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5437|回復: 15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11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9:06:24 |顯示全部樓層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11) W8 _5 p& h* ?# `7 s5 z

3 X7 {! `8 |6 n1 B7 I變形記(Metamorphoses)  K( z  {' Z5 M0 `
奧維德(Publius Ovidius Naso)
% @' {+ O( H. Q# ]) k1 R+ h卷11(共795行)
+ G: I6 a. J; c3 i( A( t
. x' p/ ~" C7 ~卷11_001-066:俄耳甫斯被喀孔涅斯瘋婦殺害(The death of Orpheus)
1 Y$ w* ?' w: j" Y卷11_067-084:酒神把殺死瘋狂婦女變成橡樹(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Maenads)
: T5 g& l* D4 Q* f卷11_085-145:巴克科斯教導彌達斯王點金術(Midas and the golden touch)
; P1 E2 P" t! A) E5 ~- g卷11_146-171:牧羊神與日神阿波羅競賽音樂(Pan and Apollo compete before Tmolus)5 ^( z& \  a8 T3 K9 M
卷11_172-193:日神懲罰彌達斯長出毛驢耳朵(Midas and the ass's ears)
( F. N, Z$ x) D2 g' d卷11_194-220:拉俄墨冬建城欺騙天神而受懲(Laomedon and the walls of Troy)
) |  H( l9 i% f2 {卷11_221-265:朱庇特孫子珀琉斯娶了忒提斯(Peleus and Thetis)
! y* G  m* T' a. Y. i; ~卷11_266-345:刻宇克斯的弟弟代達利翁變鷹(Ceyx tells the story of Daedalion)
2 f3 i2 K. k8 h& H$ a+ J0 e' X) u卷11_346-409:襲擊珀琉斯羊群的狼變成石頭(Peleus and the wolf)
9 O7 o: }/ Q$ P+ s% e卷11_410-473:刻宇克斯暫別妻子阿爾庫俄涅(The separation of Ceyx and Alcyone)
- D6 t5 v" z, N& }卷11_474-572:刻宇克斯乘船因暴風雨而沉沒(The Tempest)
+ d% `* ], x, d' P/ h  T, r* `卷11_573-649:朱諾命伊里斯全往睡神的宮殿(The House of Sleep); P: ?9 L$ P  |6 i
卷11_650-709:摩耳甫斯扮成刻宇克斯的模樣(Morpheus goes to Alcyone in the form 6 \$ C9 y+ R6 A  m
of Ceyx)

8 [" l% J6 h  X7 W% q0 e, v卷11_710-748:刻宇克斯和阿爾庫俄涅變翠鳥(They are turned into birds)" J. Z6 q7 P( @+ y% @1 q
卷11_749-795:埃薩科斯變形為潛水鳥的故事(The transformation of Aesacus). K% z0 k% X/ o4 r%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9:07:23 |顯示全部樓層
卷11_001-066:俄耳甫斯被喀孔涅斯瘋婦殺害(The death of Orpheus)
- l1 v: _5 Y: ?( e" O: H , E. e  g* r% j% s
  特剌刻(Thrace)的詩人唱著這樣的歌。他的歌聲引來了許多樹木,野獸聽了也都著了0 g, T! D% F! b$ Z* G2 W
迷,石頭聽了跟著他走。正在這時,喀孔涅斯(Ciconian)的瘋狂的女人們來了。她們胸前
8 x# X2 Z; b) a9 Y" P(breasts)披著獸皮,在山頂上望見俄耳甫斯(Orpheus),聽見他用豎琴伴奏在唱歌。其
9 }. c# \0 ~  i% J; @% Q% h( m中有一個女人,輕風吹著她的頭髮,喊道:「看哪,看哪,這就是那侮辱我們的人!」說著8 G/ t. l) j; P2 w/ M- |# s- ?
,就把標槍對準詩人歌唱著的口一扔,但是由於槍頭纏著葡萄葉,雖然投中,卻沒有刺傷。
; {* w, ?! g& e/ y0 _另外一個女人向他投了一塊石頭,但是,這塊石頭還在半空中的時候聽到歌聲和琴聲,就一# z' R5 f8 e  j  p1 y/ d1 J2 ]. F
落落在他腳邊,好像求他原諒它的魯莽似的。但是這些婦女的攻擊並未減少,她們的怒氣毫1 l5 ]( d, x6 e
無止境,她們完全被可怕的瘋狂所統治。本來任何刀槍,只要聽見他的歌聲,都會喪失威力
/ k5 V4 n: n# M9 ~" W4 I9 Z的;無奈這些女人的笛聲,夾雜著號聲、鼓聲、捶胸聲、喊叫聲,早把詩人的琴聲淹沒。這# C- e4 i. i8 m, i  N+ K& }
麼一來,石頭也聽不見詩人的歌聲了,石頭也被詩人的鮮血染紅了。
3 z+ D, d' v' T6 Y9 I' t  O
9 I4 c; Z! b* }+ o* I
  成群的鳥雀,雖然聽了詩人的歌聲還處於陶醉的狀態,但是,經不起這些慶祝酒神的女
( _4 Q' {( V3 t8 V: J9 u人(Maenads)的干擾,已經首先開始飛走了,跟著,蛇蟲走獸也都逃走了。這些女人就把4 O& N9 ^' D  |5 a: O
血腥的手伸向俄耳甫斯,像一群鳥在白天看見貓頭鷹似的擁上前來把他圍住,又像在清晨的" U9 e+ Y/ I7 q% P# [9 O7 U* _/ Q
鬥獸場中,在表演剛開始的時候,一群狗把注定要死的一頭鹿包圍起來一樣。她們一衝,都
2 s; n0 A  n3 v7 b7 R衝到詩人身邊,就用手裡的纏著綠葉的棍棒向他投去,但是,這些棍棒原來並非做這種用場
. E  U1 P3 z& \" e$ u的。有人向他投泥塊,有人從樹上揪下樹枝向他扔去,有人向他投石頭。也正巧,好像有什
/ @+ X  I$ D- V$ n/ v& m麼人惟恐這些女子還不夠瘋狂,還缺少一些真正的武器似的,有幾頭牛套著犁,正在田裡耕
4 ~' n, ]5 A+ @1 g" c作;離牛耕地的地方不遠,有一些健壯的農夫正在冒著汗在堅實的土地上挖溝。這些人一見
, [7 G1 `7 t! |! P- g. V& c1 J來了一群人,立刻都逃得精光,把勞動的工具丟得一地。在田地上到處都是鐵鍬、長柄的鋤
2 B( ^% ^+ ^6 Y  e* y3 R+ C頭和笨重的耙。這些野蠻的女子就拾起這些工具,把那倒豎雙角向她們進攻的耕牛砍成幾段
0 }4 E0 _: w1 X" M,又衝回去要把詩人殺死。這時,他伸出雙手,苦苦哀求。他的話,在以前,哪個不願傾聽
/ X" t* K/ v! h" @# ~( A& P,而現在竟得不到這些婦人的理睬。他的聲音一點都沒有使她們感動。這些罪惡的婦女竟把
* \5 }# Y# M# N  m2 p4 B! u7 W他打死了。天呀!從他那感動頑石、使野獸點頭的口中,他的魂靈奪路而出,冉冉升空而去0 v$ h4 J6 A0 n
了。

