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admin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11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9:14:48 |顯示全部樓層
卷11_410-473:刻宇克斯暫別妻子阿爾庫俄涅(The separation of Ceyx and Alcyone)
5 b: T1 A5 s3 s7 i; z0 K3 N & ^  v) Z/ E/ g' e$ G2 [
  刻宇克斯(Ceyx)這時正為他弟弟所遭遇的怪事而煩惱,不僅如此,自從他弟弟的不幸6 |$ X% f* q( L& b9 d( _, J
發生之後,還有許多其他的事使他煩惱。因此,他打算到克拉洛斯(Claros)去求神,只有
+ E5 I/ u; a0 s6 `1 s" G  f神的啟示能使人在困難中得到安慰。他所以要到克拉洛斯去,是因為去得爾福(Delphi)神; o  V* }: u4 d$ v2 t; D
廟的路上不安全,有弗勒癸阿斯人(Phlegyans)在他們的頭目福巴斯(Phorbas)率領之下
$ K; e4 t' O) N! P2 B# S: J7 L搶劫行人。刻宇克斯起程之前,把他的意圖告訴了他的最忠實的妻子阿爾庫俄涅(Alcyone
) Q( F- Q3 J0 E/ G4 K% I/ f, P)。

# }' F! O& J( e' @   q: i% T! `: t
  她一聽立刻渾身戰慄,冷入骨髓,她的面色變成蒼白,像死灰一樣,頰上淌著熱淚。三
: ~; v1 O: r; {6 W次她想開口說話,三次她都泣不成聲。最後,她嗚嗚咽咽又愛又怨地說道:「最親愛的人哪
$ Y0 {! ?' b& m: Z% |,你為什麼想做這事呢?是我做錯了什麼事了?你當初認為第一要緊的恩愛到什麼地方去了. S$ w  x* z, H) C
呢?難道把你的阿爾庫俄涅丟下不管,你心裡感覺坦適麼?你真覺得出遠門是件快活的事情
% o7 p8 u! T/ Y. j麼?是不是我和你分離之後,我倒反而對你更親近了呢?不過,我想你一定走旱路,因此我
, i/ A& S2 I# U8 `5 y只會感覺悲傷,倒不會為你擔心害怕。
7 }* r& G5 t6 }4 y' k

  N5 ]9 K" m7 M% c0 X, x  「大海的風暴使我一想起來就心驚膽戰;不久以前,我還在海灘上看見一些破碎的船板
* y' c9 v3 M# e/ U- n呢;我也時常看見無屍的墳墓上刻著死者的姓名。你不要以為自己的岳父(Aeolus)是希波
8 G& k4 p9 \/ c# U: B忒斯(Hippotas)的孫子,他會把狂風關在監牢裡,使海上風平浪靜,因而有恃無恐,但這4 ~" c: V/ ?: I  \8 i$ I" B
是不可靠的。因為一旦他把大風放出來,吹到沒有遮攔的大海上,什麼也擋它不住,它才不( E: F8 a6 D6 l% W8 C$ D9 |/ n) B9 |
管哪兒是陸地,哪兒是大海呢。不僅如此,就連天上的雲也會遭它的折磨,它會橫衝直撞去$ R- D! o; ^2 p9 M' _- v  Y. ?
向閃閃的電光挑釁。我是知道風的厲害的,因為我小時候在父親的家裡時常看見它,我對它- N  ^4 y1 s3 e3 u* t# p. B
愈熟悉,我愈覺得它可怕。但是,親愛的丈夫,我這番話如果不能使你改變主意,如果你還  C' C3 R  h" w0 \$ j7 M/ }
堅持要出門,那麼你把我也帶走吧,讓我們兩人一起受顛簸,受苦固然很可怕,但是可以免- u0 X. y8 j* G3 Q8 l1 z
得我提心吊膽了,不論出了什麼事,我們兩人可以在一起忍受,我們可以一起在大海上漂流& U  T4 \6 B; n. T0 e
。」

