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admin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09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40:52 |顯示全部樓層
卷09_517-594:比布利斯寫給弟弟的畸戀告白(The fatal letter)- H. O: I9 j' H/ t
' B9 i' |7 B# g
  這個想法很合她心意,也克服了她的猶豫,她坐了起來,左肘撐住身子,說道:「我要
' }2 r! B( L7 m9 P向他坦白我瘋狂地愛著他,我要寫出來讓他看!唉呀,我滑到哪兒去了?什麼樣的愛火占據' }5 ~# C, j* B8 A1 |
著我的心呀?」她開始把她所想的寫下來,她的手不住地發抖。她右手持筆,左手拿著空白
0 x* V% H( [+ K9 ]- ]( [的蠟版。她剛開始寫,又猶豫起來,她寫了幾個字,又罵自己寫壞了,她寫了又擦,又改,
6 X" W7 `! }% T( M) Q一會兒覺得寫得不好,一會兒又覺得不錯,一會兒把蠟版拿起,一會兒又放下。她自己也不
  n* p/ d8 p7 p5 |3 @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剛想到要做什麼,馬上又覺得不好。她臉上的表情既果斷,又羞怯。
( ^8 R8 ~5 r9 a

& f9 |/ m* ^# E5 n- t  她開始寫了一個「姊」字,又決定把「姊」字擦掉,把版面上的蠟抹平,又寫道:「一' a! p# C( W0 b, p
個愛你的人寄上此信,祝你幸福,她自己的幸福,除非你給她,她是不會有的。我感到害羞
- T# O. k( E! J5 b,羞於透露我的姓名。你若要問我希求什麼,我希求的是不透露姓名而向你陳情,在我的願
4 f1 K& `1 x6 b! @: j望沒有得到肯定的答覆之前,我不願意讓人知道我叫比布利斯。

5 q# B, e0 @2 V* t5 H' X* b- M; e3 K
0 ]% z* Z" B2 z  「你一定早已注意到我內心所受的打擊,表現在蒼白消瘦的面龐,經常濕潤的眼睛,無
3 G: J$ L4 c* W端的嘆息,以及我經常擁抱你、吻你,你也許注意到了,這已經不是什麼姊弟的感情了。但( i) {1 B' e! t  I" U- H
是,儘管我內心受到嚴重的創傷,瘋火在我靈魂深處燃燒,我已盡我所能(天神可以作我的
2 |6 D8 G9 [- W- P5 m6 ~9 x& p見證)終於使自己清醒些。長期以來,我都在進行著痛苦的鬥爭,來逃避小愛神丘比特的猛
3 w  E9 U1 C1 l1 v烈進攻,我所忍受的,比你想像中一個女孩兒能忍受的要多得多。我現在迫不得已向你坦白8 b7 d* D* b6 m/ X2 ~' h" c9 B
,怯生生地請求你的幫助。只有你能救我,也只有你能毀我這個愛著你的人。你現在選擇吧1 t9 Z7 D1 l  c' w
。我的請求不是來自一個敵人的請求,而是來自這樣一個人,她和你的關係雖已極為親密,
  ?. I% x$ [' L8 D+ H9 w  f但是她希望進一步的親密,用更緊密的紐帶聯結在一起。
/ H5 r. a4 K6 A7 `( m) ]7 K, Y
- E2 }* `/ C; w4 U
  「讓老一代的人去知法吧,高談些什麼可以做,什麼是錯的,什麼是對的,讓他們守著
8 M1 {3 A9 R, |* }" ]8 s/ z法律的那些細微末節吧。愛是符合我們這樣年齡的人的,愛是不顧一切的。什麼是可以做的$ E( k, m/ `% ^1 F9 Y
,至今我們也不知道,我們相信什麼都可以做,我們遵循偉大的天神所樹立的榜樣。嚴父、+ d% X+ E0 K& d1 Q9 t/ `. N1 O  w
對名譽的考慮、顧慮,都阻止不了我們。即使有可顧慮之處,我們可以在姊弟名義的掩護下8 S( r; N* _. ^( z4 A
偷偷相愛,我可以自由地和你談心,在眾目睽睽下和你擁抱親吻。此外還有什麼可求的呢?
) \" J6 {& T% v: L1 C& _0 e可憐我這向你坦白愛情的人吧,若不是極端的愛逼著我,我是不會坦白的。不要讓我的墓碑! S# {! f; ^6 [% m" V+ S# j( |; S
上刻下我死亡的原因是你。」

