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admin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14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1:54:59 |顯示全部樓層
卷14_483-511:維納斯把阿克蒙等人變形為鳥(Acmon and others are changed into
1 l" {" Z  ]/ U* b+ z; V1 W, rbirds)

7 U) ?' _2 p1 O % ~) J3 C+ x  ^* [1 _, J4 i" v: K
  「我的同伴們吃足了海上和戰爭的苦頭,失去了信心,求我停止我們的流浪生活。但是
3 U4 l8 a' W% H% l,我的伙伴阿克蒙(Acmon),他天生是火烈的性子,我們受的挫折反使他更加暴烈,他說3 }+ `9 ]4 {$ _) |
:『朋友們,你們已經受了這麼多的苦,還有什麼不能忍受?維納斯,就算她還想做,還能) A8 W% R/ B' \
做出什麼來呢?越是怕情況會越來越糟,就越容易受到攻擊。但是當運氣壞得不能再壞的時# a; v! Q- m( P3 B* d5 P$ A( ]" l
候,"怕"就被我們踩在腳底下了。讓她去恨狄俄墨得斯手下的人好了,事實上她是恨的,但
; R% }; Q' V# F; P4 R是我們藐視她的恨,她的偉大的威力在我們眼裡是微不足道的。』

7 p4 j+ u1 F: s) K5 R$ l* G5 ^# x
7 h% v4 {1 B# }/ G8 ]* `- D; ]7 y  「阿克蒙用這樣污蔑話激怒了維納斯,再度激起她的凶恨。我們多數人,作為阿克蒙的
% N6 j4 `3 S6 [3 f) q' _朋友都責備他,很少人同意他的話。「他正想回答,但他的聲音,他的聲道,都忽然變細了
8 M+ q1 R/ i; y4 K,頭髮變成了羽毛,頭頸也變了,上面也蓋上了羽毛,胸口和脊背都蓋上了羽毛,兩臂長出/ X! W0 y! n* @# V! ~+ \  U, S
許多大翎毛,彎曲的了肘變成了靈活的翅膀,他的腳大部分都變成了腳趾,他的嘴變硬了,
1 R  e9 o# m& K9 Z* t  T變成角質,嘴端變尖。呂科斯(Lycus)一見感到驚奇,伊達斯(Idas)、努克特烏斯(2 o& S; f: y: I, D, D+ c+ a/ D
Nycteus)和雷克塞諾耳(Rhexenor)、阿巴斯(Abas)也都驚奇不已;正當他們驚奇的時
( z& W' E' I* E) l% _, {# [候,他們也變成同樣的模樣,他們之中多數飛上了天,拍打著翅膀圍著划槳手飛翔。你若問
- o# P2 h: Z2 e2 ^* G2 v這些四不像的鳥是什麼鳥,牠們不是天鵝,但是很像白天鵝。至於我,手下剩的人不多了;
  n8 t( q& r3 |8 m  h' _3 {土地貧瘠,能維持我岳父道努斯(Daunus)給我的這片庄園已經很不容易了。」
2 {  }+ }  z" E( M' t6 l; i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1:55:47 |顯示全部樓層
卷14_512-526:阿普利亞牧羊人變成野橄欖樹(The creation of the wild olive)& V* k* R, x8 ^3 ]' I+ Y

+ `+ ^. f7 U7 I2 o9 D1 K! f1 ]  這就是俄紐斯(Oeneus)的孫子狄俄墨得斯的回答。維努魯斯離開了這個以卡呂冬(: i- b3 i* I. w) W( p4 D
Calydon)命名的國土,經過佩烏刻提亞(Peucetian)灣和墨薩皮亞(Messapia)平原回去
8 _/ B# }" w2 Z* M復命。在墨薩皮亞,他看見一座洞窟,樹木濃密,所以十分幽暗,又隱蔽在搖曳的蘆葦叢中
8 h7 I; T9 M+ V3 P,半人半山羊的潘神(Pan)此時正住在這裡,但以前此處是女水仙住的地方。有一次,這, T5 n: u) \3 K5 ]
一帶有個阿普利亞(Apulia)的牧羊人來到這裡,把她們嚇跑了。她們開始很害怕,但是鎮
7 x0 U  ^( R) `/ z定下來之後,一看,追趕她們的人並沒有什麼了不起,於是又回來踏著輕快的步伐,載歌載
; c- S9 f. x. W& j) ?6 d0 R* X0 P舞起來。

