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admin

(完結)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15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23 14:54:22 |顯示全部樓層
卷15_391-417:畢達哥拉斯主張浴火重生鳳凰(Pythagoras's Teachings:The Phoenix)
; m; G1 [0 o) P* ^
, a$ L% v7 h- e) w8 A  「所有這一切,初生的時候和後來都很不相同。但是惟有一隻鳥,牠自己生自己,生出
: x* f3 U/ o: [' h4 U  m來就再不變樣了,亞述人(Assyrians)稱牠為鳳凰(phoenix)。牠不吃五穀菜疏,只吃香- N# B4 ?: i/ s0 f* a, _$ K
脂和香草。你們也許都知道,這種鳥活到五百歲,就在棕櫚樹梢用腳爪和乾淨的嘴給自己築
$ R; i$ T' s4 a1 z個巢,在巢上堆起桂樹皮、光潤的甘松的穗子、碎肉桂和黃色的沒藥,牠就在上面一坐,在% A9 p7 C. G4 E  e
香氣繚繞之中結束壽命。
; \: |( W$ h8 ]; V$ K

! w4 }$ w7 t5 V  「據說,從這父體生出一隻小鳳凰,也活五百歲。小鳳凰漸漸長大了,有了氣力能夠負+ w2 D7 H; T* m; I9 ~8 V' y
重了,就揹起自己的搖籃,也就是父親的墳墓棕櫚樹梢飛起,升到天空飛到太陽城下,把巢
1 Q" m9 O/ t3 E+ H, t. J) f$ [放在太陽廟(Hyperion's temple)的廟門前。

( t( Q$ w4 Q+ H- A5 y) k4 P- ^
% Q5 b) ?( E* v8 S7 {; c% Y, h( ^0 n  「這類奇事還有許多,例如鬣狗就會變性,有時候牠是雌性和雄狗交配,有時候牠自己
+ V+ ?/ e" @7 Z又變成雄性。又如小動物蜥蝪以空氣為食糧,牠的顏色隨牠所附著的東西而改變。
7 x3 ~/ M" m' Z+ j2 {

6 U: l0 d2 L# s  「印度(India)被酒神巴克科斯(Bacchus)征服以後,就獻給他一些山貓,據說,這: d/ G$ K) N) H
種山貓的尿一見空氣就會變成堅硬的石頭。同樣,珊瑚一見空氣也會變硬,而在水裡則是軟
% _* c/ U' p7 \的。

& I, s0 F0 M; K* F) n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23 14:55:14 |顯示全部樓層
卷15_418-452:畢達哥拉斯主張質能興衰盛敗(Pythagoras's Teachings:Transfers of ' H$ |0 L  P+ f9 o
Power)
  L' l" c4 a9 t8 e

- p9 q/ N8 I3 q2 d/ {  「我若是把所有的能變的東西都說完,那恐怕說到天黑、日神已經在海裡洗他喘息的駿
, N7 M1 _1 H/ c0 f% a! e馬了,還說不完。時代在變,國家也在變,有的強盛了,有的衰弱了。當初特洛亞(Troy): K& F* p2 |! E2 c
的人力物力何等強大,十年流血戰爭都支持住了;但是今天,它卻衰敗了,財富耗盡,只留
& l2 y  _9 F: m下一片殘跡,幾堆荒塚。斯巴達(Sparta)當年也是威名赫赫的城邦,密刻奈(Mycenae)* T, X0 Y' _8 F7 C5 \8 E6 q8 c4 X
、刻克洛普斯(Cecrops)和安菲翁(Amphion)的城堡也都是無比強大。但是今天,斯巴達
+ i! \- Z# s7 U3 G. c已經是鄙陋的鄉村,驕傲的密刻奈也滅亡了,俄狄浦斯(Oedipus)的忒拜城(Thebes),
- n: o6 I) v/ u潘狄翁的雅典城(Athens)也都只留得空名。

; l- Z, w* }5 r' M) d# e+ G  q 5 ?6 k3 i, T3 I, M' l
  「聽說現在特洛亞人所奠定的羅馬城一天天興盛了,根深蒂固地建立在起源於亞平寧山7 G" `9 m/ n0 ?8 ^, r6 [6 U
(Apennines)的台伯河(Tiber)上。可見羅馬正在改變形狀,正在生長,有一天會成為整7 G" ?% i. A7 v4 X5 f
個世界的首都。大家都對我們說,先知和指示命運秘密的神諭都這麼說。我自己也記得,特
$ v" H" R" k# @; P8 _1 V洛亞滅亡的時候,普里阿摩斯(Priam)的兒子赫勒諾斯(Helenus)看見埃涅阿斯(Aeneas
0 j, q' B* H5 @0 b: K, j" X% e)為前途悵惘哭泣,曾對他說:『維納斯(goddess)的兒子,你記住,我心靈裡有一種預
/ d2 R9 b5 Z) k6 b% v+ C感,我覺得只要你活著,特洛亞是不會完全滅亡的。火光刀劍見了你會讓開道路。你會帶著$ V2 O& N9 B9 M' t" r
你的特洛亞前去開創天下,你會在海外找到一片國土,這片國土對你和特洛亞比起你的故鄉5 X( j( n) w$ a! e
來會慈祥得多。我現在似乎已經看見特洛亞子孫注定要得到的城市,這座城市將是古往今來
: n0 p2 i/ a  Y  d! |最偉大的城市。
6 |9 U# A4 R  J( S8 {3 _0 y0 C
) R" t( m& d4 m9 b
  「『幾百年之內自有許多統治者會增添它的威勢,但是,只有尤路斯(Iulus)所生的1 `; s6 ~! D+ {) [( ]7 G
一位後裔才能使它統治全世界。人間享有過他以後,然後輪到天上,天堂是他最後的歸宿。
6 @% U* s  o2 k' R1 b. l' X

