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8034|回復: 14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09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29:05 |顯示全部樓層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09
/ A. a& L! z4 Z+ @
: ~: d5 B+ @$ }) f$ W" x變形記(Metamorphoses)7 h# b+ z, s! ~. S( J3 D: Y* C
奧維德(Publius Ovidius Naso)6 @) ^5 C) B8 \/ |8 L
卷09(共797行)
2 W/ e$ }/ C' Y, h  _& S + f; ~# }) M' ]
卷09_001-088:阿刻羅俄斯與赫剌克勒斯角力(Achelous wrestles with Hercules): X/ P8 ~+ l4 k
卷09_089-158:涅索斯浸染勒耳那蛇毒的衣服(The shirt of Nessus): [2 O% o$ q0 {; U  H: e# E. _
卷09_159-210:赫剌克勒斯被劇毒衣服所折磨(The agony of Hercules)" i/ l0 T9 y! A) O/ n/ o" l5 q
卷09_211-272:赫剌克勒斯死後成神並封星座(The death and transformation of
* ^/ C# i+ z9 }$ \  iHercules)
. H6 ?0 }5 j4 Z- m* U9 b5 O9 T
卷09_273-323:噶蘭提斯因護主而變成黃鼠狼(Alcmena tells of Hercules's birth and 6 S) L, h4 k3 q+ _/ c
of Galanthis)

, J$ {* o8 v* m$ o- W" g! q卷09_324-393:德律俄珀因採擷鮮花而變成樹(Iole tells the story of her half-' @% {1 L" J+ R+ U
sister Dryope)

, Z) R' v+ [( X& \8 m6 o卷09_394-417:青春女神讓伊俄拉俄斯變年輕(The prophecies of Themis)
, P6 x$ D# L7 p$ Q+ m& ]' m卷09_418-438:朱庇特告誡眾神不得改變命運(Jupiter acknowledges the power of Fate
) z) T* i5 W0 _( L% j
# P% y' W+ Y( Y/ l+ u$ k
卷09_439-516:比利布斯愛上孿生弟弟的故事(Byblis falls in love with her twin 4 _7 `8 v  F8 n1 U5 i
brother Caunus)

7 q$ e1 L: Z4 G0 A; K) c: k4 V卷09_517-594:比布利斯寫給弟弟的畸戀告白(The fatal letter)
3 b5 f( w, L$ s3 V卷09_595-665:比布利斯為不倫之愛而變成樹(The transformation of Byblis)
8 O2 d4 U, I$ C* U/ A+ f: G& |卷09_666-713:伊菲斯為避人耳目而女扮男裝(The birth of Iphis)! ~$ b' U# F7 |9 i3 m9 p
卷09_714-763:伊菲斯與伊安特兩女同性相愛(Iphis and Ianthe)  V2 \2 N$ C4 c, f- W
卷09_764-797:女神伊西斯把伊菲斯變形男身(Isis transforms Iphis)
6 r. x$ o" ~8 l. Y  W* Z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30:09 |顯示全部樓層
卷09_001-088:阿刻羅俄斯與赫剌克勒斯角力(Achelous wrestles with Hercules)7 M* z8 d& L, g0 X6 e  q  g9 C# W
& V% d& z  ~( X
  涅普圖努斯(Neptune)的英雄兒子(Theseus)就問那河神(Achelous)為什麼要嘆息( P! p- B' Y. K* s+ B  Y) O
,為什麼頭上斷了一個角。這位卡呂冬境內的(Calydonian)河神用一根蘆葦(reed)把散8 z2 J! U4 y% @5 X$ [! \6 P9 ?/ m
亂的頭髮扎起,回答道:「你這是派了我一個苦差事啊。誰打輸了還願意再講那戰鬥的經過
+ y2 u9 D- w! ^' \) c呢?不過,我來說說事情的經過吧,我能和他角鬥也是很光彩的,輸給他也算不得恥辱,戰1 h" n5 ^! _- L# Q  ~$ @0 r9 r
勝我的人是一個如此偉大的人物,這對我來說要算是個莫大的安慰了。
- g( F$ L( h# ~! u4 U# x" V

" Q( Y  r8 p- |  L5 l& r  「你也許聽到過得伊阿尼拉(Deianira)的名字,她從前是一位最美的姑娘,許多求婚
' R# y* M$ n5 A; x4 O# a2 i2 m% D9 z4 j人都爭先恐後希望娶到她。我也和大家一起到她父親(Oeneus)家裡去求婚,我對他說:『, |5 y( u! d  q/ m: K6 R# z$ x2 ^
帕爾塔翁(Parthaon)的兒子,把我收作你的女婿吧。』赫剌克勒斯(Hercules)也說了同
& c2 X7 e* W* ?$ P樣的話。其他求婚的都放棄了,讓我們兩個去爭。赫剌克勒斯說,姑娘嫁給他,就可以有朱
* b# U% g( Q' E9 p3 a4 |庇特(Jupiter)這樣一個公公,又講了他那些著名的勞績,以及他如何完成了他的義母朱4 O6 h$ C4 j% s  a9 a) I
諾(Juno)命令他做的事。我反對道:『神向凡人讓步太可恥了(此時他還沒有成神),你
6 M# x# w# Q) Z: p& A看,我是水的主宰,我的水沿著傾斜的河道流經你的國土。你收我做女婿,那你收的就不是" d" d; @9 c5 F8 y" i
什麼外邦來的異鄉人,而是你的同胞,是你王國的一分子。請你不要因為天后朱諾不恨我,7 _. \$ G4 N1 b7 P
沒有罰我去做那些勞績,就反對我。
/ Y; \2 m' g/ n! `

8 l9 Y0 T, Y5 ~" J' T( G  「『至於你,阿爾克墨涅(Alcmena)的兒子,你口口聲聲吹噓說朱庇特是你父親,要8 h# W; O2 v$ F! e% Z! V
麼他是假父親,若是真父親,那也是因為他幹了件可恥的事才成了你的父親。你承認他是父
7 O3 A1 C4 D4 Z! c& j6 r親,那你就是判你母親有姦情。你還是情願朱庇特不是你的真父親呢,還是寧肯承認自己來: A5 N+ m! A: }$ g$ E
歷不清白,隨你選擇。』我說這話的時候,他一直狠狠地瞪著我,怒火燃起,難以控制,只* W+ J/ v8 L+ F
說了這麼一句話:『我不會動口,只會動手,我說不過你,可是打得過你。』他猛地向我衝
0 A) a% y( Z9 Y0 V. F來。我剛說過那番大話,退縮是可恥的,我從身上脫下綠袍,舉起兩臂,兩拳握在胸前,擺
! l0 v, {, G1 M" t& p* H* T好架勢,準備戰鬥。他用手掌舀起一把沙土往我身上撒,他也照樣被我撒了一身沙土,成了
2 l0 H% |4 T+ t: J9 W/ T0 v, W個黃土人。他一會兒抓住我的脖子,一會兒抓住我閃動的腿,他以為抓住了,其實沒有。他5 g5 q7 l& {6 Z1 {
從各個角度向我襲擊。但是我的體重保護了我,他再攻擊也是徒然。我就像一座大岩石一樣
  X; j' }4 D! ?8 K& I. Y2 w2 L,儘管洪水轟隆隆地向它沖擊,它巍然不動,它本身的重量保證了它的安全。

