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o-Myth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admin

奧維德《變形記》(Metamorphoses)_卷08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19:06 |顯示全部樓層
卷08_451-514:阿爾泰亞焚燒木頭為弟弟復仇(Althaea and the burning brand); _3 Q6 h( k' e) E
. b$ v* g/ k1 c2 U4 A8 h
  當忒斯提俄斯(Thestius)的女兒(Althaea)臨產的時候,命運三姊妹(Three ; ~( Z6 Q+ I& Q) ~' Y, F- ?5 ^% Z
Sisters)在她爐子裡添了一段木頭,她們一面用手捻著生命之線,一面唸念有辭說道:「8 X2 Z( D' s/ s2 _9 ~
新生兒,我們給你的壽命和這段木頭一樣長。」三位女神唱完這句話之後就走了,做母親的. U+ D1 h' |9 |5 b
趕忙從火裡把這段燃著了的木頭抽了出來,洒水把它澆滅。長期以來,這段木頭就被藏在一
" Z0 ~" Z$ [7 a個極端秘密的地方,木頭被保存了,就等於這少年的命被保存下來了。

0 i/ q, a  |: x
: ~) W$ M- A/ c( ~- p: J. S  s) X  現在,這位母親把木頭取出,命令家人取來松木和劈柴,堆成一堆,叫他們把火點著,
  |4 M$ Y+ \9 ~  d  e. D這火對墨勒阿革洛斯是極不利的。她四次試著把木頭頭進火裡,四次停了下來,這時,母子
: O/ B. h7 y. L) G% w+ f  M之情和姊弟之情在她心裡鬥爭起來,兩種不同的名分在她一個人的胸中扯來扯去。有時,她% l  t$ d2 ?' l; E; t' P) Q0 J
想到這將是犯罪行為,她的臉色由於害怕,變得慘白,有時,心中燃起怒火,眼睛都發了紅
7 F& C- O5 ^+ j) E- c/ H0 p;有時,她的表情很凶狠,好像在威脅什麼人似的;有時,她又使人覺得很可憐;有時,她
1 l9 _8 e; ^  W) F- k- _7 z心中的怒火把她的眼淚燒乾,但是眼淚依舊會湧出來。就像一條船,風往一邊吹,潮水又逆& n) h9 l* G7 e
著風向流,它感受著兩方面的沖力,左右飄蕩不知所從,忒斯提俄斯的女兒也是在兩種感情8 I7 X4 G" p# u
之間游移,不知所從,她的怒氣輪番兒起落。

( R0 w% L6 i! E6 R4 q& s8 O5 z ) P" `; |, [( b8 R3 R
  最後,姊弟之情戰勝了母子之情,她準備用血來安撫同胞血親的亡魂,用褻瀆來表示虔: B4 r- }8 \1 J; ?, }1 Y% y0 H6 A2 N
敬。吞蝕一切的火焰燒旺了,她說道:「讓這堆柴來焚化我自己生養的骨肉吧。」她無情的
4 o- j* V2 Z" l3 u( O+ y手拿起那能致她兒子死命的木頭,她,可憐的母親,走到埋葬她兒子的祭壇前,說道:「三+ R0 }: f5 X0 P. D
位復仇女神啊,歐墨尼得斯(Eumenides),請看這可怕的儀式。我要報仇,我要做一件有/ G6 a% g- E4 j) X# O7 k7 _* K
罪的事。死必須用死來補償,罪上必須加罪,毀滅之上必須再加毀滅。讓這個可詛咒的家族% R: }7 z8 l  i# X
在重重的悲哀之下滅亡吧!難道應該讓俄紐斯(Oeneus)因為兒子的勝利而繼續感到幸福,9 U, N/ |" m% B  Y
而忒斯提俄斯卻絕了子嗣?最好兩家都嘗嘗痛苦。只是,弟弟們啊,我希望你們的新赴陰府8 u6 c2 @, {8 D& C0 Q+ X  a0 m' A
的靈魂能感覺到我在獻禮,接受我這高代價的祭品──我所生的那個業障。

. t8 a. @" \  g 3 O  b1 x9 m1 f, _/ l0 h! |
  「唉呀,我匆匆忙忙到哪兒去?弟弟們,原諒我一個做母親的吧!我的手舉了起來又只
$ P( I0 |  a1 G$ ?* i好放下。我承認我的兒子該死,但是我又不忍心由我來處死他。那麼,就不懲罰他麼?任他
) M& N0 D) W+ D; k& l% S活下去,保持他的勝利,因為自己的成功而狂妄自大,還照舊統治著卡呂冬麼?而你們卻死
/ J6 E7 s$ O- `了,成了微不足道的灰土,瑟縮的幽魂!這是我無法忍受的。讓那罪人死吧,讓他父親的希
* a! M. N% Y  e望、他的王國、他的祖國和他一起毀滅吧!但是,做母親的情分又到哪兒去了呢?親子之間' m7 S" a5 y$ e9 @$ [$ i4 Y! Z; H: r
的莊嚴的紐帶又到哪裡去了呢?我十月懷胎所受痛苦又到哪兒去了呢?你倒不如在嬰孩的時) y: x+ K# k9 j, u/ j
候就在火裡燒死,省得我現在痛苦。你靠我撫養活到現在,你現在死也應得。你就自食其果" Y) I6 X0 e! R" l  o% K4 S
吧。你把我兩次賦予你的生命還給我,一次是你的出生,一次是我把木頭從爐火裡抽出,則
. A. D6 P7 @$ U0 n; N, R就讓我追隨兩個弟弟進入墳墓!
" z  }! N6 h( o; N