5 J. _0 [7 f2 K$ Z$ P" C: X % Q/ y4 E* T$ f6 F0 ^5 h/ ?
  「我記得,當埃涅阿斯背起社稷神位的時候,赫勒諾斯(Helenus)曾對他預言過這些
+ ]2 e/ p: X  h事。我看到我宗屬的城市一天天興旺非常高興,希臘人打了勝仗,但是特洛亞人得到了好處
( s" l; q1 G5 z5 Z
' ?  @$ U1 O/ S6 X$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23 14:55:58 |顯示全部樓層
卷15_453-478:畢達哥拉斯主張神聖珍貴生命(Pythagoras's Teachings:The Sanctity of
  T; Y/ l7 A3 Z, x# [Life)
2 V, S! _1 Q, K4 d
/ W- m. P- C9 L$ ]+ U/ k3 p. p
  「但是我們不要離開正題,我的馬忘了目的地奔馳了。天上和天下的一切都在改變,地! D; F" j5 ?5 v- k! G3 D
上和地下的一切也都在改變。我們是宇宙萬物中的一部分,我們也在改變;我們不僅有肉體( d. Y3 d/ N- x- B; t) T
,也有生翼的靈魂,我們可以托生在野獸的軀體裡,也可以寄居在牛羊的形骸之中。
6 I  w" b) J  F

- s; I( w9 K, ?4 i, B  「凡是軀體,其中都可能藏著我們父母兄弟或其他親朋的靈魂,因此我們不應該傷害任( I7 Y1 Q4 W9 ^: Z
何肉軀,而應予以尊重,否則就像吃堤厄斯忒斯(Thyestes)的筵席了。用刀宰殺小牛,聽
" @2 m  d3 }6 w) l! X牠哀鳴而不動心的人,就會養成一種罪惡的習慣,並且很容易進一步去殺人。誰能忍心聽見
- I* q) `. g5 r羔羊像嬰兒一樣地啼哭還把牠殺死呢?誰又能忍心把一隻剛剛親手喂完的家禽殺了吃呢?這  B( ^3 Z7 ^! j& P! t' Q
種行為和殺人的行為又相差多少呢?這種行為會導向什麼後果呢?
! k- C# k  _$ Q6 l* `, q

1 B/ T) v9 J+ A9 \: h; r1 `6 N  「應該讓公牛耕地,讓牠老死;讓綿羊供給你御風的羊毛;讓山羊供給你羊奶。把網罟, P" n3 M7 X" c1 Z$ z4 [. w
機弩拋掉,不要用膠枝捕鳥,不要用羽毛嚇鹿捕鹿,不要在漂亮的食物下暗藏釣鉤。對你有" n1 Y, n1 j7 v' C0 K
害的生物可以殺,但是即便如此,殺完也就完了,不要吃牠的肉,吃些更恰當的食物。」
& C" p& F( B6 Q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23 14:57:05 |顯示全部樓層
卷15_479-546:希波呂托斯變成為小神的故事(The transformation of Hippolytus)
" B* [7 z$ z7 O5 N) g( S ' G9 d# ]& n6 M
  據說,努瑪(Numa)學到了這些學問和其他學問之後,回到了故鄉,在人民的請求下," M! m# ?' E$ n; q5 L9 g! z
接過了拉提烏姆(Latium)的國柄。他的妻子厄革里亞(Egeria)是位女仙,這使他很幸福' \9 p; D5 p% Z* `1 [! b
;他又受到卡墨娜(Camenae)的教導,因此他把宗教儀式教給他的人民,他的人民原來只) `) U% E2 X* r$ Q! q
懂打仗,他訓練他們學會和平的技藝。

9 k( O" O: ~2 q: f" X
* j; i: @% G7 s  c) b, G  後來他年老了,他的統治和他的壽命也都告終了。拉提烏姆的婦女、百姓和長老無不為" g6 G, g3 w' t, e" H
努瑪的去世哀痛。但他的妻子卻離城出走,躲進了阿利齊亞(Aricia)山谷的密林中,她在3 p7 ?% c" b2 G$ {7 z* B0 y% L
那裡痛哭哀號。她的哭聲妨礙了人們禮拜狄安娜(Diana)的儀式(這是當年俄瑞斯忒斯(
1 F! s& E  J4 R# ]% K8 |Oresteian)引進的)。林中女仙和湖上女仙屢屢勸阻她,並且好言安慰她。
/ V8 @- J0 P$ y3 k
2 E( j& @2 c  R1 ~. A
  忒修斯(Theseus)的英雄兒子希波呂托斯(Hippolytus)也屢屢勸她不要哭,並對她2 w6 P6 p# Q2 S+ s% g
說:「不要流淚了,遭遇妳這樣可悲的命運的人不止妳一個。看看那些遭到同樣不幸的人吧- A+ T+ W" g' e' L  a& ]
,妳就會覺得好受些。我倒希望我沒有什麼悲慘的遭遇可以做為例子來安慰妳。不過我的例- `0 V5 w( t* Y& _& D: t
子也還可以給妳一點安慰吧。我想妳也許聽到有人提過過希波呂托斯吧,說他因為父親輕信
# \; q; {7 q0 U9 W6 i,因為萬惡的繼母的讒言而死。我說出來,妳也許會感到驚奇而我也無法證明,希波呂托斯
) `8 v( v1 R6 o; i6 R6 v: w(Hippolytus)就是我。

# @, h- V1 J7 j# C5 R8 l1 E5 L0 s
  w, `7 A+ }& E) O6 m  「有一次,帕西淮(Pasiphae)的女兒(Phaedra)引誘我去玷污我父親的床榻,要我- U  ^5 i. X% A# f; y- B- [( }% V9 Z" |' x
去幹她想幹的事,但沒有成功,於是(是出於怕人發現呢,還是因為遭我拒絕而怨恨,就難2 Z9 U2 s1 j4 n
說了),她就顛倒黑白,歸罪於我。我父親把我這個無罪之人驅逐出境,臨走還詛咒我,願- ?9 q$ A* ]$ s- p1 f) S# f
災難落到我頭上。
% X# W5 `7 t" E5 Q! j/ o5 g. u) e

