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4105|回復: 14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10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50:28 |顯示全部樓層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10
& t! _9 S8 {" r' I5 n
9 W( V/ o+ L0 v% x7 E1 y* X變形記(Metamorphoses)% Q3 O5 w0 Y7 H1 `( H. G
奧維德(Publius Ovidius Naso). y$ x& a' i$ X, W
卷10(共739行)
& k# {( F0 S# M! G9 e% w! r6 l
3 q. p8 \4 y! W8 V' F' t
卷10_001-085:俄耳甫斯赴地府營救歐律狄刻(Orpheus and Eurydice)4 v; M2 h, \+ I$ G: B4 x: e
卷10_086-105:眾樹木聚集聆聽俄耳甫斯彈唱(The gathering of the trees)4 t( I  |; M$ Q
卷10_106-142:阿波羅把庫帕里素斯變成柏樹(The death of Cyparissus)
6 n# Y- g  m/ p  V0 I卷10_143-219:朱庇特攫奪伽尼墨得斯的故事(Orpheus sings: Ganymede; Hyacinthus)
6 m4 I# @$ N. |% D卷10_220-242:普洛普洛提得斯始創出賣靈肉(Orpheus sings: The Propoetides)
: D& m- P) |: @$ D; m" |卷10_243-297:皮格瑪利翁愛上象牙雕像姑娘(Orpheus sings: Pygmalion and the statue)& ]: w* T7 H3 M3 I, h( l
卷10_298-355:女兒密耳拉對父親的亂倫之愛(Orpheus sings: Myrrha's incestuous
9 t3 I* I* c( Dlove for Cinyras)) L8 j. r- G# f) p& I* f
卷10_356-430:密拉耳向奶娘承認對父親的愛(Orpheus sings: Myrrha and her nurse)" j  X5 T$ w! q0 Z! b7 k' c" T
卷10_431-502:密拉耳受到天譴被變形為樹木(Orpheus sings: Myrrha's crime and punishment)
' J" ?! H: k2 p卷10_503-559:維納斯迷戀上美少年阿多尼斯(Orpheus sings: Venus and Adonis)" E6 [6 C8 I0 {
卷10_560-637:希波墨涅斯愛上阿塔蘭塔姑娘(Venus tells her story: Atalanta and Hippomenes)
9 A; l& D* q. H( o! E5 I# `卷10_638-680:阿塔蘭塔因撿拾金蘋果而落敗(Venus tells her story: The foot-race)8 e1 q( @' S1 C# D6 }
卷10_681-707:希波墨涅斯倆夫妻變形為獅子(Venus tells her story: The transformation)
1 n4 {4 @( c- j! h, T8 p- Y卷10_708-739:阿多尼斯被野豬刺死後變成花(Orpheus sings: The death of Adonis)

$ W5 ^. z% e4 K: X( c5 j/ C0 }1 h: N. K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51:47 |顯示全部樓層
卷10_001-085:俄耳甫斯赴地府營救歐律狄刻(Orpheus and Eurydice)
0 p4 m; h  t9 P: O# u+ ~  u ; F' Q; Z/ A6 ]
  從這裡,許門(Hymen)飛過無邊的天空,他穿著桔紅色的外衣,飛到齊科涅斯人(
0 [6 K+ {. I8 BCiconian)當中,聽見俄耳甫斯(Orpheus)的聲音在召喚他。
' N* I1 r! O* z/ v- s  S! U" ^
4 u# w. {3 N5 g, F: Y- n% x
  但是,俄耳甫斯召喚又有什麼用處?不錯,婚姻之神許門在俄耳甫斯結婚時確是在場,
/ T' Y$ J! U9 Y# \. G* t+ X但是,他既未給新婚夫婦祝福,也沒有顯露笑容,也沒有顯示吉兆。他所舉的火炬不住劈啪8 v" B2 w$ |# {6 b1 \+ E) T
作響,濃煙薰眼,隨你怎樣搧,也點它不著。

+ X2 W& D! ]- n7 E  W- M
) v3 i/ W7 B$ A+ k% o0 g0 i% h8 l% M  婚禮的結束比開始還糟,新娘(Eurydice)和陪伴她的一群女仙在草地漫步,被一條蛇在9 b) D3 `, Y$ Y' q1 `6 a
腳踝上咬了一口,倒地死了。

$ `. R- E( m+ M, ^! A; p' b 3 F! G( Q. u7 H
  這位洛多珀(Rhodope)的歌者在陽世慟哭盡哀已畢,想到陰間去試試,於是,就壯著膽
! d. s- ]0 Q! h' b- t9 W子走進泰那洛斯(Taenarus)的大門,下到地府。

* J6 C% [2 |6 u0 J( L   I: K1 }$ P. S
  他走過成群的有形無體的死人的鬼魂,他見到了統治這些鬼魂和這片陰森的國土的冥王! Z/ S, v+ N6 Q  }+ f, T
和他的王后珀耳塞福涅(Persephone)。他彈起豎琴,一面唱,一面說道:
& D0 s% ~0 h6 l8 z
( n8 T8 E' Z, I' A) \
  「神啊!你們統治著地下的世界,我們凡人遲早都會來到這裡。請你允許我說實話,把
# K* p6 E8 J3 b8 n( |4 i花言巧語放在一邊。我來此並非尋找塔耳塔洛斯(Tartarus),也不是來降伏地獄犬(Cerberus)
5 F0 }* V( V& ?- p5 q+ h( I或蛇髮的怪物墨杜薩(Medusa)。我到此的原因是尋找我的妻子:她誤踏了一條蛇,蛇咬了
& M3 }. Q: ^3 m她,把她毒死,奪去了她的青春妙齡。我不否認,我也曾試圖努力忍受過。但是愛神(Love), ]; y/ A( V2 P8 p% O! A
把我征服了。
6 {* d! x9 X1 W. D6 p/ L
$ X/ z& ]: G  w+ O" e( @$ K
  「在人間,愛神是盡人皆知的,但是,他是否在這裡也很有名,那我就不知道了。不過
  r$ ?' o* Y2 j,我猜想,他在這裡恐怕也不是默默無聞的。舊日傳說,你的王后就是被你搶來的,如果此
2 d8 O* w* R0 m+ ^話不虛,那麼你也和愛神有過瓜葛。

$ e8 n8 ^& T+ U! c
8 k1 D7 |$ `- b; T7 T, Q9 h8 c; C1 U. O; Q  「我請這陰森的世界,無邊的混沌,廣大而死寂國土幫助我,我請求你告訴我,我的短
! i( u2 l4 L1 c6 T命的歐律狄刻的命運究竟如何了。我們的一切都是你的恩賜,我們雖然在人間有片刻的停留
1 ]( N( k1 P- D6 F,但遲早只有一個歸宿,我們都要到這裡來的這裡是我們最後的家。