) |$ b; h0 O! x& Y% o) e0 {2 S 0 n  R  P/ Q. [4 o6 ]
  寫完這些無用的話,蠟版已經寫滿,最後一行已經貼近版邊。她立刻在這封可恥的信上. k' V9 U4 c) r  S' y3 K2 C
加了自己的寶石印章,這印是用她眼淚潤濕的,因為她的舌頭乾了。她羞紅了臉叫來一個侍+ {4 ]* Z5 j  t' s
女,怯生生地哄著她,說:「妳對我最忠心,把這個送給我的......」過了半響才說「弟弟
* _& V5 V4 H, s1 |) A去」。她把蠟版遞過去的時候,一失手,蠟版落到了地上。這不祥的兆頭使她不安,但是她
9 K* B( _; {' M8 X還是把信送了。侍女候到適當的時機,來到弟弟處,把這封自我坦白的信交給了他。麥安德
! G& e( m( V; e5 F, C爾(Maeander)的孫子接過信,唸了幾句,就把它一丟,又驚又怒,忍不住掐住侍女的脖子! }. s0 u" N, Q. M
,把那侍女嚇得直發抖,對她說:「趁早給我滾,妳竟敢幫著幹這滅絕人倫的罪惡勾當!如
# F7 ?; b8 w6 d4 B  v果不是斷送了妳的命於我臉上也無光,我一定要懲罰妳,把妳處死。」侍女嚇得連忙逃走,
: J1 G% x. u; ?) _. Y3 W7 d把考努斯這番凶狠的話回復給女主人。
% O1 E$ S1 T4 |7 L. ]
3 z! `2 m- u0 l, ^8 a- v
  比布利斯聽說遭到拒絕,臉色發白,渾身發抖,不住地抖顫。待她頭腦恢復正常,瘋狂" Q$ o8 u, X+ B7 S5 i5 e
的愛情也同時返回。她以微弱的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說道:「這是我應得的!我為什麼要冒冒
( b, }' f% H3 V; ~& }5 [( D7 `失失地把我內心的創傷告訴他呢?我為什麼要急急忙忙地把藏在心裡的話寫下來呢?我應當
; W/ I1 G# Q# y) {6 F先用模稜兩可的話去探探他的口氣。我應當先看看帆的情況,風是什麼樣的風,以免出航不2 s3 O+ Q# Y& z! m
利,這才能安全航過大海;可是我卻掛了滿帆,遭遇到未曾料到的風,結果撞上了礁石,船
' `$ t/ a/ u5 `4 b4 u4 e) T4 V9 z翻了,我被整個海洋淹沒,我的船也沒有回頭路可走了。