; r: y* G) k5 |! K
7 K  L9 [% U" x* Q# ]: ^- Z  但,牧羊人卻嘲笑她們,邁著鄉下佬的步子,又跳又蹦,模仿她們,嘴裡還不乾不淨,
9 \+ d* r2 _% r5 J- g! Z+ X' Y, t! j: @說些粗俗的罵人話。他說個不停,最後一棵樹幹堵住了他的喉嚨,他也變成了一棵樹。人們7 H7 W; `" S/ J$ ], o) P  ?
只須嘗嘗它的果子的味道,便知他的性格。野橄欖樹的果子又苦又澀,這便是他那張舌頭的
2 Y. {% t# s; `' N, H3 b特色,他的語言的尖刻味道傳給了橄欖果了。
6 B* m4 s+ N9 p# ~& W$ j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1:56:43 |顯示全部樓層
卷14_527-565:埃涅阿斯的船隊變形為女水仙(The transformation of Aeneas's ships)2 y0 N# ]6 T" I9 p

8 H- s# B. B# q8 n+ H  維努魯斯一行出使回來,報告說狄俄墨得斯不能出兵,魯圖利亞人就不靠他的支援繼續
3 K3 L; h2 V7 A/ K9 O1 L/ f: ^戰鬥,雙方流血傷亡都很重。這時,圖耳努斯就向埃涅阿斯船隊發動進攻,他用貪婪的火炬
0 w# k" m7 z+ I+ V& q" I點燃了松木船隻,這些木船沒有被海浪吞沒,現在卻遇上了可怕的火。火神武爾坎已經燒著" ^  V- p. ?9 ^9 l1 t$ Z
了瀝青、白蠟和其他易燃的材料,躥上了高高的桅杆和麻布帆,橫在彎彎船體上一排排搖櫓. y! w8 E3 m. o# {. x, |
人的座位也冒煙了。這時,眾神的聖母(Cybele)想起,造這些船用的松木是從伊達山(
  z+ K; L, ~; \7 u4 D: J! a  Y- ?Ida)採的,於是,就在空中響起了銅鐃鈸和刺耳的木笛聲,乘著馴獅,穿過清空,喊道:; s& l$ i' }0 x- P+ F
「圖耳努斯,你那褻瀆神靈的手扔出的那些火把都是無用的,我要把這些船從火裡救出來。" G) Q4 d, l  f: u5 S; y; I
我不允許貪婪的火焰燒了我的樹木的木頭,造這些船的木頭是我的樹林的一部分。」
' T0 k& C+ X; a

) q# K1 A. n$ _5 I# y: Z  女神說話的時候,只聽一陣雷聲,雷聲過後,接著下起了大雨和彈跳的冰雹,阿斯特萊
2 Z" H. R8 p3 g7 l/ x3 j烏斯(Astraeus)的兒子們──風神也投入戰鬥,把天空和突然奔騰高漲的大海都攪翻了。1 `8 w: R. `7 o# q/ h0 c
這位慈愛的母親藉助其中一位風神的力量,折斷了特洛亞船隻的麻纜繩,迫使船頭朝下,浸5 Q2 Q5 t+ V" C% G3 R1 a! e/ J5 H
沒在海裡。

% y0 H" s0 ]8 r. J  @- m. D9 w
, M# K* n" |2 B* I* J  船體忽然變軟,木頭變成了肉體,彎彎的船頭變成了頭,船槳變成了手指和能游水的腿2 J, d8 s$ Q4 z5 K8 m; n! X2 Q
,原來是船舷,現在成了人腰,船底中心的龍骨變成了脊椎,纜繩變成了柔軟的頭髮,帆杆9 e, i& ?3 H8 _2 Z/ E$ P: j/ ^; O# D1 L3 q6 e
變成了臂膀,顏色還是從前的藍灰色。這些水上女仙在她們原先很怕的波濤裡,像小姑娘一. s" U) b7 ]0 ^$ x1 q1 [
樣地嬉戲。她們雖然出生在艱苦的山峰上,現在卻在柔弱的水裡流連,並不去想她們的出身9 K  X4 I- o# e: M8 D: c( p% l
了。不過,她們還記得在海上經歷的種種艱險,所以,她們每見船隻在風浪中顛簸,就用手
, {2 @- D6 z7 E9 D) G去把船托住,但是,船上載的若是希臘人,她們就不理睬,因為迄今,她們還記得特洛亞是
6 Z7 O3 r7 W" ]+ H! }' y怎麼亡的,還痛恨希臘人。所以,她們見到烏利斯的船隻撞得粉碎,臉上就露出笑容,見到3 w' ^& V" \3 R7 x
阿爾喀諾俄斯(Alcinous)的船變硬,從木頭長成了石頭,臉上也露出笑容。
) L4 K9 i3 L0 w: H4 \6 g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1:57:23 |顯示全部樓層
卷14_566-580:阿爾代阿城陷落後幻化為異鳥(The heron is born from Ardea's ruins)
7 j4 C5 l) P( u& y! O* M % E" v% n7 u/ ?4 I; n
  船隻變成了有生命的海上的女仙,就有希望使魯圖利亞人因此異兆而害怕,從而停止戰
# Z- m; c4 F! }4 U$ V爭。但是,戰爭仍然繼續打,雙方都有天神的幫助,或和天神差不多的助力──勇敢。魯圖
% N( P4 z0 u% u8 @- T( I$ D& r利亞人現在所追求的,既非一個作為妝奩的王國,也非岳父的權杖,也非拉維尼亞姑娘,而
. a0 a0 t% f$ g( Z/ m是勝利,他們繼續戰爭,只是放棄戰爭太丟面子。最後,維納斯終於見到自己兒子勝利了,
8 O- ~4 }* {( Q! t( w; `$ T圖耳努斯打敗了。在圖耳努斯活著的時候號稱強大的阿爾代阿(Ardea)城陷落了。但是,
" B( G' _- }- l* G' F" {當外鄉人埃涅阿斯的刀把它消滅,一片廢墟埋葬在溫熱的灰燼裡之後,從這片瓦礫場中飛出; F/ A; U& ~, x! M- [" Z2 p0 M4 Q2 Y
了一隻鳥,這種鳥以前從未見過,牠拍打著雙翼,撲起陣陣飛灰。牠的鳴叫,牠的清瞿,牠
. M# v8 x9 f+ U  i! {# G7 M6 o的蒼白,牠的一切,完全是一個被佔領的城市的化身,甚至,這城市的名字還保留在這隻鳥: H1 A+ ]6 R2 d/ Y) B. V
的身上,牠拍打著翅膀,哀嘆自己的命運。