* ~4 f4 q6 a7 P6 {2 d# S& L
$ e5 T3 S% i2 {, C# k! d' X  「我們各自退了幾步,然後又撞到一起交起手來,寸步不讓,每一方都下定決心不能輸' i" c6 ]3 o+ d
給對方。我腳抵著他的腳,我全身向前壓過去,手捏住他的手,頭頂著他的頭。我看見過強
: V8 j2 I- J* }; y; w& y0 e壯的公牛撞到一起,為爭奪一頭全牧場上最漂亮的母牛作為戰利品而互鬥,其他的牛戰戰兢
4 P& b: f% {/ d5 t7 ~. Y! C兢地看著牠們鬥,不知道哪一個會勝利而獲得這大獎品。我們兩個的情狀和這完全一樣。赫% u- [. A* p* r+ |! S# \
剌克勒斯三次想把我緊貼著他身體的胸推開都失敗了,第四次他才掙脫我的箝制,分開了我
  p* \: J. r  ?4 f' e緊緊抱住他的兩臂,接著就給了我一拳(我絕不隱瞞真情),把我打得團團轉。他沉重的身1 C& @9 L2 C8 G# _; A5 x7 Q; T
體緊緊撲在我背上。
2 s0 q; H. r( x
0 d# M# u2 L0 a! V) p
  「請你相信我,我並不是要用誇張來贏得光彩,我簡直覺得好像有一座大山壓在我背上
7 X3 ~4 Z( H9 I/ I* V似的。我好不容易才把兩隻流汗的胳膊塞到他身底下,好不容易才把他牢牢鎖住我前胸的兩
( s1 G& W4 O7 |6 s, b手掰開。但他繼續壓著我,壓得我喘氣不迭,不給我恢復體力的機會,然後抓住我的脖子,
) x4 `4 K, Z5 c6 Z2 v最後我一下跪倒在地上,吃了一嘴土。比力氣比不過他,我就改用策略,變成一條長蛇從他
* S6 J0 o& h6 Y+ Z3 w手裡溜走。我把我的身體繞成幾圈,吐出我的兩尖舌,拼命地對著他嘶嘶地叫。但他笑笑,) I# P( p; [9 v' [+ R5 E5 M$ |
嘲諷我的策略,對我說:『阿刻羅俄斯,我還睡搖籃的時代就降伏過蛇,即便你比別的蛇都
7 _( D5 }6 P# ]  n) Q* O2 f6 V厲害,你也只不過是一條蛇,比起勒耳那(Lerna)的海德拉(Hydra)來,微不足道。她受
* A& x& \  U) J+ f7 ~( D7 f8 V傷越多,力氣越足,她有一百個頭,砍掉她一個頭毫無關係,砍掉的地方又長出兩個頭來,( v# O: m% ]2 @" w
她的脖子反而更硬了。這妖物,砍去一個頭又有頭像樹枝一樣長出來,越受損害,長得越茂2 y0 \4 p% C2 o# S1 M
盛,我把她征服了,征服之後又把她剖開。你想想你的下場會怎樣?你不過變成了一條假蛇
9 _0 o8 v1 z: D& I. e& K7 t0 o6 c; s,用的是借來的武器,用極不可靠的偽裝把自己保了起來罷了。』
% x5 }) S2 y9 w

; s6 q, Z8 @, q: b) L9 \! r) j9 D  「他說完,兩手就掐住我的脖子像鐐銬一樣。我痛極了,就像喉嚨被鉗子夾住了,我掙
5 {2 p8 @( q  L1 s& N; e扎著,想把下顎從他姆指間抽出來。這個辦法失敗了,但我還有第三招,變成一頭凶狠的公
2 X  z/ i: r! w4 A& [9 G" y2 T$ h牛。我變了牛之後,繼續和他鬥。他從左邊用他的胳膊抱住我厚實的脖子,我就跑,他跟著
5 u3 D8 x) \/ n' V, }我跑,揪住我不放。最後,他硬把我的兩個角按到地上,又把我整個身體按倒在厚厚的沙土
7 Y( L( B' g) C8 T地上。這還不算,他的無情的右手握著我堅挺的角,把它折斷,從我額上扯下來。女河仙們
7 e/ A6 ?) z, e3 u(Naiades)把這角拿了去,盛上水果和芬芳的鮮花,變成了聖器。現在,豐盛女神(/ j0 U. U, F2 N1 K* x
Goddess of Abundance)由於我的角而富足了。」2 ~/ @1 J' K5 ]9 g& Q3 X
; y6 y4 E" a# |% w. o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31:22 |顯示全部樓層
卷09_089-158:涅索斯浸染勒耳那蛇毒的衣服(The shirt of Nessus)6 s2 j- h* Q, b. H8 P
1 y% z3 y; \" y( _7 w5 x
  河神說畢,他的一個侍女,是位女仙,腰裡束了一條帶子,很像狄安娜,頭髮披到兩邊, A: U& Z$ z+ u4 I3 p  G! [
,走了進來,端著一個盛滿秋天果實的角,第二道菜是甜美的蘋果。這時,黎明到來,太陽$ J/ D. p1 s8 P0 U# w! r% t
剛剛照上山巔,青年武士們不願等河水平復,甚致不等洪水退落,就告辭起身了。阿刻俄羅5 f; \6 y3 }4 [/ h
斯把他那鄉下佬的臉,缺了一個角的頭,藏進了水裡。
2 D+ v0 y8 q. Z# o0 y
& `$ [  ~5 w/ ~6 D6 f6 B- ]
  他失了一個美麗的角確實很丟面子,但其他方面並無損失,他用柳葉或蘆葦編了一個環8 i5 I& T* B0 f6 b3 Z2 l& T
把頭上的殘損部分遮蓋了起來。但野蠻的涅索斯(Nessus)卻不這樣,他也愛上了得伊阿尼( V3 _/ f- g' i0 e
拉故娘,因而遭到徹底的毀滅,一隻飛箭射透了他的脊梁。
( Q. K; Y3 `" `: A2 B5 \0 S
) u- x" k5 B1 J: ?4 N" g( w6 m
  原來,赫剌克勒斯帶著新娘還鄉途中,來到了水流湍急的歐厄努斯河(Euenus)。河水
% Y! g# ]7 U. G; y4 L的水位比往常高,因為冬天的雨使河水上漲了,河裡還有很多漩渦,無法渡過。赫剌克勒斯
2 U+ ?; J8 M; O1 R自己倒不怕,只為妻子擔心。這時,涅索斯走上前來,他四肢健壯,熟習水性,說道:「赫
5 L! z; U* m( V剌克勒斯,我來幫忙把她渡到那邊岸上去,你可以靠你自己的力量游水過去!」這位卡呂冬
* v% F$ \8 I' B! O  Y(Calydonian)姑娘很害怕,臉色蒼白,渾身發抖,她既怕那河,又怕那怪物。
1 f' b, v$ ?0 `( b. b9 W

