hyacinthus)的少年。這個後生運動嬉戲時,佩7 a, n$ ?0 x4 {: Y; g# ]( |
著銀弓的神祇總要去陪伴:去捕魚,他拿著網:去狩獵,他牽著狗:去爬山,他不離左右。8 E& H7 Q. \; Z+ x  \- N8 w/ A
他整日忙著這些事,竟顧不上彈奏里拉琴和拉弓射箭了。% m9 D, B4 B7 v  _

3 d( I2 }( W9 A! @) j+ n  有一天,他們玩套圈遊戲;阿波羅使出了力氣和技術把鐵餅高高地拋到空中,扔得又高9 ?) Z; E! s! N2 J2 E) J
又遠。許阿鏗托斯玩興正濃,急不可待地也要一顯身手。他朝還在飛著的鐵餅奔去,伸手去
, @. s/ O+ E  I) f3 I接,但是這顆飛彈著地後又反彈起來,恰恰擊中許阿鏗托斯的前額,他暈倒在地。' `+ a( @0 T( }$ O8 ~% m1 E
# v9 M& ]8 a) L! b7 i
  阿波羅的面容頓時失了血色,變得和許阿鏗托斯一樣的慘白。他托起了許阿鏗托斯的身6 e/ q5 m" F; o( Y9 A0 J
體,想盡辦法止血,但都沒有奏效,沒能留住飛逝的生命。就像花園中的一株被搯斷了莖的- a7 h  R1 X* K; a7 u
百合(lily),枝頭下垂,花朵向地,奄奄一息的許阿鏗托斯的脖子也彷失去了支撐力,腦: Z% X7 ?9 d$ X7 I+ X( k1 K0 {1 i
袋沉重地耷拉在肩膀上。% a- N2 M: h- J# U$ Q
/ U# \) N5 ^: w$ j) x9 J
  「許阿鏗托斯!君去矣!」福波斯()哀嘆道,「是我奪去了你年青的生命,但願我能
" |( x& ~6 X* c& K! R6 I( V替你一死!但是此願既不能遂,我將奏曲頌你,長歌述你,你將化為一株鮮花,花瓣上載刻8 b  M+ \& l7 j% _3 g. k% Q
著我的悔恨。」
9 w8 _: A8 x4 q1 V; x
2 x5 I2 {" z6 d9 j1 Q  就在這位金光四射的神祇這般訴說著的時候,剛剛流在地上染紅了草木的鮮血消失了,
5 O* w) `7 @8 C$ R! ^# C; g從地媔}出一朵花,色澤比泰爾紅紫(Tyrian)還要艷麗,形狀與百合一般,所不同的是,5 G- ^! g6 v5 R5 X5 f# W1 u
這朵花呈奼紫色,而百合花是銀白色的。5 w' P6 v& Q8 A

$ M' {4 z0 N5 \) F& d$ c  福波斯接著又賜給它更大的榮耀,在花瓣上劃出「AI!AI!」的紋絡,用以表示他的哀. r3 ~' Z% B: {8 ]* P
思。這種花──風信子──就以「許阿鏗托斯」為名。每逢春回大地時,它就盛開怒放,以
' S# w# k. F9 w, f+ Z" U紀念這少年的遭遇。) G% Z) o: h6 |+ l5 j9 J
' i+ H8 p/ r; L. H7 \. t6 G
  據傳說,仄費洛斯(Zephyrus)(西風the west wind)也很喜愛許阿鏗托斯,但許阿: Z2 i* T. m  q4 U. l# J
鏗托斯與阿波羅較諸與他來往得親密,他因而產生了妒意。就是他把鐵餅吹偏了方向,使它
- \8 X# P( J- G; R6 z" x! o0 @3 x打到許阿鏗托斯頭上的。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2-2 11:51:14 |顯示全部樓層
017. 法厄同─阿波羅與克呂墨恩之子(Phaethon, Son of Apollo and Clymene)) h2 [# M% Q/ C* ~( u# D8 ^

