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7682|回復: 20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14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1:28:39 |顯示全部樓層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14
- h9 i  m6 M! M
% z8 E" M# W3 j3 i- V# [9 \變形記(Metamorphoses)
% U( b3 J9 r5 A" X/ {- N奧維德(Publius Ovidius Naso)
5 B5 G9 e! H- Q' @+ }5 Q卷14(共851行): ^/ c& j7 k0 V" x
- n( o* n1 M0 @0 Y+ d
卷14_001-074:喀耳刻施毒讓斯庫拉變成海怪(The ransformation of Scylla)
* {( H' Q! {) s  F卷14_075-100:女王狄多娜為埃涅阿斯而殉情(Aeneas journeys to Cumae)
* N* k1 \- c# I1 I% z卷14_101-153:西彼拉指點埃涅阿斯地府之路(Aeneas and the Sybil of Cumae)
- c# E- z/ u: S卷14_154-222:阿開墨尼得斯躲過巨人而倖存(Macareus meets Achaemenides again)
- F8 X6 ?# P  w卷14_223-319:烏利斯破解女巫喀耳刻的魔法(Ulysses and Circe)
7 I+ w1 ^5 @! F  y# Y* Q7 |  h4 A" c3 @* k卷14_320-396:喀耳刻把匹庫斯變形為啄木鳥(The transformation of Picus)
0 e" o; X' G" B9 L卷14_397-434:卡南斯因憂傷過度而化成清風(The fate of Canens)
6 Y( N' w7 B, n3 f' _+ m卷14_435-444:埃涅阿斯埋藏他的奶娘卡斯塔(Caieta's epitaph)7 q  v( n- x$ G" H! p4 r0 s
卷14_445-482:圖耳努斯爭取狄俄墨得斯援助(War in Latium: Turnus asks Diomede's
6 h4 i. `/ H" T$ V5 Ahelp)
5 I; D3 e4 e  k
卷14_483-511:維那斯把阿克蒙等人變形為鳥(Acmon and others are changed into 2 P0 k3 x# C! ^
birds)

$ e; [# M; W, w% q$ S- W' G  F卷14_512-526:阿普利亞牧羊人變成野橄欖樹(The creation of the wild olive)5 B& R  W% a6 u1 Y2 O6 N5 E) ?  G
卷14_527-565:埃涅阿斯的船隊變形為女水仙(The transformation of Aeneas's ships)
. b: O2 k0 f  `" g卷14_566-580:阿爾代阿城陷落後幻化為異鳥(The heron is born from Ardea's ruins)* y) R' m6 f8 q( o; w, I% G
卷14_581-608:維納斯把埃涅阿斯接上天封神(The deification of Aeneas)& N) R: c6 o6 {
卷14_609-622:阿爾巴國王後一脈相承的宗譜(The line of Alban kings)( D+ ]1 t3 e) ~! D
卷14_623-697:維爾圖姆努斯追求林仙波摩娜(Vertumnus woos Pomona)
3 o# G8 Z/ W% H7 `* E: v卷14_698-771:冷酷的安娜克沙瑞特變成石像(Anaxarete and Iphis)
# W2 ~, i+ i9 N' |! S卷14_772-804:羅穆路斯奮勇作戰擊敗薩賓人(War and reconciliation with the
. P# C, g+ w8 `0 L6 CSabines)
% B1 H4 Y& V& \& U
卷14_805-828:戰神瑪爾斯把羅穆路斯接上天(The deification of Romulus)
& O4 @2 }) d, C卷14_829-851:羅穆路斯妻子赫耳西利亞封神(The deification of his wife Hersilia)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1:30:16 |顯示全部樓層
卷14_001-074:喀耳刻施毒讓斯庫拉變成海怪(The ransformation of Scylla)
7 F* D/ ^5 a, H: W, P
; U& a0 J7 }& m5 z  歐波亞(Euboean)的格勞科斯(Glaucus)經過了壓在巨人(Typhoeus)頭上的埃特納
9 }' o$ W. ]5 z+ e9 I! ^山(Aetna),經過了庫克羅普斯(Cyclops)的田野,這地方從來不知道什麼叫耙,什麼叫
7 J. T# x* m6 @犁,收成也不靠耕牛。這位海上的居民格勞科斯又經過了贊克勒(Zancle)和對面的雷吉烏$ t/ o3 W: e6 `1 }  a2 o) d
姆城(Rhegium),還有介乎奧索尼亞(Ausonia)和西西里(Sicily)之間的、夾在兩岸之+ ~; ?' D: f  x) v8 e( v  m
間的、經常翻船的海峽。從這裡,他大力泅過提連努姆海(Tyrrhenian),來到了一帶綠草
) z  E* O) H! R8 J$ _2 c5 l覆蓋的小山崗,來到了日神之女喀耳刻(Circe)的宮殿,裡面滿是些憧憧獸影。

$ T7 a0 n6 U. s  p9 w2 t
5 n( E4 F- `  A) u  格勞科斯上前見過,互相問候,說道:「女神啊,我請求妳可憐可憐我這個神吧!如果: u$ {$ o- C7 ~/ N2 Z) _# o, }
我還值得妳幫助,那麼只有妳能減輕我愛情的痛苦。提坦的女兒(Titaness)啊,魔草的威
( Y3 S; W4 ^$ p* V力有多大,我知道得最清楚,因為我是吃了魔草才變的形。也許妳還不知道我發狂的原因,, C! Y$ V2 {) k- `' P- |7 G2 _$ K- d
那麼我來告訴妳。在意大利海邊,麥薩那城(Messene)的對面,我見到了斯庫拉(Scylla9 o- l9 Q$ r. H' O. X8 v
)。我對她許了許多願,我懇求她,我說了許多甜言蜜語,我的話她都不屑一顧,說來讓我
( b) t# M: U0 i) s感到羞愧。如果唸咒能起作用,我倒想請妳用妳的金口唸個咒,如果魔草力量更大,請妳為
5 _/ E* F) A$ y% A9 T9 f% m我用一下那經過考驗而有效的魔草吧。我這樣求妳,不是為治我的病,不是為醫好我的創傷
% `2 y, U( F0 A9 z1 h,不是為了結束我的戀愛。我是要她也分擔一下我的熾熱的激情。」
' r& _6 \* \" x; N% n
8 |* c; n( y: Y/ u9 ]5 n+ O  |
  喀耳刻的天性比任何人更容易受愛情之火的影響,原因可能在她自身,也可能是維納斯4 O1 v7 {- I7 g
(Venus)因為喀耳刻的父親(Sol)亂說亂道得罪了她,現在來報復,總之,喀耳刻是這樣( Z3 [% R8 W, ~0 ]$ h9 F6 `2 T
回答格勞科斯的,她說:「你最好還是追求一個和你有同樣願望和要求的人,同樣被愛情所9 R+ l# l2 h/ I4 n
俘虜的人。再說,你是一個值得人來追求的對象,我敢說一定有人會追求你,你給她一點希
# ^( p. h; z- q% B% ^. I望,你可以相信我,她一定會追求你的。為了打消你的懷疑,增強你對你自己堂堂儀表的信
) N( L% Y% l5 Q- l) S心,我雖然是女神,雖然是光輝的日神的女兒,雖然我能誦咒,使用魔草,而這些都是威力' \1 U1 |3 C" i2 q9 ]6 r+ X/ m
巨大的,但我還是求你,讓我做你的心上人吧。妳要蔑視那蔑視人的人,追求那追求你的人$ V- F4 l  {7 W% E+ s* @+ F3 \
,這是一舉兩得的。」
" z5 P7 h# @7 J4 Y7 d% a" q  O) v