" U2 h1 m0 T* ~5 g2 s+ U/ ^  「我被流放之後,就駕車到了庇透斯(Pittheus)的特洛曾城(Troezen)。我正沿著
3 X) d$ ^" p' v% ?科林斯(Corinth)海岸驅車前進,忽然海水高漲,水越漲越高,樣子像座大山,還發出吼
# u7 L- }% a* ~% j% l$ Q( e/ s叫的聲音。接著,浪頭的頂端裂開了,在浪頭分開的地方冒出一頭彎角雄牛,上半身露出水0 Z3 O. c. E5 m" L4 w1 K, Q
面,從鼻孔裡、從張開的大嘴裡噴出大量的海水。我的同伴們的心都在發顫,但是,我心裡% @6 \0 T1 t! S6 A& ?) M
並不害怕,因為我一心只想著流放的事。忽然,我那些駿馬都把頭轉向大海,豎起耳朵,顯2 E2 i% s+ r* O  @/ A0 p: ^
得很驚慌,原來牠們看見了那頭怪物,因而害怕。牠們拖著車子直衝下陡峭的崖岸。

% B( O( U& r, |& \' P # C* E! G+ D/ n( K8 B& O' \$ A1 w
  「我用手死拉著沾了白沫的韁繩,我拉著柔軔的皮繩拼命向後仰,但沒有用處。馬再瘋( m' b2 V( G2 @
狂,我的力氣本來還是可以勝過牠們的,但是圍繞車軸不停地轉動的車輪撞上了一根樹樁,
+ }2 B, _3 N4 W. ]- ]) d被樹樁撞碎,飛了出去。我從車上摔了下來,韁繩絆住了我的腿,我這身體活活地被拖著走
+ S2 t: ]% P) j, B$ D6 a,我的肌肉卻被樹樁鉤住,我的四肢有的被拖走,有的被鉤住而留下了,我的骨頭折斷,發
! {6 F  O. |: s' \出低沉的聲響,我不住呼氣以致氣息耗盡,我全身沒有一處妳還能辨認,整個身子就是一團
- F$ m% G5 P! X. F' v, {傷。女仙,現在妳還能、妳還敢把妳的災難和我的災難相比麼?
9 u2 D, v: r7 ^4 N& ~0 b' Q% F3 y
3 y9 I4 E' W* g" h5 E
  「我已經看到了沒有光明的王國,我的傷殘的軀體已經在佛勒革同(Phlegethon)的水
4 o1 ?3 ?3 o, l; |5 h( [5 @裡沐浴過了。若不是靠阿波羅的兒子(Aesculapius)的靈藥,我的命早沒有了。靠他的靈
  i) ^3 U# ?7 J9 ~1 V( K0 N7 i草和阿波羅(Paean)的幫助,雖然冥神狄斯(Dis)不高興,我恢復了生命。後來,狄安娜; Y% F) @* d: C
(Cynthia)用一團濃雲把我包住,免得被人看見我有這樣的福分而妒嫉;她又把我變成一
. Z8 i* O* \4 c1 q; K" p; P個老人,改變了我的面貌,使人認不出來,這樣我就安全了,不必怕報復了。她又考慮了很) A+ C' _7 h$ K6 U5 P3 h. w
久,是給我克里特島(Crete)為家呢?還是提洛斯島(Delos)?後來,她決定這兩處都不
# b- {7 ]2 K0 C% U! X1 i好,把我安置到了這裡,又叫我放棄我的名字,因為它使人聯想到馬,她說:『你從前叫希1 ]9 g) w$ P0 Q3 r1 i* A
波呂托斯,從現在起就叫維爾比烏斯(Virbius)吧!』「從此我就生活在這片樹林裡,成
5 G. h" ]6 \0 c; b了小神中的一員,在我女主人神靈庇護下隱居起來,成了她的一員隨從。」

8 ~( a  J8 c; x0 J5 l 6 ~  \, l- B# D9 |- @
  但是,別人的不幸並未能減輕厄革里亞的悲痛,她躺在山腳下,化成了一灘淚水。福玻7 [  l- Q+ s% w$ A* ]' I
斯的妹妹狄安娜可憐她一片虔誠和悲哀,把她身體變成一口冷泉,把她的四肢化成不息的川! Y& _$ ~! i0 ?# q4 h3 {. w
流。

$ I$ R. \( D9 C. Z5 _2 M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23 14:58:03 |顯示全部樓層
卷15_552-621:奇普斯的頭上長出雙角的故事(Cipus acquires horns)
) w. s- m2 U$ n4 T  [+ A
. f9 N/ `% ~8 b$ F4 n1 [# w  這件奇事給女仙們留下很深的印象,也使希波呂托斯驚愕不已。吃驚的還有一個埃特魯; q5 k; I8 H; ?& E
里亞(Tyrrhenian)的農夫,他吃驚是因為,他在田裡看見一個土塊,沒有人碰它,它自己% q* }: h. [5 T" U" G
就動了,很快就失去土形,變成了人形,張開新生的嘴宣告未來的命運。本地人叫他塔革斯
3 A: J8 [* C/ u; |3 S(Tages),他是第一個教埃特魯里亞人預卜未來的人。吃驚的還有羅穆路斯(Romulus),
/ U$ B# S& }7 a7 c# s# M& M4 Q有一次,他看到他插在帕拉提烏姆山上(Palatine Hill)的一支槍忽然長出了葉子,槍頭$ a# ~6 W- k' q; O4 O8 j! Z0 ~
已不是鐵槍頭,而是變成了新長的樹根,槍已不是槍了,而是成了一棵粗皮的樹,給那些來
* W$ E2 \% g- h8 y, x( s4 M觀看這奇景的人們遮蔭。

- T7 s/ h% h: k' f2 g $ {2 h' s4 e8 q3 B5 [: n
  吃驚的還有奇普斯(Cipus),他在河邊照見自己上生出兩角,他看見之後,以為是影4 t' U: c& g* _( K; M
像在捉弄他,連連在頭上摸了幾遍,果然摸著他所見的東西。這時,他不敢不相信他的眼睛
# J  i2 E  w) _# ]了。他停止了凱旋的進軍,舉手告天說道:「天神啊,這生角的奇事如果主吉,我望吉祥降
  ~% [% j6 b' H; `1 s- J, U% K6 C給我的國家和奎里努斯(Quirinus)的人民;如果主凶,我願一人承當。」
$ C7 y, y' a: f+ i! U+ ?