" d- @5 ~, v  \8 o" ?" D  但,赫剌克勒斯還是把她托付給了涅索斯,他自己先把棒和弓拋到對岸,只披著獅皮,
& q$ g5 n, c% N. a/ {垮著沉重的箭袋,說道:「我既已開始,我一定要征服這條河。」他毫不猶豫,也不問哪一
, P) R" ?8 _- @) G% C段河水最好游,就跳進河裡,他更不屑於趁著水勢斜游過去。他游到了對岸,拾起擲過來的
$ O! u, ]0 V/ G7 z: W9 c$ m弓,就聽到妻子的呼喊聲,原來,涅索斯正在準備幹那背信棄義的勾當。赫剌克勒斯就對涅& S1 q. @3 X8 _1 f$ j; l
索斯喊道:「你這個強徒,你就相信你的腿快,你要往哪兒跑?喂,涅索斯,你這兩體怪物5 M, v0 j* e* x* S
,我在和你說話。你聽著,不要到我和我的新娘中間來瞎纏。即使你不尊重我,至少,你父, ]$ ~# m: x& r
親(Ixion)綁在轉輪上這件事也足以阻止你去做出無恥的事來,你雖然相信你的馬蹄能跑( X! Y4 W+ q9 K* V: X
得飛快,你也休想逃脫。我不用腿來追趕你,我用致命的武器。」他說到做到,一箭正射中& e# V6 o  U$ `7 v* \$ ~: O, X* s
怪物的脊梁,鐵箭頭一直穿透前胸。涅索斯把箭拔出,胸背兩處傷口都噴出血來,血裡染著
" P% y) b3 L* j. o% k勒耳那(Lernean)的蛇毒(Hydra)。涅索斯不把血抹掉,自言自語道:「我死了也要報仇, c2 y) n' b/ ~6 Q2 M& a
的。」說著,把自己的短袍蘸了熱血,做為禮物送給了得伊阿尼拉,說這袍子可以使她恢復
( _: L" }! `, ^" s+ ]失去的愛。
. _2 w& G1 ~5 u* W5 t4 M+ V* M& D
2 K+ X6 K% s9 f7 G% _% p4 x
  好多年過去了,偉大的赫剌克勒斯的事跡傳遍了世界各地,也解了他義母的恨。他從俄
# z  Y5 F4 a' Z/ ^, x# c: h) Z卡利亞(Oechalia)勝利歸來,正準備在刻奈烏姆(Cenaeum)給朱庇特進香還願,唧唧呱
6 h3 v! g- f$ Q呱的謠言女神(Rumour)就來到得伊阿尼拉(Deianira)耳朵邊。她最喜歡真話裡面摻假話+ Y" d; K# y, Q0 [  _0 V3 ^
,一件小事經她一胡說,便成了一件大事。她對得伊阿尼拉說,赫剌克勒斯愛上了伊俄勒(
) f6 d8 }( g% D/ Q, U5 EIole)了。

: E8 H: G; n7 s6 S* k- t % y2 _* C  E2 U3 }& R+ {9 G
  這位熱愛丈夫的妻子相信了這話。丈夫有了新歡使她十分震驚,一開始,她不禁哀慟痛
/ w2 d; g3 n, }$ V3 _) B$ N9 E哭,來傾吐自己的悲傷。繼而她立即說道:「我為什麼哭啊?我哭,反而使情敵高興。她快" N+ A. U# `/ y3 [+ e5 S# A
要來了,我必須趕快,趁現在還可能,想個辦法,不要讓別人占了我的床榻。跟他吵一場呢
- q# n0 c' [9 o% B2 U1 n7 _,還是一聲不響?回到卡呂冬呢?還是留在這兒?離開這家呢?還是待在家裡跟他們作對?0 i# q9 |' w6 e) Y( C, |1 {/ M
做不出更多的事,與他們作對也好。墨勒阿革洛斯(Meleager)啊,我必須牢記我是你的妹+ L$ U/ I" F2 b0 ?6 v! S
妹,我為什麼不做一件大膽的事。把我的情敵殺死,來證明一個受到損害而感到痛苦的女人
* ?. \" |9 V5 [能做些什麼?」

5 v+ c+ ~8 O: Y/ t
. Y. {! u3 V* g+ {  她想到了各種進攻的辦法,其中她選中了一個辦法,把染著涅索斯鮮血的那件衣服送給3 j- r8 l" b  c- h
她丈夫,希望藉此恢復丈夫的淡薄了的愛情。她親手把衣服交給了僕人黎卡斯(Lichas),* {; i% M# H  @, @
黎卡斯和她自己都不知道這件衣服將來會導致她自己的不幸,這可憐的女子用甜蜜的話交代! D8 n/ W6 s. a
他把這件禮物交給丈夫。赫剌克勒斯不知底細,把這件浸過蛇毒的衣服披到了肩上。

! M, \$ m3 A$ B/ L% ?*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32:24 |顯示全部樓層
卷09_159-210:赫剌克勒斯被劇毒衣服所折磨(The agony of Hercules)% ^* w7 f. B1 R  z3 \3 z! ~

4 d3 F3 u% P5 n1 y  這時,赫剌克勒斯剛點好祭壇的火,正在上香祈禱,在大理石的祭壇前舉杯奠酒,毒性
; M/ L' M8 i) t* g: Q  H經火一烤,就分解發生了作用,它分布到赫剌克勒斯的全身上下。他和往常一樣,鼓起勇氣# V1 E- l/ c# u8 L  w/ u
,盡其全力把痛苦的呻吟壓下去。但忍耐終於被疼痛戰勝,他一下把神壇推倒,大聲喊叫,
$ ~9 E  L: O4 _' f( {喊叫聲充滿了林木茂密的俄塔山(Oeta)。
7 l3 Z& w6 d6 R0 [
( i+ J$ E: u' I9 @! p
  他立刻試圖把致命的袍子扯下來,說來可怕,他扯下的那部分,連他的肉也一齊扯了下% ]/ J, _. S) G7 {( F
來,或因為粘在肢體上粘得太牢,他想扯也扯不動,扯下來的地方露出了肉和大根大根的骨6 \  F/ S7 B) }8 X4 U8 V  ]
頭。就連他的血也發出嘶嘶的聲響,就像一塊燒紅的鐵往一池冷水裡淬火一樣,熾熱的蛇毒4 ~; }' C% U1 R1 ^7 f& U8 F. ?3 V; l
把他的血煮沸了。還不止此,那貪婪的火焰吸吮著他的心,烏黑的汗流遍全身,燒著了的肌5 m3 g- h+ Z" O" o& i
腱劈啪作響,看不見的毒在腐蝕他的骨髓,把它化成了液體。他高舉雙手喊道:「朱諾呀,( B+ E# S/ p. W- y6 ~" S
妳來觀賞一下我的毀滅吧,來觀賞吧,冷酷無情的朱諾,妳從天上往下看吧,看看我受的罪
; l4 |8 i8 H, C8 h1 F,滿足你禽獸般心腸吧。我如果值得敵人憐憫,就是說,還值得妳的憐憫,那就把我這條命
) p( t. q8 K+ `9 E* C2 U拿去吧,我受夠了可恨可怕的煎熬,我一生出來就注定是幹苦活的。把我的命拿去,對我來. _/ k2 V) E* Q' ^, H: ]- `  O+ P
說將是件功德,這是一個義母能送的最恰當不過的人情了。