+ y4 r  E# C2 `% l  「我想這樣做,又不能這樣做。怎麼辦?眼前我看到的只是我兩個弟弟的致命創傷,他
* u3 }4 C3 `* G; N們遭到殺害的情景,而母愛和母親的名分卻又瓦解了我為他們復仇的意志。可憐的我啊!弟
  m/ `: ^/ z. V弟,你們不該勝利,但是你們定將勝利,只是讓我也能得到我給你們的安慰,讓我跟你們一- P4 I- t. M) o( A3 ?/ X/ }0 W% \/ J5 B
道去吧。」她說完,轉過臉去,抖抖顫顫地用手拿起那段生死攸關的木頭,投進了火裡。當6 m' f+ B! b$ Q' M% Y5 G
那木頭被火焰勉強抓住而開始燃燒的時候,它發出了,好像是發出了,呻吟之聲。

% G- {/ M4 g3 A# Q; D,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20:08 |顯示全部樓層
卷08_515-546:墨勒阿革洛斯姊妹們變形為鳥(The death of Meleager)9 X* F# ?: W# d6 R3 q( d# w

/ Z. w& {0 n2 r& w- u  墨勒阿革洛斯對此事一無所知,而且也不在場,卻被那火焰燃著,只感覺腹內藏火,在
% u7 A& v; [! {2 r. g/ i3 m燒他的腑臟,他以極大的毅力忍住劇痛。但是他意識到他肯定就要這樣不光彩地、不流血地& M% E4 r- A, o( p9 {2 y
死去了,這使他感到傷心,認為安凱烏斯負傷而死是幸福的。他呻吟著,用最後一口氣呼喊
( n4 L, B$ O, N' h" f$ J9 j. d著高齡的父親、弟兄們、純潔的姊妹們、同床共枕的妻子的名字,也許還有他母親的名字。7 b3 |1 A9 I& u3 L* u0 r
火越燒越烈,痛苦也加大了,然後火與痛苦都消減了,同時都熄滅了,他的神魂慢慢地散入
) L' J# N2 _- p; D4 t% {# Y, A$ n* _1 z輕空,一層白灰慢慢地蓋住了餘燼。

2 F- d5 R! r( O! A" l* R 6 }/ K5 m1 p! W. L: t& ]- s
  巍峨的卡呂冬傾己了。青年人、老年人、民眾和領袖無不慟哭,住在歐厄努斯河(' n0 Z( M5 ]. g: v* P+ t
River Euenus)邊的卡呂冬婦女們扯亂了頭髮,抽打著胸膛。墨勒阿革洛斯的父親匍匐在地  s, _. |. v8 w9 B# W) @7 Q6 U6 e% @
,他的白髮和臉面沾滿了污濁的塵土,高喊著自己活得太久了。至於他的母親,自知做了一
9 m) u+ T' h5 D件可怕的事,已經親手懲罰了她自己,一刀插進自己腹部,結束了性命。縱令天神賦予我一
3 M1 n5 `- T- W' _百張嘴,一百條能說話的舌頭,海一樣無邊的才華,赫利孔的全部靈感,我也很難描寫墨勒$ Y* }9 |) x& `  ?
阿革洛斯可憐的姊妹們的悲哀的言辭。她們不顧是否體面,把胸膛捶得青一塊紫一塊,趁墨
( N& _, }: F3 T* h9 t/ l& S  u7 p勒阿革洛斯屍體還在眼前,她們撫摩了又撫摩,吻了他又去吻那停屍床。

; W) j% r/ _+ H% u* U " A  S. X+ |4 A$ ?* d9 P6 e8 y* K
  後來,他燒化成骨灰,她們又把骨灰收集起來,緊緊地抱在懷裡,隨後她們又撲在他的
+ a8 m# }8 L: X墳上,抱住刻著他名字的墓碑,眼淚浸透了碑上的名字。最後,狄安娜見帕爾塔翁(# c$ P( L+ w9 ~- R
Parthaon)家族已經覆滅,十分滿意,讓她們身上長出羽毛,兩臂伸直變成翅膀,她們的嘴
2 b  ^7 _( x! M4 f# E7 N變成角質的嘴,在變成了鳥之後,把她們送上了天空,但是,她們之中只有戈爾格(Gorge( J8 C# M9 h& K
)和偉大的阿爾克墨涅(Alcmena)的兒媳(Deianira)除外。