! F2 W9 Z5 |# o  他說完,用綠草皮堆成一座祭壇,燒起香煙,奠過酒,把犧牲宰了,掏出肚腸,占卜一3 |: B3 O1 r7 I4 ]8 G7 r
下。羅馬先知一看,說占卜主建大業,但是目前尚不分明。他說完抬起頭來,銳利的目光看6 ]- ?! j6 Z) y& l. E, P" z
到奇普斯頭上的雙角,便叫道:「王啊,祝福你,奇普斯,你頭生雙角,這塊地方和拉提烏) X) O8 C8 i: p! B/ s
姆的城堡,都將臣服於你。不要耽擱,城門大開,趕快進城。這是命運的命令,你進了城,( {9 M9 |) x7 [7 R4 r9 v' v
就是王了,安安穩穩執掌王權,永世無盡。」
; y: d1 e6 x, d& i
+ t7 [1 ?3 i. x& X8 s& G) y
  他聽了嚇得倒退一步,固執地把臉背著城牆,說道:「我願天神千萬不要降給我這種命) ~7 d5 U4 m7 K  ?$ G: L5 [  j
運。我寧肯遠離故鄉,在流放中度生涯,我決不願在卡皮托里烏姆(Capitolium)前加冕為; T' B- Y1 q" Q7 ^
王。」他說畢,立刻召集平民和可敬的元老舉行聯合會議。他先把自己的雙角用桂葉遮住,
- H2 B" y( J9 S1 S+ `9 E站在勇武的兵士所砌起的土堆上,行禮禱告天神,然後對大家說道:「我們這裡有一個人,
; L! b" z9 ]0 z我們必須把他從城裡驅逐出去,否則他就要稱王。這個人是誰呢?我不必提他的姓名,我可
% C+ b- d# R. [% {% W  a9 c9 |以向你們宣布他的標誌:他的頭上有兩個犄角。神巫曾經宣布,一旦他進了羅馬城,他就會
% |* n, P+ F: t2 W  f9 P把你們變成奴隸。你們的城門是開著的,他也許已經闖進來了;但是我把他抵擋住了,雖然
9 d/ `) L, @5 d; V3 p我和他的關係很密切。羅馬人,把他驅逐出你們的城去,如果你們覺得應該,就用沉重的鐐2 U5 V2 f& N. l$ D3 a% i+ c# Y
銬把他鎖起來,或者把他處死,以免你們擔驚害怕出一個暴君!」
. r" u; H" l- k: h2 g0 k

0 b3 K- R- J. t' ~: x  人群之中發出嗡嗡的低語聲,就像大風吹過松林的低吟聲,又像遠處聽見的海濤聲。忽
' X8 N  f: K- q7 c1 A1 L然在亂哄哄的聲音之中,有人響亮地喊道:「這個人是誰?」大家彼此望著彼此的額角,都
# x0 h1 d7 E0 F) p% f2 @2 n" r想發現方才談到的犄角。這時奇普斯又說話了,他說:「你們要找的人就在眼前。」他從頭
" W8 H8 ^" A) w上摘下桂冠,有人就想阻止他,但是他依然暴露自己的額角,上面長著兩隻角。人人把眼垂
8 L3 X; G' k# M! N) |, m3 w% M下,大聲嘆氣,真是不能令人相信,誰都不願意看那光榮的奇普斯的頭。大家不忍見他毫無% u9 B- N1 ?/ U9 u4 w, l/ n# I& m
光彩地站在那裡,又把桂冠替他戴上。
4 R5 ]' I" A' i$ [4 ~# b6 G$ X
" x/ F4 V9 F! k
  奇普斯,因為你不能留在羅馬城內,元老院決定給你一塊田地,叫你用兩頭耕牛,一部
$ H2 a$ \9 A4 [2 R/ ?6 {耕犁,從早到晚,一日之內所能圈的地,都算作你的。他們又在城門的銅柱上照樣刻了一對" @, v  F& {: w1 {+ I
美麗的犄角,作為永久的紀念。

% B" g4 m; y9 n+ R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23 14:59:18 |顯示全部樓層
卷15_622-745:醫神埃斯枯拉庇烏斯消除瘟疫(Aesculapius, the god, saves Rome from
, E$ x! g4 J) J* k) B. Y# Splague)
. p3 {5 T/ C, a
* k1 i6 v$ Q' P# q: D8 l  ?
  詩神啊,妳們是永遠在詩人身邊的神靈,妳們什麼都知道,年代再久遠的事妳們也記得
! r; ?( i9 B& Y  }, {,請妳們揭示給我:科洛尼斯(Coronis)的兒子(Aesculapius)是怎樣來來到被深深的台
9 Q, o0 N; ~% @( J: l' n. d" A% N, C伯河水包圍的島上,羅馬城的神祇中是怎樣又加添了他這位神明。

. n4 ]$ e0 P% R6 h7 p/ W) a
; s$ L( ~# h7 s  從前,有一次一場可怕的瘟疫污染了拉提烏姆(Latium)的空氣,人得了這個病,渾身
5 h# b2 g1 G7 n7 j% I血氣耗盡,蒼白消瘦。僅僅埋葬死人就使人們筋疲力盡。人們發現,凡人的一切努力都無作
( e, [- K% _/ F% A% F4 g) E用,醫術也無能為力,於是就去求神的幫助。來到了居於大地中心位置的得爾福(Delphi)
& a& o0 \( e. _- s  n,求福玻斯(Phoebus)的神諭,懇求他能不能指點一條康復之路,解救一下那可悲的情況" u0 }1 g2 \# K) t
,以結束他們那偉大都城的災難。大地、月桂樹、神自己身上的箭囊同時晃動起來,從神龕+ ~( @! u9 M" c9 D; G6 }
深處的三足鼎發出了話語,使聽到的人戰慄不已。只聽那聲音說道:「羅馬人啊,你們想在
' u0 r: r1 H& M/ D" ~這裡得到的,你們應當就近尋求。現在就去近處尋求吧。你們不必求阿波羅解救你們的災難
) d" b* s& v3 n,你們去求阿波羅的兒子。帶著我的祝福,去吧,去請我的兒子吧。」