6 ?! B9 ~+ S7 G
$ l0 g1 S- T8 P+ C7 l7 {2 [2 ]  「難道我是為了今天的下場才去征服那個用異鄉人的血玷污廟宇的部西里斯(Busiris1 h  B* M. n+ @/ l* q+ i% Z' H- E& k
)嗎?我才從安泰俄斯(Anthaeus)身上奪去他母親給他的力量嗎?我才敢去面對那三個身0 o- E' I4 N1 O# t7 {. v
體的西班牙牧羊人(Greyon)和三個頭的刻耳柏洛斯(Ceberus)嗎?我才用這一雙手把那
2 N0 R6 U5 \7 `" W3 Q壯牛(Cretan)的角折斷嗎?我才在厄利斯(Elis)、斯廷法利斯湖(Stymphalus)、帕耳
2 t- A* g1 t# ~特尼亞(Parthenia)林立功嗎?我才用我雙手去取得特爾墨多尼亞黃金雕的腰帶和日夜不$ _# k7 i3 I, n+ R5 Z6 e
眠的龍所看守的蘋果嗎?我才戰勝半人半馬的怪物肯陶爾(Centaurs)和在阿耳卡狄亞(
6 c5 P/ h# }- c! ^# E1 c) FArcady)為害的野豬嗎?我才去戰勝那掉一個頭又長出兩個頭的許德拉(Hydra)嗎?當我& v2 R9 E$ W% h& G3 z; P
看到特剌刻(Thracian)的馬靠人血吃肥,馬廄裡躺滿了殘缺的肢體,我一見就把牠們都殺
( G- r/ [$ w# C( {; o' r0 k了,把牠們連同牠們主子一齊消滅了,這難道是為了今天這下場嗎?我用這一雙手砸爛了涅% @$ k( G1 ^1 z( W8 V
墨亞(Nemean)的龐然大物,我把蒼天扛在我的背上,都是為了今天的下場嗎?朱庇特凶狠
+ S5 D( t$ v( ]% J的妻子現在發命令都發得累了,雖然我執行命令的人還不累。但是一場新災難臨到了我的頭
; i0 ]" N8 y2 a" x* R上,憑氣力也好,憑武器也好,都無法抵擋的。
2 y' o+ r9 V4 k8 |+ c8 {7 B
0 b) s; r. W% x) i9 N, {
  「在我兩肺的深處,有一團火在亂躥,腐蝕著它們,要把我整個身體吃掉。但是歐律斯
. T1 O% x4 I2 b1 {! L/ R透斯(Eurystheus)還活得好好的,世界上居然還有那些相信有神的人呢!」他說著這番傷
- g% s* P: C- c心的話,一面沿著俄塔高山走著,就像一頭公牛帶著投中牠身體的獵槍,而投槍傷害牠的人8 p7 n0 r: Z0 c. C# J
卻逃走了。請看他在那山上,一會兒發出嘆息,一會兒嗥叫,一會兒暴躁如雷,掙扎著想把6 \3 A) s! X# s7 ]% d8 D0 L
全部衣服扒掉,把大樹連根推倒,一會兒又把兩臂伸向他父親所在的青天。

! ]/ j" J( R1 u1 H- z9 _' X+ Q4 L- t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33:31 |顯示全部樓層
卷09_211-272:赫剌克勒斯死後成神並封星座(The death and transformation of
* E' y0 R5 z; @Hercules)

7 c1 F1 Q9 D# o0 R
) S8 U/ U9 ^4 r, i, n) F
  忽然,他看見黎卡斯戰戰兢兢躲在一個洞窟裡。無數的痛苦匯集成極度的瘋狂,他喊道1 u& r) }/ C/ H0 j5 w' {4 e/ r
:「是你把這件害死人的禮物送來的嗎?你難道要做置我於死地的人嗎?」那僕人嚇得發抖" B- Y7 N% f# s( v) N
,面色蒼白,怯懦地說了句為自己開脫的話。他話還未說完,還想去用手抱住赫剌克勒斯的2 G# D2 d# d! ~9 o4 s, r
膝。赫剌克勒斯一把抓住他,把他掄了三四圈,扔進了歐波亞海(Euboean),比那弩弓彈
! P6 R, _% F5 j6 j* I7 F出去還有力。當他飛在高空的時候,他的身體變硬,就像人們所說,雨點經冷風一吹就凝固
4 O) Y1 U8 K' w,進而變成雪,雪片捲動又變成鬆軟的雪團,最後凝聚成冰雹。同樣,黎卡斯被那有力的手
9 D+ U  q1 j9 @. T- T拋到空中,嚇得臉無血色,渾身的體液都乾涸了,據古老的傳說,他最後變成了堅硬的石頭
2 z3 K" o- h3 b! ^1 R! o/ m。至今在歐波亞海面有一片不高的岩石伸出在波濤之間,它還保存著人形,水手們不敢上去
8 G, h! p( n# V; s,怕它會有感覺,他們就把它叫做黎卡斯。
3 @6 y! j$ S3 x& S2 `9 `

5 l; Z0 @; a* O7 P
  這時,朱庇特的聲名遠揚的兒子砍下長在俄塔高山上的樹,造了一個柴堆,把他的長弓: ?, r( u7 x  r$ R0 w8 D1 Q
、箭和大箭囊賞給了波阿斯(Poeas)的兒子(Philocetes)(這些武器將來還要再度出現
& i7 E& A; s( u  G- Q/ @  W9 {8 x7 y% D4 l在特洛亞王國),因為他是執行點柴堆的任務的。貪婪的火焰開始包圍柴堆,他把那張涅墨9 p* S9 g4 {1 P6 F
亞獅皮鋪在上面,把大棒當枕頭,臉上的表情就像在宴會上斜倚在榻上、頭帶花環、周圍環
/ }/ G: T7 C: D9 V繞著斟滿醇酒杯觥時的表情。
% d, M. B$ ]( w1 A* {% c$ o