9 @2 F# h3 ?: y4 q)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21:09 |顯示全部樓層
卷08_547-610:阿刻羅俄斯述說佩里墨勒故事(Achelous tells Theseus and his friends
6 ^; F; m" ~5 y' D3 lof Perimele)
( Y/ Y8 L5 l+ \" o/ G  v0 f
' x: k$ _7 k0 \8 A
  這時,忒修斯(Theseus)完成了共同圍獵野豬的任務,就要回到厄瑞克透斯(
, W' f% k7 R6 C" i/ GErectheus)一度統治過的雅典城去,但是,半路上讓雨水灌腫了的河神阿刻羅俄斯(
" r. E; O5 B( l+ W6 \5 \* tAchelous)擋住了他,強把他留住,對他說:「遠近聞名的雅典人,到我家裡來吧,河水能) T- k" V) W+ q( Z+ t9 P9 w! r
把你吞掉,不要冒險。它常把壯實的大樹沖走,把石頭沿著斜坡的河床轟隆隆地捲走。我看
$ j8 g4 k) A, n* r- w( I6 s到過河邊的大牲畜圈連同牲畜一齊被沖走,在水裡,牛力氣再大,馬跑得再快,都歸無用。
  Q% y  K: B  o2 O; O0 i0 p當河水接受了山上融化的雪水而暴漲,多少年輕小伙子都淹死在洶湧的漩渦裡。安靜地等著
6 i' ^! J9 @5 z( p* A: m吧。這樣做比較安全,一直等到河水復位,河床上出現涓涓細流再說。」
  L, v: I- w0 _

5 I, b7 r' f( T5 f  忒修斯回答道:「我接受你的邀請,也接受你的建議。」他說到做到。他走進河神的洞
( D! G: J. k6 O+ S2 }# X8 T窟,這是用多孔的浮石和粗礪的石灰築成,地上濕漉漉地長著一層柔軟的綠苔,天花板上敷
* x( }8 g* ^6 P  b2 m. B* z8 x著紫貝和螺鼓,相互間隔著。
* ^+ e( G0 A' o2 V1 N1 q( o; F5 w

0 G/ J8 X, b4 j9 U3 z: E1 w3 T- _5 h  這時,太陽一天的路程,三成已經走了兩成,忒修斯一行斜倚在榻上休息。伊克西翁(
1 G+ P7 M: ~" qIxion)的兒子珀里托俄斯(Pirithous)躺在這兒,特洛亞(Troezen)的英雄勒勒克斯(
3 s4 X* r: ]1 B- o) _Lelex)躺在另一處,他的兩鬢已有稀疏的白髮,此外,還有其他被河神視為上賓的人。主# l; o8 B( j& }! Z
人好客,客人十分愉快,說話之間,赤腳女仙們(barefoot nymphs)早把佳餚擺到桌上,
  q3 D: A3 P: c筵席撤去之後,又用寶石杯斟上酒來。這時,大英雄忒修斯看見眼前面有一片大水,因指著
; Y. l* e2 o! {$ E# H+ R問道:「那是什麼地方?請你告訴我那個島叫什麼名字,看上去好像不止一個島。」

: y) w. b. A& y' |4 F' h% u! F # g0 f; F0 `+ i' ?( {+ K% Y
  河神回答道:「是的,你看見的不是一個島,是五個島,太遠了分不清了。我告訴你之
$ [' h5 s, f7 w. Y後,那麼狄安娜受了侮慢對卡呂冬做出來的事也就不足為奇了。這些島原本都是女水仙,有/ `/ T: z; ?. m+ I
一次她們殺了十頭牛,請了鄉間的許多神祇來參加她們的節日慶祝,她們跳起節日的舞蹈,* ?9 s( p/ [9 |3 D2 N' _6 ^- @
可就是忘記請我。我的肚皮都氣鼓了,我的河漲滿了水,漲到不能再滿,我的浪潮和心潮一
4 ~7 `) y5 B) g, ?! G樣怒不可遏,把樹木從樹林沖走,把田野沖走,這時女仙們才想起我來,太晚了,我把她們
$ i8 p% s. L/ b$ ^( F* J3 m連同她們站立的地方一齊沖到大海裡去了。我河水的浪頭和海浪合力把那塊土地沖裂,分成  v# O8 v0 g' }* [- k$ j
你現在看到的幾塊,這幾個立在海中的島嶼叫厄齊那德斯(Echinades)。
  G4 g6 N/ \: z6 M5 u, J

  O2 n4 z' J: i  S* m6 ]  「但是,你看,在遠處,遠離其他小島,還有一座島,她是我最心愛的,水手們叫她佩
! s: P9 G, g$ I& z* \# Y里墨勒(Perimele)。我愛上了她,我剝奪了她的姑娘名分。這件事激怒了她的父親希波達, e# A7 q+ x/ F  y0 y- b& `
瑪斯,他把他女兒從崖壁上拋到海裡,把她處死。但是,我把她抓住,她一面漂在水上,我
7 j! w& ?3 B6 s% \0 q, v2 M一面托著她,對海神說:『海神啊,命運讓你掌管動蕩不定的大海這個領域,我求你幫我一2 `) F) M8 E" H( n8 [, H5 f
把,救救這被殘酷的父親淹死的人,涅普圖努斯,給她安插一個地方吧,再不,就把她變成6 ]. R0 d( X. g" c) f1 {
一個地方。』我正說著,一塊新陸地出現了,把她漂浮著的肢體抱起,她的肢體變了形,在
' ?# u# g: f1 ?: T這上面生出了一座大島。」

