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8201|回復: 12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12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7 10:51:47 |顯示全部樓層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12
9 V  M/ e) l7 f* T" X% h ( F, k/ |' n% F3 Y5 _
變形記(Metamorphoses)
% h4 n9 C+ F% d奧維德(Publius Ovidius Naso)
1 f( v( K  I: r" M卷12(共628行)) Q1 |7 y$ I2 ^+ M' ]+ l" g

) Q8 z& b5 A, T2 a  _  P卷12_001-038:希臘船艦出兵獻祭伊菲革涅亞(Iphigenia at Aulis)
7 n& K% P6 a: g卷12_039-063:謠言女神永不安靜的黃銅宮殿(The House of Rumour)) n* t1 j6 l7 e: I& N- R
卷12_064-145:海神之子庫克諾斯變形為天鵝(The death and transformation of Cycnus' C* _& E4 h- C

. ]' G% b7 E. L卷12_146-209:開紐斯從女身變成男身的故事(Nestor tells the story of Caeneus-
+ U6 k. }4 f. a3 X$ D1 U/ ^% F% pCaenis)

, ?# q4 H' U; e: a1 a卷12_210-244:拉庇泰人與人馬肯陶爾的戰鬥(Nestor tells of the battle of Lapiths
6 n$ \% ^  f2 F2 E1 x! ~% d1 sand Centaurs)

. C7 ]% U" ?) @  h6 @3 [卷12_245-289:阿米庫斯與格呂紐斯等人被殺(The deaths of Amycus, Gryneus, Cometes
$ _, S6 h: r5 P3 q3 d

) g0 a( Z3 n. J卷12_290-326:科呂圖斯與阿菲達斯等人被殺(The deaths of Corythus, Aphidas and
7 p0 F2 k$ k' E9 hothers)

. W8 M/ F4 y% R7 @7 e卷12_327-392:忒修斯與珀琉斯等人加入戰鬥(Pirithous, Theseus and Peleus join the
6 E9 C& s6 R5 x; Q/ y2 s/ Efight)
* @+ A8 \) {% q
卷12_393-428:庫拉路斯與許洛諾墨愛情故事(Cyllarus and Hylonome)5 P* Q7 d. u: X. v+ d6 b
卷12_429-535:開紐斯被亂樹壓住後變形為鳥(The transformation of Caeneus)
2 F: o* I2 o% c9 Y卷12_536-579:珀里克呂墨諾斯變鷹無端刺死(Nestor tells of the death of 1 y9 u4 Z' Y* e5 _
Periclymenus)
# `& S0 f4 Q6 U" H6 P
卷12_579-628:阿喀琉斯被帕里斯射足跟而死(The death of Achilles)& U, [/ o/ A9 y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7 10:53:02 |顯示全部樓層
卷12_001-038:希臘船艦出兵獻祭伊菲革涅亞(Iphigenia at Aulis)
) w; C' f! y+ `5 _& r6 A
7 s& N" a9 _' g: U# T. I  普里阿摩斯(Priam)不曉得自己的兒子埃薩科斯(Aesacus)變成鳥還活在人間,以為
. D" Y5 a$ Y" ?$ r他死了,極為悲痛。他建造了一座衣冠塚,立了碑,上面刻著亡者的名字。死者的長兄赫克
  C, p3 h! L2 U- p托耳(Hector)和弟兄們都到墓前祭奠,但是,帕里斯(Paris)卻沒有參加祭禮。在這以
1 s/ V8 j. ?; d6 a後不久,帕里斯就因為強娶他人之婦(Helen)做自己的妻子,而引起了長期的戰爭。全體
6 G$ o, B8 H% J$ [6 W% \7 g+ E* x/ O7 z希臘人糾集起來,發動了戰船千艘去追擊他,但是,報仇之事遭到了耽擱,海上起了風暴,
4 j9 Y* M6 X: \1 ^; |' ]4 ~9 m1 U船隻不能啟行,只得停在希臘玻提亞(Boeotia)的漁港奧利斯(Aulis)等待著。在奧利斯
' F! O% n( ]% x,他們按照希臘的習慣,準備了祭品祭祀朱庇特(Jupiter)。正當古老的神壇上發出熾熱8 s! S( B  U3 b) j
的火光,人們看見有一條墨綠色的蛇爬上了離祭壇不遠的地方的一棵梧桐樹。在樹梢上有一- z5 D) p' n6 [$ [
個鳥巢,巢裡有八隻雛鳥,母鳥看見情勢危急,圍著巢飛轉。蛇爬上樹梢把八隻雛鳥都吞吃
5 x% C/ t  T) U% S2 r了。