9 R' ~8 X; }9 h: z
  火焰向四面擴散,發出劈啪的響聲,去舔他的四肢,但他很坦然,不予理睬。天神們這2 d. j1 u/ h5 n; P. W3 u; {
時為這位大地的保衛者擔心。朱庇特感到了天神們的心情,很快慰,對他們說:「你們的擔
( x' `4 H0 E% ]. j, ?3 I: ]心令我快慰,眾位天神,你們不忘記我的恩典,我能自稱為你們這樣的臣民的導師和父親,
  Y7 z3 b9 H. P+ W; D- Y# w我是由衷地高興的。我的兒子,有你們的關懷,就安全無恙了。當然,你們關懷他是因為他" U0 m. z) r5 |" Q
本人做出了巨大的成績,但我也感謝你們。不過,在你們赤誠的心裡也不必瞎害怕。這火勢2 n  L0 g- q1 P* @0 U; B* W
是很厲害,但是他既能征服一切,也定能征服你們所見到的火,只有他從他母親方面繼承來  ]$ g$ Y% c1 k% u' u
的那部分怕武爾坎的威力,他從我這方面繼承的部分則是不朽的、安全的、毀滅不了的,什' c1 b- @3 _$ f3 Z
麼火也制服不了的。等前面那部分在大地上完成了任務,我就把他接到天國來,我相信我這0 _) D7 L$ z. M# S  ]+ e. u4 g6 P
舉動一定會使眾位天神高興的。如果有誰,如果哪一位因為赫剌克勒斯成了神,得到了這麼! M# U% ^% u: G5 M( @( w# E) F3 k( p
大的報酬而不快意,他儘管可以不樂意,但他應當了解,功多就應受賞,現在不情願,將來8 @( h- z. x! Q" m
會同意的。」眾神都表示讚同。朱庇特的妻子、天后,對朱庇特所說的話也似乎並無難色,
- q- m1 n" t# S: ?7 A, A2 W! F唯獨對最後一句話,臉上顯得不快,因為這句話顯然是針對她而發的。

0 w: x# W: |5 ]
5 ?2 s; ]% G5 L, |( j7 l; y; L
  此時,赫剌克勒斯身上凡是火焰能毀滅的都被武爾坎攝走,赫剌克勒斯的形像,凡能認( o7 j5 v* X8 }/ s" Q
得出的,都已不存在,他母親遺傳給他的任何痕跡也都消失了。他只保留了他父親的痕跡。0 M1 N+ p: q# r1 P2 n2 N5 L. u
就像一條蛇,蛻去了舊皮,變成新蛇,披上新鱗之後,神采煥發。同樣,赫剌克勒斯蛻去了
/ ?$ C8 P! q1 ?9 p凡軀,精華部分更形矯健,更顯得高大,具備了神的威嚴,令人肅然起敬。萬能的天父把他0 q% k: T+ i1 ?- b: c: l* E
攫入雲端,讓他駕起四馬的車,封他為星座。

0 T( {9 `$ @3 G3 S9 ^, f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35:16 |顯示全部樓層
卷09_273-323:噶蘭提斯因護主而變成黃鼠狼(Alcmena tells of Hercules's birth and
" I! f, o3 v) Y* i0 Jof Galanthis)

3 a+ ^# U+ W1 D7 t' @) g7 L$ q/ v4 j/ i / t  E) ~8 k3 V1 z( R  G& |# s. ]: g
  阿特拉斯肩上感到了增加的分量。但,直到現在,斯忒涅羅斯(Sthenelus)的兒子歐% ]1 _5 J/ x* ~: ^
律斯透斯(Eurystheus)怒氣未消,他恨赫剌克勒斯,現在又恨到赫剌克勒斯的後代身上去
+ r0 L* Q, x  H. E! [了。赫剌克勒斯的母親阿爾克墨涅(Alcmena)由於長期的憂慮而精神苦悶,現在有了伊俄
+ V; p, l6 p% B* ^勒(Iole),倒可以向她傾訴一下一個老太婆的苦情,講講她兒子的舉世聞名的勞績,以及
  c7 m/ _: m) n& R她自己的不幸。原來,根據赫剌克勒斯的指示,他的兒子許路斯(Hyllus)已經娶了伊俄勒
* o0 Y3 o2 Q+ j& U" B8 I5 ],也愛上了她,而且她也已懷孕。阿爾克墨涅對伊俄勒說:「願天神對妳開恩,在妳即將分1 x- N  Q# o% J3 A" ]9 k$ ^
娩,高喊路喀娜(Lucina)的時候,過程不要拖得太長。路喀娜女神專管臨產的婦女,叫她
" K8 _  Q* |7 f8 p' e- x; r" N們不要擔驚害怕,但是,她在朱諾的指使下卻使我難產。
5 u: Q3 `$ O5 A

1 m0 F9 o7 a. a* p3 F6 r  「在太陽已經逼近第十宮,我的兒子、注定要勞碌的赫剌克勒斯快要出世的時候,我懷) f2 K) v1 ^* s/ N$ \7 N/ g/ _
的胎兒的重量使我的肚子感到下墜,真是重得不得了,妳可以肯定肚子裡藏著這麼重的胎兒
; x  `4 U$ D: I4 V$ A,他的父親一定是朱庇特無疑了。我再也忍不住臨產的疼痛了。我現在說到這事,還心驚肉& p$ n/ Z6 ^6 |+ x
跳,手腳冰冷,想一想都覺得痛苦。我受了七天七夜的熬煎,疼得我渾身無力,我兩手伸向
. H+ g1 f( }4 ^# g  Q$ ]! a蒼天,大聲呼叫路喀娜和三位助產神尼克希(Nixi)。路喀娜果然來了,但是,她事先已受4 r% }- \  C9 p3 N( [
到賄賂,要把我的性命交給殘忍的朱諾。她坐在門前的神壇邊不動,聽我叫痛,她的右腿搭0 ~" v& n2 I% n' p5 c! n& G3 T$ f
在左腿上,兩手鑲攏,不讓我的孩子生出來。她嘴裡還低聲唸著咒,阻止胎兒出世。我拼命
' q* ?1 V3 w1 N- S掙扎,差不多要瘋了,我咒罵忘恩負義的朱庇特,但又有麼用處?我真想死,頑石聽了我訴' U* X" u" |* D9 F
苦的話也會感動的。忒拜的(Theban)主婦們都來看望我,也為我祈禱,勸我不要悲傷。
  }  U* J7 U4 s( `+ J

. X$ c, C, A$ P4 i4 E8 a  「在我的侍女中,有一個叫噶蘭提斯(Galanthis)的,她出身平民,一頭黃金髮,她$ R" D* m! z0 I2 V$ a% z7 Z
在我身邊聽我差遣,很賣力,做事勤奮,我很喜歡她。她感覺到朱諾有偏心,在打什麼壞主: ?% A6 G% U0 @  f
意。她時常出出進進,總看見那路喀娜穩坐在神壇邊,兩手手指鑲攏,搭在膝頭。噶蘭提斯& f0 M  R& D; [, X6 C- w% e. b
就向她撒謊道:『不管妳是誰,妳要向我們家主婦祝賀。阿爾克墨涅已經生了,她的祈禱實
! \8 K/ ^" |' L. U- W現了。』
% K" d% Q0 X( `