. Z, U3 E9 T; E5 D4 Z' ` ) l! Z$ j1 v, T4 f
  俄耳甫斯啊,那些時常來聽你歌唱的飛禽走獸、草木頑石,沒有一個不為你哭泣流淚的
* o+ ]$ O* Y8 q; `啊。樹上的葉子都蕭蕭落下,好像在扯斷頭髮,表示哀慟。據說,江河也因流淚過多而溢為
* v0 O7 l' ~- l/ D6 p+ V洪水,林中的女仙和水上的女仙們也都發出哀號之聲,穿起黑色的喪服。詩人的肢體散亂滿' _- a) A# |- S  a& I
地,但是,他的頭和豎琴是由你──赫布洛斯(Hebrus)──領去了。說也奇怪,當人頭和
$ U8 g7 W# ?8 H! [豎琴在河中漂流的時候,豎琴發出了陣陣的哀怨之聲,而僵死的舌頭也嗚咽著,兩岸也發出
: ]- b! j' p5 }0 Q哀嘆的回音。人頭和豎琴隨著河水流入大海,一直漂到勒斯波斯島(Lesbos),墨提姆那城* o- I# X# z6 B5 k1 W3 J
(Methymna)外。人頭暴露在異鄉的土地上,頭髮還是濕淋淋的沾著海水,就有一條蛇想來
+ Y0 u# Z9 p* q3 q% w: V' D; T& N襲擊它。但是,這時日神(Phoebus)出現,把正想去咬那人頭的蛇驅走,把牠連牠那張張6 L6 [& d) |" Q/ {( I" R9 }  V
開的大口,原樣不動地都變成了石頭。

" m1 K/ D3 {& s+ F - K$ M' E( v3 B; s% |
  詩人的魂魄下到地府,這是他舊遊之地,處處他都認得。他走過樂土,找到了歐律狄刻
- ^9 V. u$ d8 H% A; w,熱情地和她擁抱。他們從此就在這地府的樂土上併肩漫步,有時候她在前面走,俄耳甫斯
/ \: l) E$ N% k- H/ p跟在後面,也有時候他走在前面。他走在前面的時候,也不怕回過頭來看看他的歐律狄刻了1 H* ~' B  n1 I# m$ k* _9 ^
2 C  D6 A' V/ F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9:08:04 |顯示全部樓層
卷11_067-084:酒神把殺死瘋狂婦女變成橡樹(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Maenads)
0 i& i$ s! ~5 X* T0 R) J  [   A4 E& B3 o3 k# M+ z
  但是,消愁之神(Lyaeus)決心要懲罰這種罪行,因為俄耳甫斯是侍奉他的詩人,俄耳4 e/ u! c0 Y/ F2 f
甫斯之死使他很傷心。他於是用樹根編成繩索,立刻把那些幹下這罪惡勾當的特剌刻(* q7 ^0 Z" T7 t, C0 P* j1 D; ^
Thracian)婦女捆綁起來。他用這種樹根製作的繩子繫在她們的腳趾上,把繩子的另一端插
# D" h0 j( @9 J' O入土中。就像鳥兒落在捕鳥人設下的巧妙的網子裡,愈是拍打翅膀想要掙扎,兩隻腳就被網  t3 S# J9 ~- `% m
子扣得愈緊,這些婦人的兩隻腳也同樣拔不起來,牢牢地長在地上了。她們恐懼萬分,想要
. l% V# R. ~  c- V$ `掙扎逃走,但是枉費心機。縱使她們掙扎,腳上的樹根把她們死纏住不放。她們正在奇怪自& f8 ]! \) s0 e  q
己的手、腳、指甲都到哪裡去了的時候,但見樹皮沿著自己勻稱的兩腿從下往上長;她們在* m8 L+ ^5 o1 H: X; }
悲痛之中,拍膝慟哭,但是拍的卻是橡樹。她們的胸部也變成了橡樹(oak),肩部也是橡& e7 b% ^) O6 y8 ~9 h4 D
樹。你一定想,那麼她們的兩臂也變成樹枝了?你想得不錯。