- ^' Y% P1 p* v  L, r* A  但是,格勞科斯回答她的試探說:「樹葉可以長在海裡,水草可以長到山頂上,只要斯+ ^- m$ ]* u" D# R9 h
庫拉活著,我的愛是不會變的。」女神聽了大怒,但是她不能傷害格勞科斯,因為他是神,
6 f) D4 i9 Q) J- b% i同時也因為她自己愛他,所以不肯傷害他,因此她就遷怒於斯庫拉,因為格勞科斯喜歡斯庫
& a( a/ ]: B* s& M6 j& Q拉而不喜歡她。她求愛遭到拒絕,心裡惱怒,於是立即把一些檅草搗成毒汁,一面攪拌,一
4 f$ L" i9 y: G/ y; b面唱著赫卡忒(Hecate)的咒詞。然後她穿上一件藍灰色的袍子,穿過一群向她諂媚的牲畜
- O- q& ?% e/ P9 i( @,從她的宮殿裡出來,向贊克勒(Zancle)岩石對面的雷吉烏姆城(Rhegium)出發。她走
- r: ?9 l  {& b$ M. V在洶湧的波濤上,就像走在平地上一樣,她走在水上,但她的腳是乾的。

; s. j' D, U. e 1 z2 \; X) p! ^1 g& N+ S
  那地方有個小海灣,彎彎的像一張弓,斯庫拉喜歡這裡安靜,常來休息。每當太陽行到
" \2 F, a9 {, }6 F2 X9 w中天,光焰最烈,由於直射使萬物的影子縮得最小的時刻,斯庫拉就到這裡來避避海上和天5 c. d" {$ @+ d) v
上來的暑熱。喀耳刻事先就在這裡放了毒,把藥力強大的毒草汁染污了水域。下完毒以後,( B- V* v/ e9 j  [$ q
她又撒上毒根的汁,她的魔嘴唸了三九二十七遍神秘的咒語,她的咒語奇異而晦澀,像謎語
. `8 q1 L, C2 G3 N4 d! C9 H7 F. |0 q$ J一樣。
3 _; K2 ]( h* S

1 r, c9 J) |# w( z% W, F( W9 S  這時,斯庫拉來了,走下齊腰的水,忽然她發現自己的腰身變成了獸形,發出汪汪的狗, p6 X7 Q' a) H$ e5 q6 h
叫聲,起初她還不相信這是她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她嚇得連忙逃避,想把這些張著嘴亂吠的
* d' c$ W1 t$ G狗趕走,但是她一路逃,這些狗一路跟著她,她摸摸自己的身體,摸摸大腿、小腿、腳,發
. o" j$ ?& m8 x/ A6 ]5 G現這些肢體已不存在,只有許多張著嘴的狗頭,活像地獄看門狗刻耳柏洛斯(Cerberus)那+ L1 `0 v  a8 v: `& B* g. Q# C
樣。她腳踏一群瘋狗,她的大腿截斷,小腹凸出,腰裡圍著一圈背朝下的野獸。
8 S1 X4 Z' U0 q/ y6 ?3 y, o

8 s4 I. J, ~. j" N0 a; |! {+ b  她的情人格勞科斯哭了,讓毒草發生這樣的威力,實在太殘忍了,他逃避了喀耳刻的擁. w6 G- Z: T% u% U1 ]
抱。斯庫拉一直留在此地,她抓住機會發洩她對喀耳刻的仇恨,她奪走了烏利斯的一批伙伴5 Y2 W  r+ M4 t
。她也可能讓特洛亞人的船隊沉沒,但在此之前,她已經變成了一塊岩石,至今還在。水手
' D" a* M' _0 }- b; l! a' I( I7 O們還是躲著她,雖然她已變成岩石。
" s4 h" v0 R# Q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1:31:23 |顯示全部樓層
卷14_075-100:女王狄多娜為埃涅阿斯而殉情(Aeneas journeys to Cumae)
; T1 _* ~! E' k/ }0 a* M 4 b' i4 g2 U3 L5 w
  特洛亞(Trojan)船隊安全躲過斯庫拉(Scylla)這妖怪和貪婪的卡里勃底斯(4 d# v' a4 F8 t3 G' ]
Charybdis),差不多快到奧索尼亞(Ausonian)海岸了,一陣風又把他們吹到了利比亞($ a' @6 K/ J+ l0 [
Libya)。西頓(Sidonian)出生的女王狄多娜(Dido)把埃涅阿斯(Aeneas)接到家裡,* u; ^! A$ H6 l; q/ W
也接到了她的心裡。但是,一旦她的佛律癸亞的(Phrygian)丈夫離開,她將無法忍受。她
5 e# Y& a+ X3 m佯稱要舉行祭禮,造了一座火化堆,飲刃自盡,騙過眾人,就像她自己受騙一樣。

# {; P6 Q/ R5 V- {% ^ ' G2 ~5 h7 j$ g8 I" ]' c
  埃涅阿斯離開了這座新建在沙灘上的城市迦太基(Carthage),又回到厄律克斯(Eryx
& g! {, N( K$ S  C* c  y)和忠實的阿刻斯忒斯(Acestes)的國土。在這裡,他祭了神,又在自己的父親(
# H: ]1 P% _  U3 [" vAnchises)墓前行了禮。然後,他乘上朱諾(Juno)使女伊里斯(Iris)燒剩的船隻離開,
" b5 k3 e; d7 j經過希波特斯(Hippotes)的兒子(Aelous)的國土和冒著硫磺氣的國土和人鳥塞壬(
; `* M2 r6 {! b% `- jSirenes, the daughters of Achelous)居住的岩島。