# l+ h4 f& W! U7 R1 u " F6 j* j- x2 y4 A1 \9 ^
  有遠見的元老們(Senate)聽了神的命令之後,就打聽福玻斯的兒子住在哪裡,派人乘! W& R& J& g: P" L$ e- R) W
船去尋找厄皮道路斯(Epidaurus)的海岸。派出去的使團把彎彎的船靠在岸邊,就去到希
$ y- V# ]0 ~" l, [9 [- N: ~臘長老們的議事堂,請求他們把那位天神交給羅馬人,因為這位天神一到就能夠終止意大利2 L- A& u3 w& J1 P( S" b
族(Ausonian)面臨的死亡,這是神諭,是無可懷疑的。希臘長老對這個問題意見分歧,一7 Y# r! Y# b( k9 k
部分人認為不應當拒絕支援,大多數人則認為要保住神,不能把神送走,因為這等於把自己( q, a- c: r4 w. X7 |% m) d9 ?: J: T
安全的支柱送走。

- I' A. L: }1 ]" _$ P. v & J4 Z- w) `% S8 J' l
  正在他們左右搖擺之際,黃昏又已驅走了白晝的餘光,黑夜的陰影又籠罩了大地。這時) l0 Q0 h# @% h
,醫神在羅馬使團的睡夢中顯相了,他站在羅馬人的臥榻前,左手拿著一根種田的杖,右手/ B5 I" ]+ u5 r1 b/ Q: H
捋著長髯,就和廟裡的塑像一樣。他心平氣和地說道:「不要怕!我一定去,我會留下個假3 o. Z8 U8 \* N6 t+ w2 D1 n5 N
像在廟裡。不過,你們要注意看盤在我手杖上的這條蛇,記住牠的形狀,以便能辨認牠。我
+ E% s8 c) {& e& R自己也要變成一條蛇,不過比這大,看起來就像天神變形時應該達到的大小一樣。」他的話
6 @% @7 {5 k5 l音剛停,神就消失了,隨著話音和神的消失,羅馬人的夢也消失了,隨著夢的飛逝,慈愛的
. H& @; s/ n1 i* [+ R天光到來了。
* a. u! R/ o+ W* U- B+ x) U) n
4 r% g! M! T* |. X
  第二天的黎明驅走了星火,希臘的長老們仍然不能決定怎麼辦,他們聚集到醫神的華麗- R9 t! z4 \( M3 t
的廟裡,祈求醫神顯兆,昭示眾人他自己願意駐留何處。他們的話還未停,金色的神就變成2 l/ K5 T4 Y; W% a( `# Q
一條蛇,頭上一撮高高的蛇冠,口裡發出嘶嘶的聲音,宣告牠的到來。牠一出現,神像、祭3 u" L% L! G' V4 I8 c
壇、門戶、大理石的地面和鍍金屋頂都震動了。牠挺直上半身,停在廟堂中央,用一雙火眼
* i5 T1 D4 P" @/ A四面一掃。
3 M- u4 i" \/ U$ H9 j* _

, S- z( B) k, A! |  眾人嚇得不住地打戰,但是神的祭司,他的神聖的頭髮用白帶箍著,認出這是神,便喊
# \( S$ l0 K. J: a% Y6 Q道:「看,這是神,這是神!凡是在場的人都要保持肅靜,心裡勿存雜念!最美麗的神啊,
! m5 S  V/ H. o願你的顯相給我們帶來福祉,為這些在你廟裡禮拜的人祝福吧!」在場的人都照祭司的吩咐. B9 i$ `; ^) n0 q( v
向神膜拜,大家都重複著祭司的話,羅馬人無論從心裡或口頭上也都表示了虔誠的敬意。

( f* V# O; Z# g9 b! {6 \$ g' R0 h 4 K7 ^; f7 H" s8 A- ?4 D
  神向他們點點頭,擺動了一下頭頂上的冠,屢屢閃動舌頭,發出嘶嘶的聲音,表示肯定
9 g1 r/ e! n8 k' Y: _2 x4 h8 X1 H了他們的要求。隨後,他滑下光潔的台階,回過頭去,看看他即將告別的古神壇,向他的故
3 F1 h, ?4 n2 K% p# r- f居和駐留的廟宇致意。然後,這條巨蛇就蜿蜒游過撒滿鮮花的地面,彎動著身體,川過城市" P# Z' F& [8 s) s! W. \+ Z0 F
中心,來到了有弧形堤岸防護的港口。到此,他就停住,臉上好像帶著慈容打發跟來告別的
6 F3 c* H4 W; }6 g群眾回去,然後上了意大利的船,找了一個安身的地方。船感到了神的重量,神的重量使船5 y6 e, [) m  K
吃水加深了。羅馬人心裡充滿喜悅,在海灘上殺了一頭牛,用花環裝飾起船隻,解開絞在一
) _9 _+ i3 v6 `起的船纜,乘著順風離港返航。神高聳著身軀,他的頸部壓在彎彎的船尾上,眼睛望著滄海
7 j0 s- o/ x! d8 p9 W8 d* d