$ A$ M; U1 J* J- x" ] $ ]6 b' T! m  R8 X; ^, y- h$ ^
  埃俄羅斯(Aeolus)的女兒一面說,一面哭。辰星之子深為感動,因為他和他妻子一樣$ [+ H* G2 z; F- d7 l  `9 R- N& y$ z
,心裡也充滿了愛的火焰。但是,儘管如此,他還是不肯放棄既定的海程,也不願攜帶阿爾; ]1 w! P7 L5 ]  }
庫俄涅去分擔驚險。他說了許多安慰她的話,叫她不必擔心,但是雖然如此,她還是不能同" e- l0 \6 Q' p* }9 {9 Z
意他的理由。於是,他又加上了一句安慰她的話,這才使他的愛妻首肯,他說:「我知道,- P2 N) u( @6 P9 b6 H7 j4 i# U) _  E; `
我們兩人都不願分離,哪怕只離開一天。但是我指著我父親的光芒向妳發誓,只要命運之神
) w7 O- v0 D$ Q8 J0 f8 v9 s8 S' z8 v允許我,我不等兩次月圓,我一定回家。」
  |3 }* {+ }5 X- A& L  R
3 u. w4 s% x+ I. z5 E! u
  丈夫許下諾言,她才感覺有了一線希望,於是他立即命人推船下海,把應有的配備都裝
" D$ `1 U* Z. g2 p4 {, p到船上。但是阿爾庫俄涅看見了船,就像預感到要發生意外,又開始渾身發抖,眼裡又落下* B6 `- [9 q& O5 \, F& g: `0 w
淚來,滿心悲傷把丈夫抱在懷裡,最後不勝其悲地嗚咽著,說聲保重,就完全暈厥過去。刻
$ W2 K8 p! t3 w6 o5 X2 |8 b宇克斯想法推遲開船的時刻,但是兩排搖櫓的青年早把船櫓挽到胸前,海船節奏勻稱地破浪
- X/ h* b* H+ o7 S+ h9 c前進了。

) o8 {. g* J4 x/ G 0 X) ?/ ]9 I5 A* k" m! \) p
  阿爾庫俄涅抬起熱淚盈眶的眼睛,看見丈夫站在高高的船尾上,首先揮手向她致意,她
3 ^' j$ j4 }& U3 A% A* B7 M也揮手回答。船離陸地愈來愈遠,她的眼睛已經分辨不出丈夫的形貌,但是只要她還看得見
- W, Q) D( b+ G! V( e7 m/ a船,她一直以目相送,等到連船身都遠得看不見了,她還痴望著桅杆頂上的船帆。等到連船
1 r" W) r  m% M2 p1 I# S8 L: T帆也看不見了,她才懷著沉重的心情回到空床,一頭睡倒。空床、空閨又引起她傷心之淚,
5 I" b- ^* k9 A! a2 G3 k* V; o空床、空閨使她想起一對夫妻只剩下獨自一個。
2 A4 Y5 q- t. F% x, n+ l
# t% a7 M5 ?: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9:15:49 |顯示全部樓層
卷11_474-572:刻宇克斯乘船因暴風雨而沉沒(The Tempest), l9 Q5 \) q9 K- J# V
% x! X, S0 z: p% b4 |) J5 g
  船上的人離開海港,海風吹來,吹得繩索拍拍直響。船長一見風起,就命收櫓,把船帆
9 \& M0 W# l- z# {% k0 Z升到桅杆頂上,把所有的帆都張掛出來,好兜風前進。這條船就在大海中央飛也似的擦著水
& Y, B  w% k4 V面向前急駛,兩面的陸地早已很遙遠了。等到夜幕降落,波浪忽然洶湧,海上發出一片茫茫- ^" m/ x2 a  [" E% ^
的白色,大風呼嘯,逐漸猛烈。
9 }9 e; ?4 x, q! E

& m" T4 \( R$ ?  船長喊道:「立刻放下船帆,把帆捲緊。」他雖然下了命令,無奈大風迎面吹來,他的
& x, |  |  a, g8 S命令完全被大風淹沒,別人哪裡聽得見。雖然如此,大家還是自動地把槳取下,把槳眼堵死' B3 l( x8 z& W  h8 P3 ~; P) j4 p
,把船帆捆緊。有的人把船裡的水戽出去,把海水倒回海裡,有的人連忙把桅杆扣緊。大家
8 u0 k, e, {8 X7 Z5 g正在忙亂的時候,風暴卻愈來愈猛烈,狂風從四面襲來,激起忿怒的波濤,連船長都驚慌了
* @- x$ r% x6 o0 ]0 m。他承認連他也不知道船的情況怎樣,不知道該命令什麼,禁止什麼。毀滅實在就在眼前,
) d0 _+ n% t6 r) o6 {% p& O風暴的力量實在遠遠超過他的本領了。

# ~5 i9 I& d6 h* r2 x 3 n$ Y# K: \) ^2 c0 Q5 a/ V
  大家這時真是亂成一團──有人的喊叫,有繩索拍打桅杆的聲音,有大浪的沖擊聲,也
  D# I6 v) {; i% E1 R有雷鳴聲。大浪像山一樣高,好像碰得著天,好像濺著了布滿天空的烏雲。時而波浪把海底
% i7 j; u6 \: c5 g/ i的黃沙攪起,海水發黃,有時又比地府迷津的水還黑,有時波濤如瀉,泡沫沙沙作響,海上7 v$ G; h6 q6 V+ j5 k& P) b
又呈現一片白色。特剌欽人(Trachinian)所乘的船隨波起伏,有時升得很高,就像站在山
3 h' U+ H$ B3 ~: }* L# [頂,俯臨深淵、地獄一樣;有時又像沉入海底,四周海浪席捲而來,就像坐井觀天一樣。有
3 K! g# Z- Z; X: [3 x7 H時,大浪轟隆隆地撞著船側,就像沉重的羊頭鐵杵或弩彈攻打城門的聲音。海浪被四面吹來
% y# o5 P+ m) I  `7 K4 m的狂風激起,向船身上撞去,從高處撲了下來,就像凶猛的雄獅鼓足氣力,挺著胸膛,向獵0 b! i3 e) A7 O: ?* i
人撲去,並且打落了他的高舉的武器和刀槍一樣。