6 M) @) T9 x+ Y# C4 D$ ^' } $ v- f( n. p$ B$ x9 N
  此後,船隊失去了舵手(Palinurus),他就沿著伊那利墨(Inarime)、普洛齊特(
1 E1 S! x+ ~4 W4 {1 m; y& JProchyte)和皮特庫塞(Pithecusae)航行,這皮特庫塞(Pithecusae)位於一座荒山上,
' x$ ]8 I1 j9 m5 {9 C以其居民而得名。從前眾神之父(Jupiter)痛恨刻爾科普斯人(Cercopes)專愛欺騙撒謊2 D2 ^; \, F: T, T4 Y7 n. o
,痛恨這詭計多端的民族犯下的罪行,把他們從人變成了很醜的動物,看上去不像人,卻又
! D" V2 b$ E( l  ?' z9 t- p' P% S像人。他把他們的四肢縮短,把他們的鼻子翻上去,把他們臉上擠出許多皺紋,像老頭一樣
% i, X9 X( H# g,全身披上黃毛,讓他們住在皮特庫塞。前此,他也已剝奪了他們說話的能力,因為他們的% l6 P' I5 E# b. u; E' Z; G
舌頭生來就愛惡毒地發假誓。他現在讓他們只會發出喳喳的刺耳的叫聲來發洩哀怨了。

$ X8 w( U8 L, D3 l8 @"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1:33:15 |顯示全部樓層
卷14_101-153:西彼拉指點埃涅阿斯地府之路(Aeneas and the Sybil of Cumae)
: D2 Q# G2 O* K3 a
& O9 ?* K2 g6 w1 S' _6 b5 d  埃涅阿斯經過了這些地方,經過了右面的帕耳忒諾珀城(Parthenope)之後,到達了枯  Q/ ~$ W2 U. Z- ]( v
邁(Cumae)的海岸,枯邁在船的左方。在這地方埋葬著風神(Aeolus)之子,號手彌塞諾
0 K! d/ Q* G, [- z; k1 Y1 Y5 U斯(Misenus)。這地方原是沼澤地帶,這裡有個山洞,住著長壽的女先知西彼拉(Sibylla
+ _7 ?  [0 C/ S0 ?. a9 {2 i)。埃涅阿斯走進山洞,請求女先知帶領他到下界(Avernus)去會一會他父親的亡魂。女8 B4 D) A- T8 D, ]
先知眼睛望著地,看了半天,最後抬起頭來,心裡充滿了神的靈感,回答說:「你是個做過
6 ]+ Z/ q1 W* k# F3 e8 e大事的人,你的雙手受過刀槍的鍛煉,你的虔誠受過火的考驗,你所要求的是件了不得的事. L: `6 _& u8 r0 B* [& [6 T+ X
。但是,特洛亞人,你不必害怕,我一定讓你實現你的願望,我一定引導你去看地下的樂土
8 a8 p/ M; M0 l" @' c8 O8 ^(Elysium)、宇宙間最後形成的王國,而且帶你去見你父親的亡魂。有德行的人到處都走
) ?. C7 r8 O, }) I得通。」
+ t9 [+ [- t" w% T, V6 S' j4 p
$ q# o* O/ l1 ?
  她說完,就帶他下到地府,指著下界樹林上的金枝(golden bough),叫他折下一枝。
3 n1 Y, [5 O# `) k埃涅阿斯從命折了一枝,才看到冥王(Dis)的疆土,和他自己祖宗們的亡魂,以及年老、
4 q: o) X  X  I! ?6 ?& V心靈偉大的安喀塞斯(Anchises)。他父親把冥土中的戒律告訴了他,同時也把他未來將要
: c, [/ b+ P9 ^+ A  z經歷的戰爭和危險告訴了他。

% t5 y. w) `( d# [9 T$ M4 Z
' W; J7 h7 e2 |7 H* V3 K$ R  當他拖著疲倦的腳步向上走回人間的時候,他一路上和枯邁女先知閑談,藉以減少勞頓
1 q% u$ M# V, J. U;當他沿著幽暗、悽慘的路走著的時候,他說:「不管妳是否當真是女神,還是天神所眷戀
" E7 B! `6 R/ _: `9 P的姑娘,對我來說,妳永遠是和神一樣的。我可以坦白地說,我的性命完全是妳所賜予,由1 J. R! [8 m4 K8 u3 n6 b
於妳的願望,我到了幽界,我看到了幽界,並且安全地從幽界逃回。等我回到人間,我一定
$ T6 x4 C0 b6 P) y3 R$ n2 b) y給妳立一座廟,燒香敬奉妳,來報答妳的恩情。」

$ j4 ]) e3 m0 v0 R( k
0 ~7 E6 g$ d0 s2 @& @) c1 p$ E  女先知望著他深深嘆息道:「我不是天神,你也不必把一個凡人當作天神似的焚香供奉7 y' F! Y! T) b% V; |
。但是,免得你不知真相而弄錯,我可以告訴你:假如當初我做閨女的時候,答應了熱愛我, D7 u/ d/ K/ ?* f" F4 R$ y
的日神的請求,他就能使我長生不老。他對我一直抱著希望,而且用饋贈的方式來打動我的
( \/ M9 t/ S  W+ ^. {9 |1 `5 P, x心。他說:『枯邁的姑娘,妳任意選一件妳心愛的事,我一定替妳辦到。』我就指著一堆沙$ Y) h& _  R/ K9 r" s) W; v
土,作了一個愚蠢的要求;我說,我願我的歲數和沙數一樣多。但是我忘記說,不管我活多5 l4 Z. w' s3 J0 x: P
少歲,我要永遠年輕。他答應使我長壽,而且還答應使我永遠年輕,只有一件,我必須接受
; \- h: o- H+ G, `他的愛情。我拒絕了他的饋贈,一直到現在還沒有結婚。

; S6 N" }/ Z% g
0 ~7 z3 w' Q' P9 W  「但是歡樂的青春已經飛逝,衰弱的老年已經蹣跚而來,這老年的痛苦我還得忍受很久
! y! \6 P% X. z+ O- M+ X- p) n很久呢!你看我現在已經活了七百歲,但是要比起沙子,我還得看到三百次的秋收,三百次
3 `- _# W5 N& a# e/ r的釀酒。總有一天我的身體會因為活得太久而從今天的樣子縮成一點點,我的衰老的四肢會! b( K# I. [, a+ f# Y+ i
縮得和羽毛一樣輕。到了那時候,誰也看不出我曾經被人熱愛過,曾經被天神眷戀過。也許
" F7 r: \1 F  B' g連日神看見了我也都不認識了,或者不承認他曾經愛過我了。我一定會變成這個樣子的。雖! i# j" X" m! O& G
然我會萎縮的別人都認辨不出來,但是人們還可以從我的聲音聽出是我,命運之神會把我的; @1 s( G) e7 J
聲音留給我的。」
/ @5 Z5 a. C% p  ~; u5 x/ y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1:36:30 |顯示全部樓層
卷14_154-222:阿開墨尼得斯躲過巨人而倖存(Macareus meets Achaemenides again)
4 Y6 G# w& h3 t, @8 ?
1 k% x( {% o5 ?7 y/ _  女先知沿著陡路一面走著一面敘述她的經歷。特洛亞的埃涅阿斯走出了地府,在枯邁城4 N# R2 a  t. x8 a
附近上來。在這裡,他照例獻了祭禮,又繼續登舟前進,在一處登了陸,這地方目前還沒有
3 d% }$ `1 l  a( b4 v) ~. C% P: r用他的奶娘(Caieta)的名字命名。受盡苦難的烏利斯(Ulysses)的戰友瑪卡瑞烏斯(! a- {6 @7 c6 T% {' L
Macareus)經過長期辛苦的流浪,流落在此地。
( ]8 c% U' `" n' J. U8 m4 W/ F/ d

