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5704|回復: 15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13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8 08:13:23 |顯示全部樓層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13
% `/ r0 v$ }) l" H$ q
4 ]7 L6 x1 O/ T: m9 J+ X; ^變形記(Metamorphoses), O1 @7 k' I' ]
奧維德(Publius Ovidius Naso)
; n" r- |" u# _卷13(共968行)
- n4 T$ w$ T! B! {  R& Z6 e9 T& W; |1 T0 A
卷13_001-122:埃阿斯敘述自己的勇敢和功勞(The debate over the arms: Ajax speaks  d5 ^: l: J& l0 Q
" B% V) I6 r) y2 a8 N. Q
卷13_123-381:烏利斯強調自己的機智和價值(The debate over the arms: Ulysses
7 b1 c9 r0 @3 v4 X8 w( Dspeaks)
) \4 {! [$ W& N7 T; T6 E卷13_382-398:埃阿斯爭奪兵器不成羞憤自盡(The death of Ajax)/ H0 R4 G9 F3 {# L9 j
卷13_399-428:特洛亞滅亡後被俘婦女的下場(The fall of Troy)( L" Q7 b3 o/ P$ J# K7 k/ x
卷13_429-480:波呂多洛斯與波呂克塞娜被殺(The deaths of Polydorus and Polyxena)
9 ?: F" V" K4 Q  f7 Q0 ~. K卷13_481-575:特洛亞王后赫卡柏最後的報復(Hecuba's lament and transformation)
% h$ R/ m1 H7 L* b1 A! k卷13_576-622:黎明女神奧羅拉哀悼兒子門農(Aurora and the Memnonides), X6 [2 @* q: t
卷13_623-639:特洛亞滅國埃涅阿斯開始流亡(Aeneas begins his wanderings)
, S/ ~9 H2 H; |& g: K卷13_640-674:阿尼俄斯的女兒們變形為鴿子(The transformation of Anius's
4 Z: g$ y7 Q  [$ ~8 K6 s' Wdaughters)
! l( p/ m9 a  E# A- X卷13_675-704:阿爾康的大酒杯上雕刻的故事(The cup of Alcon)
# l2 u% k! L# X8 X4 ^卷13_705-737:埃涅阿斯長途跋涉後抵西西里(Aeneas's journey to Sicily)$ _4 r$ b7 A' F) Y0 V$ h
卷13_738-788:女仙伽拉忒亞與阿喀斯的故事(Acis and Galatea)
7 H/ t$ G3 V% Z. B$ H) w卷13_789-869:波呂斐摩斯對伽拉忒亞的情歌(The song of Polyphemus)
' \4 H8 t  {4 f" X/ [- p卷13_870-897:阿喀斯被石塊擊中後變成河神(Acis is turned into a river-god)) N8 S3 B" ^) d; d& H* z
卷13_898-968:漁人格勞科斯變成海神的故事(Glaucus tells Scylla of his / Y( I" s/ D/ k
transformation)
# a% [3 B! Z% _5 u5 Q; O( i% S. r5 V* ~2 [8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8 08:14:51 |顯示全部樓層
卷13_001-122:埃阿斯敘述自己的勇敢和功勞(The debate over the arms: Ajax speaks  b; Z  S$ a: Z, n% x

5 _" @/ c9 m) r7 |( g) U* b% U
0 w. J' g- B$ g# F" ~$ H  眾將坐定,士兵環立四周。使用七層盾牌的埃阿斯(Ajax)嗖地站了起來。他滿腔不可
. k1 k! }8 D' R8 W7 w/ B) h% i) V遏止的怒氣,用眼睛向特洛亞海岸(Sigean)和船艦一掃,用手指著它們說:「朱庇特在上  |6 P; C9 `0 T! u3 _
,我現在面對著這些船艦來替我自己申辯,我的對方是烏利斯(Ulysses)。他是什麼樣的# H' ^; O. Q" ?7 Z6 C
人?當赫克托耳(Hector)拿著火把來燒船的時候,他毫不猶豫,退到一邊,而我卻前去把% L# Y# i/ \: w6 d9 J& r
赫克托耳擋住,非但如此,而且還把他驅逐回去,拯救了我們的船隻。用扯謊代替戰鬥確是
4 B: {- V( P/ V5 x( q- ^要比真正動手安全得多!不過我這個人是不善於辭令的,正像他總不動手一樣;我雖然說他
7 W8 i- g; ^  T! v% n不過,但是在戰場上論勇猛的廝殺,那他豈是我的對手。至於我的功績,各位(Pelasgians
+ n& t0 g1 |! ?),我想也無須我向你們陳述了,這都是你們親眼看到的。還是讓烏利斯報報他自己的功勞
* M" {2 @; w- F+ O% R吧。他做的事情鬼鬼祟祟,哪個曾見到過?只有黑夜是他唯一的見證人。我承認我想要爭取
+ M% ~4 [. I% h- S  e% B的獎品是件很偉大的獎品,但是和這樣一個人來爭,獎品早失去了幾分光彩。我埃阿斯即使
9 b" R+ A/ l% z+ e4 X得到這件獎品,不論它多偉大,只要烏利斯也想得它,就算不得光彩。我和他今天的較論,
4 P; a3 A! t* ?8 S6 g對他來說,已經是很大的收獲,因為即使他輸了,他還可以驕傲地說,他敢和埃阿斯爭奪過
3 `" K8 H) z8 i( C" x5 K獎品。
. ~) ^" o* |5 h- ^! v1 ?9 H; u' ^2 t1 S% f. Z5 M
  「即使大家懷疑我的英勇,我的出身也還比他高些呢!我的父親是忒拉蒙(Telamon)
8 j0 c% U: C) _9 R9 J3 ?,他和英雄赫剌克勒斯(Hercules)曾經一起征服過特洛亞城(Troy),並且隨著希臘船到
5 F. b( s! E& b5 y) ?過科爾喀斯(Colchis)。他的父親埃阿科斯(Aeacus)是幽界的判官,在那裡,埃俄羅斯$ d; J6 h" \8 n2 o3 @/ r
(Aeolus)的兒子西緒福斯(Sisyphus)用力在推著大石頭。至高無上的朱庇特(Jupiter
" g# Z8 Y8 p: R$ H)也認埃阿科斯為子。因而我埃阿斯是朱庇特的四代後裔。但是,若是我和偉大的阿喀琉斯
% H! s3 x  J. }: N(Achilles)沒有共同的祖先,各位也不必考慮我的身世,不必把它看作是我申訴中的有利
2 R: x& a: F* Y! Z的理由。他是我的堂兄弟,我所求的是一位堂兄弟遺留下來的武器。你烏利斯是西緒福斯的
- U/ j+ ~" I& B5 K4 o$ J兒子,你和他一樣奸詐;你既和埃阿科斯的後代並非同宗,何必來干預我們族內的事呢?3 j: c! r8 L/ A; v) n0 F

( N: q! @, H. o1 I8 r8 ~3 u  「是不是因為我不需要被人揭露,毅然拿起武器參戰,因而現在我就得不到武器了呢?
" G2 k! [# d. g難道他強得過我麼?他是最後一個拿起武器的人,他裝瘋想躲避戰爭,但是有一個人(
0 N9 H) }( ?) E; APalamades, son of Nauplius)比他還機靈,這人的機敏使他吃了虧,把他怯懦的詭計拆穿
# T6 i% J  `! @! s7 k,把他硬拖出來,逼著他拾起他想躲避的武器。難道他不願拾起武器,而今倒把一副最好的  |* I$ q4 T4 a0 F) i* s& O
武器給他麼?難道因為我不畏凶險,反倒得不到榮譽,反倒得不到我自己堂兄弟的遺物了麼6 D" x5 c" \% T
?他當初若是真瘋倒好了,若是當初他裝瘋沒有被人發現也倒好了!這個囚徒若是沒有和我
4 j6 y5 h) U8 D6 Q們一起來特洛亞作戰,那是最好不過了!他若不來,菲洛克忒忒斯(Philoctetes, son of
: O- z- ]6 y& a( Y( xPoeas)也不會被遺留在楞諾斯島(Lemnos),我們不應該把他拋棄,這是我們的恥辱,有3 u7 D  y) l. f6 v* Q/ e
人說他躲在樹林裡,住在洞穴裡,他的呻吟感動了頑石,詛咒著烏利斯,烏利斯真該詛咒,
. x. e% t5 z- n2 n. s; k, R上天有靈,但願他的詛咒靈驗。想菲洛克忒忒斯曾和我一起誓師參戰,是我們統帥中的一員6 H: u9 S+ P5 I) S# n% q
,他曾繼承了赫剌克勒斯的箭,而現在呢?他在楞諾斯島上飢病交加,披鳥毛,食鳥肉,為
6 F+ U( a5 ?& J) I" E* [6 |3 {+ I) H% R了打鳥,只得用那些力能降伏特洛亞的箭!但是,也正是因為他沒有和烏利斯同來,所以他- q; f+ [! [# h( `: f
現在還僥倖活著。再看不幸的帕拉墨得斯,他若活著也定會後悔和烏利斯同來特洛亞的。他
& U7 s  P: R1 b7 b+ Z若不來,現在豈不還活在人間,即使死也不會死得不光榮。都是那傢伙一心記著揭穿裝瘋之
% l% m, S4 w0 b/ O4 N2 T仇,誣賴帕拉墨得斯(Palamades)出賣希臘人的事業,並且捏造證據,事先把黃金藏在帕; G# j" c: K% Q$ c
拉墨得斯帳中,再去搜查。大家看,他就這樣使希臘的將領流放的流放,處死的處死,把希
+ Y6 b: g; k+ Y6 ~% Z9 ?. J% Y臘軍隊的元氣耗盡。這就是烏利斯戰鬥的方法,人們怎能不怕他呢!
/ a2 m2 V4 e: _* u+ Y+ X% r& i* \% }7 T+ v4 h
  「他的口才雖然比忠實的涅斯托耳(Nestor)好,但是他休想說服我,說他拋棄涅斯托5 \  n& L: S- O, O# E
耳並沒有錯。涅斯托耳戰馬受傷,跑不快了,加以年邁體衰,懇求烏利斯幫助,但是烏利斯
) |" l3 }( I4 o; U$ O2 S真稱得起是戰友,竟把他丟下不管了!我並沒在捏造故事,有狄俄墨得斯(Diomede, son + i4 |8 {2 F4 b# E# s* k: |( ~; {
of Tydeus)作證,他再三喊叫烏利斯,並且責備他不該逃跑。/ R. k! D" J! p) t