" N+ r# \2 i- W. F! _  {
$ B" [/ y0 `  R0 _+ |. M& j  船身的楔子被浪頭打鬆了,裂開了縫,糊縫的膠蠟全被浪沖光,海水湧進,死就在眼前1 q2 @9 r% r: C3 q# h: a: i8 L0 M
了。看著那雲化為雨,一瀉如注,真會叫你覺得好像整個天宇都陷落到大海裡去了,又好像1 n, q( O* A$ v" P
洶湧的大海竄到了天上。船帆被大雨淋得透濕;天、水、海潮連成了一片。天上沒有半點星
  S$ r# c9 L3 r* h  w光,黑夜和暴風雨一樣陰暗。只有閃閃的電光衝破黑暗,霎那之間,把波浪照亮。

  ~# t+ i/ J: f
" C5 P: }+ N- |1 P# e% [  這時,海浪就像洪水一樣沖進船艙。就像一個比其他的人更出色的兵士,好幾次想攀登
) m( ?  |; n7 r6 ?' a) A被圍困的城牆,最後為了爭取別人的讚揚,居然翻越了城牆,一千人之中只有他一人成功;( ]* E& O4 ~5 N" m  {
同樣,海浪在九次沖擊高大的船身之後,第十次的浪頭比所有以前的竄得更高,沖過來攻擊
3 k/ C8 }% B" |! d, T這條疲憊的海船,一下子把它征服,跳進了船艙。因此,當一部分的海水還在企圖進襲船身
  k, e" |2 t. t- }+ G的時候,另一部分早已落在船艙裡了。

! a" X# b! k7 _7 g9 t5 P
9 g" l' U- T6 L6 X! N! s1 z& A. e1 `  大家都慌作一團,情況正像在攻城戰時有人想從外面瓦解牆基,裡面的人死守著城牆,( }( @2 o, U/ v5 e
而全城則陷於混亂一樣。天大的本領和勇氣都沒有用處;每一個浪頭沖來都好像是死亡沖來
  I/ ~! @5 w! p" [) S一樣。有的人忍不住就哭了,有的人嚇得發呆,有的人說死了有人送喪的人才有福氣呢,有( z2 V3 @0 @( s8 A
的人伸手向看不見的蒼天呼吁求援,有的人想起弟兄,有的人想起父親、家人、兒女,或任
( [2 |$ T$ a& a2 G% J) Q/ B5 J9 f, a何留在家中的親人。刻宇克斯則一心只想著阿爾庫俄涅,口邊一直喊著阿爾庫俄涅的名字;
8 b' W7 V# H5 Z( j) T) x6 S2 r& @雖然他一心只掛念著她,但是他卻又很高興她不在身邊。
- o: G/ q  W7 {* O* s1 ]

- x* q6 d3 x& I& O  他真想再看看自己的家鄉,最後看它一眼。但是,他連神在何處都不知道;海水就像沸. P/ ?; t; w; @1 ?# g1 g
騰了似的,到處都是巨大的漩渦,漆黑的烏雲蓋住了天空,使黑夜加倍黑暗。船桅早被一陣2 G% U. k! G7 r$ S1 ?
狂風摧折了,船槳也斷了。最後,來了一個凶猛的大浪,就像勝利者一樣,足踏著戰利品,9 u9 M: q% {- z8 T" i) I0 ?/ X
高視闊步,不把其他波濤放在眼裡,又像要把阿托斯山(Athos)和品多斯山(Pindus)連4 \% E: |( Z; C" Z9 R4 A
根拔起,投進海裡,氣勢洶洶地捲了過來,以雷霆萬鈞之勢把船葬進海底。大多數水手也都
0 W) p0 u5 _: r3 j隨船沉沒,被漩渦捲進水裡,從此不見天日。也有少數緊緊抱住船隻的殘片。

5 S- j0 |; D) V* @7 b) W, f
8 N8 B( v) E- g& V0 l  連刻宇克斯也用他那執掌王權的手緊緊握住一塊破板,連聲呼喊岳父和父親的名字,但- i* t4 m5 L+ n9 n( }: L$ V0 C! J
是有什麼用處呢?他一面泅水,一面喊叫,喊得最多的名字是阿爾庫俄涅。
6 [. m- L0 K3 u; `; R