1 I% `) @* T, x6 @" B* w# r
8 m+ R; I: u1 O% p5 Q0 I: V, R; g6 T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22:15 |顯示全部樓層
卷08_611-678:菲勒蒙和包喀斯熱情款待天神(Lelex tells of Philemon and Baucis)
$ {. O, C/ H& ^ # ^0 H+ j1 o1 b% Q, d
  河神說完,沉默不語。這段神奇的故事,人人聽了都有所感動。但是,在座的一人卻譏
9 y7 ?" m; @% P. a+ z笑大家如何竟相信這種神話。這人看不起天神,他的性情非常高傲。他就是伊克西翁(  |* G% o& S5 m* H
Ixion)的兒子,名叫珀里托俄斯(Pirithous)。他說:「阿刻羅俄斯,你這話真是奇談,
- E9 ^: c/ W! h2 ~: r; Q7 }你天神看得太了不起了,他們怎麼會叫人改變形狀呢?」大家聽了,大吃一驚,很不以他的
: k0 h/ x' }1 c1 s( D6 ~話為然,尤其是年高、有見識的勒勒克斯(Lelex),他說道:「上天的威力是無窮的,是2 n! B% ?& q8 v4 \  L, d; X
無邊的;天神想做什麼,必定做到。你若不信,請看在佛律癸亞(Phrygia)山上有一棵橡
- `0 e( _! b  {5 s樹,旁邊還有一棵菩提樹,兩棵樹併排站著,周圍有一道短牆。我親身到過這地方,因為有; [! ^. i3 X: b# Y; }  F0 c
一次庇透斯(Pittheus)派我去佛律癸亞,去見他的父親(Pelops),他的父親曾經一度統
$ p- O; B+ X7 g: a, q( S% r治過這地方。

& o9 z6 j: y& `& J2 V2 g
# j" I' n9 v+ Q9 a' z; J  「離我方才所說的地方不遠有一片沼澤,原來是住人的陸地,現在變成了澤國,是魚鷹& {9 u. k' z- O$ k7 |
、野鴨出沒的地方。有一次,朱庇特假扮了凡人的模樣,帶著自己的兒子墨丘利(Mercury
  H1 h! a- @- ?2 X; N  y# U$ V' q! J)--就是巨人阿特拉斯(Atlas)的外孫,手持神使的蛇杖,足下生翼的那位天神--到了這% h. d, a. ~6 P6 j4 R6 |
裡。他們想要投宿,敲了一千家門,家家都閉門不納,只有一家肯收容他們。這戶人家雖然
6 i! _; r0 o3 X8 O很貧苦,房頂都是麥秸和水邊蘆草蓋的。主婦是虔誠的老婆婆包喀斯(Baucis),老翁菲勒# `! D, q- v  i9 R
蒙(Philemon)(和她年紀相彷彿。青年的時候,他們是在這間茅屋裡結婚的;如今也在這
% G0 w+ w3 Q3 Y) m  f間茅屋裡白頭偕老。他們雖然清苦,但是他們安於貧窮,也就不覺太苦;他們能忍受清貧,$ `! U5 w1 q6 U8 [( e. D
倒也怡然自樂。到了他們家中,不必詢問誰是主人誰是僕人,一家只有他們兩口,他們既是$ _7 c$ N$ ~9 G, Z8 X* b3 ~+ p
主人又是僕人。

9 L! a* n! R3 ~( ]& D # |$ H# G) J* h& E& F4 r4 c) C
  「兩位天神到了這戶貧苦人家,彎著腰跨進了矮門,老翁搬出一張凳子,請他們坐下休7 G! }9 g0 q4 n
息,老婆婆包喀斯又在長凳上鋪了一條粗布罩子,然後把爐中微溫的餘火撥了一撥,把這昨- o0 b6 p, h; U# H& N, _/ Z
天燒剩的火重新煽旺,然後續上枯葉樹皮,憑一口衰老的氣息,吹出了火苗。然後,她又從
5 k# ]' D( Y) Q房梁上取下劈得很細的柴和乾枝,把它們折斷,添在火上,上面坐了一個銅鍋。她又把丈夫
; G1 r* v: q) n. Y3 R: v2 }* F  @從灌溉得很好的菜園裡取來的一棵菜,剝掉了外邊一層菜葉。同時,老翁也用一根叉棍從烏
+ p5 |# c& k: k! v0 b黑的樑上托下一掛薰肉,這是他們長久一來不捨得吃的,他割下一條肉,放在水裡去煮。
- |$ m9 J( ^' V
, n% ^/ n( X: T+ p
  「他們一面做飯,一面談話消遣,時間不知不覺就過去了。牆上掛了一個木桶,木桶有3 |+ z# t- D$ Z
個彎柄,掛在一個鉤子上。桶裡倒了熱水,客人洗腳。屋裡有一張榻,榻的架子和四條腿都
* v6 h+ }( }  S1 B: T是柳木製的,在榻的中央,他們鋪了一張草席,在草席上又鋪了一張床單,這張床單除非節
+ E2 f$ B4 U* @: y( u日輕易不拿出來使用的,然而這張床單並不是什麼貴重物品,而且用得也很舊了,倒很配得
; w; c* `( P- z$ A  \5 U上這張榻床。兩位天神斜倚在榻上休息。