7 o' j: }0 C% u( n, d/ A' Z+ j$ B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9:09:01 |顯示全部樓層
卷11_085-145:巴克科斯教導彌達斯王點金術(Midas and the golden touch)
* P' Z% ~$ ?  X' ` * t( A0 C2 P  [: U0 e( d
  巴克科斯(Bacchus)還不以此為滿足,他決心完全放棄這片國土,回到他自己的提摩: U* Y! B7 R4 z7 k' M6 y& W
羅斯山(Timolus)和帕克托羅斯河(Pactolus)的葡萄園去,去尋找更好的伴侶。帕克托
( D* K8 E& _) k' K8 L* H羅斯河這時還不是金川,還不以其金沙為人所稱羨。他在這裡的伴侶通常是些羊人(satyrs
' f: l0 @- T! M( a# c( w4 y)和狂女(bacchantes),但是羊人之中沒有西勒諾斯(Silenus)。原來,這位羊人上了
7 \2 i" Z7 \# ]% @1 y, }年紀,又喝醉了酒,被佛律癸亞(Phrygian)的農民捉住,送往國王彌達斯(Midas)宮中
* Y% P, }' t) W1 D" J9 @去了。彌達斯從前和雅典的歐摩爾波斯(Eumolpus)一同向俄耳甫斯(Orpheus)學過慶祝. `+ w. r( J$ @; [- b$ {
酒神的(Bacchic)儀式。

3 t, u  L" H4 `
" y7 ?/ H1 o! |- q7 F7 U1 y+ w  這位彌達斯見了西勒諾斯,認得是自己狂歡作樂的老伴當,就傳令設宴,歡營來客,表
* M  Y; A7 \; U6 W2 [示慶祝,一共持續了二五一十天。當第十一天的黎明把天上明星(Lucifer)的隊伍驅散,- \& O+ x7 X' S5 x) q  L) L$ e- C
彌達斯就高高興興地來到呂底亞(Lydia)的田野,把西勒諾斯(Silenus)交還了他的義子) I/ E, b! p6 p0 K; g
- S! ~1 O! K; |
/ U$ J4 X7 j# g; V
  酒神看見自己義父安全回來,心裡高興,就請彌達斯王自己選一樣東西,作為對他的答$ }  M. r) ]5 h2 B& F) T
謝。這件禮物倒是很美好的,只可惜沒有用處。也是命中注定,彌達斯決不會好好利用這件
/ x! D, t% `. M0 l" v* a6 v/ ]- g$ s' O禮物的。他對酒神說:「請你答應我,凡是我的身體所觸到的東西都能變成黃金。」酒神答
' _$ E0 ~" g( G, K# L) b3 D應了他的請求,把這件有百害無一利的本事教給了他,同時他心裡很難過,感覺得彌達斯應
9 z- M5 k2 L" L該要求比這更好的東西才對。彌達斯(The Berecuntian king)高高興興地回去了,卻沒有
- d1 p4 h8 w: ?# w/ {9 n- Q想到帶回去的是自己的不幸。他回去之後,在各種東西上試驗他新得到的點金術。他簡直不; V& P0 I! ]1 V1 C2 @
敢相信,姑且從一棵矮矮的橡樹上折下一根青樹枝,樹枝果然變成了金枝。他從地上拾起一! o6 |1 a5 w. ?5 B: n% F1 B
塊石頭,石頭的顏色也變淡了,發出金光。他拿起一塊泥土,不想他用手一觸,就像魔術一* \- K; Q7 ?, N5 C1 D  D- Q- H) ?0 i
樣,泥土也變成了一團黃金。他去摘成熟的麥穗,麥穗就變成黃金。他從樹上摘下一只蘋果) e" K# \) Z# a  y3 R( i8 n2 M
,拿在手裡,你一定以為是西方女仙(Hesperides)給他的。他用手指放在高大的殿柱上,$ y  a& D+ [5 C9 M) M
殿柱就在眼前發出金光。他洗手,洗手的水可以騙得過女仙達那厄(Danae)。

0 T/ X' m$ p3 }
7 v& ^8 U! O8 h2 x+ a7 C  他的心中湧現出無限的希望,他夢想把一切都變成黃金。他正在高興之際,他的奴隸們
5 ]7 h/ D# P& k0 p$ k在他面前擺下筵席,有各種精美揲物,也有烤餅。這些都是五穀女神刻瑞斯(Ceres)之所
5 F1 n8 b8 m, P8 f7 G- Y2 t賜,但是經他一沾,便變得又僵又硬;他飢腸轆轆,想吃一片肉,牙齒一碰到肉,肉就變成
/ W& A* Q! f0 T/ D& O- w了一片黃金。他把清水倒在酒神的禮物──酒裡,拿起來喝,你會看見他倒進嘴裡的是金水# ]. F& g+ d) J% q5 L& a/ ~3 `
5 e/ Z- S0 s- i: n; q) Q; ~4 E; j