$ K$ E5 B! @- q1 F+ y1 l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1:58:15 |顯示全部樓層
卷14_581-608:維納斯把埃涅阿斯接上天封神(The deification of Aeneas)
7 `) ?: c5 A5 F; {6 f! E0 V
) @1 V( O! j) M0 R/ f2 Y  p  現在,埃涅阿斯的英勇氣概已迫使所有天神,包括朱諾在內,不得不結束他們舊日對他! L" A6 X, m. }5 K' R. z
的忿恨,他的正在成長的兒子尤路斯(Julus)的事業已經打下了很好的基礎,維納斯的英
% B( g* J! N* D& f% ~雄兒子升天的時刻也就到來了。維納斯拜訪了各位天神,最後摟住她父親的脖子說道:「父
. w, Z* l  t5 b. D) ~# X親,你對我從來都是不嚴厲的,這回你要對我格外好。我的埃涅阿斯是你的外孫,是我的血
0 t% H/ h& w9 O- e3 ?7 G5 l肉,好爸爸,賞他一個神當當吧,再小也沒關係,只是你賞他一個就行。他已看到過一次那
1 Y. g* u' D( b' ^1 _  I8 V" j個不可愛的王國,渡過一次斯堤克斯河,這就夠了。」眾神都同意,就連朱庇特的妻子、邊
' e* d5 r+ ?1 x2 h9 k后也不板起面孔,毫不動情,而是點頭表示了和解。於是天父說道:「上天的恩賜,你們兩
7 ]- w2 H8 _% I# }2 m個──妳是祈求恩賜的,他是通過妳的祈求而得到恩賜的──都當之無愧。女兒,妳要的東
+ }9 U; L0 h2 P2 n# p# P7 ~! z西,妳拿去吧!」

' y4 _; S" Q2 S8 @7 Y! M) U & G" T' W! ~1 j3 [& [
  朱庇特說完,維納斯非常高興,謝過她父親,就駕起飛鴿,穿過清空,降落到勞倫土姆
* i* f/ z) A5 I! Y( N(Laurentum)的海邊。努密苦斯河(Numicius)蜿蜒流過遮蔭的蘆葦,在此流入附近的大* `. P, d; y- G" l9 \2 j* j, _2 [# n
海。維納斯命河神把埃涅阿斯身上死亡留下的污濁全部洗淨,把這些污濁沿著靜悄悄的河流
- M0 F  p5 y* W& i送到海底深處。頭上生角的河神執行了維納斯的命令,在他自己的河水裡,把埃涅阿斯身上2 J. ?4 {  j- j" Z; e1 N
的一切可朽的東西噴洒洗淨,保留了他的精華部分。他的母親又在他洗淨的身上塗上神香,
( S4 \7 u8 a8 Z7 m在他唇上點了仙露和蜜酒,這樣就把他變成了神。羅馬的民眾稱他為印地格斯(Indiges)
" `% b3 X) E- J0 J5 u! E1 d9 ?,並立廟立神壇尊奉他。

$ I$ `* w) o' j- l- J6 c& A2 w) x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1:58:59 |顯示全部樓層
卷14_609-622:阿爾巴國王後一脈相承的宗譜(The line of Alban kings)9 x( [' D( T$ l# K% A' U+ f" C0 H