9 _2 K4 {, @5 Y
/ }# m$ J# S/ Z  「你對人類的統治最為長久。我的妻子等她盡了天年,也終究會歸你管轄的。我求你開2 T* {4 G1 A+ _7 i; r+ ?
恩,把她賞還給我。但是如果命運拒絕我的權利,不還我妻子,那我就決定不回去了。我們8 k) b& [7 p1 X
兩個都死了,你可以更高興些。」
* j. s" K0 |  k% n0 N. _

1 r! u. c  r7 f8 h) B' w6 U: |3 @  他一面彈著豎琴,一面說了這番話,旁邊那些無血無肉的鬼魂聽了也都黯然淚下。坦塔
# L2 o! ]( J( |) M羅斯(Tanalus)也不追波逐浪了;伊克西翁(Ixion)也驚訝不已,連輪子都不轉動了;禿鷹- ^( L0 T# T: H* m6 {+ p) ?: A
也不去啄提堤俄斯(Tityus)的肝臟了;柏洛斯(Belus)的孫女們(Danaus)也不裝水入甕4 a! E5 L3 j# K% X# r+ S
了;西緒福斯(Sisyphus),連你也坐在石頭上不動了。據說,復仇女神(Furies)也被他的
" L3 A. ~% W" f音樂感動,第一次臉上流下眼淚。
, m9 d- Z' C' Y! s

4 S% T# a: g$ n- K  統治下界的王和王后也不忍拒絕他的請求了。他們把歐律狄刻傳來。她是新鬼,由於腳7 V( q% Q5 X" t
上受傷,走路還是一瘸一瘸的。

# e# ~7 e3 J; a, l5 M3 J( Q
$ z5 e' a' o# }2 C  俄耳甫斯接過妻子,要把她領回去,不過有個條件,就是,不出阿維爾努斯(Avernus)
, d& d+ [2 Y; D( X; y" c山谷,不准回頭看她,否則就要收回原命
4 Z. f- `% g5 Y: ]' n, S* r; G4 L

6 R- V) H: S4 N5 v, ^, Y
4 l9 k: X# L: T0 D" I6 p+ r  他們沿著一條上坡小路走著,走過的地方一片死寂,毫無聲響。路很陡,看不清楚,淹
, L( k9 D' @' C& `沒在一片漆黑之中。走著走著,眼看快到人間的邊界了,這時,他忽然怕她沒有跟著他,很" {4 l. A, f+ B
想看看她,就忍不住回頭看了一下。
: n* _& _: H7 \  l2 X& U

6 H0 v4 W, N  Z6 v9 T  立刻,她就滑下黑暗的深淵中去了。他連忙伸出手去,想把她揪住,想要拉住她的手,
, R2 A. Q& @- U, @3 O但是,倒霉的人,他撲了一個空。

8 s8 I' ~) q3 j4 s
2 [( v% ^( c6 W! `4 H1 o  她雖然第二次又死去,但是她並沒有埋怨丈夫,她埋怨什麼呢?丈夫愛她啊!她最後只$ e9 \/ B1 u: X* P# Z( g9 {! Q
說了一聲「再見」,她丈夫恐怕並沒有聽見,她便又落回原來出發的地方去了。

% d% o8 P' a! e7 V, D5 y 8 ], q* ]* z# W0 q
  俄耳甫斯眼看妻子又死了,站著發呆,就像一個人看見了頸上拴著鐵鍊的三頭狗一樣,
6 o  i2 E: O, k0 M8 E! B' K嚇得麻木了,直到本性變了,自己化為頑石才不感覺害怕;又像自願擔承別人的罪名的俄勒
' k1 d+ [, n  Q' I& x諾斯(Olenos)和自詡美貌而不幸的勒泰亞(Lethaea)(兩人原是同心相愛,如今卻變成流% R/ \" S6 @, j2 z
水潺潺的伊得山(Ida)上的頑石)。
3 e/ ^, e8 v! ~1 S" C3 r
% Q+ O! [' o* f) a& ?  |* {# f
  俄耳甫斯請求允許他再渡迷津(Styx),但是,地府的守衛把他趕回。他穿著骯髒襤褸
: R9 G9 [5 V) Q3 N1 I# r+ G的衣服在岸邊痴坐了七天,什麼都不吃,每日以憂思、悲傷和眼淚充飢。他一面埋怨地府之* T6 }) Z$ k: e  k' T7 V
神太殘忍,一面他便回到洛多珀山(Rhodope)和北風呼嘯的海摩斯山(Haemus)去了。
+ D5 [" q+ r: J' Y+ O8 d

/ P$ z* V8 V: m+ d9 i' o  倏忽三年過去,太陽已三度到了寶魚宮(Pisces),俄耳甫斯一直不和女性談愛情,也, ~6 D  v: z+ p, k4 {' H
許因為他上次遭到了不幸的結局,也許因為他立誓不再娶妻。

# o# h0 ]+ I4 a" [
* W4 |, R2 _  y  雖然如此,許多女子卻熱戀著這位詩人,許多人因為遭到他的拒絕而悲傷。他把愛情轉
/ |- X' E5 Y- U4 [移到少年童子身上,愛著他們短促的青春和如花的妙年,在特剌刻(Thracian)各邦樹立了
6 v* W5 K, c/ W' J/ Q. \! I" K風氣。

: ~- a9 p" q7 X  U'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52:30 |顯示全部樓層
卷10_086-105:眾樹木聚集聆聽俄耳甫斯彈唱(The gathering of the trees)8 ]0 I- r, @" @2 U

. N! |, d8 [& W4 M3 \% L/ Q6 A8 b) u& \  特剌刻有一座山,山上有一大片平原,長滿了茂盛的綠草,只是並無樹蔭。當這位天神% [# Y( r' v, ~4 K% D7 t
的後代、詩人俄耳甫斯坐下來彈起豎琴,就長起了一片綠蔭。有卡俄尼亞(Chaonian)的橡  s) Z9 V- }$ J
樹、有楊樹(poplars)、高枝的橡樹、柔軟的椴木(lime-tree)、山毛櫸(beech)、達佛涅
) A. D" r' A/ `* b, M: \女神變的月桂樹(laurel)、脆弱的榛木(hazel)、適於做槍桿的白蠟樹(ash-tree)、光滑的
/ P0 Y9 H, c  u6 K' ]9 G+ P$ E銀杉(silver-fir)、堅果累累的櫟樹(holm-oak)、令人喜愛的梧桐(plane-tree)、五色繽紛: v; c; o; N* P/ p; O; r5 b
的楓樹(maple)、喜愛長在河邊的垂柳(willow)、戀水的羅陀樹(lotus)、長青的黃楊+ p: t, E. P+ U3 Q
(ever-verdant)、纖細的檉柳(tamarisk)、雙色的愛神木(myrtle)、結深藍色漿果的灌木6 H! s7 n7 i0 s; L/ v& s
(laurnus)。
1 S" y8 l. |' f) M% u* f8 S