+ X! i8 X, @4 F; l, ~$ y
, m8 l8 T' c2 E/ X- H  人們見此景像,都驚訝不已。但是忒斯托耳(Thestor)的兒子(Calchas)卻很明白其, x7 x9 k3 d  D4 X$ T
中的含義,他說道:「希臘人啊,你們高興吧,我們一定能勝利,特洛亞(Troy)一定要滅
- j: B/ ^3 l4 E* c4 Y+ s  K亡,但是我們需要付出長時期的勞力才能成功。」他解釋道,九隻鳥代表九個年頭的戰爭。) u/ u9 l5 a3 d* M: V7 E5 f  _
這時,那蛇還盤在綠色的樹枝上,但已經變成石頭蛇了,這條石蛇一直保持著盤繞樹枝的姿
8 J' Z, c& f3 O# V態。
0 S. T; t1 y8 x( I) h2 r5 q- i
2 r# Z0 x1 Y8 L5 h- f8 K
  但是,海神(Boreas, the north-wind)仍然在希臘海上暴躁發怒,不准戰船渡海。有# t+ R7 D3 P9 C$ `" K( B* i( k
人就說,特洛亞(Troy)是海神(Neptune)建造的,因此他護衛著它。但是,忒斯托耳的
0 Q- I: Y! R  m$ `" t& R9 b兒子(Calchas)卻不以為然,他不僅知道其中真正的原因,而且把這緣故說了出來。他說
2 ?; `# i0 Y' p7 ~7 a2 }3 ~,女神(Diana)是處女(virgin goddess),她的怒氣只有用處女的生命才能平息。阿伽4 b; ~: k( s9 s( f# s& }, p
門農(Agamemnon)考慮了公共的利益,克服了私愛,君主的責任感戰勝了鍾愛兒女的心情
2 T: G) L% l7 `& t" B。他命人把自己女兒伊菲革涅亞(Iphigenia)領來。她站在神壇前,哭哭啼啼,準備洒出
4 t- r( |1 v' f" D  \4 g她無辜的鮮血。這時,女神一見,動了惻隱之心,就在眾人眼前撒下一陣霧,這時祭禮還在
4 M5 l! }5 {1 ?" M進行,據說,女神就趁祭祀、禱告亂哄哄的當兒,用一頭鹿(hind)代替了那位公主(the
! t# ?" u, ^( Y- Y' i5 ]/ p1 uMycenean girl)。狄安娜得到了應得的血祭,怒氣平息了,隨著她的怒氣的平息,大海的2 m6 U' [8 ^7 t: [
怒氣也消失了。這千艘快船有好風(Phoebe)在後面吹送著(tail wind),經過了無數艱. b$ ~# h: s3 f# M
險,終於達到佛律癸亞(Phrygia)的海岸。
5 V& m; v. o# N1 ~- v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7 10:53:56 |顯示全部樓層
卷12_039-063:謠言女神永不安靜的黃銅宮殿(The House of Rumour)
1 `$ x, v2 \/ G' W+ W 9 x- M2 }1 }5 f5 S+ L' L  g
  在陸、海、空三界交界的地方,在宇宙的中央,有一個所在,在這個地方無所不見,不/ G7 }! ?( k" r2 z9 E
論事物有多遠,只要它存在,就可以從這裡看到;在這裡,無論什麼地方說的一句話也都能8 |& |7 A, c9 S% T/ i3 Q
夠聽見。謠言之神(Rumour)就住在這裡。她選擇了一座高山,在山峰上建築了一所宅第。
) N& ?" Z; _. ~! v+ m她在房屋上開了無數的口,足有一千個孔,上面卻不設可以開關的門戶。不論黑夜白晝,房
( m$ i( T) \* E$ w7 \子總是敞開的。房子全部是黃銅鑄造的,最便於傳聲。整所房子充滿了聲音,傳到這裡來的
! `/ e& l- o1 F; n" U4 J話都被重覆一遍。房子裡面無一處是安靜的,但是倒也並沒有大聲的喧嘩,只有壓低了的、
/ A# J2 x5 t# X8 D" ~5 x微細的聲音,就像遠遠聽到的波濤聲一樣,又像朱庇特令烏雲互相撞擊發出雷聲後的餘音一
# O0 {9 w# |4 j  R, C  u& E$ e樣。
7 l  Z' e# M( j5 b

7 X2 N; b+ B/ I! M+ R  宅子裡擠滿了人群,一批來了一批又走了;千萬種謠言到處遊蕩,真偽摻雜,到處是混
9 `; Q7 k( H1 Q  j亂不清的消息。有些閑人傾聽著別人的閑談,還有些則忙著把聽到的話到各處去轉告別人。
0 a  `! \7 \' K) F事情愈變愈大,每經過一道傳述,述者必然給聽到的事情增加一些新東西。在這裡可以遇到
4 e1 j: {' r4 r0 V「輕信(Credulity)」、不動腦筋的「錯誤(Error)」、毫無根據的「歡樂(Delight)
4 }% A* ~7 R+ f0 E. D, e- f; O」和驚慌失色的「恐懼(Fear)」;在這裡也可以遇到敏捷的「煽惑(Sedition)」和虛構
2 d+ \9 b/ Y5 b) K+ I; _' u$ x2 K) E的「耳語(Murmurings)」。謠言女神自己則舉凡海、陸、空三界所發生的一切都看在眼裡
- ^  a; k8 Y( k/ e4 q,在全宇宙間搜尋著新聞。
8 |4 g% c3 H) }! i+ \% t  @; I' s% s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7 10:54:57 |顯示全部樓層
卷12_064-145:海神之子庫克諾斯變形為天鵝(The death and transformation of Cycnus7 I1 l! T/ V+ I6 h* \1 b) o9 Q

1 I( x4 \. k5 ~. o0 z! n) o
' ~* L1 |- w$ c  她(Rumour)這時早把希臘人率領強大的軍隊,乘著戰船到來的消息傳播出去,因此,9 g5 E. }* \3 P; C+ E) A
特洛亞人(Trojans)對於入侵的軍隊早有了準備,來阻止敵人登陸,保衛自己的海岸。普% ]$ K1 }) U2 K: J& W% ]1 A* ^/ \
洛忒西拉俄斯(Protesilaus),你吃了赫克托耳(Hector)一槍,成了第一個犧牲者。最4 n. y2 z- D$ R# t5 \
初幾次戰役中,希臘人傷亡很重,他們很快就認識到赫克托耳的英勇。特洛亞人也流了不少
: \+ x$ j+ u2 ^$ F. ]& u+ Q* A血,也領教了希臘人的威力。赤血流遍了特洛亞的海岸。今天海神(Neptune)之子庫克諾5 {, z4 F  \8 ~% m$ O
斯(Cycnus)殺死上千的敵兵;明天阿喀琉斯(Achilles)乘著戰車,發動攻勢,他手執珀
* u4 C+ f! W, d/ L* x/ q, M利翁山(Pelion)上的木頭製成的長槍打倒了整隊的敵人。他在陣前到處尋找庫克諾斯和赫
# G" o7 _! H0 T克托耳,他偶然遭遇到了庫克諾斯(赫克托耳的死則注定發生在第十年)。
- ^7 \% n: i9 R4 o, a