/ \1 w) b8 R1 K  此後,雙名的阿斯卡尼俄斯(Ascanius)統治了阿爾巴(Alban)和拉提烏姆王國。西; W. Q. `( P/ s7 g
爾維烏斯(Silvius)繼承阿斯卡紐斯,西爾維烏斯的兒子拉丁努斯(Latinus)繼承了先王: ]- B% q6 l" h  r) B8 d1 |
的名字和王杖。遐邇聞名的阿爾巴(Alba)繼承了拉丁努斯,阿爾巴之後是厄庇圖斯(
1 A9 B" [/ {* b: C% rEpytus),再下是卡佩圖斯(Capys)和卡皮斯(Capetus),卡皮斯在卡佩圖斯之前。在他2 T; q2 ~+ g/ C" A- Z: y1 u# M
們之後,台伯里努斯(Tiberinus)繼承了王位,他淹死在圖斯坎(Tuscan)一條河裡,這" N1 I/ Z$ z$ w/ b0 W
條河就以他的名字命名。他生了兩個兒子,雷木路斯(Remulus)和尚武的阿克羅塔(& J% L0 `2 z% i! h, M; _
Acrota)。長子雷木路斯模仿造雷,被雷霆擊斃;阿克羅塔不像他哥哥那樣魯莽,把王位讓
2 ?) D6 L6 a7 ~* X9 S給了強大的阿汶提努斯(Aventinus)。阿汶提努斯後來讓位,葬在山下,這山就以他的名
" o' f' w& o5 z# ?4 {字命名。後來,普洛卡(Proca)統治了帕拉提努斯族(Palatinus)。

. _; C9 |; A" A+ U2 p( v/ q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2:00:02 |顯示全部樓層
卷14_623-697:維爾圖姆努斯追求林仙波摩娜(Vertumnus woos Pomona)
3 B2 j  c/ U. [ / V3 K9 @1 O7 P' i* Q
  在普洛卡(Proca)為王的時候,有一位林仙名叫波摩娜(Pomona),論起園藝的技術
, D6 R! g+ y0 Y$ E和看護果木的熱情,拉提烏姆(Latium)的林仙之中沒有能和她相比的,因此人稱她為波摩
& T) G0 H5 R& G- w% i& D娜。她不愛山林河水,單愛結著鮮美果實的果園和果樹。她從不玩弄槍棒,手裡總拿著一根
8 r" `% ?+ ?, Z9 F$ j5 U彎彎的修枝的鉤鐮,把長得太茂密的枝葉加以剪裁。樹枝長得太開了,她把它砍斷,時而在
: D! t* W* S$ D8 s( l樹幹上割開一道口子,插進一根枝子,讓它從老幹上吸取營養。她從不讓果樹乾著沒有水喝/ {8 }7 T! A4 q5 Q
,時常澆水,使樹根的盤繞的纖維能夠濕潤,這是她最喜愛的事。至於維納斯,她絲毫沒有1 L0 |6 s4 h2 P! f' `- H4 ?: i
把這位女神放在心上,但是,她又怕有粗俗的人對她無禮,因此就在果園裡深居簡出,免得
3 Z  V# O3 X! z6 Y男人接近她。
* _( `  _, s- g5 v& T* D1 [

2 O$ b3 f2 K+ g" |  附近一群跳跳蹦蹦的青年羊人(Satyrs),還有角上掛著松環的潘神(Pan),永遠看
0 f* r9 T* B& E: [( w8 b% G8 _著比實際年輕的西勒諾斯(Silenus),還有壞人所怕的、手拿鐮刀、相貌醜陋的普里阿波* z1 G) ~* y; y) _2 x  e
斯(Priapus)──他們都費盡心機想要得到她。但是,在這些之外,最愛她的是維爾圖姆+ Y  _  z' u( y* F1 Q3 F* m2 |1 i
努斯(Vertumnus),然而他也並沒有獲得成功。他時常穿了割麥人的衣服,送她一籃麥穗, q1 k" w9 y, g
。他真是個十全十美的割麥人的樣子!時常,他來的時候,頭上戴一頂新麥稈編的環,很像
6 U9 e8 h4 v1 S& A5 D+ o2 N剛翻過那新割的草的樣子。有時候,他又笨手笨腳地拿看一根刺牛棒,你當真以為他剛耕完' g8 j$ ]1 b9 A1 L% ?
地剛解下耕牛呢。他有時又扮成個撿落葉的人或者手拿鉤鐮扮成修剪葡萄樹的人。要不他就
: _8 ?- B6 B3 n& w5 A% P$ ~: i扛著一架梯子來了,你以為他要去採蘋果。他也會扮成個兵士,拿著刀,或者扮成漁夫,拿# c3 a& Q/ H- E
著釣竿。
" Z' r  P' l! w. ^9 ^  W9 m# h