5 p; g% O) F2 T% }0 q/ S4 G7 g/ W5 j  聽到了琴聲,帶青藤(ivy)也邁開柔韌的腳步來了,和它一起來的還有捲鬚的葡萄(, H" L9 Z  a( z( X6 c0 }
vines)、披掛著藤蔓的榆樹(elms)、花楸(ash)、雲杉(spruce)、掛滿紅果的楊梅樹
! s8 i# z4 B) I0 O(strawberry tree)、獎給優勝者的、柔軟的棕櫚(palms),還有樹幹光禿、樹頂寬闊葉
5 {! v; b7 s+ U7 V# t+ R0 W1 u9 p0 b+ [茂、為眾神之母庫柏勒(Cybele)所鍾愛的長松(pine tree)(庫柏勒喜愛她的少年祭司' Q# e0 D' \  R# o
阿提斯(Attis),把他的人形換成一個松樹,僵立在樹幹之中)。

  J6 b! ^" p2 T2 N# L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53:37 |顯示全部樓層
卷10_106-142:阿波羅把庫帕里素斯變成柏樹(The death of Cyparissus)
: h- y1 i1 n* V% `9 [
5 n' p6 y" r* ~. K7 d  在這一群樹木之中,還來了錐狀的柏樹(cypress),從前他是個少年,被喜愛彈琴彎弓5 y/ B$ z* z# X4 o' l' h0 |4 Y, T
的阿波羅神所鍾愛,現在他已變成一棵樹。
) v1 o. Y) v5 m2 B( i

( i9 c2 u% P& s% z6 C  原來,在卡爾泰亞(Carthaean)平原上有一頭大鹿(stag),是件神物,屬當地女仙們
+ ]0 _, ^0 H6 r, i7 R所有。牠的角展開得十分寬闊,可以給牠的頭遮蔭。這角上還飾著閃閃發光的黃金,在牠滾
$ u6 k. K) v; p6 N" X圓的脖上掛一條鑲著寶石的項鏈,直垂到前腿。在牠前額上用細皮條繫著一個銀符,擺來擺
7 {& `+ O& c1 T" G1 n. `) V8 s. h去,這是從牠一出生就掛著的。在牠的兩耳上,額角凹陷的地方,掛著散發瑩澤的珍珠。
- K: [* X' c" Q0 c
% g# |) q. ~" b, Q8 T
  這鹿不知什麼叫害怕,天性裡也沒有怯懦,常常來到人家,甚至讓陌生人撫摩牠的脖子. O; S$ D$ g0 j. U7 L$ j
。但是,最喜愛牠的是庫帕里素斯(Cyparissus),他是克阿族(Cean)裡最美的少年。他常( F/ u2 f& [6 N' X/ E& Z
常領那鹿到牧草鮮美的草地和清澈的泉水邊去,有時候編一個五彩繽紛的花環掛在牠的犄角! V% Z+ A8 T5 g! ~
上,有時又像個騎士騎在牠背上,揪住套在牠嫩嘴上的紫韁,興高采烈地指揮牠一會兒到這
0 H* ^& S1 L  [" s  ?兒,一會兒到那兒。

/ E7 o# A4 p) B/ ~) }
: ^$ b: X+ H$ r7 K3 k, {5 F/ b  一個夏天的正午,喜歡到海灘來的巨蟹(Cancer),張開彎彎的蟹腳,在太陽光下晒得
; U/ `+ c: C+ |3 s發熱。這鹿疲倦了,臥在樹蔭下青草地上乘涼休息。少年庫帕里素斯無意之中投了一槍,刺
' }& A) ~/ M# ?- @* c4 W中了那鹿。

& x$ M" l' a' O9 K, H: O, j+ ~
# E4 R+ _/ M3 ~' l$ \7 Q4 u  他見這鹿慘遭傷害,眼看就要死了,他也決心和牠死在一起。日神把所有安慰話都說盡1 H  Q& v3 A0 K0 l- c1 @7 _
了,還告誡他要節哀,要看對象。
" Z8 m8 r" e4 C" I: J7 Q0 m

5 O# c( f3 O2 o  但是,那少年只是一味地哀慟,只求上天賞給他一件最後的禮物,那就是讓他一直哀慟
( M5 X5 y" l9 d6 b0 p; k9 U3 ]* G到永琚C無休止的哭泣使他的血液耗盡,四肢開始變成綠色,本來披在雪白的前額上的頭髮
" i) ~7 f) ]: m3 @4 g% e變成了一叢倒豎的針葉,優美的樹梢筆挺地指向星空。
7 f7 r/ G# h* _% ]  v

7 v" a3 f! k) |* l1 R  日神悲傷地嘆息道:「我要哀悼你,你也將哀悼別人,你將與哀悼的人們為侶。」" [' L1 F8 \, i+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54:47 |顯示全部樓層
卷10_143-219:朱庇特攫奪伽尼墨得斯的故事(Orpheus sings: Ganymede; Hyacinthus)
6 m- m2 {5 h4 s' T! m" E& P7 n
. a* `9 f, Q) A& |% K+ X  俄耳甫斯招來了這些樹之後,又招來一群野獸和飛禽,圍成一圈,他坐在中央。他用姆
, v1 {! g! _* t0 j  Q: M指調弄琴弦,琴弦雖然發出不同的聲音,但他最後把它們調到聽來和諧了,於是,他開口唱' T8 ?# y! r4 R+ T# t
道:
& P& {- Q( f1 k) T, y
$ h9 F. m; d  E# `0 e8 b: R
  「世間一切都拜倒在朱庇特的權威之前,繆斯女神(Calliope),我的母親,藉朱庇特之, t  I) q, k8 R4 y; q4 n) }
力,啟發我歌唱吧。我以前經常歌頌朱庇特的威力,我也曾以更嚴肅的調子歌唱過巨人(
# F2 p. B5 I- C* i0 `2 P" eGiants)和勝利地向弗勒格拉(Phlegraean)平原投下的霹靂。現在我需要的是輕鬆的音樂,
& D8 i. g3 ?1 h/ J. r3 x# {: X我要唱的是天神所愛的男童,和違禮縱情的姑娘因誨淫而受罰的故事。

; X& G; K; M1 H7 V, n+ W
( D. u3 W4 Y& H+ a+ J  「眾神之王有一次強烈地愛上了佛律癸亞(Phrygian)一個男童,叫伽尼墨得斯(
# I9 N' p- J7 s- iGanymedes),於是他就想,保持本來面目不行,應當變成另外一個什麼。他想變成一隻鳥) S- J5 Z1 @( c9 f( e
,但又不屑於變成任何一種鳥,只想變成一隻能攜帶霹靂的鳥。主意打定,他立刻展開假翼- X6 J3 y" a5 C3 e& O
穿空而去,把伽尼墨得斯這伊利烏姆的牧羊童攫到天上,一直到今天,雖然朱諾不樂意,他
1 Y+ o3 w( ^' |( ^5 L/ g' J) B還是在給朱庇特合仙露,端酒杯。