! M; c/ t/ F  A8 D+ a# K  法厄同(Phaethon)是阿波羅(Apollo)和水澤仙女(nymph)克呂墨恩(Clymene)所
: f. y9 N3 e; r1 E1 U: q2 h) j' t生的兒子。有一天,朱庇特(Jupiter)和伊俄(Io)的兒子厄帕福斯(Epaphus)嘲笑他,8 D0 z+ L3 n+ r+ K
說他不是神祇之子。法厄同向母親克呂墨恩訴說自己受到的侮辱。她就遣他去見福波斯(" Q$ G4 f( p  n1 X
Phoebus),親自問清楚,她在父親問題上所說的是不是真話。2 i& q( n  n; z7 \
& C) v0 \3 a# T6 W9 r
  法厄同興致勃勃地朝太陽升起的地方走去,進入太陽宮。太陽神(Sun)見到進來的小/ V1 y( \. i7 I# R
青年被他從來未見到過的這宮殿周圍的輝煌場面弄得頭暈目眩,就問他到這堥茼閉し簳き
; Y# x. r6 x( P- n# l。那青年答道:「我請求你給我一些憑證,以向人們證明我確實是你的兒子。」那為父的叫# K# l1 B+ [6 u2 x6 \4 t6 V: R
他走過去,指著斯堤克斯河(Styx)發誓說,不論他提出要甚麼憑證,都將如願以償。- P8 B6 e+ y9 @# i- k
, \! A- H0 M9 e0 P$ o
  法厄同毫不遲疑地提出要駕駛一整天太陽車。父親向他解釋這麼做會遇到的危險,企圖
) z0 n& h2 Z* ?  N: D& T  W說服他放棄要求。「除了我以外,進也不能駕駛噴火的白晝之車,就連朱庇特也駕駛不了。
. Q5 x' ?' P4 v* B$ ?這條路開始的一段非常陡峭;中間的一段在天的高處,從那堜馱U看,就連我也難免要膽戰- z9 o# |( p- Q+ O4 @
心驚呢!路程的最後一段急轉直下,必須格外地小心謹慎才行。更為可怕的是,天不停地旋
$ @/ |: h% f% p2 [8 N- a! o轉,處在天旋地轉之中,你能不迷失方向嗎?這條路還要穿過惡魔成群的地方。駕駛這些馬% F& a% _9 p/ }! O1 H! P
匹並不容易,牠們口鼻媦Q吐出的全是烈火!」
9 r4 H( Q( M6 d+ k" ]* j
( k9 X4 n, X" r, c- ^  可是,青年不聽勸告,仍然堅持自己的要求。福波斯最後不得已才帶他到停放神車的地# Z" R# ^& s' I
方。神車是伏爾坎(Vulcan)用金子做的贈品。魯莽的小伙子看得目瞪口呆;這時,黎明之
" A: \/ q6 Q: v+ S3 G神(Dawn)敞開了通向東方的紫紅大門,群星漸漸稀疏。
1 @! ?/ P: T3 }: B  `. V9 P: R
5 A3 e9 M  @  D( b; X" G4 x* N  那做父親的見到大地已露熹微,就命令時辰女神(Hours)去套馬。父親用一種非常有
. f6 o* E6 ?' v9 y1 m* ]效的油膏抹在兒子的臉上,使他能禁得住灼熱的火焰,又將日光的金冠戴在兒子的頭上,然
4 D) @+ U" v: O0 A( ]後沉重地嘆口氣,告誡他不要用鞭子,握緊韁繩:不要走五個圓圈中間的那條直道,要向左& O% b1 S) ^" e0 q3 a& u7 T( I- A
拐;到了中間地區要走在圈子堙A既不要偏北,又不要偏南;最後一點是,順著留下的車轍
- ?- B( \8 D2 }3 T( Z& m  C走,不要離天太近,也不要離地太近。
1 {# Y, ?- ^; W! k! k! M6 g& V* d2 e, D
  說話之間,手腳靈便的小伙子縱身躍上了太陽車。可是沒過多久,馬兒覺察出來拉載的" z& t& f- }( J1 q5 a
重量比往常要輕得多。馬匹向前奔馳,偏離了故道。大、小熊座(Greater and Little 7 N$ Y# M/ [# H' ^0 r
Bears)開天闢地第一遭被灼傷了,巨蛇座(Serpent)被烤得全身發燙,牧夫座(Bootes)
. K6 y/ K! q; {; I9 U1 Q/ v: J則倉惶逃命。
( H! H1 X( o+ c% C/ e% c% O$ p: N
4 ^5 n$ K5 o( s  r. l1 p0 M. I5 H  不幸的法厄同低頭向地球上張望時,只見腳下是茫茫一片,他變得六神無主。而當他抬
  `0 U/ ^: W& f0 n( D5 t& T& M7 E頭向天上看時,只見到處都是惡魔的形體;這孩子嚇得魂不附體,扔掉了韁繩。脫韁的馬匹
; c8 l; n0 K, K1 F. @6 {向天空中星際間的陌生的地區奔去,太陽車在車馬不到的地方顛簸著,一會兒朝天上跑,一# R8 |. D0 @. j; B2 H/ h$ C
會兒朝地下衝,月亮(Moon)看到兄弟的車竟走在自己車路的下面,不知發生了甚麼事情。
5 P: o& `/ ~3 E$ K4 n6 i" u3 ]7 M4 @雲彩冒煙了,密林覆蓋的山巒起火了。4 @  f' n( T6 }# T" D  H0 u" v9 F
6 q) [1 u9 P1 m0 e3 h+ ~( {2 v
  法厄同見到世界燃燒起來了,據說埃塞俄比亞人(Ethiopia)也是在這個時候變成黑人
2 u7 ~3 C) B( \2 h的;利比亞(Libyan)烤乾了,成了今日我們見到的荒漠。  l$ a; [( v8 _( V: D  t
2 K6 B6 Z# w% i, e7 W1 E- Z4 F
  泉澤女神(Nymphs of he fountains)披頭散髮,為失去水鄉家園而哀傷。躲在堤岸下
8 ^9 t$ O8 `8 U3 ]9 R. u: c的河流也遭了難;尼羅河(Nile)逃向荒漠,一頭鑽進沙漠。3 t9 s- r7 E! e; ~6 P( U
" ^% ?- W% n8 n9 e
  土地龜裂,亮光從裂縫媃p進地獄塔耳塔洛斯(Tartarus),嚇壞了冥王(king of
0 J  J& h  q5 z. Y* [  c& a1 _6 ~shadows)和冥后(queen)。, ?; y$ e4 Q7 |2 n6 c: A
. ~- R( @: f9 v5 q( I
  海神涅柔斯(Nereus)不得不帶著妻子多里斯(Doris)和女兒涅瑞伊得斯(Nereids)
  `0 T" q8 J' P7 m8 v+ S" W/ @們躲到最深的洞穴堙C# |1 `$ ?) N" u, f: X7 p1 U

