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admin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12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7 11:01:55 |顯示全部樓層
卷12_429-535:開紐斯被亂樹壓住後變形為鳥(The transformation of Caeneus)
6 q$ h- h8 \  f 9 H9 i3 B! z+ C( [* U) i+ [6 P
  「在我面前還站在一個肯陶爾,他叫法埃俄科墨斯(Phaeocomes),他把六張獅皮用皮
8 Z4 m/ r( [8 F條結起來,保護他的人和馬的兩部份。他投出一塊兩套牛也拉不動的木頭,打中了俄勒努斯3 M! J2 H: g8 y* }
(Olenus)的兒子特克塔佛斯(Tectaphos)的頭頂,把它打碎。它的急速擺動的頭破了,
" W1 u0 w* z1 T! ]" F4 f從嘴裡、鼻孔裡、眼睛裡、耳朵裡,柔軟的腦漿流了出來,就像結了塊的牛奶從橡木羅裡流* O/ q% l- n3 x# A9 L' W. \
出來,或如濃漿從粗篩的孔眼裡被壓擠出來一樣。正當他要去剝倒在地上的敵人的武裝之時
  p' @. k0 R; d" N1 Q$ |4 ^,我一刀深深插進他的肚皮,這件事,你父親是曉得的。克托紐斯(Chthonius)和特勒波
. e& D/ O: a) t+ |* @0 r7 \9 p阿斯(Teleboas)也死在我刀下,他們一個拿一把兩股叉做武器,一個使槍,還用槍刺傷了& J9 w: h! Y, V; V
我,你看這疤,這舊傷痕直到現在還很明顯。我應當在那會兒被派去攻打特洛亞(Troy),- s1 n3 _% e5 K* B) l# q1 `
就算我的武器勝不過,至少也可以抵擋一陣偉大的赫克托耳(Hector)呢。話又說回,那時
4 g9 H. J) x. ?7 ?+ V候偉大的赫克托耳還沒有出世,要不就還是個孩子,現在我老了,氣力衰了。

6 H3 P1 e& J. D  S! K/ {* t ) W% ]7 }4 `$ b  _
  「佩利法斯(Periphas)打敗了半人半馬的皮萊土斯(Pyraethus),安皮克斯(Ampyx9 M6 D2 x* v3 L. V/ j9 z1 p
)用無頭櫻桃木槍刺穿四腳厄刻克路斯(Echeculus)的臉,這些都不必多說。瑪卡琉斯(
- j  |6 D& K7 T7 J* [Macrareus)用一根鐵扛擊翁了從佩勒特隆(Pelethronian)來的厄里格杜普斯(Erigdupus1 E1 s: Q& J8 r9 k
)的前胸,把他打死。我還記得涅索斯(Nessus)投了一支獵槍,埋進了庫墨路斯(+ Y9 B  c, Y% O' e' O- r
Cymelus)的肚皮。安皮庫斯(Ampycus)的兒子,庫普索斯(Mopsus),你要知道,他不但2 \" e# A2 x6 J1 M3 D. t) u) {( g
是位占卜家,能知未來,而且也能打仗,他把半人半馬的賀狄特斯(Hodites)打倒,賀狄8 I& x/ n) @# p! a; Y0 P- X
特斯還想說話,但說不出來了,因為他的舌頭已被槍刺釘在下頦上,下頦又釘住在喉嚨了。
/ q( f6 F* h9 r5 ?+ T  U

$ j& U2 \" t" [) T! E  「這時,開紐斯(Caeneus)已經殺了五個敵人,他們是斯提菲路斯(Styphelos)、布
" g6 P8 g# z# K0 [1 K$ P* `羅姆斯(Bromus)、安提瑪庫斯(Antimachus)、厄呂姆斯(Elymus)和手拿板斧的皮拉克( x( |4 K/ G$ [6 N0 t( S; _# l! E
莫斯(Pyracmos)。我不記得他們哪裡受了傷,他們的人數和名字,我注意了。這時,四肢
# V4 b! P3 q% H2 a( O身體碩大的拉特琉斯(Latreus)殺死了厄瑪提亞(Emathian)來的哈勒索斯(Halesus),# W4 |" f! u8 @0 b! [7 A: L
披著從他身上剝下的戰利品飛奔而來。他的年齡介乎青年和老年之間,力氣和青年人一樣,! t- X8 V' `% G# N# c% v
但頭上已生出華髮。他拿著盾牌、刀和馬其頓長矛,鮮明奪目,他面對著雙方陣營,嘩啦啦1 t  h! c0 J4 ]- S* O" W1 T
抖動武器,兜著圈馳騁,對著空中口吐狂言:『喂,你開紐斯(Caenis),我也能容忍你嗎
+ S9 B4 }1 S% a: M?對我來說,你永遠是個女人,永遠是開紐斯。你不記得你的出生了?你不記得為了什麼事
+ ?7 E0 `5 d" i1 [1 T) [8 G3 L$ V才賞你一個男身?你付了什麼代價才獲得這個假男人的形相?考慮考慮你出生的時候是什麼
$ d+ ^- U' B0 W/ h# m: h,你遭遇過什麼?去吧,拿起紡錘、羊毛籃子,去撚毛線吧,把打仗的事留給男人。』
4 \8 `+ ]; y, g/ B% j$ X: |