$ |% v0 N$ Q; n$ o, F9 O+ b; N  「但是在蒼天的眼睛是公正的。看哪,他不肯幫助別人,馬上自己就要別人幫助;他拋
/ R1 A3 e" a+ {; y棄了別人,等到他需要別人的時候,卻只剩了自己一人。他自己開了先例。他高聲呼喊戰友/ c: z5 M$ b% E6 O
求援。是我看見了他,走到他面前,只見他渾身戰慄,臉色蒼白,死在眼前,嚇得縮成一團
- E% @! D1 J) u1 z。我把大盾牌保護住他躺在地下的身體,我救了他那不值一文的性命!這對我來說,並不是
3 e% A6 R" y) }! q; k/ c9 n什麼體面的事情!你現在想和我爭?好吧,我們再回到戰場去,把敵人叫回來,你再受一次4 q4 h1 {% `/ Z
傷,照舊嚇成那樣子,躲在我的盾牌後面,在我的盾牌底下去和我爭吧!早先他推托受傷,
6 X( J# p* d% t, r站都站不起來,等我救了他,他一下就跑了,傷口似乎絲毫沒有妨礙他逃跑的速度!
! M! y5 B& _; q8 @% a0 t- ^6 v  {5 ^3 z
' R# ]3 E: i: b! w' @6 ?  「想赫克托耳在戰場上馳騁,如有神助一樣,當他衝鋒陷陣,烏利斯,不單你害怕,勇# A9 W4 M8 ~( _  ~
敢的人也都害怕,因為他確實令人畏懼。正當他殺得高興的時候,是我對準了他扔了一塊大* n7 D  n+ K  ~8 d) S# O
石頭把他打倒;當他來陣前挑戰的時候,只有我一個人出去抵擋他。各位,你們都希望我抽
0 a  E, G3 B3 U  C簽抽中,你們的希望應驗了。你們若問戰果如何,我至少沒有被赫克托耳打敗。特洛亞人帶
$ v4 c, ]$ ?, C1 s+ |3 P5 K% v7 W著刀槍火把,並且有朱庇特的幫助,來攻打希臘船隊。那時候,口懸河的烏利斯到哪兒去了; h- l5 L& _- l
?是我挺起胸膛,保衛了希臘人的千條大船,沒有這些船,我們怎麼回家?難道把阿喀琉斯. a! m( s% \0 [. N( y
的武器給我,還抵不過一千船麼?6 a6 C; e" M' i3 n  q; k' S

" S) T7 c) E  m& [  「假如你們允許我說句老實話,與其說我得到了武器是我的光榮,不如說武器得到了我
  O6 V9 R2 B* Q, @7 n8 ?' @3 `是它的光榮,因為它歸了我就沾得了我的光榮;因此與其說埃阿斯追求武器,不如說武器追- n8 O) Y3 }+ A( {) A. z6 i1 t# ?
求埃阿斯。你們可以請那伊塔刻人(Ithacan)把他的功勞和我的功勞比較一下。他殺死過
  G( W+ x+ H9 s7 o5 w) I瑞索斯(Rhesus)和怯懦的多隆(Dolon),俘虜過普里阿摩(Priam)的兒子赫勒諾斯($ L) w6 a/ S1 V6 ~0 V
Helenus),他把帕拉狄烏姆(Palladium)偷來了。但是這些都不是在天化日之下幹的,而
8 i* @* p+ O: ?1 l且都靠狄俄墨得斯的幫助才幹成功的。假如你們一定把武器犒賞他那種菲薄的功勞,你們應
" |& U9 Z$ T* i7 N! |該把武器分成兩份,把大的一份給狄俄墨得斯才是。但是你們為什麼要把它賞給那伊塔刻人6 |' w4 E2 C- g) w  T. ?$ O, S
呢?他做的事情總是偷偷摸摸的,從來沒有顯過真武藝。他只靠他的詭計,乘敵人不備,才, {4 ~! R9 n# U2 }3 ~6 q
能捉住敵人。這頂光輝奪目、黃金閃閃的盔戴在他頭上更烘托出他那鬼鬼祟祟的神氣,蓋也. Z% a8 P  O3 w# b
蓋不住。再者,阿喀琉斯這頂盔戴在他頭上也嫌太重,阿喀琉斯那支用珀利翁山的木材製成! b1 w2 O8 V# i( o: N
的長槍拿在他那怯懦的手中也嫌不容易轉動。 喀琉斯的盾,上面刻著宇宙全圖,拿在他的
# G) U$ J5 O+ Y: c: F( ^9 G5 q: m左手裡也顯得不相稱,因為他那隻怯懦的左手天生來就是為偷竊用的。你這無恥的傢伙,你+ M" j0 J; U: X
真是不度德、不量力,竟要求起這樣的獎賞來了!萬一各位將領一時疏忽,把阿喀琉斯的武
# _9 D$ g5 q- P' G; B1 U% }' G器斷給了你,敵人見了你也只會來剝奪你的武器,決不會怕你。雖然說你這膽怯的懦夫比誰
/ _" y8 A8 x4 m都逃跑得快,但是到時候只怕你會嫌這副武器太重了,連累你保不動了!再說你自己那副盾6 G$ ]# |: Q; T2 _
牌,在作戰的時候你很少用它,仍然完整無缺。而我這副盾牌呢,被敵人的槍矛刺穿了一千
1 ~- k( q4 l2 j) C8 O處,我也需要一副新盾牌了。; O! D3 I+ o, e' e+ U" w9 y
# ~9 ?7 ~5 l' `) Q+ ^7 |5 D
  「最後,我們不必空談了,請大家看看我們的行動。請你們把英雄阿喀琉斯的武器送往( m- v* H5 \' E* Q& Y
敵人陣裡,然後讓我們去把它奪回來,誰把它奪回來,就把它贈送給誰。」3 i! d% ~0 ~" c# T5 W1 i8 |. A9 C% e

9 o+ Z( ~0 M  s5 A$ s7 y! c! M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8 08:16:31 |顯示全部樓層
卷13_123-381:烏利斯強調自己的機智和價值(The debate over the arms: Ulysses   M4 q, h, _& ?
speaks)/ d$ u' }& A& f: ~; g+ Z( `
$ E  J, l' X& V+ F
  忒拉蒙(Telamon)的兒子說完之後,人群之中立刻紛紛發出讚許之聲。接著,萊耳斯0 i2 {- `7 g5 a; M
(Laertes)的兒子,英雄烏利斯(Ulysses),站起身來,眼睛望著地看了一會兒,然後抬& l! o, Y% H* D5 \# U
起頭來望著眾將領,開口說出大家等待他說的話,他的言辭娓娓動聽,他的神態悠閒瀟洒。" l- i: r: R- M! F0 S