# x: I6 R9 A0 i) E' Y! J* L: V  阿喀琉斯吆喝著戰馬,戰馬的雪白的頭頸高昂,他驅車直向敵人衝去,手中揮舞著長槍. V7 v; `" v9 F5 v
喊道:「青年將軍,我也不知道你的姓名,你今天死在我阿喀琉斯之手,雖死也足以自慰。: ^/ ]8 }' J1 ]4 b8 x
」他說著,就把好重的一支槍擲將出去,槍擲得極準,正中敵人,但是槍尖打在敵人胸上毫. C) c4 z" l/ m/ I
無作用。庫克諾斯說道:「好個忒提斯的兒子,我早就聽人談到過你,你這一槍沒有把我刺) Z+ r/ {: K. m5 h
傷,那你又何必驚訝?」(原來阿喀琉斯確是吃了一驚)他又接著說:「你看我頭上戴的這
- M( B& i1 ^6 J1 o- I; z頂盔,上面插著馬鬃做的纓;你看這副空心的盾牌,掛在我左臂之上──這兩件東西都不是2 R0 j: l# K8 R8 T5 q2 }
用來保護身體的,只是兩件裝飾品。戰神(Mars)的盔甲不也是用來作裝飾的麼?即使我把
. d; }. e8 ?* z0 j* @) P這些保護我的盔甲卸下,你還是照樣不能傷害我。海神的兒子豈是白當的;你不過是海仙忒* h" Q+ @7 ]( z, v2 W7 @
提斯的兒子,忒提斯不過是涅琉斯(Nereus)的女兒,我父親不僅管轄涅琉斯,所有海洋都
! m& v) @- V# B$ d& E3 @歸他管轄。」
/ K* g$ w$ _9 `

- P  o6 c! O* H' K; h# w3 `  他說完就向阿喀琉斯投了一槍,這一槍只投中了阿喀琉斯的弧形的盾牌,刺透了黃銅的
0 K3 f6 r- _) e7 `9 d盾面,刺透了盾面下的九層牛皮,但是並沒有刺穿第十層。阿喀琉斯甩脫了這根槍,拿起一5 I& q( G! _7 @5 e- W: l
根槍,在手中一抖,使足氣力,向敵人投了過去。但是他又沒有能夠傷害敵人的身體。他接
5 Q; F( T7 |- l著又投了第三槍,也沒有刺傷庫克諾斯,雖然庫克諾斯身上沒有任何盔甲。阿喀琉斯這時真
: `1 ?( }7 D$ _3 V5 v是怒不可遏,就像鬥獸場上的牛翹著致人死命的雙角奔向惹牠發怒的紅袍一樣,牠的氣勢雖
; o9 k. K. F! P" x- T& z5 U猛,卻是怎樣也撞不著紅袍。他槍拿起檢查一番,看看是否鐵槍頭脫落了,但是槍頭好好插
4 ~) B0 [- }  p/ M( f在槍桿上。他自言自語道:「是不是我的臂力差了呢?是不是我往日的氣力今天都已消失了5 Y7 f* q- D% \
呢?想前番我率領兵馬攻下呂耳涅索斯城(Lyrnesus)之時,我的氣力是何等強大!我曾經
4 T8 B/ t2 m& g使忒涅多斯島(Tenedos)和忒拜城(Thebes)的人流血流遍了自己的國土;卡伊科斯(
3 N3 x. J) h/ }: p8 o3 G. e$ W% aCaicus)河附近各族人被我殺得染紅了河水;忒勒福斯(Telephus)也曾經兩次嘗到了我的' n* m9 L5 _0 p' P8 ?0 ]" Q- p
長槍的滋味。就在今天這戰場上,多少人曾經被我殺死,我親眼看見他們的屍骨堆積在海灘$ s5 l, _+ R- e* ~% o* i$ r
上就像座山似的。我的這隻右手,過去是無敵的,今天還是無敵的。」

+ n$ N7 N: Y4 v) s
* d, v$ P- k$ {2 K* n2 N1 E  他說完,心想,今天倒要試試過去究竟是否臂力過人,就拿起槍來向呂喀亞的(Lycian
- P# `+ s3 [/ s* i)平民出身的墨諾忒斯(Menoetes)投去,打個正中,刺透了胸前的甲冑,刺進了胸膛。這
8 u8 _( g  }4 y, H  I! W: t人嘩郎郎地一頭栽倒在硬地上死了。阿喀琉斯過去把槍從溫熱的傷口中拔出來,說道:「看( l" k1 }5 a7 z$ w$ p
我這隻手,看我這管槍,它們現在不是還能使我獲得勝利嗎?待我再來用庫克諾斯試試它們8 i% v' W9 D4 O* s+ r8 ^' b3 u& |. Q
靈不靈,我希望再一次獲得勝利的結果。」他說著,又向庫克諾斯投了一槍,這支木柄長槍6 P; j5 y; [, J3 i3 ^
筆直地向敵人飛去,撲地一聲正中庫克諾斯左肩。但是槍打到肩上又彈了回來,就像打在一6 P5 R1 P- n4 s+ o
堵牆上和一塊岩石上一樣。但是,阿喀琉斯看見中槍之處卻有血跡,心裡高興。但是他卻空
" o/ N5 X+ B( \" O' I) i% ?. t- A4 H歡喜了一場,原來庫克諾斯並未受傷,血跡是墨諾忒斯的血。這回阿喀琉斯當真動了怒,他
% @9 R4 k5 f# }/ Q& N" b/ }! z* z從戰車上一躍而下,去尋找那難以刺傷的敵人,要和他用明晃晃的大刀打交手戰。他的刀砍
" D. t. j* O# m  ]5 T* S開了對方的盾牌和頭盔,但是砍到他的身體時,刀刃卻砍捲了。阿喀琉斯怒不可遏,拿起盾/ p1 }$ ~2 I! o$ c; g
牌和刀柄只管向毫無防衛的敵人的頭頂和額角用力搗去。

( p* \3 U4 M: Y" h% x ) u# _9 T. k8 f1 k9 A
  一個只管讓步,一個一步緊似一步地逼上去,把他打得昏頭昏腦,不容他有片刻的喘息0 C$ ?3 @* C4 T7 a
。這時,庫克諾斯心裡有些害怕,眼前一陣陣發黑,他一步步向後退卻,不料在平川地上有
8 k/ U6 n1 M3 [( p9 e* M& z% y4 a* t一塊大石頭擋住了他的退路。他一跤跌下去整好仰臥在石頭上,阿喀琉斯把他一卡,用力往  d9 m( W  `8 Y$ P' U
地上一摔,緊接著把盾牌壓住他胸口,並且跪在他的胸口上,把他的繫盔的皮繩解下,再把$ D& T2 t, w! ]6 F* L  Y. j- p6 @
皮繩向他項上一套,用力一勒,把氣管勒斷了。於是,他又開始想把戰敗的敵人的甲冑剝下7 N! v& \5 g( ]/ Z) l, Y  L7 t5 Y
,但是甲冑之內卻是空無一物,原來海神(the gof of the sea)已經把他的屍體變成了天
  `1 ~8 Q% P: I/ c* z7 q8 s4 C鵝(a white bird),至今人們還以他的名字稱呼天鵝。