1 O0 D# G0 @  O% ]4 E. r4 @  瑪卡瑞烏斯在這裡遇到了阿開墨尼得斯(Achaemenides),認出是他。原來他們早把他, |2 y) H7 S8 |" W- P
拋棄在埃特納(Aetna)的亂石叢中,如今瑪卡瑞烏斯發現他還活著,大吃一驚,因問道:5 q- {# `9 b+ Q* A" g" W
「阿開墨尼得斯,是什麼機會,是什麼神把你救了呢?希臘人怎麼坐起特洛亞人的船來了呢
8 X- ~: F3 _5 S2 v) N?你們的船要到什麼地方去呢?」阿開墨尼得斯這時已非衣衫破爛,滿身荊刺,而是衣冠楚
8 `. d; S( j0 H: z+ _7 G3 g楚的了;他聽了這些問題便回答道:「我寧肯再遇到波呂斐摩斯(Polyphemus),對著它那
* L: A* R7 X1 }# G滴著人血的大嘴,我也決不願拋棄我所乘的船而回到家鄉伊塔刻(Ithaca)去,我已把埃涅% ~+ a4 k+ @& a6 _$ q, J
阿斯(Aeneas)當父親一樣尊敬。我把一切都拿出來,也不能報答他的恩情。我今天還能說
. F6 z9 ?$ ~% X$ ?( U5 _1 d話、呼吸、看見蒼天和太陽的光輝,全虧了他,我豈能不感謝、不想念著他?我沒有落進獨
$ g1 D( S- W' M# B眼巨人的腹中保住了性命,也全虧他。即使今天我離開生活的光明,我也會葬進墳墓了,絕' a; ]' l: N! f. D  G
不會落在獨眼巨人的肚裡。
  V" C: t( K+ @# K3 L
. ^# f: i$ C" y6 P6 p
  「當我看你們向海邊奔跑的時候,我當時的心情又是怎樣的呢?也可以說,我當時害怕4 g# i+ ^! D: P1 w, q1 b
得失去了知覺和情感了。我當時真想喊住你們,但是我又怕讓敵人發現我。烏利斯叫了一聲
2 j+ d# I" n+ Y) H: E! L2 G,連你們的船都幾乎因此遭到損害。我看見巨人(Cyclops)從坡上掰下一大塊岩石,遠遠
- ^- ]8 |( j  X1 N- m向海中投去,我又見他用他的巨臂連連不斷地扔出大塊的石頭,直像一架弩機,我真怕石頭' I7 R4 d3 P* A2 Q9 h
激起的風浪會把船掀翻,我當時也忘了自己並不在船內。
  B! a2 V) T/ c/ l+ K
- j2 P. l  _) U, @
  「但是,在你們逃出了必死之地以後,他發出一陣陣痛苦的呻吟,在埃特納山到處徘徊
  c* i0 b# U/ E. s0 i,在樹林中摸索前進,等到盲目地撞在山岩上,他就向大海伸出受傷流血的手臂,咒罵希臘0 h+ o" l1 M3 G( B9 Z
人,說:『我但願有一天烏利斯或他的朋友再被我捉住,我一定把他的五臟六腑吞吃了,我" k) C4 F- j. \/ ^6 L0 a4 Q$ O5 ?
一定親手把他的身體活活撕碎,喝他的血,嚼碎他那血肉模糊、哆里哆嗦的四肢,方解我心
. U% {! W' [2 e* Z; V頭怒氣!我瞎了眼又算得什麼!』

6 t/ I7 ?& j4 x" G9 g8 ^* I: t
, z7 ?* ^) F. Q4 u  「這一類的氣話他還說了許多。我看見他臉上還在淌血,他的凶惡的手上、瞎了的眼睛
" p+ U# F$ [% t5 u% }7 T- }上、他的腿上和鬍鬚上還沾滿了人血,我嚇得臉都發白了。我眼看只有死路一條。但是,當# m, ^9 V$ d" A, B$ E
時最使我難過的,倒不是死不死的問題,而是怕。我一直在想:唉呀,這回他可要把我捉住9 `' x+ P4 t: o' ~4 ^8 J
了,這回他可要把我吃掉了,把我的血肉變成了他的血肉。我想起,我曾經看見他一把捉住1 R7 Z8 A5 S* a* A6 B( e4 G) |
過我的兩個朋友,再三地把他們對著地上直摔的情景;隨後,他就像一頭毛茸茸的獅子蹲在
  m  ~. X1 J- b4 v他們屍體旁邊,只管把他們的肚腸、肉、骨頭帶著白色的骨髓和還沒死透的四肢往嘴裡塞。
6 L9 \) V0 S, Y8 W

5 ~! s  Y2 [( d2 c! M. V0 \  「我看他一會兒嚼,一會兒把血吐出來,一會兒又把一塊一塊的肉和著酒一齊嘔出來。5 q. p4 n( A% U9 E0 S/ k; d, ?  g
我嚇得直抖,臉色蒼白。我想,我現在的命運也必然和他們一樣了。我躲了好幾天不敢出來
8 N: m( T! o( w' ]% j6 L,聽見有聲響就哆嗦,既怕死,又想死。我拾些橡實草葉充飢,獨自一個,求救無門,毫無& m0 r7 v) ]0 Y/ g; v
希望,只有受罪等死。

, A3 v7 {/ m- [1 X 9 J  Z: ^" E% p* j
  後來,過了很久,我遠遠看見了這條船,就打手勢求他們來救我。我奔到海邊,我感動
1 i& w& `( }; j6 I了他們的好心:特洛亞的船收容了希臘人!現在你也來談談你的經歷吧,我的最親密的戰友) x& q% T/ l$ _, e+ X/ r
。談談你們的首領以及和你們一起航海的伙伴們的遭遇吧。」