7 f. C. W/ u: v3 e( V  這種新奇的災難使他很惶恐。他固然富有了,但是很不快活。他想逃避財富,他痛恨他$ E/ }; s% Y9 Y) l5 }& Z" j
不久前還在祈求的東西。食物雖多,不能充飢;口渴難熬,喉嚨乾裂。他被可詛咒的黃金折6 O  D8 M% m/ E+ k$ n, S
磨得好苦,真是咎由自取。他把雙手和閃閃發光的兩臂伸向蒼天,喊道:「酒神啊,饒恕我
0 F$ \1 t# v$ G! X! @( }吧。我錯了。請你可憐我,救救我。這東西看著美好,其實是災禍。」天神是仁慈的;巴克
9 z% P2 T$ m8 Y- U. q" F科斯見他悔過了,就收回了早先應他請求而賜給他的本領。他說:「你的欲望給你帶來了災
7 d% [+ `. M3 d害,你如果不想被司周的黃金悶死,你可以到薩爾狄斯城(Sardis)外,那裡有一條河,你' Y' M) n2 Y* Y% B& S1 O
沿著河往上游走,走過呂底亞的群山,一直到河水的源頭,到了那裡,就在源頭冒水的地方4 N& n, e$ @! y7 Q) r
,跳進水去,連頭帶身體都沒在水裡,這樣就可以把你的罪孽洗清。」國王如命到了河源。
, \/ z' u4 `( z$ [. g& K* t* c他的點金的能力從他身上轉移到了水中。由於這條河接受了黃金的脈種,兩岸的田野至今還
, n% J9 l) _" I/ t, _* b1 [是又硬又黃,因為土壤吸收了水裡的流金。
$ P' N) _. r! S, C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9:09:47 |顯示全部樓層
卷11_146-171:牧羊神與日神阿波羅競賽音樂(Pan and Apollo compete before Tmolus)
. i- U) D; p  s* ]( H$ l- X  v 7 c7 }8 }6 y0 c6 m
  彌達斯(Midas)痛恨財富,就在樹林和田野中躑躅,追隨著潘(Pan)山神。潘的住處% X% `& U4 z+ p) Z7 B) w0 d
是山中的洞穴。潘還和以前一樣愚蠢,他的傻瓜頭腦注定要又一次和以前那樣給他帶來災害
  R' P. M% g" @' v。原來,提摩羅斯山(Timolus)俯臨大海,高聳陡峭,很難攀登。山的一面斜下去便是薩( X! E) b1 a8 `2 F
爾狄斯城(Sardis),另一面是許派派鎮(Hypaepae)。潘這天正在山上對著一些溫柔的林
/ D" \) T0 H/ T% L仙歌唱,奏著他那用黃蠟膠著在一起的蘆笙,吹著小調。但,他竟敢大言不慚地把自己的音* ?7 l9 S2 ^8 M3 p, e
樂和阿波羅的音樂相提並論,他要和阿波羅比賽,就請提摩羅斯山作裁判,但是潘如何是阿
' ]% v/ C  ?& Z! p波羅的對手呢?

8 w% L# A: z) I$ X 7 N2 ]$ z+ D: W! ~* m5 A! G
  老裁判坐在自己山頭上,搖搖頭把耳邊的樹木搖落。他的黑頭髮上只戴了一個橡葉環,+ T; a: z* a2 h0 _9 V; ?
橡果掛在他的清瞿 的額角。他望著牧羊人的神說道:「裁判官已經準備好了。」於是,潘
: ]! ?2 D, f0 z0 g拿起蘆笙吹了起來,粗野的樂調把彌達斯迷住了,原來潘吹笙的時候,彌達斯正好也在。潘; d* k4 ?8 f: s3 I/ s( t
奏完一曲,年高德劭的提摩羅斯把臉朝向阿波羅,山上的樹木也隨著轉動。
- I1 t+ v7 g' R& }- {) V! Z

* F% p9 k) s* X- y  阿波羅的黃金髮上戴著帕耳那索斯山(Parnassus)的桂葉冠,他的紫紅長袍拖曳在地+ }7 a3 O" R  |% }* V1 o
上。他的豎琴上鑲著寶石和印度象牙,他左手持琴,右手執撥。一看他那姿態就知道是位高, a% K& V7 D' l* j- V+ f
手。他用熟練的指法開始撥弄琴弦。提摩羅斯被這美妙的音樂所陶醉,命令潘在豎琴前放下' _# p2 b% G" S+ K3 Y0 F. j+ K
蘆笙。
8 @7 K: z" |7 D) n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9:10:27 |顯示全部樓層
卷11_172-193:日神懲罰彌達斯長出毛驢耳朵(Midas and the ass's ears)- ?: e. p4 q. C; z: m& C

* t5 l/ ?1 u) i9 O5 o6 B3 G  大家都同意聖山的神所作的裁判。只有彌達斯一人反對,說是裁判不公。阿波羅認為,
' T4 Y6 q+ j) R3 Y5 {決不能讓這種不辨美醜的耳朵繼續保持人耳的狀,於是就把它們拉長,並且讓它們長滿了灰
& H8 m0 W3 [$ T$ j; P$ w色的茸毛;他還讓耳根能夠活動。彌達斯在其他方面還保持人形,只有這部分受到懲罰,變- L/ {' H( F, [
成了行動遲緩的毛驢的耳朵了。他的耳朵變的這樣醜陋,使他羞慚無地,就用紫布纏頭,想7 j% \% S+ d- U+ Q6 s1 f( X
把它們掩蓋起來。但是,替他剪髮的家奴窺見了秘密,他一方面不敢把醜事宣揚,另一方面
7 b9 H. j+ I' s; ]他又實在控制不住,老想把這事說出去,於是他就在地上挖了一個洞,對著洞口低聲說他看
5 e& H7 k) K9 [$ ?4 E  S, Z見主人的耳朵如此這般。說完他又用土把自己說的話掩埋起來。把洞填滿之後,他便悄悄地* q: x4 M+ G4 Y, h
走開了。但是,從這塊地上漸漸長出了一叢密密的蘆葦。過了一年,蘆葦長大了,就把種蘆
$ [5 [) {' o4 C' B! ^人的秘密洩露了,因為經風一吹,蘆葦就把他所埋葬的話都說了出來,洩露了他主人的耳朵
" o! n( C2 l- g: P的秘密。