  ^( [" ?6 Z: R% u7 \  y: o1 V" I) H7 U  他心裡想念著她,口裡一遍又一遍地叫她的名字。他向波濤禱告,請它們把他的屍體推
. C4 E! E% D; H' {3 l2 R到她看得見的地方,他希望死後由她親手把他埋葬。他掙扎著漂浮在海面,只要浪頭不打在0 M# X. m# _3 N4 b, E: k+ [$ w
嘴上,他就不停地呼喊遙遠的阿爾庫俄涅的名字,即使海浪淹沒了他的嘴,他還是低聲喚出7 `: g* f. D  d9 N
她的名字。看,黑壓壓地沖來了一排浪頭,壓倒了前面的小浪,爆裂成水花,把他的頭埋進
; b0 Y  o6 i6 v* O" t了水中。
- g9 n3 r( q% a# d
# b4 D! e; v- O. i4 m* }
  次日黎明,晨星黯淡無光,誰也認不他不出了,但是由於他不能擅離天上的職守,因而
! q0 A3 l7 f; V9 c只好用密雲遮起自己的顏面。
) J; l  c' G& `- A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9:16:53 |顯示全部樓層
卷11_573-649:朱諾命伊里斯全往睡神的宮殿(The House of Sleep)' C6 e6 `/ H; z2 t6 O9 V9 p7 l

: N$ \& A' i8 k. Q0 w  再說,風神之女阿爾庫俄涅,她不知道丈夫已遭到這場大災難,一天到晚只算計著日子( r+ }$ s: D. N9 ~, h, k
。她一會兒趕著給他織幾件袍子,好等他回來穿,一會兒又給自己織幾件,好等著他回來後% u, j: O6 Y' h, i
自己穿(然而他永遠回不來了)。她恭恭敬敬地在神前燒香,把天神都祭遍了,但是去得次
1 E4 C( H) n) b  a) ]數最多的是朱諾廟,為了丈夫,在神壇前祭拜。(但是丈夫已經不在人間了!)她禱告神明3 N; R2 o  N" B) r
保佑丈夫平安,回到家裡,並且希望,在女人之中,丈夫最愛的是她。她的各樣希望之中,
; H/ s2 w  N( \- n/ n$ ~# D只有最後這項是應驗的。
& B9 @( U, Q$ a  y  j- p5 Q5 h

/ p. o4 L) g, ~+ J% ~" K) w$ ^3 s2 h1 g  但是,阿爾庫俄涅老替死人祈求,女神朱諾(Juno)再也不能容忍了,她不願意身帶重
/ u+ Q1 o1 s" F4 N+ R喪的人老來玷污神壇,於是就說道:「伊里斯(Iris),我的最忠實的信使,快去到睡神(& r* x$ G& D8 F7 P2 @" a! {
Sleep)家去,請他給阿爾庫俄涅托一個夢,讓她在夢中會見刻宇克斯,讓刻宇克斯告訴她# \2 H6 S6 `6 x3 S/ F9 d. L3 [
自己身亡的真相。」女神說完,伊里斯就披上五色繽紛的彩衣,像一彎彩弘一樣,斜著飛過
. B& E8 ^& H6 B# A( x( B/ @  y8 S天空,在雲深處找到睡神的宮闕。

: ?. ^& M, v0 W! ^. U - P" ^+ I& Z) a" B) R
  離欽墨利亞人(Cimmeria)的國土不遠的地方有個山洞,非常幽深,裡面住著懶惰的睡
" l. y" l  \1 T+ v" k$ |0 l( {# \神。不論清晨、中午或黃昏,日神的光芒都射不進去。霧氣在黑暗之中從地上升起,光線昏# W, h( ^; o! R" u2 ]
暗。在這裡聽不見高冠報時的雄雞催曉;也聽不見看門的守犬或比牠還機警的鵝的聲音──
% d4 D' L( j$ P, Q9 T! M到處都是寂靜。在這裡也聽不見野獸或牛羊的聲音、風吹樹枝的窸窣聲,或人們說話的喧嘩& ~$ v. P1 x/ R
。這裡只住著啞口的無言的緘默。只有山洞底下,地府的河流勒忒(Lethe)流過河床上的' T2 l* g& f2 U, ^' T( c  L
沙石時低聲嗚咽,催人入夢。在洞口前面,繁茂的罌粟花正在盛開;還有無數花草,到了夜
0 A8 Q* t4 W% k+ G! p晚,披著露水的夜神就從草汁中提煉出睡眠,並把它的威力散布到黑夜的人間。睡神的宮殿; ~# ?7 o! O6 M* _8 t
並沒有門戶,怕有了門戶,門軸發出吱吱的聲響。在入口處也看不見有守門人。但是山洞的
# |4 p' H+ H7 i/ ^1 J; U6 a9 t中央有一張黑檀木的床,鋪著軟綿綿的羽毛褥子,上面罩著烏黑的床單。睡神就躺在這張床
% o$ l1 A5 e# c" O, q8 \; X- V# T上,四肢鬆懈,形容懶散。在睡神周圍躺著各種空幻的夢影,形狀各自不同,為數之多就像
7 k& m7 @& N" [收割季節的穀穗、樹上的枝葉、海灘上的沙粒。
. V3 j( `# z% ~. {
( k  F$ q' u0 H/ ?
  彩虹女神走了進去,用手把擋路的夢影撥開,她的衣裙照明了可怕的洞府。睡神這時瞌
/ P, B6 }( q" W, b$ \$ ^睡正濃,眼皮都抬不起來,屢次起身,屢次又倒頭睡下,下巴不住地在胸口上點,最後好不# x' J' f# c: R8 p( N5 m( t* Z# b! y2 j
容易把自己掙脫,彎起一肘,支住身體,認得是她,便問她來此何事。她回答說:

* D; N1 M2 ~$ D0 K; B
5 d' G  v$ Y" R( ^: C- m" f  Y  「睡神,呀你能使萬物休息;睡神呀,你是神中最溫和神,你能使人靈魂寧靜,驅除憂1 T3 }( S7 F/ X+ z
慮,使人在一天勞苦之後恢復體力,第二天好再去勞動。請你造個形像,要能逼真,要像刻6 c9 |7 @" i1 l; y5 Q, \5 `
宇克斯(Ceyx)王,然後把它派到因赫剌克勒斯(Hercules)而著名的特剌刻(Trachin)
7 j1 ]# L6 m2 W8 ^& l9 G; E! X" Y% N  X1 D: b去,去把他沉船而死的經過向阿爾庫俄(Alcyone)涅表白,這是朱諾的命令。」她執行完
/ C# B5 \0 m9 D; A" j. A: ?了使命之後,就走了,因為睡眠的魔力使她不能忍受,她感到自己也有些昏昏欲睡,因此趕
. X8 [* x1 E* p4 V快逃走,沿著來時的彩虹回去了。
- m) e) o( p9 K) _) k1 g' f

+ o: `( Q& V3 s1 C. K  睡神在他的一千個兒子之中把摩耳甫斯(Morpheus)喚醒。摩耳甫斯善於模仿各種人的" p) U! T4 F7 y7 j* g
模樣,在學人走路、神態、言談這種本領上誰也比不過他。他並且還能仿效別人的打扮和別$ Z% s; W* K& |  Z3 M0 S0 x2 t, u
人的口頭禪。但是他只能扮人,還有一個兒子能扮飛禽走獸和修長的蟒蛇。天上的神把他叫
7 i+ b0 J6 O7 {8 ^* b/ _* A" v% J作伊刻羅斯(Icelos),而凡人卻把他叫作福柏托耳(Phobetor)。睡神第三個兒子叫番塔
# l: J+ m  q$ j0 J" [# }索斯(Phantasos),他也有各種本領,他能扮成土地、岩石、水、樹和任何沒有生命的東5 I1 F1 `* c# X2 c7 w& p
西。這幾個專門在夜晚向君主酋長顯像。其餘的兒子則和普通人打交道。老年的睡神不選擇4 D, l& \% B. R" c- J1 d
這些,單單在眾兄弟之中選中了摩耳甫斯去執行伊里斯(Iris, daughter of Thaumas)的, z" G" s3 q9 y+ r. c
命令。他交代完畢,又把頭垂下,回到了溫柔的睡鄉,在高高的臥榻作縮成一團。
( C& c* h: j) q- [) u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9:17:41 |顯示全部樓層
卷11_650-709:摩耳甫斯扮成刻宇克斯的模樣(Morpheus goes to Alcyone in the form
1 l+ d- V5 A2 N% W; H( ?of Ceyx)
& d  a+ H- z) i- [0 @! h
8 \1 F. c# L- o- f1 ^5 y$ f% j8 C
  摩耳甫斯無聲無響地在黑暗中飛著,很快就到達了特剌欽城(Haemonian)。他收起翅
6 K$ {  Q: c* g8 H6 z: l膀,變成了刻宇克斯的面貌形態,像死人一樣蒼白,赤身露體站到可憐的妻子的床前。他的
4 W& D% t: K. w% D" s+ m2 ]" v! U鬍鬚是濕淋淋的,水珠從他的頭髮上接連不斷地流下來。他流著眼淚,俯著身軀,在她床邊
5 M6 f- x' O) V1 R* j說道:「我的最不幸的妻啊,妳可認得妳刻宇克斯麼?我死後的面貌改變了麼?看看我!妳
& K3 S/ q+ P4 h4 h' M* B* w一定會認得我的。妳會發現我已經不是妳的丈夫,而是妳丈夫的陰魂了。阿耳庫俄涅,妳為
! C9 Q3 ]' N) q7 b; f# H我禱告了半天,全是枉費心機啊,我還是死了。妳不必再對我抱著什麼希望了。在愛琴海(
. c* J# a' z3 F$ `Aegean)中,我們的船遇到一陣南風(Auster, the south wind),風勢凶猛;船在海上顛
8 [2 Y1 x( v9 W8 i( ]! J0 M簸,最後被風浪打得粉碎。我一直喊叫著妳的名字,但是海浪把我的嘴堵住了。這件事是千
8 N7 H- V$ D5 h6 |1 R真萬確的,不是什麼若有若無的謠言。向妳報信的不是別人,是我自己。妳看我這等狼狽的& d. E1 p1 g3 p2 A
模樣,是我在把我的遭遇告訴妳聽呢。起來哭我吧,穿起喪服,千萬不要讓我沒有人哭送就
5 j5 L1 O! A: ?( R  b悄悄地到了淒涼的陰界(Tartarus)。」
" A$ Q% t. k0 Q/ x$ ]