! W8 l" r  {8 j. G# M$ W9 S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1:49:56 |顯示全部樓層
卷14_223-319:烏利斯破解女巫喀耳刻的魔法(Ulysses and Circe)
6 a- L$ M( }8 n " Y% L5 U2 u$ }" W4 `7 @( A
  瑪卡瑞烏斯就告訴他說,希波忒斯(Hippotes)的兒子,風神埃俄羅斯(Aeolus)統治* ^9 L' m7 a: V: N$ P" B1 J
著土斯庫斯(Tuscus)以外的海面,他把各種的風都禁錮在堅牢裡。禁錮這些風的監牢實際
6 X# }' P7 W5 s' T' {3 D8 B7 i上是個牛皮口袋。埃俄羅斯就把這只口袋贈給了烏利斯,這是一件很值得紀念的禮物。他們3 U6 x7 O5 v+ u1 ^  a& ?
在路上航行了九天,一路風力很好,最後望到了陸地。第十天清早,烏利斯的侶伴們忽然生) _* a1 w, o% U. Z2 z" g8 L% D
了嫉妒掠奪之心,他們以為口袋裡裝的是黃金,於是就把口袋解開。這一來,大風就把他們6 l' u! ?# J5 g5 ]- k
又沿著原路吹了回去,又回到了風神的港口。
4 m# F+ S5 N7 q* s* h2 o

+ ^# ^/ W  A, [# F% }) d  瑪卡瑞烏斯接著說道:「後來,我們到達了拉摩斯(Lamus)所統治的古城(
4 B: {& [# l+ }; L3 w& _Laestrygonians)。這時的統治者名叫安提法圖斯(Antiphatus)。我奉派和兩名同伴一起' R+ r7 @) H+ W0 B
去參見他。我和一位同伴拼命逃跑才跑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另一位的鮮血已經染在了那蠻7 p- A) d, q4 a) D4 _+ [
人的嘴上了。我們逃,安提法圖斯在後面追,並且驅使他手下的一群野蠻人追趕我們。他們
& a2 g& }. H1 b* c' l" l! P* d5 r一大群人蜂擁而來,把石頭和大塊木頭向我們亂扔,把我們的人和船都打沉了。只有我和烏
* e" ~4 Z# G# i$ F利斯所乘的一條船總算逃脫了。
( J, D  l+ ^7 W/ t1 _: M& K/ U3 _7 y7 k

4 G( f& [: z/ v  「我們喪失了伙伴非常難過,唉聲嘆氣,最後到達了陸地,你看就在那邊。(請你相信. b! |) E1 p% L  Y; ~9 B
我,那座島嶼只可遠觀,不可近玩。)維納斯的兒子,最正直的特洛亞人(現在戰爭結束,# P" ?/ `; T% h1 s; y5 H' w
你已不是敵人了,埃涅阿斯),我警告你,千萬遠遠躲開喀耳刻的海島!我們把船泊在喀耳
6 y4 r' _$ @  O' x" L刻海岸邊,我們還沒有忘記安提法圖斯和凶惡的獨眼巨人的事,因此都不肯深入內陸,我們# f* x0 a. }, I5 M
只得用抽簽的辦法決定誰去訪問那些陌生人的家。結果我和忠實的波利忒斯(Polites)、, P$ S! V8 _8 A. m
歐律羅科斯(Eurylochus)和喝得爛醉的厄爾帕諾耳(Elpenor),還有其他十八個人,抽
" A1 p; e* S$ H* m. a6 x中了簽,向喀耳刻的城市出發。

7 m, u9 f# R' ^ ' x" M! d0 N* a$ P! m
  「我到達了她住的王宮,立刻有成千的豺狼、雌熊和雌獅,一齊向我們蜂擁衝來,我們2 i! z; |. l# \0 z4 d( p
頓時驚慌失措。但是實際上這些野獸沒有一個是值得害怕的,我們身上一點都沒有受傷。不
# S6 _0 c+ W3 @僅如此,牠們還搖著尾巴表示親善,跟在我們背後,表示乞憐的樣子。後來,有些侍女把我
; Q+ F0 v& i, p( Y們接了過去,領我們走過大理石的廳堂,引到她們的女主人的面前。
, Y1 y, `. i" w$ m) h# z4 a
: ?( z- f# T2 b6 F0 R; A
  「她坐在一個極其華麗的角落,坐在一張寶椅上,穿著光彩奪目的長袍上面披著一條金
, i7 b; n8 M: Z; }3 R紗巾。她的侍女都是河仙(Nereids)、林仙(Nymphs)。這些侍女既不梳羊毛,也不紡毛1 A( o, x+ v* O& m
線,纖纖十指只做一件工作:選擇花草。她們從一大堆花草中間按不同顏色,分門別類,裝5 R" ]/ E- Q: U
進花籃。她自己則只監督她們的工作;她知道每一片葉子的用處,哪些是可以摻和在以起的
2 J* K/ L8 q' Q, [* j。她指揮工作,稱稱花草的分量。
; i8 r& \: x! m& ?$ ?: ?4 q4 f+ H
3 y: m" n8 k5 k3 M- ^7 @. P
  「她看見我們就向我們表示歡迎,我們道了謝,她向我們微微一笑,好像表示友好,而
8 A1 D; S5 O9 g; l這正是我們所需要的。她立刻命令侍女們擺起筵席,上面放了麥餅、蜂蜜、烈酒和奶酪,她$ N! i: ]: o1 S5 P
在甜酒內暗地裡擠了一點毒藥汁,毒汁和酒相混之後,誰又會發現呢?她用天仙似的手向我
3 [: ]0 q& R3 D) f0 d: _5 B$ J們遞杯,我們接了過來。我們正在口渴唇焦的當兒,接過杯來,一飲而盡。我們喝完,這位
( _" n# ?: ]/ n; x無情的女仙用魔杖在我們頭頂心輕輕一點(說來慚愧,但又不得不說),我就覺得長了一身
( G0 W' c/ d' I3 Y粗毛,也不會說話了,只會發出粗啞、咕咕的聲音,我的身子也向前彎了,臉完全朝著地面( p$ F* l$ X( ]5 B
* N6 _* s& _: T, `/ q. @/ U
5 B- j* V  @/ y' z$ v& U( f
  「我覺得我的嘴變硬變長了,成了一隻豬嘴,我的脖子也脹粗了,長出一條條的肉紋,
4 E& Z+ S0 t0 D+ X) r我方才還在舉杯飲酒的手,我現在用來刨土了。其他的人也和我變得一樣,(她的藥汁的威
( Z6 e) |2 l2 m6 t% w8 s3 b力真大!)我們都被關進了豬圈。我們看見只有歐律羅科斯一個人沒有變成豬,因為只有他
2 b7 R0 R6 W! ~1 e5 T. \不肯舉杯。如果他喝了酒,我今天還是一頭毛茸茸的豬呢。幸虧他去把我們遭到的大難告訴/ D; s0 x) V# Y, c( Y
了烏利斯,烏利斯來找喀耳刻替我們報了仇。