  H4 W, D. M/ p- M8 l9 i  「各位,假如天意能隨你我的願望,那麼也就沒有繼承武器的問題,也就沒有今天這樣
! P" t: y3 i# b! r  w0 m一場爭執,而你,阿喀琉斯,也還保留你自己的盔甲,我們也還和你在一起。但是命運不公
9 W4 j9 C, T$ R/ B0 x7 b,竟然把他從你我手中奪去(他說到這裡,用手拭目,作揮淚的樣子),既然如此,那麼除
4 C8 \8 F+ ], e+ C我以外誰還更有資格接受偉大的阿喀琉斯的兵器呢?沒有我,偉大的阿喀琉斯怎樣會參加希  u$ I3 t. B3 b8 M
臘軍隊呢?那傢伙是個蠢人,他看上去也很愚蠢,但是你們不要以為他愚蠢就有理;各位,
. n# A. E2 p6 Z8 F# R; [$ l4 ~( @我是個機敏人,我曾經運用我的機敏給大家帶來了許多好處,但是不要因為我機靈就認為我
5 r2 V1 h+ H. x沒有理。我如果有幾分口才,雖然我現在替我自己辯護,但是我也曾用我的口才為你們服務$ R8 K5 z( M' l! N
過,所以請各位不要用敵視的態度對待我的口才,請你們允許每個人儘量發揮他的所長。9 K! ?% u- I# b% J
2 Q7 c3 i0 o7 `
  「至於家世、宗脈、祖先的功績,這些都是別人創立的,嚴格說來,都和我們不相干。
3 D/ F, y; o9 H  j3 ^但是,既然埃阿斯(Ajax)自稱是朱庇特的曾孫,那麼說句老實話,朱庇特也是我家的鼻祖
8 n+ K8 Q3 o3 z6 F! |9 t3 E6 a,我和他一樣,也是朱庇特的四世後裔。我父親是萊耳忒斯(Laertes),他的父親是阿爾
. V: \  l$ d2 v$ G刻西俄斯(Arcesius),阿爾刻西俄斯是朱庇特的兒子。而且在我們這一支裡從來沒有過充' H% H3 m% e0 ?* m. M
軍的囚徒。從我的母系來說,我也可以算得起高貴,她(Anticleia)是神使墨丘利(/ r1 _. ]7 N2 E( T) \1 v
Mercury)的後代。可見從父母兩系,我都是天神的後裔。但是儘管從母系來說,我的出身- n# |" g9 K3 _% n% q. K( T" C
高貴,我父親也沒有犯過殺害兄弟之罪,然而我並不拿這個作理由來要求得到這裡的這副武
5 {" n! E, V. |0 n, ^器。請各位單憑功勞來權衡曲直。埃阿斯的父親和伯父是兄弟,這不能算作埃阿斯的優點;) X7 j( F2 N; N
在決定獎品應該屬誰的時候,不應當考慮親屬關係,而應當考慮能力和榮譽。如果一定要尋* ^5 H- [- z& t( ~+ m9 p
找最近的血親作為合法的繼承人,那麼阿喀琉斯的父親是珀琉斯(Peleus),他的兒子是皮- a. p9 N6 F3 M! l
洛斯(Pyrrhus)。那又怎麼會有埃阿斯的份兒呢?把這些武器送往佛提亞(Phthia)或者0 a( a$ M: I" R  q
斯庫洛斯(Scyros)去吧。至於堂兄弟,除他之外還有透克洛斯(Teucer)呢。你們可看到7 ], ~/ [( t, a4 D3 ~3 Z
透克洛斯來討兵器麼?即使他來,他會得到兵器麼?如此說來,我們只能比功績;我的功績
/ e& x9 w) S* |) m. S: r+ ~8 B多得我自己都數不過來。儘管如此,我還是要按照次序一件一件敘述一番。
2 j$ l5 g; l# Z! }0 T3 Y2 m# k+ N  }) [9 ^1 [7 [
  「阿喀琉斯(Achilles)的母親,海仙(Nereid)忒提斯(Thetis),知道兒子會有不
! k- e1 e: `$ a, e幸的結局,就把他扮成女子,他的女人裝束把他們大家都瞞過了,包括埃阿斯在內。但是我6 C9 [2 F& V3 Y1 n) j+ r) Z
卻在女人的首飾當中放了幾件吸引男子的兵器。阿喀琉斯雖然穿著女孩兒的衣服,卻去拿起. ?6 B  y" l4 S! z; D
盾牌和槍,我就對他說:『忒提斯的兒子,特洛亞是注定要滅亡的,它在等候你呢。你為什
% H/ K# y0 t& k& Q: l4 g, h麼遲遲不去把偉大的特洛亞消滅呢?』我一把抓住他,推動了勇敢的人去做勇敢的事。由此4 B& I  o' K! U9 D$ v% B
可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我的功勞。是我用槍征服了援助特洛亞的忒勒福斯(Telephus),4 W  s# I5 I( z* g- n; j3 M
是我把他治好,是我使他打敗仗,使他來求饒。滅忒拜是我的功勞;在勒斯玻斯島(Lesbos1 N$ w# L& i, v( K
)和忒涅多斯島(Tenedos)上,在阿波羅的城克律塞(Chryse)和喀拉(Cilla)、在斯庫
) _7 Z0 }# @. F" v6 \洛斯島(Scyros)上的勝利也都是我的功勞。是我一手把呂耳涅索斯城(Lyrnesus)夷為平
; u5 D$ ]& p) I! e+ H: v地。其他戰績不必一一縷舉,單說殺死英勇的赫克托耳這件事。殺死他的人是由我請來的。
4 b5 U$ H' t* ]& @( x' O8 D9 G若沒有我,威名赫赫的赫克托耳怎能打倒?我當初用兵器揭露了阿喀琉斯的偽裝,我今天討& t1 B3 M( V$ q6 c
他的兵器作為補償。阿喀琉斯活著,我把武器交在它手中;如今他死了,我請求把武器還給3 d5 L2 p( K% G/ y' F
我。
  y+ I/ k% B- B6 h8 s5 m
5 V" A. _3 y7 H; q* M9 N- H1 A* S3 @  「當一人的憂愁傳到全體希臘人的耳中,在奧利斯港(Aulis)聚集了一千艘快船,但
$ P3 @) `/ \+ Q' P: Z9 U! z1 T是等待很久,沒有一點起風消息,有風的時候,也是逆風。無情的神諭指示阿伽門農(7 l- I9 ^" ]5 X9 h+ P& m
Agamemnon)把自己的無辜的女兒(Iphigenia)祭獻給狄安娜(Diana)。但是阿伽門農不
5 ]" k; N, |6 L5 t# U肯,對天神發怒。他身為國君,卻只重父女之情。是我憑我的一口辭令扭轉了他的慈父心腸; o: ~. w' `- V" D; H6 ?- m
,使他考慮大家的利益。我不得不承認(請阿伽門農原諒我的率直),他非常偏愛女兒,使
# d( S+ P8 p0 a1 w/ ?# r2 P我費了九牛二虎的力氣。最後人民的利益、他自己的弟弟、以及作為統帥的地位,影響了他( l% B7 \. v; [+ e2 Z8 q
,使他為了榮譽拋卻了父女之情。然後,大家派我去見姑娘的母親(Clytaemnestra)。勸
4 K! o6 `- C: m$ W# [她是勸不動的,只有用權術。假如當初派了忒拉蒙的兒子去,那麼我們今天還在奧利斯港等* [, c( p0 E2 N9 W; n' L
風開船呢!' N* G0 q0 I" Y5 L0 W& G