% M: l2 N6 d' c' S" n6 \- s. }& \* n* D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42:00 |顯示全部樓層
卷09_595-665:比布利斯為不倫之愛而變成樹(The transformation of Byblis)( p3 F0 T1 |8 |  n: A% @5 H- D
5 l4 l3 v- {% ?6 U) _- a
  「已經有明確的徵兆警告過我,不要縱情,而且當我把蠟版交給侍女的時候,蠟版從手, L9 U5 K# s8 h
裡滑落,這就是告訴我,我的希望要落空。是不是應當換一個日子呢?或者根本改變我的意& p0 R+ `/ u$ v4 M6 f
圖呢?不,應當換一個日子,不過天神已經警告我,給了我明確的徵兆,只是我喪失了理性* m0 H' X9 \3 K% h: v" M5 ^8 }( i! j
。不過,我應當親自去說,當著他的面敞開我的胸臆,而不該寫在蠟版上。面對面,他就會
- s7 Z0 N8 u2 {看見我流淚,看見一個墮入情網的人的表情,我可以說許多話,是一封信所不能包容的。儘
) `% X1 S! H1 D* l5 Y管他不情願,我也可以抱住他的脖子,他若把我推開,我可以裝得像快要死了似的,抱住他
6 f$ @' S+ S! s; T* C- T. ]2 D5 l的腳,伏在地上,求他救我一命。我應當把這些樣樣做全,一次做一樣是打動不了他的鐵石" C  u: o& u, _# `8 ?  T
心腸的。也許我派去的人把事情辦壞了,沒有掌握時機,行動失體,或沒有候到他心情舒坦2 ~! m+ }% M' n  G' E" @* h
的時候?
' [: I7 L* I0 _6 s/ n" I
  @, H) H( Q( V
  「這一切是我失敗的原因。他並非是什麼母老虎生的,他的心也不是硬得像石頭,堅實
5 L0 p$ j3 ]8 Z% d4 _得像鐵或金剛石,他也不是喝母獅的奶長大的。我一定要征服他!我一定得再去找他。只要) K( R5 R1 a9 r/ }( y9 `/ R
我還有一口氣,我一定不知疲倦地去爭取我已開始爭取到的東西。如果要我取消我已經做的
. S% ~6 x6 J0 B" e/ l9 W9 `事情,最好當初就不要開始,第二條最好的路就是爭取成功。那使我放棄我的追求,他還是
5 l$ N& U9 C$ A8 w  c( W3 w6 X會永遠記得我敢於做到的一切。不過,如果我放棄,我倒反而會顯得我愛他愛的輕率,或顯" c* w* m9 N: s3 n
得像是在試探他或要他落入我的圈套。不管怎麼說,他會認為我不是被那位促進並點燃我們
5 i, ^* {' n) i! L  D2 ]7 d心中愛火的神所左右,而是被情慾所左右。總之,我做錯了事,現在已無法一筆勾銷了。我; o. H3 e3 v& n- h: A* B0 U
信也寫了,求愛也求過了,我的慾望是可恥的。即使我不再多做了什麼,我也不能說是無罪
4 J( k. I3 c: o的。不過未來的希望還是很大的,能做的錯事並不多了。」

1 \- A; j# j9 y# ]2 E! }* ^8 H ' ~8 }3 N3 C) D4 s' q8 w/ B
  她說完,內心仍然很矛盾,不知所從,一方面她後悔不該做那樣的嘗試,另一方面她還
2 U1 `' V. z+ i想再試試。她繼續做那越軌的事,但是令她不快的是她屢屢遭到挫敗。最後,考努斯受不了2 a  g6 k7 o6 H. D9 K5 J$ N% n
她的無休止的糾纏,就離開了祖國和罪惡的姊姊,在異土建立了一個新城邦(Caunus in 3 p" L) y# k. Y
Caria)。
- h# }% F6 b' {- X: H' Z

% Y8 B' |- w3 {; s+ o6 Q1 c# r6 O) Z( K  後來,據說這位彌勒托斯(Miletus)的女兒由於悲傷而完全瘋了,她從胸前把衣服扒& u1 p  `4 m: u2 V# B
下,瘋狂地捶打著自己的雙臂。她當著人的面就胡言亂語,說她希望得到人們禁止她得到的
- G3 m# f. M/ V- v. y9 m愛,得不到她就離開了祖國和可恨的家,去追蹤她的弟弟了。布巴索斯(Bubasus)的婦女
/ [# P$ F( @8 y2 M2 Q7 A4 O們看見她在廣袤的田野裡一面走一面呼嘯,就像特剌刻(Thracians)的巴克科斯女信徒,4 G* U* p4 ~$ ~
在三年一度的節日,被巴克科斯的葡萄藤杖抽打得如癡如瘋那樣。