6 u' y# f6 [% q  「那位掌管婦女生產的女神猛可地跳了起來,散開扣在一起的兩手,驚惶失色。據說,# c+ X1 W: U5 N& P5 \) b
噶蘭提斯見女神受了騙,放聲大笑。她正在笑著,凶狠的女神一把揪住她的頭髮,把她拽倒/ N# L  b; X2 \8 i
在地。她掙扎著想起來,女神把她按住,把她的兩臂變成動物的前腿。她還像從前那樣敏捷
/ ]5 n2 B' J+ c0 T) A! _, n,背上毛色還和以前的頭髮一樣,只是形狀已不同了。因為她為了幫助她臨產的主母而撒了
  L2 {4 V- h( m8 b謊,因此她以後也要從嘴裡生孩子。和以前以樣,她還在我家裡出出進進。」

, n$ d: z" w# M5 \"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36:24 |顯示全部樓層
卷09_324-393:德律俄珀因採擷鮮花而變成樹(Iole tells the story of her half-3 x# I" I9 t% h: R
sister Dryope)
3 I# }+ o, b9 j. j0 |! e9 ?( P
3 O3 S. i+ h) k4 Y# {
  她說完,不覺長嘆,有感於這位侍女的前車之鑒。她的兒媳見她心裡難過就對她說:「
' z/ K9 V5 M' \5 Z; R3 D媽媽,妳為她變形而難過,她到底和妳還不是一家人。我把我姐姐的不尋常的遭遇說給妳聽7 b9 g8 ^" A; Y6 j
聽,妳將作何感想呢?可是我一想起來就傷心流淚,說不下去。她是她母親的獨生女(我是* T# w2 p3 e1 v) Y
我父親第二次結婚生的),她叫德律俄珀(Dryope),是俄卡利亞(Oechalia)最美的姑娘7 ?3 m- W1 A) K8 g6 R0 E! @
。她被統治得爾福(Delphi)和提洛斯(Delos)的阿波羅(Apollo)用暴力奪取了童貞,
( r# s' P* Y8 c7 f5 e& H又嫁給了安德萊蒙(Andraemon),安德萊蒙娶了她,認為很幸福。
6 o6 t& U1 E0 I3 r% I1 g1 ^4 Q

* q* P9 f5 p/ B. p. c. z  「附近有一個湖,湖岸緩慢地傾斜,有點像海灘,湖的一端長著一叢愛神木(mrytle)
8 h$ Q8 U; k3 y- F' F# }# T' R; h。德律俄珀不知大劫臨頭,來到這裡,尤其令人感到不平的是,她來此是為女仙們(nymphs7 B6 g6 U: q" l6 F0 W: L
)採擷鮮花做花環的。她懷裡抱著她心愛的累贅──還不滿周歲的兒子,正在餵他吃奶。靠" y$ b/ ?% {7 i' P: E
湖邊長著一片羅陀樹,正在開花,推羅(Tyrian)紫的顏色,很有希望結果。德律俄珀掐了
" g8 E! s  p5 F, A# b* M幾朵花,舉著逗孩子玩。我也在場,我也準備去摘花,忽然看到叢花裡滴滴嗒嗒流出血來," v' J- W2 R2 b  T& z2 I' H
花枝也在發抖。其中原因,至今那些遲鈍的鄉民們還說,是有個水仙叫羅提斯(Lotis)的
9 K# Z' P( f: u; M* m,為了逃避居心不良的普利阿普斯(Priapus),才把自己變成花,她形體雖變,名字還保& f% ~' T7 ^% w# m
留著。

7 a3 V- R) I6 H7 s! t( c* w) [
- B- X5 V  \6 _/ ]  「但是我姐姐並不知道這一切。她嚇得縮了回來,直向水仙禱告,想離開那地方,但是2 g/ t- w) @' n  T
她的兩隻腳像生了根一樣,固定在地上了。她竭力掙脫,但是除了上半身,一點也動彈不得
( I8 l$ ?1 T$ N( o( h。樹皮慢慢地從下面往上長,逐漸包住了整個下腹部。她看見這情狀,就用手去揪自己的頭2 ~8 `3 x4 J! M9 b- z7 F
髮,卻揪了一手樹葉,她頭上已長滿葉子了。她的孩子安菲索斯(Amphissos)(這是他外3 J* Z' _& |/ i
祖父歐呂圖斯(Eurytus)給他取的名字),覺得母親的乳房變硬了,吸不出奶水來。我站
5 u9 u8 J7 a2 o+ d; m在她旁邊,眼看她遭到如此殘酷的不幸,卻無能為力,不能解救她。我盡我所能,抱住樹幹
. a/ Y; S( ^- i+ c  j4 F' S* _# x樹枝,竭力拖延它們的生長。我坦白說,我真想也讓樹皮把我包起啊。

7 M* A: l+ [: s2 u) W ( E2 _9 K, z: d" s
  「這時,她丈夫安德萊蒙和她的可憐的父親走來找她,他們問我她在何處,我指著那棵
0 a, ^# g( Q# F/ d羅陀樹給他們看。他過去不住地吻那還保存著體溫的樹幹,又俯身去抱他們親人、現在變成
0 \' N( s% X* Q" y了樹的根。我親愛的姐姐這時只剩了一張臉,其餘都已變成了樹,眼淚流到由她可憐的軀體
" E6 l  \/ O* Y/ R變成的樹葉上。這時,她的嘴還能說話,還准許她說話,她就把她的怨氣對著空中傾吐出來1 [' b  h1 \6 \5 f/ X
:『如果一個受難人的誓言還有效的話,我對天神發誓,我不應當受到這不公平的待遇啊。' O8 N! J1 Z% \* R' y: ^- H
我無罪,可是受到了懲罰。我的生活是無辜的。我若撒謊,我甘願我的葉子枯焦脫落,讓我
+ e1 p/ p) U* b7 R' ], W4 K$ F) m被斧子砍斷燒掉。不過,把這幼小的孩子從他母親的枝椏上接過去,把他交給一個奶娘,千
% E+ L. p  K; r8 p( ?7 i3 p, {萬讓他常到我樹下來吃奶,到我樹下來玩。等他能說話了,千萬讓他來向他母親問候,悲切  u( c3 T" ]+ f1 i7 a  D
地說:『我媽媽藏在這樹裡呢。』不過,叫他當心那湖,不要從樹上掐花,讓他知道,這些9 P3 t) S. r$ h: A; _: K0 ^9 B) E
結野果的灌木可都是女神的身體。

# s/ Y7 p3 W0 B9 q. i3 B ) ^+ n8 Q1 w3 [9 v5 f
  「『親愛的丈夫,別了,祝你平安,還有妳,我的妹妹,和父親!如果你們還愛我,你
0 }: a2 `1 S) r9 T們要保護我的枝子,不要讓快斧來砍傷,保護我的葉子,不樣讓羊吃掉。我現在不能彎下身6 q( y( I8 e* f* m7 S" `9 _+ m
子來湊你們,你們直起身來就就我吧,趁我現在還能夠的時候,讓我吻你們一回,把我的小# q+ C# x2 j+ K( \) @
兒子抱過來!我不能再說了,因為柔軟的樹皮爬到我雪白的頸部,我被樹頂包住了。你們不
9 e) C& F) B4 F必用手把我的眼睛合上,免了這個禮吧,讓樹皮爬上來蓋住我垂死的兩眼吧!』在她停止說
/ H; C, D3 s0 G; ^' W. t: W  p3 c話的同時,她失去了存在。儘管她形體變了,很久之後新生的樹枝還保持著她的體溫。」