7 b. a7 n, E( E* E9 d4 \' [, [ 9 l6 A; Z, Y+ Y" y# K3 I/ a( Y7 a
  「還有一個阿米克萊(Amyclae)的青年,叫許阿鏗托斯(Hyacinthus),日神福玻斯8 B% R: H8 T- o
(Phoebus)本想把他安置到天上,可是嚴峻的命運不給他時間。但是這青年以另一種方式8 i8 j* O; P6 {0 @% m$ R
獲得了不朽:每當春風驅走了嚴冬,白羊星座(Aries)接替了水淋淋的雙魚星座(Pisces2 \$ L8 T4 j' q4 s
),他就破土而出,在綠草地上開出鮮花。

( `! Q) m; s7 ~% `6 P2 V7 _
( S# E% b5 Y, F# _1 f  「我的父親日神福玻斯最愛他。福玻斯不惜離開他主宰的、位於世界中心的得爾福$ G4 A, _" q+ s4 P; T, ]5 D
(Delphi),徘徊在歐洛塔斯(Eurotas)河畔和沒有城牆的斯巴達(Sparta)附近,琴也不彈% _' z3 a8 ], i/ j' [
了,弓箭也閒置不用了。他把平時做的事都拋諸腦後,寧願陪伴著許阿鏗托斯揹起捕獸網,8 e8 f: m, m4 _
牽著狗,走在崎嶇的山嶺上,朝夕相處,越發培育了他的戀情。

- `1 V) v2 o& Y: R# k 4 H4 E1 H. i) e& b3 o4 [
  「一天,太陽剛走在已過的夜晚和未來的夜晚之間,和兩頭的距離相等的時候,他們兩
" b8 h" X0 R: ^' b' l% s3 ]4 l7 @  C個脫下衣服,用橄欖油把渾身塗得發亮,開始比賽擲寬鐵餅。福玻斯先擲,他把鐵餅拿平,
2 e- n) M' B( w2 t. _向天空扔去,它的重量劈開了對面的雲層,過了很久才落到地上,顯出投鐵餅的既有膂力又! ~. f4 L! I' ~5 S* o. U% p
有技術。那位斯巴達少年(the Taenarian boy)一則冒失,二則急於想要賽一賽,立即衝過去
, {; ]% o; g& W* i' J2 P,去拾那鐵餅。不料鐵餅碰在硬地上,彈回空中,正砸在他臉上。
% u8 O3 P( b, b1 A

# V% x# n) }0 L1 r! N- y  「日神,正像那少年自己,嚇得臉色發白,抱起他癱軟的身體,想恢復他的體溫,拭乾6 W6 K' ~0 E0 c+ N9 |) B
他那可憐的傷口,敷上草藥,想保住他正在流失的生命。但是,一切辦法都不奏效,傷勢已  }8 h, [9 m1 e4 d% h
是無可救藥了。就像在一座花園裡,有人折了紫羅蘭或筆直的罌粟花或含著一根根黃蕊的百$ B, H) ?- u7 Q" Y3 Y% [, }
合花,花就立即凋萎了,垂著萎縮的頭,再也直不起來,頭頂顛倒,望著地面;同樣,這少: G* Z. r- N7 }: {; h% i3 z3 t
年低下垂死的臉,頭頸裡沒有一點氣力,支持不住頭的份量,倒在肩上。

2 x" |7 L5 l' a5 v) d) _/ i   E$ [4 n$ k9 f# W& _" i3 W$ X' I
  「福玻斯說道:『俄巴路斯的後代啊,你倒下了,你的青春被剝奪了,我眼看著致你於- |) C$ b- J; M9 X8 X% Z6 O( o
死命的傷,不能不說這都是我的過錯啊。我看著你,不能不悲傷,也不能不譴責我自己,是
- w% x& E" ^- i% M% L/ ?; a, |3 \9 y我的手把你害死的。我造成了你的死。可是,我又錯在哪兒呢?和你比賽也能叫錯嗎?我愛3 |$ [8 `, h5 G" d- ?( Z3 u0 W
你也能叫做錯嗎?我但願能替你死,這是我應得的,要不就和你死在一起!但是我被命運的
: L0 V) s% \% v$ t# q* |, ?規定所限制,不能這樣做。不過,我還是要和你永遠在一起,永遠記著你,你的名字永遠留
0 E5 f, \9 p( H7 K# }在我嘴邊。我用手彈琴,我歌唱,我彈唱的都將是你。你將變成一種新花,花上的斑紋將標4 G2 o7 m# L: ^7 o, V
誌我的嘆息。將來還有一天,有一位最勇敢的英雄(Ajax)將和這花聯繫在一起,因為花瓣5 Z7 z, ?8 ^0 a9 m/ |: i: ^- A2 f% U
上的斑紋將標他的名字。』

$ r8 {$ ?9 R) C* {' m, Y1 P . G" V4 k: V- |; i& M: @
  「當日神在說這番實實在在的話的時候,只見流到地上染紅了綠草的血,已不是血了,
: V7 P2 B2 C+ q/ r# k8 M2 u在那地方已長出一朵比推羅紫還鮮豔的花,形狀頗似百合花,只是百合花的顏色是銀白的,, V; E' _( s. Q- u" x/ C
它是紫的。日神雖然給了這少年變成一朵花的光榮,但他不滿足,他還要把悲傷的感情寫在$ v8 k. b' ~  a4 X
花瓣上,這就是為什麼這花的花瓣上有AIAI形狀的斑紋,這就是日神悲傷的符號。斯巴達也
0 I, b. p# u' }( J& \, b% L$ N以出了一個許阿鏗托斯而驕傲,這光榮一直持續到今天,現在每年還按老習慣舉行慶典,紀4 P. d! p* W2 w, I* d! r; j; C6 R
念許阿鏗托斯。

8 W; l. i% O2 \' z; `5 X% g  x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55:37 |顯示全部樓層
卷10_220-242:普洛普洛提得斯始創出賣靈肉(Orpheus sings: The Propoetides)- k. F$ l% T. g# O  ^- Y

. J) Y9 T. }" x# C+ N9 e: H! H& x  「假如你問起礦產豐富的阿瑪托斯(Amathus),假如你問她是否還以她的普洛普洛提$ m6 l5 ?5 b# s
斯(Proproetides)為驕傲,她一定會咒罵她們。同時也咒罵那些頭生雙角,因而名叫克拉3 n/ F" K; b. Y6 ]
斯泰(Cerastae)的人們。在他們的門前,在過去,常設有祭朱庇特的神壇。朱庇特是好客) R. W( e0 P8 W, m3 ^
神,凡有外路人看見神壇上掛滿了血,還以為是阿瑪托斯的居民宰了乳牛或兩歲的綿羊放在
* U! Q  G' X) P# b( K/ V; m5 G' ]那上面祭神呢,哪曉得其中的罪惡勾當。神壇上的血乃是被屠殺的客人的血。
8 O! r* G( M0 w$ J5 r