' E0 G- z: i$ f + `( ^% R, V6 t# Y. e2 m' x
  她離開這些婦女之後繼續遊蕩,經過卡利亞人(Caria)的國土、手持武器的勒勒格斯
4 Y6 s. `' y% j5 M% G# }人(Leleges)和呂西亞人(Lycia)的國土。她又走過克拉戈斯山(Cragus)、利木雷城(
9 [# r; t7 l/ I* ]( bLimyre)和贊土斯河(Xanthian)和獅頭獅胸、蛇尾、噴火的怪物奇邁拉(Chimaera)居住
% U  n) m& P3 T; s: ]的山嶺。樹木逐漸稀少了,比布利斯這時已疲乏不堪,倒下了,頭髮散在硬地上,臉被落葉1 A% s- [7 d- d! J" e9 V" y
蓋住。
$ d/ k1 Q) ?  @3 ?8 T

7 B1 P$ q1 x, u7 f  勒勒格斯的(Lelegeian)女仙們(nymphs)幾次想用他們纖弱的手把她扶起來,又不5 C( }2 e5 T+ N0 q8 o1 ~, `
時地提出醫治愛情創傷的辦法,安慰她,但她充耳不聞。她躺在地上,一言不發,兩手抓住) b8 Y$ z, q6 h9 S  Y' [1 h
地上的青草,哭得眼淚成河,沾濕了草地。據說,水仙曾在她體內植入一條脈管,眼淚永不
8 r# Z. |. B+ r: z+ e會流乾,水仙們還有什麼比這更重的禮物能送她呢?就像從松樹皮上流出一滴滴的松脂,就
7 y/ x, i# k7 T5 F% V像濃稠的瀝青從厚重的土壤裡溢出一樣,就像寒冬的水凝結成冰,經溫暖的西風一吹,在日. a4 [; a7 O# q0 `" c
光照耀下融化一樣,頃刻間,比布利斯眼淚流乾,變成了一眼清泉。這泉至今在這山谷裡還; U3 n7 C. C% k2 j
保留著它女主人的名字,從黝黑的櫟樹(holm oak)下流出。
0 l6 ]+ d) g  Y: x" o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42:51 |顯示全部樓層
卷09_666-713:伊菲斯為避人耳目而女扮男裝(The birth of Iphis)
# }9 }, _, M) P1 u8 V : E" _3 ^  e1 B9 Q/ C; ^
  這件反常的故事原來早該傳遍克里特島(Crete)的一百座城市,孰料,在克里特島上
/ x$ C3 @9 b- H! w不久以前也發生了一件怪事,就是伊菲斯(Iphis)變形的事。在淮斯提亞(Phaestos),
% o% n4 D' ~; f( W* a' o離開王城格諾索斯(Cnossos)不遠,住著一個人,名叫利格多斯(Ligdus)。他雖然出身  F! V7 q# f4 {$ W7 ~  Q% J
貧賤,卻是個自由人,他並無名望,但為人正直可靠。他的妻子眼看即將分娩,他便告誡她; @6 T6 n5 ]$ v5 u; `" J( @
道:「有兩件事我希望上天答應我。第一,希望妳分娩沒有大痛苦;第二,希望妳生個男孩  ^9 K$ l0 D4 Y' b- b
。女孩子太麻煩,又是天生沒有氣力。因此,(天啊,請原諒我說這話!)如果妳生下來的6 d6 f7 V& X  h' [$ t& @
是個女兒,(我真不願意這話,請天神饒恕!)就把她弄死。」他說完之後,夫妻二人相對! S& r6 z' O; P4 g- x1 g: S, e# V
而哭,命令的人和被命令的人臉上都流著熱淚。特勒圖薩(Telethusa)不住祈求丈夫不要
3 f0 _2 W0 y( k1 E把希望限制得這樣狹隘,但是祈求是白費的。利格多斯的意志堅定不移。
5 h; P  v& b$ Y
/ R5 y2 ]- J4 e) F5 M
  眼看產期已到,這天午夜,特勒圖薩恍惚夢見伊那科斯(Inachus)的女兒(Io)站在) y5 R1 _* k, n7 K( }$ c
她的床前,有許多莊嚴的信徒擁護著。她的前額裝著新月般的雙角,頭上戴著黃金色的麥穗
' x/ B3 j* C" O; S( Z# d: N環,美得像天后一般。在她旁邊站著人身狗頭的神,名叫阿努比斯(Anubis),還有布巴斯9 a. e" E( d0 C" G& }- V: p9 X
提斯(Bubastis),五光十色的阿皮斯(Apis)和緘默之神(Harpocrates)(他把一個手
4 @; n$ m: r+ S" R- I指按在嘴唇上)。此外還有響鈴(Sistra)和久尋不見的俄西里斯(Osiris),和一肚子催% M$ x3 ]( }& ?. P, ~* t
眠毒液的埃及蛇。特勒圖薩好像已經醒來,把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女神對她說:「特勒圖" g! m  B0 u" y  F; o0 t; S: k
薩,妳是崇拜我的,妳不必擔心,不用聽妳丈夫的吩咐。路喀娜(Lucina)幫妳分娩以後,
2 w) ?2 k# U( p- m妳不必遲疑,不論生男生女,只管養活它就是了。我是有求必應的女神,崇拜我的人我都幫
! L7 x  @% Q/ W- ~+ r' S$ `+ f3 @助,我決不叫妳後悔,以為崇拜了一個不分恩怨的神。」女神告誡她之後,走出屋子去了。
0 h$ j- R% U% ?# X3 `這位克里特婦人高高興興地起了床,舉起純潔的雙手,對著天上的星辰,默禱夢中所見能夠* f2 ?: u# z1 b6 `+ k; H* i
實現。
9 Q0 x1 k) b, U3 f5 R+ c. H! r