3 \: I8 S7 i0 c: t
3 [4 X  o5 w, v9 K3 X  他一路順風經過伊俄尼亞海(Ionian Sea),第六天黎明就到了意大利,航過以朱諾廟6 ~. ?# l5 q$ ^, O3 `- M
(Juno's temple)而著名的拉齊尼亞(Lacinium),航過斯庫拉克烏姆(Scylaceum)和雅2 J# z6 C% q+ N2 b& w  E9 k
丕吉亞(Iapygia)海岸,躲過左邊的安弗里希亞(Amphrisia)岩石和右邊的科欽提亞(
# l& I6 w+ A4 l9 FCocinthia)峰,又沿著羅墨提烏姆(Romethium)、考隆(Caulon)和那呂齊亞(Narycia
3 ^" N, p! M5 v& r)航行,經過西西里海(Sicilian)和佩洛魯斯(Pelorus)海峽,經過希波塔德斯(King 7 _: i& w8 [, m3 M. z8 e
Aeolus)王的國土,產銅的特墨薩(Temese),向著琉科西亞(Leucosia)和氣候溫和、以3 }3 ^* ~8 s1 |# u! r4 W
玫瑰園聞名的派斯土姆(Paestum)駛去。
5 V5 }4 A4 H6 f$ @) _  N

# A; U4 R3 m( L( p" z; t$ T6 j) N8 N  從這裡,他又經過彌涅耳瓦(Minerva)的海角卡普勒埃(Capri),盛產葡萄的蘇連土+ R* F6 {. [: L
姆山(Surrentum),從這裡又駛向赫爾庫拉尼姆(Herculaneum)、斯塔比埃(Stabiae)
8 J# H4 I( q. f) M! i和天生閑散的帕耳忒諾珀(Parthenope),然後才抵達枯邁(Cumean),這裡有西比爾的廟
; E9 g" Y- Q* Z0 K. p3 l(Sibyl)。再往前就是拜埃(Baiae)的溫泉和利特爾努姆(Liternum)的乳香樹林和伏爾
/ S' s0 c6 h* O. S- }/ ?圖爾努斯河(River Volturnus),這條河漩渦多,從上游帶來大量泥沙;接著是希努厄薩
. e5 ~) n( v, \) S6 Y. n# ]) `(Sinuessa),這裡有成群的雪白的鴿子;敏圖爾奈(Minturnae),此地沼澤很多;卡耶* G$ X: W8 ^! H! z! M
塔(Caieta),這就是埃涅阿斯(Aeneas)葬他奶娘的地方;安提法特斯(Antiphates)的
. y- |0 [4 w4 v+ \% I% c! ]2 I+ w/ {5 U故居;水澤包圍的特拉卡斯(Trachas);還有喀耳刻(Circe)的領地;安提烏姆(Antium
9 c* h3 a$ h% E* O  p3 n),此地海灘堅硬。

/ m& f8 }# S0 K! b$ ^% v
" p" b: n' m" ~) u8 T  由於海上風浪太大,水手們把船開到這裡停靠。神伸直了他盤繞著的身體游到岸上,蜿
: }, _" ^2 F% s) p! X蜒爬行,進了黃色沙灘上他父親的廟,受到父親的接待。等到大海恢復平靜,他又離開他父' N1 [2 `; }9 m* c
親的神壇,沿著沙灘游回船去,一路上,他的鱗甲在沙灘上劃過,發出沙沙的聲音,並且劃* J+ m2 {+ A7 {- D3 w
出了了一道深溝。他沿著船舵爬上了船,把頭枕在高高的船尾上,這樣一直到抵達拉維尼烏
' n2 y# z! H4 J- v, T1 x2 O9 Y4 b: f姆(Lavinium)的聖城卡斯特魯姆(Castrum)和台伯河(Tiber)口。
- ?) \3 h% z; u4 ?  B
) w0 c# n9 @, W
  全體居民不論男女從各方擁來歡迎他,人群之中也有維斯塔(Vesta)少女,她們是看
4 U1 L3 l) G) S7 Z# @守特洛亞女神維納斯塔的聖火,她們也向神歡呼。當那船快速地逆流而上的時候,兩岸排列
4 v$ i/ f# X5 Q整齊的神壇上燃起了劈啪作響的乳香,把空氣都熏得一片芳香馥郁。人們宰了犧牲,刀上沾- U5 o2 S8 l3 ^2 n
滿了犧牲的熱血。
3 f2 d& e0 L; W" T

% D0 z. ^+ O$ F- w  小船進了羅馬城,這座世界的首都。神挺直了身軀,頭倚在桅杆頂端,左右擺動,環視. u- @% v7 O* @$ l, s
哪些地方適合他居住。只見台伯河繞城流去,有一處河分兩支,形成一個名叫英素拉(
% R% U' Q3 Z) C- K2 @! `) ]* jInsula)的島,也就是,島的兩邊河面相等,把這片土地夾在當中。這條蛇,福玻斯的兒子3 H+ |  g0 P& r6 F
,下了拉丁船,來到這座島上,恢復了神的本相,結束了民眾的苦難,給這座城市帶來了健7 p  N: }7 r5 r* x
康。

' N& v7 ~2 v" S: ?0 x9 s- U. C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23 15:00:22 |顯示全部樓層
卷15_745-842:凱撒被刺的命運早已刻在碑上(The deification of Julius Caesar)
' {8 c+ r+ H* w3 l" {/ d
6 Z4 S6 o( y' e" _) u# [' x$ ?  醫神(Aesculapius)是外來的神,而凱撒(Caesar)是他本國的神。凱撒的武功文德: ^/ z7 K, Y5 s& }. d( b
並茂,後來成為天上的星宿;但是他成為天上星宿並非完全因為征戰得勝,政績昭著,光榮3 z; I9 m% u$ Y: C5 ?
立就,而主要因為後繼得人。凱撒最大功業在於是當今皇帝之父。凱撒征服過不列顛島(* `8 b$ h5 ]  c3 _" {! k; z
Britons);他曾領著常勝的艦隊沿著盛產紙草的七口(seven-mouthed)尼羅河(Nile)溯" i4 v. H6 p  m6 }5 u; r8 s
流而上;他曾替羅馬人民征服過叛逆的努密底亞人(Numidia)、利比亞(Lybia)的尤巴(
: ?0 E6 M& E. v4 t& l& sJubia)王和蓬托斯(Pontus)的聲勢浩大的米特利達特斯王(Mithridates),使羅馬人民
/ W* ]9 B. K5 k& `更加強大;他慶祝過許多勝利,他獲得過更多的勝利。但是這些功業的偉大都不能和他得子
/ C4 Y- P* ]  f0 d8 [  [0 j同日而語。天神啊,你們讓他統治世界,真是等於給人類降下甘雨,造福不淺。他難道可能
1 Z9 P* ~& T  t8 z- w是俗骨凡胎麼?他既不是俗骨凡胎,他當然是神。
; E# U" P, v7 y