0 [. k7 d& ?) m, V5 b
. a3 v: e. N" C" i4 M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7 10:55:56 |顯示全部樓層
卷12_146-209:開紐斯從女身變成男身的故事(Nestor tells the story of Caeneus-  K8 h0 P/ }) l! Z1 E& M, q
Caenis)
. b2 Q$ D, d! c/ x2 C. p" v5 c5 m1 N
- t6 H( H0 j* J! s
  這次戰鬥之後,跟著是許多天的休戰,雙方都放下武器休息。特洛亞(Trojan)方面設+ b& c, b" J1 U+ ~
了哨兵警衛城防,希臘(Greek)方面也警衛著自己的壕蹔。這一天是節日,剛剛打敗庫克9 F1 g+ g5 r; P2 w
諾斯(Cycnus)的阿喀琉斯(Achilles)宰了一條小母牛祭祀雅典娜(Pallas)。他把牛的
% o# {* A9 n, j. }# `五臟放到祭壇的火裡,那天神最愛聞的肉香直衝雲霄,天神享受了祭品,餘下的肉就分到各
: b$ {, S, E: L6 Q, k桌。眾領袖斜倚在榻上,飽餐著烤肉,喝著酒,既解愁又解渴。他們不聽琴,不聽歌,也不! \7 W( ^- J8 @
聽多孔的長木笛的吹奏取樂,而是用閑談來消磨長夜,他們談話的主題是"勇敢,他們談敵) ?5 L( K' T7 m- _0 l6 u, \5 \
人如何戰鬥,自己如何戰鬥,一次又一次地談著自己遭遇的險境,十分快活。請想,除此以' U+ u0 \0 d+ w2 u
外阿喀琉斯還能談什麼呢?其他的人在偉大的阿喀琉斯面前還能談什麼呢?

$ ~" I0 l$ B2 T5 q7 \8 C( Q; d! O
2 e1 R8 K/ e$ y  話題主要圍繞著阿喀琉斯上次打敗庫克諾斯的勝利,大家都感到可異的是那青年的身體+ S8 _+ R6 K* ]4 M- [
居然刀槍不入,永不受傷,還能使刀刃砍鈍。阿喀琉斯本人和其他希臘將領正在感到稀奇,! U. f* f& R, H% Y
只聽老將涅斯托耳(Nestor)說道:「在你們這一代只有一個庫克諾斯不怕刀槍,武器刺不
/ A. }/ y: h; D" f/ N" m2 p$ r' d) k穿,當年我可看到有個人能經常受槍刺一千次身上沒有傷,這人是忒薩利亞(Thessaly)的
# q% t2 F! ^( u! {% Q, U開紐斯(Caeneus)。忒薩利亞的這個開紐斯住在俄特呂斯山(Mount Othrys)上,他的事9 [8 ^# L7 a3 X, R4 R9 z
跡非常著名,但是尤其奇怪的是,他生出來的時候是個女性。」大家一聽這樣新奇的怪事都+ Q$ i1 J4 }3 `5 P
感到吃驚,就請涅斯托耳說下去。
- X% k8 ~$ D" L
1 B  [+ {' ?( Y3 \; Q; k7 g" Z
  阿喀琉斯也說:「老人,你具有我們時代的豐富的智慧,你說下去吧,我們都非常想聽6 h  j; C) j# U" o5 V
,到底這開紐斯是什麼人,他為什麼改變性別,你在哪次戰爭中認識他的,他跟些人打過仗
( a$ n$ s' n& e" ?) Q,他讓誰征服了,如果他被人征服過的話。」老人回答道:「時間過去很久了,許多事記不" k/ M" q& P- L" P
清了,當年我見到的事,許多都讓我給忘了,但是還有許多事我還記得。在我經過的戰爭年
- D" l. o+ U$ N0 P  `7 P代、和平年代的種種事情裡,惟獨這件事我記得最牢。如果長壽能使人廣見博聞,我可以說$ J, d6 r! Z" o, c% g$ ^
已經活了兩個世紀,現在活在第三個世紀了。

/ z, e1 @# y; Q6 i4 ?& A ( @; j) |* `9 ^7 s7 p" E8 M
  「厄拉圖斯(Elatus)有個女兒叫開紐斯(Caenis),以美貌出名,是忒薩利亞(7 Q6 `8 O6 h) s. c) ^1 r* l
Thessaly)最美的姑娘,在鄰近各城,在你們城裡,阿喀琉斯(她和你倒是同鄉呢),來求
* r8 m( b- D6 T! j  x婚的人不計其數,互相競爭。如果可能的話,珀琉斯(Peleus)說不定也會來試試和她攀親
  r9 T) N( L3 D5 {* n,不過阿喀琉斯,他那時已經和你母親結了婚,或訂了婚了。但是開紐斯不肯跟任何人結婚
9 x3 K+ a/ Q0 V1 r) a, }( B。據說,有一天她正獨自一個在海邊上散步,被海神粗暴地占有了。海神涅普圖努斯(
$ w( ?+ X/ D; r# d8 vNeptune)享受到了新歡的樂趣,就對姑娘說:『妳現在想要什麼,儘管說,我保證不拒絕1 ~5 q4 X( z6 V( |8 F8 S
妳,選擇妳要的東西吧!』(這當然也是傳說罷了)