/ f, k1 ^( p! Q- j# a  「就在他說這番大話的時候,開紐斯一槍投了出去,正中他側面,介乎人體馬體之間,, u, @3 @4 ]( B" ^7 Z
因為他正在奔跑,這部分伸展得很開。他(Latreus)疼得發瘋,用長矛投向青年(the
: y: K: j7 Y& p, ]" u* ~) MPhylleian youth)開紐斯裸露的臉,但那矛卻被彈了回來,就像冰雹落在屋頂或小小鵝卵
+ J' G+ g' l8 Y. ~石落在空心皮鼓上一樣。然後他就走近,想用劍去刺開紐斯的腰,但是腰很硬,沒有一處是
( Q( G  d6 s3 j2 @, p劍刺得進的。拉特琉斯喊道:『你反正跑不了!我的刀尖既然鈍了,我的刀刃還能殺死你呢
- H' z+ e8 `6 X0 Z。』說著,他就把刀刃橫過來,伸出長長的右臂,向他腰部砍來。刀碰著他的奔體噹啷一響
+ g; M% B+ W0 m: g4 ^/ K7 N,就像擊在大理石上一樣,刀刃在他的硬皮上粉碎了。

  J: a( D* o, |% Y5 X / @, o6 _4 H9 `1 n4 e
  「開紐斯站著由他砍,身上毫無傷痕,對方非常驚訝。開紐斯覺得時間夠長了,便說:- I( @6 G$ X2 e4 j! F
『來吧,現在該讓我用刀在你身上試試了!』他說著就給了對方致命的一刀,除了刀柄,全
1 N  \+ M4 _5 u- r9 D4 T部插進他的肚子,他還把刀在對方肚腸裡攪來攪去,使他傷裡有傷。這些雙體怪物見這情況
+ H: R; @- q# Q9 `0 y8 G,發作起來,高聲吶喊,全向開紐斯一個衝來,舉起槍一齊向他投去。槍紛紛落在地上,槍' S0 v/ X% N! s" `+ `
頭都鈍了,而開紐斯(Caeneus, son of Elatus)仍屹立不動,所有投來的槍都沒有使他受8 g6 q/ _7 ^+ r- Y) K( f% n9 V& m2 `
傷流血。這件新鮮事,使他們不勝驚愕。

! g# k  q, Q* \: w
* E1 N6 s5 i3 U5 p/ `. F+ `  「莫努庫斯(Monychus)喊道:『這可真是天大的恥辱呀!我們整個民族被他一個人降) V. b3 N( G7 H) t: N2 U$ u$ q8 q
伏了,而這個人還算不得是個男子漢;但他卻真是個男子漢,而我們的行動拖拖拉拉,倒像, A8 A5 I# K5 Y
女人,跟他從前一樣。我們體格魁偉又有什麼用?我們既是人又是馬又有什麼用?我們身上
/ X: |) u* [- Y) s/ c結合著雙重天性,使我們成為最強大的生物,又有什麼用?我認為我們不配做女神的兒子,6 L" s5 R8 D2 T$ G( ^9 q
不配做伊克西翁(Ixion)的兒子,伊克西翁何等了不起,他志氣多高,敢去攀朱諾(Juno
7 L- L" A1 W0 V+ I1 q% j2 z  F),而我們卻敗在半個男人的敵人的手裡!讓我們把石頭,把大樹,把整座整座大山壓到他& h  G) |8 P8 W2 ^/ H" a
頭上,讓我們投出整座整座的樹林壓倒他頑強的精神!讓樹木扼殺他的喉嚨,讓重量代替槍
' z# F. X# P/ R/ W% Z傷而致他於死命。』
/ T) w9 t8 H0 Y; W$ e
( i2 F" q' C6 j$ `
  「他說完,正巧發現有一棵被狂暴的南風刮倒在地的樹,他舉起來就向強大的敵人投去( ^; t/ ]3 D( Y6 J8 I- c0 }
,別個也學他的樣子,不一會兒,俄特律斯山(Mount Othrys)上的樹木全光了,珀利翁山
3 n' ~- [( v" x- f. T(Pelion)也不再有蔭涼了。開紐斯被埋在一大堆樹底下,他把這些很重的樹拱起,把這堆
0 }& p3 U- \3 u3 a3 U樹用他強健的肩膀扛著,不過這堆樹越壓越高,壓住了他的頭和嘴,確實使他透不過氣來。
3 {$ r* B# @; K他的氣力不行了,他試圖抬起身子透透空氣,想把壓在身上的樹推開,但是都不不成功。他$ o* q( {) p, k( N
在樹堆下面扭動著身體,就像我們看到那邊高高的伊達山(Ida)被地震所搖撼一樣。