# G0 D7 Q# _! N+ F) T% I7 O  「我也曾奉派作為使節應勇地深入到特洛亞(Troy)的城堡,走進了高大的特洛亞的元7 I/ q1 M& m3 m+ |8 Q
老院。那時,元老院中仍然坐滿了特洛亞的英雄。我毫不畏懼地陳述了希臘各位將領共同托2 |1 v1 J' A3 D4 ^& p2 N& I
付給我的使命,我控訴了帕里斯(Paris),要求交還海倫(Helen)和劫走的財務,我打動4 g) j! V4 I, P& k. g
了老王普里阿摩斯(Priam)和站在他一邊的安忒諾耳(Antenor)。但是帕里斯和他的兄弟
. `# d" P- R7 x& \們,以及和他一起搶劫的伙伴們幾乎要向我動手。墨涅拉俄斯(Menelaus),這件事你是知- S! N( J7 @' X7 C5 g0 ^- d
道的,這是我們兩人共同歷險的第一遭。0 q3 R, Z8 E% U8 o2 [
- T% G& J8 }& U3 Y
  「如果要把我在這漫長的戰爭期間,為了你們的利益而盡心盡力立下的功勞一件件都說
5 J' [1 d8 `: R出來,那需要很長的時間。在最初幾次交鋒之後,敵人深溝高壘,許久不出來應戰,沒有機& d: }% ]% z  H; a* D4 S. G  h
會進行正式的戰鬥。最後,我們的戰爭進入了第年。在這些年代裡,你這只知道打仗的人做
4 I3 Z2 B3 ^4 Y+ G了些什麼呢?你出了什麼力沒有呢?你若問我做了些什麼,我可以告訴你:我設過誘敵之計; u, O/ F) {$ N2 h; J5 }, }3 t
,我在我們的壁壘周圍挖過壕溝,我鼓勵同盟軍耐心度過漫長的戰爭歲月,我在糧食和武器
' K' i! F8 d$ q1 s" D% D的問題上出過主意,我在必要時也曾奉命出使。
! c: d/ W' I& ?+ z1 z0 V0 @2 i! W  x8 E; A  J
  「那一次,阿伽門農夜晚做夢,夢見朱庇特給他警告,醒來就叫我們放棄這場戰爭。他- h9 z# g/ {1 k& p' r- U3 t- n! h$ z. p
這主張是有根據的,是神的指示。但是埃阿斯為什麼不反對?他為什麼不主張消滅特洛亞?
' }% O  S2 k2 N% L! x3 d2 N6 L: K, |他既然能打仗,為什麼又不打呢?他為什麼不阻止那些準備回家去的人呢?他為什不拿起武
  C% M/ X0 {* |/ E% c( Q% f器,給那些渙散的兵士指出一個方向呢?
% c" N) \% f5 k# V1 `6 d& U$ ?
7 [0 N+ c; J; Q" ~2 J4 X7 k% p  「這對於喜歡吹牛的人來說並非過高的要求啊!
$ m2 Q; |0 K) p- Q! c3 B4 Y8 ]7 W) Q$ Y
  「但是,事實上他自己也逃跑了,這又怎麼解釋呢?我親眼看見你向後轉,準備張掛你
3 A: B$ ^3 o+ W/ N1 N那不光榮的船帆,我看見了直替你害羞。我立刻叫道:『你們在做什麼?朋友們,你們發瘋* {% I% l6 j5 Y
了,你們怎麼竟把已經到手的特洛亞輕輕放棄啊?經過十年戰爭,一點東西都不帶回去,豈
3 x+ d# [6 f! g" J  \不是恥辱嗎?』我內心的痛苦使我有了口才,我用這一類的話打動了他們,使他們放棄逃跑
1 L9 @) I9 P. t; m" U6 x$ e的意圖,把他們招了回來。阿伽門農這才重整那心有餘悸的盟軍。到了這時候,忒拉蒙的兒, K( C8 p% u/ k9 O0 \; h7 Y
子還是一句話不敢說。但是,忒耳西忒斯(Thersites)卻敢說話,他出言不遜,責備各位) Y. y" s) M3 p
將領,是我給了他應得的懲罰。我站起來,鼓勵膽怯的戰友們去和敵人鬥爭,我用言語又重! A6 f- ^! k4 L  ]4 A! I
新鼓舞起他們的鬥志。從這時起,我的對方所做的一切可以稱起勇敢的事都應當歸功於我,
6 t* d8 k3 h& e因為他逃走了,是我把他又抓回來的。$ B  p: t$ A4 h' {
4 A5 X+ C6 K; B! L9 G/ N
  「最後,在希臘人中,有哪個誇獎過你,有哪個願意和你搭伙?狄俄墨得斯(Diomede2 H( a! z  }) v$ O0 L% B0 y( }
)願意和我共同立功,他贊成我,只要有我在他身旁,他就有信心。狄俄墨得斯在千萬希臘
. t$ r" P6 |/ Z8 D人中只看中了我一個人,恐怕不是全無道理的吧。我的行動也不決定於抽籤。我冒著黑夜,) I+ s3 _: D/ h
冒著敵人那方面的一切危險殺死了特洛亞的多隆(Dolon),多隆的任務也和我們的任務一
/ Z3 q* C! {4 H  v' S9 U! W! L, h樣是帶有冒險性的。我不僅把他殺死,而且先從他嘴裡逼出他所知道的一切情報,了解了特
4 o% d% {* X& p! \洛亞正在謀劃些什麼詭計之後,才把他殺死。我打聽到了一切,本來無須再繼續偵探,滿可
) l4 v/ U; @2 b( z0 S以回到營裡,得到我所希望的讚美,但是我不以此為滿足,我到了瑞索斯(Rhesus)的營中% b: R4 E! @/ d+ m9 w% j; T) I6 V, G
,在他自己的營帳中把他和他的戰友們殺死。我勝利了,我的願望完成了,我乘著俘獲的戰
8 K, u# p2 o8 P) l6 O車欣然凱旋。你們不必把阿喀琉斯的兵器給我,連我的敵人做了一夜工作都想得到阿喀琉斯
/ B: R/ o) m/ o6 s5 V$ i的馬呢!不過埃阿斯的心腸比你們還好些!
( a6 ]# X( r' _) _5 f( a4 e, M
- L2 l1 R# P. \5 l  「其他功績我也不必提起,例如呂喀亞(Lycia)薩耳珀冬(Sarpedon)的隊伍就被我
1 N% L6 ?9 O  `+ D; J  D殺得紛紛逃竄;我殺死的呂喀亞人有:伊菲托斯(Iphitus)的兒子科拉諾斯(Coeranos)
# l; J; G/ P2 z# d+ o,還有阿拉斯托耳(Alastor)、科洛彌俄斯(Chromius)、阿爾堪德洛斯(Alcander)、5 V+ ~5 A+ g/ j" r; ^0 L0 u
哈利俄斯(Halius)、諾厄蒙(Noemon)、普律塔尼斯(Prytanis)、托翁(Thoon)、刻7 O2 j7 c7 P- q0 ]2 o" I, p2 A* s
耳西達瑪斯(Chersidamas)、卡洛珀斯(Charopes)和被無情的命運之神所追逼的恩諾摩4 t1 c( @) ^9 o4 p6 {' R
斯(Ennomos)等人。此外還有許多名氣不大的人都被我殺死在他們城外。同事們,我自己
/ Y! ~6 \# }/ I( Y# }8 z/ ]也受過傷,請看我受傷的地方,就知道不是普通的傷。如果你們聽我空談不相信,那麼好吧
1 i( P4 |# M( z4 [,請看(他說到這裡,用手敞開衣服),請看我的胸膛,我為了你們的事業,曾經不斷地受  A6 t) M/ m) \2 N
到創傷!但是忒拉蒙的兒子這些年來卻沒有為了朋友流過一滴血,他的身上可看得見一點傷
, |7 ^2 @; B6 c6 X7 l痕嗎?# ?! B: @% i; {9 m5 z5 R7 ^
+ X' Q) k( q! v% X& E
  「他說他曾經起來捍衛過希臘艦隊,不讓特洛亞人進攻,擋住了朱庇特的威力。他這樣
. n" k- s3 H+ I) K' x( f" H' u說又有什麼關係呢?我承認他確是捍衛過希臘艦隊,我向來不中傷別人,不把他做的好事故4 K7 s( P+ g5 g
意低估。但是你們也不能讓他獨占光榮,光榮是大家的,讓他把光榮也分給你一些吧。是帕; k* s$ n- i$ A2 |9 ~4 h
特洛克羅斯(Patroclus, son of Actor)假扮了阿喀琉斯把特洛亞人從希臘艦隊邊殺退,  a9 j  K# W& I- W! V& R0 j
要不是有他,連軍隊帶船艦都要燒光了。而埃阿斯倒認為只有他敢起來抵抗赫克托耳,全不
$ P/ u/ Y8 x. ~把三軍統帥、其他將領和我放在眼裡。按職位次序,他不過只居第九位,多虧抽簽才被他得
. E) B4 Z' D  k; O: S7 _去應戰的機會。但是你應戰之後結果如何呢,最勇敢的人?赫克托耳身上一點傷痕也沒有就
, W6 A( Y* f  x" B4 w( E$ J& _退下去了。
8 w5 C  M  P6 U8 T6 l
/ e* }9 h: L. H0 s8 i  「唉!我不得不滿懷悲痛回想希臘人的干城阿喀琉斯傾屺的那一霎那。當時,眼淚、悲+ H; T8 b( U( P6 c* E, b
傷和恐懼都沒有能夠阻止我去從地下把他的屍體抱起來。我把阿喀琉斯連帶盔甲一齊扛在我
: P, P4 {- W3 y0 t% a  e的肩膀上,是的,就是這副肩膀,我現在也正是要求能再掮起他的盔甲來。我有足夠的氣力5 C$ t. u3 t6 ^; `
可以扛得動他那副沉重的盔甲;你們如果給我這光榮,我的內心也懂得感謝。英雄阿喀琉斯) M, ~+ g* C8 o7 {2 _& \
的母親,海中女神忒提斯,在她的兒子身上寄托了很大的希望,難道她願意把這樣一副天工
- L, X' e+ ~$ w8 k: O* m巧製的鎧甲披掛在一個既粗魯又愚蠢的軍人身上嗎?他怎麼會懂得盾牌上的雕刻呢?這上面
$ e! `3 m4 @- T, l+ I% `刻著海(ocean)、陸(earth)和萬點星辰的蒼穹(starry sky),上面還刻著七星(
) n- @& \5 I$ ?. a7 p2 a+ x+ e0 \Pleiades)、畢宿星(Hyades)、永不下沉的大小北斗(Bear)、星羅棋布的城市和獵戶(
4 |* |+ O, J! O. X" K# \( cOrion)的燦爛寶刀。他要求得到盔甲,但是他不能欣賞。
8 V8 K5 J" h# X+ t7 G2 }, S8 Y2 T6 C: O! Z# ^1 l' ^8 z
  「他罵我躲避戰爭的艱苦,責備我遲遲不來參加已經開始的戰鬥。這是什麼話呢?難道2 Q- s& k; x, t
他不知道,他罵我就等於罵偉大的阿喀琉斯?如果你們認為裝腔作勢是不對的,我們兩個都
7 M/ r3 ~4 q8 k是裝腔作勢。如果拖延是罪過,那麼我們兩個之中我總算先到。我遲遲不來是因為愛妻阻擋& U8 N, ]& Z6 [% J& E6 }9 d
;他遲遲不來是因為慈母阻擋。我們在她們身上耽誤了開始時的一些時間,其餘的時間都給' i6 d% D$ k. O% P& E3 e8 C% X" d
了你們。我不怕別人拿這個來控訴我,甚至我無言答辯也不要緊,因為我有這樣一位偉大的
3 C, K' k6 \5 ~; v- f2 W) n英雄和我一起被人控訴。然而這位英雄是我烏利斯用機智去找來的,而我烏利斯卻也不是你; I& e" ]% C; V5 [* p
埃阿斯用機智找來的。  A$ g1 O9 U2 [' o7 E8 S# T3 h- M
/ w/ c8 c8 S+ J" S
  「我們聽了他那些愚蠢的、指責我的話也不必驚奇;他那種無恥的濫調也是對你們而發
. z, L9 A$ e; x+ H& [. c的。我若誣告了帕拉墨得斯(Palamades)固然卑鄙,你們把他定罪又豈是光榮的呢?但是# P. U8 U; h. x0 w+ Q
,帕拉墨得斯既不能辯護這證據確鑿的彌天大罪,而你們也並非僅僅聽我一面之詞,你們是
/ `1 [: D- ]7 m3 H, k親眼看到證據的,那明明是一筆賄賂。# J, [6 a9 F, P. c& w# [

: Y- Y+ t: o+ R* O9 e$ ~  「你們也不應該責備我把菲洛克忒忒斯(Philoctetes, son of Poeas)留在武爾坎(5 v9 X1 ^) ^% }$ H# t
Vulcan)神的楞諾斯島(Lemnos)。我是得到你們同意的,你們替自己辯護吧!但是我也不4 r( ~* |) v! N* Q% {
否認我曾建議請他退出艱苦的戰爭放棄艱苦的旅途,休息一個時期,將養他那可怕的創傷。. ^. q9 s* ]2 O, T
他接受建議──所以他現在還活在人間。我出這個建議不僅出自善意,而且得到了好結果;) C- S, V8 ^8 J& N" b. t
而何況善意的建議本身就是件好事。現在,我們的神巫既然指出:要滅忒洛亞,我們必須有
) H; q7 G/ Z5 B( I  g# x菲洛克忒忒斯,那麼請你們不要派我去請他。最好請忒拉蒙的兒子去,憑他那三寸不爛舌," F$ L6 f) K$ b) p" G# ], G; E+ O
他定能平息菲洛克忒忒斯的怒氣和病痛,也能用巧妙的計策把他請到。但是我若不出馬為你
; Q& x8 D  o3 A* f們的利益效勞,單靠愚蠢的埃阿斯的機智就能替希臘人辦事的話,那麼西摩伊斯河(River 4 b# }9 M! ~: S# j( R( |  I( @
Simois)早就倒流了,伊達山(Mount Ida)早就寸草不生了,希臘也早會派兵來援助特洛
( l# W7 W! i7 N亞了!8 g  U6 X4 J) k  d