1 j" {& m' [; ^1 p  埃涅阿斯的母親維納斯早看出這點了;當她發現有人在暗算要毀滅她的祭司,並且在醞
* S+ K5 ?8 ^  u* Q1 [, K" ~5 ^& p釀暴力陰謀時,她嚇得面色蒼白,遇見天神便說道:「請看,他們在發動大陰謀要陷害我呢
) K3 p0 M1 ]; z7 w6 N% D。特洛亞的尤路斯的後裔都完了,我現在只有他一個,他們居然還設下陷阱,要害他的性命
5 B. a! k0 j# k) r。為什麼獨有我老得擔心害怕呢?一會兒狄俄墨得斯(Diomedes)用卡呂冬(Calydon)出
: Y* X. d, r9 d5 P3 l8 F: I9 q產的槍把我刺傷;一會兒特洛亞的城牆無人保衛坍塌了,幾乎把我壓死;我的兒子在風浪之5 J' Q3 u0 X9 \7 [
中顛簸上下,過著長期的流離失所的生涯,下至幽靈的冥界,還要和圖耳努斯(Turnus)作7 a8 O5 h" o* O' t' q8 w
戰,其實說實話,是和朱諾作戰。這些都是我的子孫在過去遭到的不幸,何必還舊事重提呢
+ `1 Y: ]( n! T: D?目前的事更使我擔心,不容我回想過去的悲痛。你們不見他們在磨匕首麼?我求你們阻止
5 z% ]* \+ `8 E& R8 B* O他們,不要讓他們殺人,不要讓維斯塔(Vesta)的香煙被她祭司的血澆滅。」
& [+ K" n) O: d: K0 W

/ Z. T2 O% |% O: k" c) K  憂慮萬分的維納斯在天上到處呼籲,但是毫無結果。不錯,天神都很感動;他們雖然不
( O4 r7 t" `3 j" t" V能破壞命運三女神的鐵一般的命令,但是,他們也毫不含糊地向世人指出了即將到臨的大難* x5 w  ~3 d. r! r" F
。據說,人們在烏雲之中曾聽到刀槍之聲,在天上曾聽到森嚴的號角,警告著人們大禍即將
) Z3 z9 `9 m6 Z4 h臨頭。同時,日色無光,慘淡地照著騷擾的大地。在星群之中常常發現火光;從雲端時常落
( X: Y% I8 G0 m  o' z" ~下血點;晨星黯淡,它的表面呈現暗紅色的斑點;月神的車上沾著血跡。
4 {, @4 S5 B1 Q. O5 F
4 Q% o% D6 `8 ~, {% C# K- Z5 ]
  在千百處,都有幽界的貓頭鷹在報著凶信;在千百處,象牙雕像落下眼淚;在祭神的樹1 Q* ^' Z( M5 K8 p+ [' d
林中可以聽到哀號和怒罵之聲。殺死的犧牲沒有一個呈現吉兆:肝臟顯出動亂的跡象,肝尖
7 Q9 v- ^/ b* J, |6 \+ Y在腹內就裂成兩半。在市肆間,在人的住宅左右,在神廟附近,夜間有犬吠,地下的幽靈出
7 _( A" r% O3 q# U' h來行走,地震撼動城市。即便如此,天神的警告並未能抑止人的陰謀,也未能阻止命運的來( ~: G: S- Z% `' o: K
到。
5 {; M' S$ ^( D. J% ]6 ?9 E; y0 N
) `+ c' o: [1 j& D3 m; C" E& F
  人們攜帶著赤裸裸的刀走進了元老院,他們覺得全城只有這個地方幹這罪惡流血的勾當* L! z2 G) J0 b0 L8 e( \
最好。這時,維納斯雙手捶胸,想要佈起雲陣掩護埃涅阿斯的後人,就像很久以前,她解救
$ E# `! p2 e: V3 k: p  C帕里斯(Paris)抵住墨涅拉俄斯,或幫助埃涅阿斯逃避狄俄墨得斯(Diomede)的刀劍那樣
( ^( C4 P2 d' t% ~9 v7 x
# w  j! L9 H# H. \0 }

2 ~6 Q6 ?( J6 @, A3 o. g  她的父親對她說:「我的女兒,妳想用妳一個人的力量改變不可改變的命運嗎?妳可以& T9 t) H- M6 p2 |. L) y+ x
到命運三姊妹家中去看看,妳會發現,世界上發生的一切都早刻在銅碑和鐵碑上了。這些碑
4 A# Q4 K# [# I. Q# Y碩大無比,牢固永久,不論雷電或是天塌地震都不怕。妳會發現萬世常存的碑上早刻下了凱
" A: r! K2 \$ i" x" w3 z撒的命運。「我自己早已見過,而且記得很清楚,我來告訴妳,免得妳對未來之事感覺茫然# }) d* Y/ E7 E1 c+ h
) D( n( u8 ?6 t3 N7 i7 I