+ a2 _- W; l; r2 [; P " v  b2 N2 H8 |+ X* l  s, p
  老婆婆掖起衣裙,兩手抖抖顫顫地擺起桌面來。但是三條桌腿,有一條太短,她便用一4 K+ J$ z% B. p2 Z
塊破瓦片把它墊平。桌子擺平以後,又在桌面上抹了一層綠薄荷。然後,她在桌子上擺了一
8 M6 \& V! j- p3 N$ I7 Q$ m! t些真誠的女戰神的果子──黃綠兩色的橄欖──和用酒糟浸過的酸棗,還有萵苣和胡蘿蔔,
( r, M. U5 ]2 x' e奶酪和溫火煮熟的雞蛋。這些都用瓦碟子盛著。上完這些菜以後,又擺上一個雕著花紋的大
- ~, I9 U. K9 p: d: d4 C酒碗(這也是一件瓦器,在他們已很珍貴了)和幾只裡面燙上黃蠟的木酒盅來。不大功夫,3 G6 s9 R* N" W
火上的肉早熱氣騰騰的熟了,又篩上新釀的酒來。吃完,把杯碗收拾一邊,好上第二道菜:3 S$ g7 C$ N; U) p: \# m
核桃和無花果、乾棗、梅子,還有一提籃的香蘋果、新摘的紫葡萄,桌子當中放了一份潔白
( ^, n) Q% i# o3 A! r  m的純蜂蜜。除此以外,還有老人們滿臉表示的歡迎,毫無冷淡或捨不得的意思。
. L- }3 ^: I& @! Q! q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23:34 |顯示全部樓層
卷08_679-724:菲勒蒙和包喀斯死後變成樹木(The transformation of Philemon and ' B; ?: _+ T3 o8 e7 ?4 Z; z3 [4 W
Baucis)
% G7 U5 H; x7 N
' w  m& l% S  O+ c
  「但是,兩個老人看看酒碗裡一喝光,卻會不添自滿,酒又盛得滿滿的。兩個老人看見
, n7 N! \3 H: D( j. c這情況,又驚奇又害怕,顫顫巍巍舉起雙手不住禱告,請求天神不要責怪他們的粗茶淡飯。) @, l7 f4 n% M
他們還有一隻看家的鵝,正想過去把牠殺了敬客,不想這隻鵝逃得飛快,兩位老人家用盡氣$ J5 q+ X8 F; g" y
力,費了半天功夫,也沒有捉住。最後這隻鵝逃到天神身邊,像是要求天神救救牠。天神就
3 ]7 e8 d) h5 y* V5 W, ~勸他們不必殺鵝了,並且說道:『我們是天神,這個地方不敬天神,我們一定要給他們應得1 ~- W+ `1 E* g: r. z! ]
的懲罰,但是,你們除外。現在,請你們離開家,跟著我們到那邊高山上去吧。』

- x1 O: w3 l* o; M- i5 E0 {+ H
4 n, s" C# k" A: S6 ?2 r/ V  「兩個老人家聽從吩咐,扶著拐杖,掙扎著走上山坡。他們爬了半天,離山頂還有一箭' V( C, p& L# T$ V* l1 ~
之遙,回頭望時,只見平地上一片汪洋,只有他們的房子沒有淹沒。他們兩人正在驚訝,正
" W  K7 h% Z+ ~8 c6 Y% n2 Y在替左鄰右舍傷心,不想原來兩人住還嫌小的房子早已變成了一座廟宇。原來是木頭柱子,+ \3 Q8 F( f8 w  }
現在是大理石的柱子,黃草鋪的屋頂變成了黃金,兩扇門上雕著各種紋彩,房子周圍也都是
9 |( A' n5 O) a6 l' `: [( P大理石鋪地。朱庇特不慌不忙地說道:『善良的老人,和你一樣善良的妻子,你們說吧,你" d2 q# ~8 h8 {- `% Q
們要什麼報酬。』

) Z0 B5 A8 d: f- \, k9 I
+ M* O3 \, ]7 H! k) @1 O  「老翁和老婆婆商量了一下之後,便把他們的共同的決定向天神宣布道:『我們請求當
% L2 m7 l- ^0 J9 g3 M9 g, E你的祭司,看守你的廟宇,我們兩人終身相伴,也願同日而死,我不願看見妻子的墳墓,我
# D8 X7 N3 r! N- z/ m也不願她埋葬我。』天神答應了他們的請求。他們一直看守著神廟,最後,他們年紀實在大* D, B4 `' _) p  @, f% l# j5 y
了,有一天兩人正在廟前話舊,包喀斯忽然看見菲勒蒙身上長出樹葉來,菲勒蒙也看見包喀
* d" n1 |" y. ^& x; M& c9 F3 W斯身上長出樹葉,眼看臉面快變成樹梢了,他們同聲說道:『親愛的伴侶,再見吧。』話未
0 R1 E3 B* z) t% q說完,樹皮長攏,把他們的嘴蓋住了。

+ G9 g1 e7 ~1 T) |/ g
) V) N1 z. F% d& P  Q, O- x  「一直到今天,那地方的農夫還向過路客指著兩棵雙幹併生的大樹。這些事是一些誠實的老
) z, K7 Z8 {1 N' c& |6 x( v6 t) w, V人告訴我的,他們沒有理由騙我。我親眼看見樹枝上掛著許多獻給他們的花環,我自己也獻
; B4 Y0 A3 R- w; D+ x) c了一個花環,我說:『天神眷顧的人本身就是天神;崇拜天神的人也將受別人崇拜。』」
/ W/ R# s1 @" n$ v- _# ]. r'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24:40 |顯示全部樓層
卷08_725-776:尼律西克同砍倒刻瑞斯的橡樹(Erysichthon fells Ceres's sacred oak
2 U# g1 Q( P9 a& }2 Ntree)
$ O8 E: G. t* k: C9 g/ a" p