7 A8 |  y3 d7 j" Y. `
1 h. a: o, D3 a  w; ~. t- v  「開紐斯回答說:『你幹了這麼一件有損於我的事,我對你的要求也是很可觀的,我要8 ~# K6 `( U' S2 _$ _
求再也不遭受同樣的損害,我要你答應我不做女人,能做到這一點,你就算盡到了你的全部
4 N, E9 a4 C8 x  S. f責任。』她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聲音比以前濁重,簡直像是男人的聲音,事實上也是男人1 C3 d# z2 e4 O3 X- B
的聲音,因為海神已經同意了她的請求,此外還使她不怕刀傷,不會死在刀下。開紐斯得到
* O9 A2 ~: s( z9 ^6 _了這件禮物,高興地走了,常年練習男人的本領,往來於忒薩利亞的田野間。
% G- C% Y6 e+ \3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7 10:56:51 |顯示全部樓層
卷12_210-244:拉庇泰人與人馬肯陶爾的戰鬥(Nestor tells of the battle of Lapiths
  h" l% J9 I: L9 D' i& F8 [5 oand Centaurs)

1 U- b0 e* W* ~) W4 ]
0 u' G" x( a' J' i6 }; H  「伊克西翁(Ixion)勇敢的兒子(Pirithous)娶了希波達墨(Hippodame),結婚的
' t3 m0 I. o2 J3 G* P+ ]+ C日子,請了白雲生的(cloud-born)肯陶爾(Centaur)來赴宴,筵席整整齊齊地設在一座
3 `0 R9 N" e( ^0 R! N. c隱蔽的石窟裡。開紐斯與其他忒薩利亞(Thessalian)的王子們在場,我也在場。這座宮殿8 T5 B  @6 O# S. u
披上了節日盛裝,客人很多,聲音嘈雜。人們正在唱著結婚的曲子,整座石窟煙火繚繞,這
: r- v3 U( e( j  n3 M時新娘由母親和一群少婦簇擁著走了進來,在這些婦女中以新娘為最美。我們向珀里托俄斯; j7 M  @' |$ H; F; A& C; r$ n
(Pirithous)祝賀,祝賀他娶了一位有福的妻子,不料祝賀反而錯了,並沒有帶來吉兆。: G  C% E+ d' v! M# Q+ d8 Q! a6 m. R
原來,歐呂圖斯(Eurytus)這個野蠻的肯陶爾之中最野蠻的肯陶爾喝了點酒,又見到姑娘
! F! v) V; r+ h4 b2 e% @8 E的美色,心裡就發熱,醉意和與醉意成對的情慾統治了他的心思。

2 u% j0 s, U6 e3 `3 T/ J# b9 C! J
  I' i9 X- w" c' }, V1 w( y% t  「頃刻之間,宴會亂成一團,桌子也推翻了,新娘也被人抓住頭髮,強行奪走了。歐呂
$ T- z7 ^: {* L" }" s% ?. E9 h1 @5 i圖斯搶了希波達墨,其他的肯陶爾人喜歡哪個婦女或能搶到哪個婦女,也各自搶了一個,情, H$ q7 J: Y  d
況就像洗劫一個城市一樣。整座宮殿到處是婦女的呼救聲。這時,我們大家都立刻站了起來  `2 f1 |2 ?9 ?7 l; F1 M4 j
,忒修斯(Theseus)首先喊道:『歐呂圖斯,你發了什麼瘋,幹出這事來?我還沒有死,
) s: D) s- M* P) e; c# J- T你居然敢向珀里托俄斯挑起?你不知道你侵犯他一個人,就等於侵犯他和我兩個?』這位見
8 y" f7 {, @3 m  a5 C7 J- N, a8 s義勇為的英雄怕空說沒有用處,就把氣勢洶洶的肯陶爾推到一邊,從他們瘋狂的手中奪回了& P  F2 v' a: Y
被搶去的新娘。對方並不答話,因為這種事不可能用語言來辯護,他就動手去打那為人高尚
8 V* D, O/ M. B的忒修斯的胸和臉。

% N) L4 H0 ~2 K
. f0 C) _* _$ F) W- J  「正好旁邊有一個和酒盆,是件古董,盆面雕著花飾,凹凸不平,忒修斯舉起這盆,伸/ P) z3 A9 o, o9 {
直了身子,向敵人臉上投去。對方一下子被他打倒,鮮血連同腦漿和酒從傷口、從嘴裡一齊
& W$ n$ \! R: Y! |, |" W噴出來,濺滿沙地,兩隻腳還在亂蹬。他的那些半人半馬的兄弟們見他死了,大怒,爭先恐
) U  s3 k6 a0 M+ C! j. \後地齊聲喊,道:『戰鬥,戰鬥。』酒使他們氣壯,首次交鋒,酒杯、不經摔的酒壺、圓盆
$ m% A7 B$ O- x# P, C+ v1 t+ k( ^在空中亂飛,原來是用作餐具的,現在用來打仗殺人了。

2 s* h! J- X% m, s5 ~4 O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7 10:57:45 |顯示全部樓層
卷12_245-289:阿米庫斯與格呂紐斯等人被殺(The deaths of Amycus, Gryneus, Cometes; `8 f, ]. E8 ~4 A
! B& l) {; R0 S& k" p

. i* ?( }. f2 y0 m  「首先,伊菲翁(Ophion)的兒子阿米庫斯(Amycus)毫無顧慮地從內殿搶來供器,從
* u# h! }  m* p1 }神龕奪來了燃著密密麻麻燈燭的燈台,把它高高舉起,就像一個人高舉斧頭用力向一頭祭神
3 Q4 N0 l" `5 e1 S0 N/ w的牛的雪白頭頸上砍去那樣,向拉庇泰人(Lapith)刻拉東(Cleadon)投去,把他的頭骨
4 h) a3 l& u+ Y& N$ f* u打破,臉也辨認不出了,他的眼珠脫眶而出,臉部的骨頭砸得粉碎,鼻子砸凹,和上顎連到
8 B$ S  c* d9 |4 e9 `9 m2 m) X2 o: Z了一起。跟著,佩拉(Pella)的佩拉特斯(Pelates)又從一張楓木桌子上擰下一條桌腿,
/ Z1 h, A& i+ o, ^3 `. v把阿米庫斯打倒在地,阿米庫斯的下頦陷進胸前,嘴裡吐出敲落的牙齒,摻雜著鮮血,佩拉) Y( \! L* W- e4 O, n* M1 I* j
特斯又給了他一下,把他打發到塔耳塔洛斯(Tartarus)的陰界去了。
* u7 z7 t# _0 ~/ g- s  Q