0 Z) ~9 w  c* x) ^/ `" p  涅普頓(Neptune)升到海面,想探出頭來看個究竟,他試了三次,三次都被炎熱灼得
# {3 K* J% i, \% X  }9 g. n縮回水堙C+ n1 l5 u+ e0 k& ?( l
! s* U5 B0 X8 Q' {$ P; P
  大地女神(Earth)用手掌保護住臉面,抬頭向天,向朱庇特祈禱。5 z+ s2 S. D7 c4 i" ^% O

! X. N% K/ y2 ?( T( K" h' n" b  擎著天宮的兩極冒出煙來,萬一它們燒斷了,上面的一切都會摔下來。* b8 O$ J$ v  g, x8 C7 |7 r

* c; t# _% e2 r& s3 |  於是,朱庇特召集眾神親眼目睹眼前的危急;如果再不立即採取措施的話,頃刻間天地, V; O4 v! J! K4 O% C( M8 r% }
就要毀滅。他一聲雷鳴,用右手朝太陽車的馭手射出一陣霹靂。法厄同翻下車來,頭朝下跌8 r& h5 r* V0 Q. i5 n" Q) a
落著,一路上燃燒著的頭髮發出光亮,就像劃過天空的流星。
/ o1 o; b& s' G" d8 u$ _% Z2 W( ]" A1 R3 E$ h! g" o
  大河厄里達努斯(Eridanus)接受了他,他的赫利阿得斯(Heliades)姐妹們對他的不4 Y% t  A6 F9 y$ {9 K; \" h" @
幸遭遇萬分悲痛,都變成了河堤兩岸的白楊樹(poplar trees),她們流下來的顆顆淚珠落) L! P) z: d$ ~
到河媗雃巡[珀(amber)。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2-2 11:56:30 |顯示全部樓層
018. 阿波羅為凡人放牧(Apollo as the Herdsman of a Mortal)
  g9 M* Z0 K: p$ J
+ b( O* z0 I; c  阿波羅(Apollo)賦予兒子埃斯枯拉庇烏斯(Aescolapius)以醫藥技術,他甚至能起" u8 T' ?8 [# D1 V7 |
死回生。這使普路同(Pluto)驚恐萬狀;他說動了朱庇特(Jupiter)發出一陣霹靂,擊斃. H- [) W% C- s; i
了埃斯枯拉庇烏斯。
) Q- J( ~0 T; D( r* R" h6 o
- B( ?( ^- A0 s) W; x8 a  兒子的遇害使阿波羅怒不可遏,他向製造雷電的無辜工匠尋釁報復。這些工匠就是獨眼
/ h2 O3 n: |! z* c. z巨人庫克羅普斯(Cyclopes),他們的作坊就建在埃特納火山(Mount Aetna)下,所以那
$ m4 f1 o* u* d) c9 g) M' Y# h( \; A座山時時噴吐著鐵匠爐堳_出的煙火。$ s4 q1 P( o. Y& H) ^