! F5 A. h# h( ^( t/ }3 R9 F  這時,她腹痛增劇,小兒生產了,一看是個女孩。她丈夫並不知道,她便打定主意要瞞- _4 O8 T9 G! W- G- E
過他。她叫人把嬰兒拿去撫養,只說是個男孩。她這計策並無人識破,其中奧妙只有奶娘一6 E* G7 g# T5 x; V6 ?
人知道。父親在神前還了願,給孩子取了名字,就叫祖父的名字──伊菲斯。母親聽到這個+ @2 j2 ?+ \1 X- v' l$ k8 r
名字很高興,因為這名字原是男女兩用的,她用這名字叫女兒也可於心無愧。因此她那出於
* r9 w, t/ A9 S# D; c至誠的計策並未被人識破。伊菲斯穿著男孩的裝束,她的臉龐不論按男孩說或按女孩說,都! K* x! h# A" t! p
稱得起娟美。
7 b7 ?0 F8 R% z, T6 r7 ]- R4 a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43:46 |顯示全部樓層
卷09_714-763:伊菲斯與伊安特兩女同性相愛(Iphis and Ianthe)3 J1 ]/ ?+ S2 s' D# A6 b
% K* e7 @' K1 e( J
  不覺過了一十三年。伊菲斯,妳父親把金髮的伊安特(Ianthe)說給妳做妻子。伊安特
: |6 p' P' x1 F是克里特島忒勒斯忒斯(Telestes)的女兒,天生一副美貌,在淮斯提亞(Phaestos)的女
' G: ~" t  B# a: ^; d3 p子中最受人稱讚。他們兩人年歲相當,相貌媲美,而且兩人都在相同的塾師那裡習藝發蒙,4 I2 w' r3 p2 q6 u
因此兩小無猜,互相愛慕。但是各人心中希望不同。伊安特滿懷信心,希望結婚,她相信她
* Q' f+ j8 |, _' s/ Z; O以為是男子的那個人有一天會做她的丈夫。但是,伊菲斯則明白自己的愛情是沒有希望完滿; @3 f% S( n7 e: ?4 ]
的,因此更加愛她──真正是叫女孩愛上了女孩。