: {7 V$ j* \7 P  「肯陶爾的格呂紐斯(Gryneus)面色可怖,看見身旁冒煙的神壇,叫道:『何不用這3 z8 A0 h8 N. Y( R+ Y1 |; \
傢伙?』說著就端起這巨大無比的神壇,連同裡面的火,往拉庇泰人堆裡扔去,打倒了兩個6 v8 [' |. f" W5 D% C" A
人,布羅特阿斯(Broteas)和俄里俄斯(Orios)。俄里俄斯的母親是卡米勒(Mycale),
2 |1 F" J' D! l* L$ }5 [們都說她常常唸咒把月亮的兩支角拉下來,雖然月亮不情願。厄克薩狄烏斯(Exadius)對' T% l  U5 c8 u  B9 ]
他說:『我但能找到一件武器,你就休想逃脫懲罰!』他說完,拿起的不是一支槍,而是掛1 v  Q: p# _) ?3 p
在一棵高大的松樹上、獻給神的鹿角,作為武器。格呂紐斯的眼睛被那雙叉的鹿角刺穿,眼
5 Z2 g2 G; o# }, W珠被擠了出來,一個眼珠還粘在鹿角上,一個沿著他的鬍鬚滾下來,裹著凝結的血,垂掛著6 N2 _& U7 B8 [

" X% ]/ C6 r2 O
9 n, Z" B: G7 K* }  「再看,羅厄圖斯(Rhoetus)從神壇裡抽出一根燃燒著的李木,向右一甩,打破了一
0 o9 L+ v- N7 B+ U5 m& K$ o4 r+ P5 O4 ?頭黃髮的卡拉克素斯(Charaxux)的額角,頭髮立即點著,就像乾柴一樣燒了起來,傷口的
- s9 L7 n: g2 G/ i: X( m血經火一烤發出可怕的嘶嘶的聲音,就像一根燒紅了的鐵杵,鐵匠用鉗子火裡夾出來,往一* g* ]1 w- d4 @0 M2 h- y
桶水裡一蘸,所發出的聲音,就如熱鐵浸進溫水,嘶嘶嚓嚓地響。

1 Z3 X. [7 _% g) n& d0 e
* S5 g9 S- N, `: F, v. J( Y* g  「受了傷的卡拉克素斯把亂髮上的貪婪的火焰甩掉,搬起一塊階石,扛到肩上,這塊石- x0 ?( M- j4 I- q! d( L& A! n
頭很重,足可以裝一車,因為太重了,無法向敵人投出去。他的戰友科墨特斯(Cometes)/ T% i1 P; ^& O8 I1 w
在旁邊,大石頭砸下來正好把他砸死了。羅厄圖斯一見,遏制不住心裡的高興,說道:『我$ n5 }: Z/ `9 Q8 A
希望你們陣營裡其他的人也和你一樣勇敢!』他說著,就用他那燒了半截的木棒重新投入戰& f; `$ r; U; a# ~, X( Z
鬥,三遍四遍地重重地敲打卡拉克素斯,打裂了他的頭骨接縫,頭骨陷進了腦漿。

8 A0 Y) s: p! x5 s- o"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7 10:58:41 |顯示全部樓層
卷12_290-326:科呂圖斯與阿菲達斯等人被殺(The deaths of Corythus, Aphidas and * {! R( O8 O" ]; i
others)
/ q2 @" U/ C4 r( e# H4 z

5 F1 o' G8 Z1 y* x; Y  「羅厄圖斯勝利了,轉而去向歐阿格魯斯(Euagrus)、科呂圖斯(Corythus)和德律- |( m5 `0 d; F
阿斯(Dryas)三人進攻。科呂圖斯年紀小,嘴上剛剛長出毛茸茸的鬍鬚,他被打倒了,歐
& b/ }: H1 n2 O7 p5 n4 ^阿格魯斯叫道:『你打倒一個小的娃娃有什麼光榮啊?』羅厄圖斯不等他說下去,就把燒紅2 n- y; T% y- N3 a3 T4 z6 d
著的木棒狠狠地塞進了他張開的說著話的嘴,從嘴裡一直插進胸膛。然後,他拿著火棒在頭  t- }/ @" K" f% V! E! k
上揮舞著,又去追趕凶猛的德律阿斯,但他進攻德律阿斯的結局卻不一樣了。他因為連續殺7 }0 ]5 X; ~) |
敵成功而沾沾自喜,繼續進攻,德律阿斯用一根燒焦的木樁刺穿了他的頸和肩聯接的部位。- {. _3 v; G1 O: m: J) J
羅厄圖斯大聲呼叫,用力從骨縫裡拔出木樁,身上沾滿了自己的血逃走了。
' a9 n  ^& A# `, z% a( k: s

$ z$ A- m* ?# T2 g  「此外,俄爾紐斯(Orneus)、呂卡巴斯(Lycabas)、右肩受傷的墨東(Medon)、陶- W5 v8 b& W' Y# `
瑪斯(Thaumas)和皮塞諾爾(Pisenor)也都逃走了;還有墨爾墨洛斯(Memeros),在此% Z9 _$ p# }4 k( v- l  C
以前,他在競賽中跑得最快,現在受了傷,跑得慢多了;還有佛路斯(Pholus)、墨拉紐斯1 j) p- K& W, r+ g1 b! ~- M/ I1 k
(Melaneus)、打野豬的獵手阿巴斯(Abas)、占卜師阿斯勃路斯(Asbolus)也逃跑了。' m- S6 @% v6 f
阿斯勃路斯以前曾勸說大家不要打,但大家不聽;此刻。他對涅索斯(Nessus)(涅索斯也) a/ c+ R9 O0 r( u* P4 t6 h
是怕受傷而逃跑的一個)說:『你不要跑,你一時死不了,等著挨赫剌克勒斯(Hercules)
4 Z6 B0 K5 C6 M- P, |( p( Z一箭吧。』但歐呂諾姆斯(Eurynomus)、呂齊達斯(Lycidas)、阿列俄斯(Areos)、伊" b! Z# V5 {. O' J
姆布留斯(Imbreus)都沒有逃脫死亡,這些肯陶爾在和德律阿斯交鋒的時候,都被德律阿: m6 w/ k4 L+ l+ d6 C  u
斯(Dryas)殺死了。還有克勒奈烏斯(Crenaeus),他雖然轉身逃跑,卻正面受了傷,因
- @7 W& |* k; i0 _$ V為他跑的時候回頭看,一隻重槍投來正中鼻子和前額之間的眼睛。