% e" J- v0 Q7 H! Z8 r4 Y% G 5 l5 x: C. G3 L$ n0 b) [) q
  「和平之神──神使墨丘利(Mercury)──給了他一朵白雲,天神們管這種花叫「魔' W$ d* X3 u# w. l3 }
呂(Moly)」,它的根是黑的。烏利斯有了這朵花就不怕了,天神們並且對他作了一番交代
+ k$ K: u+ ^, l/ v. C,他便來到了喀耳刻的宮殿。喀耳刻也請他喝藥酒,並且想用魔杖拍打他的頭髮,他把魔杖5 P; j, `8 q9 E' q( h' g
撥開,拔出寶劍要殺喀耳刻,喀耳刻嚇得直打戰。最後,兩人立了盟誓,互握右手,她答應( h9 ]  Q/ B) S: X, @" G  b$ q5 ~
嫁給他。他就要求喀耳刻把的朋友們交出來代替妝奩。

3 n' I% {" H* Z1 {
8 b7 r. I  _7 L8 y/ f& v; ]  「她在我們身上洒了一種異草的汁水,又倒執魔杖,在我們頭上輕輕一敲,又唸了一道& X3 \% [3 D" T) A# H% v
解符。她還沒唸完,我們就一點一點地從地上立起身子來,豬毛從我們身上脫落,我們的蹄
$ M( e2 V7 T$ }: S( y( D子也變成腳,恢復了肩膀和手臂。我們過去擁抱烏利斯,我們哭,他也哭了。我們第一句話- ]" H% _1 u! D9 X) \2 I
就是感謝他的話。

) u7 ~  R9 w8 p4 }' z( n
" F4 V5 M, y0 f& R: S  「我們在喀耳刻的國內居留了一年,在這樣長的一段時間裡,我親眼看到許多奇事,而4 O# T" y0 g5 i
且也聽到許。現在我來給你講一件事,這是替她摘花的四名侍女之中的一個私下講給我聽的  D! y! p8 S* [7 n3 w
。這時,喀耳刻正和我們的首領談情說笑,這位侍女就指給我看一座雪白的大理指的青年雕
+ x0 v+ ]  t& p6 b7 K+ J8 l$ z$ p像頭上立著一隻啄木鳥(woodpecker),這座像放在一個神龕裡,上面有許多花環,引起了8 w: L: e- ^9 D1 |% H
我們的注意。我們很奇怪,就問這人是誰,為什麼供在神龕裡,為什麼頭上頂著一隻鳥。侍$ s$ B( \3 f* `4 `6 _/ f6 Q
女就給我講了下面的故事:『瑪卡瑞烏斯,你聽著,你聽了就會明白我的女主人魔力多大。
/ Q# E/ v1 Z& y5 X你務必仔細聽我說。
% M4 P; t! _, }; X% K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1:51:08 |顯示全部樓層
卷14_320-396:喀耳刻把匹庫斯變形為啄木鳥(The transformation of Picus)
& J+ R; f' @$ m* B0 f
# ]/ t2 a: }4 S1 J4 g. v2 i1 @  薩圖爾努斯(Saturn)的兒子匹庫斯(Picus)過去是奧索尼亞(Ausonia)的王,專愛, Q* T4 M: M* m
戰馬。他的相貌就像你所見的這座雕象。你看這座雕像有多美,你看了假的,如果再看真的
/ z; o+ H- T! E: L; i,你一定覺得真的和假的一樣美。他的相貌美,他的心靈也同樣地美。光陰過去,恐怕他還
$ B9 d- V) t- a2 e8 r沒有經過四次在希臘厄利斯(Elis)舉行的、五年一度的奧林匹克競技會,但是拉提烏姆(
  ?) d% p* I, t' {& h5 KLatium)附近山林中的仙女早為他的俊美而傾倒,泉水邊的林仙為他而害相思,在阿爾布拉# A3 j; E2 h) s/ o$ P9 J
(Tiber)、努米庫斯(Numicius)、阿尼俄(Anio)、短小的阿爾莫(Almo)、急速的那+ I. X6 G. \$ ?, O7 e; z+ o7 \' z
爾(Nar)和林木翁郁的法爾法爾(Farfar)附近居住的河仙也都迷戀他,此外還有居住在# L1 ~: f0 h/ f
狄安娜(Diana)的泉水邊和附近湖泊中的仙女也都愛他。

- k7 N/ @  `- o0 m3 }1 z : v: c: |. P% l4 G6 @( `6 C! B8 `
  「『但是,這些他都不理睬,單愛一位仙女,這位仙女據說是雙面神雅努斯(Janus)
+ x. f& f( T7 L6 P$ r5 x- s的妻子維尼利亞(Venilia)在帕拉提烏姆山(Palatine)所生。這位姑娘漸漸成長到了出( ?% ]2 G. A6 D) ^3 V7 v1 e8 Y
嫁的年齡,有許多人來求婚,但是父母把她許配給了匹庫斯。她的美真稱得起不同凡豔,但: j; X( P8 T" [. e% l
是提起她的歌喉,那就又比她的美貌更為稀有。因此她的名字就叫卡南斯(Canens)。樹木1 N2 m, y0 \4 h- H1 `  Q+ Z
頑石聽了都會感動,野獸聽了必得馴順,江河聽了就不流了,飛鳥聽了就停止下來。有一次
$ u& B& a1 X5 i,她正在歌喉宛轉地唱著,匹庫斯從家裡出來去到野外打野豬。他騎著一匹跳躍如飛的駿馬
; S4 D" n( A* g; G,左手挾著一對長槍,身穿紫袍,用金針在胸前扣緊。

; Y) K8 T: i, V# D4 w( M
6 h9 z% q9 K/ v0 t0 x( o( s% u  「『恰巧喀耳刻走過以她的名字命名的喀耳刻原野(Circean),也到了這座樹林,想2 X0 _' Q/ w$ a. J
去山坡上採鮮草。她在綠葉叢中忽然瞥見這位美少年,大吃一驚,採得的花草紛紛從手中落
9 W3 Z9 U! l  c/ z4 p在地上,只覺渾身發熱,像火燒一樣。等到一陣熱情過去,比較鎮定了,她幾乎想過去把自) m8 r- c1 y  a; y
己的情意向他坦白。但是他的馬跑得飛快,他的隨從有多,使他無法接近。她叫道:「哪怕$ V! }& a1 E" l2 ^' }9 {% Q' o9 x8 ~" q0 `
你駕起風來,我也決不能讓你逃走。我還了解我自己,我的仙草的威力也還沒有完全消失,
6 I9 D$ f1 P' S+ b9 c% ?而且我的美貌是從來不會不發生作用的。」她說完,就變出了一隻有形無體的野豬,讓牠在
" m. A! u: M- I7 S! U# {8 y王子馬前閃過,竄進茂密的叢林,那裡樹木橫斜,馬不能過。果然,匹庫斯不知其中有計,8 r# e- o9 i5 ]
立刻策了馬去追趕那幻象;他從口中吐沫的駿馬背上跳下來,步行著追進了密林深處。
5 U, Y4 `- u% n3 V3 v0 T