+ F1 Z: r+ e. U7 j
# Q- x9 Y! R7 |7 x  「他的結局難保。有人說,他的身體被這堆樹壓進了塔耳塔洛斯(Tartarus)的洞穴,! ]6 S) F% r% |1 D1 Z- m/ e1 ]
但是安皮庫斯(Ampycus)的兒子莫普索斯(Mopsus)不同意,因為他看見有一隻黃翅膀的8 O# y4 @& I- X; R6 c
鳥兒從樹堆裡飛出來,飛到空中去了。我當時也看見了,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莫普, r4 W* k  t, U8 o- d
索斯看著這鳥兒在他營地上一圈一圈地輕鬆地飛著,聽到牠高聲鳴叫,他的兩眼,他的思念
7 ^$ s  T/ }; ]: g  C/ B& h都追隨著那鳥兒。他對那鳥兒說:『拉庇泰族(Lapiths)的光榮,我向你歡呼,過去你是% f8 Q; O; L' z8 O( G
最偉大的英雄,現在你開紐斯(Caeneus)是一隻獨一無二的鳥!』這件事既是莫普索斯說
& C( M# Z7 X* S" z0 m的,大家都相信,悲傷更加激度請來,如此眾多的敵人壓倒一個人,使我們感到難過。懷著5 l6 z2 T. A  ]2 Q: ~
哀傷的心情,我們繼續拿起武器,殺死了一半敵人,其餘一半有的逃跑了,有的躲到黑夜裡2 L- F5 a) m) Z. l% K
去了。」

1 T; ?) e0 T! L# f0 b9 W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7 11:02:54 |顯示全部樓層
卷12_536-579:珀里克呂墨諾斯變鷹無端刺死(Nestor tells of the death of # v) Y# Y3 a: J/ c0 D* @! V0 k  Y
Periclymenus)
2 \! s5 s! s& y" U/ M; Q) c

  R  {& c% `" Y! s0 n. }) \" x  皮洛斯(Pylos)的涅斯托耳在講述拉庇泰族(Lapiths)和半人半馬(half-human)的
* X: B2 {% M" n' W* j  k/ n2 Z肯陶爾(Centaurs)的戰鬥時,特勒波勒摩斯(Tlepolemus, son of Hercules, leader of ' B0 T: N: p3 b4 v/ @9 P5 @
Rhodians)感到難以容忍的氣憤,因為涅斯托耳略過赫剌克勒斯而一字不提。他說:「老人
& Y* h# ~" u6 l/ k/ b家,真奇怪,你怎麼忘記了誇獎赫剌克勒斯的功勞?我父親常對我說,他是怎樣征服這些雲% F/ W, D% ^* B- \+ }
生的族類的。」涅斯托耳悲痛地回答說:「你為什麼要逼我去回憶過去那段傷心事呢?過去9 P; T5 p  X. W2 \2 E; S% h
的事已經被時間埋葬,何必還再去挖開?你父親對不起我,我恨他,他的事又何必重提呢?3 ~" q5 P. l3 c/ {
不錯,他做出過許多令人難以置信的業績,天神都知道,全世界都受到他的好處,這是我想/ w* X7 k: E+ _; n7 _1 v1 `
要否認也否認不了的。但是,我們不稱讚代佛布斯(Deiphobus)、波呂達瑪斯(Polydamas
1 U( A: G; `5 n0 ^' q)以至赫克托耳(Hector),誰願意讚美自己的敵人呢?