% z0 N  o( o' K: D& I! p' R  阿波羅向鐵匠庫克羅普斯發箭加害,惹惱了朱庇特,他把阿波羅貶到下界替凡人勞苦一* U) o' j1 S8 O' f9 H: @
年。於是,阿波羅做了忒薩利亞(Thessaly)國王阿德墨托斯(Admetus)的長工,負責在
# U' o+ ^( e  N' h- B' q# V' e# i阿姆弗里索斯()河綠茸茸的堤岸上放牧國王的羊群。
! H8 ~$ H0 V; \1 ~7 i; I8 C# _# U, ^. G8 Q- a7 T/ ]; Z6 ?, i2 L
  阿德墨托斯想娶珀利阿斯(Pelias)的女兒阿爾刻斯提斯(Alcestis)為妻,可是她還9 r4 E  a2 Y6 S2 H5 g
有別的求婚者。珀利阿斯提出,誰若能駕著一輛由雄獅和野豬拉套的車子來求婚,誰就能贏
( V! A* u* ^* m' l得他的女兒。這件難辦的事情阿德墨托斯靠神仙牧羊倌阿波羅的幫助完成了 ,他如願以償
9 ~; V4 v7 b5 b0 V. C和阿爾刻斯提斯結成良緣。! h3 z2 S7 W* d) {# Z

; g6 d% e; N: y0 A0 q7 v! V, t  可是不久他患了病,眼看就要命赴黃泉。阿波羅說服了命運三女神(Fates)免他一死1 o% U7 _; K& c% c# J
,條件是要有人替死。阿德墨托斯聽說可以免去一死的消息,只顧高興,沒有考慮要付出的  t: W  v0 ?& |& w+ P; u- C4 Z
代價是怎樣的大。也可能當時他想起了寵臣隨從們表忠心的話語,認為在他們中間不難找到1 r* M& l% b$ g8 r' c4 r
一個替身。但是出乎意料,那些願為國王戰死疆場的勇士們不肯替他死在病榻上。那些自幼! i- s3 E1 A# k+ G/ Q8 v
蒙受浩蕩皇恩的老僕們不願意捨棄風燭殘年作為報答。7 F; ?* ?9 t8 X9 c
# L- ?1 J" k2 K* a3 u  L# W
  人們問道:「為什麼他的父親或是母親不作他的替死鬼?按照自然進程,他們壽命不長
7 g/ k0 i2 x  F了。兒子的生命既然是他們給予的,還有誰比他們更深切體會拯救兒子免於早夭的必要性呢
" f& r# W$ O( @) }3 n?」他的父母雖然想到要失掉兒子時悲痛萬分,但是在替死的號召前還是畏縮不前。* N7 l$ K, F* @) v4 q