% ]. ~& B2 o; p# E4 U  「『這時,她口中唸唸有詞,向古怪的神祇唸出古怪的咒語。平常她一唸咒,皎潔的明
1 \3 I3 l8 V& y* K, z6 |月就會陰暗,她父親的臉面就會蓋上一層烏雲。
7 c+ ?! B$ D; D. x8 ~
( B3 j1 M. q6 F8 ]0 R7 g
  「『今天也復如是,她朗誦咒語之後,天色立刻陰暗下來,平地上升起了濃霧,王子的
; B& t8 g) v2 m9 o隨從在霧中迷失了方向,更無法保護王子。在一個最有利的時間和地點,她說道:『最俊美; }0 A& X* v9 g1 [" s$ S% x
的少年,你的眼睛把我迷住了,你的美使我身為神仙都不得不向你苦苦哀求。請你特別照顧
; D& w6 \8 ^# i( g照顧我的熱火一樣的愛情吧,請你接受無所不照的索爾神做你的岳父吧,不要無情地拒絕巨0 e4 `, {0 ?2 }; W8 O& K7 m# R
人的女兒喀耳刻。』
% C) O6 P! Y2 l/ N' N' M2 @" q

7 W7 K1 I( V8 c  「『但是,他凶狠地把她推到一邊,拒絕了她的請求,並且說道:『不管妳是誰,我不4 d* p% M9 t* E
是妳的人。我心裡早有了別人,她已經占有了我的心,我願意她永遠保有我的心,永無盡期7 L/ P7 [( s  U3 {
。只要命運之神不從我手中奪去雅努斯的女兒卡南斯,我決不違背誓約,另覓新歡。』喀耳2 H" i" y: D0 R/ t& Q
刻再三懇求無效,便說道:『我決不讓你好好地走掉,決不讓你回到卡南斯那兒去。我要讓. e5 c0 q) W3 f
你不僅親身體驗到普通女子愛上了一個人又遭他鄙棄之後能做得出什麼,而且要讓你體驗到
6 \" h  j! l1 `8 R8 p1 n8 q" |我喀耳刻這個女子愛上了一個人又遭他鄙棄之後能做得出什麼。』

; M5 B8 ?: y7 }% Y4 R# O
% v6 N. h) v; D4 q2 f% j  p  「『說完,她就兩次面西,了次面東,用魔杖在少年身上點了三下,唸了三道咒。他轉
, R+ Y; C7 O" W3 f- ~身逃跑,但是覺得自己比平常要跑得快些心裡奇怪,又看見身上長出了翅膀。他發現自己變
% s+ Z  c( x8 m% c  s4 j成了一隻怪鳥,在這拉提烏姆(Latium)的樹林中飛翔,心中很是憤懣,用嘴啄著粗硬的橡
2 m3 R+ }" C* e0 a. y/ q- n' k樹,想損壞橡樹的長枝來發洩胸中怒氣。他的翅膀的顏色和他那猩紅的斗篷的顏色一樣,他
& f& o% z: S; w6 V+ [' ~* R在胸前衣襟上插著的金別針也變成了羽毛,他的脖子圍上了一道金黃色的圈,他以前的一切2 N5 j% o: w3 V& d+ p$ Z0 V1 \; z5 k
,除了他的名字匹庫斯(Picus)以外,什麼都不剩了。

6 o& T' }: |% v+ k6 i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1:52:11 |顯示全部樓層
卷14_397-434:卡南斯因憂傷過度而化成清風(The fate of Canens)
. \& N( s& X# a9 Z8 G, l
! r1 [) O# t. o/ Z  「『他的遊伴們在田野間不時地呼喚他,但是毫無結果,到處找他不著。他們在路上遇
0 [  s, V9 u* l: A/ x+ P  m見了喀耳刻(因為她已經驅散了雲霧,風起日出,天空晴朗),毫不猶豫地把罪名加在她身/ W/ [1 M0 {; |; g" Q
上,要她還出王子來,並用武力威脅,還舉起長槍要向她進攻。但是,她在他們身上洒了毒& W; I) c. y# q& Q
液,把黑夜之神(Night)從下界(Erebus)和混沌(Chaos)之中召來,並且發出悠長的哀. p8 G' r7 c6 z  g+ O5 b( u
嚎,召請了女魔神赫卡忒(Hecate)。

4 u( k5 t6 m, V. ]( Z" _
/ @& q4 j& ~' c; [5 i  「『說也奇怪,樹林跳開了原來的地方,地底下發出轟隆的聲響,附近的樹林都變成白2 v/ a3 S7 P! _" g) R6 K) Q! q3 A
色,她的毒液所濺著的青草都染上了一灘灘的血跡,地上的石頭也好像發出低沉沙啞的聲音4 g) i- G8 p2 ?7 x$ A, ?' ?; t& J
。人們時時聽見犬吠之聲,地上黑壓壓的爬滿了一些骯髒的東西,死人的幽魂也好像在無聲" [' \8 L. C8 W' ^
無息地來回飄蕩。大家看著這離奇的景象,聽見這些聲音,一個個嚇得戰慄惶恐。她又用魔
3 {& E- x% @5 P杖在他們驚慌失色的臉上輕輕一點,這些青年經這一點個個失去了原形,變成了一群可怕的
/ ]  x) Y% ]- h+ S" P' m野獸。
) O5 H7 y) O; V% _% L
( v* a) e) \# I& t
  「『這時,太陽已經落到西海外,卡南斯望眼欲穿地期待著、注視著她的王子歸來。她
7 B" }7 w4 F4 |( V打發奴僕人等打著火把到樹林中去找他,希望能把他找到。她自己又是啼哭,又是撕扯髮,3 x- k$ k) {1 [- h9 N
又是捶擊著胸膛;這一切她都做了,但是還不滿足,又衝了出去,在拉提烏姆的田野瘋狂地1 ]) e' T2 p5 S, q* v( Z
奔跑。六天六夜她不睡不吃,登山涉谷,任憑命運的引導。
9 g- ~, u# g4 z' w  y9 |
! a9 v3 ?" F6 }* `5 S
  「『最後因為憂傷過度,行路疲倦,到了台伯(Tiber)河畔,在長河岸上倒下了。她- f( ?3 O1 h5 j  N
含著眼淚,用微弱的聲音,吐訴了心中的憂思,就像天鵝臨死所唱的喪歌一樣。最後,她瘦
7 U" X4 r4 l2 T& z$ _) O削到只像個影子了,連她的骨髓都化成了清水,她就這樣漸漸坐化,變成了一陣清風。古代
8 g9 B. j; `5 y$ C* S& D3 G/ Q+ T詩人就把這塊地方叫作卡南斯,因此她的故事至今還有人記得。』