5 i3 M: {) ~+ W: \, j& G; ^  勒勒克司講完之後,故事本身和說故事的人使全體都很感動,尤其是忒修斯。他很想再% @4 |8 _9 p6 c- S* ], ]
聽一些天神們的奇事,但卡呂冬的河神用肘撐住榻上對他說:「最勇敢的英雄,有些人變成
1 d3 V2 [0 a4 [: {! u* _; S/ m0 y0 W了新形體,一直保持不再變,有的就能夠變成不同的形體,比如普洛透斯(Proteus),他+ G% y* [- z  J; U" S; l9 m
住在陸地包圍著的大海裡,就有人看見他變成了一個青年,有時候又變成一頭獅子,有時候: O; z2 |8 I3 g4 k7 D4 e, C+ Q
是一頭發狂的野豬,有時候又變成一條蛇,沒有人敢碰,有時候頭上生角,變成一頭公牛。
/ O1 Y' a3 N. k0 m5 M3 S0 f. W人們也常見他變成一塊石頭,一棵樹,有時候又變成水,流成一條河,有時候又正相反,變
' ?  |1 ^: S2 H% d8 T成了火。

& e3 r# y4 L6 b6 c # b& u! _# b$ |& W* ^
  「厄律西克同(Erysichthon)的女兒(Mestra),奧托呂科斯(Autolycus)的妻子也
0 A8 e& c% R+ T$ E+ Y有這本領。厄律西克同這個人是鄙視天神的,也不肯在神壇前焚香禮拜。大家都說,他有一/ }' Z: _5 V; w& ~. \8 r5 G* k
次用斧頭砍了五穀女神刻瑞斯(Ceres)的樹木,用鐵器冒犯了她的古老的叢林。樹林裡有
0 p0 \& R* H+ V% K) ^/ M$ z% e一棵大橡樹,非常堅實,本身就像一片樹林。樹的四周掛滿了木匾,花環等物,證明這棵樹
4 P$ \& @# Y, y" B* [" Q: i是非常靈驗的。林中的女神時常在這樹下舞蹈慶祝。她們手牽著手拉成一圈,圍著大樹,大: |/ I1 ~# y) ?) m
樹的周圍足有三五一十五肘。它的高度和其餘的樹相比,正如其餘的樹和樹下的草相比一樣2 L' O. M3 X7 a$ e$ k0 w: v  |
。雖然如此,厄律西克同還是要用斧砍,他命令奴隸們把這棵神聖的橡樹砍倒。
9 @  C4 T: T! U$ b# K( ~
+ F; V( M/ [+ {; i# n, U
  但是奴隸們退縮不前,他一見就從一個奴隸手裡奪過一把斧頭,說道:『不要說這棵樹8 W8 p) A1 Q4 y6 ?
不過是女神心愛的樹,即便是她本人,我也要叫她頭顱落地。』他說完,舉起斧頭,就要斜
1 Q  a; f# f% o" G0 q+ Z/ x  l砍下去。這時,刻瑞斯的橡樹抖動起來,發出低沉的呻吟,同時,樹葉和橡果也變得蒼白了
( ]! f, g" F9 L6 U8 [. _3 J+ B,修長的樹枝也黯然失色。當這不敬的斧子砍進樹身時,樹皮裂開,流出鮮血,就像祭壇前
" f6 P( r) J- I; `" `獻神的大公牛被砍斷頭頸鮮血涌流一樣。