* Y! h2 ?9 H  V. I% ?; ]) Y- b8 V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9:11:10 |顯示全部樓層
卷11_194-220:拉俄墨冬建城欺騙天神而受懲(Laomedon and the walls of Troy)
/ h4 b( [- Q. ~/ }& F5 b8 O) j 6 h& v( ^+ Y. A7 V
  阿波羅報了仇之後,就離開提摩羅斯,他穿過澄澈的天空,越過涅斐勒(Nephele)的6 ?2 T3 l6 e  G/ r
女兒赫勒(Helle)的海峽,在拉俄墨冬(Laomedon)的平原著陸。在希格烏姆岬(Sigeum  h  N. w9 I. ~1 m9 l' M
)的右邊,羅厄特烏姆岬(Rhoeteum)的左邊,有一座古神壇,是祭祀帕農菲雷神(
# ]3 ~4 L& ~( j6 k* [, G3 xThunderer)用的。阿波羅在此看到拉俄墨冬(Laeomedon)在開始建造一座新城──特洛亞
  ?( D: M; [- K7 v(Troy),他也看到這偉大的工程進展起來很困難,需要不小的資源,於是,他就伙同手持
; W$ g, c# I4 a三叉戟的大海之父(Neptune),變成了凡人的模樣,和拉俄墨冬談妥用多少黃金作為報酬5 U$ ^3 ]  [; T; f! `0 \
,就幫他把城築了起來。
! T1 }9 `7 Y- |4 Q' G$ e. D

  v. D  P, m% n; `  城築好了,拉俄墨冬卻拒絕付酬,他失信還不算,還撒謊說,他從未作過這種承諾。海
: N* U- |, x4 x* J6 u神對他說:「你休想逃脫應得的懲罰。」於是,他就指揮所有的海水沖上吝嗇的特洛亞的海4 x( H6 ]/ [# I# |& d0 R0 |
岸,把土地全淹沒,就像一片汪洋大海,把農民的財產全部沖掉,把農田沖毀。海神這樣懲
( H) P$ {; m- E& D罰之後,還嫌不足,他還要求把國王的女兒(Hesione)獻給一個海怪。正當她被綁在堅硬
  q4 [7 ^/ P  Q8 m, q9 |的岩石上的時候,赫剌克勒斯(Hercules)把她釋放了,並向拉俄墨冬索討答應給他的報酬+ H: v0 u! D7 {4 s5 P  W8 |
──一匹馬,但是,這樣大的功勞應得的報酬又一次被拉俄墨冬所拒絕,因此,赫剌克勒斯4 k; @4 P. ~7 `4 U* i# [
就把這兩次失信的特洛亞奪為己有。赫剌克勒斯的伙伴忒拉蒙(Telamon)也沒有空手離去
  R, C7 U# s+ M, d8 P/ },而是獲得了國王的女兒赫希翁涅(Hesione)。

. l0 z6 u; O% N- r
& [) I. y3 b. j  F) D  至於珀琉斯(Peleus),由於他娶了一位女神(Thetis),早已赫赫有名,他不僅因為7 T& v1 v7 d( E7 `8 C1 f
是朱庇特的孫子(his father Aeacus being the son of Jove by Aegina),而且因為岳
. x; v8 _& ]  W$ v$ m) {0 n0 [父是神,而感到驕傲,朱庇特的孫子不止一個,娶女神為妻的,他卻是獨一份。
: x9 w" b" Z8 E7 S( k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9:11:54 |顯示全部樓層
卷11_221-265:朱庇特孫子珀琉斯娶了忒提斯(Peleus and Thetis)" c, `% _7 x3 ^8 K. ]" s. K

( X( T/ a3 C, l; G- D3 @% Z, X  原來,老普洛透斯(Proteus)曾對忒提斯(Thetis)說:「海上的女神(Goddess of
% t% I" c$ l1 l3 d6 J. Sthe waves)啊,懷一個孩子吧,妳將來會生一個少年英雄,他成年以後,他的事業將勝過
& J) V; z0 I3 h: m: t1 X0 K0 f6 S他的父親,他比他父親還偉大。」朱庇特(Jupiter),雖然他心裡火熱地愛著忒提斯,但
. ~) l0 v, x- s; W$ P又怕世界上出現一個比他更偉大的人物,所以他自己不進忒提斯水下的閨房,而派了他的孫
8 F" r  s+ C- O' M+ i! P子(Peleus)、埃阿科斯(Aeacus)的兒子,代他去做情郎,去擁抱這位海上仙姑。
* l5 n  R+ p8 b* y, q; C" @4 ~
( A+ P5 d3 e7 p. G3 l9 u$ e0 f
  在忒薩利亞沿岸有一處海灣,彎彎的像一把鐮刀,兩臂伸入海中,水如果深些,是個很  }# o, O* C2 Y
好的港口,但是海水剛剛沒過沙灘。海灘很堅實,人走過留不下腳印,可以在上面快走;也
! N) m, W' `, N# @' X% [- w- i沒海草。附近長著一叢愛神木,掛滿了兩色的漿果。林中有一座石窟,不知是天生的還是人; T9 \3 X5 k' Q% S, \, B0 \
工鑿的,多半是人工鑿的。忒提斯常常裸著身騎著海豚到這裡來。一次,正當她躺在這裡睡
, d' @$ i" |  ]0 C著了的時候,珀琉斯發現了她,他向她求愛,遭到拒絕,他就準備用暴力,用兩臂抱住她的
1 T4 c% ?$ v( Z6 h頭頸。