2 Z  L! v( `: W0 D1 }' e7 d  總之,他扮成各種人物,因而時常能和波摩娜會面。能見到美人,他感覺非常高興。有
/ i  v6 c7 m% r% }" _/ _一次,他戴上一頂灰白的假頭髮,用一塊花布把頭包起,手裡拄著拐杖,扮成個老婆婆模樣
/ B5 U, s; y9 R# T: T,走進了波摩娜的整齊的果園,他讚美了一番她的果子之後,說道:「妳可比這些果子美得
+ \/ t3 @/ w$ e( `多了。」他稱讚完了她的美麗,連連吻了她幾次。真正的老婆婆決不會像他那樣吻她的!這" _0 p0 q; E9 f
位老態龍強的婆婆在草地上坐了下來,抬頭望著纍纍地結著秋天的果實的枝椏,對面有一棵( E1 z. U8 ?% W# m
很美麗的榆樹,上面掛著亮晶晶的葡萄。他看見榆樹和葡萄長在一起,像一對佳侶,看了半
: Q7 K7 A2 Q  H; L4 P# K. Y天,點點頭,表示讚許。他就說:「如果那棵樹不和葡萄結合,除了它葉子多以外,能又會3 @. E7 A/ x! b) F0 R0 g$ c
來看中它呢?這棵葡萄纏在榆樹身上多麼安全,假如它不和榆樹結合在一起,它只好倒在地# G4 ]; R& }( g; H( S- q7 R/ [& z
下,憔悴枯萎。
/ A8 [4 X7 s: r$ ], ~; F

9 c% d! }5 Y: b  i) [  「妳怎麼看見這棵葡萄的榜樣毫不動心呢?妳躲避婚姻,不願意和別人結成夫婦。妳應" ^# ]% R7 O( S3 j  I( w
該想結婚才對。妳若願意,不愁向妳求婚的人不比向海倫(Helen)求婚的人還多。引起拉
" b& A: Z: n( _" a6 x% w9 ?8 [% k7 ?庇泰人(Lapithae)的戰爭的希波達彌亞(Hippodamia),膽怯無勇的烏利斯(Ulysses)" r" f6 q8 T9 c9 j1 @$ u1 M8 i
的妻子(Penelope)也都不能和妳相比。就以現在的情況而論,雖然妳躲避向妳求婚的人、0 G" Q3 Q; T" }3 J- h& y( A5 Y0 T
雖然妳不理他們,但是,還是有上千的男子在渴求妳,其中也包括天神、半人半神的人物和" i$ W# u  x: |( h& y. p, x  m
阿爾巴努斯山(Albanus)的神。我勸妳放聰明一些,好好地嫁一個男人,聽從像我這樣一2 s+ H* t3 P3 J
個老太婆的勸告吧。比起別人來,我是最愛妳啦!說起來妳也許不相信,別人向妳求婚,妳& l, R4 O6 E: p5 C& o
都不要答應,妳應該單選維爾圖姆努斯,和他同床共枕。我可以向妳替他擔保,我對他的瞭- J6 H" V% U' f7 V+ z
解和他自己對自己的瞭解不相上下。他這個人並不到處漫遊,他就住在附近的田野裡。此外3 Z+ [2 I7 W; \& ]
,他和其他的求婚人不一樣,他並不是見了女人就愛的人。

2 \& }1 X/ [& g; g, w, U9 R
. \- L+ c) f# C1 b2 t, F  「他自始至終只愛妳一個,他肯為妳貢獻出生命。此外,他很年輕,天生長得一副可愛0 B, J8 H4 g0 h* _$ d
的樣子,而且他想變成什麼樣子,就能變成什麼樣子,妳無論叫他作什麼事情,他總替妳辦
- R+ l( B0 V/ ?' H2 m到。再說,你們的興趣也很相近,妳所珍愛的果實,他一定願意先嘗,他一定高高興興地接
$ [+ t9 b! I( D受妳的禮物。但是妳樹上結的果子、妳花園中長的鮮嫩的綠草和其他一切他都不稀罕,他只
* O' K0 }0 o+ A1 o$ g想要妳。他這樣愛妳,妳應該可憐他;請妳相信,雖然是我在說話,其實就好像他親身在向5 ~" i: J% p+ C* Z8 _& \1 H
妳懇求一樣。妳不要忘記天上有復仇的神,維納斯(Venus)最恨硬心腸的人,得罪了涅墨
# R4 R) M1 c* p  Q西斯(Nemesis),她是永遠忘不了的。我活了這一把年紀,懂得了許多事,我講個故事給
% _" H& D8 z$ w6 @* F& H& `妳聽聽,好讓妳知道敬畏天神。這個故事在塞浦路斯(Cyprus)是家喻戶曉的,妳聽了一定: ~9 \( B* w) H6 d' [6 o& a
會變得不這麼倔強,一定會變成一個軟心腸的人。
( O2 Z+ ~2 ?" M) a, w& y# X9 m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2:01:15 |顯示全部樓層
卷14_698-771:冷酷的安娜克沙瑞特變成石像(Anaxarete and Iphis)& U6 ~6 i5 R2 {