6 `5 k7 n( j1 y' @: {7 y- `  這些話都是摩耳甫斯說的,為要使她確信不疑,他還裝出她丈夫的聲調,並且裝得好像
% A3 o) T4 n$ V1 {* y真在哭泣似的,連手勢都和刻宇克斯毫無二致。阿爾庫俄涅聽了嘆氣流淚,在睡夢之中想去, A; i9 B, T' P
擁抱他,但是撲了個空。她大聲喊叫道:「等等我!你慌慌忙忙的要到哪兒去啊?我跟你去" l- O! V+ C; I
。」她自己的喊叫和她丈夫的夢影使她從夢中驚醒。她趕緊向四周一望,想看看方才還看見: f7 l- U3 A, X0 _/ f! i4 n
的丈夫是否還在。這時,她的侍女們聽見她喊叫早都驚醒,並且去取了一盞燈,拿到寢室裡$ S5 ~; j/ ~2 f- R* k6 d$ }. w8 I
來。她找來找去找不著丈夫,就悲慟得直打自己的臉,把胸前的衣服扯開,捶打著自己的胸
" q4 k; N- _- }- R  m) S4 @膛。她也不等把頭髮解散,就亂扯頭髮。她的奶娘問她為什麼這樣傷心,她哭道:「阿爾庫" |( t' v; `7 A
俄涅已經死了,死了;她和她的刻宇克斯一齊死了。用不著多說安慰的話了!他的船沉了!2 M- r9 s1 P6 Y! M; T6 @5 W% y* V
他死了!我見著他了,我認出是他。正當他要消逝的時候,我想去拉他回來,我還向他伸出8 ]2 Y. ]4 ~' n" |" w
手去呢。我看見的只是他的鬼魂,不過,這是我丈夫真神顯相,我看得很真切。不錯,他的- [' c  @; w; V; C
相貌和平常不一樣,他的面容也不像平常那樣神采煥發,而是蒼白的,我見他赤露著身體,
6 x- H& e3 \  w! `% r( T! W頭髮是濕淋淋的。唉!我好命苦。看哪,他剛才就站在那兒,真可憐哪!」──她說著,探: Q6 f$ O) f" X$ \  L. Q; q
頭去看看那地方有沒有留下腳印──我老早就耽心怕有這麼一天,我曾經苦苦哀求過你,叫' ]  t' [/ o4 m: A
你不要離開我去成風破浪。早知你去了會死,我寧肯和你一起去。我若和你一起去了有多好: D$ E  m$ w( v+ R, w+ a3 B& e9 T5 R
呢,我既可以不必和你有片刻的分離,而且也可以和你同日而死。但是現在我卻和我自己兩* P  E6 W+ t2 h9 `2 ~
處分離而死,我遠離自己而正在風浪中顛簸,我遠離我自己而淹沒到海裡去了。