8 }( `0 @2 m: W' [7 q5 a$ R  這時富有慷慨獻身精神的阿爾刻斯提斯挺身而出,願做替身。阿德墨托斯雖然珍惜生命
% v0 j) T. i5 V5 Y* v( G) F,但要用這麼高昂的代價去換取,本來是絕對不會同意。可是他已經作出許諾,不好反悔了
2 a( G, `! {3 ?9 v% n5 T, q8 Z。命運三女神提出的條件有人承擔了,這筆天命交易也就拍板定案。阿德墨托斯一天天地好. x! \0 Z5 O# n: O
起來,阿爾刻斯提斯郤臥病不起,而且病情急轉直下,得快就奄奄一息了。% v1 X9 G, c  y! a4 J2 F
5 X( d. p! b& r4 N4 r* g) \  y
  恰巧在這個時候,赫耳枯勒斯(Hercules)來到阿德墨托斯的宮殿,見到宮廷上下人人2 @8 g% S6 z& G; K
都沈浸在哀痛之中,因為忠貞的妻子,敬愛的女主人將不久於人世。赫耳枯勒斯是位無堅不
0 f, A1 m2 |  ]+ o9 \6 y摧的英雄,他決心要把阿爾刻斯提斯從死亡中拯救出來。他進後宮,埋伏在垂死的王后的寢
- B% g7 \2 u! J  C宮門外。死神(Death)來勾攝生魂的時候,他揪住死神不放,迫使他放棄受害者。阿爾刻# Q# {4 f0 r. M" m1 ]2 c7 F
斯提斯恢復了健康,重新回到了丈夫的身旁。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2-2 11:57:31 |顯示全部樓層
019. 音樂家阿波羅(一)(Apollo the Musician I)/ w( ~( n+ l: e6 S) Z5 v
% h. g) s- ?% }" q1 M8 q1 }* k
  音樂家阿波羅(Apollo)有一次殺死了一個林神(satyr);那事情是這樣的,一天,8 F2 P! k1 V2 B) Y' j9 W8 i) C# u* |
雅典娜(Athene)用鹿骨做了一支雙管長笛,並在眾神宴會上吹奏。她起初弄不明白為甚麼; b) v4 p: W1 Y  u0 L
別的神祇都很喜歡她的音樂,而赫拉(Hera)和阿佛洛狄忒(Aphrodite)卻用手捂著嘴暗
' l* e* z& Z* g) g1 M! ?暗偷笑。於是,她獨自一人走進佛律癸亞(Phrygian)的一座森林,在河邊吹奏笛子,邊吹
- _8 C) W7 T" |" _邊觀察自己在水堛滬佷v。她馬上發現,她吹笛子時臉色發青,雙頰腫脹,顯得滑稽可笑。% |5 O; E/ n+ Z  S* f( e2 Y
她扔掉笛子,並且詛咒把笛子撿起的人。
7 D; ]  W7 S* y
1 M2 W$ d+ I& a  ~9 s( z5 J  林神瑪耳緒阿斯(Marsyas)──女神庫柏勒(Cybele)的隨從──便是這咒語的無辜& B* T* ^3 U" \) A7 E7 H1 q' M: J% S  Y
犧牲者。他無意中撿起笛子,剛放到唇邊,笛子由於還在雅典娜音樂的影響下便自動演奏起" D( I- `6 l* K1 j
來。他追隨庫柏勒走遍佛律癸亞,用笛聲打動了無知的鄉野村民。他們胡言亂語說,阿波羅
2 O" g+ V; p  i$ z9 f4 y. E" P0 G未必能用里拉琴(lyre)奏出更為動聽的音樂;瑪耳緒阿斯實在糊塗,居然想不到去糾正這
" C& G: Q7 q0 D, j5 L種說法。
% s& |% _8 o! q8 t! }$ P3 \, Q$ w7 L1 ]6 k- c5 W5 V
  這事當然惹得阿波羅火冒三丈,他邀請瑪耳緒阿斯和他進行比賽,規定勝者可以用任何' a. x. |$ r( {" z# d
方式懲罰輸者。瑪耳緒阿斯欣然同意,阿波羅組織繆斯(the Muses)當評獎團。一直比賽" G2 n' ~7 U7 s/ _, k- Z4 ^: |
下來,雙方始終打成平局,繆斯們對兩種樂器都十分欣賞。
: X  @9 Y. D! s" Y  ~+ g9 `( ]
9 P6 G- N. D1 i$ p, q1 O4 w  後來,阿波羅向瑪耳緒阿斯厲聲喝道:「你能不能像我一樣演奏你的樂器?把它倒過拿" R: t5 l% R9 K" q) Q
,而且還要邊演奏邊唱。」很明顯,笛子不能倒過來吹,更不能邊吹邊唱;瑪耳緒阿斯沒法* b/ _; {7 N6 Y0 |! d
接受這一挑戰。但是,阿波羅倒著拿起里拉琴,邊奏邊唱讚美奧林波斯(Olympian)山諸神
3 q$ a5 s( M: {2 P2 c3 M; x5 h的歌曲,歌聲悅耳動聽,繆斯們不得不判他為勝方。% M& ]4 r0 M7 ?# a

8 o3 }# @% m% V  接著,阿波羅儘管表面裝得溫文爾雅,但對瑪耳緒阿斯作出了十分殘酷的報復;他生剝
1 J, ~' ]# h& t0 R; g瑪耳緒阿斯的皮,把他的皮釘在以他命名的河的發源處的一棵松樹上(一說是棵梧桐樹)。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6-20 12:54 , Processed in 0.159071 second(s), 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