: X. Q! \9 m$ `; l8 c* p3 C
: f& ?+ A7 E6 \; k; W4 R0 A/ X5 r/ e  她忍不住哭道:「我真不知道結果怎樣?誰都沒有嘗過我的苦楚,我的愛情是不自然的7 r' ^% _  j) K: g
,奇怪的。如果天神願意拯救我,他們至少該把我拯救;如果天神不願意,而且想把我毀滅
: m  K! o3 d1 p% n7 q,他們至少讓我所受的痛苦是自然的痛苦,是人類所經驗過的痛苦。母牛不會愛母牛,雌馬
, a! L: ?6 p. y) a/ k不會愛雌馬。只有公羊追母羊,雌鹿追雄鹿。百鳥求侶,也復如此,萬物之中豈有雌雌相愛
8 L6 E3 T3 {: J* ]+ s/ H之理。我若不是女兒身便好了!但是,克里特島不是沒有出過奇事,日神(Sol)的女兒(! I9 K* [5 A. Y! m- N! l
Pasiphae)曾愛過一頭雄牛,這也算是雌雄之愛。說實話,我的愛情比這還熱烈。然而她的
( i' z5 W, Y. I' P$ R' q愛情有希望滿足,她用了一條妙計,把自己變成母牛,達到了目的,結果受騙的倒是雄牛。+ U+ E8 d7 Y6 T$ J0 Q/ {1 M
即使把世界上所有的巧匠都聚集在這兒,即使代達羅斯(Daedalus)又張著蠟製的羽翼飛了
% T( c- ]  M4 u1 H( p+ X8 a% k回來,他也沒有辦法。他的技術雖然高妙,也不能把我變成男孩子;恐怕他也不能改變妳的
4 l% U& i/ |/ m5 J1 w2 c性別,伊安特。
. l& p9 z: z! T1 ~# M9 m% _$ W
6 I- ^& a1 D( m2 c$ a) T  V
  「既然如此,伊菲斯,妳應當堅定意志,鼓起勇氣,把這沒有希望的、愚蠢的愛情從妳
/ o5 e& G' Z  H9 P4 v" Z% e2 U心裡排除出去。睜眼看看妳自己生來是男還是女,不要自欺欺人;做妳曾該做的事,按這女+ _+ h$ ~3 x) B3 N
人的本份去愛。只有能夠實現的希望才能產生愛,只有希望才能保持愛。然而按照事物的本
/ H8 }) L# ^9 l( x( J8 V性,妳是不可能有這種希望的。固然,沒有人監視著她,不准妳去擁抱她;也沒有嫉妒的丈2 p/ _" |3 E! Z
夫看管著她;她更沒有狠心的父親;而且她自己也沒有拒絕妳的追求。儘管如此,妳還是沒( N- Y8 Q7 t$ [5 W1 ]; T+ o
法占有她;儘管一切都有利,儘管神、人都幫助妳,妳也不會有那種豔福。
: G4 N# h. o: a  E$ p# ?5 {