) X+ i+ f- P2 y1 i; V( b
& y- @7 F6 A; ^: S4 f! i  I8 N+ ?  若不是女海神施展她通常用的法術,變換了自己的形狀,他早已達到了他冒險的目的。! X$ P+ t% n2 s6 K8 N) Y, m) e# f
女海神變成一隻鳥,但他揪住鳥兒不放;女海神變成一棵粗壯的樹,他就緊緊地抱住樹不放
6 c. I+ I: R+ F! M0 o" U;第三次,女海神變成了一隻斑斕雌虎,他一害怕,一鬆手把女海神放跑了。於是,他就向
3 ~5 w  Q, `& }* F2 Z眾海神祝禱,把酒奠在海上,獻上羊腸,焚了香。最後,普洛透斯從海中升起對他說:「埃
8 u7 M: O- b* R3 j% c阿科斯的兒子,你會娶得你的心上人的,不過你要趁她在石窟裡熟睡的當兒,趁她不備,用
) k; n- X% e5 {: X7 ?網把她套住,用皮繩把她拴住,那麼即使她變一百種花樣騙你,不管她變成什麼,你也把她' \( }% Q" z8 V
抓住,一直等到她恢復原形為止。」普洛透斯說完,就把他臉藏進水進,讓海浪淹沒了他最* j: y4 h6 Y1 r
後說的幾個字。
5 ?4 G- s" C( g& d' s5 c

5 I* W2 [, j# N  太陽下沉了,太陽的戰車走著下坡路,接近了西海,涅柔斯的美麗的女兒又來到石窟," A: \+ {8 B3 ?1 f% P
照舊上床睡覺。珀琉斯剛剛捉住這美麗姑娘的身體,她就變了另一個樣子,但她發現她的身
( F' T# |. J/ ]體已被捆住,兩臂向兩邊張開著。最後她深深嘆了一口氣道:「一定有神在幫你,你才勝利
5 B/ j7 m) Z! j  ~3 [* j5 Q了。」接著就顯露出忒提斯形。她既認輸,珀琉斯一把將她抱住,達到了他的目的,使她懷& o- {1 R) P' _# }; C
上了偉大的阿喀琉斯(Achilles)。
. v: n+ g8 V' U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9:13:02 |顯示全部樓層
卷11_266-345:刻宇克斯的弟弟代達利翁變鷹(Ceyx tells the story of Daedalion)) p6 `6 }. `" D

4 F; r, |% r, I9 \& {" ]  珀琉斯(Peleus)生了這樣一個兒子,感到很幸福,娶了這樣一個妻子,也感到很幸福
* G1 c5 A! y8 z6 p7 ^,一切都完滿無缺,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他失手把他異母弟福科斯(Phocus)殺死了。他! X7 c- o7 v. I+ o" s; D4 h- S
手上沾滿了弟弟的血,從家裡被趕了出來,特剌欽國(Trachin)收容了他。路錫福(
! f' _9 I8 V, S" ~7 d; m8 N& jLucifer)的兒子刻宇克斯(Ceyx)統治著這個國家,他不用暴力,他不殺人,他臉上還繼
( l  a$ p/ @6 R( T. m6 d承著他父親的光彩。但此刻刻宇克斯卻很悲傷,與平常不同,因為他弟弟沒有了,所以很難8 G% V' }! |& u
過。珀琉斯一路疲倦,又加憂心忡忡,帶著少數隨從進了城,來參見刻宇克斯。他把他帶來9 U" y0 S% d0 G5 C$ {* B
的羊群牛群留在了城外不遠一條濃蔭的山谷裡。很快他就到晉見的機會,他手持纏著彩帶的9 B+ _6 t* V, Q! r9 y1 g) @
橄欖杖,以一個乞求者的身分,報告了自己是誰,父親是誰,至於他為何來此,他卻撒了一
$ m  U' A, ?0 \/ z- l( O個謊,掩蓋了自己犯的罪。他請求刻宇克斯把他或者安插在城裡,或者在鄉下。刻宇克斯和9 y- V$ Y7 t( m7 m( j
顏悅色地回答道:「珀琉斯,我們的國家的各種方便向平民百姓都是敞開的,我管理的國家
7 l4 f( {% k% q% H+ G; C, ?並非是個不好客的國家,你的到來給我們好客的精神增添了動力,因為你的聲名顯赫,你是
7 z& f; R7 s, }5 W# a( L$ d3 P朱庇特的孫子,不要懇求了,徒然浪費時間!把你所要的一切都拿去,你看到的任何東西,/ f' d4 w/ Y% k3 Y# n% o" G
都可以歸你所有!我只希望能中你的意!」