, K* L. N7 `6 `# P$ P: B)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37:12 |顯示全部樓層
卷09_394-417:青春女神讓伊俄拉俄斯變年輕(The prophecies of Themis)% l# Q, @7 @  ?2 Q  }
# X% i. \2 T8 |
  正當伊俄勒在講這段神奇故事的時候,正當阿爾克墨涅以同情的手擦乾兒媳的眼淚的時5 [$ [8 D6 |; I1 f; K
候(她自己也在哭),出現了一件新奇的事,止住了她們的悲傷。原來在高高的門檻前站著1 Z' @9 N, e0 Z. O3 h9 W
一個青年,簡直可以算是少年,兩頰的鬍鬚還僅是茸毛,他就是恢復童年的伊俄拉俄斯(" o2 u; v. I# Y; @) |8 l- G/ Z
Iolaus)。朱諾的女兒赫柏(Hebe)經不起丈夫的懇求,才讓伊俄拉俄斯返回童年。赫柏正, F0 M1 Y/ q4 d& R. w8 K
要發誓說今後她決不再開這例了。

7 ^6 ?7 g/ W6 U  S# i
* ~9 ]! {  o3 L  忒彌斯(Themis)反對道:「忒拜(Thebes)現在還在打內戰,除非朱庇特幫忙,卡帕
" R. P, w5 w5 x0 u4 g" c1 S  d紐斯(Capaneus)是不會敗的;那兩兄弟(EteoclesandPolynices)將互相殘殺;那先知(5 V+ X0 G' W( K3 W1 h" z( a
Amphiaraus)也將看到自己活生生地被大地吞食;他的兒子(Alcmaeon)將殺死母親(; F+ N/ f" y9 j; H5 s& y5 Y
Eriphyle),為父報仇,做一件既孝又不孝的事;這些壞事使他震動,失去了理智,從家裡
' T. T. @9 @9 L4 N! a& L5 f" O出走,復仇女神(Eumenides)的形象和他母親的陰魂將使他心神不寧,最後,他的妻子(5 }% A( ~8 a- S6 o  l7 @
Callirhoe)將向他索取那致命的金項鍊(the fatal necklace the Venus gave Harmonia
2 A. J8 I6 H5 `5 A, E& T),菲格烏斯(Phegeus)的劍將使自己女婿的血流盡而死。最後,阿刻羅俄斯(Achelous
5 s3 p! x4 O1 ~  }( ]% ^/ L)的女兒卡利洛厄(Callirhoe)將向偉大的朱庇特祈禱,讓她兩個年幼的兒子趕快長大成4 }3 f. A8 u% Z
人,以便快些為他們的父親報仇。朱庇特會很受感動,將提前實現她的請求,讓妳,他的義/ E! B$ b, K  \* b. A& |1 p; W
女(stepdaughter)和兒媳(daughter-in-law)去執行,使少年早日變為成年。」
( D# w/ Q) o1 k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37:58 |顯示全部樓層
卷09_418-438:朱庇特告誡眾神不得改變命運(Jupiter acknowledges the power of Fate
. o2 M+ W7 F  y  C% {' E- D
3 z& K- A% {$ ^! p) u6 J: x
7 l0 T; a3 [# ^4 \1 p' |& ]3 M
  這位能卜未來的女神忒彌斯講完這番預言之後,眾神譁然,你一言我一語,嘟嘟嚷嚷地
8 v6 b0 F" ^/ E) f5 w問,為什麼別人不能得到這種好處。黎明女神(Aurora, daughter of the Titan Pallas)& l/ G2 ?: a. Z# T4 G' H
抱怨她丈夫(Tithonus)年紀太老了;溫柔的刻瑞斯(Ceres)也說伊阿西翁(Iasion)的! H" d+ C: A2 s$ {0 s  k6 r- E0 G# }
頭髮都白了;武爾坎(Mulicber)也要求讓他的兒子厄里克托尼俄斯(Erichthonius)能恢
0 R; o: k7 a; a7 }2 |# Q% I( y復青春;還有維納斯(Venus)擔心未來,也要求把她的愛人老安喀塞斯(Anchises)失去
% S( P) S# |0 R* w) R3 y6 O的歲月還給他。每位天神都有他特別關心的人,為了私心互相爭吵,亂成一團,愈演愈烈。