+ K! I$ D/ w) ^9 T  「好生惡死的維納斯見了這種瀆犯神明的祭法,心中大怒,準備放棄她在塞浦路斯的/ c$ y3 T: u9 b5 J
(Cyprian)城池和原野,但是她說道:『這些美好的山河和城市犯了什麼過錯呢?它們有什
, R- F" c5 u, h1 \& O$ O麼不是呢?我不如把這這些不敬神明的人處死或流放,或者給他們一種介乎死亡和流放之刑% B, t- h1 R) t* c
罰。這豈不就等於說把他們的形狀改變麼?』
9 G3 [$ [! s+ @# ?7 |. t% h& F% @
4 z9 y( M/ l! L7 U( p
  「她正在猶豫把他們變成什麼樣的形狀,忽然看見他們頭上的雙角,她心想:這一對犄, T1 i  l! q. [. g( ~2 J
角倒可以保留,因此她就只把他們的身體變成凶惡的雄牛。
+ O  y0 ]* A& D6 e

/ x5 ~9 F' U  s+ r9 E6 X5 Y, K  「但是,那些不敬神的普洛普洛提得斯竟敢否認愛神維納斯為神。因此,女神大怒,據2 l7 H+ `! C" n# u9 F0 u0 |4 M
說,從此她們就成為出賣肉體和名譽的始創者了。她們既然喪失了羞恥之心,臉上的血也硬
- o8 j0 |4 _2 f. ]2 n化了,因此,只須稍變,就成頑石了。

+ v# a2 Z+ b, x) \8 ^- F) s6 x2 T, ^" E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56:50 |顯示全部樓層
卷10_243-297:皮格瑪利翁愛上象牙雕像姑娘(Orpheus sings: Pygmalion and the ) |" J& G: o" a" R6 B; L* _" J  l
statue)

2 s: m0 m+ w1 {' m5 w* }
8 D4 ?' f0 P$ b: L0 x, ^( k  「塞浦路斯人皮格瑪利翁(Pygmalion)看到這些女子過著無恥的生活,看到女子的生性
- Y2 u- F0 @& n5 f5 n7 O" ]% y3 c中竟有這許多缺陷,因而感到厭惡,不要妻室,長期獨身而居。
* w; r( o( a$ U! V/ ]

" u/ `" D7 t5 J  \  「但,同時他運用絕技,用一塊雪白的象牙,刻成了一座雕像,姿容絕世,絕非肉體凡
& m% U  p! ~; o# o# \2 @胎的女子可以媲美。他一下就愛上了自己的創造物。雕像的面部就像是真正的少女的臉面,( R9 V1 C+ F9 }. T7 \- |+ d- F! [1 _
你一見就會當作是有生命的,你會覺得如果不是怕羞,她還很想人去撫弄她呢。藝術之高,7 i8 z; ^+ l  N3 k  u0 S0 b
使人看不出是人工的創造。
9 q( r1 x8 J1 n8 }  ^1 R- u
' @  G* O2 I0 e
  「皮格瑪利翁讚賞不已,心裡充滿了對這假人的熱愛。他時常舉手去撫摩它,看它究竟
) J- ]! [8 O0 p% q; ]7 V, Z" {是血肉做的還是象牙雕的。他簡直不承認這是象牙雕的。他吻它,而且覺得對方有反應。他
0 k" `* f* d2 _對著它說話,握住它的手臂,只覺自己的手指陷進它的手臂,於是他又怕捏得太重,不要捏" |, c  _5 m+ V) [7 ]
出傷痕來吧。
/ o9 A$ [  l6 w! k; v; J

# G$ K  i- N) P0 H. a$ `  「他向它說了許多溫存話,有時送給它許多姑娘們喜愛的禮物,例如貝殼、光滑的卵石. W' K& ?  Z& X9 v
、小鳥、五顏六色的花朵、百合花、彩色球,以及樹上滴下的、眼淚似的琥珀。他替它穿起
* d4 [: R2 I1 A' y& g衣服,給它戴上寶石指環,項上掛了一長串項圈,耳朵上戴起珍珠耳環,胸前配上項鏈。

$ e& Z9 g% }/ z
# o9 a% S" i1 K8 j) E( m/ l5 t  「這些很美,但是不假裝束的雕像本身的美也不亞於這些。他在床上鋪好紫紅色的褥子/ o0 ~# H2 g- @9 s5 Z3 a
,把它睡在上面,它為同床共枕之人,把一個軟綿綿的烏絨放在它頭下,好像它有感覺似的8 C) [% {$ ]: o6 U; x
; t! c0 |2 f; b8 c

$ y# H* W" E7 e3 E  「這一天,正是愛神維納斯的節日,全塞浦路斯島都集會慶祝。一隻隻的小母牛,角上) K1 n2 E0 R( d+ p
掛著金彩,牽到神壇前,雪白的頸上吃了一刀,神壇上是香煙繚繞。

5 ?, f( D' ?9 Q' m6 {
, f+ p4 ?6 y' O# L' s7 |  「皮格瑪利翁也在神壇上供過祭品,站在地上,結結巴巴地禱告道:『天神啊,如果你
) c3 @5 w* L2 o! V們什麼都能賞賜,請你們賞給我一房妻室──』他沒有敢說『把我的象牙姑娘許配給我』,  m2 l9 G- G+ N7 W( i
只說道:『把一個像我那象牙姑娘的女子許配給我吧。』
, {6 u5 S0 g  `
/ w1 ^( H0 S. ]8 c/ ^" y
  「金髮的維納斯正好在場,知道禱告人的心意,於是顯示了吉兆,祭壇上的火焰連跳三
: c1 y8 d& l/ u% g" n) v! {9 I5 k' k跳,發出三次光芒。

6 b3 ~/ X; v4 g, `0 H 5 X- F: v% U  p8 q0 Y' K
  「他回到家中,就去看雕像,俯在榻邊,吻她。她經他手一觸,好像有了熱氣。他又吻
. E* T- t5 X+ b2 J- m/ g1 ^她一次,並用手撫摩她的胸口。手觸到的地方,象牙化軟,硬度消失,手指陷了下去,就像
: Q: U4 L% i- {, i2 o1 z4 v8 I黃蠟在太陽光下變軟一樣,再用手指去捏,很容易變成各種形狀,如此經過處理變成有用之
1 e7 J& w* M3 `! l9 @* B" b物。這位多情人十分驚訝,又高興又懷疑,生怕自己弄錯了,再三地用手去試。
! V: F  w' ~' C0 _1 ]