! ?2 g: v% P1 y! ^1 Y " W/ ]0 u- p2 ^; u, ~
  「大家都驚慌失措,其中有一人,很是勇敢,想去阻止他,不准他幹這罪惡的勾當,並
! E, k' _, F6 e; [  T8 ]5 N按住了他的斧頭。但是,忒薩利亞(Thessalian)王子看了他一眼,說道:『你倒尊敬天神
7 B$ v4 v" A; M,且吃我一斧!』說著,他暫不砍樹,轉過身來就向那人砍去,人頭落地。接著,他又一斧
3 Z( z& L; m. F+ `2 Y' ?1 U& C# h; j一斧地向橡樹砍去,這時,樹身裡發出聲音道:『我是刻瑞斯最心的的女仙,我就住在這棵- N- y& @6 K. k- D" V8 O
樹裡,我現在臨死要發出預言:我死了不要緊,可是你幹這事,報應就在眼前!』他是造孽
5 v6 \* C: [( X* w+ |! Z: `6 e造到底,這棵橡樹挨了數不盡的斧頭,又被繩子拉拽,終於倒在地上,它一倒把周圍一大片
6 M/ b" }7 P6 v2 P  R; {) i樹木也都壓倒了。
2 z) C0 H2 p. E! X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25:49 |顯示全部樓層
卷08_777-842:飢餓女神讓尼律西克同拼命吃(Ceres sends Famine to Erysichthon)
. l3 K/ T5 l* h7 A# @! A , g# _) l% Z0 O- |0 u3 m8 q: n
  「林中眾女仙(Dryades)眼見自己和自己的樹林遭受這樣的損失,嚇得不知如何是好3 E% U7 K# Y8 ^, |4 `
,她們懷著哀痛的心情,穿起黑色喪服,去見刻瑞斯,要求她懲罰厄律西克同。美麗的女神$ h/ ?+ S3 ?. f3 j  r% \
答應了她們的請求,她點點頭,田野裡沉甸甸垂著的成熟五穀也跟著不住抖動。她在心裡盤% r0 V& \5 U% _& J
算著懲罰的辦法,這種懲罰之慘一定會引起人們的憐憫,但是他咎由自取,誰又會憐憫他呢( c- L, Y  y2 U( h4 g& B3 u
?這辦法便是讓飢餓(Hunger)來折磨他。但是女神本人不能夠去找飢餓之神,因為命運之
/ M2 e: Q& `1 R7 w- H7 j& I神不允許她們二神會面。
" b! r! C0 U8 V$ X
) V3 ]: A% u  \5 @8 Z: T1 z' T
  「因此,刻瑞斯便喚來一名山靈,是一名山中的女仙(Oread),對她說:『在寒冷的
5 p8 r. g6 r. O, ]斯庫提亞(Scythia)的最遠的邊界上有個去處,那地方陰暗而荒涼,不生五穀,更無樹林
- a0 V) q3 q  T" H- H。懶惰的(torpid)寒冷之神(Cold)在那兒住,此外還有蒼白、恐懼和面黃肌瘦的飢餓女
! {9 z, \% B$ ^9 ?  g神。妳去請飢餓女神,叫她鑽進那萬惡囚徒的肚皮裡去。請她永遠不要叫他感覺吃飽了,讓* l5 ^: L8 o8 Y' Q
他吃完我所能供給的一切還不覺飽。路雖遠,妳不必害怕,妳可以駕駛我的飛龍車,升空前
+ z7 A- l$ n. E9 Z6 D* a4 D去。』說畢,她把韁繩交在女仙手中。
+ ]3 t# X: ]( F: B) X3 G
5 l: l2 K# X0 G. Q4 B2 ?8 ?
  「女仙駕著借來的龍車,飛過長空,到了斯庫提亞,在一座禿山頂上,人稱高加索斯(/ w* g" ~' G3 M. y  m
Caucasus)的,把飛龍從車套上解下。然後她就去尋找飢餓女神,她發現她在一片滿是大石
# ^. e) x8 Y3 |. p4 N" l的田野裡連抓帶啃地拔那寥寥無幾的野草吃。她的頭髮是亂蓬蓬的,眼窩深陷,面色慘白,
% c/ X, b  D2 R; M嘴邊吐出令人作嘔的白沫,頸部滿是粗皮,肉皮又乾又硬,可以看透肚腸,坐骨只包著一層& g& x; |- w6 E- D6 Q. A( I( j
皮高高凸起,而兩腰凹進,肚子只有肚子的部位,胸部好像是懸空的,像是掛在脊椎骨上的
- c+ M% j9 e, r: T" H4 c6 n/ u3 |7 ~架子,因為人瘦,因此關節就顯得特別大,她的膝蓋腫脹像圓球,踝骨脹大,凸出在外。

5 J, S4 V4 r; Z3 t% J # h& ^3 _  \- D( l
  「女仙在遠處看見她,不敢走近,就在遠處傳達了女神的命令。她雖然停留不久,雖然
2 e$ F8 w0 u5 o1 ^# f站在遠處,雖然剛剛到達,但是她已然感覺飢餓。於是,她駕起龍車,升向高空,返回忒薩- p- S0 U# H8 K" ~4 w
利亞去了。

0 ~. e1 Q/ I( F# u 2 q; d7 U8 B3 ~$ U1 f& C
  「飢餓女神(Famine)和五穀女神各自的職能雖然永遠是背道而馳的,但是,飢餓女神
1 A! @  |5 H6 v2 q' C還是執行了五穀女神的命令,駕著天風就飛到了指定的地點。她一直走進那冒犯神明的王子
) g$ _/ R9 P7 C6 _" O0 g) A5 I的寢室,這時正是夜晚,他正在酣睡。她就用那皮包著骨頭的兩臂把他一把抱住,向他的喉& W) I  q9 I" K/ F2 X1 z0 z2 F/ t% a
嚨、胸口和嘴裡吹氣,把自己的精氣吹進他的身體,把饞慾送進他的血管。她的職務完畢,5 \( J) N! A, D; U) m
便又離開這豐饒的國土,回到貧瘠的家鄉和常住的洞穴去了。
. C7 T. w: Y6 b5 T' t
' h6 ?) l7 T7 ?( M. q, v
  「溫和的睡眠之神(Sleep)還在厄律西克同身上安詳地飛翔,撫摩著他。他在睡夢中
" C7 `$ l0 {" n$ r; \夢見自己在吃酒席,嘴不斷地一張一合,但是咬不著東西,牙齒都嚼痛了,一味的咽,卻是) Y/ j7 S$ e& {$ W; ^2 Q
沒有食物下肚,因為筵席上擺的只是食物的幻影。待他醒來,但覺飢腸如焚,恨不得狼吞虎
: R" P' c: B- }4 P% i$ J$ e嚥飽吃一頓才好。他立刻傳令,叫人把山珍海味只管抬來,不一時,面前擺了幾桌酒食,他
2 t5 V& v1 C* |還喊吃不飽,身在豐富的筵席之間,卻還尋找筵席。舉國之人都吃不完的東西,他卻嫌不夠
* R) R3 _0 t, }: D8 S, P。好比陸地的河流都歸大海,但是大海永遠不滿,不住地把遠方流來的河水吞進去;又好比
9 K" {* ^, t# [* C5 Q* m3 M: J8 m. Q大火,從不怕柴多,無窮無盡的木柴儘管堆上去,愈堆火勢愈盛,柴愈多,火倒反而愈貪心$ ^( ~( \4 g! b1 ?* q
;冒犯神明的厄律西克同也是這樣,他把這些酒席全部吃光,還要吃。肚子裡吃進去的東西& J) w6 n( q: \7 D
,只能引起他的食欲;他愈吃得多,肚子裡愈空虛。
; n1 m2 K5 o% j: l( X: k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11-26 08:26:51 |顯示全部樓層
卷08_843-884:尼律西克同終於吃掉自己的肉(The fate of Erysichthon and his 9 C6 W  Q7 h( }, H
daughter Mestra)