& ?8 D6 r& s8 G1 Q+ T, o: C, w7 U( X 6 @- \; s, C. W" h9 B! a* G
  「你的那位父親曾經洗劫了墨塞涅(Messene),無緣無故地毀滅了厄利斯(Elis)和
& m- o) N# d" T2 N7 C# y皮洛斯(Pylos),用火和劍摧毀了我的家園。他殺的別人我不談,我們兄弟十二個,都是. A% @. I# n3 T2 Q
顯赫的青年,除我一個以外,全死在赫剌克勒斯手裡。其他的人被他征服還可容忍,唯獨珀2 e5 P& r3 z! k) Y, t- y
里克呂墨諾斯(Periclymenus)死得太奇怪。涅琉斯(Neleus)的父親海神涅普圖(# t0 |3 z7 M( D2 J+ `8 U( C. Y# R
Neptune)努斯給了他一種本領,他想變成什麼就能變成什麼,想變回來也能變回來。為了9 _; F8 v1 Q) }) X: W
逃避赫剌克勒斯的殺害,他各種形狀都變過,不見成效,最後變了一隻眾神之王的心愛的鷹3 n% W1 b% J& V! D; \- U
,鉤爪裡抓著朱庇特的霹靂棒。他鼓起有力的雙翼,用他的彎嘴鉤爪去抓赫剌克勒斯的臉。! ^4 R% B9 c) R5 Y
這位提林斯的(Tirynthian)英雄拉開他百發百中的弓,那鳥正高高地飛入雲端,張開雙翼
* A2 X. p0 L" u" Y% T' E飄在半空,他一箭射去,正中鳥的翅膀和胸側連接的部位。
6 m# ]1 E; M- B3 a/ |8 N

+ y6 K; t0 b( N4 @$ \$ ^  「傷雖不重,但筋被射斷,翅膀失去了功能,不能扇動,也就是失去了飛翔的力氣。由
1 e. M8 \6 {( ]  |4 @2 J2 h- w. ~於兩翼無力,兜不住空氣,他跌落到地面。那箭原來不過輕輕地插進了翼下,落下之後,被
* n9 x7 V4 ?5 L" e" N. `1 B體重一壓,一下扎進了上胸膛,從左側直刺進喉管。
* x' ?" ^5 s  G" e% V) X- p
/ N0 U  J& ^/ H* S/ b
  「漂亮的羅地亞(Rhodian)艦隊長,現在你還認為我應該大聲歌頌赫剌克勒斯的業績5 f/ Q$ f" p! c# B7 X
嗎?我要為我弟弟們報仇,但我只用這個辦法,那就是對赫剌克勒斯的業績保持沉默。我和
& f: O) l. D1 l& x( J3 j你的交情還是牢固的。」
' H6 ]  f( ^6 j: _4 g4 M. F7 ^3 k9 y

0 e4 S0 L# R4 S) s- R. Y2 t, q  涅斯托耳的話很溫和,他說完之後,又唱了一巡酒,眾人離榻起身。後半夜,大家都進% Z% y& u% z* D6 M* |4 R0 R/ ~, m
入了睡鄉。
+ U- V- g2 W; q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7 11:03:58 |顯示全部樓層
卷12_579-628:阿喀琉斯被帕里斯射足跟而死(The death of Achilles)2 U4 r% a! n# E8 v
8 Y% A& G+ J  h1 z  R" l
  但是,手持三叉戟(trident)統治著海洋的神,作為父親,心裡還在悼念被他變成天2 q$ ~$ n- d! ~" {( Y1 X
鵝(a swan, the bird of Phaethon)的兒子。他恨透了野蠻的阿喀琉斯(Achilles),他' e9 x$ S5 Z% v& S. o
異乎常情地、永不忘懷地對阿喀琉斯懷著忿怒。
4 r; C. j4 l% H. Z6 \
& l/ d( E: n/ @/ ?0 y
  現在戰爭已經進行將近十年,他對永不剃髮的阿波羅(Apollo)說:「你是我哥哥的兒. G" C- X8 c% a; ]3 x- t3 \6 W9 q
子裡面我最喜歡的一個,你和我一起建造了特洛亞(Troy)城(看來是白造了),你看,這
1 U5 V! u  S  U些堡壘眼看就要陷落,難道你不嘆息嗎?成千上萬的人為保衛這座城而被殺死,難道你不痛# l" O! j& X, D+ _
心嗎?我不必把他們都一一列舉,只提一下赫克托耳(Hector),他的屍體被拖著圍繞他自. v/ J+ x3 _% N7 K
己的城市轉,他的影像就沒有出現在你眼前過?但阿喀琉斯(Achilles)這凶狠的、比戰爭+ ~: B, G) M" F2 I
還殘酷的人至今還活著,還在摧毀我們建造的工程。讓他來見我,我一定要讓他嘗嘗我的三
4 a* m' @! }8 Z: p叉戟的厲害。但是要我和我的敵人面對面遭遇,這是不允許的,我要你冷不防地用你的暗箭2 j& T1 a. y0 W" P+ @( s2 h" J
把他射死!」
7 p+ {: `# s$ W3 T8 k$ \
7 }$ c# ^: `5 h
  阿波羅(The Delian god)答應了,為了滿足他叔叔的要求,也是為了滿足他自己的要
2 P4 a# z' W( W5 X2 E2 z1 S  V求,裹上一團雲霧,來到了特洛亞陣前。雙方英雄血戰方酣,他見其中的帕里斯(Paris)# ~& {: ]! o" l- y
偶爾向那些不知名的希臘隊伍射出一箭。他露出真身對帕里斯說:「你為什麼要浪費你的箭
8 ]2 h- J8 X& d6 `9 B: h- m去殺那些普通平民?你如果真是愛護你的同胞,就瞄準阿喀琉斯,為你的遭害殺害的弟兄們
; _; V4 b( }2 g' N: I4 Q' f/ I報仇!」他說著,就指給帕里斯看,正在亂砍亂殺特洛亞人的阿喀琉斯,把帕里斯的弓對準( a) Y. Y1 N1 l) ~& u6 J. J# A
阿喀琉斯,指揮他射出了那致命的一箭。對老普里阿摩斯(Priam)來說,這是自從赫克托
, Y7 O3 B" ~" Y8 i1 }" P2 V耳死後第一次叫他高興的事。
1 f" C. p7 z7 T) R+ b" _: ]; K  h