; [2 K0 A9 A7 \; e1 ^) Z+ u: J  「從前有個出身貧賤的青年,名叫伊菲斯(Iphis)。有一次,他偶然遇見一位驕傲的
* q0 n3 j/ I. H' g$ m公主名叫安娜克沙瑞特(Anaxarete),她是條克爾(Teucer)的後裔。他一見她,愛情的
$ a9 s7 m) P* T6 p- C火焰就燒遍了他的全身。他掙扎了很久,但是無論如何不能用理智克制自己的情慾,於是就
5 s5 i$ ^3 x& }5 S  g走到她門前求見。他向她奶娘表白說,他不幸愛上了公主,並且求她轉告姑娘,不要對他太- s; U: Q% d# `! b/ z
狠心了。他認為奶娘一說,希望很大。有時候,他又用甜言蜜語去說動姑娘的侍女,誠懇地% H5 J# H4 D* M9 U$ j: Y
請求她去說句好話。他時常在寫字板上寫好一封情書,託侍女轉交公主。又有些時候,他把, f" x; F+ b  ~# H
花環掛在她門上,花環上灑滿了他自己的眼淚,自己的柔軟的身體則躺臥在她的堅硬的台階! C; j% `8 A0 m: d% {% y! U- O
下,向那毫無情感的大門訴苦。
0 l7 h1 m3 h1 \3 m0 s7 U

' y4 E- X) K) |% a. Y, R8 r/ `  「但是,她卻比小羊星(Kids)落山時的海濤還要殘酷,比諾利庫姆(Noricum)地方* C& M: M, d  l" T
所鍛煉出來的鋼鐵還要無情,比牢牢生長在石床上的石頭還要堅定。她把他一腳踢開,她嘲- M+ |& O7 D1 P- U4 z
笑他。她不僅行為殘忍,而且出言高傲侮慢,不給他絲毫希望。他長期的痛苦使他再也忍受) ]; D' {* ]" |' E0 T- l
不下去了,伊菲斯就到她的門口,說出他最後想說的話,他說:『安娜克沙瑞特,妳勝利了
: \; k4 y' B, ^# A, x2 o,妳再不必因為我來麻煩妳而感到煩惱。妳可以高高興興地慶祝妳的勝利,高唱勝利的凱歌
/ O# P5 _! q6 V8 X# F,頭上戴起光輝的桂冠!妳勝利了,我死而無恨。好,鐵石心腸的人,妳可以盡情歡樂了!! y5 M' ~% S' Q& m. B- [( b
我想,妳也不得不承認我是愛妳的,妳多少也覺得我還不錯,妳也會承認我有優點。但是,
4 Q; P' ]$ t5 J, a; Z7 e" X; {6 c請妳記住,我對妳的愛情是一直保持到我死的時刻為止的;我一死我就失去了雙重的光明。

' z* W1 Y) \( G+ \
1 Q; I/ p9 A" K+ q& z  「『我決不讓妳道聽途說地聽到我死的消息:請妳放心,我一定親自來報告,而且要妳
, f$ A! x0 M5 R3 E7 d親眼看見我,讓妳的無情的眼睛對我的僵死的屍體可以飽看一頓。天神啊!你們如果看到了5 J. u0 j& e3 R0 O# S, V
我們凡人做的事情,我唯一的請求是,請你們記住我,讓我的事跡得到流傳,永世不絕。你, Z& ^' P$ K2 d: c
們獲得了我的生命,你們還我一個身後之名吧。』

/ F/ V1 D# X" l1 M& ^4 `: [( ` 7 M, b9 c0 k6 g2 k% U1 l$ x
  「他說完,淚眼汪汪地抬起頭來,他舉起雙手摸著他經常懸掛花環的門柱,在最高的橫
# l' r7 M9 r/ m1 t: C樑上繫上一根繩索,一面說道:『殘忍、目無天神的姑娘,這個環兒可中妳意麼?』說罷,: k6 M( v- h! G& v
他把頭伸進了圈套,同時他把臉面朝向姑娘,這位不幸的青年就這樣吊死了。他的抽搐的腳$ I3 Q% G& ^% J/ e
踢著大門,門上發出的聲音令人聽了毛骨悚然。
0 d7 }! T  C* J2 L( i2 g+ B! K
' x% f4 Q7 c- w6 q1 {9 B7 P5 f
  「奴僕們把大門打開,看見出了事,大驚呼喊,把人抱了下來,但是已來不及了。隨後+ u# e3 q2 }* k8 H3 [
,大家把他抬到他母親家中(他父親已經去世)。他母親一把抱住了他的冰冷的屍首,她說
! U! n  p5 r7 R了做父母的在這種不幸的場合說的話,做了一般的母親在這種不幸的場合應做的事。她哭哭
# l) k' m1 x: H, Y啼啼地走在送喪的行列之前,穿過市街,把她孩子平躺在屍床上的慘白的屍首引到火葬場去
5 r8 V/ [- J7 I2 z: h" t* [