+ e7 J% F/ R1 T
6 B7 |2 `, G4 C  M* g1 i% f  他說完就哭了。珀琉斯一行就問有什麼事使他這樣傷心,他回答道:「你看那邊那隻鳥
& \% x1 X: U! t* ~" l5 l0 r+ v5 d* v! s,牠靠掠奪為生,所有的鳥都怕牠,也許你以為牠一直是一隻長著翅膀的鳥吧,其實牠從前; T2 u( w3 L7 W1 b* c% y+ c
是人(性格是不會變的,他過去和現在一樣凶狠、好鬥,隨時會動武),他的名字叫代達利6 q- U1 e" D  V0 N) }
翁(Daedalion)。他和我是同胞,我們的父親就是召喚黎明、最後降落到天外的啟明星(& j- H: ]( B6 l# u4 X
Lucifer)。我的生活方式是和平的,我最關心的是保持和平,還關心我的妻子,而我的弟
* s0 T2 U) }; s" k( `& Q' Q弟則凶殘好鬥。他靠暴力征服許多國家民族,現在他變成了鳥還在欺侮提斯柏(Thisbe, " j; _, K; I. n9 M+ P) ~
Boeotia)的鴿子。他有個女兒叫喀俄涅(Chione),是個絕美的姑娘,在她到了十四歲該
) S: y- ^5 O$ K3 h8 j結婚的年齡,求婚的人上千。恰巧日神福玻斯(Phoebus-Apollo)和女神邁亞(Maia)的兒' [& F* W+ P9 E; L
子墨丘利(Mercury),一個從得爾福(Delphi)回來,一個從庫勒涅山(Cyllene)回來,6 G  Y+ m. M! ?$ z
同時都看見了她,同時都愛上了她。阿波羅把實現他求愛的希望推遲到黑夜,但墨丘利急不
+ g. h7 l/ e0 X4 w可待,就用他那催眠杖觸了一下姑娘的臉。姑娘經魔杖一點就倒下了,忍受了神的強暴。當" Z" E2 W+ `! O& A- ~0 T' L
黑夜把星星撒遍天空,福玻斯扮做一個老婆婆,也得到別人已經享受過的快樂。當懷孕期已& W" T) ]4 S8 z. {, ~( V
滿,她生了一對孿生子,給腳上生翼的神生的兒子叫奧托呂斯(Autolycus),天性狡黠,
& H4 L2 f2 N. J2 B詭計多端,能把黑的變成白的,白的變成黑的,出色地繼承了他父親的本領。給福玻斯生的
$ d8 s2 b! q2 B$ d, Y兒子叫菲拉蒙(Philammon),他以擅長唱歌彈琴(lyre)聞名。

% ^$ l2 r! g" ]! r+ H+ B( m* g4 d $ m; q# N" h6 j5 m& @8 a
  「但是,她雖然生了兩個兒子,有兩位天神愛上了她,她自己父親有勇,祖父又是光輝& Z0 g) D4 G! @/ R3 S% M
的星辰,但是,這些對她有什麼好處呢?榮耀是否也有不利呢?許多人都已因此而蒙禍,對; v/ E- c- p0 Y, c) P
她來說,這肯定是一場災禍。因為,她居然宣稱狄安娜(Diana)不如她,批評那位女神長
5 }1 D6 }( k$ K得不美。狄安娜大怒,對她說:『我要用實際行動來討妳的喜歡。』她立刻張開角弓,從弦
! V; U# [+ t# \& {( [上射出一支箭,箭射穿了她的舌頭,給了她應得的懲罰。她的舌頭啞了,聲音也啞了,想說
8 t& ^7 m* y0 y( g, }! N: a話也說不出來了。就在她想說話的時候,生命和血都離開了她。
5 X; D6 k5 X9 ^/ M8 c
1 h3 P0 z( J3 D2 N* \" P
  「我很悲痛地把她抱起來,我心裡難過,就像她是我的女兒一樣。我安慰我的弟弟,他
$ Y# C4 V' w& ?% O一個字也沒有聽進去,就像海邊岩石聽不見濤聲一樣,一味地慟哭失去了的女兒。後來他看4 B" [: M; m6 P1 {! p* k
見女兒要火化了,他四次衝進柴堆的熊熊烈火,四次被烈火擋了回來,他舞動四肢,瘋狂奔3 L, D9 ~+ X% Q# o  |  B! Z
躥,就像一頭雄牛,脖子被黃蜂螫了,不管有路沒路,亂衝亂跑一樣。就在那時候,我看他
5 {# c6 ^) p  j" c+ p跑得已經比人還快了,你甚至會以為他腳下長了翅膀。

8 W& d. t+ n9 [; C8 ]$ S 8 E* K+ Q; O- O2 a9 r, I
  「就這樣,他離開我們所有的人跑了,他懷著尋死的念頭跑上了帕耳那索斯(
/ {, ~8 k$ R, c  c8 b  CParnassus)山巔,他正好從高高的岩頂往下跳,阿波羅動了憐憫,把他變成一隻鳥,飄浮
3 @$ D$ P3 ^: K' g在突然生出的雙翼上,還讓他長出鉤子嘴,把他的手指變成彎爪,保留了他往日的勇猛和比
1 `. q) F3 Y$ Y# W& \7 d" t  }) z- w牠身體還大的力氣。現在他是一頭鷹(hawk)了,對誰都不友好,對一切鳥逞凶,自己痛苦
$ C; u% i" U6 c6 X( e; f! B2 g8 Y,也叫別人痛苦。」