& L+ t6 Y! s0 y7 p( r9 Z  「直到現在為止,我的願望件件實現了;我的要求,天神件件答應,毫無困難。我所希% {: n& G& ?! n* q+ m2 n3 }  W
望的,也正是我父親所希望的,正是她本人和她的父親所希望的。但是天性不答應,天性比
- l. A8 j( V, `! }0 F4 n- B2 R他們都有力量,只有天性使我痛苦。看,我希望的時刻來到了,婚期已經不遠,伊安特不久, b9 [! }! l. n. [
就要屬於我了──然而也不屬於我。我們身在水中央,反而渴死了。朱諾(Juno)和許門($ e! n0 ]0 t4 W& h& c/ \
Hymen),妳們何必來參加婚禮?我們這裡不是男婚女嫁,而是二女相婚。」
/ p( B) s8 t, C; b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44:36 |顯示全部樓層
卷09_764-797:女神伊西斯把伊菲斯變形男身(Isis transforms Iphis)
, u' }" b5 t* {+ ~8 i
& |+ Z- M" S+ t2 F  她說到這裡,停止了。另外那位姑娘同樣心裡燃燒著愛,禱告許門請他趕緊來到。但是
% Q$ |$ [& V, n; @,伊安特所希望的事情正是特勒圖薩所擔心的,她故意拖延時日,一會兒假裝生病,一會兒' K1 D, E1 z% @" S0 s* K5 f! v
又說她看到了什麼不祥的徵兆。到了最後,一切可能想到的理由都已想盡,一再拖延的婚期3 L( F) E) p" d+ C" r+ y9 S) v
終於臨近,離開婚期只有一日了。母女兩個都把束髮的帶子從頭上解下,披散頭髮,抱住祭
: M8 h4 K; g2 u# J% _8 H2 a壇,禱告道:「女神伊西斯(Isis)──妳住在帕來通紐姆(Paraetonium)、麻利歐塔(
$ M3 X& a) v" WMareotic)的田野、法洛斯(Pharos)和七口的尼羅河(Nile)──我求妳幫助我們,解除
+ ]3 E7 I( q  z" ^; X! b我們的憂慮吧。女神啊,我曾經見到過妳,並且認出代表妳的一切象徵──妳的侍從、儀仗
# F  R+ ^; l+ U/ M; p和叮噹的法器──,妳吩附我的話,我卻牢牢記在心裡。我的女兒今天還活著,我並沒有受
1 V% S9 J7 T+ w1 l到處罰──,這些都是因為遵照了妳的吩附才能如此,都是妳的恩賜。請妳可憐我們兩人,
4 f  b- d" m0 ~: X幫助我們吧!」

) p" W! E8 |' Z
2 @4 X9 N0 A1 A$ g  她說畢流下淚來。女神好像把祭壇推推,祭壇果然搖動,廟門也震動了,女神頭上新月
- O% {, A: T) b形的雙角發出光芒,響鈴叮噹作響。特勒圖薩看見這樣的好徵兆,很是高興,出了神廟,但3 n8 Z; ~' _6 o/ z
心中的憂慮並未全消。伊菲斯跟在母親身旁,步伐比往常要大些。她的臉色也比平常黑些,
% Q7 @5 U: P9 z力氣也大些,整個相貌更加稜角鮮,她的未加裝束的頭髮也比先前短些。她好像比從前做姑
. \) E- ~7 f' g3 P! ^娘的時候更加精力充沛。原來,不久以前還是姑娘,現在已變成少年郎了!去到廟里謝神去
+ F( ?" d0 g* a, V$ F6 S0 [吧,不必害怕了,你可以安心高興了!
6 {5 h7 s0 [$ t, E
; t9 G- B3 N) j/ Y
  他們到廟裡謝過神明,樹了一塊碑,碑上寫道:「這是伊菲斯做姑娘時許的願,變成男
9 I" W1 T3 j  p身以後還的。」
- m& n7 ?* B1 Z
/ h  W$ ~/ r. P
  第二天,太陽的光芒普照大地的時候,愛神維納斯,朱諾和許門在焚牲燒神的火焰前匯8 j1 w, ^8 a# [/ H" M: [
集,少年郎伊菲斯娶了他的伊安特。

: ?6 ^& a# Q/ ?; t3 M% ] " f( C0 o9 r8 @+ ]/ O
《第09卷終》9 m4 N1 G% {# u7 p9 M
$ Y" K8 O2 X' p$ x+ Z9 K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3-23 21:28 , Processed in 0.106661 second(s), 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