4 O/ I/ t# i  S# J8 X  「不錯,果然是真人的軀體!他的手指感到脈搏在跳動。這位帕福斯(Paphos)英雄連
5 E; U" X# D# m- ~連感謝維納斯,又去吻那嘴唇,這回是真嘴唇了。姑娘覺得有人吻她,臉兒通紅,羞怯地抬
8 N& `$ J4 ]$ V7 S8 b起眼皮向光亮處望,一眼看見了天光和自己的情郎。
4 r- L  w, |8 o/ f+ B0 A& b
8 U  Y( V) f8 U. B9 ]. s
  「在結婚的時候,維納斯也光臨了,因為這段婚姻原是她促成的。當月亮九度圓缺之後  x5 x- `% b4 F/ B
,他們生了一個女兒,名叫帕福斯(Paphos),這座島就是從這位女兒而得名的。」

& ^# O& P  J: {' S% l' N$ O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57:49 |顯示全部樓層
卷10_298-355:女兒密耳拉對父親的亂倫之愛(Orpheus sings: Myrrha's incestuous love for Cinyras)! N' N7 _  ]6 l1 n9 |7 Z
% k6 t, F: ^) K' Y  l; e6 @3 d
  「皮格瑪利翁女兒帕福斯(Paphos)生了一個兒子,叫喀倪剌斯(Cinyras)。喀倪剌斯' a- T/ S$ p6 r3 \
如果沒有子女,那他就可以算作一個幸福的人了。我下面要講的故事是個很可怕的故事。做
' h& V1 N" N4 F6 j( a8 k) ^) j女兒的,妳們走遠點;做父親的,你們也走遠點;即使你們聽了我這故事感到舒服,也千萬& v. H7 B. Z) q. h$ Z0 T
不可信以為真,只當它從來沒有發生過;假定你們相信它,那你們也應相信惡有惡報。
6 X# x+ |* W2 O, \, ?7 M; @

, _3 v. }& e9 ~# I& C  「如果人的天性真是允許這種罪行出現,我真為伊斯瑪利亞人慶幸,也為我們家慶幸,, G3 P- K- @; I
因為我國離那能夠產生這種罪行的地域很遠。潘凱亞(Panchaia)可以盛產香膏、肉桂、香
/ D0 C) \* Y* D1 H; [) ]5 ]料、樹上溢出的乳香和各種香花,但是它也產沒藥樹(myrrh),這卻是不值得羨慕的,這新8 x- i  j2 w- @# Z
樹種的出現是付出很大的代價的。

5 q1 ^8 I. L; [; ?' T% C6 U4 y
; }, g1 K) s: m" J  「就連丘比特也不承認他的箭曾把妳(Myrrha)射傷,他說他的火炬與妳的罪行無關。
0 B% ]  K/ \$ B( U+ t& o. v是復仇三女神之一(Furies)帶著冥河(Styx)的柴火和肥腫的毒蛇對著妳吹了妖氣,才使$ ]* d) h/ W% e+ C* x2 J9 V
妳犯罪的。恨自己的父親是罪過,可是妳這種愛比起恨來,是更大的罪過。各地的王孫顯貴5 S9 o- N8 x4 a0 W  V: s0 O8 G
都來向妳求婚,整個東方的青年都爭著想娶妳,密耳拉,妳可以從所有這些人裡面選一個做4 n2 t2 f( Y. p! j& t6 M" `
妳的丈夫,唯獨有一個人要除外。

9 w# p4 [6 C" C  f$ y
! K: G: ^2 a* L) O  h' g* a9 u  「不錯,她自己也感覺到這種「愛」是骯髒的,而且也與它爭鬥。她對自己說:『天神1 a! r. b* V. r8 W7 w. }9 [
啊,我祈求你們,虔誠啊!兒女對父親的神聖職責啊!不要讓我犯罪,抵制這種罪行吧,如' d: K, O' J7 B- g5 l
果這確是犯罪話!但是愛父之情不可能詛咒這種愛,其他動物都隨意雜交,小母牛和生牠的
/ b9 h3 Z% a8 F& ~! b, }4 {5 V公牛,馬和牠自己生的母馬,山羊和牠自己生的羊群,以至飛禽,都雜交,這沒有什麼可恥
1 H: v& Z8 T7 Q* R7 a3 v, Q的。牠們有這種權利,真是幸福,人類顧慮太多,訂出惡毒的法律;凡是大自然允許的,法
5 I3 [; c' Z- E  ?5 a律都嫉妒,加以禁止。

, G8 @% ^: N+ |" E$ [ , C) k; q9 `+ A0 Q, }) C
  「據說有這樣一些種族,允許母與子、女與父交配,親子之情由於兩層關係而更增強了
- `( j: z, c0 z/ Y$ j。我真不幸,沒有出生在這些種族,我只是因為地點這偶然因素而受著熬煎!我為什麼要糾
; |" Q8 V5 G  |. E& y纏在這上面呢?不正當的慾望,滾開!他是值得愛的,但只能作為父親來愛。因此,如果我  w4 y& o) h( b, r8 K3 [
不是偉大的喀倪剌斯(Cinyras)的女兒,我可以和喀倪剌斯結合。但是現在因為他屬於我% A4 l/ `! i& z
,所以他不屬於我。我和他很親,這件事本身對我不利,我若是個陌生人,是不是可以好一0 q' N9 i7 W' \. K/ \2 E# f
些呢?我願意出走,走得遠遠的,走出我祖國的疆界,只要我能避免罪惡,可是,不幸的愛! v6 k  A$ d. S& F3 z5 P5 K& e
把我這愛他的留住,即使別的事不准做,我至少可以看他,碰碰他,和他說話,吻他。但是" W2 `4 w5 s9 q; \
,妳這不害臊的姑娘,妳還指望得到更多嗎?妳要想想,妳把名分和關係都擾亂了!妳願意- e4 i9 V3 G2 J+ _4 ?4 Q9 W
變成妳母親的情敵,妳父親的情婦嗎?妳願意妳的兒子叫妳姐姐,妳的弟弟叫妳母親嗎?妳) U. F, h$ }" }5 V( h( h
難道不怕那一頭黑蛇髮的三姊妹嗎?受良心譴責人看到她們在眼前,臉前揮舞著火炬,顯露
) ~+ b0 ?4 v7 v3 r# w( a+ |2 b著凶相,而感到駭怕。妳應當趁妳現在還沒有做出罪惡的勾當的時候,心裡先不要存罪惡的3 Q4 s6 c1 H* h7 V3 }. a
念頭,不要以骯髒的結合來玷污偉大的天倫!就算妳想做,現實也不讓妳做,妳父親是個正
- a9 R5 A- i! i: X' T% X人君子,恪守禮數的──唉,我多麼希望他心裡也有我這種愛啊!』
6 X5 E( L& S9 _. m. Y  d& a7 n# L' ~6 v9 O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58:50 |顯示全部樓層
卷10_356-430:密拉耳向奶娘承認對父親的愛(Orpheus sings: Myrrha and her nurse)
5 l' O) o: r8 `0 S1 j
. J& N( s8 v; W  「這是她所說的;而喀倪剌斯呢,大批有地位的求婚人使他不知所從,於是就來問她自
! ?1 i3 I6 x6 i4 X) w己,把求婚人的名字一一告訴她,問她願意嫁給哪一個。