; v& X" I& l6 N  ^% k5 S1 q" |5 c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9:13:56 |顯示全部樓層
卷11_346-409:襲擊珀琉斯羊群的狼變成石頭(Peleus and the wolf)
8 ^3 z# B2 r3 x 8 N4 h7 @! g2 E
  正當路錫福(Lucifer)的兒子講著這關於他弟弟的神奇故事的時候,珀琉斯(Peleus
. K4 M3 p& n( D: g/ ]6 [7 j7 M)的羊倌佛奇斯人(Phocian)俄涅爾(Onetor)氣喘吁吁地跑來喊道:「珀琉斯,珀琉斯# o: w* r& ~& o% z
!我來報告你一個大屠殺的消息。」珀琉斯叫他趕快說是什麼消息,特剌欽的(Trachinian- u) A3 M+ j4 ~
)國王本人也提心吊膽地等他說。他說道:「我把疲倦的牲畜趕到海灣的時候,太陽正在中# L/ v# }$ K+ o0 _+ T& h
天,它向後看是一半路程,向前看還有一半路程,牛群有一部分跪臥在黃沙地上,牠們一面
3 b# c: l: n( w0 |  K臥下一面望著寬闊的大海,有一部分邁著緩慢的腳步這裡那裡遊蕩著,還有一些在游泳,或
7 ]; S0 F$ f; A4 i4 ^4 C9 L站在齊頸的海水裡。海邊上有一座廟,不是大理石和黃金造的,並不華麗,但是用很結實的8 B/ K1 }* J6 H  y/ v
木料造的,還有老樹遮蔭。這廟供奉的是涅柔斯(Nereus)和他的女兒們(Nereids)(有
( w+ q( ^+ D) P. H個在岸上晒網的水手告訴我們這些都是海神)。廟旁邊有一片沼澤地,長著密密的垂柳,這6 N! v( A/ ?# j& o5 j* ?2 _
片沼澤是海水留下而成的。就從這裡只聽嘩啦一聲十分怕人的巨響,傳遍了附近一帶。原來& D" c) Q: e+ S# t) r# f4 g
是一頭巨獸──一頭狼!牠猛地衝出來,渾身是沼澤地裡的泥,張著大嘴,滿嘴鮮紅的血和
2 Q% ^2 N( w) j3 _  P( g; E) _白沫,眼睛裡冒出紅色的火焰。憤怒和飢餓使牠瘋狂,更多的是憤怒。因為牠咬死了牛,並
" j; G2 r- `' S! H* n/ d不想飽餐一頓來結束可怕的飢餓,而是肆意傷害牛群,懷著敵意要殺害所有的牲畜。我們有; _+ ?6 ?! x2 R3 `  j# L) F2 I
幾個人去阻擋牠,被牠那可怕的牙咬傷致死。海灘和近岸的淺水以及發出哞哞牛鳴的沼澤都/ O+ ?. ~- q2 {" p/ ~
染紅了。情況緊急,不容遲疑,趁現在牠還沒有把一切都毀光,讓我們大家聚集起來,收集
4 c, a6 @( K0 q% h0 A武器,齊心合力向牠反攻吧!」

) p; k; s5 Q6 ~1 ~4 I & n6 [4 V! y  l3 y9 ?( L  \+ E: c8 I
  這個鄉民說完之後,珀琉斯對自己遭受的損失不以為意,他想到了自己犯的錯誤,以為6 X6 g  ~1 f$ y- G6 X& }& X
這是失去了兒子的涅柔斯的女兒(Psamathe)造成了這場災難,作為給死去的兒子福科斯(
6 @% W# x3 z4 r0 }$ R: w6 H! Z) bPhocus)的祭獻。可是,俄泰烏斯的(Oetean)王已命令手下的人們拿起武器,拿起有力的
& m/ e6 v, X: Y9 t5 Y長矛,同時,他自己也做好準備同他們一起去。這時,嘈雜的人聲驚動了他的妻子阿爾庫俄
  T0 V; d# j. F7 X2 [! |涅(Alcyone),她急忙奔出來,頭髮還沒有梳妝,她索性把頭髮披散,一把抱住丈夫的頭
& o0 E/ W" ]& q0 w0 C& n" P頸,說,派人去就可以了,自己不要去了,嘴裡說,眼睛流著淚,懇求他說,保住他一個人
' A7 ^$ q) \( v. T+ z/ w的命,就是保住兩條命。但是,珀琉斯對她說:「王后,妳對丈夫這番誠心是美好的,但是( n" G5 T! n+ `4 s5 t8 O
,妳不必害怕。我對你們答應給我的支援也非常感謝,但是,我不想讓你們拿起武器,為我& \' I( b, \: ~+ K
而去進攻那怪物。我現在應當向女海神祈禱。」
/ p: d# L/ J; C8 H  _

4 W( n# }) Q# f: m/ b5 S( O- }  在城堡的頂上有一座高塔,是一座烽火台,風浪中顛簸的船隻最歡迎它。他們登上塔頂
( q: D  E6 B  g% h* },只見海灘上一片被殺害的牛群,都不由得長嘆了一聲,又見那張開血口的狼,身上的長毛
- B4 o; l" G5 Q4 Q* O3 c6 i沾滿血跡,正在摧毀著一切。珀琉斯雙手伸向海岸和開闊的大海,祈求藍色的海仙普薩瑪忒
/ B' H" q1 [- L. L息怒,祈求她來解救他。普薩瑪忒(Psamathe)聽到他的祈求,無動於衷,但是,忒提斯(' z2 U4 }2 l+ b) g. q, E! P/ B
Thetis)也來替丈夫求情,普薩瑪忒才原諒了他。

+ E, g# |7 ^4 E" W, q + s5 x6 y; w& T) v% l2 |
  那狼接到命令,停止了亂殺的行動,但仍惡狠狠的待著不走,陶醉於血腥的屠殺。正當
+ E3 s) ?; D5 k5 q9 X$ Q  I8 X牠又去用牙咬住了一頭小母牛的脖子,把牠撕開時,海仙把牠變成了一塊大理石。狼體除顏7 `* V5 B1 x8 K
色不同外,保留了原樣,但是石頭的顏色卻說明牠現在已不是一頭狼了,無須再帕牠了。但
% d+ [9 J: ~. u6 v1 v, u是,命運不准許流放的珀琉斯停留在這塊土地上,他只得作為一個流放者繼續流浪而來到了- {' U( |8 u$ K" k) ?  D
瑪格涅希亞(Magnesia),在此,海摩尼亞(Haemonian)王阿卡斯圖(Acastus)赦免了他# M! e8 @: g- t
的殺人罪。
: w) i/ Y6 w; ], O# Q* T+ y( P7 D3 D; R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1-22 13:49 , Processed in 0.140406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