) D2 A! F4 v$ p$ V4 p+ c/ M2 c  「剛毅的菲洛克忒忒斯,雖然你痛恨希臘盟軍、統帥和我本人;雖然你把無窮的詛咒加, S# t- F) t7 e* ?; u' Y5 u
在我頭上,在痛苦之中希望我能落入你的掌握,好把我殺死,喝我的血;雖然你盼望做一件! f2 c1 B1 g  H
對不起我的事,正如我做了一件對不起你的事──但是我仍然願意和你會面,希望能把你請
) Z; w; \7 H( d6 j- B# i7 o& h回來。假如命運照顧我,我一定會得到你的箭。這是很可能的,因為我一向受到命運的照顧
6 q$ w& v) U6 t! W4 K:我俘虜過特洛亞的神巫赫勒諾斯(Helenus);我揭露了神諭和特洛亞的命運;我深入敵
3 V  z6 g1 |; V! c3 }  o  p' H4 T$ y城把特洛亞的女戰神(Minerva)從廟裡偷來。埃阿斯能夠和我比嗎?事實上命運之神宣布
% U; T6 X9 r' T+ K1 h. O說:不取得這座神像,休想攻下特洛亞。5 m7 S% X0 ^  R! h$ [# K
8 ], k* e0 R# M/ z( ]" F
  「那時候,勇敢的埃阿斯到什麼地方去啦?這位大英雄的大話又到什麼地方去啦?在這
# m8 o& u8 z( n( H. [# j種緊急關頭你為什麼害怕啊?為什麼烏利斯就敢突破敵人的警戒,不怕黑夜的危險,穿過森
2 w  g% m( ^1 f( `嚴的槍林,獨自一個兒進了特洛亞城,不但如此,還進了城裡的堡壘,從神龕裡把神像偷走! T3 C5 X6 |5 \) I, l
,又穿過敵陣把它偷了回來呢?若是我沒有立這一功,那忒拉蒙的兒子的七層牛皮製成的盾# E, G7 N5 o! O8 S' ^
牌就會白白地掛在他左臂上了。就在那天晚上,特洛亞可以說是已經被我征服了,因為從那  p% U% l) g9 V; j% X  a1 g
時起,征服特洛亞才成為可能。
" c) b% |& j; D- E* C1 s, }- A5 ~2 i, D. i8 E+ V( @% M& D$ u
  「你用不著做手勢或低聲細語地提醒我,我是和狄俄墨得斯一起去的。他當然也有一份! g. k( o& J* b1 U* X6 G
光榮。但是你呢?當你拿著盾牌保衛盟軍的艦隊的時候,你也不是獨自一個人啊。你有一大
( B4 ~! S  X9 S+ `: G+ H, {群人陪伴著你,而我只有一個伴侶。再說,一個只會打仗的人比起會動腦筋的人來,他的用
: c3 g) h- i; T9 X9 P4 j處小多了,一個人不能光憑一雙手,不論這雙手是多麼勇猛,就能得賞。如果狄俄墨得斯不% H& a# L* E' d9 L6 n* x9 ^3 L0 G
懂得這個道理,他也早來求賞了。任何人都可以來求賞了,比如:不如他的小埃阿斯(the
8 ^& X- q# S3 p0 z, [/ ~" y% Ulesser Ajax)、勇猛的歐律皮路斯(Eurypylus)和著名的安德賴蒙(Andraemon)的兒子
1 u. y* Q3 L! E% W8 D& A% C1 s伊多墨紐斯(Idomeneus),和他的同鄉墨里俄涅斯(Meriones)、甚至墨涅拉俄斯(8 {& i0 e' L# V1 p* l
Menelaus, the brother of Agamemnon)等都要來請賞了。
; O9 R/ Q7 P5 P8 P$ j: o" I0 G# I6 G, M7 }* L
  「但是所有這些,雖然膂力過人,在戰場上個個都能和我相比,但是論智慧卻都不如我: _) C% I4 O5 P: }" P
。你的右臂在打仗的時候很有用,但是遇到需要思想的時候,你就需要我的指點了。你只有
4 r* y7 ]/ X4 R4 w8 k( Q蠻氣力,沒有腦筋;而我卻總想到明天。你很會打仗;但是當統帥選擇作戰的時間的時候,
# ?4 Q, x& w& D2 `) d1 M卻要來請教我才成。你的用處僅僅限於體力方面,我的用處在思想。指揮船隻的人必然勝過
! [* u4 x4 }2 x' k1 X- K只會搖船的人,將軍必然勝過普通的士兵,同樣,我也比你偉大。在我們的身體上,頭腦比" K# ^9 F7 |) q) g. l
雙手更有價值。我們的力量全在頭腦裡面。
$ Q3 b  j* i5 V, M' y2 K0 B+ Y1 g/ O- N6 H) B& S1 U0 O
  「各位將帥,我是你們的忠實的保衛者,請你們把獎品給我吧。請你們把這榮譽給了我( Q1 v0 ~: c. J0 ~% d) H/ m
,作為我多年來耗盡心血的報酬,作為我全部功勞所得的獎賞。我的任務已經都完成了;我% R: [# _' j/ p: m: @2 _+ |
已經把從中作梗的命運清除,使得攻克特洛亞成為可能,也就等於說我已經把它攻下了。我
. j' k3 Z$ ^+ E' E0 q" e7 w6 @們有共同的願望,特洛亞城注定要滅亡,我剛剛從敵人那裡把他們的神奪來。如果還有需要
' v7 T1 k8 K  e. L我用智慧去做而還未做的事,如果還有需要我去冒險的事,如果你們認為還要做些什麼才能9 z, b) ]* V1 W/ f/ H5 S2 g
使特洛亞滅亡,我願意去做。不過請你們不要忘記我!萬一你們不把阿喀琉斯的兵器給我,8 R5 D7 m! s2 ^+ L
那你們就把兵器給她吧!」他一面說,一面指著女戰神的像。
7 Z# A) t2 C% a' u) A6 o6 L
7 I! g, q# _2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8 08:17:14 |顯示全部樓層
卷13_382-398:埃阿斯爭奪兵器不成羞憤自盡(The death of Ajax)
' L# W1 Z8 k5 t; P$ B0 d1 ]0 T* f& Y* G5 v/ Q
  希臘的將領們聽了深為感動,他們的判決證明了烏利斯的口才確實不凡──雄辯的烏利9 O4 ~/ E( Y# z) ?; b3 k0 |# r4 x
斯把英雄的兵器領走了。但是那位曾經多次單獨抵抗過偉大的赫克托耳、刀槍、火炬,甚至; P3 X2 d3 `+ u' t: h
朱庇特的人,只有一件抵擋不住──怒氣。滿腹的憤恨征了這位不可征服的英雄。他嗖地把" Q* R8 z( Q* H. _# i+ S
刀子拔出來說道:「這至少是屬於我的。難道烏利斯連這都認為是他的嗎?我要用這戕害我% u& ^- x/ @$ A/ Y! w4 Z
自己;我這把刀屢次沾滿特洛亞人的血,今天要沾上它自己主人的鮮血了,只有埃阿斯才能
/ ^/ B0 |* M' ?/ ?* X/ _征服埃阿斯。」他說完把刀深深刺進自己的胸膛,一直到這時為止,他的胸膛從未見過傷痕
9 h6 `+ v% S5 S  q& U% b. A: U2 x,今天頭一次袒露迎接鋼刀。刀子深深插入胸膛,誰也拔不出來,倒是湧出的鮮血把它沖了
, [: B8 G1 W' Z- m) D/ g出來。血流在綠草地上,長出一朵紫花,和從前許阿鏗托斯(Hyacinthus)的血所變的花一
- s& a+ g. k/ c- X/ `6 R樣。花瓣上還有字母,既能代表埃阿斯,又能代表許鏗托斯:前者是名字AIAX,後者是悲痛
# Q, n: v& M. N" o3 m( |的呼聲AI AI。. K( W6 P2 E6 l! c

( s% f- z. d- @5 C7 Y" {# O9 \7 j
; V; X  u* f. Z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8 08:17:57 |顯示全部樓層
卷13_399-428:特洛亞滅亡後被俘婦女的下場(The fall of Troy)
% G2 J# p) q( `7 G
0 z! [; c2 Z! M! G  T7 X  烏利斯勝利了,接著他就開船前往許普西皮勒(Hypsipyle)王后和著名的托阿斯(
- d+ u- u0 Y" t" oThoas)的國土,這個國名氣很不好,因為過去這裡的婦女把她們的丈夫都殺死了。烏利斯1 X7 m3 |3 ?9 b. `: K
去那裡是去取赫剌克勒斯(Hercules)的箭。他把箭連同箭的主人(Philoctetes)都帶回
* E7 m6 J( I7 v9 x希臘部隊,多年的戰爭最後結束了。特洛亞(Troy)滅亡了,普里阿摩斯(Priam)也殉國
7 V4 D7 O3 B. ]4 V  A7 J了。普里阿摩斯的王后(Hecuba)也喪失了一切,最後連她自己的形體也喪失了:她在赫勒- Y: `2 T6 I' l; M/ i9 Q8 G* m
斯滂托斯(Hellespont)狹長海峽上變成了一條狗,望著異鄉的天空發出嚇人的吠聲。7 Z  z' D8 P" S/ j- s/ i5 p5 J
6 ]/ r$ s( L$ S
  特洛亞城(Ilium)一片火光。大火還沒有熄滅,老王普里阿摩斯(Priam)就被拖到朱$ u, M+ h0 z& f% c
庇特(Jove)的神壇前,他的枯竭的血被神壇吸乾。阿波羅(Apollo)的女祭司(7 f) |3 \1 M3 A  c) d2 \# ~" p
Cassandra)被人拖著頭髮俘虜去了,她雙手向天呼吁,又有什麼用處?特洛亞的(
, ?7 m  F7 o% g" P- lDardanian)婦女緊緊捧著本邦的神像,擁擠在火光燭天的神廟中,一個個被勝利的希臘人% M* @3 \9 ^* ?2 V( h  Z# N
拖走,當成了俘虜,人們看著這些希臘人好不豔羨。阿斯堤阿那克斯(Astyanax)被人從碉9 o2 {5 l% ], {- C2 q3 o0 `0 l" \
樓上推下摔死了,當初他時常坐在這碉樓上,母親(Andromache)指給他看他父親(Hector
( J9 y# T, _. `( ?6 G9 R4 E# Q7 n)在城下作戰,立下功勛和保衛祖宗社稷。北風(Boreas)吹起,催她們上路,在風中飄動
6 n. h0 }& \, x1 O1 c8 \2 b. }; q的船帆,發出啪啪的聲響。; `# @3 F- w9 P
/ l$ {# ]6 {7 C; j; s1 z
  船長下令開船。特洛亞的婦女們都喊道:「特洛亞啊,永別了!我們是被人強拉去的啊/ p' ^# x. Z' c) E3 L1 ^
!」她們吻了吻土地,辭別了餘煙未熄的家園,轉過身去,走了。9 k% B& y2 Z- X8 V