  f/ h' O: N* N; S8 t  阿喀琉斯,你這位所向無敵的勝利者,你也被一個膽小的、搶希臘人老婆的人征服了!9 M; x7 \1 a8 N8 K" C
如果你注定是死在一個女人手裡,你恐怕寧肯死在阿瑪宗(Amazon)女戰士的雙刃斧(two-2 D' {8 }% [# \9 Y9 ^
edged axe)下吧。
- X, n4 C1 x) W$ j/ z" b

+ y; i; c% U8 R! m  C* k  現在,特洛亞人最怕的人、希臘人的光榮和保衛者、不可戰勝的戰爭首領──阿喀琉斯
5 n, L8 r6 |2 E' m% R3 y已焚化了。武裝他的和焚化他的是同一位天神。現在他已化成了灰,這位一度偉大的阿喀琉
! J/ L' e$ K7 F斯只剩下一撮灰,連一只骨灰甕也裝不滿。但是,他的光榮還活著,充塞全世界。這是衡量
2 ^% S, w( F$ A, H這個人的標準,這是阿喀琉斯的真面目,他是感覺不到空虛的塔耳塔洛斯的。

; F- T9 M! N( g 0 L7 W$ r/ s0 ~: Y
  他的盾牌還在挑起戰鬥,提醒人們它的原主是誰;為了爭奪他的武裝,有人又披上了武% ^  T& B: C: h7 p$ t0 B- U  I; K
裝。狄俄墨得斯(Diomede, son of Tydeus)和小埃阿斯(the lesser Ajax, Oileus's ( q3 C4 B3 L1 i9 Q  K4 P; ^3 q
son)都不敢要阿喀琉斯的武裝,墨涅拉俄斯(Menelaus)和年齡威力比他大的阿伽門農(
& ?2 z2 U* ]' Q2 b/ F# B! e' mAgamemnon),以及其他領袖也都不敢要。只有忒拉蒙(Telamon)的兒子埃阿斯(Ajax)和
& Q' c1 P$ E1 n8 T萊耳忒斯(Laertes)的兒子烏利斯(Ulysses)敢於要這麼大的彩頭。阿伽門農(
% H$ J3 p/ }& s' ^# `6 _7 IAgamemenon, the descendant of Tantalus)不作主張,他為了丟掉這吃力不討好的包袱,
1 y8 t( s9 d/ p% ^( E把所有希臘將領召集到營中,讓大家來裁決。

3 f0 O0 P4 |) Z+ s( C ( K2 Y$ U7 z0 [; P. Q# `! m8 e; z
《第12卷終》
# p* b) Y7 |% G: D& P1 U  r. v- a2 E; `# c( g  ]; o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6-20 21:47 , Processed in 0.120750 second(s), 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