; U5 @9 Y' y$ s& ~5 Y
1 j) g( V6 ^* o  「開始時,她沉默不語,眼睛盯住父親的臉,心裡七上八下,熱淚充滿了眼眶。喀倪剌
. ]7 D0 B4 R7 l+ N* a斯誤以為這是姑娘家害羞,叫她不要哭,給她擦乾兩頰的眼淚還吻了她一下。這真使她太高" f1 {3 W# g3 l9 U5 |& P/ D
興了,她父親既問到選婿的事,她就回答道:『我要一個像你這樣的。』他當然不懂她的意
% b& F; i8 S% }9 |: }5 ^思,所以就表示贊同,並說:『我希望妳永遠敬重天神、父母。』她一聽這話,意識到自己
4 L7 L7 k' K! q8 g, {  N內心的罪,把頭低了下來。

3 v8 M0 Z+ B, H1 G4 R, Q" a- C - ^( n/ G. D- n# \
  「午夜來臨,睡眠解除了人們的憂慮和身體的疲勞。但是,喀倪剌斯的女兒徹夜不寐,
9 z/ H+ B- v& c, m; E: C2 s不能控制的慾火消損著她,她有開始狂熱地祈求,她時而絕望,時而躍躍欲試,既想要,又/ c& w' \& A3 b4 i  j( n* A
覺得可恥,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就像一棵大樹被斧子砍了,只欠一斧就要倒下,左右擺動不
8 n$ \* E  V7 I$ @知倒向哪邊,她的心也是受到各種打擊而左右搖擺,一會兒傾向這樣做,一會兒傾向那樣做8 ?7 R' w$ E8 [, I$ X
,兩面倒。她的情慾,除了一死,是不會平息的,不會終止的。她決定一死。她下了床,決
* l4 Q& `* W1 }) O; P; l定投環自縊,把個繩圈套在房樑上,說道:『親愛的喀倪剌斯,別了,你要了解我死的原因
- U+ k" ~. |  |/ T. L+ S% r8 D!』就把雪白的頭頸套進環裡。據說,她的喃喃自語被守在門外的忠心耿耿的奶娘聽到了。
' g6 u. }, R4 @# D& R6 i

8 E! k3 f3 v6 V( b! x, c  「老婆婆立刻起來,打開門,只見密耳拉在準備自殺,立刻大聲呼叫,又是捶胸,又是" g7 ^$ h! p" b% l3 `
扯自己的衣服,又是把繩套從姑娘的脖子上解開。最後,她才騰出功夫又是哭,又是擁抱,) b$ A! g7 C  [! Q
又是問她為什麼要尋短見。姑娘一言不發,眼睛一動不動望著地上,後悔自己行動太慢,自1 Q* B* K% z* e9 c- m- z
殺的企圖被人發現了。老婆婆露出一頭白髮和乾癟的奶,說看在從小餵她,在搖籃裡搖她的
' H7 A$ a; S1 u) ?7 Q1 m分上,堅持要她說出她的心事,說出她為什麼這麼痛不欲生。
7 [; ?1 U; g. b5 @5 e2 F  Z
5 q% s9 {4 c# z6 z( a' Y- ?
  「她避開老婆婆的問題,只是嘆氣。老奶娘卻一定要問個水落石出,保證不僅僅代她保8 Q3 m5 i1 c& Z. `" s7 V
守秘密。她說:『告訴我吧,讓我來幫助妳,我年紀雖老,但還有些辦法。如果是瘋病,我* f$ h1 K# s4 [6 s  Q. e
倒有一個人,她會唸咒用草藥治這病;如果是誰對妳施了妖法,她也可以用道法拔除;如果1 F5 M! a8 _% R+ ?9 D+ o/ l
是神怒,可以獻上犧牲,平息神怒。我想不出還有什麼其他緣故了。妳們的家運是平安的,' T8 \% b3 w) \3 J
昌盛的,妳的父母也都健在。』

/ E. s( n/ j* K
, _9 M, ]/ s' B$ U/ A# c1 h6 V/ x8 j  「密耳拉聽到奶娘提她父親,她從內心深處嘆了一口氣。迄今為止,奶娘並沒有懷疑姑0 r9 T  G6 \# b% l3 z5 ^3 S9 u1 B
娘有什麼歹心,可是她預感到這一定是愛情問題。她堅持不懈,懇求姑娘一定要告訴她是怎
' K; K2 c+ P; x: s/ v麼回事,又把那哭哭啼啼的姑娘摟在自己衰老懷裡,一面顫顫巍巍地育兩臂抱著她,一面又
2 d, ?! N: n! h0 H$ m* |說道:『我覺出來妳是愛上誰了,妳不要害怕,在這件事上,我一定好好幫妳的忙,連妳父* ]  q+ V- ~0 m6 w% }$ i, o" y: k
親都不讓他知道。』密耳拉聽了像瘋了似,猛地從奶娘懷裡跳了起來,一頭撲到床上,說道: B1 O$ F9 U$ q+ X$ ?, _, W
:『我求求妳,妳給我走開,別讓我羞死!』奶娘還逼她說,她叫道:『妳給我走開,不要  e, T( a$ V+ {0 j. S
再問我難過些什麼了!妳費盡氣力想知道的,是件有罪的事。』老婆婆聽了打了一個冷戰,
" K+ y# E" {% T" ~) h9 w伸出一雙抖顫著的手(既因為年老又因為駭怕而雙手發抖),匍匐在地抱住密耳拉的腳,懇3 k6 Q% a) ?/ u
求她,一會兒好言好語,一會兒,如果她還不說,又嚇唬她,並且還威脅著要揭發她投環自
+ [; ]% [7 c: p盡的事,另一方面又答應她坦白了愛情就幫她的忙。姑娘抬起頭,淚水湧上來流滿了奶娘的3 _! d+ _% P+ b$ [
胸前,幾次想說,幾次又止住不說,把一張羞臉用衣服蓋住,說道:『我的母親有這樣一個
# V5 `" U$ x8 v* ~/ u' `丈夫真幸福啊!』她就說了一句,接著就嘆氣。
" u6 h3 \2 g/ d( J1 _

% {: R- n8 E' c9 w# `# a$ u* E  「奶娘明白了,渾身上下一陣寒戰,一直冷到骨髓,她的根根白髮嚇得倒豎起來,她講  r+ D0 j6 u# `( \7 O  d3 O6 M  O
了許多道理,想要盡可能地排除她那些可怕的慾念。姑娘雖然明知奶娘的告誡句句是真話,/ s$ W2 k1 D' w/ h& ~: c& K
但是她如果得不到滿足,還是決心一死。『妳活下去吧,』奶娘說,『佔有妳的──』她不
. C% z  d# S4 @' P敢說出"父親吧"幾個字,就不說了,並向神明發誓決不食言。