/ t' S0 q+ ^$ S& O: z8 e' s& T
) F6 l6 W, R! `. _  最後,朱庇特開口了,他說道:「喂,你們簡直一點規矩都沒有了,你們要幹什麼?你
' O/ \# ~7 ~) {$ T( I* N. F- p們以為自己的本事大得不了,可以壓倒命運嗎?是命運讓伊俄拉俄斯恢復青春的,卡利洛厄
6 J. i$ L$ Q  `4 t: S的兒子提前變為青年也是命運的旨意,不是靠夤緣或武力。你們也是受命運支配的,我把這
% s6 g' N' `) z; c$ `* U( Q點清楚,你們就可以心平氣和了,連我也受命運支配呢。我若能更改命運的規定,那我的埃
" h$ V9 a/ R2 C' ?, ^+ ]6 M2 o阿科斯(Aeacus)也不致老到直不起腰來,剌達曼堤斯(Rhadamanthus)也可以和彌諾斯(
  @) ?9 p% g: x  W' \Minos)一起永保華年,而彌諾斯受盡年老之苦,被人看不起,不能像以前那樣掌權了。」
# R; a; j3 w  u# d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39:50 |顯示全部樓層
卷09_439-516:比利布斯愛上孿生弟弟的故事(Byblis falls in love with her twin
) k. k1 k/ ]$ g" z  A6 U+ ]6 y4 dbrother Caunus)
. l4 s- }. W! S% N2 v$ t3 K5 u' u
; E3 `! |' s% B) c
  朱庇特的話感動了眾神,他們看到剌達曼堤斯、埃阿科斯和彌諾斯如此衰老,也就不抱
% ?) c+ r; v& l+ g; ]3 B* @怨了。彌諾斯在盛年的時候,他的威名震懾各大邦,如今已老朽了,日神福玻斯(Phoebus
% P7 K+ t7 G( u: Y, PApollo)和女先代翁涅(Deione)之子彌勒托斯(Miletus)使他坐立不安,因為彌勒托斯
/ m( L$ k* A" O) t. r  H: G年輕力壯,又身為日神之子,趾高氣揚。彌諾斯確信彌勒托斯在計劃造反,要推翻他的統治3 L. ?. f/ h& ~4 @8 g( n
,但又不敢把他放逐出祖國,彌勒托斯卻主動逃亡,乘上快艇渡過愛琴海(Aegean),到達
+ B0 j) ?/ I! b+ f亞細亞,在那裡建造了城邦,這城至今還沿襲他的名字。
* V* p, q) R$ r* V+ S
- a8 |! @7 S5 j/ b0 l5 t; c
  在這裡,麥安德爾河神(Maeander)的美貌出眾的女兒庫阿涅(Cyanee),一天正沿著
3 c# n  S; E$ X- h7 w0 @她父親的河曲散步(這條河是多次往返蜿蜒的),和彌勒托斯(Miletus)結交,後來生了3 Z( C! |: B" J# o
一對外貌出眾的孿生姊弟,比布利斯(Byblis)和考努斯(Caunus)。
) y( z8 b& l/ I
" z3 j" C& B' D8 b% G1 B7 b
  對一切縱情的姑娘來說,比布利斯是前車之鑒,她對她孿生兄弟、阿波羅的孫子,產生
2 V3 a+ c* j. t( R了腐敗墮落的情慾,她對他的愛,不是一個姐姐對弟弟應有的愛。不錯,在開始的時候,她6 n& t# b6 n+ L
不了解這團火是怎麼一回事,也不認為她摟著弟弟的脖子去親吻他有什麼不對,在很長一段
8 B- k4 d; e6 G! d/ w4 L  N時期,她還自己騙自己,這是姐弟間的正常感情。這種情感逐漸地發生了變化,她每去找弟
4 y( `* R) P. c+ r- D7 I/ Y( {+ ^弟的時候,總要打扮一番,總要讓他看到自己的美,如果在他眼裡有誰比她更美,她就嫉妒# T/ F+ o6 Z$ i. k7 m9 Q& A
。這時,她對自己的內心還沒有認識,還沒有形成慾望,但內心仍然像在焚燒一樣。她把弟
% t" S; m( ~) z/ n( f弟叫做「主子」,討厭「同胞姐弟」這個字眼,不願意弟弟叫她姐姐,而要他叫比布利斯。( `3 E5 V* P# O2 [) ~
但,在她清醒的時候,她還不敢讓不純潔的慾望進入她的腦海,但,當她進入平靜的睡鄉,! l% B+ z9 z  M8 v
精神鬆弛的時候,她常常一閉眼就看見心愛的人,看見自己被弟弟抱住,自己羞紅了臉,實
1 A+ s, b3 T4 G2 _際上,她是躺著睡覺呢。
" N3 a0 w) x6 ^* ?
/ G: J+ K- _3 Z. }; ~, K/ [5 p
  睡醒之後,她還久久地躺著,回憶夢中的情景,心神恍惚地說道:「可憐的我,夜裡的
4 {2 {& q, H% d6 Z夢說明什麼呢?我真不願它成為事實!為什麼我要做這樣的夢?他確實很美,即使在偏見的$ @' B3 Z0 e' O- X0 q) G3 d4 _
人的眼中,他也是美的,很惹人愛。他若不是我弟弟,我也能愛他,他也配得上我。但是我/ a  \3 d; E/ I! @
是他姐姐,這可害死了我。只要在我清醒的時候不想著去幹那蠢事,我真希望在睡眠的時候
/ ?" s; ^  N3 d# b4 U,那樣的夢能常常回來!在夢裡,沒有誰會看見;歡樂是假的,所以也沒有害處。維納斯啊
# m: t0 y$ s( [/ }4 t,生著一雙飛翼、有個溫柔母親的丘比特啊,那是多麼美妙的經驗哪!我感到的快活和真的
0 M7 P+ l- o3 U: {, X; ]( A2 r  ~一樣!我躺著,全身骨髓都酥了!一想起來就覺得甜蜜!可惜歡樂嫌短啊,黑夜匆匆過去,, ^) w; _0 H1 a: H# I
它嫉妒我的歡樂。
' W' {8 e" }. y, {4 g

5 h# t0 D+ C6 }  「若我能改變姓名和你結合,考努斯,我可以做你父親的一個好媳婦,你可以做我父親' W# o$ w  _- N3 N) C% I
的一個好女婿呢!天神若是允許,我們可以共享一切,除了祖父一輩以外。我真希望你的出
7 S  y0 j" \& a  M' u身比我高貴。可是,最美的人啊,你一定不會娶我,而是娶另一個女子做你孩子的母親;對
+ x* m: d+ f  \1 v5 n' o我來說,我的命不好,和你同父母,你只能做我的弟弟。我們將來可能有的一樣東西,現在9 D# [2 h6 x5 U  F( c2 s
成了我們的不幸。那麼,我的夢又說明什麼呢?我的夢有什麼重要意義呢?是不是夢真有重
4 u" q4 m$ j$ `6 O7 F1 `. x要的意義呢?天神啊,別胡思亂想了。可是,天神也和自己的姊妹們戀愛呀?薩圖爾努斯(
/ W) @6 B% x5 e2 G* YSaturn)和自己的胞妹俄普斯(OPs)結了婚,還有海洋神俄刻阿諾斯(Oceanus)和忒堤斯. N) {9 q2 O" p- n! @7 x
(Tethys),奧林波斯的主宰和朱諾。天神有他們自己的法律啊!天上有一套不同的規矩,& @, f, C* L& y/ y  p2 Z
我怎麼能拿它來衡量人的行為呢?我一定要把這人間不容的戀情從我心裡驅逐出去,如果辦% R# A- g$ @! ~- a2 V
不到,我寧可一死,躺在停屍床上,讓我弟弟來吻我的死屍吧。再說,這件事需要兩人同意9 D' C, m8 i6 ~2 l8 T4 ]' h
才成,就算我同意,也許他認為這是犯罪行為呢?
: @' F3 H$ w7 ]3 X
/ R3 j: B7 V; |* L6 A
  「但是風神埃俄羅斯(Aeolus)的幾個兒子並沒有怕和自己的姊妹們結婚啊!但是這些5 {% M# L8 i, U0 q" G  d
新聞我是從哪兒聽來的?我為什麼一下就想到這些榜樣呢?我的目的是什麼?骯髒的慾念,
: u6 v2 h& Q8 ^- d/ \走開,離開我遠遠的,讓我和弟弟之間只是存在姊弟之愛吧!但是如果他先愛上了我,我也0 ^7 y  h3 Q& q% X
許可以順從他的狂熱。那麼,既然我不會拒絕他的請求,何如我自己主動請求呢?比布利斯) N0 P& `4 a# {, y' w# Q+ o
,比布利斯,妳能自己說出口嗎?妳能自己坦白嗎?是的,愛會迫使我這樣做的,我一定能
& ^  D6 x! o5 |" g& E( F; s這樣做!如果我羞於啟齒,我可以偷偷寫封信傾吐我心中火樣的愛。」
2 B5 S6 w- O; d$ [7 t7 n2 i' h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19-1-22 13:53 , Processed in 0.137367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