/ r8 y+ \+ d* [+ F2 i * ~  L) M( o' c6 c: u8 o
  「安娜克沙瑞特的家正巧是在出殯行列要經過的一條街上,這位鐵石心腸的姑娘聽見了# ]0 T) U& ?/ l- h' f/ v1 N
外面出殯的聲音。一半是復仇之神催使著她,一半是出殯的聲音吸引了她,她就說:『我們
: z; O# z% s- V看出殯去。』於是,她走上高樓,打開窗戶一望,清清楚楚看見屍床上躺的是伊菲斯。她一
$ i# ?  {6 O) z) F5 T5 F/ t5 S% s見,就雙目發呆,渾身失去了血色。她想從窗口退回,但是,就像腳下生釘一樣挪動不得。
1 z! x) o1 `) p$ I她想把頭掉轉,但是,頭也轉不動了。漸漸地,她那頑石-般的性情,原來只盤踞在她的心1 l, n2 G0 S" D# ]6 k# S$ ?+ `, [
中,現在占領了她的全身。妳如果不相信,薩拉米斯(Salamis)城至今還有一座石像,那2 I% q3 K4 h$ [3 L
就是她的像。這座城裡,也還有-座廟,裡面供奉的愛神叫「旁觀的維納斯(Gazing Venus
" |. K1 O7 j; ^)」。
8 b- r2 z! a$ z& [2 D7 Y

( a& T% C* r" Z. Z0 |0 }4 c6 ^. i  「這些事情妳要記在心上,我的親愛的姑娘,請妳不要這樣固執,這樣高傲,答應妳情: E* F# a, n; M) J+ \) T
人的請求。這樣,晚春的寒霜才不會凍壞妳果樹的花蕾,狂風才不會把它們吹落。」

; k% t' X- Y. ^$ C* ~ ; C$ M: w8 Y. `- R' S1 a$ E# i
  維爾圖姆努斯就這樣扮了老婆婆替自己在波摩娜面前說項,但是沒有效果。於是,他卸
; C/ n4 e. |- b下老婆婆的披戴,又變回美少年的樣子,在姑娘面前顯出真相,就像烏雲吹散之後露出來的
3 X% h: i- [3 S% d- P1 j太陽的光芒一樣的輝煌,沒有一絲兒東西遮掩它的光彩。他幾乎想逼她答應了,但是不需要
! F* o, s& B% U威逼,因為,這位天仙看見了俊美的維爾圖姆努斯,早巳神往,也相應地感覺到了愛情的創
+ N: }; X; h$ x4 V8 i  A! Z: n傷。
$ I5 ]9 a! H2 d0 D4 W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2:02:11 |顯示全部樓層
卷14_772-804:羅穆路斯奮勇作戰擊敗薩賓人(War and reconciliation with the
5 W( I0 W1 L1 W* R* NSabines)
: j% M" h" X  s

4 a, A& o% n( T3 i7 p  此後,邪惡的阿穆利烏斯(Amulius)靠軍隊奪取了奧索尼亞(Ausonia)的權利,統治. x# ^% ]8 Y  z" R) q$ [$ n
著這國家。但是,老努彌托耳(Numitor)靠兩個外孫(Romulus)的力量恢復了失去的王權! H5 n- B, K7 ~3 F  |! d2 g3 B
,在帕勒斯(Palilia)節日造起了城牆。

  y, [1 i$ [# g/ ^; W) F2 i & s# j* L6 \0 w+ y; t
  塔提烏斯(Tatius)和薩賓(Sabini)長老向新建的城邦宣戰,塔爾佩亞(Tarpeia)
% J- B2 m) Z) s打開了通向城堡的路,結果在一大堆武器下送了命,這是她罪有應得的。

, f- v3 h' b, o9 j; V) `
- ^# B. G% t) s  接著,庫列斯(Cures)人像靜悄悄的狼似的,壓住話音,來偷襲酣睡的羅馬人,他們
8 c% b8 w1 }! J6 L' {, c摸到了伊利亞(Ilia)的兒子牢牢上了閂的大們,但是,朱諾(Juno)親自打開了一扇門,
( P7 D# N2 s- W- [5 g$ R- }門軸轉動毫無聲響。這時,只有維納斯(Venus)發現門閂落下了,她很想去把門關上,但- W; w+ {$ }6 q$ k4 n2 D! E8 G
是某位天神做的事,別的天神是永遠不准破壞的。