$ N! F% W  j1 M* i2 J/ O  最後登船的是赫卡柏(Hecuba),人們在她的許多兒子的墳墓間把她找著了,她死抱著
# s/ T7 |$ |9 ]6 V) V. `墳不肯走,要和她死去的兒子們訣別、親吻,還是烏利斯(Ulysses)一把把她拖走。但是. I8 O7 @$ ~. D( f
她究竟還是取得了赫克托耳的骨灰,她把這搶救得來的骨灰緊緊抱在胸前。她還把自己一綹9 H0 E8 E+ t# A$ Q
蒼蒼白髮留在赫克托耳墓上,這綹頭髮和幾滴眼淚是她祭兒子的菲薄的奠儀。/ i$ F) r4 |1 s5 V4 I- Q

' _$ P$ n2 `, X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8 08:18:39 |顯示全部樓層
卷13_429-480:波呂多洛斯與波呂克塞娜被殺(The deaths of Polydorus and Polyxena)& b8 C$ v6 B- u6 _$ h5 p: a
, X' S+ O3 b) Y) q5 |( v
  在特洛亞的對面有個國家,這裡的人是比斯通族(Bistones)。國王波呂墨斯托爾(& j5 v5 O8 s; y' F
Polymestor)住在一座奢華的宮殿裡。特洛亞老王(Priam)曾把兒子波呂多洛斯(
/ n5 F; W, W, d- h& T8 i9 WPolydorus)偷偷地寄養在這裡,使他遠遠離開戰爭。這原是一條非常妥善的計策,只可惜
/ O/ ]6 e) m, v6 u老王送他去的時候,一同送去了一大批金銀財寶,這對貪心的波呂墨斯托爾有很大的誘惑力
6 `  W% }. a0 A5 E* f5 H4 U,於是他就存了歹心。當特洛亞國運日衰,這位喪盡天良的比斯通人的王就拿起刀來,向著4 ~% Y+ g9 K2 k7 J3 R1 q# ^! q8 E
那個托付給他的少年的喉嚨刺去,把他刺死了。他覺得殺了人只消把屍首滅跡就完了,因此
0 s( z+ A# P! f5 q5 S" X. N,他把波呂多洛斯的屍體從懸崖上推落海中。$ f4 [  g2 ^: p  T2 y. M
) o3 x( l0 I0 D9 y# ]! S, G1 M
  就在這國家的海岸外,阿伽門農(Agamemnon)命令船隊停泊,等候海上風浪平息再繼
& ~  Z  P$ @+ {  @, k' k0 s2 O續前進。在這個地方突然間地面上裂開了一條大縫,阿喀琉斯(Achilles)的陰魂跳了出來
* _) U  h5 s$ n6 B0 U,他的樣子和生前一樣。他的神情是怒氣逼人,就像那天他拿起劍來凶狠狠地要和阿伽門農
( D. Y6 f- J0 z0 I挑戰時一樣。他喊道:「希臘人哪,你們現在回家了,是不是把我忘記了?你們對我的功勞! q" G/ N& y) J& K: e
應表的謝意難道和我一起被霾葬了麼?這可不行!我的墳前決不能缺少應有的奠禮,把波呂
8 O; J: t* L/ K/ W) w克塞娜(Polyxena)殺來祭我,我的陰魂才能息怒。」/ s7 O1 c" h$ ]6 _. ^
( ?0 G& a: w0 e2 E
  他說完之後,希臘盟軍將領只得服從死者的殘忍的命令。波呂克塞娜是她母親唯一的骨) V3 f9 N8 Z2 E: q; r5 ]
肉了,但是人們還是把她從慈母懷抱中強拖出來。這位苦命而勇敢的姑娘鼓著婦女所沒有的+ @1 z4 Z( U! h) D
勇氣,跟著他們走到墳前,在墳前被人殺死做了犧牲,祭獻給阿喀琉斯了。當人們把她牽到
6 m+ y2 f6 V: n7 Z& I* u祭壇之前,她明知這慘酷的儀式是為她準備的,但是她神色自若。她看見涅俄普托勒摩斯($ F; @) u0 G1 y0 w1 ?6 U
Neoptolemus)手裡提著刀,眼睛盯著她的臉,她說:「殺死我吧,我準備好了,把你的刀4 f/ _6 [) L. ?+ B
插進我的喉嚨或者我的胸膛,讓我這貴族後裔流血而死吧。」說著,她把胸懷袒露,我波呂
, F7 t# U$ C0 T$ C: w% t克塞娜決不願做奴隸,茍且偷生。你把我當祭品,天神是不會息怒的。我只希望我母親不知' z+ u3 B/ o2 V8 p( D. W3 D' `
道我死就好了。我一想到母親就不願死;她減少了死亡給我的愉快。但是她也用不著為我的
" K* X# S/ B7 G! ~- O死而擔驚害怕,倒是她自己的生活很可慮呢。我現在只有一件事請求你,我願意在我走進陰
( @; f0 [* @4 h界的時候,保持我的自由人的身份,你如果認為這請求是正當的,請你不要讓男人的手碰我& i  A( Y) I3 T( z: B/ K) M# L
的處女身。不管你把我犧牲是為了向誰討好,我想他也更願意我是個自由人。假如我臨死前. N. n- D" A0 k5 s% B; @/ F
的這番話打動了你們,──請求你們的不是普通的俘虜,而是普里阿摩斯王的女兒呢──請
9 P& F8 W/ w# a$ |5 ^  b2 p+ ?: ?0 @你們把我的屍首好好交還我母親,不要向她討贖金,不要讓她用黃金,讓她用眼淚償付埋葬
6 L' |) n, d" \% R0 P我的權利吧。」
% @1 B4 ^- g* T; q. F' L* Y% ]0 O" N- D
  她說完,在場的眾人情不自禁地流下淚來,雖然她自己倒克制了自己的悲淚。這時祭司
9 C) U& ~4 I/ E+ }( A也熱淚縱橫,勉強地把刀子深深刺進她迎上來的胸膛。她兩腿一軟,倒在地上,一直到死保
+ }8 r+ M# \6 n. I9 z( E" u! {持著無畏的勇氣。在她倒下去的時候,她也還特意把自己身體遮蓋起來,不願暴露自己純潔
" E  c8 C/ z5 Y& Z2 D  E的女兒身。
* U8 `; D# H9 H7 H) H
% U' S* ?: {# d( P0 D# R- w4 o  M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8 08:19:31 |顯示全部樓層
卷13_481-575:特洛亞王后赫卡柏最後的報復(Hecuba's lament and transformation)
2 x# T1 p+ `4 |% C5 p/ C- L9 F8 J1 C3 ?5 ~( A- ^  d
  特洛亞的婦女們領回了她的屍首。她們回憶起特洛亞王朝所遭受的一切苦難,她們一個0 \0 ^5 d) `* n  W/ Z1 f6 x
一個地計算著普里阿摩斯的兒女有多少已經不幸死去。公主啊,她們現在在哭妳呢;她們也
& p$ C. t& `6 `. D" }5 J在為妳而難過。想妳昨天還是王后,還是母后,妳昨天還是驕傲的亞細亞的化身,而今天卻% X/ x7 l7 u1 M  X$ d
遭受俘虜的悲運,幸虧妳是赫克托耳的母親,否則勝利者烏利斯還不願意要妳。赫克托耳從
8 c4 t! z6 u/ H, N' o沒想到自己會替母親找到了一個主人。  L' V" Q4 G+ e' L8 L. W& [. @# H