- y* o0 V( C, ?, M5 B
1 Z* `0 S9 @- r7 o* B& C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1:53:01 |顯示全部樓層
卷14_435-444:埃涅阿斯埋藏他的奶娘卡斯塔(Caieta's epitaph)9 `; p+ D, h3 [/ i5 A* y6 y

% X( |. H  f/ X( w! ~  「我住了一年,這一類的事我聽到了並且看到了不少。最後,我們由於無所事事都變得
0 U! H0 h! O" H; m& S- z! E懶惰遲鈍。喀耳刻就命令我們再度揚帆航海。她指點給我們哪些是海上的岐路,並告訴我們& s6 T5 m. z' m/ a' s9 w
,海上的航路又是如何無邊地寬闊,以及有哪些危險。老實說,我很怕冒這險,後來到了這7 n  p( _8 }9 z; e3 r. C# L: x
裡,我決定留在這裡不再走了。」瑪卡瑞烏斯言畢。

1 k( |+ d! D3 K# T$ j9 }
! l: i" u; `' o0 l  埃涅阿斯把他奶娘(Caieta)葬在一只大理石甕裡,在她墳上立了碑,鐫了一首簡短的
9 _9 L  W9 g% u7 u8 k$ F銘文:
* P4 l& i% l/ w( \( i/ }
$ x- g/ M2 E1 R6 l1 Z( m9 s5 V
  我,卡斯塔,逃出了希臘人的戰火,以虔誠聞名的我的兒子把我依禮火化於此。
9 p" n# c7 D# C; U; ^0 s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2-16 11:54:06 |顯示全部樓層
卷14_445-482:圖耳努斯爭取狄俄墨得斯援助(War in Latium: Turnus asks Diomede's 6 n* g, V, S9 {0 j; }
help)

# V% o2 Y3 t$ f
' H- {  v* q; p2 n& ~( R* z  隨後,特洛亞人一行從綠草岸解開纜繩,遠遠離開這座危險的島嶼和臭名昭著的女神的
) R6 _- s6 y$ T+ ~2 `. C' x0 D* |家,向台伯河(Tiber)駛去。這地方林木蓊鬱,台伯河裹著黃沙滾滾流入大海。在這裡,# n' |; z8 O$ L6 s& ~* _& Z
埃涅阿斯娶了浮努斯(Faunus)的兒子拉丁努斯(Latinus)的女兒(Lavinia),獲得了他
9 V) V' a/ q8 P/ _( s的王位。但,這都是經過了一番鬥爭的。
  L& W9 o9 p" q5 N+ D* N* c

3 u- \. x+ i* t  他和一個非常驃悍的民族進行了戰爭,圖耳努斯(Turnus)則為保住自己的未婚妻而瘋
7 x: f2 y# N  b狂作戰。整個厄特魯利亞(Etruria)和拉提烏姆發生了衝突,雙方為了爭取勝利,都費盡
( \* L4 m1 }# @- ?: X心機,苦戰了很久。雙方都想求得外援來增強自己的軍力,不少人來支援魯圖利亞(Rutuli' U! |6 P8 [0 d
)陣營,也有不少人來支援特洛亞陣營。

" J' R2 e( s* e% B ) w+ \9 }6 o+ Z7 H
  埃涅阿斯到厄凡德爾(Evander)的都城求援,很成功,但,圖耳努斯(Turnus)派維7 A: t( p; w* z! g7 ?) s
努魯斯(Venulus)去找流亡到意大利的狄俄墨得斯(Diomede)就沒有成功,狄俄墨得斯在
; j% o4 U+ m2 Q, S1 ]( e+ z雅皮吉亞(Iapygia)王道努斯(Daunus)的保護之下,建立了一座龐大的城市,而且作為
4 Z" ~4 V8 {, O7 @2 T! |妝奩還擁有一片土地。但,當維努魯斯按圖耳努斯的命令向他提出援助的要求時,他推諉說' ~. d' H1 X6 N& y9 s0 u5 u; a, j6 _
自己沒有這力量,並說,他不願讓他自己或他岳父的人民捲入戰爭,他自己本族又沒有人可9 |, J$ a2 H0 k2 [; u6 G* p
以武裝起來。他說:「為了使你相信我沒有說假話,雖然我把過去的遭遇重提一下是件痛苦- x/ n0 d- _  w# b+ X6 Z. w' B3 a6 o
的事,但是我還是要鼓起勇氣說一說。
) ^/ w0 a  Y+ q1 O# y, _2 [2 y" k" h
1 H/ N+ y9 L" j6 V7 N1 i
  「在高大的伊利烏姆(Ilium)被燒毀,佩爾噶蒙(Pergamum)喂足了希臘人火焰,埃9 S( L5 ?* W0 |& I* B/ G1 H' `
阿斯(Ajax)奪走了一位受處女神(Minerva)保護的處女(Cassandra),把他一個人應受
, U1 j3 [2 G& g- i; q的懲罰,轉嫁給了我們全體希臘人。在發生了這一切之後,我們希臘人就分手了,在無情的
1 w6 C  Q3 _. K+ B# [! h- c大海上,任憑風吹,忍受著雷電、黑夜、暴雨、天怒和海怒,而最大的災難是卡法琉斯(! r1 I. b1 R* F  R1 A/ O. M4 \' a
Caphareus)。我不必把這許多傷心事一一列舉了,白耽誤時間,不過,希臘人當時的處境
: S* @) I( d$ B8 D/ _3 a5 a,連普里阿摩斯(Prima)見了也能落淚。我幸虧因為女戰神彌涅耳瓦(Minerva)的關注,# v/ M: c6 J7 I2 i7 R8 n
沒有葬身大海,但是,我又一次被趕出了我的阿耳戈斯家鄉,因為慈愛的維納斯想起了從前. ]5 N" A( n) T% Z) b
我給她的創傷,要對我施加懲罰。於是,我又在大海上,在陸地的戰爭中,經歷了多少艱辛
  J! b  h8 O$ D. H8 }1 A3 G2 Q,我常想,和我們一起忍受海上風暴或那些觸了倒霉的卡法琉斯礁石而終於淹死的人倒幸福6 Q0 R; E2 f8 f2 I5 X
,我很希望我也是其中的一個。

1 r! ?1 u  ~$ T. R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6-20 00:50 , Processed in 0.166455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