4 Z9 W" K6 R& Y4 X- I9 L % _# u+ {) y0 U" ?
  「假如我還掙扎著活下去,還想忍住悲痛茍延殘喘,那我的心腸就算比大海還要殘忍了, H/ x, C$ X+ w! ~1 ]" Z
。但是我決心既不掙扎,也不和你分離,我的可憐的丈夫。我現在至少要做你的一個伴侶;
; X" e9 ]% n5 D6 W: b雖然我們不能死後同穴,但是墓碑的銘文至少可以把我們結合在一起;雖然我們兩人的屍骨
; Y6 |( s; z+ C不能同葬,至少我的姓名可以和你的姓名並列在一排。」悲傷的心情使她不能再說下去,只
0 p, D# h4 t# x能用哭泣來代替語言,從心的深處發出了呻吟之聲。
  F4 K8 ]2 w3 d) M8 F, ~
6 B1 B+ Q9 e0 Y* y0 q/ H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9:18:23 |顯示全部樓層
卷11_710-748:刻宇克斯和阿爾庫俄涅變翠鳥(They are turned into birds)
; |  u% W* r2 k! I7 P2 N7 O
3 s# B; D$ H6 ?/ y( l% p  這時已是清晨,她離家走到海邊,懷著滿心的悲愴去尋找她當日眼望征帆遠去的地方。/ h, u( h/ V( w6 s9 e; L
她徘徊良久,說道:「就在這裡他解纜啟程,他和我吻別的地方就是這片海灘。」她一面回) Y. m$ Z- l& C" A+ a
想當日分別的情景,一面遙望著海外。忽然,她看見水面上好像漂著一具屍首,起初她不敢7 ?7 X5 ~0 W( V+ a  g0 V: k3 y2 z
肯定是什麼,等到海浪把它沖近了一些,雖然還有相當距離,但是她已經清清處楚看到是一
% J- a3 C0 @' Q' m2 p' m# a+ {; l具死屍了。她分辨不出死者是誰,但是,既然是個沉船而死的人,她就感覺到這是個惡兆,
% p# V$ {1 l- V1 y她便哭了,儼然像是在替這陌生的死者致哀,她哭著說:「唉,你者可憐的人哪,不管你是8 N/ i/ J& H' P! f# y) j0 m
誰,總是可憐的。你若有妻室,我也替她難過呀!」正說著,屍首被海浪愈推愈近,她愈看! h& P0 E) G$ K/ Z
愈不能控制自己。屍首漂到了離陸地很近的地方,她看得十分真切,這不是她的丈夫是誰?  S% L! H% Q6 f
她大喊一聲「是他!」就沒頭沒臉的亂抓自己,把衣服也扯裂了,顫顫巍巍地向刻宇克斯伸: s: h7 d8 v/ g3 @. V5 u- l
出雙手,哭道:「最親愛的丈夫啊,你怎麼這樣回來了呢,你好可憐呀,你就這樣回到了我* t! n" a& J8 z  I* W# q; r. ^
的身邊!」
0 Q- S7 W1 L0 h8 Y: r

* |, T  @+ I  _7 |7 o& g1 K9 V2 l  在水邊有一道海堤,是建造了防備海潮減弱水力用的。她一跑就跑到堤上,跳進了海裡
6 V1 w6 p, v$ g$ ]2 D: G- J。她居然能跳下去,也是件奇事。她扇著新長的翅膀,沿著水面竟飛起來,原來她已經變成
7 N# A5 l% @* N$ O) T; w了一隻可憐的鳥。她一面飛,一面張開扁長的嘴哇哇地叫著,好像在哭泣喊冤。她一飛飛到2 R& X% m) T. H' F4 @4 v
沉默的死屍旁,用新生的雙翼擁抱住死者的肢體,用粗硬的嘴吻他冰冷的唇,但是有什麼用1 U. I2 @% w0 _; Y( y& P2 c6 s+ c
處呢?

  U) n7 A' x1 H! q( o
0 S& q# x# t; _! r" u# y  究竟刻宇克斯(Ceyx)感覺到了呢,還是由於海浪的動蕩,才使他似乎把頭微微抬起呢; ~1 V/ W: b( B7 ]3 t) p& B) K
,沒有人敢肯定。但是事實上他是感覺到了。最後,由於天神見憐,把他們兩人都變成鳥類+ X1 S% f8 q" e7 ^! x5 w7 n
。他二人雖然遭到同樣的厄運,但是即便如此,他們還是恩愛如初;即便變成鳥類,夫妻之9 R4 m! X0 x3 k( z5 _
情並未減少。他們照舊交配生子。每年冬季,阿爾庫俄涅(Alcyone)總在海上的浮巢中孵
6 _! e) b" ]3 s3 z; f卵。在這七天裡,海上波瀾不興,風神(Aeolus)把各種的風關閉起來,不准它們衝出去,
# A; m7 D$ A0 j" ~: T: k8 C為了外孫的緣故,使海平如境。
, d. |7 K% C8 e4 u( r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9:19:14 |顯示全部樓層
卷11_749-795:埃薩科斯變形為潛水鳥的故事(The transformation of Aesacus)
1 K1 W/ w: K( x' c2 k# w- l3 f ) c8 v9 I0 @/ v$ u& J! ~9 @
  有個老人看見他們在那遼闊的海面上比翼雙飛,非常讚賞他們保持相愛之情而至死不渝
' C0 R" I, v& X+ |。旁邊還有一個老人,也許是同一個老人,指著一隻長頸的潛水鳥說:「你看那隻鳥,縮著: l: m! i/ `! T0 ]! g: v
兩條腿在海面上掠過,他也是帝王的後代呢。如果你要問他以前的歷代祖先是誰,那麼他的8 ^, V1 j2 G/ f  h7 S
一代祖有伊羅斯(Ilus)、阿薩剌科斯(Assaracus)和伽倪墨德斯(Ganymede),伽倪墨
, I9 }+ M8 @3 I' k德斯是被朱庇特搶了去的,接下來是老拉俄墨冬(Laomedon)和普里阿摩斯(Priam),命  I3 H6 \2 e3 @9 G& \
運注定他生在特洛亞(Troy)的末日。這鳥就是赫克托耳(Hector)的弟弟(Aesacus),( E! G, E+ T' Z0 a7 H6 L
他如果不是在青年時代遭了厄運,他的名聲也許不亞於赫克托耳。赫克托耳的母親赫卡柏() I5 r( e! m# t; G+ z; d5 H9 T; t7 ]
Hecuba)是杜瑪斯(Dymas)的女兒,而這個埃薩科斯(Aesacus)的母親則是阿列克希羅厄' y0 x0 x5 z. {6 u
(Alexirrhoe),是頭上生角的格拉尼庫斯(Granicus, the river-god)的女兒,她偷偷
. R$ e! n- q. J6 E; e地在伊達山(Ida)下一個樹林裡生了他。