, y) p; ~: \; J  她現在抱住她英勇的女兒的冰冷的屍體,又和往常哭社稷、哭兒子、哭丈夫一樣哭起女
$ z/ k& C9 d6 R5 I1 q1 X+ ?兒來了。她的眼淚流在女兒的傷口上,她亂吻著女兒的臉,她捶打著時常捶打的胸膛。
( n% h. B3 Q7 n6 w3 |" n9 I9 V- W& S2 J+ l- ^
  她白髮垂在女兒的凝固的血跡上,她亂搔著自己的胸,哭道(她的話還不止這些呢):' O8 ]& z2 j6 ~/ A% f+ P
「孩子,在妳母親哭過的兒女之中,妳是最後一個了。我的兒女如今一個都不剩了。孩子,
( E4 i! @1 U" Z  _& ^" d6 E妳現在躺在地上,我看見了妳的傷痕,這也是我的創傷。妳為什麼會受傷?因為他們就怕我' ^" x- V% Z! j6 f' W) M( h
的子女得到好下場。但是我本來以為妳是個女兒家,不會被人殺死,誰料到,一個女人也會
" @/ x, d5 }* ^- I; h2 q9 \* i# f1 K1 C在刀下亡身。那把妳弟兄們都殺光了的阿喀琉斯,也把妳殺了。他真是特洛亞的禍星,他害
5 u  G6 d$ _/ R- S$ K1 {得我心都碎了。
! z- h/ P6 e7 c' b" K0 k% P: V
: N* k% ^3 z4 Y9 p  「當帕里斯(Paris)用日神(Phoebus)的神箭把阿喀琉斯射死的時候,我說:『現在
9 y! D, j- F8 d; V不必怕阿喀琉斯了吧。』誰想,現在我還得怕他。在他死後,屍骨變成了灰,他還對我們家
$ G2 r% O! D3 `. {$ z- Y/ y族這麼凶狠;即便他躺在墳墓裡,我還覺得他是我們的敵人。想不到我為他生育了這許多兒2 q8 k% i. [! [2 u
女!偉大的特洛亞滅亡了,在這悲慘的結局中,全部特洛亞人的災難也結束了。雖然悲慘,1 r0 v8 P# k# p( C) M
總算結束了。唯獨對我來說,特洛亞好像還沒有滅亡──我的痛苦還方興未艾。不久以前,0 ^1 ~+ N5 Q1 _5 F; H5 k8 A
我高高地站在一切之上,我有許多兒子、女兒,我有丈夫,這一切給我以力量,但是今天,
# B+ L8 G2 X2 ^( E我成了流放的俘虜,分文不名,被人從親人的墳墓之間強行拖走,好去供珀涅羅珀(0 C& Y1 Y! W  ?. r$ F+ a( F) U8 D
Penelope)的驅使。在我紡著分給我紡的羊毛的時候,她會指著我對伊塔刻(Ithaca)的婦' E0 z& A- c6 U
女們說:『這女人就是赫克托耳的母親,普里阿摩斯的王后呢。』今天我多少兒子都已喪失
2 z! f9 ?' U+ u" ?  @了性命,只剩下妳一個來安慰安慰妳苦命的母親,不料連妳也在我們敵人的墳前遭到犧牲。. O9 a% R& }; g, j* l0 V- M: M
我為我的敵人生了這個女兒!我好狠心呀!
- y0 G& J0 |  m# i  e
9 A  N$ [: [% w  「我還活著幹什麼?我還留在人間幹什麼?我這風燭殘年的婦人活著還有什麼用處?天
! p' B5 M3 ~0 o1 j神啊,你為什麼還拖延我這老婦人的性命,是不是要我再埋葬幾個兒女呢?當時誰想得到在9 n/ J& V  K: d) `. T( d. m
特洛亞滅亡的時候,殉國的普里阿摩斯反倒是福氣了呢?他死得好!他看不見妳被人害死,
7 w: Z4 j% j. f9 Z4 X倒在這裡;他死了,國也亡了,倒乾淨。公主啊,妳休想還有什麼來送喪的儀式,休想妳的- y) m5 z1 D1 @- b# ^
屍體還會葬進祖塋!我們王朝今天已經沒有這種好福份了!妳母親的眼淚就代替了葬禮,還
/ ]' _- C! N& e) k( r+ W( ]3 t1 k3 G有一坏異國沙土!我們一切都完了。不過我們還剩下一點東西,因此我還可以忍痛多活幾天- ?9 }8 m7 ]4 |, h" u2 \5 y1 e
,我做母親的還有一個孩子,他是我現在唯一保存下來的孩子了,他是我現在唯一的親人了
, n, M5 H; E9 r7 g- {/ o──那就是我的最小的小兒子波呂多洛斯(Polydorus),寄養在特剌刻王的國中。咳,我% o+ A. Q: O$ M% t3 T# i$ o7 c
為什麼還不趕快用水洗淨我女兒的傷口,和沾滿了無情血漬的臉呢?」; g' D7 ]3 o0 _9 @1 K5 ?

( @# s( p) Q! m, n  她說完,歪歪倒倒地邁著衰老的步子走到海邊,一面走一面扯著自己的白髮。這位可憐
6 k  c+ R6 {, ^7 ]7 x的老婦人又說:「特洛亞的婦女,給我一個罐子。」她想用罐到海邊舀水。到了海岸,她一& R0 v9 |8 e6 Z+ }
眼看見波呂多洛斯的屍首,被海浪沖到岸邊,滿身都是特剌刻人(Thracian)用長槍刺透的2 ^5 |& u* M. v1 c8 I
傷口。特洛亞婦人一見大聲驚呼,但是赫卡柏卻悲痛得一言不發,她不僅說不出話,而且眼. e! l5 |  a2 @) l/ o5 k4 Q7 x
淚也不流了。她一動不動,就像一塊石頭,眼睛望著地上,偶爾把臉抬向天空。她一會兒看4 [4 h3 `  x, ^! B+ B
看倒在地上的兒子的死屍,一會兒又看看他的傷痕,但是大部分的時候她是在看著兒子的傷
7 ]: V* t5 @' D/ ^口。其實,她這時是在武裝自己,鼓足怒氣。果然怒氣爆發,她就像自己還是王后似地一心
7 S; h, g* W, _% J! B7 ]& A只想著報復,只想怎樣懲罰他們,想得都出神了。* C6 o/ }: }+ v9 g

  p* _; ?: M, P" [6 Y  就像母獅發現自己的吃奶的小獅被人偷竊,沿著敵人的足跡追蹤而去,同樣,赫卡柏也6 I" q+ [3 e' X4 ?
是悲怒交集,也不顧自己衰老的年紀,只想到要報仇,一衝就衝到害死他兒子的波呂墨斯托8 _& _3 B, F  F/ r2 t! ?6 F0 Y! ^$ o
爾(Polymestor)門前,要求見他,只說她曾經為她兒子埋藏過一窖黃金,現在要告訴他黃
% ?: T$ @/ r* k6 t3 l: u7 O金在什麼地方,好把黃金贈給他。特剌刻王相信了她的話,他原是貪戀黃金的,因此就跟著
. j  |/ L$ |% S3 b6 U她去到藏金的地方。他還甜言蜜語地騙赫卡柏說:「快點走,赫卡柏,把妳為妳兒子保存的# Y8 s0 f3 K4 x/ ]% K' E/ |
黃金交給我好了。我指天神發誓,我一定把妳現在給我的黃金和以前妳給我的東西統統都交
  s# C4 \2 i5 D給他。」
) o+ R8 [  f! X  x8 `) {$ E2 Y3 R+ P: G3 I! x+ s+ l# C
  他說這話的時候,赫卡柏狠狠地瞪著他,明知他在發假誓。她心裡的憤怒就像沸騰的水
" r: b6 x0 n; L% B( R' g似的。她一聲號令,所有的被俘的特洛亞婦女都攻上前來,她一把把他揪住,用手指把他的
& S8 F) g& I& q6 j$ A4 p眼珠挖了出來(一個人發起怒來,氣力就大了)。然後,她又把手伸了進去(她身上沾滿了
/ B2 ~* k) ~, [那罪人的血),這回挖出來的不是眼珠了,因為眼珠已經沒有了,而是眼眶。, t; f( u* |6 ]& L8 `1 f4 Y
' D  Z' |, J, n# X. s
  特剌刻人看見自己的王遇害,一怒就把槍、棒、石頭向赫卡柏砍去。但是,她這時發出
5 S3 G8 r% Y5 d: B, U+ k低啞的吠聲,並且去咬那些向她扔來的石頭,她的嘴生來是為說話的,現在她一想說話卻只# Q  P5 b' N6 O' T% A7 [
會叫。這地方現在還存在,而且這地方的名字就因為這件事而起的。她一直記得當年的苦難" N! {) J" x3 C
,因而還發出悲慘的呼叫聲,整個西托尼亞(Sithonian)平原都能聽見。# M3 z# x* t) l0 ?/ Z. d; [/ H) y

2 L9 H3 ]) u" S. s1 @  她的悲慘命運感動了特洛亞人,也感動了他們的敵人──希臘人,並且感動了天神。甚2 [3 y6 n9 h0 T6 [
至朱庇特的妹妹和妻子──朱諾,也說赫卡柏不應該得到這樣下場。3 I' _3 m/ ?! w+ e% x/ ]& a

9 q5 ^! ^* Q, q' H5 N- E- x4 Y$ H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8 08:20:26 |顯示全部樓層
卷13_576-622:黎明女神奧羅拉哀悼兒子門農(Aurora and the Memnonides)& @" e; l0 E7 V; [: o/ `+ _/ z

