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6171|回復: 3

078.畫家母親肖像:灰與黑的協奏曲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3-31 12:59:51 |顯示全部樓層


078-0.Whistler《Portrait of the Painter’s Mother - Arrangement in Grey and Black, 1871》
詹姆斯•惠斯勒《畫家母親肖像:灰與黑的協奏曲,1871》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3-31 13:01:16 |顯示全部樓層

078.畫家母親肖像:灰與黑的協奏曲
Portrait of the Painter’s Mother - Arrangement in Grey and Black


  詹姆斯.惠斯特(Whistler James Abbott McNeill)
  布面油畫(Oil on canvas)
  1871年
  144.3 × 162.5 cm
  法國巴黎奧塞美術館(Musee d’Orsay, Paris)http://www.musee-orsay.
fr/


  19世紀歐洲美術無疑是以法國巴黎為中心,這裡吸引著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
家們。1855年,一個來自大洋彼岸的小夥子來到這裡,開始尋求成為一名畫家的
夢想。他就是第一個享有國際聲譽的美國畫家──詹姆斯.惠斯特(James Whis
tler, 1834-1903年)。


  惠斯特的年紀和馬奈差不多,比莫內還年長6歲,在印象派畫家經常聚會的
蓋布瓦咖啡館裡,他們相識了,覺得應該做點什麼,於是便在相互影響下,一起
開始了解放繪畫與色彩的探險之旅。


  不過,惠斯特不想追隨自然的腳步,去捕捉色彩在陽光下每時每刻的變化,
而是對於色彩本身有著一種近於純粹的迷戀。


  他對色彩似乎有著一種天生的敏感,隨時隨處都會精心佈置和擺放,當時人
形容他的客廳,「一進屋就被他客廳的黃色牆壁迷住了,這黃色從牆根慢慢升到
天花板上,令人覺得像坐在六月的溫暖美麗的夕陽裡。沿著窗子,放了純藍色和
純白色的陶器,裡面插著搖曳生姿的綠色植物……」


  正如克勞德.德彪西(Claude Debussy,1862-1918年,法國作曲家)賦予
音樂以色彩,惠斯特也在繪畫中將色彩譜成音樂。


  圖中這幅《畫家母親肖像》是畫家最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相信有許多人在
美國著名的喜劇片《憨豆先生》中見過它),你可以盡情地去形容畫中這位母親
如何地優雅、端莊、恬淡、慈祥,但細心的觀眾一定會發現,這不僅是一幅有關
母親的肖像,它還有一個有趣的副標題——《灰與黑的協奏曲》。


  不僅這一幅,惠斯特的其他作品名稱也都具有相似的特點,比如《白衣少女
:白色交響曲》、《產瓷國的公主:玫瑰與銀色的交響曲》等等,看到這些題目
,大概就可以猜到畫家的意趣所在了。他畫每一個題材,並不是把著眼點放在人
物刻畫上,而是借助他們,來精心安排色彩間的微妙和諧與變化,以喚起人們內
心對於音樂的聯想。


  在《畫家母親肖像》中,我們看到灰色與黑色統轄了整幅畫面,前方窗簾上
的條紋和小花點就像一段歡快華美的序曲,引領觀眾靜下心來去細細聆聽、觀賞
。地板、牆壁、衣裙、袖口、頭巾……它們作為實體的意義已退居其次了,不同
的顏色、造型、質感,只是作為一種整體的節奏而存在著。


  儘管我們知道母親是坐在椅子上,但走近一瞧,她身上的衣裙根本就是用一
塊黑色平塗而成的,和白色的袖口、手帕形成強烈對比。再看牆上掛的畫框,它
處於人物後方,按照傳統繪畫表現空間感的原則,本應變得對比減弱一些,但在
此處,它卻不在乎這些,明亮奪目,正好與畫面上的其他幾處白色形成呼應。


  這種大膽的平面化處理,讓我們想到了馬奈,而他們其實又都是深受日本版
畫的影響。日本〝浮世繪〞於19世紀傳入歐洲,不僅提供了一種新鮮、即時的觀
察世界的視角,而且也讓西方人體會到一種截然不同的審美趣味,其單純明快的
色彩和平面化的造型張力令人耳目一新,馬奈和惠斯特便是最早理解其中的變革
意義並將之運用到自己作品中的人。


  這張畫深受當時年輕藝術家讚賞,惠斯特也為此臝得他平生第一枚繪畫獎章
。出於對故鄉的思念,他決定將這幅在歐洲獲得一定成功的作品獻給袓國。豈料
,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的館長收到這幅畫後,竟勃然大怒,聲稱惠斯特根本算
不上畫家,並吩咐將它退寄回巴黎。


  最後,還是法國著名象徵主義詩人斯特芳.馬拉美(Stephane Mallarme)等
人聯名上書,才使法國政府買下了這幅名作。可想而知,這一定很尷尬。不過,
如果拿這件事與惠斯特遭遇的另一次挫折相比,那就根本算不了什麼了。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3-31 13:01:35 |顯示全部樓層


078-1.Whistler《Nocturne in Black and Gold - The Falling Rocket,, 1875》
詹姆斯•惠斯勒《黑色和金色的夜曲─墜落的煙火,1875》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3-31 13:02:04 |顯示全部樓層
  1875年,他展出了一張更受爭議的畫《黑色和金色的夜曲:墜落的煙火》,
深色的背景中,一些紅色、黃色、綠色的顏料被直接潑灑在畫布上,除非牢記它
的題目,不然誰知道他畫了些什麼呢?說不定是沒有完成而來愚弄觀眾。


  這引起了當時英國著名的藝術批評家約翰.羅斯金(John Ruskin)的強烈
不滿,他尖刻地說,這就像把一桶顏料直接潑在觀眾的臉上,還要觀眾來出門票
。惠斯特聽後氣不過,乾脆把羅斯金告上法庭。


  如今,曾經困擾當事人的面子、財產問題都已不再重要,這些事件的意義在
於,它使我們認識到,從那個時代開始,藝術家的大膽創新與觀眾的可接受程度
之間的裂痕已經越來越明顯,評判一幅作品好、壞的標準也變得模糊起來。


  儘管一開始被嗤之以鼻,但僅僅過了半個世紀,當1934年5月美國第一次為
紀念「母親節」而發行郵票時,圖案採用的就是惠斯特這幅《畫家母親肖像》。
此時,一定會有許多美國人埋怨那位博物館館長,為什麼沒有明智地選擇把它留
下來。看來,面對那些出乎意外的事物,一切結論都還為時過早,還是靜靜地等
待,讓時間去說話吧。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11-20 11:29 , Processed in 0.041403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