% f$ J9 e/ L- J. a' I
) S" v5 o5 X6 ^) \; s5 R. B  「在這一片混亂的喧囂聲中,阿菲達斯(Aphidas)卻一直睡著不醒,睡意流進了他的
* m0 q$ E# I; p/ N  x9 V血脈,再吵也吵不醒他,他手裡還懶洋洋地拿著酒杯,裡面還有和好的酒,他直挺挺地躺在7 T( r. W  c/ K% i. B) V
一張毛糙的俄薩(Ossa)熊皮上。佛爾巴斯(Phorbas)從遠處看見了他,他雖不在戰鬥,9 G) @; Q) L' [# S% h4 Y+ {
但也無用,因為佛爾巴斯早把手指套進了投槍的皮條,對他喊道:『到冥河(Styx)邊去和# n& c3 B, K& r/ ^' i' W5 |
你的酒,到那兒去喝吧!』說著,就把槍向那青年投去,白蠟桿槍的鐵頭刺穿了他的脖子,/ l: \5 t0 \4 N
因為他正好仰著頭躺著呢。他沒有感覺到死,烏血從他整個喉嚨裡流到榻上,流到了酒杯裡' F% Z  z+ s- S6 O/ x

+ X9 B  B! k* U2 N6 S&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7 10:59:41 |顯示全部樓層
卷12_327-392:忒修斯與珀琉斯等人加入戰鬥(Pirithous, Theseus and Peleus join the
( s% C* @& N  n* A# vfight)
, d  i6 y7 q- j, d: M

8 X/ W7 C! C2 x9 u2 ?  「我還看見佩特萊烏斯(Petraeus)試著從地上拔起一棵橡實纍纍的橡樹。他兩臂抱住! ?. [+ Y# @4 l' C
這棵樹左右搖晃,樹身鬆動,眼看就要扳倒,不料珀里托俄斯(Pirithous)投來一槍,刺# d: g" F: z2 u! \
進他的肋下,把他的身體釘在了橡樹上。據說,呂庫斯(Lycus)和克羅米斯(Chromis),
# v) D. v$ @1 Q, K也是被珀里托俄斯奮勇殺死的,但是,珀里托俄斯獲得勝利者的稱號,更是因為他殺了狄克, j0 a/ \0 i- F: ]- {) |4 R0 @
提斯(Dictys)和赫洛普斯(Helops)。赫洛普斯被他一槍扎穿了太陽穴,從右耳邊投進,& u( b# p- d: h: K# v3 q
從左耳邊穿出。狄克提斯被珀里托俄斯追趕得驚慌逃跑,跌倒在陡峭的山脊上,頭朝下落下
& |3 A9 T% \  ^$ w山去,全身重量都落在一棵白蠟樹上,把它壓折,肚子被斷枝扎穿。
: p* |7 F7 S0 g$ Z3 a3 T

; I' L/ |" t3 W6 z- s6 \$ L  v  「阿法琉斯(Aphareus)過來想為他報仇,他從山上扒下一塊石頭,試圖把它扔出去,% u' z3 ^. q- A" b( W+ S
他在扔的時候,忒修斯(Theseus)舉起橡木棒朝他打去,粉碎了他巨大的肘骨。忒修斯見
5 H( g$ s& b1 d8 z% n: y8 l( A2 ]- f他身體已經殘廢,既無時間,又無必要,就不再進一步要他的命,而是跳上高大的比恩諾爾
* c. L9 L- R- l8 ?4 j7 A(Bienor)的背(它以前還從未馱過人),兩膝夾緊這「人馬」的肚子,左手握緊鬃毛,右
6 b: l# T# X3 x* v5 ]* W  G手舉起結滿木疤的棒砸爛了他的臉和不住地進行威脅的嘴以及他堅硬的額頭。他用這棒還打
% d- I! ]- y; {& e死了涅杜姆努斯(Nedymnus)和投槍手呂科佩斯(Lycopes)、長鬃護胸的希帕索斯(
3 L  A& _2 D2 x+ a8 kHippasos)、身比樹高的里弗烏斯(Ripheus),還殺死了特琉斯(Thereus),特琉斯常在* S8 w/ N+ K- a, K" A+ x
忒薩利亞山(Thessaly)上捕熊,儘管熊掙扎,他還是能把熊活捉回家。
: \: @, E6 \: A- O8 P
. n: h% h3 o% Z2 a  g
  「忒修斯的報復節節勝利,德謨勒翁(Demoleon)再也忍不住了,他費了大力想把一棵6 P4 N, g/ I# G3 |0 }2 O
樹幹堅固的古松拔起來,但是不成功,只好把它折斷,向敵人擲去。忒修斯得到雅典娜(! X( ?1 `' ~- D6 Q. Y3 k
Pallas)的警告,看見敵人的武器飛來,遠遠退離,這都是據他自己說的,信不信由我。但
: P# `5 d% u' W3 Z# j+ w是,大樹並沒有白白地落下,它擊中了高大的克蘭托爾(Crantor)的前胸,打斷了他的左
' l/ w% O: R) t- p3 a肩。阿喀琉斯(Achilles)啊,克蘭托爾曾是你父親的武將,多羅皮爾(Dolopians)王阿
+ O9 Y0 s: d5 ~- ?  T7 @" c( R9 E敏托爾(Amyntor)打了敗仗,把他給了你父親珀琉斯做人質,保證信守和平。
6 K0 V! C( W0 ~" L6 g6 _