4 Y- y9 S4 D; _% k0 C* e9 h  黎明女神奧羅拉(Aurora)雖然在戰爭中也同樣站在特洛亞(Troy)一邊,但是她沒有
$ h- O. U# S# X( d3 y7 Q閑功夫為特洛亞和赫卡柏(Hecuba)的覆亡哀悼,因為有一件更切身的事,一件使她個人痛9 @8 D$ t% J0 U( d# ?) J& R0 t1 m
心的事──她的兒子門農(Memnon)之死,困擾著她。她,這位身穿桔黃色袍子的母親,親% E' F- p1 k# n) u# b, m
眼看見自己的兒子在佛律癸亞(Phrygian)的戰場上死在阿喀琉斯(Achilles)的槍下。黎
: U# @1 B2 Y1 [+ C# c2 t- `% J明時刻的紅霞黯然失色了,天空佈滿了陰雲。當兒子的屍體放在柴堆上準備最後燒化的時候
7 o1 i! J5 w+ d,做母親的實在不忍心去看,而是任頭髮披散著,放下架子,匍匐在朱庇特(Jove)的膝前! b: d' f4 \* c$ J- R7 N) C2 G4 O
,流著眼淚懇求道:「在黃金的天堂裡居住的所有神祇中,我是微不足道的,因為在全世界
" R! l) [6 R& A我的廟最少,但是我終究還是個神。我來此倒不是為了要你給我立廟,立我的節日,立烈火% A, X, `3 M$ e( Y* L& n
熊熊的神壇。不過,我要你考慮一下我,一個女人,給你做了多少事,每當曙光初露的時候
& X6 k, w, x7 e,我給你守住黑夜的邊界,那麼你就會想到應當給我些什麼獎賞。但是我並不關心這些,我
% g5 i% i# d* i9 S, L) x3 p) t8 O奧羅拉此行也不是為求得我應得的榮譽。
& K7 o/ u. |) E8 H/ B
$ G4 k1 S" D, ?  y7 |: ~) l  「我來是因為我失去了我的門農,他為他的伯父(Priam)拿起武器,堅強作戰,但失
/ l4 B' E9 v0 ?! m敗了,小小年紀就死在強大的阿喀琉斯手裡,這是因為你要這樣的。我求你賞給他一些光榮5 X, _" a; h: M- n, ]
,以安慰死者吧,眾神的最高統治者,讓一個母親所受的創傷得到寬解吧!」朱庇特點頭同
" l1 G' A/ m; X7 d9 M7 V意,築得高高的門農的焚化台,烈火高燒,立刻塌陷,滾滾的黑煙遮蔽了天日,就像大河上
+ z8 j& ?! a% ^9 F( \升起它自身產生的濃霧不讓太陽穿透一樣。黑煙灰飛向高空,密密地聚成一團,漸漸有了形
5 a# n- O# e" h1 K& w狀,它從火中攝取了熱和精氣,因為它體輕,就像長了翅膀在飛。起初它頗像一隻鳥,很快) p  _* K- d' T3 V: p
就真變成了鳥,振翼有聲,與此同時,有無數的姊妹鳥也從同一來源產生出來,振翼有聲,
: n- P  A  ]4 K2 P8 X牠們圍繞著焚化台飛了三匝,牠們一齊鳴叫三遍,鳴聲直升高空。飛第四匝時,牠們分裂了5 j/ ]7 f" s2 [8 S* h
,分成兩群,互相殘酷鬥爭,用嘴、用鉤爪互相洩忿,翅膀對翅膀,胸對胸,互相撲打,直
9 T( @" P( @% @! c7 n, r; F' g到筋疲力盡。0 S( Z1 Q8 Y. J9 T
; M( s1 z/ D/ R4 l% ?4 A
  最後,他們想起自己都是英雄所生,於是紛紛落下,落到埋葬英雄的骸骨的墓前,起到
9 g8 y, y0 u5 F# i/ e# m% ]7 H* B. L了祭奠品的作用。鳥由人而生,鳥的名字就取了人的名字,叫「門農尼得斯(Memnonides)6 {6 `3 L; F+ P/ l" K. g# D0 U
」。當太陽走完十二宮之後,牠們又互相戰鬥,又戰死,來紀念父親的誕辰。( i: m# i0 c& p9 M( U
9 c$ f: \) w7 P. j
  因此,當別人聽到赫卡柏作狗叫的時候,奧羅拉則沉浸在她自己的悲痛之中,直到今
+ b8 R5 x1 ?) [1 z9 P她還落著虔誠的淚,像露水一樣撒遍全世界。
) }1 y6 y  h; s6 g6 E8 H, A" n9 o8 P5 u  ?$ ^
+ \2 o) F; R% M1 A0 F! _4 N* l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8 08:22:43 |顯示全部樓層
卷13_623-639:特洛亞滅國埃涅阿斯開始流亡(Aeneas begins his wanderings)$ ~7 i" |  y: h9 v3 y( E
+ _/ M, y$ G5 P+ c

% Q  }7 p8 J- K) k/ s) m  特洛亞雖然滅亡了,但命運不讓特洛亞失去希望。維納斯(Cytherean Venus)的英雄
& I4 z+ [" N  `( U" U兒子埃涅阿斯(Aeneas)揹起神聖的家神和同樣神聖的父親,肩著這光榮的負擔出走了。在
; k' U, O3 C8 ~+ W0 I) Q他偌大的家業中,這位虔敬的英雄只選了一件帶走,那就是他的幼子阿斯卡尼俄斯(* u! o  u8 v- g4 j5 m+ u
Ascanius)。他乘船從安坦德羅斯(Antandros)出發,載著流亡者,渡過大海經過那家家
) f1 n/ r6 ~. b有罪的特剌刻(Thrace),經過波呂多洛斯(Polydorus)流血的地方,乘著順風和海潮,
7 ?  s/ j6 }/ I# _; B/ y& t他和他一行人來到了阿波羅(Apollo)的都市提洛斯(Delos)。4 z% i+ S+ T- a/ N! X* i9 M, J

0 _9 `9 G5 `3 g" c
5 w1 q- N6 H8 ?# |
  提洛斯王阿尼俄斯(Anius),也是阿波羅(Phoebus)的祭司,他既料理民事,也司掌
7 t- Z5 u$ t& u/ _祭祀。阿尼俄斯在神廟裡,也在家裡,接待了埃涅阿斯,領著他參觀城市,著名的廟宇和兩
7 s" A3 n/ c5 y% g/ a棵神樹,就在這兩棵樹下,拉托娜(Latona)生過孩子。在這裡,特洛亞客人在火上撒了香
- w8 X( b3 C7 T# I  R) |6 ?,又在香上奠了酒,又照例殺了牛,把牛腸在神壇裡燒了,然後回宮,斜倚在高榻上,享受0 l% E! @, Y! K# d6 `' v  j9 r
五穀女神刻瑞斯(Ceres)和酒神巴克科斯(Bacchus)的賞賜。
1 \7 q: |, F( j* ^$ x2 k: k* U4 q
' z: d. x8 h" U' f- ^$ |3 h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8 08:24:01 |顯示全部樓層
卷13_640-674:阿尼俄斯的女兒們變形為鴿子(The transformation of Anius's
/ b0 p% ?' s: ^daughters)
& _8 Y4 ^8 n( W% T; v
3 f! F& `) j5 Y* ]

: k  C- [; K( b/ y9 q3 s  虔誠的安喀塞斯(Anchises)問道:「阿波羅的特選的祭司,我第一次訪問你的城市的
' E; m+ P3 d8 A時候,你是不是有一個兒子,四個女兒,我記得是這樣,不過也許我記錯了?」阿尼俄斯搖
' n9 N2 W3 y* I2 A% ?搖他紮著白帶的頭,傷心地回答道:「最偉大的英雄,你沒有記錯,你當時看到我的時候,+ [# G% v: @- U+ k4 u8 m
我確實是五個孩子的父親,但是現在(人間的事是變化多端的),你所看到的我,幾乎是無9 Q: _& N  S/ M( k, C
子無女了。我的兒子不在身邊,對我一點幫助都沒有,因為他代我去管理一處領地,這地方
  v5 B: C, T9 I5 X( M就用他的名字命名,叫安德羅斯(Andros),他也就是那地方的王。阿波羅神賞了他占卜的5 n, I" r% I0 Q  L: p# d7 A
能力,但是巴克科斯(Bacchus Liber)卻給了我女兒們另外一些本領,這是她們祈求和希( Y% D" D3 H, f' i" N. M
望都得不到的:凡是我的女兒們手觸到的一切都變成五穀、酒或橄欖油,因此她們能創造巨
: I8 p9 p9 B& ~$ M/ |$ u: \大的財富。
/ ~& w. K# s3 P5 S2 A5 f* Y0 L5 S) J* s

0 |) t$ P( o2 c0 n# j9 u9 q, D  「當那個毀滅特洛亞(Troy)的阿伽門農(Agamemnon, son of Atreus)知道這事之後
+ D4 Y. h( n5 P( S7 G(你要知道,你們經受的風暴,我們也感受到一部分呢),他就用武力把我的女兒們從我這
' O# V% S5 v' l! }7 }$ ]* Y個做父親的懷抱裡擄去,命令她們用上天賜給她們的本領為希臘艦隊提供糧食。她們幾個每: P0 o  M  P8 e0 Y1 ?1 k
人用各自的辦法逃跑了,兩個逃到了歐波亞(Euboea),兩個逃到哥哥的安德羅斯城(
/ e4 ], {1 H8 Z( q4 O0 B# HAndros)。阿伽門農派出軍隊,威脅他把人交出來,否則就開戰。恐懼戰勝了手足之情,安
4 X% ~$ L7 x, w: U8 @, X德羅斯竟把同胞姊妹交出去受罪。你是能原諒一個膽小的哥哥的,因為安德羅斯身邊沒有埃" [/ X( u+ I" T
涅阿斯(Aeneas)或赫克托耳(Hector)能救他,你有這兩位英雄,所以才能支撐十年的戰
# Z7 H' F9 H  D+ m7 L爭啊。( c; A1 R+ ?9 k' o$ b/ t7 R
- \8 f( w7 m3 j

  j: I( s: @* `  「人們準備了手銬要把她們兩個俘虜銬起來,但她們趁手臂還能自由活動,把手臂伸向# g1 `! g: Y4 u4 U# U* G
高天,喊道:『巴克科斯老爹,救救我們吧!』賞給她們本領的巴克科斯果然來救她們了,
6 O& O" z7 E- p如果說讓她們奇跡般地失去她們的原形也能叫救命的話。我從來未能理解,現在也說不出來  p0 U# @4 n2 V2 S
,她們失去原形的道理。但結果很壞,這是我知道的,她們披上了羽毛,變成了屬於你妻子
  j& L! i/ O8 V! C的鳥──雪白的鴿子了。」
. a" N" A! w: Z2 E
% L7 p  p  r& D4 a+ G9 V7 T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6-20 01:58 , Processed in 0.260869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