) @; @5 U, B* D) a' u$ I4 y + K3 g, c' T" U6 \3 o
  「他厭惡城市,遠離輝煌的宮殿,住在偏僻的山區和卑陋的鄉村,很少和伊利烏姆(. b5 j8 g% b. H( h$ A7 f( @3 n
Ilium)的人來往。但是他心胸並不粗鄙,對戀愛也無反感,並常在樹林裡追逐克布倫(
1 F) x6 s, }0 c3 s! w/ A" ^+ \$ q4 cCebren)的女兒赫斯佩利亞(Hesperie)。他看見她在她父親的河畔,在日光下晒乾披到肩% v$ _* Q% c6 ~) N4 b
上的頭髮。女仙(nymph)一見他就逃走了,就像受驚的鹿看見灰狼,或野鴨在遠離自己的  ^& [. O8 t8 c
池塘看到一隻鷹一樣。但是,這位特洛亞(Trojan)青年追著她不放,兩個都跑得飛快,一0 F. c9 c2 H) M4 @/ _# [
個因為愛,一個因為怕。不料,有一條藏在草裡的蛇,在女仙跑過的時候,張開彎彎的毒牙/ J1 ?! q) D2 I7 c* f0 R
咬了她的腳,把舌毒留在了她的身上。她停止了奔跑,她的生命也停止了。她的情人抱著失) D: P! ]" S' m  O
去了生機的赫斯佩利亞,哭道:『我後悔啊,後悔不該追妳。但是,當時我並沒有擔心妳會
7 e+ y8 F. i, ]- Q4 c5 C被蛇咬啊,為了贏得妳而付出這樣大的代價太不值了。可憐啊,是我們兩個把妳害了,是蛇  \' E; a4 K5 r2 c' E  }( e
把妳咬死,但是起因是我啊!我比牠的罪還重呢。我要用我的死來安慰妳的死。』
; x: f* J1 I; B, V' _, o6 A8 B/ N
7 P; S8 l# i5 g, j& b
  「他說著,就登上岩石(岩石下面已被隆隆作響的海浪沖蝕),縱身跳進海裡。海中女0 `2 l. P+ T$ L. b$ u6 ~: b
神忒提斯(Tethys)可憐他的下場,溫存地把他接住,給他裝上翅膀,讓他在海上鳧游,不
0 Q7 n6 g/ }. `& m5 J6 R給他機會去追求死。這位情人很生氣,因為他被迫不得脫離他那不幸的軀殼。不過,他現在
+ l2 Y  [" A, e" d- T2 l已經新裝上了一對翅膀,他索性飛得高高的,然後再一次投身大海,但是羽毛太輕,把他托
7 R" Y( w1 d# A住了。埃薩科斯(Aesacus)一怒,潛入水裡,不停頓地探求一條死路。他的愛使他消瘦,
  l% A% Z, e! Y0 ^! ?, s* y他的兩截腿變長了,他的脖子還是和從前一樣長,頭離身體很遠。他愛水,因為他潛水,所5 `0 p. ?: O2 z5 _0 [- n
以叫潛水鳥(mergus, the diver)。」

* v* T4 r" v( N 6 O( X: A  V- J/ z
《第11卷終》+ X- G1 M' K1 B+ K" f& C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1-23 18:14 , Processed in 0.121209 second(s), 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