. Q8 K+ @1 o0 Y0 `2 z  q( ]$ u
4 X; ~! {* ?- v% E: j: k# C  「他的飢餓的肚皮就像無底洞一樣,早把祖先儲存的糧食消耗殆盡;但是他肚裡的飢餓0 V: |3 ^: T7 v
的精氣卻並沒有耗掉,虎狼般的貪欲仍未滿足。最後,他把家財完全吃光,就剩下了一個親
* ?, U; T6 K3 `" k生女兒(他簡直不配做她父親),他因為坐吃山空,只好連女兒都賣了。這姑娘很有志氣,
+ W1 C" L1 d7 }# h. {$ |5 ]不肯為奴,伸手向附近的大海呼吁道:『救救我吧,不要叫我淪為奴隸,海神呀,我身體早" u$ a6 S2 e$ N( j' M% `3 M
已屬於你了,救救我吧。』原來海神涅普圖努斯曾經眷戀過她,不好拒絕她的請求。雖然買
* Q, j! W4 |, y" g, ?6 U+ i' R她的奴主追著她,但是轉眼之間海神把她變成男形,穿著漁夫的衣服。

  M+ z8 y! X3 C8 a) _; Z. o9 p5 x! w
1 F3 z$ A9 s. g6 e) ~  奴主看著這人,說道:『嘿,你這把魚鉤藏在小小釣餌裡的人,你這拿著竿子釣魚的人
' |2 l! D7 G7 s: R. o; }0 w% \/ Z:我願大海平靜,水中魚兒相信你的釣餌裡沒有魚鉤,被你釣著。請你告訴我,你可看見方
# Y1 ^8 O! k/ R! ~9 a, s才有一個女子站在海邊,衣服樸素,頭髮散亂;我明明見她站在海邊,她的腳印也到此為止
8 f- S3 @, P8 t3 t* B+ T" |。』她知道海神垂憐,答應了她的請求,她覺得有人來向她打聽她自己,反覺有趣,便回答
: r* W- A4 ^; z$ I/ H7 m& f道:『先生,我也不問你姓甚名誰,我只請你原諒,我的眼睛一直在看著這一汪水,從沒有# y. ?; @" n' y! n
向四處張望,我一心都放在打魚上。你若不信,我願海神從此在我打魚的時候不給我幫助,3 }7 H  W; D) j! n
說實話,半天來,除了我,既沒有男人更沒有什麼女人在海邊上站過。』

: N  O( y% n; N$ Q# c
* P3 Q; L, r' e4 |# p- e  「奴主信以為真,轉身離開了沙灘,完全被她矇過。不久,她又變回女形。但是她父親
% L! s( n! m5 K) K; v0 o# I3 u發現她能變形,就一再把她出賣。她有時變成母馬,有時變成鳥,有時變成母牛,有時變成- z+ M+ G4 j6 E% S# g& Z! w  g$ W
鹿,逃回家來,就這樣,用這不太公道的辦法養活她父親。

  ~. c! _- Q7 C1 n* C9 g8 } * `% F9 Z/ A" o9 v
  「最後,這些東西都吃完了,還不解飽,這個可憐的人竟用牙咬自己的肉吃,用自己的
8 V; N, _! R9 I: ~身體來餵養自己。

" M  T# }/ u3 x0 i
/ B/ }, h  S5 O6 d% e5 x  「但是,我為什麼老講別人的故事呢?年輕的朋友們,我自己也常變形,但是我能變的
; [0 t8 J: B; c  Z8 ~& U, W( t形體有限。有時候我變成現在你們看到的樣子,有時候我要變成蛇,有時候我又變成領隊的
8 P4 l+ T7 i0 A) T8 Y6 f5 u牛,我的力氣全在兩隻角上──只要我是牛,力氣就在角上。現在你們已經見到,我前額上
% p8 d8 K* d$ a' S3 v一邊已經缺了一件武器了。」他說完,不住長嘆。

; p7 a8 X8 Y' {2 J, ^/ f# l2 O ! ]  }% S5 O+ c- j0 c1 ]) e
《第08卷終》
0 r7 L$ i1 @& x6 b5 W/ L/ ^$ j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樂透神話

GMT+8, 2020-6-2 17:07 , Processed in 0.082454 second(s), 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