' _$ {/ E, ?8 Y; E0 U$ c- A  h  \# q " d. \' Y0 i6 [, G$ p' K/ Q0 k' ?
  在雅努斯(Janus)廟附近有一口涓涓的冷泉,這裡住著奧索尼亞的(Ausonian)水仙- A% N( }( \/ V1 i/ k- u$ q
(Naiads),維納斯求她們幫助。水仙們對女神的正當要求不加拒絕,就把泉脈打開,讓泉5 W2 F- ]! \8 d# R4 B
水暢流。但此刻,雅努斯的大門還暢通無阻,水還沒有封閉住通道。隨後,水仙們又在泉裡* T0 Y- P% y; {3 K- u! \/ b* n* r, ^
埋進一些淡黃色的硫磺,在泉脈的空隙裡放進瀝青,把它燃著,冒出濃煙。用這些方法和其/ h/ w) C" X# z6 P* ]
他方法,熱氣直透到泉底,原來敢和阿爾卑斯山(Alpine)比冷的泉水,現在熱得不亞於火
6 \, G$ O1 P4 v' J( v
4 m4 R, @1 w; l/ d) q( Y

. D! i& _5 n" |' `. j  雅努斯廟的兩根門柱冒著煙,噴射著火花,已經為勇敢的薩賓人打開的大門已不起作用; T6 `( [& h. C9 Q' A
了,因為被這口新泉眼擋住了去路,這就給了羅馬士兵準備武裝的時間。

; m5 O: @# R3 f& G7 S, o4 X7 P 4 m2 v( t7 f+ l, R7 H$ z1 u
  接著,羅穆路斯就開始反攻,在羅馬人的土地上,薩賓人的屍體狼藉,自己人的屍體狼
3 n' T: S. B* c" c# n6 ~! N% r3 Q2 s藉,女婿的血和岳父的血在無情的刀下流到了一起。最後,雙方同意和平結束戰爭,不用刀
$ M9 h2 j8 j( A4 F" b) O6 ^9 V槍較量打底,同意塔提烏斯(Tatius)參加政權。
; F. Q' u5 b9 X; {9 r7 ^& @# I

* G" Z4 h1 Y1 G9 l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2:02:58 |顯示全部樓層
卷14_805-828:戰神瑪爾斯把羅穆路斯接上天(The deification of Romulus)/ d! p* u2 u' J' x( ?

0 E, U7 h  z4 @- q  塔提烏斯死後,羅穆路斯實施兩族平等的法律。戰神瑪爾斯(Mars)摘下閃亮的頭盔,
: E) t7 c5 ?: v/ h3 m- k# _/ k向眾神和萬民之父說道:「父親,羅馬國已經建立在偉大而牢固的基礎上,不再靠一個人的
/ m: h5 @2 X0 ?; f4 Z* A$ M' v' v獨力保衛,現在是到了犒賞的時候了。你答應過要犒賞我和你的應該受賞的孫子,請你把他
8 Z6 N0 B) k0 K' Y5 B; P4 A7 H從地上轉移安插到天上吧。有一次,在天神的會議上,你曾對我說(我還記得你誠心誠意說7 i6 I# Q4 v1 l: u
過的話,我是牢牢地把那話銘刻在我的心上的):『有一天,你會把一個人送上青天的。』
( j# O3 _' P: m讓你的話現在兌現吧。」

& o$ p0 B. F4 q1 x/ p, u . N  u4 M9 Q7 g5 c
  全能的天父點頭同意,隨即在天上佈滿烏雲,向大地打出雷電,震懾住大地。瑪爾斯懂
8 [4 z+ E4 |% F* d# z得這是信號,准許他按照朱庇特的許諾去取他的兒子上天。他用槍一點,毫無懼色地跳上戰
! T5 U  x4 d9 m+ x0 |2 b- p車,駿馬在血跡斑斑的車轅下奮力拉著車。瑪爾斯抽了一鞭,吆喝牠們前進。他飛速穿過天* j( e2 A! j* z
空,降落到林木覆蓋的帕拉提努斯(Palatine)山頭。伊利亞(Ilia)的兒子羅穆路斯(9 X% T- a9 K9 q" Y! C, f
Romulus)毫無國君的架子,正在裁決百姓的事務,瑪爾斯一下就把他攫走了。羅穆路斯的
4 a6 y$ l& J' e0 J凡胎化入了清空,就像一粒鉛丸從寬大的弩弓的弦上彈出,在半空中慢慢溶化了一樣。他換+ j8 P: [. i! E6 D' h4 R, i3 J
上了一副俊美的容顏,更配坐上天神的高榻,他的儀態就像身披禮袍的奎里努斯(Quirinus: j- g2 e( C, r9 J& r' u! d
)。
% g( T9 T; N: Q( P9 Q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10-19 11:27 , Processed in 0.076515 second(s), 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