# h0 ^& B' M6 l4 Y5 ]  「此刻,珀琉斯遠遠看到克蘭托爾左臂斷了,傷得這麼慘,喊道:『克蘭托爾,最可愛
+ U* V5 b5 k6 M& }/ j9 `$ e的青年,你至少得接受我送給你的一份喪禮呀!』說著就揮動粗壯的臂,集中全部心力,把
9 [  |5 L1 y( F一根白蠟槍向德謨勒翁投去,刺透了肋腔,那槍扎進骨頭裡後還不停地顫動。那肯陶爾把槍# P* b, R4 E# h9 ~
桿拔了出來,槍頭拔不出來,即使槍桿拔出來也費了很大力氣,槍頭就留在他的肺裡。疼痛  X; |" L) F3 r1 }+ `' i. i1 Q
給了他力量,他雖然受傷,還是挺身撲向敵人,用蹄子去踏他。珀琉斯的盔和盾被他踩得咚
) U& E& m1 J1 z+ `$ ]咚響,珀琉斯一方面保衛自己的兩肩,一方面端起槍刺了出去,一舉而刺了他的兩胸。
6 N/ r* G& @+ u9 x- l- }3 b
  N7 n* e* X  }! x4 ]3 j8 \3 z
  「在這以前,珀琉斯已經殺死過弗列格萊俄斯(Phlegraeos)和許勒斯(Hyles),這. M6 C& [" y/ w4 I( `- C# @- t3 D$ {
是遠距離投槍刺死的,還在近戰中殺死了伊菲諾烏斯(Iphinous)和克拉尼斯(Clanis)。0 p2 c- d4 ?1 f& u
現在,他又殺了多呂拉斯(Dorylas),這多呂拉斯頭上戴的是狼皮帽,他不用槍,用的是+ R( t8 a7 l) T  C
一對漂亮的牛角還用血染紅了。
- U( o" e0 |3 ]% B

$ A5 N/ g$ H1 b/ {% J4 P% r  「我當時勇氣很足,因此力氣也大,我對他喊道:『你看看,是你的牛角厲害,還是我
  z% \. G! k" A' S的槍厲害。』我說完就把槍向他投去。他一看躲不過去,就用手去擋,想護住頭部,免受擊, Z1 g5 T5 O7 Z' K8 p
傷,結果他的手被釘在前額上。他大叫一聲,珀琉斯站在他旁邊,見他被釘住,傷痛難忍,8 S4 I: P  D6 F0 Z1 H9 F% g- e
一刀刺在他肚皮上。他凶狠地跳了起來,肚腸拖在地上,一路走,一路踩著自己的肚腸,一0 e2 J9 ]4 @0 A* d. n1 L" b
路踩,一路把肚腸踩爛,最後他的腿被肚腸纏住無法邁步,肚子空空地倒下了。

4 }7 J( }( B3 W! y* J& ?
# Y& X  x8 C5 y3 I8 E& O1 e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7 11:00:31 |顯示全部樓層
卷12_393-428:庫拉路斯與許洛諾墨愛情故事(Cyllarus and Hylonome)
' |( V$ n4 X  N. p( s9 O! Q
1 m( |; K' ^6 y# Y7 z  「還有,庫拉路斯(Cyllarus)雖然俊美,那就是說,如果我們承認他的族類是俊美的) W) y5 x! X( {* f% N- X0 O
,這在戰鬥中也未能拯救他。

1 p# d$ F, X* D+ L% c % L4 a8 O* y; `
  「他剛開始長鬍鬚,他的鬍鬚是黃金色的,他的頭髮也是黃金色的,從頸部披到兩肩。: H; \( Y; ?7 E4 J: J8 S+ T6 ~2 m8 ]- ]
他的臉很有精神,很喜人,他的頸、肩、手、胸和具人形的部分,你見了會讚美為一件藝術
7 \" e% i* R1 Z& k$ k6 [- t精品;他的具有馬形的下體也是完美無疵的,如果他的頭部和頸部都具馬形,作為卡斯托耳
, e1 w7 s0 Y( K, ^& W7 W(Castor)的坐騎也當之無愧的,他的背形正好適合騎乘,他的胸高昂著,肌肉又是何等矯
7 A! `7 U6 Z, C8 |  e& c健。他周身比漆還黑,只有尾巴是白的,四腳也是白的。

5 u+ \& k4 g5 L) M
4 y& r) W9 e, Y- p. Z! v4 b  「他的許多雌性同類都追求他,但只有許洛諾墨(Hylonome)得到他的歡心。因為在深' x2 N5 ?+ N# g% v7 y
林裡,在半人半馬群中,這個雌性是最美的一個,只有她一個會用甜言蜜語把庫拉路斯拴住
3 B" f" T4 [& s# s,而且她很會打扮,也就是說在那種形體可能的範圍之內。她用梳子把頭髮梳得平平整整,9 ?: ?8 P# z, ~7 ^8 b4 V% i
有時插上一朵迷迭香(rosemary),有時插幾朵紫羅蘭(violets)或玫瑰花(roses),有) f( f: o3 t6 i$ ^& e) a
時候她又戴幾朵雪白的百合花。每天她到蔥郁的帕嘎薩山(Pagasae)上流下來的清泉裡洗, V) c0 ~, F& ^3 A6 t- _
兩次臉,兩次在川流裡澡身。不合宜的衣服她是不穿的,因此她肩上或左邊身上披的是精選: v: S  X" \+ R( s/ a
的獸皮。他們兩個彼此傾慕,一同在山林裡倘佯,一同在石窟裡栖息。他們兩個也一同來到
: X6 R( ?+ Q# ]  K! \6 }拉庇泰人(Lapiths)的家,肩併肩地勇猛戰鬥。

) s7 Q9 M! r6 q+ | ) a  m) D8 H# h7 D8 \
  「不知是誰從左面投來一槍,投中了庫拉路斯胸頸之間的部位,他的心臟雖未受大傷,6 e8 Y; z7 Q! G7 @; m7 N4 |
但已冷卻,在把槍拔出之後全身也僵冷了。許洛諾墨立即抱住他將要死的軀體,撫摩著他的' D- t2 \+ z2 n9 ]  M, I* ]
傷口,嘴吻著他的嘴,竭力想阻止他的精氣逸去,但當她看到他已斷氣,她說了些什麼,因* H  m: Q) I4 b, a
為周圍的喧囂太大,我沒有聽到,然後她就撲向刺死庫拉路斯的槍尖,自戕而死,死時還抱( N3 h, G6 Y4 J) q6 X, j$ n+ P) X. X
著她的丈夫。

* n" L& }4 ?$ z. \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20-6-1 09:20 , Processed in 0.090045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