' W) n( t5 n. p' _! T4 X$ w& E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59:48 |顯示全部樓層
卷10_431-502:密拉耳受到天譴被變形為樹木(Orpheus sings: Myrrha's crime and 0 x/ v; i' j( N: M# ?
punishment)
2 h9 {- b) n/ x( G( S7 n
! y' v! ~" ^" l; `
  「這時,正是已婚的婦女慶祝一年一度的刻瑞斯女神(Ceres)節,她們身上都穿了雪2 u' z) u7 `5 w  D0 t* Z0 \
白的袍子,用第一批收割的麥穗編成環獻給女神,九夜禁止和男子發生關係。在那群婦女群
) Y9 E# l8 m) u! g" N% S" n中,也有國王的妻子肯克雷伊斯(Cenchreis),她也來參禮。因此,合法的妻子離去,國1 V9 r! y4 A$ _% X7 }7 ?
王就空床獨處。那喜歡奉承的奶娘發現國王喝醉了酒,就告訴他,有個姑娘真心愛他,並且
; W# }4 m8 k+ e# y捏造了一個假名字,還誇耀了一番她的美貌。國王問,她有多大年紀。奶娘說:『和密耳拉" s$ Y! r$ v; d
差不多大。』國王就叫奶娘把她帶來,奶娘回去大叫道:『高興吧,我的孩子,我們勝利了
1 _! }: v0 `' S$ z!』這位不幸的姑娘聽了,並不全心全意感到快活,相反,心裡充滿不祥的預兆,使她忐忑
# z; ~. c9 Z. u0 B不安,但是,她也有幾分高興,她的心裡就是這樣矛盾著。
" y" P1 p. a  x
8 O6 c  W! n- `& z# e! y& G
  「萬籟俱寂,大小熊星(Bears)之間的牧夫座(Bootes)的車轅已傾斜,密耳拉來幹7 c+ z; [: |2 }8 e1 [$ S
她那罪惡勾當了。金色的月亮逃離了天空,烏雲遮住了不願多看的星辰,黑夜失去了星火,
; \5 B) d+ d1 l. c& j% a! J- m; y伊卡洛斯(Icarus)第一個把臉遮住,因為敬愛父親而封為神的厄利戈涅(Erigone)也把
3 M2 C) q' j& ~* q* o  M: `臉遮住。密耳拉的腳在行路中絆了三次,阻止她前進,報喪的貓頭鷹陰森森地叫了三遍,發
( r+ y: {9 T: R) ?, J出不祥的預兆,但是她照舊往前走,暗影與黑夜減弱了她的羞恥心。她左手緊握著奶娘的手: Z; Z8 c% h" d- R0 ]4 v
另一隻手摸黑探路。
1 b4 O3 V  e3 p" [$ E1 C

" i9 M1 O' y! k  「她已經到房門口,把門推開,奶娘把她攙了進去。但是她一害怕,兩膝一軟,坐癱在$ k" W/ N* e1 j4 l
地上,臉上失去血色,她起來再走,早已魂不附體。她走得離罪惡越近,就更覺恐怖,後悔
& y$ W! o6 ^2 r( o8 m& ?$ h( }不該如此膽大妄為,真想能走回頭路,不要被人認出來。她正要縮回去,那老婆子的手早領
% T0 W" F+ C2 N- C& I8 Z3 M: n% C著她,把她牽到高榻邊,交了出去,說道:『喀倪剌斯,拿去吧,她是你的了,』留下這兩
6 q7 L* z. i- o+ B5 |個該詛咒的人在一起。父親把自己的親骨肉接過,叫她不要怕。因為她年輕,他偶然叫了她+ M& m2 n) A% J2 e
一聲「女兒」,她也叫他「父親」,這種稱呼更十足說明了他們的罪惡。

: b4 J4 j) p6 X' s
0 G2 j) ~. M% E& G  M  「她離開的時候,已懷上了罪惡的孕。第二夜他們又重複犯罪,而這遠非最後一次。最7 F- f" |% e8 Q9 N8 k" ^
後,喀倪剌斯忍不住想看看情人的模樣,取來一盞燈,燈下照見的是自己的女兒和自己的罪
; N6 B+ w" [9 V& A. L' K6 N行。他痛苦得說不出話來,從掛著的劍鞘裡抽出明晃晃的寶劍。密耳拉趁著黑夜的陰影抽身
' Z8 N1 D9 ~! L* T5 Z逃跑,才免得死在劍下。她到處流浪,經過廣闊的田野、棕櫚遍地的阿拉伯(Arabia)、潘5 b+ E4 u0 j1 B3 L: u, V
凱亞(Panchaea)的農田。她流浪了九個月,她疲乏了,在薩拜亞(Sabaeans)停了下來。

( }0 ~& c1 z% e3 M0 C0 p
3 [( a6 e; H& n7 W+ J  「密耳拉的肚子越來越重,幾乎無法負擔了。她又怕死又對生活厭倦,不知道想要幹什
- L7 c; b3 B2 N3 x- h麼好,她想了想,禱告道:『天神啊,不知你們哪位肯聽聽我的懺悔,我應當受到也願意受1 l9 l7 \7 f& ]. X5 Y/ [
到最嚴厲的懲罰,但是我若活下去,那就是玷污活人,我若死了,也是玷污死人,把我從生% p5 g. P) p1 U6 b
死兩界都驅逐出去,不要讓我活,也不要讓我死,把我變了吧!』有神聽到了她懺悔,她的
) n6 m2 [, I; m2 A. D9 h6 j' j, Q; \. E祈禱獲得了反應,因為就在她說話的時候,大地把她的腿埋上了,腳趾破裂,長出根鬚,向
1 o: W6 H1 q. ?4 v+ ~斜裡伸展出去,支持著修長的樹身;她的骨骼也變成堅硬的木頭,骨髓依舊,而血液卻變成
( h) W# p' S9 X了樹液,手臂變成了大樹枝,手指變成了小樹枝,皮膚變成了堅硬的樹皮。樹在長著,包住
1 \5 f; M/ P$ k/ T了她沉重的肚子,掩沒了她的胸,眼看就要蓋住她的頸部她忍受不了這樣的拖延,她縮下頭' ^8 ?: P2 Y5 F' H4 V  H( I  C
去湊那向上長,把臉埋進樹皮裡。
4 q# S+ q" f: Z% ~+ X
5 V- h8 [  O0 A# o8 }3 ?3 s  T6 z
  「她的身體雖然失去了舊日的感覺,但是她還能流淚,熱淚從樹上一滴一滴地流下來。
0 }( R; g  G) _) t/ h甚至她流出的淚也很有名氣,從樹幹上滲出的樹脂至今還保留著女主人的名字叫「木拉(
6 T) h3 X$ j0 {' Z  ~; Kmurra)」,這是永世不會被人遺忘的。」
3 [9 r! a; h) C- s9 n7 B7 h  ^# X$ n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1-22 13:50 , Processed in 0.136858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