. {( }1 m; s+ f/ C, [, M! u1 V  「維納斯啊,妳為妳的這個後代悲哀,妳可知他的壽限已經到了,他在人間的歲月已經
" _9 p8 X5 p2 c8 f8 ~完滿。妳和他的兒子沒有完成的功業,就在於把他化為神祇,使他進入天堂,在人間立廟供
: S/ m, t# P' D7 A! N% P0 C: H奉他。他的名號的繼承人將要獨自負擔起落在他肩上的重擔,勇敢地替他復仇,我們必須幫
/ J, a: G! J* C2 W助他進行鬥爭。他將要統帥三軍征服被圍困的木提那城(Mutina),逼它求和;法爾薩利亞# P5 I/ j0 g( S( l# Z, S9 N
(Pharsalia)將會感到他的威勢;菲力匹(Philippi)將會再度沾染鮮血;龐培(Pompey
1 q: q) P# ^- H)的聲名壯大的兒子將在西西里海面被他擊敗。埃及女王和羅馬將領勾搭,自以為很有把握
  p; B* d1 s; l- T" f,也將被他臣服;她吹噓說,我的卡匹托里烏姆會向她的卡諾普斯(Canopus)低頭,這話+ `) ]# x4 O5 H" a, T* h2 H
決不會實現。

, a" o4 f* Y$ K9 D; T 2 Q& s! m' Z5 ]" m# D* @' V6 _
  「關於這些野蠻地帶和大洋兩岸的國家,我不必多說;此外,大地上只要有人住的地方
. K% o% i, g- S0 q" h,甚至海洋,都將歸他統治。
" l: [! |) R; r# m$ j% v/ E- T
. j  c' D# U$ _8 z% M# ~6 j1 F6 b- m
  「等到寰宇各國都安享了太平,他將會考慮公民的權益,他將是最公正的立法者,他將% m7 K! `# `/ ~9 C9 A! g2 W1 f$ O
促進法治。他將以身作則,為萬民表率;他將瞻矚未來和後代子孫,把自己的名號和國政,9 Y6 a+ _8 e, X0 c; r2 r
讓貞節的妻子所生的兒子擔承起來。他將和涅斯托耳同壽,升遐之後,回到天上歸位,列為; |# P$ v2 |3 s
星宿。目前,妳可以從被刺的屍身中迎取他的靈魂,把他化為星宿,使他永為天神,高高在: a0 p; I/ E  N9 u3 \
天護衛著卡匹托里烏姆(Capitolium)和佛魯姆(Forum)。」
- U1 f; p' d0 F. N0 [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23 15:01:28 |顯示全部樓層
卷15_843-870:詩人奧維德對奧古都斯的歌頌(Ovid's celebration of Augustus)/ W& H2 b* [: e' F2 O3 u
, i2 s% p8 f- X) I5 M( E1 L
  朱庇特話未說完,慈愛的維納斯早已到了元老院,誰也看不見她。她從她的凱撒的屍身" z/ G* w- a7 ?+ l/ x1 U
上捉住了冉冉上升的幽魂,她怕它化為清氣,立刻把它帶到天上萬星叢中。她一路捧著,但* o& ?% r" u' N6 F
覺這靈魂發光發熱,就把它從胸口撒開。靈魂一升,升得比明月還高,後面拖著一條光彩奪$ j# r. G# u- V
目的帶子。
+ i0 w, S! I  c" |0 M3 X! r8 U
; c- Q8 x2 d2 ~2 E. @3 ]
  他在天上看到自己兒子的善政,他承認這些善政比他自己的更為尾大,他看到兒子青出
* K  U2 I0 p. E2 f' B8 Y2 c6 x於藍很是快慰。雖然為人子者不准人們把他的功業評得比父親還高,但是名譽是不容阻擋的% E( l: ]* S  A, X9 O. k
,不服從任何人的意志的;不管他的意欲如何,他的名譽還是在上升。只有在這一點上,名8 v3 t) i3 g% L! U
譽不服從他的命令。這種事情,古亦有之。阿特柔斯的榮譽決不如他的兒子阿伽門農。同時/ t- x. n7 e* c. B3 {. R. V
,埃勾斯不能比兒子忒修斯;珀琉斯不能比兒子阿喀琉斯。最後,我再舉一個最恰當的例子
) g3 \, x$ ?( }- d6 e:薩圖爾努斯怎能和朱庇特相比?
" A$ g- t' t' m; h

4 A. y; R( f" H: P9 j+ e" ^1 z  朱庇特統治天堂,統治三體合一的天界;奧古斯都(Augustus)統治大地,二者都是既# T+ Z4 v" |9 F
為父又為君。刀火不傷的埃涅阿斯所帶來的神祇,意大利本土的神祇,我們羅馬城的父親,
) h+ o+ R; c8 i2 M" v" o奎里努斯,凱撒家中最敬奉的維斯塔,和凱撒的維斯塔一同受人供奉的阿波羅,高高坐在羅) Z$ q  ?6 r0 \, o" ]- P8 c
馬山巔神廟中的朱庇特,所有其他值得被詩人吁請的神祇,千萬把奧古斯都放棄他統治的世8 a/ r6 o% u! x; u7 ^4 s1 P
界而登天、在天上傾聽我們的禱告的日期,推遲到遙遠的將來,推遲到我們死後!
! ]7 i$ @* p1 U; f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23 15:02:09 |顯示全部樓層
卷15_871-879:本詩歌作者奧維德的書末結語(Ovid's Envoi)
$ u, t& S5 y. {3 \   K: Q2 U% {/ c" }* k$ q5 p
  我的作品完成了,任憑朱庇特的怒氣,任憑刀、火,任憑時光的吞食,都不能毀滅我的
/ u+ u; \) `9 x& N. {& Y8 M- |; H) h作品。時光只能消毀我的肉身,死期願意來就請它來吧,來終結我這飄搖的壽命。但是,我
. S, Z  S/ w% H- I/ b* s, ^的精萃部分卻是不朽的,它將與日月同壽;我的名聲也將永不磨滅,羅馬的勢力征服到哪裡3 b, z/ H3 B' l
,我的作品就會在那裡被人們誦讀。如果詩人的預言不爽,我的聲名必將千載流傳。
6 k6 ]+ L4 F# H6 m2 A- @8 V
/ T. _! X: y+ ~# T* D; q
《第15卷終》: @% j0 L# d/ c1 I
; B" U8 C* M/ D- M- C! _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1-23 17:57 , Processed in 0.137352 second(s), 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